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第一人 - 一步登天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9月27日
Poster

登月第一人 First Man

資料
發行:環球影片
導演:Damien Chazelle 戴米恩查素
主演:​​Ryan Gosling 賴恩高斯寧、Claire Foy 嘉莉兒佛伊、Kyle Chandler 卡贊特拿
級數:IIA
片長:142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10月11日

電影介紹

金球金像最佳導演戴米恩查素與金球影帝賴恩高斯寧繼橫掃全球各大獎項的《星聲夢裡人》後再度聯手,與金球影后《王冠》嘉莉兒佛伊、《情繫海邊之城》《卡露的情人》艾美視帝卡贊特拿Kyle Chandler、《追擊拉登行動》積臣卡格 Jason Clarke一同傾情演繹。電影根據James R. Hansen著的第一人稱口述傳記改編,聚焦在人類史上第一個登上月球的太空人岩士唐 (賴恩高斯寧 飾) 1961至1969年的生平故事。本片為第75屆威尼斯影展開幕電影。

幕後製作班底經驗豐富,劇本由憑《焦點追擊》奪得金像獎最佳劇本的佐殊辛加Josh Singer親自操刀。《吸血新世紀》系列《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的三位拍檔馬堤寶雲 Marty Bowen、域高輝Wyck Godfrey、伊薩卡勞斯拿 Isaac Klausner聯同導演戴米恩查素共同監製,亦邀請到著名金像大導 史提芬史匹堡 Steven Spielberg擔任執行監製,傾力打造年度最觸目作品。

First Man

故事大鋼

電影根據首位登陸月球的太空人尼爾岩士唐的正式傳記改編,以岩士唐為中心,敍述美國太空總署於1961至69年間的籌備及完成登月任務的故事。

1960年代,尼爾岩士唐(賴恩高斯寧 飾)參與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太陽神計劃,進行史上首個載人登陸月球的任務。在這太空科技剛起步的時代,國家不惜工本,甚至犧牲性命,誓要達成史無前例的成就;而這個人類史上最危險的任務,為岩士唐帶來怎樣的衝擊及代價?

改編官方傳記 揭示岩士唐鮮為人知一面

《登月第一人》根據著名歷史學家兼作家占士R.漢森(James R. Hansen)的傳記《First Man: The Life of Neil A. Armstrong》改編,以第一身角度刻畫這位登月英雄鮮為人知的故事和人生中其他重要時刻。漢森在俄亥俄州修讀並獲得科學及科技史的博士學位,花了廿多年時間寫作及教授太空及歷史知識,之後他決定寫一本傳記:在2000年他聯繫上尼爾岩士唐(Neil Armstrong),希望可以為他寫傳記;兩個月後,一向很少接受訪問、也對於傳記不感興趣的岩士唐,禮貌地拒絕了。

漢森說:「我花了兩年時間才得到他的答允,是他的家人鼓勵他這樣做,關鍵時刻是他邀請我到他住了廿年、位於辛辛那提郊區的家,而我們整個下午就在他的書房裡談了數小時,那時我覺得有希望了,但即使是這次會面後,他還考慮了一段時間才真正首肯。尼爾在駕駛艙裡很當機立斷,但對於人生中其他決定,他卻是非常的小心和謹慎。」

在親身與岩士唐會面前,漢森已經訪問過數以百計的不同人物,他的豐富經驗,有助獲得岩士唐的信任。漢森說:「能令他對你建立信任是很重要的,我們成長的地方相隔50英里,他在俄亥俄州長大,我是在印第安納州長大,但在俄亥俄州讀書,而我們的家庭都是在農場生活,所以在很多方面,我們都同聲同氣。我們對尼爾的認識,都是很平面的一個標誌性人物......但其實他是個有血有肉、立體的人。」

《登月第一人》決不可以像過往我們看過的電影或訪問那樣,簡單地說一個英雄人物的故事,而是要探索是甚麼在背後推動岩士唐、他的家人和NASA的同僚,去完成不可思義的任務。監製亞當梅林斯(Adam Merims)說:「這故事是關於這一班人的,對於他們來說,這任務有多困難、多冒險、多危險。尼爾曾參與越戰,之後成為空軍的試飛員,繼而加入NASA。那時試飛員的殉職率很高,很多他早期認識的人都殉職了,但尼爾忠於他所選擇的路,最後達成了別人認為不可能的創舉。」

岩士唐跟漢森建立了很密切的關係,而漢森也擔任了電影的監製,這當然促成了電影的製作。監製域高輝(Wyck Godfrey)說:「岩士唐跟漢森的關係很好,他很滿意漢森在自傳中所捕捉和表達的東西,他覺得只要我們跟從漢森的藍圖去拍這電影,他就可以放心。」

雖然岩士唐出名是個很低調的人,但他也答應了把他的人生改編成電影。高輝有幸在岩士唐於2012年8月25日離世之前認識了他,他說:「沒有他的應許,這電影是拍不成的,能夠親身與他見面,令我感到很滿足。」

監製馬堤寶雲(Marty Bowen)回想與岩士唐見面那天:「我在洛杉磯市中心的Jonathan Club與他和他的第二任妻子見面,他將在翌日獲頒一個獎項。當與他握手的一刻,你會感到無比敬畏,他握得強而有力。當你開始跟他談話,你會發現他仍然記得登月的種種細節。他又很懂得搞氣氛,在談一些很複雜的東西時,他會展現出冷嘲的幽默感,保持我們的專注力。他真是個很棒的人。」

在公眾眼中,岩士唐是個孤僻的人,但在他的親友眼中,他絕對不只如此。岩士唐的幼子馬克岩士唐(Mark Armstrong)希望這電影可以讓大家看到父親的真實一面:「我希望人們會看到他是個面對非常困難處境的人,大家對他有很高期望,而他也盡能力做正確的事。他的座右銘是:迎接每一個處境,找正確的方法去處理。」

