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行俠 - 跨越七海、壯麗浩瀚海底王國的動作歷險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12月07日
Poster

水行俠 Aquaman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溫子仁
主演:Jason Momoa 積遜莫瑪、Amber Heard 安芭赫德、Willem Dafoe 威廉迪福、Nicole Kidman 妮歌潔曼、Patrick Wilson 柏德烈韋遜、Dolph Lundgren 杜夫朗格林
級數:IIA
片長:143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12月20日

電影介紹

華納兄弟影片公司與溫子仁(James Wan)導演聯手打造跨越七海、壯麗浩瀚海底王國的動作歷險《水行俠》(Aquaman),積遜莫瑪(Jason Momoa)再度扮演主角水行俠。有著一半人類及一半亞特蘭提斯血統的亞瑟古雷(Arthur Curry),身世首次於大銀幕曝光,他於片中展開了自我探索之旅,不僅被迫面對自己的真實身份,更要探究自己是否勝任擔當與生俱來的王者之位。

電影的演員陣容包括:《正義聯盟》安芭赫德(Amber Heard)飾演梅拉、是位強悍的戰士,也是一直陪伴著水行俠的夥伴;奧斯卡提名男星《蜘蛛俠2》威廉迪福(Willem Dafoe)飾演亞特蘭提斯王國的顧問科高(Vulko);《詭屋驚凶實錄》系列柏德烈韋遜(Patrick Wilson)飾演現任亞特蘭提斯國王「海洋領主」安吾(Orm);《轟天猛將》系列杜夫朗格林(Dolph Lundgren)飾演湼羅斯(Nereus)、亞特蘭提斯部族澤貝爾(Xebel)的國王;《大娛樂家》Yahya Abdul-Mateen II飾演執意復仇的黑飛魴(Black Manta);《此時•此刻》奧斯卡影后妮歌潔曼(Nicole Kidman)飾演亞瑟古雷的生母亞特蘭娜(Atlanna);與及《Power Rangers:戰龍覺醒》林路迪(Ludi Lin)飾演亞特蘭提斯部隊「戰士團」的首領莫克隊長(Murk);《星球大戰前傳II:複製人侵略》泰慕華莫里遜(Temuera Morrison)飾演亞瑟古雷的生父湯古雷(Tom Curry)。

《水行俠》由《狂野時速7》溫子仁導演,《詭屋驚凶實錄2》David Leslie Johnson-McGoldrick及《反黑暴隊》韋比奧(Will Beall)編劇,Geoff Johns、溫子仁及Will Beall根據保羅諾里斯(Paul Norris)及莫爾韋辛格(Mort Weisinger)創作的DC漫畫角色原創故事,《詭屋驚凶實錄》系列彼德沙弗朗(Peter Safran)及羅拔高雲(Rob Cowan)監製,Deborah Snyder、薩克薛達、Jon Berg、Geoff Johns及Walter Hamada擔任執行監製。

電影的幕後團隊包括了溫子仁導演多位長期拍檔:奧斯卡提名《詭屋驚凶實錄2》攝影師Don Burgess、與他5度合作的剪接師Kirk Morri,及《狂野時速7》美術總監Bill Brzeski。幕後製作班底還包括《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戲服設計師Kym Barrett及《神奇女俠》作曲家Rupert Gregson-Williams。

Aquaman

王者歸位 英雄崛起

亞瑟古雷於《水行俠》中嘗試團結兩個世界,他先要經得起對他能力和勇氣的考驗,才能奪取亞特蘭國王失落了的三叉戟。只有亞特蘭提斯的真正王者才能駕馭這枝三叉戟,但要找到它,亞瑟古雷必須與澤貝爾公主梅拉結伴展開海陸兩地歷險。

他首要克服的難題是,對於作為化解亞特蘭提斯人和人類衝突的關鍵,缺乏興致。直到目前為止,他都很滿意過著孤僻的生活,只選擇他想參與的海洋戰爭,絕不加入地球上任何內戰。電影的導演兼編劇溫子仁很興奮能夠參與這個身世複雜的英雄人物的首齣獨立電影。他說:「水行俠非常厲害,能應付神級大戰。但我最喜歡是他的動力,來自非常人性化的原因。對我來說,最重要是故事的描寫,觀眾會因此而關心角色,希望與他們一起迎戰。」與導演合作多年的監製彼德沙弗朗說:「溫子仁知道自己想要說一個怎麼樣的故事,知道要如何營造故事的調子和風格,在製作過程中絕不動搖。」

積遜莫瑪為了令角色更逼真,掩飾了亞瑟古雷的脆弱,強調了他硬朗和輕蔑的一面,為DC這個不一樣的英雄帶來他獨有的幽默。他說:「劇本描述了角色的傳奇身世,由他小時候得到神力,到他長大後成為王者的經歷。但劇情也有關於他輕鬆的一面,即使他為了自己的命運,而深陷於導演打造的超有型深海鉅戰也不失幽默。」

飾演梅拉的安芭赫德說:「超級英雄和奸角象徵著我們最好和最差的一面。這樣的雙面性能引起所有人的共鳴,特別是小朋友,他們比成人接收信息的能力更佳。」目前,大銀幕上的超級英雄都是男性主導,她很高興在《水行俠》的劇本中看到兩性的平等。她續說:「他們由一開始已經是拍檔,雖然兩人的性格都不好惹,他們建立出互信,成為了歡喜冤家,所以不容置疑,他們要合作才能讓亞瑟完全發揮出天賦的神力。」

