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困獸戰 - 狂怒難馴的龐然巨獸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4月07日
Poster

末日困獸戰 Rampage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Brad Peyton 畢特比頓
主演:Dwayne Johnson 狄維莊遜、Naomie Harris 娜奧美夏莉絲、Malin Akerman 瑪蓮艾卡曼、Jake Lacy 積拉斯
級數:待定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4月12日

龐然大怒

國際巨星狄維莊遜(Dwayne Johnson)再度夥拍《加州大地震》導演畢特比頓(Brad Peyton),主演動作歷險電影《末日困獸戰》。故事講述靈長類動物學家戴維斯奧歌(狄維莊遜 飾)一直與人類保持距離,但卻跟極之聰明的銀背大猩猩佐治有深厚感情。一次基因實驗出錯,令這隻溫馴的大猩猩變成狂怒難馴的龐然巨獸。更可怕的是,原來有其他動物也發生了同樣基因異變,而這些異變的超級捕食者到處大肆破壞。奧歌要與一個名譽掃地的基因工程師合作取得解藥,於變幻莫測的戰場上尋找阻止全球性災難,更重要是拯救他的好友佐治。

《末日困獸戰》其他主演演員包括:《月亮喜歡藍》金像提名女星娜奧美夏莉絲(Naomie Harris)、《解碼危機》瑪蓮艾卡曼(Malin Akerman)、《編寫美好時光》積拉斯(Jake Lacy)、《光豬舞壯士》祖曼堅尼路(Joe Manganiello)、電視劇《陰屍路》謝菲甸恩摩根(Jeffrey Dean Morgan),與及《華爾街狼人》P•J•拜恩(P.J. Byrne)、《索女.喪屍.機關槍》瑪妮雪頓(Marley Shelton)、《加州大地震》布里安希爾(Breanne Hill)、《飢餓遊戲2:星火燎原》積奎爾(Jack Quaid),及電視劇《夜魔俠》麥特謝拉特(Matt Gerald)。

電影由畢特比頓執導, 《直航殺機》賴恩安高(Ryan Engle)、電視劇《迷》卡頓告斯(Carlton Cuse)、《戰神:海格力斯》賴恩康杜(Ryan J. Condal)及《臨盆急先瘋》亞當斯堤奇奧(Adam Sztykiel)編劇,賴恩安高根據電玩遊戲Rampage原創故事改編。影片由包費林(Beau Flynn)、《傑克:巨魔獵人》尊域奇德(John Rickard)、畢特比頓及《狂野時速7》海雲加西亞(Hiram Garcia)監製,這也是狄維莊遜、畢特比頓及包費林繼《地心探險記2:世外秘島》及《加州大地震》後第三次合作;並由Marcus Viscidi、狄維莊遜、Dany Garcia、及Jeff Fierson、Toby Emmerich、Richard Brener、Michael Disco及 Wendy Jacobson擔任執行監製。

電影的幕後班底包括《加州大地震》美術總監Barry Chusid、《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攝影師Jaron Presant、《書中自有魔怪谷》剪接Jim May、與及《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戲服設計師Melissa Bruning。曾為《加州大地震》《地心探險記2:世外秘島》配樂的Andrew Lockington擔任配樂。 《末日困獸戰》中的猛獸由著名VFX顧問Colin Strause (《加州大地震》《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及5屆奧斯卡得主、視效製作公司Weta Digital(《魔戒》三部曲、《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合力打造。

Rampage

異變猛獸 巨不可擋

跟全球影迷一樣,《末日困獸戰》導演監製畢特比頓喜歡看狄維莊遜在可怕嚴峻的環境下,用盡自己的技巧和力量,幽默和魅力去解決窘局。導演已經試過將這個強悍的動作巨星置身於下沉中的火山島,又將他推到9級地震的震央。今次,三度合作的他們,不論規模、範圍、動作及視覺效果都大大升級,導演再度挑戰難度,要狄維莊遜對付比他巨型的對手。他的對手不只一個,只是三隻龐大的基因改造生物,牠們失去常性,對市民造成威脅。

