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任務 - 無邊宇宙追尋驚世大秘密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9月14日
Poster

星際任務 Ad Astra

資料
發行:双喜電影發行(香港)有限公司
導演:James Gray 占士加利
主演:Brad Pitt ​​畢彼特、Tommy Lee Jones 湯美李鍾斯、Ruth Negga 露絲奈嘉
級數:待定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9月

電影介紹

獲選為今屆威尼斯影展競賽電影之一、本年度全球最引頸以待的宇宙科幻鉅片《星際任務 Ad Astra》,由金像級國際巨星畢彼特傾力演出,聯同奧斯卡金像獎得主湯美李鍾斯、金像提名女星露絲奈嘉,以及氣質女神莉芙泰萊共同打造前所未見的太陽系邊緣的太空冒險。

地球突然遭受宇宙暴風襲擊,全球驚現能源危機,人類安危遭受突發威脅。精英太空人羅伊麥克布萊德(畢比特 飾) 與一眾太空組員受命前往火星基地,探查有關暴風的真相。

羅伊到了基地後,長官告訴他16年前失蹤的父親(湯美李鍾斯 飾)當年執行一個高度機密的實驗, 前往外太空尋找智慧生物,手上更有一種足以摧毀太陽系生物的原料,他必須踏上一個尋父的無邊旅途, 國家不惜工本,甚至預備犧牲最後一艘可達太陽系邊緣的太空船,拆解人類災難的筒中玄機,誓要達成史無前例最不可能的星際任務......

Ad Astra

幕後製作

《星際任務Ad Astra》是以未來為背景的科幻驚慄電影,主角畢彼特飾演精英太空人,踏上前往太陽系邊緣的旅程,尋找失蹤的父親,並解開威脅地球存亡的神秘之謎。他的旅程將揭開多個危及人類生存本質的秘密,並探索我們在宇宙中的位置。

《星際任務Ad Astra》由占士加利(《The Lost City of Z》、《紐約風塵》)導演,劇本由加利及長期拍檔伊雲格羅斯(劇集《危機邊緣》)合作,並由奧斯卡獲獎演員湯美李鍾斯(《耆逢敵手》、《叛諜追擊5:身份重啟》)、獲奧斯卡提名演員露絲奈嘉(《相愛很難》、劇集《傳教士》)、莉芙泰萊(《魔戒》、《絕世天劫》)及當奴修打蘭(《飢餓遊戲》、劇集《Trust》)聯合主演。

本片由B計劃娛樂的奧斯卡獲獎製作團隊製作,由畢彼特、蒂蒂嘉納及謝洛美克雷納(《為副不仁》、《月亮喜歡藍》、《被奪走的12年》、《沽注一擲》)領軍,聯同安東尼卡塔加斯(《The Lost City of Z》、《被奪走的12年》)、RT Features製作公司的洛迪高德斯克拉(《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及New Regency Pictures製作公司的艾農米爾臣(《失蹤罪》)、馬克布坦、羅倫索聖丹那、蘇菲馬斯、于冬、陳永雄、安東尼莫沙維、保羅康威、雅列夫米爾臣及米高謝弗攜手擔任執行監製。

與導演占士加利合作的有獲奧斯卡提名的攝影師霍特范霍特馬(《Tenet》、《鄧寇克大行動》),美術指導奇雲湯遜(曾為加利執導的《家族情仇》及《殺手怨曲》擔任美術指導),剪接約翰雅斯洛(ACE)(《The Lost City of Z》、《紐約風塵》)及李豪根(《The Lost City of Z》、《散貨不離三兄弟》),配樂總監蘭度普斯特(《赤誠者:末世覺醒》、《叛亂者•強權終結》)及喬治德庫拉亞斯(《醉爆伴郎團3》、《Detroit》),以及兩度榮獲奧斯卡的服裝設計艾伯特沃斯基(《一代情梟畢斯》、《浮生若夢》)等。