水行俠於1941年首次於漫畫登場,而電影由溫子仁和執行監製Geoff Johns原創的故事,則啟發自Johns在新52重啟計劃執筆的《水行俠》漫畫。監製彼德沙弗朗說:「Geoff對於水行俠和所有DC超級英雄都有豐富的認識。他積極與導演合作,合力創造出屬於我們的亞瑟古雷。」

Geoff Johns說:「亞瑟在陸地成長,直到很多年後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去到亞特蘭提斯,認識到這個令人驚嘆的深海世界,海洋的奧秘,和各種各樣生活於地球卻又如外星生物般陌生的海洋生物。溫子仁看到水行俠不僅是一個尋找自己血統,接受自己身份的故事,還跟其他DC人物一樣有一個獨特的生存空間。每個DC的超級英雄都有屬於自己廣闊的畫布,溫子仁對於如何將水行俠夢幻的世界搬上大銀幕有卓越的見解。」

編劇David Leslie Johnson-McGoldrick及韋比奧聯合編寫了這個傳奇故事。Johnson-McGoldrick說:「導演的首要要求是劇本一定要是個有趣,遠征不同領域的歷險。此外,家庭是電影其中一個重要的主題。水行俠從母親承傳了神力,從父親身上遺傳了人性,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人突破阻礙,愛上對方。他是這段愛情的結晶,在他們被迫分離後獨自成長。他究竟屬於哪一個世界?」

因為亞瑟父母的關係是個禁忌,對他來說這是個侮辱,亦因此他整個人生都與人帶著疏離感。可是,他可能還未發現到,雖然母親亞特蘭娜女王在一場可怕的襲擊後,發現自己的存在會對自己的新生兒帶來致命威脅後,無奈離開,但她確實留給他很多天賦。因為亞瑟擁有亞特蘭提斯基因,他在小時候已經擁有超能力:他可以於水中呼吸,以極速游泳,可以承受深海的水壓,令他無懈可擊,他還可以與魚類說話,與各種海洋生物心靈感應。除了在海洋的實力外,在陸地他也無堅不摧,他有超強力量,感觀靈敏和強韌的皮膚。隨著深海和陸地的衝突到達臨界點,亞瑟一定要運用所有神力去保衛陸地和海洋世界,否則可能會引致兩者都被摧毀。

《水行俠》的海底世界在戲中有著重要地位,導演和團隊都認為要打造一個有別於常見的海洋世界的亞特蘭提斯王國。導演說:「這是我們版本的外太空,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只受想像所局限。我們對海底世界沒有概念,如毛髮在水中會如何郁動。對亞特蘭提斯人來說,水就像我們的空氣,這是他們成長的環境,於是,我們以他們的角度出發。」

監製羅拔高雲說:「自我認識溫子仁開始,他就想拍攝有如《狂野時速7》的大型動作電影。《水行俠》需要構造一個全新的世界,對他來說極之吸引。亦因為是他,電影不只有動作,還有齊驚慄、愛情、亞特蘭提斯的歷史和傳說。電影忠於原著之餘,他也有創作空間。」編劇韋比奧以羅馬永遠不會倒下去比喻電影的深海世界,說:「亞特蘭提斯具備先進的科技和源自古代的傳統,他們還保留著鬥士廣場。我想像中的亞特蘭提斯是未曾被征服的孤立世界,非常先進,卻仍受傳統的價值觀所限制。」

導演笑說:「電影在不同層面來說,是關於願望得以實現,對我來說,能夠執導,可以親手創作和建立一個世界,也實現了我的夢想。我們創造了不同場景、角色、戲服、生物等,這簡直是我的美夢成真。可幸的是,我有富有無窮創意的團隊,與及一班出色的演員,與我一起製作電影。」

超級英雄列陣

半人半亞特蘭提斯人的水行俠是強大的戰士,是亞特蘭提斯王國的正統繼承人,但認為自己不屬於陸地和海底世界。他以亞瑟古雷的身份生活,一個由住在陸地的父親湯古雷撫養的人類,雖然他是亞特蘭娜女王的長子。他的存在成為了海洋和陸地世界的橋樑,但全由他取決要否團結他們。

在《水行俠》中,兩個世界要團結起來的日子到臨。

導演與積遜莫瑪聯手打造既忠於原著,也吸引現今觀眾的經典DC超級英雄。他們兩人由一開始已經明白亞瑟所陷於的矛盾。成長於兩個不同文化的溫子仁說:「我認為積遜真切明白角色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感受,他是成長於美國中部的夏威夷人。他一直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兩個地方,作為一個於馬來西亞出生、澳洲成長的亞洲人,我也明白這種感覺。我接受澳洲文化和教育,同時承傳了中國、馬來西亞傳統。」如果亞瑟古雷是注定要統治亞特蘭提斯王國,那麼積遜莫瑪同樣命中注定要飾演這個角色。除了他出身和成長背景的差異外,積遜莫瑪的島民生活也幫助了他投入角色。他說:「跟亞瑟一樣,我是愛荷華州和夏威夷混血兒,所以我絕對能夠理解他對身份認同的困惑。而且,菲律賓、夏威夷、大溪地、斐濟等島國都有自己的水神,這也是故事立刻引起我共鳴的地方。我在愛荷華州修讀海洋生物學,校舍設於德梅因,那裡有鯊魚等各種海洋生物。作為一個島民,我很喜歡海洋。大海既使我害怕,又很吸引我,它使我平靜,而且大海不斷變化,我可以就這樣凝望著它,迷失於其中。」