狄維莊遜樂意接受這個挑戰,說:「畢特和我的合作就好像老夫老妻。作品會反映製作人的修為,所以我認為影迷可以期待一下戲中的大型動作場面,娛樂性和震撼十足的大肆破壞。我們一直希望可以再下一城,不斷提高作品的水準,超越前作。對我來說,每天由早上7時踏進片場那刻開始,我一直維持著150%的狀態直到當天拍攝結束為止。」

飾演狄維莊遜對手姬迪格禾博士(Dr. Kate Caldwell)的娜奧美夏莉絲補充:「戲中有好多令人驚訝的時刻,很多場景都令我震撼不已。我從未搭過可以用液壓來傾斜的直昇機,我就這樣吊著威也飛來飛去。畢特和狄維,以至整個製作團隊的出色之處是,他們令你有如身歷其境,置身於事件的中心。這也是觀眾將會體會到的感受。」

導演和狄維莊遜的共同興趣,一個關於三隻兇猛巨獸在城市大肆破壞的經典街機遊戲「Rampage(猩猩拆樓)」令他們萌生拍攝《末日困獸戰》的念頭。再加上,他們熱愛拍攝有真摰故事和角色描寫的大規模特技電影,令計劃得以落實。雖然遊戲是創作的源起,但卻沒有限制到電影的創意。導演說:「因遊戲而來的挑戰和機會非常吸引我,遊戲沒有太多細節讓我們能夠拍出屬於我們的電影,可以創作自己的猛獸,拍出想要帶出的主題。我們向遊戲致敬,將遊戲的巨獸化作彩蛋出現於戲中。」

促成電影中亂局的禍首是神秘的生物基因實驗出了錯,釋放出可以改變基因的物質,令動物不僅力量和獸性有所增長,更可怕是不穩定的DNA令牠們變得駭人和難以預料。第一個受害者是佐治,牠是隻有白化症的銀背大猩猩,居於加州的野生庇護所。佐治對於狄維莊遜的角色靈長類動物學家 戴維斯(Davis)來說很特別。戴維斯從偷獵者手上拯救出佐治,養育牠,教牠手語,與牠建立出深厚的友誼。所以,當佐治一夜間由一隻溫馴的人猿,變成狂怒、具破壞性的巨獸時,戴維斯決定要用盡一切方法保護佐治的安全,並設法查出基因突變的原因。為了查出真相,他逼不得已接受比他了解更多的姬迪格禾幫忙。

本片除了有狄維莊遜和娜奧美夏莉絲領銜主演外,謝菲甸恩摩根扮演守口如瓶的政府特務,在戴維斯和姬迪處理危機的過程中一直如影隨形;祖曼堅尼路扮演僱傭兵的首領,在叢林中遇上出乎意料的敵人;瑪蓮艾卡曼及積拉斯扮演操縱這黑心實驗的億萬富豪姊弟,他們仍然執意要利用這病原體。

監製包費林與狄維莊遜合作多次,他認為《末日困獸戰》比同類型電影更勝一籌,說:「一般來說,這類電影都由一位英雄盡一切可能阻止怪獸,為地球拼死而戰。很少有如今齣電影,英雄在拯救世界的同時,想要幫助和保護其中一位敵人。戴維斯明白佐治也非自願。戴維斯不單要保住牠的性命,還需要牠的幫忙去應付這場大型的猛獸戰,這個設定對我來說非常新鮮。」

人類對於佐治的恐慌,因為兩隻令人震驚的異變動物而進一步加劇。第一隻是狼,牠不僅有著驚人高度,還能夠飛行;另一隻是鱷魚,有足球場長度的體長,行走時有如巡洋艦。牠們只要接觸到病原體就會立即變大和變得更凶猛。他們不只持續成長,還會異變,三隻巨獸朝著芝加哥大肆破壞。

即使如此,製作團隊仍然堅持保持有趣輕鬆的調子,在電影嚴峻的險境和與怪獸的搏鬥加入大量笑位,有好多狄維莊遜獨有風格的搞笑gag位。創作故事的編劇賴恩安高:「故事的挑戰是如何講述一個既激動人心、以動作為主、又可怕有趣,關於基因突變動物的故事,與及如何創作不同的情境。與其強調大小和規模,我們希望可以加入速度和靈活的元素,與及巨獸如何做出我們從未見過的場面。」

