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相愛的日子 - 荷里活女星葛麗亞嘉綸涵如幻似真的忘年戀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5月05日
Poster

最後相愛的日子 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l

資料
發行:Golden Scene Co. Ltd.
導演:Paul McGuigan 保羅麥格根
主演:​​Annette Bening 安妮貝寧、Jamie Bell 占米比爾、Julie Walters 茱莉華特絲
級數:待定
片長:10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5月31日

電影簡介

由《新世紀福爾摩斯》、《七殺令》、《科學怪人:創生之父》導演保羅麥格根 Paul McGuigan 執導,《約翰連儂:不羈前傳》編劇麥特葛林海格 Matt Greenhalgh 執筆劇本,改編自英國演員彼得端納 Peter Turner 回憶錄,描述他與荷里活傳奇女星葛麗亞嘉綸涵 Gloria Grahame在晚年的羅曼史。主演陣容強勁,包括曾有四次獲金像影后提名、金球獎影后暨威尼斯影展主競賽評審團主席安妮貝寧 Annette Bening;《末日列車》《跳出我天地》英國金像獎影帝占米比爾 Jamie Bell;《布魯克林之戀》《跳出我天地》金像影后提名、英國金像獎最佳女配角茱莉華特絲Julie Walters、金像獎最佳女配角雲尼莎韋姬芙 Vanessa Redgrave等。

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l

故事大綱

一代性感尤物葛麗亞嘉綸涵 (安妮貝寧 飾) 在黑白電影年代風光旖旎,曾憑《玉女奇男》獲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但其羅曼史比電影更精彩。戲內有型男堪富利保加,戲外有大導老公尼古拉斯雷,連年幼繼子也一抱入懷,成了第四任丈夫。 徐娘半老雖已星沉影寂,風韻猶存的她依然令年輕廿八載的舞台劇演員彼得端納 (占米比爾 飾) 神魂顛倒。二人共度最後相愛時光, 也為她的歲月憔悴來個光榮謝幕。安妮貝寧與《跳出我天地》的占米比爾漂漂亮亮跳一首忘年探戈,還青春之風流,光影中長生不死。

真人真事改編 荷里活女星葛麗亞嘉綸涵如幻似真的忘年戀

1981年9月,彼得端納接到了一個改變他人生的電話。 他的前情人,荷里活女明星葛麗亞嘉綸涵在蘭卡斯特一家酒店暈倒。 她拒絕接受醫療照顧,反而找了端納,希望把她帶到他在利物浦混亂的家中休養。

他們幾年前在下塌的Primrose Hill賓館相遇。 端納是一位有抱負的演員,而嘉綸涵是一位退休的明星。 她曾經在荷里活闖出名堂,經常飾演反派角色;或者如端納在他的回憶錄中所說般,她常出現在荷里活偵探片中,包括既傷感又浪漫,由她當時的丈夫尼古拉斯雷 (Nicholas Ray) 執導的《蘭閨艷血》(In a Lonely Place) ,還有弗里茨朗 (Fritz Lang) 的經典作品《警匪爭雄戰》(The Big Heat),並分別與知名男星堪富利保加 (Humphrey Bogart)和李馬榮 (Lee Marvin) 合作。

嘉綸涵在《雙雄鬥智》(Crossfire) 中的出色表現令她獲得了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而她在《玉女奇男》讓她首度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她在歌劇電影《鶯歌燕舞喜迎春》(Oklahoma! ) 中飾演富有幽默感的Ado Annie Carnes,亦為施素德美Cecil B. DeMille的《戲王之王》(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增添不少活力。 另外,她也曾在聖誕佳節必看的《莫負少年頭》(It’s A Wonderful Life) 中飾演Violet。

然而,她在50歲時陷入了困境,並開始在英國的小規模劇院中演出。 正如在電影中她的女房東提到的那樣,她在黑白電影時期相當出名,但到了彩色電影的出現便開始沒落。端納在20歲左右遇到她,當時他並不知道她是誰。 然而,這兩個志同道合的靈魂意外地譜出了友誼,然後發展出一段鮮為人知的浪漫。