岩士唐的長子力克岩士唐(Rick Armstrong)補充說:「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只是透過新聞認識他的人不會知道他也是個風趣的人,當你看到他與朋友一起時,他跟他的公眾形象是截然不同的。我希望這電影可以呈現出這一面。」

《星聲夢裡人》金像導演戴米恩查素執導

雖然監製域高輝和馬堤寶雲已經籌備《登月第一人》多時,但直至遇上金像導演戴米恩查素(Damien Chazelle),這電影才真正成事。那時查素剛完成了《鼓動真我》(Whiplash),並在籌備《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高輝說:「我們跟戴米恩介紹故事中的人物,他就愛上了並答應執導,由那刻起一切就如火如荼地進行。」

查素更找來金像編劇佐殊辛加(Josh Singer)來為劇本操刀,高輝續說:「戴米恩希望以驚險電影手法來處理這故事,顛覆一般人對這類英雄人物電影的期望,把觀眾置於當局者的位置,了解當時的處境,包括這班人所面對的科技上的障礙。」

查素要求劇組上下都要確保大銀幕上看到的一切,都要如實呈現當年的面貌,以及種種冒死執行的任務。在前期製作開始前的數月,他和團隊都在進行工作坊,花時間與岩士唐的家人以及其他了解這故事的人相處。

監製們也同意岩士唐的人生比小說更驚險,寶雲說:「大家都看過以太空為題材的電影,當你想起太空,就會聯想到科技、電腦、數碼和CG,而戴米恩的目標是要令片中的太空看起來自然,所以電影也要反璞歸真。本片最大的挑戰,亦是最令人興奮的,是如何令觀眾有如置身駕駛艙中?如何令他們不只是看見,更是感覺和見證這驚世壯舉?」

在前期製作和拍攝時,劇組中有一句口頭禪是:「現在我們口袋裡的電腦,比當年帶人類上月球的電腦更強勁。」監製寶雲說:「我們忘記了當人類首次登月時,我們並沒有現時所擁有的科技,我們希望讓觀眾親歷其境,了解到那是一個需要集合數千人的努力才能達成的目標,只要其中一人出錯,就滿盤皆落索。」

查素說:「在參與本片前,我對登月的認知都是來自教科書,只是一個具代表性的成功故事,僅此而已。但當我開始深入了解,便被這任務的瘋狂和危險所震撼,當中經過了幾多次失敗以及涉及多少傷亡。我希望理解是甚麼驅使這些人探索太空,以及漫遊太空的每一步的感覺是如何。」

首先,查素要探索岩士唐的家庭生活,他說:「這故事必須要由月球連接到他家廚房,以太空的浩瀚與日常生活的平凡作比。我選擇以實錄電影方式來拍攝,鏡頭作為觀察者,貼身追蹤著太空任務和岩士唐的家庭中最私密的時刻。我希望這處理手法可以刻畫出人類登月任務背後有過的傷心、快樂,以及活過和失去過的人。」

即使查素從一開始已視這電影為風格化的紀錄片,男主角賴恩高斯寧(Ryan Gosling)要求他捕捉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時刻,查素說:「賴恩說這電影就是『廚房與月球』,這成為了我向每一個部門、每一個製作人員和演員說的座右銘。」

金像編劇佐殊辛加憑《焦點追擊》(Spotlight)和《戰雲密報》(The Post)讓人見識到他根據史實編寫出引人入勝的劇本的功力,今次他為《登月第一人》執筆,探索另一個英雄人物的故事。他這樣形容寫作過程:「我能夠接觸到岩士唐的家人、太空人,還有雙子座和太陽神的訓練員法蘭克曉治(Frank Hughes)等人,這就是我作為編劇喜愛做的事,把自己完全地浸淫在一個世界,盡量學習和吸收,然後嘗試把這些寫進劇本。」

辛加被岩士唐為達目標而不屈不撓的精神所吸引:「他屢敗屢戰,從失敗中學習,如果你看看他的事業,即使是從這個濃縮了的劇本中,也會得知他在X-15試飛時遇到問題,到雙子座8號時更遇上生死攸關的事故,還未說他駕駛登月訓練車(LLTV)差點趕不及在撞機前彈出...... 看他所面對的挫敗,他似乎不是登月的理想人選,但當你換個角度看,正正是這些試練,使他成為最合適的人選。」

深入探究過岩士唐面對過的挑戰,並發掘了他人生中一些影響重大的細節後,辛加很有信心可以寫出一個富電影感的故事,他說:「有一個人克服了無數艱鉅任務,變得越來越強並繼續勇往直前,這人是誰?這電影是關於犧牲、傷痛,和我們承受的傷疤,我們是如何從傷口中復原,繼續向前?要做一些如岩士唐所完成的偉大事蹟,究竟要付出幾多?」

辛加指,從岩士唐選擇成為試飛員,可以看到他堅毅的個性:「工程學就是要杜絕失敗,即是說工程師的工作說是要測試、測試再測試,找出失敗的原因,這樣才能成功。而這電影就是要呈現出這過程有多艱苦,當你失去一位好友,你不是轉個頭就可以繼續去試飛,因為失去朋友令人傷痛;你失去女兒,這是世上最痛的事,但真正的堅強,就是要在受傷和痛楚的同時,仍能繼續向前;失敗了,仍能再次站起來。」

雖然太陽神11號登月任務的結果是眾所周知的,但達成任務前的一步一驚心,以及登月第一人所需的堅忍和堅定,對很多人來說卻是一個謎。查素說:「作為人類歷史上如此著名的事件,大家對當中的過程和登月第一人的認識之薄弱,是令人震驚的,我也很驚訝這麼重大的事件,竟然從未被拍成電影。我們想強調飛上太空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駕駛艙根本上是一個搖搖晃晃的罐頭或一副棺材。」

導演的目標是讓觀眾以第一身的觀點,去了解執行這種任務需要怎樣的訓練,並獲得有如置身於駕駛艙的感覺。查素說:「關於登月的故事有很多,但我想呈現登月第一人在成功登月之前的多年,經歷了甚麼,以及有何感受,更重要的是,岩士唐在執行這太空之旅的同時,他也是別人的父親和丈夫,這是個深情的故事。」