這種武器化基因的製作者是這場亂局背後的黑手,加劇全球危機。在戲中扮演了C-17機師的編劇亞當斯堤奇奧說:「可能有更多異變巨獸橫行成為了即時的危機。究竟有多少煙霧彈,而它們被投到哪裡呢?」監製海雲加西亞說:「這些巨獸有趣的地方是他們都是混種,牠們的基因混雜了其他動物的特徵,令牠們成為更強悍更危險的戰士。例如具有刺毛鼠快速再生組織基因的大猩猩,可以長出蹼飛行的狼。當我們決定好這個設定後,就要想到要是這種技術落入壞人之手會怎樣。」

電影中得到授權的CRISPR基因改造計劃,其實真正存在。計劃始於1993年,目標是透過改變器官的基因排序治療癌症和其他疾病。狄維莊遜解釋:「科學很奧妙。但我們要在合付科學角度的同時,取得娛樂性的平衡,令觀眾感到我們用盡法寶拍出大規模又精彩的電影。戲中有1118隻巨牙的鱷魚,巨如整棟大樓的大猩猩。」

導演畢特比頓製作團隊請來了超卓的視效公司Weta Digital去創作戲中非人類的角色,製作震撼的畫面。導演畢特比頓說:「視效公司的貢獻非常重要。如果沒有這些人才,我們不可能完成這個野心十足的計劃。他們是真正的藝術家。我們不單要搞定設計,還要從巨獸身上感受到情緒和威脅。」狼和鱷魚都是突破性的視效,沒有因為場景而妥協。監製包費林說:「我們不希望將巨獸藏於黑夜或雨中。我們要在光天化日下讓巨獸現身,在戲中不斷異變,大肆破壞。」

但佐治卻有不同設定。這隻大猩猩結合了Weta Digital的數碼設計及動作捕捉,演員積遜拉奧斯(Jason Liles)為牠貢獻了性格和人性,令觀眾相信牠是有靈性的動物,加強牠和戴維斯友誼的可信性。即使牠不斷異變,佐治仍然是電影的重心。導演說:「我立刻就明白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因為我們在其他原素例如撞機、爆炸和對戰之中,不斷強調他們友誼的價值,令觀眾會關心角色的生死,和戴維斯及佐治能否團聚。我一直希望拍出最刺激的場面,但我認為只有視覺上的娛樂性,卻沒有情感和危機,電影不會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觀眾希望在電影中有所感受,有全面的體驗。電影的主題是信任和友誼,你會為救朋友去到幾盡。隨著故事發展,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為了打造惹人共鳴的電影,監製尊域奇德說:「戴維斯不明白為何佐治會變得越來越危險。所以,他要怎麼做?其他人又會怎樣做?我有養狗,如果狗狗生病或走失了,我一定會盡力找到牠,醫好牠,因為牠是我的家人。這就是戴維斯對佐治的感情,這段感情令故事更實在,一定會引起觀眾的共鳴。」

整齣電影不論角色的大小、動作和視效的規模、場景的震撼,《末日困獸戰》的每個範疇都反映著「巨不可擋」的主題。這是導演的意圖,他說:「為了令觀眾投入到每個險境,而不是隔岸觀火。我希望觀眾因為巨獸的大小和速度而不斷感到害怕。我希望盡量令觀眾有如身歷其境。」狄維莊遜補充:「拍攝《末日困獸戰》最令我興奮的是,我可以創作出經典。我們不單只有巨型猩猩、誇張的鱷魚、會飛的狼,還有一個健碩的光頭紋身大隻佬追擊牠們。遊戲建基於大肆破壞,我認為電影充分向遊戲致敬。故事足以令觀眾的腎上腺素上升。」

戲中關鍵人物

戴維斯奧歌出場時是個受人敬佩的靈長類動物學家,是聖地牙哥野生動物庇護所的負責人。雖然,他熱心工作,好相與,也樂意與學生分享自己的知識,但比起人類,他卻寧願與動物共處。他特別討厭自欺欺人的行為,而他覺得大部分人類都是這樣。狄維莊遜形容角色說:「是一個我喜歡扮演的角色。他曾經領導聯合國反偷獵小組,在這之前一段長時間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成員,參與過世界各地的戰役。所以,因為他的各種經歷,他已對人類失去了信心。」