在電影拍攝期間,積遜莫瑪經常在澳洲黃金海岸租住的房子對出的南太平洋滑浪。他說:「在玻里尼西亞,鯊魚是我們的守護者。他們叫鯊魚做「mana」,即是超自然力量。我曾經發夢在滑浪的時候,遇上鯊魚,我對牠說,我也是你的一份子。我希望自己有與魚和鯊魚說話的能力。我現在是水行俠,當然做得到。」

安芭赫德說:「製作團隊讓積遜做自己,成為我們版本的水行俠,積遜真的重新塑造了角色。我認為這是個耳目一新、有型又貼合潮流,超越了漫畫版的水行俠,但卻沒有偏離原著。」

積遜莫瑪形容角色的兩面性,說:「他雖然有點虛張聲勢,其實他也同情心和恐懼。他是個好人,但令他成為英雄的原因是,他是唯一一個能夠團結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因為他擁有亞特蘭提斯血統,是命中注定的王者。他人性化的一面是,在冷酷的外表下,他清楚自己還未準備好面對這個挑戰。」

不幸的是,亞瑟的異父兄弟歐姆正正看準這個時機,決定發動足以摧毀地球的戰爭。積遜莫瑪解釋:「歐姆決定統一所有海洋王國,然後向陸地施襲,為了向人類污染海洋進行報復。亞瑟不在意自己能否繼承王位,他只是不願意歐姆傷害陸地世界。亞瑟終於接受自己是那個能夠阻止他的人,而能夠阻止他的唯一方法是開展這個史詩式的歷險。這場歷險很有型,似足我最愛的電影《通天小子俏嬌娃》(Romancing the Stone)。」

帶領這場歷險的是梅拉,她是涅羅斯國王的女兒,澤貝爾王國的公主。她因為政治而與歐姆訂婚,並且擁有能夠操縱水的超能力 – 禦水術。安芭赫德談及自己飾演的英雌時,說:「我最喜歡這齣電影的地方是,不論導演、編劇和監製等也沒有打算拍攝一個英雄救美的故事。我非常感激他們決定以這個角度去拍攝這位英雌的故事。梅拉自食其力,是個獨立個體,積極爭取自己的目標。我認為觀眾希望女演員飾演要角,而她在戲中與水行俠不相伯仲,他們互相打救。」梅拉證明了自己是個強勢的英雄,並成為亞瑟拯救世界的拍檔。安芭赫德續說:「她在半夜從深海中冒出,在別無他法下,硬拉著不情願的亞瑟離開舒適區去到深海,加入她的任務,阻止歐姆統一海洋世界。」

導演說:「在漫畫世界,梅拉其實比亞瑟更厲害。她擁有亞瑟也沒有的超能力,我認為這個設定很有型。我知道這是吸引安芭參演的原因。安芭也演繹出我認為角色需要的脆弱。電影中,梅拉也在嘗試找尋自己在世界中的定位。我們兩位主角都要踏上這個瘋狂的旅程,去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定位。」積遜莫瑪說:「安芭很出色,我們很投契,簡直一拍即合。電影中我與她走遍各地,非常過癮。我們兩個角色都非常厲害,梅拉能夠駕馭水的能力,其實足以殺死亞瑟,她有非常強大的超能力。」

亞瑟作為水行俠的超能力來自母親亞特蘭娜女王,她也是梅拉的偶像。導演以於新英格蘭燈塔工作的湯古雷拯救了人形海洋生物,為歷險拉開序幕。她在一場猛烈的龍捲風中,被沖上湯工作的燈塔鄰近的岸邊。他在照顧她康復的期間,他發現她原來是因為被迫許配給討人厭的亞特蘭提斯國王,而逃走的亞特蘭娜女王。他們墮入愛河,她更為他生下以傳奇的卡美洛國王的名字命名的兒子亞瑟。

妮歌潔曼扮演這位敢於爭取自由的亞特蘭提斯皇室成員,開啟了這個原創故事。她說:「她是女王,也是個為了保住兒子性命而犧牲與兒子的相處的母親。這是一大主題,這個犧牲對一個人和這個家庭的影響。我因為她的堅忍而喜歡角色。導演經常說亞特蘭娜女王是電影的關鍵,我很喜歡這個構思。」

監製彼德沙弗朗說:「電影的選角由亞特蘭娜女王一角開始,我們都認為要找一個有代表性,有份量,帶出角色氣勢的女演員扮演。我們得知妮歌想跟溫子仁合作,於是我們主動聯絡她,結果原來她也有興趣參與超級英雄電影,因為她從未拍過。」妮歌潔曼覺得超級英雄電影很吸引,說:「我剛完成兩齣非常戲劇性的電影,因此走進這個電影世界非常有趣。導演給我看了部份分鏡圖,跟我說那些分鏡圖證明了他經常想起我,因為他畫的都是我。這叫我如何拒絕,而且我也喜歡他,喜歡他的創作力和熱誠,還有他的作品。他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將自己的熱情和知識傾注在作品中。加上他告訴我電影會於澳洲拍攝,簡直求之不得。」

監製羅拔高雲認同說:「我們想像不到由妮歌之外的演員飾演角色。我們有時候在選角時,會想好如果心水演員沒有檔期的後備人選。但我們沒有為亞特蘭娜女王想過後備人選,我們也很興幸我們不需要找替補人選。」

亞特蘭娜女王在亞瑟幼兒時被迫回歸亞特蘭提斯。她一回去就按原定計劃與Orvax結婚,並誕下次子……

最強反派 挑起海洋陸地紛爭

梅拉在陸地找到亞瑟,告訴他由亞特蘭娜女王和Orvax國王所生的純亞特蘭提斯血統同母異父弟弟歐姆奪去王位,並打算聯合七海王國一起攻佔地面世界,以報復人類對地球造成的污染。歐姆真正的目的是稱霸所有海洋王國,成為海洋領主。他討厭自己的混血兄長,決心要將他趕離王位。導演揀選了合作無間的柏德烈韋遜飾演這位瘋狂的帝王。