在岩士唐家人的支持下,查素、辛加和監製們把這位美國英雄的故事搬上大銀幕,電影內容橫跨1961年至1969年,讓觀眾清楚了解在NASA以外,岩士唐最私密的個人生活面貌。雖然岩士唐在工作上是非常認真,但私底下是個幽默的人,監製高輝說:「他是個好爸爸,我們想揭示他這一面,他是個很全面的人。在那十年間,他面對著很大的壓力,但他仍然沉著應戰,要有這種鍥而不捨的精神,才能成就不可能。戴米恩向來喜歡刻畫執著的人物,從戲劇角度看,這些強烈的執迷是很引人入勝的元素。」

尼爾岩士唐在2012年逝世後,他的家人對這電影的支持更見重大,力克岩士唐說:「我在2015年見過佐殊辛加一次,知道他在製作這電影,我想先了解他們的戲劇處理手法,才決定我是否想參與其中,而我被佐殊對資料搜集的深入和對準繩度的堅持所打動。」

經過與查素多番討論後,岩士唐的兩個兒子都有信心踏出這一步,力克岩士唐說:「我相信這對父親來說是重要的,他們希望忠於事實是件好事,所以我們也希望向他們提供所需的資料,讓他們可以達成目標。」

賴恩高斯寧化身登月第一人

雖然高斯寧和查素在《星聲夢裡人》中合作無間,但他們在《登月第一人》中的合作,由前期到拍攝到後期,卻是提升到另一層次。查素說:「賴恩和我已超越了演員與導演的關係,這是因為本片的紀錄片風格。我首次跟他談這電影時,我視之為一個執行任務的電影,而他卻視之為一個關於傷痛的故事。」

查素不只跟高斯寧和其他飾演岩士唐家人的演員進行了兩星期的排練,他倆更即興創作了很多場戲,當中不少查素也拍了,最後有好幾場戲真的包括了在電影裡。查素很欣賞高斯寧在創作上的貢獻:「他找到了〈Lunar Rhapsody〉,是岩士唐很喜愛而且在執行太陽神11號任務時播放的音樂;此外,他又找到《Egelloc》,是岩士唐在大學時寫的歌劇;還有一段岩士唐談地球大氣層的訪問,結果佐殊根據這訪問的內容寫成劇本中一段岩士唐的講辭。」

監製們都知道高斯寧能夠演繹出岩士唐的專注和沉著,但他好像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拿捏如此複雜人物,仍是叫大家感到驚訝,查素說:「岩士唐最震懾我的地方,是他的內歛、克制和不愛出風頭,他不是典型的牛仔或花言巧語的太空人,他沉默寡言,靜靜地坐在一角,但卻看透一切,他是最聰明的人。」

查素與高斯寧在《星聲夢裡人》的合作經驗,讓他認識到對方的演技領域,尤其是他能輕描淡寫地演繹的靈巧演技,他說:「岩士唐時常都說他沒有甚麼特別,只是周遭的境況成就了他成為登月第一人。他就是有這種平實的特質,而賴恩淡然細膩的演繹風格,正好忠實地描繪出岩士唐的特質。」

對岩士唐最瞭如指掌的,可說是為他寫自傳的作家漢森,因此漢森的評價也有一定的份量,幸好他對男主角高斯寧讚口不絕:「我想不到有另一位演員可以比賴恩更好,他跟岩士唐有同樣的內省、理性、沉靜和謙虛的特質,但同時,他也是個出色的演員,能夠透過他對岩士唐的理解,帶出一些我們未必看到的元素。」

高斯寧準備角色時,漢森為他提供了寶貴的資料,他說:「我跟賴恩說岩士唐的妹妹朱妮(June)大大幫忙了我了解岩士唐,尤其是他女兒的死對他的影響,於是賴恩也去跟她見面。他坐在我訪問岩士唐時的農舍裡,跟朱妮和岩士唐的一位兒時朋友傾談,他聽了很多故事,問了很多問題,也與岩士唐的兩個兒子及其他家人見面了。他完全地融入了這個角色,做足功課,而透過他精湛的演技,他會演活尼爾岩士唐。」

高斯寧是被查素的處理手法與漢森的書吸引而參演,他說:「由我認識月球的一刻,就知道有個名叫尼爾岩士唐的人首登上月球,他與月球仿佛就是同義詞。但當我看過漢森的書後,才知道我對月球和岩士唐的認識都相當有限。在情感層面上,我很驚訝原來岩士唐和他的妻子珍妮(Janet)在這歷史性任務成功之前,痛失了那麼多;在實際層面上,我從前未有真正明白這些任務有多危險,也不知道那些駕駛艙有多狹窄和脆弱;以今天的標準來看,那時的科技很原始。」

高斯寧亦再一次展現出他對藝術的投入,在他獲金像影帝提名的《星聲夢裡人》中,他只花了三個月就學懂彈琴;而在《忘了.忘不了》(The Notebook),他用了兩個月時間在是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頓生活,吸收當地文化,並像他的角色一樣,學習造傢具。在本片中,他亦一樣花時間研究他的角色,力求完美,監製寶雲說:「賴恩全情投入,力臻完美,他與戴米恩是同類人,可想而知為何他們喜歡跟對方合作。當你看《星聲夢裡人》時,賴恩的角色是一個沉迷於自己藝術的人,而賴恩本人亦是如此。此外,他的演出之所以與別不同,是因為他透徹了解感情而非煽情。很多時人們都想用強烈的情感來征服你,但只有真正的藝術家,才會懂得如何收放自如。」

對岩士唐讚口不絕的,還有劇組上下各部門,包括曾任雙子座和太陽神太空人訓練員的岩士唐(Frank Hughes),他以訓練岩士唐的同樣方法來訓練高斯寧,他說:「賴恩全情投入於他的技藝中,令我很讚嘆。我們會花時間只是看著雙子座號的控制板,之後是太陽神號,逐個按鈕去看和學習它們的功用。他會坐進駕駛艙中,而我會教他手應該放在哪裡,當審視一些狀況時,雙眼會怎樣觀察。」

