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者羅拉 - 她的傳奇即將開始!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3月02日
Poster

盜墓者羅拉 Tomb Raider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Roar Uthaug
主演:AliciaVikander 艾莉西亞菲瑾德、吳彥祖、 Dominic West、Walton Goggins
級數:待定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3月8日

再創傳奇

羅拉的探險家父親在她年少的時候神秘失蹤。獨立獨行的她轉眼已經21歲,人生沒有目標和方向,每天踩著單車穿梭於倫敦街頭做送貨員,賺取生活費,忙碌得連大學也要經常走堂。羅拉堅持走自己的路,抗拒繼承父親的遍及全球的商業王國,也拒絕相信父親已經離開人世的事實。在父親離開七年後,她決定面對現實,調查父親神秘死亡的原因。

羅拉違背了父親的遺願,放棄倫敦的一切,出發到父親失蹤前最後現身的地方 – 日本海域附近的島上一座隱秘墓穴查探。她的任務絕不簡單,單單成功登陸這個神秘島已危機重重。羅拉單憑著聰明的頭腦,對父親盲目的信任,和遺傳自父親的堅毅意志,面對島上的種種不測,她一定在歷險中學會突破極限,戰勝所有難關,才能贏得盜墓者的稱號。

《盜墓者羅拉》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及Metro-Goldwyn-Mayer Pictures聯合呈獻,故事講述羅拉成為全球英雄的經歷。電影由《丹麥女孩》奧斯卡得主艾莉西亞菲瑾德(Alicia Vikander)領銜主演,《驚逃駭浪》導演諾華烏泰格(Roar Uthaug)執導,《無間道風雲》金像得主格咸京治(Graham King)監製,Patrick McCormick、Denis O’Sullivan及Noah Hughes擔任執行監製。

其他參演演員包括:《人造天劫》吳彥祖(Daniel Wu)、《戰狼300》多明尼維斯(Dominic West)、《冰天血地8惡人》禾頓葛金斯(Walton Goggins)及《別問我是誰》金像級女星姬絲汀史葛湯瑪絲(Kristin Scott Thomas)。

電影由Geneva Robertson-Dworet、《血濃於罪》阿拉斯達史當斯(Alastair Siddons)編劇,《職業特工隊:叛逆帝國》佐治李察文(George Richmond)出任攝影師,《黑魔后:沉睡魔咒》加里費文(Gary Freeman)擔任美術總監,《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奧斯卡提名Stuart Baird剪接,《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金像得主Colleen Atwood及《銀河守護隊》Timothy A. Wonsik則任戲服設計師,《末日先鋒:戰甲飛車》Tom Holkenborg負責配樂。

電影適逢Square Enix、 Crystal Dynamics及Eidos Montreal旗下廣受歡迎的電玩遊戲系列《盜墓者羅拉》的20週年開拍,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及Metro-Goldwyn-Mayer Pictures呈獻,Square Enix及GK Films聯合出品,華納兄弟影片公司發行,3D版及2D版將於3月8日在香港搶先美國獻映。

Tomb Raider

重啟盜墓英雌傳奇

由艾莉西亞菲瑾德(Alicia Vikander)主演的《盜墓者羅拉》,以全新原創故事重新出發,不單只帶領觀眾與羅拉並肩踏上首趟歷險,更讓觀眾了解角色為了尋找自己,必須面對過去的心路歷程。電影不只呈現她所作出的抉擇,還解釋了她的動機,見證她成為史上最強、最受歡迎動作英雄之一的過程。

電影根據2013年叫好叫座、創下系列最高銷量的《盜墓者羅拉》電視遊戲,製作團隊以遊戲中最新版本的角色作為靈感。玩過系列所有遊戲的導演諾華烏泰格(Roar Uthaug)說:「遊戲給我很大的驚喜,當然羅拉卡芙特這個角色也同樣震撼。這個厲害的女生能夠解決所有困局,避過所有陷阱,成功盜墓。當我玩2013年版的遊戲時,我為設計師打造出這樣真實、勇敢的角色感到興奮,我認為這個設定絕對能夠拍成電影。」

在數年前買下版權的資深監製格咸京治(Graham King)同樣期待將角色的過去搬上大銀幕。他說:「羅拉卡芙特是少數強勢又成功的女主角,特別是電影。觀眾已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她於大銀幕現身,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時機以現今的拍攝技術重新認識角色,介紹她的出身。故事的風格有所改變,在無間斷的動作場面中,故事變得更戲劇性,並加入情感,我認為時下的觀眾會跟遊戲玩家一樣享受她的歷險。」