導演讚揚道:「柏德烈韋遜是我合作過最出色的演員之一。他能夠完全融入角色當中。在編劇的過程中,我不斷想起柏德烈,認為他是扮演歐姆的最佳人選,於是我開始為他寫這個角色,希望最後我能成功說服他就是角色的不二人選。我知道柏德烈一定會參演並演活角色。」柏德烈韋遜回敬說:「這是我跟導演合作的第五部電影,能夠跟他保持合作簡直是個恩賜。他一開始考慮製作這部電影時,就跟我說要我做海洋領主。我當然樂意飾演這個了不起的角色,但實不相瞞,第二天我就買了大堆漫畫去惡補自己這方面的知識。但溫子仁有自己一套,他在專注打造出自己的風格的同時,尊重我們之間的友誼和合作關係。」

柏德烈韋遜也認為故事很吸引,說:「讀劇本時,我喜歡的地方是故事勾起了我們對深海的幻想,探討了大海反擊我們時會怎樣。歐姆在《水行俠》的歷史中很容易被標籤為超級反派,他隨著時間變遷也有所變化。而導演和電影都希望具體化他發起的戰爭。他一開始就開宗名義的說,長久以來,地面世界污染海洋,摧毀了他的世界。他的狂妄是有原因的。他是為了環境而戰,他深信唯一能打敗地面世界的方法就是統一所有海洋王國。如果成真的話,他就會變成海洋領主。」

編劇Johnson-McGoldrick解釋角色說:「我一直都喜歡那些自認為是英雄的反派,歐姆不認為這樣做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地位,他覺得自己是為了公義而戰。歐姆的動機是正當的,但他手段卻非常極端。他受夠了人類對待海洋的態度,因此為何他不可以剷除他們?」監製彼德沙弗朗補充:「歐姆不是典型的壞蛋,因為他攻擊地面世界的理由都是合理的,他深信這是唯一的方法去拯救和保護他的子民。因為亞瑟是亞特蘭娜女王的長子,歐姆知道如果亞瑟出現在亞特蘭提斯,他有資格登上王位。歐姆擔心自己會被奪去王位,令他對地面的戰爭前功盡廢。」柏德烈韋遜說:「故事有趣的是,雖然歐姆為此而擔憂,亞瑟卻對這王位沒有興趣。歐姆不能保證亞瑟不會改變主意,所以他用盡一切方法去阻止亞瑟。」

積遜莫瑪大讚對手柏德烈韋遜說:「我很喜歡他。我跟他有很多精彩的對手戲,動作場面的拍攝也很輕鬆順利。柏德烈演出非常投入,充滿力量,是個出色的演員。」

作為人類,亞瑟以拯救身陷險境的人為使命。在電影動作連場的序幕,他插手了海盜騎劫俄羅斯潛艇事件。他饒了年輕人大衛凱恩(David Kane)一命,可是卻拒絕拯救凱恩的父親。這是凱恩人生的轉捩點,他決心要為父親復仇,化身成可怕的黑蝠魟,成為亞瑟的頭號宿敵。黑蝠魟以刀和安裝在腰間的魚叉槍作為武器,並配有來源自亞特蘭提斯離子體的厲害視覺感應器。他的全副武裝和復仇的決心,使他成為水行俠的致命敵人。

飾演黑蝠魟的耶也亞度馬甸II說:「我一直希望拍攝動作電影,成為大製作裡的關鍵人物,這齣電影達成了我的心願。我喜歡這齣電影因為它有齊觀眾喜歡的元素:神話傳說,一個優美的愛情故事,科幻電影,動作場面;又或者,如果你是個「科技宅」,想看角色會如何在深海對戰,這齣電影也能滿足你。各種元素的中心是,一個有能力登上王位的人,卻不願意登基為王,是個震撼人心的故事。我於2017年9月開始扮演黑蝠魟,正好是漫畫角色登場的50週年。這是個好時機,將這個有半世紀歷史的角色首次放上銀幕。」

監製彼德沙弗朗說:「黑蝠魟是深受漫畫迷喜愛的角色,我們要揀選一個能夠符合粉絲對角色期望的演員去扮演,耶也就是那個人選。我認為超級反派要同樣出色才能構成一套好的超級英雄電影。我們希望能夠打造出這樣的效果。」耶也亞度馬甸II形容角色說:「他是個以狂怒無情聞名的僱傭兵,痛恨著水行俠。故事有不同版本,我們所講述的是他渴望為父親的死復仇。他被奪去至親,因而孤身一人,他非常憤怒,這是他人性化的一面。對他來說,他的人生從失去父親那一刻開始,他之後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達到一個目標,使他變得極之危險又難以捉摸。我認為他是個會令觀眾如在針氈的角色。」

漫畫迷一定對另一個反派角色,亞特蘭提斯的突擊隊,歐姆的侍衛莫克隊長不陌生。莫克對歐姆忠心不二,認同他亞特蘭提斯是海洋世界統治國的理念。飾演角色的中國藉演員林路迪說:「導演與我討論電影的概念時,我正身在北京。我認為電影很合情合理,因為水佔地球很大部分,海洋可以是兇猛無情的。深海世界奉行另一套定律,有不同的法則,住著不同生物。大海讓人有無限想像,令它與其他超級英雄電影有所不同。」