高斯寧承認如果沒有眾人的幫助,他是沒可能成為尼爾岩士唐:「我有幸能在他的妻子珍妮離世前與她見面,也很幸運可以與他的兩位兒子力克和馬克傾談,還有岩士唐的妹妹朱妮,我們就在他們俄亥俄州的農場見面,那兒也是岩士唐的出生地。岩士唐航空航天博物館(The Armstrong Air & Space Museum),以及NASA的卡納維拉爾角(Cape Canaveral)和侯斯頓(Houston)中心,都為我們打開大門。另外,每天都有專家到拍攝現場駐場,為我們提供意見,而我也可以隨時聯絡漢森和看他的《First Man》傳記,那是本700頁的精細研究。我從未試過得到那麼多人的協助去了解一個角色,而他們全都很熱心和樂意參與。」

高斯寧對岩士唐和他的同僚也深感敬佩,他說:「我準備這角色時,第一樣想到的就是學飛,岩士唐還未懂開車前已經懂得飛,飛行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我覺得我要從那裡開始。在我訓練的某刻,我被要求強行導致飛機『死火』,那刻我突然覺悟了為何岩士唐的偉大。跟很多太空人一樣,岩士唐是由試飛員做起,必須要有一定能耐,才會在知情的情況下進入一架從未飛過的飛機,駕駛它並測試它的極限,就是為了找出它的缺陷,讓我們可以令航空術進步。」

在拍攝現場上,高斯寧其中一位超級粉絲,就是飾演他妻子的嘉莉兒佛伊(Claire Foy),她說:「賴恩是個暖男,他天生就那麼討人喜歡,而這也是岩士唐的特質。他不是反社交或沒禮貌,只是他不會墨守成規,而是做別人不會做的是,即是嘗試去令每個人感覺良好。賴恩與生俱來就是很善良、慷慨、溫暖和真誠......他很自然地把這些特質注入角色。」

太空人背後的女人

在片中,嘉莉兒佛伊(Claire Foy)飾演尼爾岩士唐的妻子珍妮特岩士唐(Janet Armstrong)、奧莉維亞漢密爾頓(Olivia Hamilton)飾演太空人愛德華懷特(Ed White)的妻子珀懷特(Pat White),而姬絲史萬伯(Kris Swanberg)則飾演太空人伊利逸施(Elliott See)的妻子Marilyn See。

佛伊表示,她跟其他演員一樣,從原作者漢森身上得到很多資料,幫助她準備角色,她說:「占士把他訪問珍妮特的錄音帶借給我,她在推廣太空計劃和支持她的丈夫,她跟當時一些女性一樣,是NASA的代言人。」可惜的是,佛伊沒有機會親身與珍妮岩士唐會面,當時珍妮因惡劣天氣一直沒法前往亞特蘭大探班,其後在2018年6月21日逝世,享年84歲。

佛伊非常敬佩珍妮特岩士唐的堅忍,她說:「你不能盡信她所說的話,在那個時期作為太空人的妻子,她向外界展現的一面,背後是受了很多影響和承受很大的壓力。所有太空人的妻子都是歷史的佈景,沒有人會花時間去了解她們的感受,直至很久之後才有人開始關心。」

在英國出生的佛伊坦言她知道太陽神11號的任務是成功的,但除了這些眾所皆知的事實外,她所知不多,她說:「當我一來到美國,很快就發現這個任務在美國歷史上,以及在參與其中的人心中,都佔一重要席位。有時,最少人談及的故事,才是最扣人心弦的,這故事是關於一個人實踐了非凡的成就。」

對於佛伊來說,這故事不只是關於登月任務或太空計劃:「這是關於岩士唐作為一個人,以及他為人類踏出這非凡一步的意義,還有是甚麼驅使這班人,為了世人而押上他們的性命,冒這麼大的險。我們在過去50年都是聽別人說這人做了甚麼,但現在應該要追溯一下,這個人為了做這件事,付出了甚麼代價。」

導演查素表示,珍妮特岩士唐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她與岩士唐一起參與任務,同時也要負責維繫這個家庭,他說:「我跟很多人一樣是看《王冠》(The Crown)而認識嘉莉兒,而珍妮特這角色跟她在該劇中的角色是180度相反的,她們來自不同國家、脾性不同、年代也不同,但她還是演得非常傳神,有些認為岩士唐一家的人來到拍攝現場,看到她的一刻都會都大吃一驚問:『這是珍妮特嗎?』」

她的對手高斯寧也被她的才華觸動:「岩士唐一家在公眾面前當然是維持著傳統美國家庭的形象,嘉莉兒很明白這一點,她知道私底下的珍妮特和岩士唐並非如外界所看到的那樣,所以她會不斷探索新的方法去表達出他們之間的複雜關係,不只是婚姻中的固有的狀況,更是在如此異常情況下的婚姻和家庭關係,對常人來說是很難想像的。」

飾演珀懷特的漢密爾頓也花時間從角色的家人身上了解更多,她說:「我前往達拉斯與珀的女兒寶妮懷特(Bonnie White)見面,也跟他們的兒子Ed Jr.談過,從這些訪談中了解很多,單單是在寶妮面前,對我的影響都很深和很有幫助。」

漢密爾頓解釋為何認識太空人的家屬猶關重要:「我們需要呈現出當太空人被派遣到其他地方去訓練,或者在NASA工作時,他們的家庭的連繫有幾深。公眾都都對岩士唐有誤解,覺得他難以接觸和相處,但其實當他跟家人和朋友一起時,是個很可愛的人,我們要描繪出他對家庭和他的社群的愛和歸屬感。」

雙子座計劃的九個關鍵太空人

至於片中各個太空人,製作人都精心挑選具智慧和強悍特質的演員來擔演,執行監製伊薩卡勞斯拿(Isaac Klausner)說:「這是要貫徹我們的拍攝手法,讓人覺得似是在看紀錄片那麼真實,就像走進了當時參與雙子座和太陽神任務的人的家中。」

