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永恆之門 - 困難時光令他激發更多創作 最後的日子成就出不朽傳奇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11月21日
Poster

梵高.永恆之門 At Eternity's Gate

資料
發行:得利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導演:Julian Schnabel 祖利安斯納貝爾
主演:​​Willem Dafoe 威廉迪福、Rupert Friend 羅拔費特 、Mads Mikkelsen 麥斯米基辛 、Mathieu Amalric馬蒂爾艾馬力
級數:待定
片長:11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月3日

電影介紹

祖利安斯納貝爾(金球導演、奧斯卡提名)執導的《梵高.永恆之門》聚焦在著名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梵高人生中創作顛峰期的心路歷程。儘管被懷疑、嘲笑和被疾病折磨,他仍創造出許多舉世所愛和震撼人心的藝術作品。這並非一部傳記電影,而是基於雲遜梵高(今屆威尼斯影展最佳男主角及金像提名,威廉迪福 飾)書信和他生命中的重大事件,所呈現出的事實和傳聞的演繹。

電影刻劃出梵高為繪畫當今世界各地認識的壯觀傑作而做出的犧牲和創造力。電影以通過運用拍攝黃色和藍色畫面的手法來描繪了梵高看世界的方式。

At Eternity's Gate

導演的話

「本片根據畫家梵高生前的書信、通俗流傳的生平–當中包含真實、道聽途說、完全虛構的事跡所組成之合集。在藝術創作的過程裡,賦予了某種載體一個可表達生存意義的機會–假如,這意念真正存在的話。即使,梵高的生命充滿暴力和不幸,無可否認,他的人生同時滿溢精彩體驗、與大自然至誠的溝通以及存在的希冀。梵高的獨特觀點,來自他對創作的信念和願景,令眼前實在的變得無以名狀。這不是一齣辯證梵高人生的記錄片,而是,展現出作為藝術家的人生,理應如此。」

~ 祖利安斯納貝爾

威廉迪福 — 一筆入魂,成為梵高

今回,導演斯納貝爾自覺對《梵高.永恆之門》這作品的連繫極強,「我也是畫家,這命題與我息息相關,必定影響我的處理手法,窮一生我也希望能拍一齣有關畫家的電影。」跟導演有如此個人的關係,製作下去這感受只會不斷放大,「團隊中每位參與的人,同樣付出強烈的熱情、能力和對人類或人性的認知。由演員到工作人員到音樂人,所有人都獻出了自身對梵高的情感,我很想能透過電影忠實活現這些情緒出來。」斯納貝爾說。

曾獲多次金像提名,男主角威廉迪福(Willem Dafoe)可說是周身刀張張利,亦被公認是一位多元和實力兼備的演員。近作有年輕導演辛貝卡(Sean Baker)的《歡迎光臨夢幻樂園》The Florida Project中酒店經理、之前的注目演出有山姆雷米(Sam Raimi)執導《蜘蛛俠》Spider-man系列中的綠魔和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執導的《基督的最後誘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中飾演耶穌,「他是我心目中演梵高的唯一人選,沒有其他,迪福的表現超越了所有預期。」斯納貝爾說。在準備過程中,斯納貝爾提議迪福閱讀由Steven Naifeh和Gregory White Smith撰寫的Van Gogh The Life,「讀過後,我做了很多筆記,」迪福說,「寫下我覺得有趣的、某些梵高的金句、某些我發現的細節… 然後我再傳給導演過目,這就是我的準備功夫。」

但迪福怎也想不到,斯納貝爾竟希望他「真正」落筆畫油畫,不是裝作要畫,而是肉體和心靈上同時投入創作地畫,由帆布展現到大銀幕之上。在性格和作畫能力以外,迪福要演活梵高還有一些挑戰要面對:其一,要展現出如梵高一樣熱愛法國南部的情誼;其二,就是實際上的年齡和肉體上的分別。梵高離世時才37歲,但迪福現年已63歲,不過,生前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煎熬令梵高看起來比真實年齡老和風霜;其三,就是其弟菲奧(Theo)對他人生的重要性,菲奧是梵高生前鮮有的知音者和傾訴對象,電影中由羅拔費特(Rupert Friend)演出,「某程度上,菲奧多年來一直關心其兄,從他身上找到其他人沒看出的特質,拯救了梵高。」迪福解釋,梵高在一生中受盡挫折,成就、健康… 他寫給弟弟的書信中往往有提到。但這些我都沒太在意,要演一個真實人物並不需要評核他的人生,他的人生會透過作品裡,展現出來。」