艾莉西亞菲瑾德小時候也是遊戲玩家,更是遊戲的粉絲。她憶述:「小時候,我沒有電視遊戲機,所以我很想到有電視遊戲機的朋友家中玩。我記得他們玩『羅拉卡芙特』,令我驚訝的是,從未有電視遊戲以女人為主角。她不是個女人,更是極之強勢,堅定和能幹的女人,非常吸引我。我那時候只有10歲,用了最多時間在卡芙特莊園受訓。」她長大後技術大大提升,續說:「當我得知這齣電影後,我買了遊戲最新版本。電影就好像集羅拉各個版本的大成,今次我們更由她成為英雄前的經歷講起。對我來說:她似是人們喜愛的超級英雄和動作英雄,但能夠親眼見證著她成為英雄,令我們更了解角色,與角色變得更親近。」

跟遊戲一樣,製作團隊希望電影中的動作場面逼真,令觀眾有如身處其境,透過羅拉的眼睛在各式各樣的險境中,感受全速疾跑,奮力肉搏,在閃避子彈的同時射箭,爭分奪秒解開錯綜複雜的謎團。羅拉要集合體能、技術、才智和耐力方可闖過各個難關。這正是全球玩家喜愛這個遊戲的原因,遊戲將他們置身於連場動作,每一次都引領他們挑戰膽戰心驚的歷險。

劇本由Geneva Robertson-Dworet及阿拉斯達史當斯(Alastair Siddons)根據Robertson-Dworet 及Evan Daugherty的原創故事編寫。Evan Daugherty說:「我玩了《盜墓者羅拉》很長時間,見證著羅拉卡芙特由傳奇遊戲的核心人物,演變成流行文化象徵。能夠為這個角色,以至整個系列創下新一章,是我的榮幸。」

電影中,羅拉的歷險由她被要求確認父親正式死亡開始。這個叛逆的年輕女生感到被逼至絕路,她只接收了爸爸留下來,可能揭開他失蹤之謎的迷箱,令她相信事情還未告一段落。她的新發現會帶她遠離家園,去到地球遙遠的角落。導演說:「這段父女情是電影的中心。他離棄了她,她明顯不願意放下父親。他的離去令羅拉心裡一直有填補不到的空虛,這個扭計骰正好是引導她調查父親神秘經歷的鑰匙,令她展開這史詩式的歷險。」

尋找最適合選角

大膽、適應力強、近乎無堅不摧的內心令她可以迎難而上。再加上她的智慧、固執、正直的個性,她絕對是個狠角色。這只是其中一些製作團體希望他們的羅拉卡芙特擁有的特質。導演認為他們在艾莉西亞菲瑾德身上找到比以上更多的優點。導演說:「羅拉卡芙特有趣的是,即使她倒下、受了傷,她也會重新站起來,為了她的目標繼續鬥爭。在電影中,無論她在擂台上、電單車競技,還是她人生要面對的所有競技。艾莉西亞非常固執,不會放棄。她將每一幕都拍得逼真,對拍攝的每一個部分都非常投入。不論是內心戲、笑位,還是打鬥戲,她都全情投入。」

艾莉西亞菲瑾德投入到角色面對不同難關時的內心世界,與及體能上的挑戰。她說:「我很佩服電影融入了她在遊戲中展現的一切特質。在這齣電影,她不需要運用上所有武器,亦是這齣電影的關鍵。能夠飾演敢於接受挑戰,又不怕表露自己脆弱一面的女生,真是好極了。觀眾將會陪同她一起發現她的恐懼、生存本能,與及她隱藏的戰士特質。」

監製格咸京治說:「艾莉西亞真的演活了角色,由她破解父親最後的下落,到凌空抓著二戰的戰機遺跡。我在監視屏看著她的演出也替她感到緊張,好比我與她並肩正身陷險境。」

來自瑞典的艾莉西亞菲瑾德,很期待與挪威導演諾華烏泰格合作。她說:「我看過導演幾齣作品,我認為他是個出色的電影人。他對劇情片充滿熱誠,他的故事很動人。我真的被《驚逃駭浪》的角色打動了,因為知道他擅於觸動觀眾的情緒,所以我很期待他會如何打造這齣大型歷險電影。」電影中,羅拉卡芙特的心境顯然受到父親的影響。她續說:「她的母親很早就離世,所以父親是唯一的親人,他們關係密切。他告訴她許多奇幻故事,教她如何運用弓箭,一起尋寶,拆解謎語和拼圖。但隨著她成長,其他事情佔據了他大部分時間,她發現父親越來越忙於事業。然後有一日,她快將14歲時,他再次因為工幹離開…再也沒有回來。電影開首的她,是她見父親最後一面的7年後。她沒法表示哀悼,在沒有查明究竟的情況下,她放不下父親。」