《星際任務AD ASTRA》的起源

拉丁文「Per aspera ad astra」的意思是「經過艱苦才能前往眾星之處」。

身兼本片監製、編劇及導演的占士加利表示,本片的靈感來自他閱讀物理學家恩里科費米的著作。這位諾貝爾獎得主有「原子時代的建築師」之稱,他認為當他們首次分裂原子時,美國西南部有九成機會被毀滅。

加利解釋道:「他們不能肯定連鎖反應是否會停止。我覺得這事令人非常擔憂,假如你身處太空深處,不會為你帶來任何損失時,將會是怎樣的一種情況?那時你想做什麼實驗都可以。」

「然後我想起約瑟夫康拉德的小說《黑暗的心》以及由小說改編的電影《現代啟示錄》,意念就是從那裡來。除了《黑暗之心》,同時嘗試將太陽神及水星計劃的意象及氣氛融入其中。」

與加利合作擔任《星際任務Ad Astra》編劇的伊雲格羅斯,與加利是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的同班同學,兩人曾合作過多部電影。

格羅斯說:「我們想描寫一個在旅程中改變自己的人物,就像《2001太空漫遊》,就是深受荷馬史詩《奧德賽》的影響。至於《現代啟示錄》則顯然是緊貼約瑟夫坎貝爾的《單一神話:英雄的旅程》。」

加利說:「科幻電影這個類型有不少精彩出色的傑作,但有多少曾令你深受感動?我想拍出一部有別於大部分太空之旅電影的作品。這類電影通常講述與高智慧並懷著善意的外星生命接觸,藉此帶出正面的觀點;而這些外星生命往往令人感到有趣和吸引。我嘗試朝相反的方向走,提出一個問題:假如太空中什麼也沒有會如何?假如那裡只是空無一物、我們甚至連搏鬥的對象都沒有,那會如何?」

「我很想探討一件事,就是太空其實並不是適合人類的地方。我們的身體構造並非用來在距大氣層250哩的地方飄浮。我們天生的體質並不適合這樣做,而且我們永遠也不會擁有這種體質。這件事最終會令我們付出代價。」

加利憶述曾經讀過亞瑟C.克拉克(《2001太空漫遊》的作者)的一段文字:「我們在宇宙中可能是孤獨的,也可能不是,但兩者同樣可怕」。他說:「我從未看過一部講述我們在宇宙中孤獨地存在的電影,於是我想將這點配上一個人在太空中獨自進行危險實驗的故事,然後政府派人出去,嘗試與這人談判,可能是個父與子的故事,有豐富的神話色彩。故事從此在我的腦海中成形。」

加利認為《星際任務Ad Astra》是一部關於科學、未來與寫實的電影,他說:「我認為太空之旅既迷人又可怕。我非常支持太空探險及在火星上的研究任務。但有時探險亦可說是逃避。我希望人們明白,我們應該同時珍惜重視探險,也應珍惜重視地球本身。地球與人際關係值得我們付上各種代價去盡力保存。」

格羅斯說:「電影講的不是未來必然會發生的事,而是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故事裡的未來不一定會出現,本片亦並非要預測未來。本片想探討的是:若繼續進行太空探險,若我們移居月球和火星以及其他星球,將會出現什麼情況。」

「這部電影可說是1960及70年代太空科技的延伸,但卻是向前飛躍,略過了許多構成今日科幻電影的元素。」

加利承認他對進步盡量抱持樂觀的態度,不想在電影中呈現反烏托邦式的未來,認為一切都會變得很可怕。但他亦不想拍出一部講述美來一切好得無與倫比的電影。

他說:「我認為未來跟我們目前的生活大致相若,只是多了些科技小工具而已。」

「我們做了大量資料搜集,務求做到可信並且在科學方面保持準確。不過我們定會讓故事來推動電影。」

他們從自身經驗出發,由此創作主角羅伊這個人物。

加利說:「基本上羅伊就像我所認識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總是朝著某個地方前進,但卻不知道要往哪裡去。羅伊以為自己知道想要什麼,可能也得到了一點點,但卻嚴重地欠缺了某些東西。他的內心有個需要填補的洞,而他仍未能用言語表達這種需要。」