在他們移居紐約不久之後,嘉綸涵再度診斷出患有癌症,更隱瞞端納,使他們原本已經不穩定的關係更岌岌可危,難以持續。嘉綸涵在蘭卡斯特的酒店暈倒後,端納才完全意識到她的健康問題。 儘管他們的愛情沒有開花結果,但他們的友誼一直都在,而當嘉綸涵有需要,端納總會留在她身邊。

1986年,端納出版了他的回憶錄,題為《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l》,講述了他與這個前荷里活明星的戀愛故事——一段深情﹑動人和不可思議的關係。現在,逾30年後的今天,安妮貝寧和占米比爾把這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呈現到大銀幕。

劇本取材於彼得端納同名回憶錄《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rpool》

電影的兩位監製,Colin Vaines和芭芭拉布羅科利Barbara Broccoli是促成電影的重要功臣。布羅科利一直抱著將這個故事帶入大屏幕的野心,更表示想拍這部電影超過20年,因為她一早認識嘉綸涵和端納,電影對她而言特別有意義。 她在認識端納後,透過他的介紹,見過嘉綸涵數次,認為她是一個非凡的女演員,也是一個非常可愛的人,總令人著迷。嘉綸涵的死對於端納無疑是個重大的打擊,但經過一段時間後,他展示了這個故事的手稿,並表示他已將它發送給出版商,形成了這動人、簡單而美麗的回憶錄,並由英國的Pan Macmillan和美國的Picador出版。回憶錄大受好評,因此布羅科利和端納開始討論將故事拍成電影。經過幾番努力,終於成就了今天大銀幕上的《最後相愛的日子》。

另外一位監製Vaines表示:「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故事和一本很特別的書,我從來沒有讀過任何相似的東西。 這是來自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之間非比尋常的愛情故事,更是關於愛的偉大力量。」他認為觀眾會對端納這個角色產生共鳴,「對大多數人來說,他是一個普通人。 他平凡無奇,但在他身上發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他遇到了一位非凡的女人,一位在四五十年代紅極一時的荷里活女明星。」

大約八年前,Vaines重新看了端納的書,仍深受感動。 他得知版權屬布羅科利所有,便問她是否願意一起製作電影,並與曾為《約翰連儂:不羈前傳》 (Nowhere Boy) 擔任編劇的麥特葛林海格合作。

Vaines說:「葛林海格的寫作有它的獨特之處,而我覺得非常適合用來訴說端納的故事。我相信他會了解端納的平凡生活,也會明白嘉綸涵的花花世界,所以我去問布羅科利有沒有興趣一起合作,並提議採用葛林海格出任編劇。布羅科利非常贊成,她認為葛林海格是個出色的編劇,而導演保羅麥格根亦是理想的人選。他很了解葛林海格寫的劇本,同時能為電影帶來絕佳的視覺效果,亦與眾演員溝通得非常好。」布羅科利表示一直很喜歡麥格根的作品,而今次電影終於促成二人的合作。

《新世紀福爾摩斯》導演保羅麥格根執導 向四五十年代經典黑色電影致敬

對於導演保羅麥格根來說,電影的魅力不只是來自於嘉綸涵,更加是因為有端納的獨特經歷。他說:「在電影界工作了這麼多年,我看過很多嘉綸涵的電影。她有如此驚人的生活,雖然有點爭議,但當時彼得對她一無所知,那時並不是互聯網時代。我也喜歡這個年輕人愛上嘉綸涵的簡潔故事,觀眾能通過彼得的角度認識她。我認為這真的很棒,而且它也是一本很棒的書。葛林海格的劇本更加深化了這個故事,劇本很扎實。」

編劇葛林海格認為端納的書讓他非常驚喜,甚至沒有聯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個故事,「我可以立即看到它的潛力。 像這樣的故事需要有一定的深度來抓住觀眾,因為你不能只扮演嘉綸涵而已。 她不像瑪麗蓮夢露那麼廣為人知。這個故事本身就像一部電影,這本書就是證明。」

