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情深 - 巨星誕生 Lady Gaga首次擔正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10月04日
Poster

星夢情深 Star Is Born, A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Bradley Cooper 畢列谷巴
主演:​​Bradley Cooper 畢列谷巴、Lady Gaga
級數:IIB
片長:135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10月17日

電影介紹

《星夢情深》(A Star is Born)由四度榮獲奧斯卡提名(《美國狙擊手》、《騙海豪情》、《失戀自作業》)的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及曾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屢獲殊榮的樂壇天后兼金球視后Lady Gaga主演。今次是Lady Gaga首部擔正女主角的劇情長片,也是畢列谷巴首部導演作品。

畢列谷巴在這個悲傷的愛情故事中,飾演資深音樂人Jackson Maine,他發掘了Ally (Lady Gaga 飾),並與她墮入愛河。Ally正在放棄星夢的邊緣,是Jackson讓她再次嘗試踏上舞台。偏偏當Ally開始走紅之際,卻因為Jackson的心魔令他們漸行漸遠……

其他參演《星夢情深》的演員還包括《情迷藍茉莉》安德魯戴斯基利(Andrew Dice Clay)、《網上情緣》戴夫查普爾(Dave Chappelle)及《寡佬飛行日記》森艾略特(Sam Elliott)。

Lady Gaga除了飾演Ally外,曾以〈Til It Happens to You〉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提名的她,也為電影與畢列谷巴、Lukas Nelson、Jason Isbell及Mark Ronson合作,創作了多首原創歌曲,並於片場現場錄音。

電影由《驅.逐》標戈伯(Bill Gerber)、《拳王阿里》莊彼德斯(Jon Peters)、畢列谷巴、《醉爆伴郎團》系列杜德菲力斯及《有人喜歡藍》娜蒂凱慧泰勒(Lynette Howell Taylor) 監製,《幸運緣是你》Ravi Mehta、《轟天猛將》系列Basil Iwanyk、《小丑回魂》Niija Kuykendall、Sue Kroll、《Gaga: Five Foot Two》米高華賓路(Michael Rapino)及《愛情大龍鳳》夏花芭莉(Heather Parry)擔任執行監製,《奇幻逆緣》艾力羅夫(Eric Roth)、畢列谷巴及《緣了.愛未了》韋法特斯(Will Fetters)編劇。

電影的幕後團隊包括:《黑天鵝》金像提名攝影師Matty Libatique、《愛在海的邊緣》美術總監嘉韻梅菲(Karen Murphy)、《美國狙擊手》《失戀自作業》《浪蕩天涯》三度金像提名剪接傑卡西迪(Jay Cassidy),及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

Star Is Born, A

畢列谷巴首執導演筒 翻拍經典愛情故事

導演兼編劇畢列谷巴以自己的風格翻拍經典愛情片《星夢情深》,訴說人們恆久不變的情感和失敗,綴以現今流行的樂曲。電影以多首強勁有力的原創歌曲刻劃角色不同情緒,與及細膩的鏡頭捕捉演員的感情起伏。擔任電影的導演、編劇、監製,兼男主角積臣曼爾(Jackson Maine)的畢列谷巴說:「我從未想過如何創新故事。我只知道我如實拍出我想訴說的故事。」他更與Lady Gaga創作及合唱電影部分歌曲。

  Gaga很喜歡谷巴版的故事,但即使演出經驗如此豐富的她,也為自己首次擔正飾演女主角艾莉(Ally)而非常緊張。她很高興電影由谷巴導演並飾演她的對手。她說:「我要令自己冷靜下來,我真的很興奮。因為我認為當一個有才華的人,蘊釀多年在另一個媒介展露自己的能耐,就好像大爆炸一樣震撼。他是導演的人才,而我很幸運能夠參與他的首部作品。」畢列谷巴說:「她作為藝人創作了很多精彩的作品,但演戲是一個轉型。我們好像各自在自己的崗位努力,但我們都需要互相的支持,才能在自己的崗位發揮得最好。」