「因此本片的主題就是如何填補這個洞。片中講述他一人獨處,感到非常孤單;講他心裡藏著資訊但又無法與其他人溝通;講他對這些人毫無認識,而其他人亦不想認識他。彼此的關係越深,風險就越大,執行任務的風險就會增加,亦個增加對他個人的風險。他遇到其他的人,但對他們的處境狀況卻毫不在乎。」 格羅斯說:「羅伊飛到地球大氣層頂端、當地離開地面進行探險時,就會感到精神奕奕。這是他感到活力充沛的時候。他與一個叫伊芙的女子有段感情關係,伊芙對他關懷備至,他似乎亦十分重視她,可以他心中彷彿有一重障礙,令他將伊芙推開。」

「這都是由他父親而起 ── 他父親多年前離他而去,令他無法與人親近,就跟他的父親一樣。」

加利說:「他不但形單影隻,更是獨來獨往,而從某個角度來說,他情願維持這種狀況,最少在電影的上半部是這樣,他要處理自己的問題。事實上,若你無法向別人表達心底話,要將很多事情保守秘密,不能向別人坦白,會令你感到無比焦慮。」

在整個任務中,羅伊均受到監察,而監察範圍並不限於他的身體機能。

加利說:「監察的範圍包括他的心理狀態。坦白說,這種情況潛藏災難;他努力想去了解父親是個怎樣的人,再加上離開地球,不再腳踏實地,這一切加起來,實在令人難以承受,我認為他亦有點受不了。他在心理上承受的風險遠比生理上的為大。」

格羅斯補充道:「隨著故事發展,羅伊開始發現,他正步上父親的後塵,而他必須制止這種情況發生。他不想變成父親那樣,忽視自己的人性。於是他最終決定重返地球,不但成為父親,更成為一個懂得關愛別人、不再害怕親近別人的人。」

克利福德一角的靈感不單來自康拉德,同時也來自梅爾維爾。

加利說:「我是《白鯨記》的忠實粉絲,我一直覺得麥克布萊德有點像亞哈船長。他的『白鯨』就是去尋找能為我們擺脫困境並提供答案的可愛小外星人,他對此非常沉迷。」

格羅斯說:「羅伊的父親克利福德想成為第一個在地球以外發現高智慧生 命的人,但隨著多年時間過去,參與『利馬計劃』的人大部分都認為根本沒有生命跡象而感到失望。」

「但克利福德是個自負的人,他下定決心,絕不放棄。即使團隊最後一名成員都死去,他仍堅持留下來,繼續尋找地球以外的生命體。」

「他對地球上的一切顯然漠不關心,他不關心與自己一起在『利馬計劃』內工作的科學家同事,他對什麼都不關心。」

海倫蘭圖絲一生都在火星一個地下住處度過,羅伊認識她,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

格羅斯說:「海倫可說是羅伊的反面,她代表了那些因『利馬計劃』而成為孤兒的人。她的父母奉召加入克利福德的探險隊,因此小小年紀就已孤獨地留在火星上生活。她因這事備受傷害,內心充滿忿怒,但她跟羅伊不同,她沒有將這些感受埋藏起來。她帶著這些感受生活,每天都在努力處理,羅伊在她身上看到這一點。」

格羅斯又說:「她關心那裡其他的 人,但別人什麼也不對她講。羅伊是唯一一個對她坦誠的人,而她亦以坦誠相待。羅伊一生中沒有遇到幾個這樣的人。」 「兩人建立起一份感情,雖然並非愛情,但這份感情令羅伊做出不顧一切的行動,也是基於這份感情,令海倫願意助他登上仙王座號,前往海王星;即使這樣做定會令她丟掉工作,甚至帶來更惡劣的後果。」

為了讓羅伊對克利福德的真正本質及意圖有所了解,加利和格羅斯創造了普魯特上校這個角色;他是克利福德的教朋友,被委派陪同羅伊進行這項任務。普魯特知道羅伊的父親發生了什麼事,也知道太空指揮部的真正目的,他代表了羅伊一直缺乏的人際關係。