保羅高更 — 最好的冤家,最強的影響力

前有古人,無數有關梵高的電影、電視特備節目、記錄片,多年來推陳出新,但創作人以「畫家視角」為大前提的,相信在斯納貝爾之後絕無來者,「我要展現畫家的真正想法和審視大眾跟一眾名畫家的之間的連繫。」故事發展下去,不得不提另一位名家保羅高更(Paul Gauguin),他在阿爾勒(Arles)與梵高成為室友–眾所周知他倆狗咬狗骨的火爆關係,但鮮有著墨他倆在藝術這層面上如何影響對方,試想一下,他們爭論的是筆法和哲學問題會是怎樣的光景?

這對冤家就由威廉迪福和奧斯卡依撒(Oscar Issac)分別飾演梵高和高更,「迪福要深入梵高的情感核心,但我覺得,除了探索這演出對自身藝術生涯上的地位,亦傳承了梵高的藝術精神和意志。」導演更為迪福親自進行一對一的油畫課。至於飾演高更的依撒,笑言導演賦予他一次非凡體驗,「是一種打進潛意識的體驗,導演讓我確切體驗到高更對梵高離世前的影響,讓我感受到他倆是創作上和性格上的激烈火花。」依撒說,有說梵高作畫以模特兒和實體藍本作素材,而高更則偏重記憶和想像力。

在他倆「相處」的幾週內,作畫無數。導演認為高更的才情絕不遜於梵高,只是他們看世界的觀點背道而馳,「在其他有關高更的作品中,他通常展現出一副『包拗頸』的姿態,事實上,在梵高離開阿爾勒之後,高更寫過不少讚美梵高的話。當梵高進了精神病院時,高更去信要求跟他交換作品,那可能是梵高得到最好的認同。梵高在意高更的看法,高更其實也是關心梵高的人。」當奧斯卡依撒到達拍攝現場時,感覺有如初到貴境的高更,靜靜在梵高的人生中起革命一樣,「我未到達之前,導演和威廉在拍攝很隨心、很大自然的場面,但當我到埗後,就隨即要拍攝兩人對話的場面。這正如當時的現實中,高更的出現,為梵高泛起了漣漪。在阿爾勒的一段日子,兩位畫家到展現出驚人的創作力,只是讀到相關的資料已覺得很有趣。梵高因為創作而自我封閉起來,但至少在那段時間,身邊有一個人會了解他的創作和他心中所想的事。」依撒說,電影中,他最喜愛的場面就是兩人同時在作畫。

製作簡介 — 拍攝、美術、場景的即興互動

斯納貝爾、迪福和幾位畫家,拍攝時先後「繪製」過百幅梵高的畫作。要達這壯舉,製作團隊開辦一個以法國女畫家Edith Baudrand為首的「非常工作坊」– 舉例說,Baudrand先為迪福這位梵高落筆,然後,導演再於這畫作之上「再創作」,「導演作畫時毫不拘謹,完全代入梵高的創作世界裡。我的工作,是以梵高的風格來重製或創作,但導演卻走得更前,建立出一個藝術驗實空間,你看到他筆下的畫作充滿生命力。我覺得,糅合不同的創作空間,非常有趣。」

早在開鏡前,導演對本片的美術已有一套想法,臨場時他又憑直覺發揮,特別於追跡梵高一段生命之路途經的地方,例如阿爾勒(Arles)、位於聖雷米(St. Remy)的精神療養院、小鎮奧維(Auvers-Sur-Oise)和羅浮宮的大畫廊(Louvre Museum’s Grand Gallery)特別刺激他的創作神經。本片的美術團隊也陣容強勁,包括知名攝影指導Benoit Delhomme (作品包括《霍金:愛的方程式》The Theory of Everyting、《大犯罪家》Public Enemies和《青木瓜之味》The Scent of Green Papaya)、負責美術和設計的Stephane Cressend(曾擔任《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的美術總監)以及負責服裝設計的Karen Muller-Serreau(參與作品有《愛》Amour和《玩謝大導演》Venus in Fur)。