雖然羅拉對父親的愛不減,但她卻迴避有關父親的一切,包括她成長的家,父親的公司,因為要她參與他遺下的所有,對她來說等於接受了他已離世。

破解父親失蹤之謎

卡芙特公司的資深總裁安娜(Ana Miller)保釋了羅拉,並對她說:「羅拉,你父親已過身,但你可以繼承他的遺志。你有他的遺存。」安娜由姬絲汀史葛湯瑪絲(Kristin Scott Thomas)飾演,她受過高等教育,是個優雅的人,她掩飾不了對羅拉現狀的失望。但安娜對羅拉仍然有期望,她是少數看著羅拉成長的長輩,她看穿羅拉為了生活而強裝堅強,她不願接受父親離世,也不願接受隨之而來的繼承權。安娜認為羅拉已21歲,是時候繼承父業。羅拉卻再三強調自己「並非那種卡芙特」。

觀乎表現,羅拉似乎是對的。

她們都不知道,其實羅拉正正和父親理察是同一種人。她們認識的理察是全球大大小小企業的持有人,是寵愛女兒的父親。但理察隱瞞了自己真實的理想,探求理想促使他出走世界各地,重要得不惜留下唯一的女兒,他沒有想過從此一去不返,又或者有一天女兒會走上他的舊路。理察卡芙特在妻子死後,一直找尋靈異證據。一開始,他只為了繼續保持與妻子的聯繫,他沒有向任何人,包括羅拉透露,他將之視為比生意,甚至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導演說:「別人都認為理察卡芙特是個住在英國鄉郊豪宅的成功的商人,他的確是。但他也過著不為人知的神秘生活。」

羅拉在見過卡芙特公司的律師Yaffe先生後,得到父親不為人知一面的第一個提示。Yaffe先生由戴力積及比(Derek Jacobi)飾演,他與理察合作無間,非常同情羅拉的處境。羅拉正式確定父親去世後,得到了第一份遺產。就是這份禮物 – 日本迷箱,啟發了她去追查父親失蹤之謎。

多明尼維斯(Dominic West)飾演這位深情卻任性遺下女兒的父親。羅拉後來發現他同時留下了一段足以影響她整個人生的錄像訊息。跟艾莉西亞菲瑾德一樣,多明尼維斯也被這段父女情所吸引。他說:「我有三個女兒,我想這是讀劇本時最吸引我的地方。我被這段發生在大型動作電影的父女情的深度震撼到。」作為父母,他最難理解角色的一點是:「為何他一定要離棄已經失去了母親的女兒。那一定是極之重要的責任驅使他這樣做,於是我嘗試去想像那會怎樣的感受。」

當羅拉揭開理察卡芙特的神秘生活,得知他致力完成的工作後,她明白那是父親相信一個古墓將會威脅到人類的考古工作。他的錄影警告她危機將至,並告訴她為了保護自己要銷毀所有物件。多明尼維斯說:「羅拉雖然難以消化,也透過理察的訊息和文件明白到他選擇離開是為了女兒的未來,以至對於整個世界的關愛。」

奇怪的是,明白了父親最後的遠行之後,羅拉覺得自己與父親變得更親近。像所有孝順女一樣,她完全忽視了父親的祈望,反而出發尋找與父親最後會面的人。羅拉第一站去到香港,查探一個叫陸仁的男人。她算是找到了人。這個陸仁是一直與父親聯絡的人的兒子。對羅拉來說,任何一個陸仁也可以,只要他能夠掌舵船隻帶她到父親最後現身的地方 – 邪馬台 (Yamatai)。

吳彥祖飾演陸仁,他雖然擁有船隻卻沒有甚麼航海經驗。他說:「他遇到羅拉時,並非處於最佳狀態。他其實喝醉了。他擁有那艘尤如廢鐵「忍耐力號」(Endurance)。但他們發現他的父親同樣於7年前失蹤,令身為兒子的他不得以要靠領隊出海觀光、走私去還債。於是,他決定不再尋找父親,但羅拉還未放棄。」陸仁認為錢最重要,他沒有義務與她同行,但羅拉令他明白這是值得他花時間的任務。吳彥祖續說:「她付錢要他帶自己到亞洲的百慕達三角,他因為急需金錢而答應。」