加利這樣形容普魯特:「他不能與羅伊一起踏上旅程,但你很想他能去,你想他當羅伊的保護者,但是他力有不逮,無法做到。」

《星際任務Ad Astra》有一段很長的醞釀期,占士加利的電影向來都是這樣。他在2008年執導《Two Lovers》及2012年執導《紐約風塵》(2012)之間的一段時間,與編劇伊雲格羅斯開始討論寫一個以外太空為背景的電影劇本。兩人在這幾年間斷斷續續地寫劇本,然後洛迪高德斯克拉的RT Features製作公司加入,一同發展劇本。

到了2016年,畢彼特答允主演及監製本片後,進度開始加快。他的製作公司B計劃與New Regency製作公司達成協議,提供資金,並由二十世紀霍士公司發行,博納影業集團共同投資,獲得於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及澳門的發行權。

本片於2017年8月開拍。

演員陣容

當加利得知畢彼特答應演出羅伊麥克布萊德一角時,表示「萬分驚喜」。

加利表示:「畢彼特和我多年來一直想合作拍電影,但由於彼此時間上無法配合,一直沒有成事。當他答允參演本片時,我真是高興到不得了。」

畢彼特說:「我一直很喜歡占士拍的電影,他對電影史有深厚的認識,他講的故事總帶點古典的元素,非常優雅,饒有深意。」

「我們首先談到的就是人際關係,特別是男性心目中的人際關係。我們要處理的是一個不太擅長與其他人打交道的人,這個人無論身處高塔還是外太空,要他應付危險可說勝任有餘;但一旦要他與人接觸交流,就會變得不知所措。」

畢彼特繼續說:「羅伊活到此刻,開始意識到這樣下去再也行不通。而這個時候,他發現他的父親可能仍然在世。因此占士和我討論的,其實是內心脆弱的問題。這是怎麼回事?內在的力量又是什麼?這種力量從何而來?而我們經過一番努力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我們的力量其實就是來自我們的脆弱。」

「真正的自信來自我們承認自己的缺點和短處,承認自己缺乏安全感,對這些東西保持非常開放的態度而非試圖將之掩藏起來。我在人生中確實體會到這一點,並從中找到平靜和力量,而這正與我爸爸的成長經歷相反。」

「這是占士加利和我初期討論的主題,我覺得這是他這部電影引人入勝之處。」畢彼特解釋道。

加利說:「畢彼特觀察入微,他極具洞察力,是導演的益友;不但因為他是本片的監製,同時也是一位非常落力的演員。他不只對自己演出的角色感興趣,更對整個故事十分關心。」

他繼續說:「他是個有趣的人物,因為他是電影明星,擁有一副電影明星的外貌和氣質,但他對此亦有點矛盾。他是個極具天分的優秀演員,演技細膩,導演給他任何要求他都能夠做到,並且進一步加以發揮。他的演出看來毫不費力,就像占士史釗活或史賓沙德利西。他們的技演出神入化,非常自然,令人看不出演戲的痕跡。」

加利笑道:「我不是說他完全不必費力,我是說我們看起來他演得毫不吃力,這對導演來說真是極有益處。」

「與畢彼特合作是令人驚歎的體驗,他反應敏銳,是極其出色的演員。他又慷慨地付出情感和時間,與他合作是真正的享受。」

畢彼特在談到《星際任務Ad Astra》時說:「我認為這部電影的源頭可以追溯至1970年代,占士加利的風格似乎是由此而來。這種風格深沉內歛,劇情緩緩展開。但同時片中亦有壯觀刺激的動作場面,在銀幕上看來令人歎為觀止。」

