方寸見人心 - 借「方格」諷刺人類愛裝腔作勢、道德敗壞的社會醜惡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2月10日
Poster

方寸見人心 Square, The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Ruben Östlund 魯賓奧士倫
主演:Claes Bang 克雷斯班恩、Elisabeth Moss 伊莉莎白摩絲、Dominic West 杜明尼韋斯
級數:IIB
片長:151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3月1日

故事大綱

榮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康城影展最高殊榮「金棕櫚獎」得獎作品。博物館館長基斯頓 (克雷斯班恩 飾) 見義勇為,卻慘遭扒手「打荷包」,迫不得已下做出違背個人道德的幼稚行為。另一邊廂,基斯頓希望透過藝術展覽《方格》來宣揚社會公義,喚起人們對社會的關懷,卻陰差陽錯地陷入輿論窘境。這些環環相扣的事件,令基斯頓與博物館的聲譽岌岌可危的處境… 《愛情中的不可抗力》瑞典大導演魯賓奧士倫,借「方格」諷刺人類愛裝腔作勢、道德敗壞的社會醜惡。英國《衛報》大讚「驚嚇荒誕,意想不到」!

Square, The

方格是一處聖所,代表信任和關懷。在邊界內,我們共享平等權利和義務

「就如《愛情中的不可抗力》,《方寸見人心》是一齣諷世作品。我最想拍的是有格調的電影,無論在視覺抑或官能刺激上,都能夠娛樂、刺激觀眾思考。這部電影探討的,都是我感興趣的主題,例如:責任與信任、富貴與貧窮、權貴和平民的互動關係。在當今個人主義澎湃的時代,人對於社區的意識逐漸模糊,大家對國家、媒體甚至藝術都非常不信任。」─ 導演 魯賓奧士倫

極不平等的殘酷現實 啟發一個社會新實驗的誕生

2008年,瑞典出現了第一個用圍欄分隔,只有授權人士才能進入的高尚住宅區。此証明了當代社會的特權等級分野,擁有特權的人士,有能力將自己置身在社會之外,而這亦是現今歐洲社會越見普遍的現象。人變得越來越自我中心,各地政府的負債不斷上升,社會對弱小社群的援助不斷縮減,令過去30年的貧富差距越見擴大。就算在瑞典這個數一數二的富裕社會中,不斷攀升的失業率和對社會未來的憂慮,正不斷蠶食人對彼此和對社會的信任。空氣中長期瀰漫着一種政治無力感,亦令人們對政府越加不信任,同時對社會亦越發冷漠。有時我會撫心自問,這真是我們的理想社會嗎?

我為另一部以小孩打劫小孩作主題的電影《Play》作資料搜集時,多次感受到個人力量的限制,有時想幫助他人都變得無能為力。《Play》改編自發生在瑞曲Gothenburg市中心的劫案,縱使周遭都是商場,亦是交通繁忙的心臟地帶,但大部份人對打劫視而不見,甚至不知所措。這種面對受害者無動於衷的行為,在社會心理學界稱之為「旁觀心態」或「行人冷漠」,實驗證明陌生的旁觀者越多時,人們肯去施以援手的機會率就越少。

在1950年代,即我父親年輕時,西方社會盛行集體責任感。他說,他父母讓他在街上任意嬉戲,就算六歲小孩亦會獨自走到斯德哥爾摩市中心遊玩,只要父母把寫上住址的卡片繫到小孩的頸上,迷路時,其他大人都會樂意幫助他。當時,社會的成年人,都被認為是可信任的,而他們相信這些成年人會幫助迷路的小孩。但現在就沒有了這種對社會的信任,甚至會認為其他成年人是對小孩的威脅。這啟發了我跟Kalle Boman,去創作這個社會藝術實驗「方格」(The Square),測試現今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探索現今流行的價值觀。

「方格」的主要概念,是要測試人類的高尚良知,在瑞典城市Värnamo的繁忙地段中,究竟還能體現多少?要是人們站在這方格中,就必須盡責任去幫助身邊人,裝置的主要目的,是要提醒我們去相信這種人道主義!要是我的單車沒上鎖而被偷走了,絕大部份人都會認為是我的疏忽而非他人的貪婪,但在那方格所展現的,就是兩種在社會中經常出現的個人取態:「我信任人」或者「我不信任人」。在左邊,你相信身邊人;在右邊,你不相信身邊人。雖然大部份人都選擇「相信人」,但當我們叫他們把銀包和電話放在廣場中心,他們的心態就完全改變了!這種表裏不一的矛盾心理,正正表達了人們要堅守原則是多困難。這實驗更啟發到我去製作《方寸見人心》。

行為VS道德原則 人生面對的兩難處境

主角基斯頓的性格有很多面:他提倡理想主義,在行事時卻顯得憤世嫉俗,既有力量亦很軟弱。他是一位單親爸爸,要分擔照顧兩位女兒的職責,亦同時在文化領域中工作,跟我的處境頗相似。他對於社會議題,例如「方格」非常好奇,亦很認同「方格」的意念,希望藝術能夠刺激大眾的創新思維;但同時間他也是一位社交場上的變色龍,他知道怎樣去把弄他的地位,亦很懂得籠絡贊助商、觀眾和藝術家。他跟我們一樣要面對各式各樣的問題,例如怎樣去履行責任?相信別人?努力令自己變得值得信任?在個人層面上,他算是堅守道德的好人,但當他遇上兩難處境時,他的行為跟道德原則就開始產生衝突。在電影尾段,我們要評估他是否已取得應有的教訓。

《方寸見人心》採用自然的表演方式事,尤其在主角跟女兒相處時所表現的親情,建構了整部電影的感情基礎,從中體現了對烏托邦的嚮往。電影中,不少場景也有探討信任問題,其中一場戲,十歲的女兒必須在綵排啦啦隊舞步時,從高處投入隊員的懷抱中。那種對同伴的信任,亦是我們想探討的地方。在美國社會中,這種啦啦隊文化,表達了人們對隊員間信任的渴求,同時也反映了世界真的很缺乏互相信任!