漫畫中的莫克隊長的造型已夠嚇人,但製作團隊和林路迪將角色的造型塑造得更極端。林路迪笑說:「他的外型非常獨特,與我平時的造型相向甚遠。漫畫中,莫克是個4、50歲的白人,一頭金髮,導演認為他應該有更多傷疤,突出更多血管,要漂白頭髮,詭異的瞳孔顏色。」

父親角色

燈塔看守員湯古雷是亞特蘭娜女王的最愛,亞瑟的人類父親。亞特蘭娜女王離開他們兩父子返回亞特蘭提斯之後,湯培育兒子對人類的同情心之餘,也教他熱愛海洋和當中的一切。製作團隊立刻想到紐西蘭演員泰慕華莫里遜是與妮歌潔曼最合襯的演員。

泰慕華莫里遜說:「這段父子情感覺很好,因為我和積遜很投契。我也很享受與妮歌合作,她很溫柔,個性很棒。導演希望我們對手戲的感情表現得強烈一點,特別是她離開我們兩父子那一段,我很高興與妮歌產生很好的化學作用。」妮歌潔曼回敬說:「泰慕華是個很好的對手。他是紐西蘭人,而我是澳洲人,我們有自己的共鳴,拍攝過程很有趣。」

與亞瑟謙遜的父親相反的是梅拉的父親,亞特蘭提斯部族澤貝爾的國王涅羅斯。杜夫朗格林飾演這個皇室人物,他認同歐姆提出地面世界的人類會引致他們滅亡的信念。但他卻不認為歐姆是統一海洋各國,一起對付人類的領主,因為他知道關於真正王位承繼人的傳言。

杜夫朗格林說:「電影呈現了一場政治角力,其中一方是強大的歐姆。涅羅斯縱使討厭陸地的人類,也情願維持和平,因為他認為歐姆想他加入聯盟只是為了方便自己攻下王國,成為海洋領主。涅羅斯嘗試提出另一個方案,建議不宜立即開戰。他同時也要考慮女兒梅拉,她小時候已許配給歐姆,如同政治婚姻,只為維持兩個王國的太平。而現在,歐姆卻嘗試改變這個協議的條件。」

亞瑟認識深海世界的方法與公主梅拉的差不多。亞瑟小時候,因為學校旅行,去到新英格蘭市慈恩港(Amnesty Bay)的水族館,在那裡他展現了能夠與海洋生物溝通的超能力。隨著劇情發展,亞瑟回想起小時候為了能與母親團聚,而接受了武爾科訓練。武爾科是亞瑟與亞特蘭提斯的連繫,啟發了亞瑟遺傳自亞特蘭提斯血統的超能力,訓練他於深海呼吸,游泳和搏擊。武爾科由亞瑟的外祖父那一代開始侍奉皇室,現在是歐姆的顧問,幫助亞特蘭提斯與各個海洋王國的外交。他看穿歐姆的計劃,知道唯一能推翻這個狂妄自大的君主,唯一的方法是得到失落了的亞特蘭國王三叉戟。他秘密引導梅拉找上亞瑟,要他們在歐姆實行詭計前,一起去尋找亞特蘭國王的三叉戟。

導演找來資深演員威廉迪福飾演武爾科這個重要角色。他說:「能夠有威廉這樣有份量的演員參與自己的電影,真是好極了。他將角色演得很有深度,令人入信。他也是個有型的男演員,願意完全投入角色,參與激烈的動作場面。他參與電影的原因是他想扮演亞瑟的「歐比王」,我也將這個構思加入到角色中。」

威廉迪福說:「武爾科是新舊亞特蘭提斯傳統的老師和橋樑。他一直留守在國王身邊,現在為歐姆效命,但他卻與國王產生分歧。他在對立的雙方中間行事。他教會了亞瑟如何打鬥,使用三叉戟,維持自律。亞瑟太過『地面化』,所以武爾科有時對他很嚴厲,同時也很和藹。」他很欣賞電影帶出善待地球的信息,續說:「電影沒有過於強調,但也提出了海洋世界因為地面引起的污染而承受到的惡果。」

先進技術 復刻英雄戰衣

戲服設計師Kym Barrett根據導演的構思,與及DC漫畫的作家筆下的繪圖,為《水行俠》打造令觀眾耳目一新的戲服。為電影設計了2500件戲服的她說:「導演希望保留漫畫的感覺。為了尋找電影的風格,我和美術總監Bill Brzeski制定了亞特蘭提斯的法則。演員們吊上威也拍攝於海中飄浮、游泳和打鬥的場面。當然,視效能夠輔助我們,但我們在設計過程中,還是要顧及海底世界的環境和自然定律,因此我們花了很多功夫去研究和解決這個設定帶來的問題。」

戲服設計師和團隊在設計時更考慮了亞特蘭提斯的歷史,亞特蘭提斯人在數千年前原來是地面生活的人,後來移居到深海世界。他們隨著環境進化,Kym Barrett說:「我們想,他們會的腳板會生出網狀的腳蹼嗎?我們認為應該會。在我想像中,他們衣服的質料、形狀和顏色,特別是盔甲都啟發自他們身邊的珊瑚、魚類和海草。但用上真的珊瑚去做盔甲是不可行的,因為要吊著威也的演員戴著會太重,於是,我們創造出看似金屬的布料。」