本片邀來奧斯卡得獎演員湯美李鍾斯飾演備受羅伊尊敬但又令人難以捉摸的父親克利福德。

湯美鍾斯說:「我喜歡科幻電影,我認為這個故事和劇本均十分精彩。」

湯美利鍾斯形容他的角色是「一個出色的太空人,一個探險家,最終卻成了一個迷失自我的危險人物。」

加利說:「無論在電影內外,湯美李鍾斯都是個性格極強烈鮮明的人物。他是一般具爆炸性的力量,非常危險。你將鏡頭對著他,他就變得極之駭人。」 「湯美李鍾斯演繹出一個與工作有關的內心掙扎過程,你只需給他十分簡單、準確的要求,作出準確的調整,然後他望住你一陣,接著說:『好的,我們試試吧。』」

「然後,他會拍一個鏡頭,做出你要的調整,而且很精彩;他準備充分而且準確,會照足你的要求去做,同時也按照他認為對的方式去做。然後正如我講過,他將內心活動呈現在畫面上,令你在畫面上感受到一分陰暗,而且表現得十分出色,他真是了不起。」

畢彼特說:「湯美李鍾斯是有分量的演員,擁有莊嚴的氣質,由他來飾演克利福德再適合不過。他出名才智過人,演技出色,可說是這角色的不二之選。他絕對稱得上大師,在電影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湯美李鍾斯說:「我喜歡與占士加利和畢彼特合作,真是十分有趣,有如一趟精彩又愉快的歷程。」

至次海倫蘭圖絲一角,本片邀來獲奧斯卡提名的露絲奈嘉飾演。她曾與畢彼特合演《地球末日戰》,又在B計劃娛樂的《被奪走的12年》中演出。她很高興能再度與製作團隊再度聚首,同時亦熱切期待與占士加利合作。占士加利認為露絲奈嘉會將海倫一角演得恰到好處,令電影更加扎實,同時亦讓羅伊流露更多同理心與惻隱之心。

露絲奈嘉表示:「我的戲份小而濃縮。占士想要的海倫代表人類體驗的根源,即使她在片中很少出現。」

占士加利解釋道:「海倫是個在火星土生土長的女子,她需要有令人感動、令人共鳴的地方。我看過露絲在《相愛很難》中的演出,覺得她表現出色;她在本片的表現令人讚歎,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深度,是個了不起的演員,令人注意。」

當奴修打蘭是備受尊敬與欣賞的老牌演員,由他來飾演普魯特上校。這個角色與露絲奈嘉的角色一樣,在片中露面的時間不多,但卻相當重要。當奴修打蘭對於能有機會與畢彼特及占士加利合作表現雀躍,他說:「這是一部值得一看的電影,看過之後亦有些值得深思的東西供你思考。如能拍出一部令人思考的電影,實在是件了不起的事。」

占士加利說:「當奴修打蘭的出色演出,跟湯美李鍾斯一樣,都是做足準備功夫。但當奴修打蘭處理角色的方式並非以表現內心過程為主,他喜歡運用大量外界的事物作刺激。」

「他要你提供資料,他要大量的對白,在拍攝現場他要一種非常開放的氣氛。」

畢彼特說:「能有機會與令人敬佩的當奴修打蘭合作,實在非常榮幸。他主演過多部我喜愛的電影,因此能夠與他交流合作,這種體驗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他的貢獻實在重大。」

當奴修打蘭在談及與占士加利合作時說:「占士十分討人喜歡,他會讓你自由發揮,讓你找出自己的表演方法,然後他再作出各種小修改,直到滿意為止。他非常聰明,能夠有機會滿足他的要求,做出符合他的想法和目標的東西,是件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我從未試過與像他那樣的人合作,實在非常難得。」 莉芙泰萊(《魔戒》、《絕世天刦》)在本片中飾演羅伊的舊情人伊芙,主要在倒敘情節中出現。

此外,仙王座號太空船四位成員:隊長羅倫斯丹納、當奴史丹福中尉、導航專家洛莉迪華斯及醫護員法蘭克林吉田則由唐尼紀沙華茲(劇集《不死法醫》、劇集《金權遊戲》)、羅倫甸(《毒行俠》、劇集《醫人當自強》)、甘伯莉艾麗絲(《虎膽追兇》、《Hellbent》)及包比尼殊(劇集《飆風不歸路》、《南城警事》)四位分別飾演。