雙子座計劃是為太陽神登月任務作準備的訓練項目,由1965年3月至1966年11月期間,亦即是在水星及太陽神計劃之間,九位太空人駕駛能載二人的雙子座太空船進行任務。被選中參與雙子座計劃的九人當中,包括尼爾岩士唐、愛德華懷特(Ed White)、吉姆洛威爾(Jim Lovell)、加斯格里森(Gus Grissom)、皮特康拉德(Pete Conrad)、伊利逸施(Elliot See)、大衛史葛(David Scott)、巴茲艾德靈(Buzz Aldrin)和理查F.戈登(Richard F. Gordon)。

積臣卡勒(Jason Clark)飾演的愛德華懷特(Ed White),是在1965年執行雙子座4號任務時,首個進行太空漫步的美國人。卡勒笑言自己一出世就註定演這角色:「我是在7月17日出世,即是他們出發往月球的日子,我的父母時常跟我開玩笑,因為我爸爸曾經想給我起名岩士唐。」

卡勒也有幸能與愛德華懷特的家人會面,包含他的兒子Ed Jr.和寶妮。他說:「在外面可以找到很多關於愛德華的資料,因為他是首個進行太空漫步的美國人,所以可以找到那片段。無論是力克和馬克,還是寶妮和Ed Jr.,抑或是帶我們參觀NASA的人,都令我們感到很特別,因為他們讓你接觸對他們來說很珍貴的東西,為我們打開大門。」

帕布羅薛伯(Pablo Schreiber)飾演吉姆洛威爾(Jim Lovell),除了是當中一位雙子座號太空人,也在太陽神11號登月任務中擔任尼爾岩士唐的後備指令長。湯漢斯(Tom Hanks)在《太陽神13號》(Apollo 13)中就是飾演吉姆洛威爾,令他成為家傳戶曉的人物。

在本片中,吉姆洛威爾與岩士唐和大衛史葛(David Scott)一起執行雙子座8號任務,並擔任太空艙通訊員。薛伯很欣賞導演對每個環節的一絲不苟,他說:「戴米恩是跟我合作過最警惕和準備充足的導演之一,當我決定參演後,他便寄了一個很長的電郵給我,全都是他做了的資料搜集,非常詳盡。」

希亞溫漢(Shea Whigham)飾演加斯葛利森(Gus Grissom),監製高輝形容他是大家眼中最話得事的太空人,因為那時太陽神1號的團隊都被視為將會執行登月任務的人選。製作人找溫漢來飾演加斯格里森,是因為他能夠演繹出那種粗魯、強硬、舊派,又趾高氣揚的特質,他跟其他來自下一代的角色起了平衡作用。

在佛羅里達州長大的溫漢表示他很熟悉登月計劃,因為他當時在家中就能親眼看到太陽神11號發射升空,他說:「我那時就住在卡納維拉爾角的30英里外,每次有穿梭機發射,我都可以看到。」年輕時經常看著穿梭機發射,令溫漢產生了好奇:「每個小孩都會夢想看著月亮說:終有一天我會去那裡。」

伊頓艾伯利(Ethan Embry)飾演皮特康拉德(Pete Conrad),是雙子座11號和太陽神12號的指令長,也是第三位進行太空漫步的美國人。這次是艾伯利首次飾演一個歷史人物,他說:「有一本關於皮特康拉德的自傳叫《Rocketman》,我在開拍前三個月看的,這300頁的資料讓我了解皮特是個怎樣的人,幫助我演出,但同時也令我更生畏,因為當你知道他是怎樣的人後,你會希望盡全力如實演繹出來。」

柏德烈福吉(Patrick Fugit)飾演年輕太空人伊利逸施(Elliot See),他說:「太空人如皮特康拉德和愛德華懷特是太空計劃中的老手,在九個參與雙子座計劃的太空人中,就只有尼爾岩士唐和伊利逸施是新手,所以二人之間有一種難得的默契。」

福吉很欣賞劇本探索了二人間獨特的友情,他說:「劇本特別刻畫了太空人聚居的社區中大家的同伴情誼,在那麼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展現出他們是互相支持,有一種兄弟情,就像一個大家庭那樣,是很重要和令人窩心的一點。」

在雙子座8號任務中,岩士唐和大衛史葛(David Scott)完成了歷史上第一次在地球軌道上對接的創舉,這個里程碑也成為了日後登月任務成功的關鍵因素。但由於太空船失靈,雙子座8號突然開始失控旋轉,而大衛史葛更失去了知覺,但多得岩士唐臨危不亂,他成功停止了太空船旋轉並安全返回地球。

飾演大衛史葛的是基斯杜化阿波特(Christopher Abbott),坦言本身對雙子座計劃不太熟悉,但經過資料搜集後,很快便理解到這事件的重要性,他說:「雖然在技術上,這任務不是百分百成功,但他們能安全返回地球,而且也成功對接了,這推進了NASA和太空人們繼續登月計劃。」

太陽神11號的登月英雄 太陽神11號的任務目的,是達成總統甘迺迪在1961年5月25日定下的國家級目標:進行團隊登月並返回地球。太陽神11號由發射升空到返回地球,總共歷時8天13小時18分35秒,繞行月球30周,在月球表面停留21小時36分20秒。在1969年7月20日,任務正式成功完成。

太陽神計劃成員

很多雙子座計劃的領航員,都繼而參與了太陽神計劃,太陽神1號的領航員包括加斯葛利森(Gus Grissom)、愛德華懷特(Ed White)和羅渣查菲(Roger Chaffee)。可惜的是,太空飛行史上最慘烈的悲劇之一,就發生在1967年1月27日,在一次升空前測試中,指揮艙突然起火,三人被燒死。