Kym Barrett的工作由設計主角的服飾開始。她說:「亞瑟由地面世界過渡到亞特蘭提斯世界,觀眾可以看到他在戲服上的轉變。他是個不情願的英雄,在陸地和海洋中左右為難,他要克服一切困境和自我懷疑去成為海洋世界那個當之無愧的國王。我認為我們設計的戲服幫助表現他由一個陰沉憂鬱的人,轉變成完全接受自己是團結亞特蘭提斯人和人類的橋樑。在電影的結尾,他穿上來自亞特蘭提斯王國的盔甲。他要呈現出王者的氣勢,設計要表現出他的英雄氣概。我們的工作是要確保設計融合積遜和水行俠漫畫英雄的風格,亞瑟不只換上新戲服,更是換上一個新的身份和性格。盔甲的設計盡量跟從原著,只是將設計現代化。」

積遜莫瑪對這件英雄戰衣大表雀躍,說:「我首次穿上時,很想讓孩子看到,於是我拍了照傳給他們。我得到他們高興讚嘆的反應,逗得他們非常開心。作為父親可以穿上這樣的戲服很有型,連我自己也有點迷上自己。真的好正!」

這件華麗的戰衣製作過程很複雜,戲服設計師與視效團隊合力將水行俠的經典造型搬上銀幕。這件不朽的戰衣由Fractured FX負責製造黃金的上衣部分和上半身的盔甲,Ironhead Studio負責手套、長靴和腰帶,其餘則由戲服組設計。Fractured FX團隊為積遜莫瑪做了全新的身體素描,因為他增強了膊頭和三角肌,修減了腰圍。黃金上衣由電腦和3D打印去得出完美的對稱效果。戰衣由五個部分組成,卻塑造出整件無縫的效果。成品非常精緻,積遜莫瑪穿上後活動自如,能靈活應付動作場面,令他很滿意。除了戰衣外,積遜莫瑪在拍攝期間每天都要畫上紋身,紋身的圖案取材自莫瑪原有的紋身。

戲服設計師Kym Barrett為亞特蘭提斯人定立了一個主圖案不論梅拉、歐姆,還是其他海洋王國,所有設計都用上由戲服設計組親手設計和繪畫的六邊形圖案。

梅拉的戲服的用色配合了安芭赫德的自然膚色和瞳孔顏色,令她看來更有魅力。這套修身的綠色戰衣沒有盔甲,卻不影響她給人厲害的感覺,戰士形象入型入格。安芭赫德對這套戰衣又愛又恨,說:「戰衣比外觀複雜得多。戲服組的巧手令戰衣原創得來又華麗。我在戰衣下要穿著束衣,身體都被擠作一團,每天拍攝完成後回家都會渾身酸痛,瘀傷處處。我對件這戰衣有奇怪的感情!」

歐姆有兩個不同造型:與異父兄長對決時穿的金色戰士裝,與及他成為海洋領主後戴上的銀盔甲和頭盔。導演要求戲服組忠於漫畫的造型,戲服組希望歐姆的戲服能夠反射周邊的光線和海洋生物,於是他們加上了仿如魚鱗的閃料。柏德烈韋遜笑說:「有時候我情願穿VFX的灰色袍拍攝,因為這套戲服實在不是開玩笑的!但我的戲服已經比積遜的要輕很多了。我穿上戲服後仍能活動自如,可以靈活拍攝動作場面。」真正影響到他演出的是歐姆的頭盔。他續說:「當我戴上海洋領主那個誇張的頭盔時,比穿上歐姆的盔甲更有感覺。」

面罩對於黑蝠魟也非常重要。戲服組最期待的是為黑蝠魟設計及製作出與別不同的戲服。大衛凱恩由一個冷酷無情的高科技海盜變成黑蝠魟,創造了自己的戰衣。導演積極參與黑蝠魟戰衣的設計,聯合戲服組和Ironhead Studio一起打造出既符合自己要求,又適合演員拍攝時穿著的設計。戰衣要方便耶也亞度馬甸II活動和拍攝動作場面,也防水方便拍攝地面和海洋世界的場面。Ironhead Studio負責雕刻戰衣的所有硬件,例如跟足漫畫的頭盔,而模型則由Fractured FX負責。模型之後倒模再組裝和上色。耶也戴的頭盔對於替身武師來說太重,於是視效團隊製作了發泡膠版,令後期製作知道頭盔大小之餘,亦令拍攝更安全。耶也亞度馬甸II說:「我最興奮的是黑蝠魟的頭盔能夠射出鐳射光。激光從頭盔射出,但需要充電。這不是無窮的能量,令他的行動受到一定限制。」

武爾科的戲服除了參考了漫畫外,也加入了威廉迪福的個人品味。威廉迪福說:「我喜歡我的戲服,也喜歡我的假髮。造型有點武士感,我從小就看武士電影,我真的很喜歡加入了這樣感覺。這是我曾經和導演討論過的,所以我知道是他和戲服設計師特定為我而設的。」

至於妮歌潔曼的亞特蘭娜女王,戲服設計師Kym Barrett說:「她的造型與梅拉和其他亞特蘭提斯人差不多,但我為她添上了《維納斯的誕生》般的感覺。她穿上珍珠色的閃亮緊身衣,讓光線在她身上閃閃生輝。她的造型非常特別。」

製作團隊考慮到在深海中的生物性發光,在亞特蘭提斯士兵的制服的頭盔裡加入了LED燈,令藍光照射在演員的臉上。頭盔後面是200種光線調節程式的控制器。

《水行俠》的武器由先進的科幻鐳射槍到亞特蘭提斯人徒手搏鬥時用上的經典三叉戟,種類應有盡有。

資深道具設計師Richie Dehne表示,幸好電影在乾爽的環境下拍攝水中場面,因為士兵的武器大部分用上先進的電子零件令道具發光,要是在水中拍攝就會帶來一定難度。武器都連接在照明板,這也是首次嘗試,因為通常道具都會自行發光。但道具透過無線電接駁到同一個照明板的好處是可以統一控制。

