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行走的人 - 探尋人性的簡單與複雜 見證藝術家唇槍舌劍中的友情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6月08日
Poster

水底行走的人 i've got the blues

資料
發行:Golden Scene Co. Ltd.
導演:陳安琪
主演:​​黃仁逵
級數:IIA
片長:91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7月5日

電影介紹

繼得獎紀錄片《三生三世聶華苓》後,香港導演陳安琪再為藝術家造像,近距離展現畫家黃仁逵的創作人生和人格魅力。畫家黃仁逵是一個複雜的人,在導演和畫家黃仁逵的互動中,火花與爭執並行、自我與謙卑角力、愛與背叛同在。本片跟隨他的步伐,圍繞着愛恨、猜忌、貧窮與天賦,逐漸靠近他的本性。

i've got the blues

故事大鋼

黃仁逵的創作身份多面,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電影美術指導和佈景設計,更是藍調音樂家和攝影師,創作遊走天地,風格獨特難以歸類。透過他與陳安琪導演、朋友及家人的互動,體驗與這樣一位活在自己的世界的藝術家相處,是怎樣一回事。靈感的激發與觀點的衝撞並行,強大的自我與審慎的謙卑角力,貓捉老鼠處處峰迴路轉,洞察人性之複雜。

關於黃仁逵的多面謎題

是什麼造就了今日的黃仁逵?

人需要高貴的靈魂才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嗎?藝術家經常被標籤為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有些甚至極度自私。有人這樣談論音樂家金格‧貝克 ——「你可以以自我為中心、令人不堪忍受,但你仍然可以做一個傑出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畫家、作家以及音樂家等 ——通常因為他們超凡脫俗的天賦而被寬容。這是偏見嗎?

藝術家們是在自己直覺的驅使下遵循着某種計劃嗎?抑或他們的靈感總是從天而降? 這是一個女兒尋找失散多年的父親的故事嗎?這是一個關於父親容許兒子去追尋那將會導致他貧窮的畢生理想的故事嗎?

這部影片將嘗試解答上述謎題。

導演的話

我盼望能講觸動人的故事。

黃仁逵一直持有一個簡單的念頭——「我天生是畫畫的人,便畫畫」。童年時,當父親問 「你知不知道畫畫很窮?」,黃仁逵回答「窮又如何呢」。黃仁逵畫畫不為外界所影響, 他也堅持不與講錢的畫廊合作,不參加比面派對,不喜歡別人叫他「畫家」,他說「我不是畫家,我是一個畫畫的人」。

如果我過往的紀錄片是關於愛,從黃仁逵的身上,我看到他對他自己所專注堅持的事,都充滿着愛。

香港仿佛被認定為是一個以金錢建構的都市,我有一個想法,我希望能把這裏精彩卻又不為人知的文化景觀呈現給觀眾,除了黃仁逵與他的朋友,初一十五詩會、實現會社的藍調音樂、七一吧的藝術家們,還有更多更多。這不是單單是關於黃仁逵的紀錄片,也是關於香港的人文風景,以及這裏的人。

德國導演雲溫達斯 (Wim Wenders) 的《樂滿夏灣拿》(Buena Vista Social Club) 把古巴的文化一面帶給世界,讓我們一起把香港的這一面帶給全世界。

導演簡介

陳安琪,中學就讀於台灣及香港,畢業於美國愛荷華大學,獲傳理系學士(榮譽)及碩士學位,後赴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進修,並取得電影系藝術碩士學位。現任精萃工作坊創作總監,兼任浸會大學電影學院講師,曾任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顧問,香港導演會執委,香港國際電影節紀錄片評審。從事多年製作電視廣告及企業形象推廣短片,並擔任電影導演及監製工作。曾居於美國及台灣,現以香港為家。

黃仁逵簡介

黃仁逵1973至79年曾修讀於巴黎國立藝術高級學院。自1979年回港後,一直從事藝術創作包括繪畫、繪製插圖、攝影和電影編劇,並為香港電影界作美術指導和佈景設計。美術指導作品包括:《癲佬正傳》、《秋天的童話》、《女人四十》、《半生緣》及《圍城》等等。其中《癲佬正傳》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獎,其他多部作品亦獲提名。為電影《籠民》編劇,贏獲金像獎最佳編劇獎。業餘創作散文,作品現多發表於《明報周刊》、《香港文學》、《文學世紀》、《作家》。1998年出版散文集《放風》,獲第五屆中文文學雙年獎(散文)。黃氏的畫風獨特,難以歸類。他堅持以繪畫的基本技巧作為最終的演繹手法,這是對畫家的最大挑戰。

資料提供:Golden Sce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