演員們參觀甘迺迪太空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時,到了太陽神1號的發射場地,積臣卡勒回想說:「那是很沉重的經歷,NASA、寶妮懷特和愛德懷特Jr.讓我們接觸對他們很珍貴的東西,而我們的導賞員以前也是在那裡工作。他們願意與我們分享這回憶,NASA願意為我們打開大門,我真的感到很幸運。」

太陽神11號的太空人,包括了指令長尼爾岩士唐、指令艙駕駛員米高哥連斯(Michael Collins)與登月艙駕駛員巴茲艾德靈(Edwin “Buzz” Aldrin)。監製高輝說:「我很喜歡哥里史托(Corey Stoll),他是個出色的演員,外貌跟巴茲也很相似,但巴茲澎湃的性格令人對他有誤解,但他也是極之聰明。岩士唐看到他的優點,相信他是跟他一起上太空的完美人選。哥里同時擁有兩種特質,他非常聰明但眼神裡帶有一點點奸詐,令你摸不清他的底細,我們希望巴茲這角色會令每個人有點失平衡。」

盧卡斯哈斯(Lukas Haas)飾演指揮艙駕駛員米高科林斯,他指參演這電影是畢生難忘的經驗,他說:「我學到很多東西,太空旅遊是引人入勝的題材,我拍完這電影後,認識了更多英雄人物,也對人類在宇宙中的位置有另一番體會。」

哈斯看了科林斯的書《Carrying the Fire: An Astronaut’s Journeys》,之後決定聯絡對方,他說:「我不是打電話給他或者約他出來見面,而是寫了一封信給他,因為我很喜歡他的書,透過文字了解他的經驗,非常動人。他回信給我,內容很搞笑,他說他希望是Mickey Rooney飾演他。」

科林斯答應於劇組在甘迺迪太空中心拍攝的最後一日到現場探班,令哈斯非常驚喜。當日科林斯與巴茲艾德靈一起到場,更與飾演他們的演員見面。哈斯說:「他本人跟他的文字一樣,都是很開心和有趣,能夠與他見面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之一,感覺很超現實。」

幕後指揮 發號施令

負責指揮這幾位勇敢太空人的,是卡贊特拿(Kyle Chandler)飾演的飛行及隊員操作主任迪卡史雷頓(Deke Slayton),和希朗漢德(Ciarán Hinds)飾演的太空中心主任羅拔喬洛夫(Robert “Bob” Gilruth)。贊特拿說:「羅拔是首位太空中心主任,是迪卡的上司。迪卡的工作是協助挑選執行任務的人選,根據他們的技能調派崗位,但一切的最後決定權是在羅拔手上。」

監製高輝表示贊特拿和漢德都擁有令人敬畏的特質,很成熟和有權威,由他們飾演對太空人發號施令的上級,很有說服力。迪卡史雷頓和羅拔喬洛夫責任重大,太空人的性命都在他們手中,而他們也要面前無法把太空人安全帶回家的可能,要隨時作好心理準備宣讀白宮預先準備好的「月球災難」演說稿時,背負著很大壓力。

英雄後代客串演出 岩士唐兩子粉墨登場

特約演員選角導演露絲樂奇(Rose Locke)與導演查素為了追求真實感,物色了一些太空史上的真實人物來擔任特約演員,當中一位是基斯卡勒(Chris Calle),他是寫生畫家保羅卡勒(Paul Calle)的兒子。保羅是1962年NASA欽點的八位畫家之一,負責以寫生記錄美國太空計劃,在他的職業生涯的40年間,他記錄過水星、雙子座、太陽神和太空穿梭機任務。

保羅卡勒是唯一一個在1969年7月16日,太陽神11號準備升空登月時與尼爾岩士唐、米高哥連斯和巴茲艾德靈在一起的人,他以寫生記錄了當日早上的情形,而所有畫簿現在都由他的兒子基斯卡勒保管。基斯把這些珍貴的畫簿帶到電影拍攝現場,並飾演他的爸爸。

《Go, Flight! The Unsung Heroes of Mission Control, 1965-1992》的作者力克休士頓(Rick Houston)也在雙子座8號的緊張一幕,飾演一位任務控制中心成員。他說:「希朗漢德向我了解他的角色羅拔喬洛夫,而飾演迪卡史雷頓的卡贊特拿也問我一些關於任務控制中心的事情。」

岩士唐的兩個兒子馬克和力克也參與演出,馬克說:「我飾演任務控制中心的公關主任Paul Haney,嚴格來說他是受僱於NASA的記者。」力克則飾演雙子座8號的任務控制中心的飛行操作主任。

連原著作者漢森也客串一角,飾演甘迺迪太空中心的主任Dr. Kurt Debus,在太陽神11號的太空人步向太空船的一幕亮相;而在同一幕,愛德華懷特的女兒寶妮也客串出場。

NASA鼎力支持 太空專家擔任顧問

在深入的資料搜集過程中,導演查素對甘迺迪太空中心和約翰遜太空中心非常熟悉,並鼓勵飾演太空人的演員,藉此機會獲得第一手資訊,幫助他們的演出。NASA不但為劇組打開大門,裡面的專家工作人員也非常樂意提供協助。

執行監製伊薩卡勞斯拿說,太空人花了極長時間接受訓練,他們即使蒙著雙眼也知道控制板上過百個按鈕的位置,演員面對最大的挑戰是要演繹出那份自信和專業。因此,飾演太陽神11號太空人的演員們,都需要花時間溫習,與專家見面,他們全都去了甘迺迪太空中心和約翰遜太空中心,接受太空人訓練。

演員有機會接觸到火星和月球車,在模擬無重和月球重力狀態下訓練,也看到太空人工作和居住的地方、太空人的食物,以及他們如何受訓和練習;演員們前往約翰遜太空中心之時,那裡正準備一個名為「Destination Moon: The Apollo 11 Mission」的展覽,展示出真實的太陽神11號指揮艙「哥倫比亞號」(Columbia)。

演員們都在模擬月球重力狀態下訓練,可惜他們沒有機會登上被稱為「嘔吐彗星」(vomit comet)的減重力飛機,不過能夠親身接觸到各種太空任務的儀器和設備,如火箭發射台、太空衣,土星5號火箭等,也足以令他們畢生難忘。