  放膽作出新嘗試對資深的藝人也並非輕易之舉。就如戲中入行多年的唱作人Jack跟艾莉第一次見面時告訴她:「有才華的人到處皆是,但言之有物,又吸引到別人聆聽,則是另一回事。除非你放膽走出去嘗試,否則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否與眾不同。這就是現實。」Jack為了鼓勵不安又單純的艾莉嘗試上台唱歌而說出這番話。這也可能是畢列谷巴低調地透過自己的角色去解釋為何這個故事驅使他走進幕後執導演筒。

  他說:「一直知道自己想嘗試導演一職,但我也知道要有自己的想法,要清楚自己在拍攝甚麼,否則沒有任何非做不可的原因。我一直都想拍愛情片,因為這是所有人都有共鳴的主題,嘗試去愛,失戀和戀愛帶來的甜蜜,每個人都經歷過。而且愛情是令人感到自己存在。我們將愛情配搭上音樂,不單只音樂,還有歌唱。」畢列谷巴和Gaga在戲中現場演繹了所有歌曲,沒有一首是咪咀演出,「唱歌很真誠,你不能掩飾自己的感情。我認為我可以將這兩者結合去得出我獨有的風格。」

  監製標戈伯(Bill Gerber)說:「畢列沒有受到前作所限,著眼於如何令自己的版本得以成功。我和他都認為這不是麻雀變鳳凰的故事,也不是警剔名利會帶來的禍害,這是個愛情故事,是畢列與Gaga作為藝人討論出來的結果。這不是自傳電影,但卻也為這齣戲作了一個好的鋪墊。」

  每個談過戀愛的人都經歷過愛情帶來的恐懼、喜樂、疑慮、憤怒和希望。與畢列谷巴一起編劇的韋法特斯(Will Fetters)說:「我認為認識角色的內心最為重要,是甚麼激勵他們前進?他們的行為如何引起我的共鳴?勾起我甚麼樣的感情?為甚麼我會有感受?這是這兩個各有瑕疵的人相愛的故事,他們從各自不同的軌跡找到對方,我想透過他們探索名利之下,展露人們最真實基本的情緒。為何我們都渴望成名?我們對明星有甚麼幻想?我們的好奇對他們有甚麼影響?」

  曾與畢列谷巴合作的監製娜蒂凱慧泰勒(Lynette Howell Taylor)說:「這齣電影講述了現在娛樂圈的巨星和後起之秀,畢列絕非一般首次執導的導演。他在電影圈多年,已有一定名氣,也從多位大導演如大衛奧羅素、奇連依士活、杜德菲力斯等身上汲取知識,多年為自己的作品擔任監製。他是個出色的合夥人,他會從中學習,留心製作。因為,當他覺得自己能夠擔任導演,他已經勝任有餘。他願意挑戰自己,我一點也不意外,他的作品一定非常優秀。監製莊彼德斯(Jon Peters)說:「畢列決定參與電影並擔任導演開始,就勇於接受挑戰。他的毅力令一切順利完成。Lady Gaga是他的影迷,我們都是她的粉絲,並認為這齣電影可以成為她作為演員的突破。」

  為了捕捉戲中的知名巨星在萬眾歌迷前獻唱,製作團隊特別於多個著名場館:洛杉磯的Greek Theater、The Forum、The Shrine Auditorium、Coachella及Stagecoach音樂節,與及「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取景拍攝。

  畢列谷巴說:「當演員、歌曲、劇本,一切就位,每人都非常投入到製作中。他們信任我,令我得到非常好的導演經驗,製作出如同我們預期的作品。」

一見鍾情 以歌傳遞愛意

電影一開始,積臣曼爾正要上台表演,但臨上台前不忘以酒服下藥丸。這是他上台前的例行公事,但他的演出的確扣人心弦。他是個真正的明星。

  積遇見艾莉是因為他想找間酒吧痛飲,正好她在一間變裝酒吧內面演唱〈La Vie En Rose〉。艾莉特別以化妝改變自己的外貌盡量融入酒吧的風格。無論怎樣,她的歌聲仍是最突出,沒有咪咀演出,她就是天生的歌姬。積立刻就被她有力又清澈的歌聲所吸引。Gaga說:「積在艾莉表演完後走到後台見她,令她心如鹿撞。她搞不懂為甚麼會這樣,為何一個知名音樂人會請她喝酒。她完全受寵若驚。」