先由畫面說起,導演跟攝影指導Delhomme的初次見面,亦非常藝術性。他倆先在紐約蒙托克(Montuak)見面,Delhomme在導演面前最先做的竟然是用法文讀出本片的對白,「導演給予人強烈的信心和即興感,例如,他能說服畏高的我跑到懸崖邊拍攝、午夜夢迴之際會傳我短訊,叫我跑到他的工作室、拍攝還在穿睡衣的他在畫畫、天光拍到天黑,然後我立即剪接,翌日早上帶給他看。接著他就打電話給本片監製,告訴他我就是這電影的攝影指導!」聽聞,當聽到有此計劃之時,Delhomme就決定要成為製作單位的一員。「我早就認識迪福,在《大犯罪家》已認識他。」

他倆的話題,始於塔可夫斯基的《安德烈.盧布烈夫》(Andrei Rublev)以及羅拔布烈遜的《鄉村牧師日記》(Dairy of a Country Priest),就這樣,《梵高.永恆之門》畫面質感的取向就成型了。導演從來沒給Delhomme一個拍攝的進度表或清單,據說,Delhomme加入劇組後首個拍攝的鏡頭,只是在拍蘇格蘭的一些麥田,全因導演覺得片末會用得著麥田風景,「後來,導演叫服裝指導為我找來片中梵高的戲服和鞋,他叫我穿上戲服,拍自己在麥田裡走動,儼如我是梵高一樣。因此,我就當了三日的梵高。」但影響Delhomme最深的是他讀到梵高生前的信件,「字裡行間,梵高常有金句,例如,『畫家的責任是在人前展露出創作的光芒』、『作品要有大智若愚的感覺』等等。」

Delhomme笑言,導演希望凸顯某些主觀鏡頭的運用,於是就想出幾種不同的拍攝方法。其一,是Delhomme跟隨著迪福邊走邊拍,那就出現了迪福(以梵高的身份)在懸崖旁欣賞日落,出來的效果有點喜劇性,就像梵高在吞噬落日一樣。其二,就是古老一點的濾鏡運用 – 裂焦濾鏡(Split-focus Diopter)的運用,於60、70年代非常被廣泛使用,原理是加入只有「一半」像老花鏡的鏡片,製造出左/右兩個位置能同時對焦的效果,實際上前後景人物/物件的以雙焦點來帶出錯覺。近年還不時使用這方法的有鬼才塔倫天奴,「現在已很難找到當年拍攝常用的裂焦濾鏡,我的取自一副屬於我的古董太陽眼鏡來製造出這雙焦效果。導演希望以這種舊方法來表達現實與創作兩個世界,還有中間那一條很模糊的分界線。」

色調,也是本片非常重要的一環–經常迷霧的巴黎、陽光狠勁的法國南部、日間偏向黃褐色又粗糙的大自然觀景,跟片中出現梵高筆下色彩斑爛的畫作不斷交錯,相映成趣。Delhomme揚言,要儘量拍外景,「因為在電影中,梵高跟大自然互動的場面不可或缺,無論畫作賣得好價與否,他的內心一直也富足的,他追求的是擁抱大自然。」梵高待過幾個月的Saint –Paul de Mausole,當年由修道院改建為精神療養所,至今仍是精神科醫院,「能親身坐於梵高當年遠眺花園的房間之中,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編劇之一Louise Kugelberg說。還有一主要場面在羅浮宮大畫廊中發生,「就是當年梵高跟他的前輩畫家的作品『對話』,正如他會以作品和當下藝術創作者溝通一樣。」導演說。有這樣互動,然而,導演跟Kugelberg同樣一邊創作一邊互動,「我們有時會邊拍邊剪接,隨時隨地創作,就如畫畫一樣,作者建構出一個世界,欲罷不能。」

負責美術的Stephane Cressend表示,要「還原」梵高生活的外貌,說易也不容易,「實在太多材料和物件,例如:信件、手稿、畫作、書本,但導演的取向令我信心大增,他跟我說:若你說,梵高左手有一塊指甲崩了,肯定有很多人指證說應該是右手,重點是要拍出一種神髓多於矯枉過正。那句話,立即成為團隊的座右銘。又例如梵高在阿爾勒的住所,基於我們並不是要拍記錄片,要展現出的是那屋子對梵高作為一個庇護所的意義,多於要準確展出內裡的陳設。」編劇Louise Kugelberg也會即興地改變屋內的陳設或換一下牆上的掛畫,最重要是保留梵高(據高更說…)親自塗鴉的名言:「我是聖靈,我也是聖靈之聲!」(I am the holy spirit and I am sound of spirit.)