與艾莉西亞菲瑾德一樣,吳彥祖也是遊戲的多年玩家。他說:「我是這個遊戲系列的粉絲。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女英雌,我當時的女友 – 現在的妻子也經常玩這個遊戲。當我知道艾莉西亞會參與演出,而且這是個原創故事,就覺得這個拍攝計劃很吸引,再加上電影會於南非這個對我來說意義非凡的地方拍攝。因為我在南非結婚。」 事實上,不論實際的拍攝地點,與及戲中陸仁與羅拉會面的地方,也對吳彥祖別有意義。艾莉西亞菲瑾德憶述:「我們在開普敦搭建的香港場景拍攝第一場對手戲。我覺得場景很震撼,吳彥祖當然更加感觸,因為他在那裡生活過。他更告訴我許多關於香港的風土人情。」

吳彥祖很高興能夠成為電影國際演員陣容的一份子,也為能夠跟諾華烏泰格導演合作而興奮。他說:「我是《驚逃駭浪》的影迷。那齣電影完美平衡了人物關係和大片風格。要平衡這兩方面需要一定功力,諾華非常勝任。導演不多言,非常明確直接,跟他合作的經驗很棒。」諾華烏泰格導演也樂於展現吳彥祖的另一面,他從影以來參與過多齣動作電影,對武打場面絕不陌生。導演說:「觀眾在這齣電影不會看到他一貫的功夫場面,但他仍是個狠角色。」

羅拉與陸仁在抵達日本6000多個島嶼之一的邪馬台後,加強了防衛。這個荒島由邪教組織三一教團(Order of Trinity)資助的探險隊長年控制。這個激進的邪教組織希望得到奪得靈異力量的控制權,從而操控人類。邪馬台上的所有人,包括團隊的負責人,在完成任務之前也不可離開。

禾高(Mathias Vogel)是探險隊殘暴的隊長,帶領信徒發挖號稱「死亡女王」的卑彌呼女王 (Queen Himiko) 下葬的2000年古墓。根據理察卡芙特的筆記,古墓內藏有超乎想像的威脅。7年間,禾高呼擄了所布不幸被衝上岸的漁民。他也因多年來仍然無功而還而變得暴戾。絕望之際,另一個卡芙特出現於島上。禾高向羅拉承認是他派遣他的父親,並於他並肩探險,告之理察古墓所在的正確位置。禾高也從羅拉的背囊中偷走了理察的筆記。

禾頓葛金斯(Walton Goggins)飾演這個無情的角色。與導演和兩位對手相反,他不玩電視遊戲。他說:「我想我最後玩的遊戲已經是《大金剛》。當然,我玩得很好。當拍攝前,我對《盜墓者羅拉》一無所知,我沒有受到珠玉在前的壓力,對我來說是全新的體驗。我甚至不知道遊戲有否禾高這個角色,我沒有問過。我知道製作團隊一定會以不同方式忠於原著。作為一個演員,我視角色為一個立體人物,從而演繹角色。」

導演說:「禾頓是個非常強勢的演員,在片場卻帶給我們很多快樂。他是最適合我們的奸角。他為禾高加添了人性化的一面,他和羅拉一樣,有要達成的夢想。」艾莉西亞菲瑾德補充:「禾頓是我遇見其中一位最有熱誠的演員。他每天都以最佳狀態到達片場,熱愛自己的角色,也關心所有台前幕後,經常確保不只自己的角色交足貨,也確保整個劇組也配合一致。他演的禾高沒有過火,透過玩弄你的心理,悄悄設下陷阱,非常可怕。」

禾頓葛金斯說:「這個角色吸引我的其中一個地方是,這是個少有不是處於最早期,也不是最高峰的階段。我和導演、監製商量後,結論是他就像處於最忙碌一周的星期三,受困於不斷重覆的悶局。他是理察卡芙特的相反,他們為了完全不同的原因,犧牲了家人去找尋古墓,同樣因為古墓而摧毀了自己的人生。」他很享受禾高的瘋狂與羅拉堅定決心的對比。他說:「艾莉西亞充滿力量。我在之前見過她,一直認為有機會跟她合作就好了。我們第一場對手戲中在禾高的帳幕拍攝,我們望著對方說,這一定會是精彩一幕。」