專家顧問

要拍出以科學事實為基礎、令人信服的科幻電影,需要專家提供確實的資料,因此本片製作團隊向美國太空總署及其他航天機構的專家請教。

退休太空人加勒特賴斯曼曾於2008年及2010年參與兩次飛往國際太空站的太空穿梭機任務,為導演占士加利提供大量有關太空旅行的資料。本片拍攝期間,雖然他只會在拍攝與他的專業知識相關的場面時才來到拍攝現場,但在占士加利寫劇本時,他亦花時間與加利一起討論。

加勒特賴斯曼表示:「我們目前努力嘗試在太陽系內尋找可用作人類長期居所的地方,對火星特別感興趣,並且對那個紅色星球有許多美妙的烏托邦幻想。不過我認為我們也應該想一想,若那裡並非烏托邦怎麼辦?若那裡是個反烏托邦呢?」

「若我們能夠打破引力的束縛,以我們的火箭及先進科技將人類帶到其他星球上,但卻將人類的缺點一併帶去呢?若結果不如理想呢?占士在這部電影裡探討這些問題。」

另一位為本片提供資料的是航天工程師羅拔約維爾,於1989年開始在美國太空總署擔任工程師,是有30年經驗的太空計劃專家。

約維爾說:「占士想相片盡可能貼近現實,我看過劇本後提出了幾點意見。 他想要知道的是現實情況與物理現象,例如是否可以在月球上開槍?答案是可以的;標準槍枝可以在太空中發射,子彈本身是有氧化劑的。另一個問題是,我們可否在地球上於海王星上的人以實時通話?很可惜,你不能這樣做。就我們目前所知,光速就是光速,對話會有數以小時計的延遲。」

「在零重力狀態下血液是什麼樣子的?一個死人在太空中會是什麼樣子?這些都是令人想起就毛骨悚然的東西,不過這是終有一日要面對的事物,而這些東西的在太空中的樣子是跟物理學有關。」

「導演還提出有關核能及伽瑪射線輻射、中子輻射、物質及反物質的問題。我們的對話總是趣味盎然,而他提出的問題亦經過深思。」

占士加利說:「[航天航太製造商] 洛歇馬田公司亦非常幫忙,只要想得出的問題他們都回答了。」

當本片前期製作進行了一半時,導演在百忙中舉行了一次「太空人聚餐」。

「我們邀請了太空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等多個機構的的太空人及專家前來,就他們所作的研究及經驗與我們作交流,可說是一場意念與見解的交流盛會。有時你需要回顧才能前瞻,我在其中獲益良多。」

美術設計

占士加利認為:「導演的職責是建立環境,讓其他人可以在其中創作出令人讚歎的事物。我們的美術指導奇雲湯遜的設計扎根於具體的意念,人人都能明白。為了設計片中的太空站及太穿梭機的內站,我們參照了很多太空實驗室計劃和國際太空站的資料,並將之變得更現代化,再次將科學、未來與事實共冶一爐。」

「奇雲做得非常出色,但也為我帶來難題;我們要在非常狹小的空間內拍攝,因為事實上這些地方都是這樣的。我們要將同一廠景搭兩個版本,一個水平而另一個是垂直的。有幾場戲畢彼特要套上吊索,高懸於三十呎上空,然後鏡頭從下面以低角度上仰拍攝。畫面看來有零重力的懸浮效果,其實卻是非常辛苦的。」

美術指導奇雲湯遜表示本片吸引之處在於:「劇本極富存在主義色彩,並非一般以外太空為主題的科幻電影。」

他說:「占士喜歡國際太空站以及人們在狹小幽閉的空間內生活的細節。他非常重視人性的層面,不喜歡太空船在未來漫遊的幻想。」

「他對早期由美國太空總署主持的項目極為好奇。他真的進入過太空船,明白一個人在太空船外的孤單感覺,以及與遼闊的銀河係相比,人類何其渺小。」 占士加利為奇雲湯遜提供不少參考資料,其中一項重要資料就是紀綠片《For All Mankind》,裡面包括當年太陽神太空船登陸月球的片段,畫面對比強烈。奇雲湯遜表示:「占士對視覺風格非常重視。」