戴維斯與佐治的友誼始於他拯救了當時還是嬰孩的猩猩,牠當時正想躲過殺了媽媽的獵人。佐治身體非常虛弱,不能獨自生活於大自然,於是戴維斯帶他到庇護所,直到如今牠已長大成一隻富有同情心、樂意與人溝通,又古惑的龐大猩猩。導演說:「他們很相似,都很幽默,又是個男子漢,去到哪裡也是最大隻的那一個。」

由狄維莊遜飾演這位英雄人物教幾位編劇,特別是曾經與他合作過《加州大地震》的編劇卡頓告斯及賴恩康杜非常興奮。賴恩康杜說:「我們對他的演出都有深刻印象,他有獨特的魅力,能夠應付一切可能性,讓我們有更多空間發揮。狄維為角色與佐治之間的感情帶來窩心的感情,令佐治更惹人憐愛,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佐治一直被視作人般看待。我們知道角色會由CG和動作捕捉合成,令我們在設計上可以去得更盡,給佐治更複雜的性格和動作。」導演說:「我喜歡跟狄維合作,他是我合作過最好的拍檔之一,非常積極又具啟發性。他一直挑戰難度更高的角色,突破自己,不斷向影迷呈現更多面貌。今次,他對我說想比之前的角色更可怕,更好大,但根據他的前作,要做得到也不是易事。」

知道他的好友出問題後,戴維斯對將要面對的一切一無所知,在沒有任何計劃下仍奮身營救。他只知道佐治需要他,他不可以坐視不理。監製海雲加西亞說:「這場歷險也是對他的救贖,令他重新信任別人,這場歷險由他遇到姬迪格禾博士開始。姬迪過去也留有遺憾。作為一個出色的科學家卻不能透過基因改造去拯救弟弟,並見證著自己的研究被用於創造怪獸上,所以她跟戴維斯對事件都有同樣的情意結。他們都嘗試撥亂反正,但卻用了不同的方法去達成。」

一開始,姬迪就是戴維斯眼中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典型。她向他隱瞞了自己在計劃的參與程度,與及她追查病原體的真正原因。娜奧美夏莉絲說:「他非常重視誠信和信任,所以當他發現她說謊後,他對她置之不理,立即撇清關係。她唯有告訴他發生在她身上的可怕經歷,她出現於他眼前的原因,打動了他的內心。於是,他答應幫忙。」身為一個理想主義的年輕科學家,姬迪為生物工程公司Energyne工作。她的老闆秘密將她的實驗成果轉移到他們將基因武器化的計劃當中,造成可怕的後果。姬迪認為有方法可以控制這些怪獸,如果她可以及時重返以前的實驗室,她就可以找到「開關」。於是,她需要戴維斯。

監製尊域奇德說:「選擇由娜奧美飾演角色,因為她解說科學知識時令人入信。我們需要一位演員可以在科技知識上壓得住場,同時又可以應付各種場面。她和狄維很合拍。」導演補充:「她的演出真的有如萬能膠一樣將一切連繫起來。她交出精彩的演繹,應付動作場面之餘,面對險境時還演繹出恐懼和決心。」

娜奧美夏莉絲因為導演對計劃的熱誠而說服到自己飾演從未扮過的角色。她說:「我不知道可以有甚麼期望,但當我們第一次傾電話後,我覺得自己可以征服世界。然後每天到片場我都有這樣的感覺。我非常喜歡劇本。有一部分是我很喜歡佐治,牠能夠令那個拒絕人類的男人,願意為牠打開心扉。我也喜歡Kate的堅強和智慧,還有精彩的動作場面。」

即使戴維斯和姬迪聯手,佐治已經被囚禁,特務羅素下指示令牠被注射了鎮定劑,再被運到空軍飛機上。特務羅素邀請了戴維斯和姬迪參加營救,扮作親民卻也掩飾不了自己的操控權。飾演羅素的謝菲甸恩摩根說:「他城府很深,人脈廣,他手握沒有人能阻止的大權。他是隱藏的終極壞蛋。」導演說:「我喜歡謝菲飾演他的方式,令人分不清他是敵是友,難以捉摸。他穿著得體正式,他一直看似輕鬆,實質卻監視著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謝菲甸恩摩根清楚了解角色的為人,說:「羅素肯定是個牛仔。他一現身就震壓全場。他有風度,但他也會諷刺別人,會運用語言偽術令人無法得知真相。」