  那一晚,他們在另一間酒吧和超市的停車場更進一步了解對方。雖然場地一點也不浪漫,但也不阻艾莉對身邊人另眼相看。Gaga說:「她開始向他打開心扉,他告訴她有多美麗,她仍然不能全然相信他,但她在努力嘗試。」

  艾莉不是單方面坦白自己。畢列谷巴補充:「這是我喜歡他們初見那個晚上的原因。他將從未透露過的秘密告訴了她。那不是他輕易能向別人訴說的事情,但他突然向她傾訴。他們只是初相識,但卻擦出火花,願意為對方放下防備。他們之間的關係起起跌跌,他們的情感就像海嘯一樣洶湧,這是他們在整齣電影都要經歷的困境。」Gaga說:「艾莉迷戀積,他們很快就建立出感情,漸漸褪去明星與粉絲的感覺。她甚至大膽地摸他的臉。」

  為了強調他們之間一觸即發的愛意,畢列谷巴特意延長這些時刻。他說:「我們用了48格去拍攝艾莉在酒吧轉頭望向積的鏡頭。那一幕集中於她望向他的眼神,積之後也有提及那一眼的震撼。我們也在他們萌生愛意的觸碰用上近鏡,當他摸她的鼻,當他包紮她的手,當她摸他的耳朵。你永遠都會記得別人第一次摸自己的感覺,因為要不讓你有觸電感,要不完全沒感覺。幸好,他們都觸了電。」

Lady Gaga首次擔正女主角 與畢列谷巴互相扶持

積在艾莉輕唱幾句後,問她:「你的歌裡是我嗎?」 艾莉回答:「就是你。」

  雖然,他們剛認識,但她已經明瞭他。Gaga憶述:「當他們坐在停車場,她為他唱歌,我認為她就是在這一刻愛上他,因為他是個暖男,對她非常細心。」

  畢列谷巴認為他和Gaga就像角色一樣,在各方面互相依靠彼此。他說:「每一次我們合唱的時候,我都從她身上感受到力量,我知道沒有人比她更適合演這個角色。她的才藝,她從多年演藝生涯中成就的職業道德。作為導演,你會很感激找對了演員。我們兩人都投入到演出中,我們以拍檔的身份拍攝每一場戲,唱每一首歌。」Gaga說:「我對他說的一句話是,『好,現在起你就是音樂人,我是演員。』我們調換了身份,我在舒適但陌生的環境下,根據他的要求為角色傾盡所有。他對我也一樣,我們一起作曲,見證著他成為真正的音樂人。」

  積其中一首大受歡迎的歌曲歌詞是這樣的:「要改變一個男人很費力,要經過不斷嘗試,可能是時候改掉壞習慣。」要馴服一個如此任意妄為的男人,艾莉覺得值得一試。Gaga說:「艾莉立刻就明白積的私生活有多複雜,令她對他產生保護慾。」

  故事也透露了一直活於鋼線上的人生。積一直過著這種生活,並被侵蝕。一開始他有耳鳴,這種痛苦隨著多年為世界各地的演出戴上耳機而加劇。他的人氣和創作力也漸漸下滑,事業也陷入谷底。

  雖然艾莉和積的經歷充滿跌蕩,但畢列谷巴角色有一幕極為關鍵,Gaga為此大力支持拍檔的演出。她說:「我知道這一場戲很難演,我為畢列買了一束玫瑰花,我在片場看了一會拍攝,臨走時給他留下花束。」畢列谷巴大讚為此拍檔:「這是棒極的支持。我感覺到她離開了片場,覺得只剩下自己一個。我走進吉普車,因為那場戲在吉普車拍攝,我打開車門就見到一束玫瑰。她專程將玫瑰花放在乘客座。」