查素不只鼓勵飾演太空人的演員到NASA親身體驗,更為各人找來他們所飾演人物的YouTube片段,以及一系列他推介的參考電影和書籍。在書籍方面,有米高科林斯(Michael Collins)的《Carrying the Fire》、狄克史萊頓(Deke Slayton)和米高凱蘇特(Michael Cassutt)的《Deke!》,當然還有占士R.漢森(James R. Hansen)的《First Man》;電影方面,則有《For All Mankind》、《Moonwalk One》和《Mission Control: The Unsung Heroes of Apollo》等。

除此之外,查素也找來了不才技術顧問來提供意見,力求寫實,當中有NASA岩士唐飛行研究中心(Armstrong Flight Research Center)的Jacobs Technology首席歷史學家Christian Gelzer,為片中所有涉及登月訓練車(LLTV - Lunar Landing Training Vehicle)的部分提供協助;還有曾任美國空軍及與岩士唐一起擔任X15試飛員的祖恩格(Joe Engle),為電影擔任X15太空船顧問;前NASA太空飛行訓練長官法蘭克曉治(Frank Hughes),擔任太空人訓練、任務控制,以及雙子座和太陽神11號的顧問。

幾可亂真的縮微模型 按實物原大的搭景

美術指導納森克羅利(Nathan Crowley)表示,今次他追求的是真實感,他們用了縮微模型來拍攝登月任務中的一些部分,拍出寫實的質感。克羅利很熟悉製造模型,他說:「我一向都會製造模型來協助設計,我現在有14部3D打印機,用一晚時間便可把我的設計打印出來,我就可以看到這設計是否令我滿意,還是要重新再造,這對我來說是很有用的工具。隨著打印機的改良而且越來越大部,我們現在有巨型的3D打印機,可以打印出3.5平方英尺的物件,所以今次美術組運用BigRep 3D打印機打印出各個縮微模型作拍攝之用,這是以現代科技去做舊式技藝。」

導演查素強調他想把駕駛艙的壓迫感與太空的浩瀚作對比,克羅利充分運用了NASA提供的資源,塑造出各種駕駛艙,他說:「駕駛艙都像罐頭那樣,空間很小,NASA的目標是不斷改良駕駛艙和任務,因此他們有很多設計藍圖,而我們可以直接向曾經使用過這些駕駛艙的人了解實況。」

有些電影製作人或會犧牲真實度,而改變太空船的比例,以方便拍攝或令演員舒適,但查素沒有這樣想過,顧問法蘭克曉治(Frank Hughes)也不容許這事情在他眼下發生,於是他向劇組提供了很多參考的物品和書籍,結果令他非常滿意,他說:「他們真的做到了!非常真實,沒有給我挑剔的地方,我走進他們搭建的控制中心,感覺有如返回了侯斯頓;而太空船也非常真實。」

克羅利相信,任何製作都不能把實物誇大超過10%,在搭建雙子座號時,他們力求按照真實比例和大小,但卻令拍攝出現困難,解決方法是這個搭景是像積木一樣可以隨意拆除和組裝,當他們要把攝影機放進駕駛艙內時,便把座位拆開一半。

此外,因為有些演員是比他們所演的人物高大,為配合實際情況,必須作出微調,克羅利解釋說:「我們搭建的太陽神11號是比實物大5%的,X15則是實物原大,但要把座位調低一點,因為賴恩比岩士唐高,不坐低一點會頂頭。」

克羅利的團隊也搭建了登月訓練車(LLTV - Lunar Landing Training Vehicle)和多軸訓練椅(Multi-Axis Trainer),他解釋說:「登月訓練車是一部時至今日我們也缺不會冒險放人進去的機器,當年岩士唐知道自己將要駕駛登月艙(Lunar Lander)降落月球時,唯一的練習方法就是坐進這個劣質的試驗機,而他更差點未能在撞機前彈出,但之後他再回去進行多次試驗,因為這是唯一的訓練方法。」

在NASA的協助下,加上參考檔案照片以及在侯斯頓太空中心仔細地觀察真實的登月訓練車,劇組能夠把它重塑出來;至於搭建多軸訓練椅,特效總監J.D.施沃姆(J.D. Schwalm)表示這是相當高難度,他說:「這是極複雜的儀器,自60年代起就沒有再製造,更沒有人知道怎樣運作,透過照片中把它重塑出來是逆向工程,是今次製作中最大的挑戰之一,但也是最好玩的。」

其實多軸訓練椅在水星計劃後已停用,其中一個原因是在地球的地心吸力下,多軸訓練椅未能準確地模擬太空的無重狀態,但製作人把它加入電影中,是希望呈現出太空人的訓練有多痛苦。多軸訓練椅是模擬在無重狀態下,太空人感受俯仰(pitch)、翻滾(roll)、偏擺(yaw)這三軸的失控旋轉,施沃姆說:「他們會載上面罩,看不到東西,失去方向感,之後他們要想辦法逐一擺脫這三軸旋轉,以訓練他們在太空失控的情況下重拾控制。」

戶外採石場取景 塑造史上最龐大月球場景

雖然克羅利有製作《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的經驗,對於重塑太空有一定程度的熟悉,但本片的最大挑戰是塑造月球,他說:「片中有X15、雙子座、太陽神、登月這些環節,每個我們都逐一拆解,唯獨是去到月球,我真是束手無策,我一直想不到方法,我只知道我們需要一個採石場或水泥場,一個廣博的地方。我知道採石場是最佳選擇,但要與月球表面吻合,我們需要一個灰色的採石場,這是很罕有。」

幸運地,亞特蘭大真的有灰色的採石場,最後他們在Stockbridge的Vulcan Rock Quarry拍攝,查素說:「我們覺得月球的部分要在晚上到戶外拍攝,而非在片場搭景,這樣我們可以用巨型的燈來營造太陽光效果。我們在亞特蘭大看過很多採石場,有些不是不夠大,就是不夠平,最後我們找到這個採石場,還可以改動它的面貌來配合拍攝。」