羅素要應付戴維斯,就要配合他的態度,他們的性格南轅北轍,不斷發生糾紛,他們的互動不時改變。謝菲甸恩摩續說:「狄維非常健碩,我覺得我們的角色第一次見面時,我走上前傾身跟他說話,就好像戳了一隻大熊一樣。」狄維莊遜說:「謝菲為角色帶來氣勢和男人味,他用微笑和冷酷的單眼去表現,令角色更危機,更有娛樂性。」

雖然羅素臨危不亂,但當三隻巨獸被高頻率的信號召回總部時,沒有任何人和方法可以阻止到牠們,不論從陸地、海上,或是2萬8千呎的高空。牠們的目標是芝加哥市中心的一棟大廈的頂樓。那是韋登科技(Wyden Technologies)的Energyne實驗室,姬迪的前老闆卡莉韋登(Claire Wyden)及布列特韋登(Brett Wyden) (瑪蓮艾卡曼及積拉斯飾)的辦公室就在裡面。卡莉正召喚戰士回歸,相信她仍然有辦法控制到牠們。

在這個關於基因的故事,可笑的是這兩姊弟卻大不相同。卡莉是幕後的大腦,銳利專注,非常奸險自大,但布列特卻貪心又怯懦。他是那種只要不用離開安全區,他不介意統治世界。瑪蓮艾卡曼說:「卡莉聰明又控制欲強,是個精彩的角色。她只著眼於金錢,有點瘋狂,特別是巨獸開始肆虐時,她也毫不關心。狂暴計劃是她的心血,計劃成功是她的目標,所有阻礙她的人和事都要置諸死地。積和我都奇怪為何卡莉不殺死布列特,因為他對計劃和公司一無是處,但我想因為他是唯一的親人。」

積拉斯為他的角色辯護說:「布列特是富二代,令他可以為所欲為。他喜歡派對和買遊艇。狂暴計劃不在他控制之內,如果他對他們所做的事有任何疑慮,除了要坐監之外,他也不敢干預,因為他真心怕家姐。」

導演說:「我們的奸角既冷酷又惡毒,同時也很有趣。他們就像冰山皇后和裝模作樣的皇弟。我很喜歡他們。她認為這個基因研究會令她成名,是她的目標、自信和快樂來源。同時,芝加哥正被大肆破壞,布列特的反應是我們可否跳上直昇機,離開這裡。」

為了逃避法律責任,Wyden姊弟將私人太空站進行研究,在那裡他們有絕對的自由,即使實驗失敗,成果也影響不到他們。可是,太空站爆炸,令載著最新病原體的煙霧彈從天而降,這本來只是卡莉用來證明計劃成功的證據。

卡莉第一個聯絡上布傑(Burke),他是團隊的領袖。飾演角色的祖曼堅尼路說:「他被派去找回煙霧彈,對他和團隊來說都是大材小用。他不知道那是載著誘變劑的容器,威力無窮,已經引起了一隻動物的注意。」布傑團隊在叢林中遇到巨如雙層巴士,速度敏捷的巨狼。為了準備這一幕,祖曼堅尼路和其他演員花了數天學習如何從直昇機跳到草地再奔跑。

P•J•拜恩飾演尼遜(Nelson),戴維斯在庇護所的同事,在佐治異變的初期有份幫忙。他說:「佐治遇到世上最可怕的動物 – 巨熊,但牠能將巨熊殺掉,非常恐怖。大猩猩能跳過比牠高兩倍,有20呎高的牆,非常不可思議。」

導演說:「每位演員都為演出帶來自己的色彩和力量,不論兩位主角,以至整個劇組,每個人都很突出。」

打造異變巨型猩猩

狄維莊遜說:「我曾經與很多出色演員合演過,但從未與大猩猩交過手。」

為了令戲中的人與猩猩的感情真摰動人,觀眾要如同戴維斯一樣接納佐治是一隻溫馴、活潑又可愛,有時也會發怒和害怕的猩猩,這一點非常重要。導演選擇了透過動作捕捉演員的演出,令佐治在螢幕上更生動。導演說:「我拍過很多以動作掛帥的電影,但盡可能的話也想透過鏡頭拍攝。電影中,戴維斯和佐治的互動非常重要,所以不可能不對他們多加描寫。我希望觀眾會愛上佐治。我們與動作捕捉演員積遜拉奧斯合作,素描了他的面容放到佐治上,於是佐治有了積遜的眼睛,也有了積遜的表情。」