明星華麗背後 不為人知的掙扎

戲中,積的好兄弟波比(Bobby)陪伴著他走過人生起跌。波比不只跟積情同手足,更有如他的父親,也是他的經理人、心理輔導和酒友。他曾是一個樂手,但為了提拔更有才華的兄弟放棄了自己的夢想,陪伴著積成為搖滾巨星。但有時候,即使情同手足也不能化解矛盾。老戲骨森艾略特飾演波比一角。畢列谷巴說:「我是想著森去寫這個角色。如果他不參演,我就大禍臨頭。我想看他扮演一個懷有恨意又有睿智的角色。他完美演繹出角色又愛又恨的一面。」

  雖然獲度身訂造角色,但森艾略特在接拍這齣戲前從未接觸過畢列谷巴。他說:「畢列是演藝圈其中一個好男人。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我沒看錯人。他積極投入,親切有禮,直接坦白,我從一開始就喜歡他。我們一起談論了工作、彼此的母親,與及他對《星夢情深》的期望,我如何融入到電影中。」

  同一時間,畢列谷巴開始接受聲音指導,為角色塑造比自己本色聲線更沉實的音色。他說:「我見過多個傳奇音樂人,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只要他們一出場就吸引住所有人的注目。觀眾要在積臣曼爾出場的那一秒就感到他的存在,我直覺要降低聲線。我與在《美國狙擊手》合作過的導師Tim Monich 花了數個月去得出積的聲線,最後我降低了一個8度。這樣很有趣,因為一以這種聲線說話,自然就能投入到角色的整個氛圍。」畢列谷巴的努力沒有白費。森艾略特說:「他播了與導師的對話,我聽的時候,很意外他的聲線與我的相似。他又播了自己與Gaga合唱的短片,我再次為他們合唱的美聲而驚訝。畢列非常落力,力求逼真。他是個值得信賴的工作夥伴,令人因為他的好而盡自己的全力。」

  波比也是積的良知,如果積想要得知真相,他會向波比尋求答案。森艾略特說:「積遇見這個女生,聽到她的歌聲,深深愛上她。他們都有作曲才華,明白彼此如何重視音樂。這樣完美的關係維持了一段時間。但積始終敵不過自己的心魔,令包括波比在內的人心碎。」

  波比明白自己和積的世界縱使相似,也有不同之處。森艾略特最喜歡有一場波比告訴艾莉,積曾經跟他說過的一段話:「音樂就是在任何音階裡的12個音符,然後12個音符和音階不斷重覆。同一個故事不斷重覆又重覆。音樂人能做的就是如果用那12個音符去表現自己的角度。」

  積在失意時,找上由戴夫查普爾飾演的老朋友George “Noodles” Stone。他說:「這個角色代表了跟積不同的人生取向。他曾經玩過音樂,為了組織家庭,離開了這個多姿多采的世界。」

  Noodles在門前的草坪扶起積後,以過來人的經驗分析艾莉對積的意義。他說:「可能她是你的出路。你在大海飄浮了這麼久,有一天你終於找到碼頭。你以為自己只會留幾天,但時間由幾天變成幾年,你忘記了自己一開始要去的地方,也不再介意原本要去的目的地,因為你喜歡自己的棲身之處。」

  戴夫查普爾說:「好朋友就像氧氣,像積這樣的名人,名氣令他窒息。而且他有酒癮,他面對的各種難題都足以令他窒息。他去見老朋友就像為了得到救命的空氣一樣。但他在得到氧氣前已經昏倒。」他沒有看過前作,也完全不知道有這樣一部電影。他說:「我真的毫不知情,我想像這是個愛情故事,一個寂寂無名的人經過指點變得大紅大紫的故事。故事中的愛情令彼此變成更出色的人,絕對惹人共鳴。」

  畢列谷巴說:「我在倫敦演舞台劇時,戴夫前來觀賞,我們因而認識。我一直是他的影迷。我們暢談了一晚。我喜歡我們之間的互動,我知道要拍攝這齣電影後,就決定找他來飾演積的老朋友。我很高興他能答應,他的演出非常精彩,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幕。」戴夫查普爾說:「我喜歡畢列的工作模式,氣氛很輕鬆,他信賴自己的團隊。他勇於嘗試,只要得出最好的結果。他很即興,是作為喜劇演員的一大優點。」他在片場第一次見到Gaga。他說:「能夠近距離欣賞她的才華很震撼,令我意外的是,她是個心思細密,情感豐富的人。她是我見過與粉絲關係最深厚的藝人。她和粉絲互相支持。」