除此之外,他又設計了亞特蘭娜女王的三叉戟,後來變成亞瑟所有。他參考了前作的設計,因為前作是五叉戟,而且設計精緻,令Richie Dehne重新設計的難度大大增加。而歐姆、涅羅斯及King Ricou的三叉戟設計大致跟從漫畫的設計。至於亞特蘭國王的三叉戟,Richie Dehne說:「它是電影的神劍、聖杯。在電影中,這是亞瑟和梅拉訪尋的對象。導演希望三叉戟刻有文字。於是,我們要設計亞特蘭提斯文字。我們到了英國博物館去搜集古文字,並以此作靈感。我們也要確保三叉戟在銀幕上能呈現黃金色,我們從20種金色中挑選了最亮眼的一樣,這看似簡單,卻足足花了數月才達到最理想效果。」

嚴謹操練 打造最強身段

安芭赫德和一眾演員為了塑造超級英雄身段,展開了密集的鍛鍊。她說:「經過了為時4個半月,一星期六天的訓練,你會覺得自己已變成超人。」積遜莫瑪以最佳狀態到達片場,拍攝期間也保持著運動量,每天也會花時間攀爬他在片場安裝的攀岩牆。

為了能夠與莫瑪匹敵,柏德烈韋遜接受了嚴格的訓練。他說:「漫畫裡的歐姆很健碩,我一直都有健身,但我想更大隻。電影是亞瑟的故事,但我想給他一個強大的對手。我改變了體型,體重增加了15磅,改變了肌肉發佈,令我看起來不似穿上假肌肉的瘦人。」監製彼德沙弗朗憶述:「當柏德烈知道要做積遜莫瑪的對手時,他立刻就是要開始健身。他對訓練非常認真,他出發到澳洲拍攝前,每天都會健身。他埋位時已經變了另一個人,他站在積遜身邊,我也不能確定誰會打贏。」

耶也亞度馬甸II也很期待與莫瑪拍攝對手戲。他說:「我跟隨的積遜帶領去拍攝動作場面,因為我的經驗不多。他是拍攝徒手搏鬥的專家。於是,我要做的只是以最佳狀態到達片場,全力以赴應付動作場面。」

威廉迪福的角色文戲較多,但他也很享受拍攝電影各種動作場面。他說:「那不是平常的動作,我要在高空飛翔,潛水和翻滾。要如何優雅地完成動作非常困難,但也很有趣。我有很多場騎在一個藍色的立方體上拍攝,在後期加工後,變成雙髻鯊。」

海洋世界在戲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演員要自然地游泳,在水中如魚得水是必須的,但也為拍攝帶來一大難題。製作團隊進行了大量研究後,創造了新的儀器演員的動作更加流暢自然之外,也更有效率地營造出統一的動作形態。他們設計了可以營造出不同動作的支架以應付拍攝不同場景的需要。

重力也影響著海洋世界,製作團隊逐一與演員討論他們各自行走、站立、飄浮和游泳的姿態,他們透過威也吊於支架上想如何郁動,以作出配合。導演說:「戲中有大量動作場面。我們回想起在其他電影看過的各種打鬥場面,再幻想這些場面在深海中發生。再加上,角色擁有超能力,能在水中活動自然活動。這些都是我和動作設計團隊要考慮的元素。」

實景與CG特效結合 塑造壯麗海洋世界

《水行俠》大部分於澳洲的黃金海岸拍攝,並用上Village Roadshow Studios全部總共9個片廠,片廠內有50多個場景,包括亞特蘭提斯的謁見室和體育館,歐姆的戰船,與及宏偉的亡帝神殿。

即使有遼闊的空間拍攝,拍攝這套關於深海的電影最大的難題還是水。導演溫子仁說:「條件容許的話,我是個非常求真的人。我喜歡拍攝現場效果,我希望可以親眼見到和觸摸到效果。我盡量於實景拍攝,所以我們大多在乾的片廠拍攝深海場景。我們要做很多後期製作,但我們可以長時間於實際的場景拍攝,再將場景沉入水中。對我來說,場面是要在現實中拍攝,只有非常複雜的效果才需要數碼技術。這齣電影一個難度頗高的攝製,需要用上實景和數碼效果。」

美術總監Bill Brzeski說:「製作超級英雄電影難度永遠都很高。再加上,今次電影要營造出深海世界,還要顧及海洋世界的自然定律。我們都知道我們不能在水底拍攝,但有3分2劇情都發生在那裡,所以非常棘手。整個亞特蘭提斯沉沒到海底,並植根在那裡,慢慢演變成7個不同王國:亞特蘭提斯、Brine、Fisherman、澤貝爾、Trench、Deserter及Lost。他們大部分都不知道地面世界的模樣,因為他們從未離開過深海。這好像佔據著地球、兩個從不聯繫的世界,至少在這齣電影之前沒有。」他以地中海的新古典主義風格為亞特蘭提斯設計場景。但在這希臘化時代的佈置中,是數碼後期製作令場景顯得更與別不同。

導演說:「地面世界以磚塊、木材和金屬作為建築材料,還有我們穿著的布料,這些物料在海底世界都不一定存在。我們盡量以海洋的自然環境為依歸。亞特蘭提斯人的建築物可能很簡陋,例如以珊瑚建造。我們要想像他們如何在陽光照射不到的深海照明。太陽的週期影響著人類的生物節奏,沒有有陽光,亞特蘭提斯人用甚麼去取代太陽?」美術總監Bill Brzeski說:「這些考慮是製作上的一大挑戰,我們想出了自己一套的生物性發光和發光珊瑚。生活於深海的生物會以生物性發光去照明,戲中的亞特蘭提斯人不是住在深海的原始民族,他們已經非常先進。」