這個方法的好處是可以將積遜拉奧斯的風趣幽默投射到佐治身上。視效總監Colin Strause說:「佐治還年輕,很頑皮。他與Davis有自己的玩笑,積遜非常精彩地表演出來。佐治除了不合常理的異變之外,你不會將牠視作一個視覺效果。」

當其他演員與巨大版佐治在綠幕前交手時,導演會叫積遜拉奧斯走上高台,好讓演員們能跟牠保持合適的眼神接觸。積遜拉奧斯事前也接受了《猿人爭霸戰》系列教練Terry Notary的訓練,學習大猩猩的坐姿、站姿和動靜。他在拍攝時也帶上長臂義肢。有6呎9吋高的積遜拉奧斯在拍攝時為配合佐治的異變而調整演出。他要根據扮演500磅、1000磅和18000磅的大猩猩去改變自己的改為舉止。

另外,製作團隊也邀請了手語教練Paul Kelly設計佐治與人溝通的手勢。而實驗室的戲份,製作團隊邀請了基因改造專家,化學基因工程師James Dahlman作為顧問。

Rampage

巨獸大肆破壞芝加哥

戲中最大型的場景是發生於芝加哥的戰事。這場觀眾前所未見的戰役,有巨型異變鱷魚攀上摩天大樓,13噸重會飛的狼從尾巴發射尖刺。在牠們的高峰期,飛狼有50呎高85呎長,重達13.8噸,巨鱷的體積有60.7呎乘225,重達150噸,牠的顎骨能粉碎大廈和車輛。

這一場除了在片廠拍攝外,也加入了數碼特效。Weta Digital團隊負責巨獸的特效,Hydraulx VFX則負責其餘部分。他們的目標是希望不論巨獸和因大戰而剝落的一磚一瓦也同樣逼真。

至於巨獸攻擊戴維斯、姬迪、卡莉和布列特韋登身處的頂樓那一幕,導演說:「我們搭建了天台的70%,綠幕包圍了整個場景以方便後期加工。整個場景有3層半,設計成可以搖晃的結構。佐治在眾多軍機包圍下,跳上天台扯斷天線那一幕,我們真的向著演員們拋下真的碎片。」狄維莊遜說:「這是不可多得的經驗,因為破壞在片場到處可見,還有一隊出色的團隊確保每個細節的準確度和安全性。當你置身片場就能感受到當下的情境。」

製作團隊用上End Cam,將這個細小的虛擬鏡頭置於攝影機前,可以同時看到CG畫面,令拍攝到的畫面更準確,不會與特效影像重疊。

監製包費林總結說:「導演喜歡與演員緊密合作。他會聆聽別人的意見,也熟知技術上操作,非常出色。他了解鏡頭、燈光的運用,對視效和每個細節都很認真。他永遠做好準備,全力以赴。這是我跟他合作的第三齣電影,我認為他是電影界其中一位好導演。」

導演與及整個團隊的目標是要將《末日困獸戰》打造成具趣味、刺激、動作連場的大製作,並向街機遊戲致敬。這個決心由一開始就沒動搖過。他們也沒有忘記電影關於信任、忠誠和友誼的主題。

導演總結說:「我嘗試在腦海中完成整齣電影才開機拍攝,不只影像,還包括聲效配樂。我在聲效設計和配樂如何加強故事方面想了很多。我們透過《末日困獸戰》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和界定了自己的世界觀,配樂起了很大作用。在《末日困獸戰》這種大規模的觀映體驗,我相信觀眾一定會從狄維莊遜身上看到他們期待的動作場面。我在小鎮長大,除了看電影沒事可做。我透過電影感到力量和興奮,我希望發生的一切也可在大銀幕上發生。因此,我從小已經是個戲迷,亦因此我開始製作電影。」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