  畢列谷巴雖然以劇情片而為人熟識,但他對喜劇的熱愛一直不減,特別是棟篤笑,於是他找來諧星安德魯戴斯基利扮演艾莉的父親Lorenzo。他笑說:「我還記得中二時會背下安德魯戴斯基利的棟篤笑。我認為他也是個出色的演員,我看過他所有作品,能夠跟他合作令我非常興奮。」

  從事演藝活動多年的安德魯戴斯基利說:「我認為這個故事更貼近現今社會,因為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每個人都想成為明星,每個人都渴望15分鐘的成名機會,想自己在網上爆紅。於是,人人都手機不離身,這就是現今的社會趨勢。可是,真正的名氣卻有點微妙,那些真正有名氣的人才會懂。名氣可以很可怕,你需要有一班工作人員包圍自己,因為當全世界也認識你,甚麼事也可能發生。」

  畢列谷巴安排了安德魯戴斯基利和Gaga於工作室作初次見面,讓他們先以閒聊熱身,再綵排戲中比較輕鬆的場面。戴斯說:「之後畢列要我們排練一場非常沉重的戲份,我忍不住大哭起來。我只認識了這個女孩半小時,就抱著她大喊。畢列也在旁邊落淚。我們都是多愁善感的男人。」

  電影中,Lorenzo是個支持女兒的父親,也是個過份保護,害怕女兒有太大期望的父親。他形容艾莉:「有天籟之音,但你知道嗎?往往不是歌喉最好的人成名。」他將女兒與自己那個年代的巨星比較,縱使女兒有法蘭仙納杜拉的歌喉,卻沒有亮麗的外表,沒有華衣美服,也沒有一雙吸引人的藍眼睛。就如一般父親一樣,他沒有意會到他的鼓勵可能傷害了別人。Gaga說:「我對那一場戲印象非常深刻。它勾起了我年少試鏡的回憶,在成為歌手之前,我其實想當演員,但卻從未成功獲得覆試或一個角色。我相信觀眾一定能感受到艾莉承受多大的打擊。她否定自己,認為自己不夠漂亮,歌聲又不出眾。於是,Lorenzo那一刻是想鼓勵她,讓她好過一點。但他的鼓勵卻只帶來反效果,提醒了她已經30歲還是一事無成。」

  在艾莉遇到積之前,她最忠實的支持者是她的同事和好友Ramon,角色由Anthony Ramos飾演。Anthony Ramos說:「Ramon是艾莉的啦啦隊,是那種人人都想擁有的朋友,他全心全意支持你只因為他愛你,並不是為了利益,還是欠了你甚麼。他一心想見證你成功。」Gaga說:「Ramon帶給艾莉希望,幫助她相信自己。電影中,艾莉每次想放棄,他都會鼓勵她再次嘗試;當她傷心失落時,他總會在旁邊支持她,提醒她的初心。Anthony很真誠,雖然我們在演戲,但我們的情感並不是演出來的。」

  事實上是Ramon促成積和艾莉的初見面。Anthony Ramos說:「Ramon在變裝酒吧門外見到積臣曼爾,並拉他進來,向他展示他從未涉足過的世界。Ramon看到積臣對艾莉演出的反應,令他很高興,因為他清楚艾莉有多出色。他帶積臣見艾莉,也是他鼓勵她給這個男人一個機會。」

  也是給她自己一個機會。積臣勸說站在側台的艾莉走出去與他合唱,Ramon將他的好友推到台上。真正將她推到音樂事業高峰的人,是遊說她成為單飛歌手的金牌經理人。跟畢列谷巴相識超過15年的韋菲加雲(Rafi Gavron),飾演這個經常與積意見不合的經理人偉茲加雲(Rez Gavron)。角色更特別用上他的姓氏,韋菲很期待讓他的家人欣賞這齣電影。他說:「有一幕艾莉在台上答謝她的經理人偉茲加雲,我想我的家人聽到這句台詞一定很開心。」