社會越正義 人們越快樂 只要大家肯出力

基斯頓的經歷,帶出了蘇格拉底提倡的兩種「正義」:社會制約的正義和個人原則的正義。正義是人們遵守法律,去換取其他人同樣遵守法律;正義其實是一種靈魂被「恰當管理」的狀態。所以正義的人,應該同樣是快樂的人!這種單純地想做「對的事情」的想法,令正義與快樂畫上等號,而這種看法到今天仍未過時。社會心理學研究發現,要是人們多參與義工活動,人們對別人的信任會相對增加,而這就是「助人為快樂之本」。除了讓人們取笑主角笨手笨腳、令人啼笑皆非的行為,觀眾亦可從他的種種經歷,去了解現今社會對「正義」的詮釋,電影中曾出現的對白:「太正面的東西,不能成為網絡話題」,或者「傳播媒介如何讓人性變得更不堪」。作為一部諷刺時弊的電影,某程度是誇張了現今世代歪風,如媒體如何去無視他們的社會責任?更不惜製造更大問題爭取曝光率,而博物館請來的公關專家,在思考如何推廣這個方格的理念時,他們都認為這樣的藝術實驗太正面了,人們不會有興趣:「要引起記者興趣,需要製造爭議性話題。這個藝術實驗太平實,一點娛樂性都沒有。」

不同國家和地區,例如瑞典、美國、法國或其他地方,都使用嘩眾取寵的手法,去博取群眾注意;在瑞典,有些政黨以這種手法成為國家第三大黨;而啟發我拍攝電影中的宣傳片,就是一間瑞典知名的公關公司。

諷刺的是,社交媒體變成推廣恐怖主義的最佳渠道。每人都知道,但沒有人真的去了解歐媒體的誇張報導手法,啓發更多歐洲人加入伊斯蘭國。以往的傳媒守則已沒人遵守,一些令人震驚或未經證實的消息,大家都肆意報導。現在新聞工作已不再穩定,各大新聞機構處處裁員,令媒體只能更嘩眾取寵,只問甚麼影像能夠引起爆炸性話題,而當中所表達的訊息已不再重要。 早前,一位逃往土耳其的小難民,在海中被浸死的影像震驚人心,一幅簡單的相片突然間改變了全人類對中東難民的想法,撼動了歐洲和整個世界。這表明了相片的震撼力何其強大,它能激起人們深處的情感,打破人們在資訊爆發年代所養成的麻木感覺,自然就會成功。現時,媒體已失去獨特觀點,不道德的人會利用煽情影像作為公關技倆,而《方寸見人心》就是要以輕鬆手法,去探討這個關鍵問題,例如:當中一段由公關專家創作的宣傳片段,展現了媒體是怎樣「引導」我們去看世界。電影能提供特別的渠道讓人們接通世界:因為我們有太多事情都沒做過,我們必須在電影中,尋找人生以外更多的經歷。電影可以讓我們反省某些想法,同時也可以提醒人們,有什麼事情大家忽略了。很慶幸有人跟我說,他們跟朋友討論過《方寸見人心》,所以我的電影,已經活出電影院之外,令大眾的想法慢慢改變。

挪威皇室成員 見證「平等方格」出現 改變人們冷漠態度

《方寸見人心》的構思,來自導演魯賓奧士倫和藝術家Kalle Boman,在2015年瑞典設計展覽館Vandalorum,展出的一個裝置藝術品。

這個展覽探討關於人性平等議題,讓大家想像在瑞典各大城市的某個方格中,都擁有絕對平等的權利和地位。

除了在展覽館中展出,在瑞典的城市Värnamo中,他們亦建立了一個真實的方格,讓人們去感受當中的理念。在瑞典的展覽取得成功後,另一個方格在挪威皇室的見證下,在挪威的Grimstad揭幕了,而在不久將來,挪威的另一座城市Vestfossen,也會建立這個方格,增進陌生人的互動,盡量消除社會心理學所謂的「旁觀者心態」:在眾人旁觀下,人們總是傾向拒絕向他人施以援手。

導演魯賓奧士倫Ruben Östlund介紹

瑞典新銳導演,以對人性一針見血的態度和黑色幽默的玩味拍攝手法,馳名歐洲影壇。其首部長篇作品《The Guitar Mongoloid》為他贏得首個莫斯科 FIPRESCI 電影大獎,而他的上一部作品《愛情中的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更為他贏得康城影展一種關注評審大獎 (Un Certain Regard Jury Prize Award) 及榮獲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提名。

演員介紹

克雷斯班恩 Claes Bang ..

丹麥型格演員,1997年以舞台劇《Pelléas and Mélisande》出道,並曾參演多部歐洲電影,包括《Rule No.1》、《Nynne》及《Take The Trash》等,在歐洲影壇嶄露頭角,亦非常活躍於丹麥電視圈。

伊莉莎白摩斯 Elisabeth Moss ..

美國實力演員,自1990年開始,以童星身份參演電視劇及電影,演出經驗豐富,2007年參與大熱電視劇《廣告狂人》(Mad Men)而廣為人熟悉,近年曾憑《Top of the Lake》與《The Handmaid's Tale》,兩度榮獲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電視劇組)殊榮,演技備受大眾肯定。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