攝影師Don Burgess有於水面和海中拍攝的經驗,在今次拍攝也用上了好幾種不同照明技巧。他說:「其中一個是常用的方法,在吊燈下放上水箱,水箱下是場景。燈光以電腦操控,在水盆內有繩晃動去製造漣漪,得出在水中燈光閃爍的效果。這次拍攝的難處是,我們在乾地拍攝水底環境。於是,我運用了以前曾經稍作嘗試的方法,但從未如此大規模運用。我們挑戰了從未做過的事。我們又用了大量電腦控制的光線,並以鏡頭移動去營造身在水底的效果。光線以一定的方法折射到水中,我們研究過後,在部分場景中嘗試模仿。我們也透過快門的速度,鏡頭的角度,和曝光時長去營造效果,令觀眾感覺有如置身在深海一樣。」

亞特蘭提斯大部分在後期由CG合成,美術總監製作了兩個深海世界的場景,其中一個是亞特蘭提斯的體育館。

片廠有一個大型的沉沒帆船場景。帆船佈滿藤壺和海藻。武爾科在那裡策劃了梅拉和亞瑟的歷險,也是亞特蘭提斯突擊隊攻擊亞瑟的大型動作場面發生的地方。電影中,帆船有一個密封艙,製作團隊用上了一個瀑布裝置,讓亞瑟和梅拉穿過水牆進入船艙。這個瀑布在之後一幕被放大三倍,亞瑟穿著水行俠的黃金混綠色戰衣從瀑布後走出來。

美術總監Bill Brzeski最喜歡的場景是亡帝神殿。這個金字塔式的建築內,亞特蘭國王的屍體坐於皇座上,他冰冷的手緊握著珍貴的三叉戟。他說:「這個神殿是個有如洞穴的圓頂大堂,藏身於地殼下的巨型洞穴內。這個場景設於長達30尺的藍幕,好讓後期CG製作加上令人目瞪口呆的莊嚴背景。這是電影中一個夢幻的地方,仿如地心探險記,但更加大型。」

古雷的家在虛構的慈恩港,製作團隊於紐芬蘭拍攝了發生於這個虛構小鎮。美術總監在新南威爾士州的Hastings Point的村莊搭建了能俯瞰太平洋的燈塔。製作團隊嘗試在澳洲尋找近似緬因州的景色,最終於Hastings Point找到美麗的海岸,海水下透出石頭,還可以看到遠處的鯨魚。

製作團隊又去到布里斯本外海的北斯特拉布魯克島拍攝。在島的北岸有個與世隔絕,叫岬角觀景點(Point Lookout)的地方,那裡被用作「亡帝島」的外觀。

此外,製作團隊也於意大利和摩洛哥拍攝外景。

Aquaman

溫子仁打造前所未見深海鉅戰

VFX總監Kelvin McIlwain在整個製作過程都很興趣。他說:「我跟導演合作過,雙方已建立出互信。我們第一次討論這套電影時,他已經準備好了概念圖和參考圖。我看了驚嘆不已。電影有7個海洋王國,有些王國涉及數千個全CG生物,例如Brine 國王和Trench。電影最可行的拍攝方法只有演員在正常環境下拍攝海底場面,這令後期製作極具挑戰性,因為海底世界不像外太空零重力,我們還要顧及重力和自然物理的影響。其中一個最明顯的地方是頭髮,因為頭髮和衣服在水中有不同的狀態。因為我們在乾的地方拍攝,於是所有人的頭髮都是CG效果。我們創作的海底世界,我認為是前所未見的。其他作品可能只在乾的環境拍攝幾組海底世界,但我們卻是建立出整個海洋世界。電影有亞特蘭提斯、Fisherman王國、Brine王國等等。而每一個王國都有不同面貌,這是個艱巨的挑戰。所有場面都在藍幕環境下拍攝。要是整齣電影在水中拍攝,我估計會更加困難,我認為沒有可能完成拍攝,幾乎不可能。」

電影所用到的技術太先進,甚至是技術上的突破,Kelvin McIlwain認為在10年前根本不可能拍出這種規模的電影。電影用上最先進的動作捕捉攝影機(MoCap cameras)和Virtual Production技術,令拍攝演員動作的同時,可以透過攝影機看到他在戲中身處的虛擬環境。監製彼得沙弗朗說:「Virtual Production是個非常出色的工具令我們可以掌握環境的規模,確保演員身處合理的位置。同時,也容許演員對他們身處的環境和面對的對手有大致的概念。」這些新技術令導演可以隨時改動演員的演出,和鏡頭的擺位,也讓他知道後期製作後營造出的效果。

積遜莫瑪形容導演於《水行俠》打造的全新世界,說:「溫子仁創造的這個世界不僅壯麗,也很可怕和意想不到。我參與過的電影大多都不適宜小孩觀看,所有我很期待與自己的孩子一起欣賞這齣電影。這是一場壯觀的歷險!能夠成為電影的一份子真是太棒了。我所有的夢想都得以成真!」

導演溫子仁在銀幕上實現自己嶄新的眼界,過程也相當艱辛。他總結說:「我覺得這套電影非常合情合理,入面有很多元素反映了我們現今世界的模樣。我認為每個超級英雄故事都應該具娛樂性,帶領觀眾踏上一個精彩歷險。同時,觀眾可以從角色身上有所得著,激勵到他們不需要穿上英雄戰衣也能做大事。」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