  韋菲加雲形容角色說:「偉茲加雲非常清楚積的為人,知道一切關於他的優點和缺點。他尊敬他是個有才華的音樂人,但他也知道積酗酒的問題,他最關注積個人的問題會否阻礙艾莉的發展。他見過很多類似經歷。積喜歡艾莉,偉茲則喜歡她的才華。他對她寄予厚望,他要全世界都聽到她的歌聲。他要保護自己的藝人。」畢列谷巴說:「偉茲是艾莉歌唱生涯的一部分,他對她的幫助比積還深遠,為她打造屬於她的音樂,幫她改造造型。韋菲所做的都收到即時效果,他展示了藝人如何受到他人的影響,打開新的境界。」

  跟前作不同,今次是艾莉自己決定事業的去向,並非出於積對她一夜成名的怨懟。她努力走出自己的路,但積認為是在作賤自己的才華。Gaga說:「偉茲要艾莉離開鋼琴,走到台前載歌載舞,她同意他的做法。我也有類似的經歷,我肯定很多人都試過。這個故事非常寫實。」

畢列谷巴、Lady Gaga 共譜電影金曲

畢列谷巴說:「Gaga在音樂上大大幫助了電影。她總會告訴我們要與誰合作;誰擅長甚麼,幫輕了我很多。她為此做了很多次跑腿,讓我可以安心繼續工作。」

  Gaga說:「我們在一個錄音室與一大班作曲人工作,為電影寫了很多歌。即使在拍攝期間我們也不停寫歌。我拍完酒吧見面那一場戲後,寫了〈I Don’t Know What Love Is〉,因為那一幕給了我很多靈感。我用了艾莉的道具記事簿寫下這首歌,可以的話我想保留這本簿。之後,我和Lukas合力完成這首歌。」

  Lukas Nelson是著名鄉謠歌手/作曲家Willie Nelson的兒子,與畢列谷巴和Gaga一起為電影創作和監製了多首原創歌曲。而他的樂隊Promise of the Real也在戲中飾演積臣曼爾的樂隊。他說:「畢列告訴我們部份場面需要的音樂,他要求不要在歌曲中提及劇情或是角色的情緒。他希望每首歌都能夠有自己的主題。」即是電影不會以歌詞作為對白,也不會有不必要的歌曲。畢列谷巴說:「在戲中唱出與劇情無關的歌詞太不合理。他們應該唱出他們當刻的恐懼、希望和夢想。這是劇本重要的部分,但歌曲並非劇本。」

  Lukas Nelson說:「Gaga和我瘋了一樣寫歌。她是個出色的作曲家,作詞天才。我們的合作很順利,我們默契十足,有時候會想到一樣的字眼。畢列在音樂方面也很擅長,所以我們三個很合拍。」

  畢列谷巴要為積臣曼爾一角設計音樂風格和歌聲,Lukas Nelson在過程中幫助了很多。他說:「畢列是Neil Young的歌迷,於是我們將他的歌聲與The Who樂隊結他手Pete Townshend的伴奏混音,得出他的結他風格。然後,我們又想到Waylon Jennings和The Strokes樂隊。角色向多位音樂人借鏡,確定了自己獨特的風格。畢列為角色非常努力,證明了自己是個真正的音樂家。」在準備角色的過程中,Gaga確保沒有人要求畢列谷巴模仿某一類音樂人。畢列谷巴說:「她很保護我,她明白只有讓我自己探索,才能找到屬於積的歌聲。」

  這個方法非常成功。Lukas Nelson說:「電影開場歌Black Eyes完成得很快。我和畢列在錄音室一起作曲,我和樂隊彈奏歌曲的時候,畢列即時唱出歌詞,歌曲就這樣大功告成。」

  畢列谷巴又接受了結他、鋼琴和聲樂訓練。他說:「唱歌一點也不容易,特別是在一大班觀眾前獻唱。一開始,我唱完一段就不夠氣。我花了6個月時間,一周上足5天課,以積臣的風格學習唱歌。」