羅拉身邊總圍繞一班想從她身上得益的人,不論是健身費、租金,還是想她負起重任,但她還有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她的室友Sophie。閨蜜Sophie有如羅拉的親人,角色由漢娜莊卡文(Hannah John-Kamen)扮演。

導演說:「我很高興電影有如此才華洋溢的演員陣容。不論是主角艾莉西亞,還是戲中大大小小的角色,都由出色的演員扮演。」

艾莉西亞菲瑾德艱苦鍛鍊 化身羅拉卡芙特

艾莉西亞菲瑾德正式開拍時,已經完全適應艱苦的訓練日程,鍛鍊出完美身型。在開拍前及拍攝途中,這位前職業舞者意志堅定,緊守紀律,盡力達至飾演羅拉卡芙特需要的體能。她突破自己的體能去飾演這個嚴苛的角色,展開與角色一樣艱苦的旅程。

著名教練Magnus Lygdbäck說:「沒有人比芭蕾舞者更堅忍。我對艾莉西亞期望很高,她全都能達成。她打造了完美的羅拉卡芙特。」離開芭蕾舞界10多年,卻沒有捨棄自律的艾莉西亞菲瑾德說:「芭蕾舞是刻苦的運動。從前所接受的芭蕾舞訓練,與《盜墓者羅拉》的準備工作有相同之處。」她在拍攝完成之後仍然保持著同樣的訓練。她續說:「因為拍攝這齣電影,我開始攀石,然後我愛上了這個運動。」

根據Magnus Lygdbäck的指示,艾莉西亞菲瑾德在拍攝前7個月開始結合體能和飲食的特訓,在訓練的中期開始增加運動量。她的訓練包括舉重和行山。艾莉西亞菲瑾德說:「電影開初的羅拉是東倫敦一個普遍的女生,但我們希望觀眾知道她是個運動型。你會見到她在MMA拳館打擂台,喜歡在街上鬥快的單車速遞員。她是個強悍的女生,電影一開始已經開宗明義。之後,觀眾會見到她攀爬、打鬥、潛入水中…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接受這個角色,我會否需要嘗試這麼多新刺激!我覺得力量充沛。對於身型如此纖細的我要增加5公斤肌肉,已經是我的體重一個頗大的百分比,但我仍然覺得自己很女性化。」

Magnus Lygdbäck從未質疑過她的決心。他說:「別人問我節食和訓練是否5:5比,事實是,10:10比。艾莉西亞去得更盡,她真的很投入。如果我叫她做15組,她會做16組。如果我說20,她起碼會做21下。」艾莉西亞菲瑾德雖然專心致志去突破極限,但她亦坦然很期待難得的「pizza日」。她說:「教練很有熱誠,但訓練也要融合日常生活。我們為了角色要在短時間打造身型,但也能在日常生活中作出調整。」拍攝期間,艾莉西亞菲瑾德每朝到片場前先接受45分鐘至1小時的訓練。她的飲食由廚師Lesley Tucker負責,由Magnus Lygdbäck嚴格製定,少碳水化合物,著重蛋白質。她每隔三小時進食一次,每天要吃5餐。

導演說:「Magnus為艾莉西亞費盡心思,令她能準備好各種拍攝要求。數月以來,她艱苦受訓,親身應付戲中密集的動作場面。」動作指導Franklin Henson非常同意:「艾莉西亞非常出色,是個頂級運動員。她全程投入於每個細節,吊威也、水中拍攝、射擊、打鬥、追逐…電影包括了各種動作,導演也經常挑戰我們設計出難度更高的動作,艾莉西亞永遠應付自如。雖然我們準備了替身,但她總是親自上陣。她更拍攝了拳賽戲份。她的發揮無懈可擊!」

與羅拉卡芙特的體能一樣深入民心的還有她的造型。戲服設計師Colleen Atwood及Timothy Wonsik合力將2013版的造型還原於大銀幕。Timothy Wonsik說:「我們的羅拉卡芙特要近似遊戲版的羅拉卡芙特,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粉絲所期待的。我們以遊戲版的羅拉卡芙特為藍圖,稍作調整以方便動作場面,軍褲加入彈性布料讓艾莉西亞可以靈活起腳和跳躍。