導演祖利安斯納貝爾Julian Schnabel 簡介

紐約出生,年幼時隨家人搬到德州,在休士頓大學拿到了美術學士學位,畢業後在藝術圈打滾。1975年,休士頓當代美術館展出首個個人展。首部電影《無聲的吶喊》Basquiat,是畫家巴斯基亞的傳記電影。第二部作品《在夜幕降臨前》Before Night Falls、第三部電影《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讓獲得了第60屆康城影展的最佳導演獎,金球獎、獨立精神獎最佳導演獎,以及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提名。

At Eternity's Gate

主要演員簡介

威廉迪福Willem Dafoe (飾 梵高) 三度提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年初還榮獲柏林影展頒發象徵終身成就獎的榮譽金熊獎,演出超過100部電影,亦是實驗劇場伍斯特劇團的創辦人之一,從1977年起便活躍參與劇團創作。包括《蜘蛛俠》Spider-man、《3X之特種叛變》xXx: State of the Union、《布達佩斯大酒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殺神John Wick》John Wick、《歡迎光臨夢幻樂園》The Florida Project和《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等。曾合作過的導演數有韋斯安德遜、馬田史高西斯、張藝謀、奧利華史東、大衛連治和韋納荷索等。2018年更憑本片獲得威尼斯影展最佳男主角,演技獲得國際肯定。

麥斯米基辛Mads Mikkelsen (飾 神父) 丹麥演員。2006年《新鐵金剛之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 的演出,讓全球觀眾開始認識這位歐洲實力演員。2013年他主演了電影《誣網》並憑藉該片獲得第65屆康城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該片還在2014年獲得了奧斯卡及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提名。同年演出的NBC電視劇《漢尼拔》Hannibal,憑藉該劇獲得第40屆土星獎「最佳男主角」。近年主要演出有《奇異博士》Dr. Strange和《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uge One: A Star Wars Story等。

奧斯卡依撒Oscar Isaac (飾 高更 ) 以高安兄弟作品《知音夢裡行》Inside Llewyn Davis奠定為新生代實力派演員地位。電視演出方面,憑著HBO短劇Show Me a Hero奪得金球獎電視短劇組別的最佳男主角。近年主要作品有:史提芬蘇德堡執導的《哲古華拉》Che、《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X-Men: Apocalypse、《智能叛侶》Ex -Machina、跟影后妮坦莉寶雯(Natalie Portman)合演的《滅境》Annihilation以及《星球大戰》Star Wars最新三部曲。

羅拔費特Rupert Friend (飾 菲奧) 英國男演員、導演、編劇和監製,曾演出《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穿條紋衣的男孩》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宮廷眷戀 - 維多利亞與阿爾拔親王》The Young Victoria等電影,近年主要作品有改編電玩遊戲的電影《刺客任務:殺手47》Hitman: Agent 47及在美劇《反恐危機》Homeland中飾演Peter Quinn,更因而在2013年獲得艾美獎提名。

馬蒂爾艾馬力Mathieu Amalric(飾 嘉舍醫生) 法國男演員,出生巴黎,父親於《法國世界報》(Le Monde)工作,母親為《法國自由報》的編輯也是《法國世界報》的文學評論家。曾兩度獲得法國凱薩獎最佳男主角獎;2010年憑自導自演作品《舞孃人生》Tournée獲得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最為人知演出為《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和《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Quantum of Solace。

艾曼妞薛納Emmanuelle Seigne(飾 芝奈斯太太) 法國女演員、模特兒和歌手,並為國際著名導演波蘭斯基之妻子。主要電影作品有《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偷月迷情》Bitter Moon和《亡命夜巴黎》Frantic。憑著《五克拉的愛情》Place Vendôme和《粉紅色的一生》La Vie en Rose獲得過兩次凱撒電影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資料提供:得利影視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