畢列谷巴接受訓練 改變原聲演活搖滾巨星

畢列谷巴以第一身角度拍攝電影,希望觀眾能切身感受到在群眾面前演出的震撼。為了拍出這個效果,他與攝影師Matthew Libatique選擇以歌手的角度去拍攝所有舞台表演,沒有觀眾角度的遠鏡。這種拍攝手法可以讓觀眾感受到開始走紅的歌手、成名已久的歌手,與及人氣不再的歌手的舞台分別。

  為了畫面更完美,混音師Steve Morrow在聲效設計下了功夫,令後台和舞台的聲效保持一致,就像歌手由後台走到台前一樣沒有聲音中斷。他說:「傳統的音樂電影,播出歌曲的時候,觀眾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畢列和Gaga都不希望有這樣的效果。我認為傳統的做法令我從戲中抽離。畢列希望觀眾一直沉浸在戲中。」要得出無縫聲效,所有歌唱場面一定要現場收音,才可以做到聲畫同步。畢列谷巴說:「電影所有歌曲都是現場演唱,沒有預錄,我認為這樣捕捉到每一場演出的真實感。」預錄的歌曲只透過耳機傳到演員耳裡,樂隊假裝演奏,而兩位主角真唱。除了他們手執的咪外,混音師在台上設置了錄音機陣。

  如果鏡頭運用和收音也這樣追求真實,場地更不能作假。監製標戈伯說:「我們有想過在片廠拍攝,因為較容易控制嘈音、燈光等。但我們又不其然去找大型演出場地,而那些場地都願意和我們合作,所以我們沒有理由不在真實的場館拍攝。實地拍攝是個冒險的決定,但事實上拍攝也沒有我們想像中困難。」

  製作團隊在Coachella 音樂節的場地展開拍攝,Lady Gaga坐鎮音樂節,令攝製的難度比預期中大大降低。製作團隊利用了音樂節的多個舞台、器材和設施,不用再額外搭景。至於積臣曼爾在電影開首的演出,畢列谷巴和製作團隊去到Stagecoach音樂節,趁著Jamie Johnson 和Willie Nelson表演之間的空檔在主舞台拍攝。即使沒有介紹和聽得見的音樂,台下的歌迷也因畢列谷巴的突襲表演而瘋狂,成功拍到歌迷熱烈的反應。他們再在European音樂節重施故技。Kris Kristofferson友好地借出自己的演出舞台讓製作組拍攝。

  畢列谷巴憶述:「在製作團隊面前獻唱已夠嚇人,何況2萬人,甚至8萬人?我一定要多謝Steve Morrow,因為每次上台前我也會說不如咪咀吧,他總會答你一定現場唱。我就這樣真唱了。在英國,我要在Robert Plant、Jack White、Thom Yorke面前唱歌…但我精彩的是,我唱完後,我對觀眾說『各位,有請Kris Kristofferson。』之後,他就走上台。這一幕很難忘。」

  製作團隊又在大型場館,包括Shrine Auditorium、 Greek Theater、Regent Theater及 The Forum拍攝。要填滿場地需要數萬臨時演員,製作團隊想到招攬Lady Gaga的歌迷幫忙。

  Gaga暱稱她的歌迷「Little Monsters」,他們有機會以觀眾身份參與拍攝。拍攝場地的入場劵都公開發售,所有收益撥捐Lady Gaga名下的Born This Way Foundation慈善基金,而製作團隊則得益了來自歌迷真誠的歡呼。Gaga深受歌迷熱烈的反應所感動,在The Greek的拍攝完畢後,即興演唱了兩首自己的大熱金曲,以報答粉絲的熱情。