導演馬上回應了葛林海格的劇本,並對故事有清晰而獨特的見解,「我不想馬上在電影透露嘉綸涵的身份,我想觀眾與彼得一起發掘她的身份,因此不想以倒敘揭露她的生活或電影。」保羅麥格根繼而選擇了向她的一些著名作品致敬,特別是那些黑色電影,「我想拍攝很多室內場景,讓觀眾感覺到戲劇性。」因此,不同場景之間有許多有趣的轉換。導演解釋道:「例如一個角色會從一個場景,穿過一扇門進入洛杉磯。或者他們會穿過一扇門,然後到達海灘。」此外,他用反投影的方式向嘉綸涵的電影作品致敬,這是她許多電影中常用的技巧,譬如嘉綸涵和端納在馬里布的海灘場景就是參考她的電影《蘭閨艷血》。團隊看了很多她演的電影,並借鑒了一些經典的場景。導演希望能帶給觀眾一種像老電影的感覺,因此複製了反投影的方式拍攝作品。他續說:「一切都是在鏡頭下完成的。 通常導演會使用綠幕來拍攝這樣的場景,然後以後期製作加上背景,或者真的去海灘取景,但我喜歡這種非常著重細節的真實感。」

另外,導演保羅麥格根採用了兩個不同的角度來拍攝一個特別重要的場景——這對情人在嘉綸涵的紐約公寓分手, 這可以讓觀眾更能夠理解為什麼嘉綸涵必須放手讓端納離開。導演解釋說:「我重複展示了同一幕,讓觀眾能從彼得的角度經歷分手,十分鐘後觀眾再回到嘉綸涵的角度。 這可以讓觀眾理解為什麼她必須讓他離開,而且情感能顯得更清晰。」

電影籌備逾20年 由金球影后安妮貝寧出演嘉綸涵一角

女主角安妮貝寧一直希望能扮演嘉綸涵。 事實上,她和監製布羅科利在20年前就已經談到了這個角色。 然而貝寧當時太年輕了,還未適合出演角色。布羅科利表示:「貝寧一直是我心中飾演這個角色的唯一人選,她是一個極為出色的演員,而且她與這個角色惺惺相惜。她非常喜歡嘉綸涵,以及她在銀幕上非凡的風彩和複雜的性格。 這不是一部傳記電影,它比傳記電影更豐富。 貝寧和我一直在等待合適的時機,現在終於是時候了。」而另一位監製Vaines表示:「貝寧的表現非同一般。她的演出超越了一貫的銀幕表演。」

對於曾四次獲得金像獎提名的貝寧而言,她與布羅科利的第一次談話促使了電影的成形。她補充:「布羅科利和我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計劃這電影,即使你不是每天都在思考它,它會在無意識中進入和滲透到腦海中,而這亦當然有發生在我身上。故事的獨特性和二人之間的關係,以及端納對這段關係的描寫一直纏繞在我腦中。」

貝寧對嘉綸涵的迷戀從1990年的電影《千網危情》就開始了,當時她正與導演史提芬費雅斯合作。她分享道:「當我在製作那部電影時,費雅斯向我提及了她:『你會想看看她的電影。 《千網危情》是一部黑色電影,這部電影和那個時代的女性,以及她們被描繪的方式有很有意思』,而嘉綸涵當然在那個時期佔有特殊和非凡的地位。」

據導演保羅麥格根說,貝寧對現實生活中的嘉綸涵認識很深。 拍攝前他到訪了貝寧的家,並談論這部電影。貝寧拿出所有關於嘉綸涵的照片和書籍,更表示她比他更了解嘉綸涵。 她已經到處訪問過認識嘉綸涵的人,並仔細問他們很多深入的問題來揣摩角色。