攝影指導萊納斯桑德格倫(Linus Sandgren)繼《星聲夢裡人》後再次與查素合作,無可否認,對他來說拍攝月球的部分及燈光問題也是最大的挑戰,他說:「美術指導在戶外一個採石場設計了月球場景,而且非常龐大,是有史以來電影製作上最大的月球場景。我們要為整個場景打燈,但不想用很多燈,只想用一個光源來營造太陽光和影子的效果,所以我們的挑戰是要找一個單一而又夠強的光源。」

解決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找地球上最強的燈光,桑德格倫說:「我們聯絡David Pringle,他製造了100K Softsun燈,我們問他可否製造一盞20萬伏特的燈,而他真的造了,這剛剛足夠讓我們在如此龐大的空間拍攝。」

這個龐大的場景跟狹窄的駕駛艙形成強烈對比,太陽神11號圓周只有10尺,三個男人擠在裡面超過一星期,是異常的壓迫,查素想呈現出這趟旅程有多艱鉅。而當艾德靈和岩士唐登陸月球時,為了突顯出月球的廣博和人類的渺小,攝影師轉用了IMAX 65mm來拍攝,是現有最大的制式,讓觀眾有如置身其中,親歷其境。

桑德格倫表示,《登月第一人》是個很宏大的故事,但也是個很個人的故事。他指出,在拍攝一些內心戲時,他會用16mm拍攝,拍出詩意的質感;隨著故事發展,走進NASA的世界,就開始用35mm拍攝,對比度會更大;而當拍攝登陸月球部分時,則使用IMAX,就可以讓觀眾感受有分別和對比。有趣的是,桑德格倫和查素用來拍攝月球部分時所用的鏡頭,跟艾德靈和岩士唐在月球上拍照時所用的是同款,桑德格倫說:「他們用的是哈蘇(Hasselblad)相機,6x6cm負片,跟我們用來拍月球的是一模一樣。」

為了重塑登陸月球的一刻,劇組參考了很多當時在月球上拍的照片,照著這些照片來複製,連太陽的角度也一絲不苟,例如照片中太陽的角度是15度,他們就會確保片中影子的長度也是一致。

至於最著名的月球第一步,導演說:「我們盡量追求真實,還元原片中令人興奮和感動的細節,但同時也嘗試注入我們的特質,因為我們不想只是重塑,而是在此之些注入情感,推進電影的發展。」監製高輝補充說:「我們想營造一種焦慮和緊張的感覺,觀眾不知道岩士唐和其他太空人將會面對怎樣的危機,至到太空船著陸的一刻,這張力才得以釋放。」

緊張的心情得到釋放的不只是觀眾,還有飾演登月第一人的高斯寧,他解釋說:「演出的時候,我能夠聽到岩士唐、艾德靈和任務控制中心之間的對話錄音,讓我體驗岩士唐當刻的心情,而那一幕的拍攝視角,也同時讓觀眾有如親歷岩士唐的經歷一樣。」

在1月中的佐治亞州拍攝登月一幕,是與天氣打賭,有時夜間的氣溫會低至攝氏零下8度,假如突然下雪,他們就要暫停拍攝,返回片場拍幾天,攝影指導桑德格倫笑說:「當我們回去繼續拍攝月球部分時,天氣真的很好,不是太大風,國旗不會飄揚,跟真正在月球上拍攝一樣。」

將以現今最大IMAX 70mm制式震撼呈現最真實登月畫面

《登月第一人》(FIRST MAN) 將以現今最大IMAX 70mm制式鏡頭,震撼呈現尼爾岩士唐最真實登月畫面。

攝影指導萊納斯桑德格倫(Linus Sandgren)繼《星聲夢裡人》後再次與導演戴米恩查素合作。桑德格倫表示,《登月第一人》是個很宏大的故事,但也是個很個人的故事。他指出,在拍攝一些內心戲時,他會用16mm拍攝,拍出詩意的質感;隨著故事發展,走進NASA的世界,就開始用35mm拍攝,對比度會更大;而當拍攝登陸月球部分時,為了突顯出月球的廣博和人類的渺小,則轉用了IMAX 70mm來拍攝,是現有最大的制式,讓觀眾有如置身其中,親歷其境,亦可以讓觀眾感受有分別和對比。更有趣的是,桑德格倫和查素用來拍攝月球部分時所用的鏡頭,跟艾德靈和岩士唐在月球上拍照時所用的是同款,桑德格倫說:「他們用的是哈蘇(Hasselblad)相機,6x6cm負片,跟我們用來拍月球的是一模一樣。」

First Man

關於台前幕後

戴米恩查素 Damien Chazelle (導演) 美國導演、編劇,首部電影作品是2009年黑白歌舞片《Guy and Madeline on a Park Bench》,2014年編導了第二部長片《鼓動真我》(Whiplash),在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首映,之後獲得五個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電影和最佳編劇,當中贏得最佳男配角、剪接和混音三個獎項。他也是2016年《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的聯合編劇,2016年歌舞片《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是他的第三部自編自導作品,獲得14項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電影。

賴恩高斯寧 Ryan Gosling (飾演 尼爾岩士唐 Neil Armstrong) 加拿大演員,憑2016年《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為金球影帝,並獲金像影帝提名。他在迪士尼頻道當童星出道,2006年《Half Nelson》獲得金像影帝提名,亦憑2007年《充氣娃娃之戀》(Lars and the Real Girl)、2010年《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ne)、2011年《選戰風雲》(The Ides of March)和《滾搞了愛情》(Crazy, Stupid, Love),獲得四個金球影帝提名。其他著名作品有2004年《忘了、忘不了》(The Notebook)、2011年《極速罪駕》(Drive)、2012年《末路車神》(The Place Beyond the Pines)、2013年《反黑暴隊》(Gangster Squad)、2015年《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2016年《黐筋雙晌炮》(The Nice Guys)、2017年《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等。

資料提供:Edko Films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