  製作團隊充分利用了每一個場地,以表現出明星第一身角度。攝影師運用了手提攝影機拍攝後台和化妝間,讓觀眾體會到艾莉作為人氣急升的新秀,華麗舞台下的故事。

  美術總監Karen Murphy為兩位主角物色了兩間風格完全不同的家,去反映兩人的背景和性格。在艾莉平凡的家門前泊了架豪華轎車,是與她同住、任職司機的父親將車開回家。而積臣曼爾的家則偏僻得與世隔絕,連好兄弟Bobby也要在樹林中找了幾遍才找到。積臣的家反映出他的亞利桑那州出身,他是個很貼地的男人,他的音樂也不做作。他在這並不豪華、與世隔絕的家寫下動人的旋律。屋內的裝修很溫馨,掛滿了他不同時期的演唱會海報。

  美術總監為了逼真更找來真正的演唱會總監,跟隨Neil Young工作的Eric Johnson,為場景設計提供意見。

  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認為為這齣電影設計戲服是一大挑戰,因為她要預測兩年後的時裝潮流,好讓戲服看上去不會過時,而且觀眾也很關心Gaga在戲中的打扮。

  她根據了角色的背景去設計戲服。積已經成名,不需要再靠外表去取悅大眾,也不會費心去置裝,所以他的衣服不多,就像制服一樣來來回回穿著那幾件衣服。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說:「雖然沒人會留意到,但他所有戲服都是訂做的。他的牛仔褲要配合他穿著的靴的線條。我們又為他設計了融合70年代和現代風格的襯衫,所有上衣都有皺褶,令他看上去憔悴。他活在自己的世界 ,所以我們不能給他太顯眼,容易察覺的品牌衣服。」

  另一邊廂,艾莉則透過她的衣著表現出身份轉變。在電影開頭,她是酒店侍應,要穿制服。之後,她在變裝酒吧表演,穿上平時不會穿的緊身吊带裙。不用工作的時候,她會穿T恤牛仔褲,可以看出她以有限的金錢打造自己的造型。當她成為單飛歌手,她的造型開始改變。造型師開始給她華衣美服,為不同場合扮靚,又染了一頭橙髮。Gaga在戲服方面給了很多提議,大大幫助了戲服設計師。戲服設計師又聯絡了多個大品牌,得到他們贊助了一系列衣飾。

  艾莉有一件晚裝由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和團隊訂做。她說:「為了電影其中一場嚴肅認真的場面,艾莉以明星風範獻唱,我們設計了一套不太誇張的晚裝,以展現角色的優雅和端莊。我用上了知更鳥蛋藍色,以助呈現出她的風采和配合場面的氣氛。」另外,她為了設計適合Gaga跳舞時穿著的戲服,特別去觀看Gaga排舞。

  Gaga明白角色經歷的轉變。艾莉歌唱事業起飛之後,身邊的一切都隨之升級。Gaga說:「當我走出鋼琴後,我決定要伴舞一起表演。之後我開始設計自己的登台服,搭建舞台道具,開更大型的演唱會。但我仍然記得自己的初心,歌唱事業開始之時,只有我和一部鋼琴。」

Star Is Born, A

團隊上下一心 拍出扣人心弦作品

拍攝完畢之後,畢列谷巴與剪接組一起剪接。他感激地說:「剪接師Jay Cassidy與及他的助手Mike Azevedo和我一起花了幾個月,每天16小時不停修改電影。他們是電影得以完成的功臣。」

  Gaga則幫手完成原聲大碟,說:「這齣電影引起了我的共鳴。我認為很多人都會對電影的主題有同感,故事對他們也會有深刻的意義。電影的樂曲也幫忙描述了這個愛情故事,愛情是我們每個人都珍視和相信的。我們台前幕後都認同畢列的觀點,直到拍攝最後一刻也想盡全力拍出完美的作品。」

  畢列谷巴說:「我學懂在製作作品的時候,如果你投入其中就要相信自己的直覺,但也要靈活變通。你的作品可能會改變其他人對世界的看法。得到整個製作團隊認同自己,真是好極了。團隊每個人都相信我的觀點,給予我信心去面對每天的挑戰。製作歷時3年,是個不可多得的經歷,如果我幸運地再次被邀請擔任導演,我會毫不猶豫答應。戲中積對艾莉說:『如果我們站在台上需要原因的話,那就是我們要向觀眾傳遞他們想聽的作品。』我希望我們的作品做得到。」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