導演和所有電影主創都與端納親自相處過。 貝寧﹑麥格根﹑布羅科利和端納在電影拍攝之前都去了趟利物浦,更到訪端納的家,而嘉綸涵的確在晚年在這裡住了一陣子。導演保羅麥格根分享了一則趣事:「那個開門的女孩感到很驚訝,她看到貝寧時不禁問:『發生什麼事了?』我們問可不可以參觀房子,她很友善地邀請我們進去。這次到訪很大部分都是為了於貝寧想知道的事。 作為演員,深入挖掘和探究對她來說非常重要。」

最重要的是,貝寧想要準確地了解嘉綸涵的所有,並想盡可能保持真實感。但了解她的過程也不容易,因為難以找到合適訪談的對象。 許多公眾人物都會被關注和採訪,人們都會談論他們。但嘉綸涵並非如此,所以貝寧不得不從端納的描述中盡可能多地獲取資訊。一方面她既要問端納很多問題,但同時也要尊重他的隱私。端納對於這段關係非常謹慎,而這本書亦是如似。

貝寧補充:「從兩人初見到一切結束,彼得看待嘉綸涵的方式發生了很大改變,而我希望這部電影能反映這一點。由兩人關係開始到結束,嘉綸涵經歷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旅程。電影中的故事不是按順序講述的,但我必須把記住故事發展的時間軸。 當你考慮她的心態時,其實並沒有絕對的答案,因為不是嘉綸涵在講故事,而是端納,所以電影是從他的觀點出發。」端納回憶錄中很大程度上都是從他的角度講述的,因此找到合適的演員出演是非常重要的。 而監製布羅科利也認為這個部分很困難。

這對端納來說是一個成長的故事,因為嘉綸涵對他有如此重要和長遠的影響。而選擇了占米比爾擔任主角是因為他非常真實,這是選角中很關鍵元素。 導演認為所有演員都表現真實很重要,因為這樣才能傳遞情感給予觀眾。布羅科利看電影時多次落淚,亦有很多地方令她會心一笑,「電影既有很多浪漫和有魅力的地方,也有很多原始的情感和愛」。布羅科利更大讚比爾的表現很棒、很專業。

導演保羅麥格根十分認同:「每個人看完電影,都紛紛大讚比爾的演出。他的表演有種迷人的氣質,跟他合作甚至不用多解釋,在攝影機面前他就自然懂得該怎麼做。他很有意思。比爾對於現場的拍攝非常了解,大家亦不用多說什麼。 他的面孔極富表達力,除了將端納這個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又恰到好處,更帶動了整個家庭上下。大家都知道貝寧的演技毋庸置疑,也知道她總能完成特別的演出。並不是說比爾做不到這些,而是他對我來說是這部電影的秘密武器。能與貝寧合作是我莫大的榮幸,特別是嘉綸涵這個角色非常獨一無二,而她們剛好有著相似的神緒,我正正想和一位像貝寧這樣的專業的女演員探索這個角色。」

對於比爾來說,能夠出演端納這個如此立體的角色讓他感到非常滿足,更表示飾演端納的心路歷程就像坐過山車一樣,他經歷了所有事情,由墜入愛河到失去愛人,他必須承受這一切帶來的壓力。同時,他們的關係就像一場冒險,在當時的社會,與年長的女人談戀愛幾乎是禁忌。 端納是一個很複雜的角色,對愛侶非常忠誠和重感情。導演表示這個角色令他為之一振,因為很久沒有在電影中看到類似的角色。比爾補充:「當人們通過電影認識到嘉綸涵的職業生涯時,不只會看到她光鮮的一面,更加了解到她背後的感情世界,甚至與端納家人間的親密關係。我特別喜歡導演在某些場景之間轉換的方式,例如從端納走出的一刻,轉移到嘉綸涵在利物浦病得很重,就像是帶著觀眾直接走進和窺探端納的記憶中,從洛杉磯到紐約,甚至倫敦。導演真的希望營造一種記憶從現在移動到過去的流動感,亦有時候從不同的人的角度扭曲或轉變這些記憶。 這是一個敘事的好方法,亦很有原創性。 我真的很高興成為這部電影的一部分。」

資料提供:Golden Sce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