《星際任務Ad Astra》大部場景都在外太空,但卻很少使用綠幕及CGI電腦合成影像。

奇雲湯遜解釋道:「我們故意這樣做,實可能採用實物搭建的佈景。片中出現所有的屏幕、駕駛艙及襯托背景都是實物搭建的,符合占對本片的美學和氣氛的要求。不過我們拍外太空的場面時,亦有使用綠幕。」

占士加利說道:「我們想盡量做得逼真可信。在我們的設想中,月球是個高度發展的殖民基地,而火星則是片中最後一個由人操縱管理的太空基地,我們參考了目前南極洲上一個科學研究基地的圖片來設計。」

奇雲湯遜解釋道:「當你拍一部以某個時代為背景的電影時,並非一切都要照做那個時代來來。早前我們講過這樣的話:回望過去,以便瞻望未來;我們將不同時代的東西共冶一爐,將代表新科技的事物與以往的舊物互相對照。我們希望做出一種相當古典但又沒有時間性的感覺。」

在《星際任務Ad Astra》中,你不會見到充滿未來氣息的小工具和武器。奇雲湯遜說:「我們往後退了一小步,片中的人仍然使用紙張,仍然使用舊式通訊系統。」

「我們不想用充滿未來氣息的科技令觀眾分心。片中最具未來氣息的物件是一個小小的透明掃瞄器,屏幕是透明的,資訊可以投射在上面。但我們也在片中使用平板腦和平面屏幕,看上去非常簡約但又不會有太過時的感覺。我認為那種屏幕和平板電腦將有一段長時間不會文淘汰。」

Ad Astra

在天使之城尋找地球、月球、火星和海王星

本片中的地球、月球、火星及海王星場景,製作團隊選擇以實景拍攝而非在片廠搭建佈景,於是就要出發在洛杉磯縣內到處搜尋合適的取景地點。奇雲湯遜、范霍特馬及外景團隊出發四處搜索,尋找符合占士加利要求的地方。

外景經理基斯古斯克承認,為《星際任務Ad Astra》尋找外景地點極具挑戰性,而他亦找到多個自己從未到過的地方。

「我們需要很多位於地底下的地點,但洛杉磯很少這種方,紐約或賓夕凡尼亞州會比較多。」

其中一個外景地點是位於洛杉磯市中心一間廢棄了的百貨公司,這座大樓下面以前是洛杉磯地鐵紅線的終站。製作團隊對那裡的一條巨型隧道極感興趣,認為可以用作片中羅伊在火星上偷偷登上仙王座號的地下秘道,然後踏上前往「利馬計劃」的旅程。此外,電影在洛杉磯市中心取景的地點還有紀錄檔案大樓及極具代表性的聯合車站。

位於橙縣的前《洛杉磯時報》印刷廠則成為月球之旅的出發地點,至於月球上遭受盜賊襲擊的一場戲,就要前往莫哈維沙漠的杜蒙沙丘取景。

奇雲湯遜說:「地球在片中出現的時間很短,也只有在這個地方才有天然日光、窗戶以及稍緃即逝的戶外景物。除了在月球上前往太空指揮部途中的賽車追逐之外,在月球表面上另一個場景就是從酒店窗外望到整個建築群的外貌。由那裡開始我們轉入地下。」

「月球上的主要入口大堂及隧道都是打磨光滑以及粗糙的水泥表面構成,形成相當中性和清爽的灰和棕色調,因為我們想將色彩留給火星。」

「尋找火星的取景地點是個逐漸演變的過程,我們到過多座較舊又形狀古怪的建築物去看過。我們不知道要找些什麼但知道會是在地底下,我們不想找到些令人覺得熟口熟面的地方,這樣會很老套。結果我們找到一座空置的發電廠,我們希望藉燈光將令那個地方看來像個潮濕的孵化器。」

資料提供:双喜電影發行(香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