他們要為艾莉西亞及她的替身準備這身打扮,一共製作了48條、分成4個階段由乾淨到骯髒的卡其軍褲;100件分成5個拆舊階段卡其背心;14對分成3個拆舊階段的靴。因為羅拉不同階段的傷勢,準備了手掌、上臂和小腿的繃帶。羅拉在整齣電影都穿著緊身背心,是戲服設計師以艾莉西亞菲瑾德以前穿著的芭蕾舞緊身衣為靈感設計出來的。

戲服設計師最大的挑戰不是戲服的設計,是如何令她合身。因為在片場經常聽到艾莉西亞的戲服不合身,戲服設計師就知道她一定又減磅了。有時候可能是她的大腿變粗了,但腰和臀部變小了。於是,戲服設計師每隔幾天就要為她修改戲服。

打造羅拉第一個闖入的古墓

《盜墓者羅拉》有部分場景於倫敦拍攝,又到著名的17世紀建築Wilton House取景拍攝卡芙特莊園的外部,但電影主要的拍攝地是南非的開普頓。

美術總監加里費文(Gary Freeman)說:「我很喜歡導演和監製的作品風格。我很榮幸可以挑戰設計不同的場景,由倫敦優雅的建築、嬉皮士文化,熱鬧的香港碼頭,到日本荒蕪的遠古島嶼。再加上一架先進的NH90直昇機,一艘漁船,與及一架二戰時期的轟炸機,全都是一齣戲的場景,非常多樣化。」除了以上的場景,美術組還要負責這齣電影的中心,羅拉第一個闖入的古墓。

香港港口的場景在開普頓的漁村拍攝。導演說:「我們在那裡加入水上行人道、水上餐廳及很多臨時演員。我們又用上航拍,整個拍攝過程都很有趣。」身為香港居民的吳彥祖認為美術組打造的港口很震撼。他說:「我在香港就居於離港口10分鐘路程的地方。當我們走進這個場景時,小至筷子、店舖張貼的海報這些細節和道具都非常逼真,令我有回家了的感覺,特別是在場的300個臨時演員都在講中文。而且,開普頓夏季的熾熱與香港的差不多。這幾幕逼真又深刻。」

羅拉在香港只作短暫逗留,只為了找出陸仁,搭上他的「忍耐力號」出發。美術總監根據劇本要求,設計出符合場景,角色設定,能夠從香港航行600英哩到達日本的漁船。製作團隊曾打算租用或買一艘現成的漁船,但當時正值開普頓的吞拿魚季,沒有漁船可以入手。於是,他們要自行用浮舟打造場景,再浮於水池上拍攝。有一幕,忍耐力號更被架於五軸平衡環,承受數以噸計的水砲衝擊。

位於開普頓葡萄酒生產區(Cape Winelands)的城鎮Paarl為戲中多場叢林追撞、禾高的集中營及古墓入口提供了理想場景。問題是製作團隊每天都要花一小時驅車駛過崎嶇巔坡砂石路才能到達拍攝場地。而且Paarl是該區氣溫最高的地方,在拍攝期間氣溫高達攝氏46度,於是註場護士要準備大量太陽油。導演笑說:「我以為在南非的葡萄酒生產區拍攝是個好主意,直至我們到達滿佈蠍子、非常酷熱的礦場。幸好,我們找到蛇王為我們清理了現場,確保拍攝能安全進行,雖然我們還是要面對熾熱的太陽。」

導演希望電影中虛構的邪馬台和古墓要逼真。美術總監說:「古墓的入口是個營運了80年的廢棄花岡岩礦場,它位於良好的地形,外型也很特別。但問題是我們要想出數千年前建造這座龐大地下古墓的人是如何進出其中。於是我們將入口鋪滿攀藤和青苔去掩飾。」

卑彌呼女王古墓的內部在開普頓的片廠內拍攝。美術總監加里費文在設計前做了大量資料搜集。他說:「古墓的時代背景是遠古日本,當時的日式建築有別於我們在武士電影常見的設計。我們的設計非常復古,是大家都會覺得陌生的風格,所以他們進入古墓後尤如走進了另一個世界。我們想呈現出神秘感,沒有浮誇的設計,只是簡陋的幾何形建築。我們也研究了有詳盡記載的中式古墓,從而得出內部的圖騰,同時也用了日本的對稱形狀。場景配合燈光和氣氛後,令場景內的仙鶴也顯得不怒而威。」

導演非常滿意美術總監的傑作,說:「加里和美術組打造了多個出色的場景。我記得第一次走入古墓場景時,我看呆了。那裡機關重重,有不同的秘道和迷宮。」艾莉西亞菲瑾德說:「場景美得難以置信。有好幾次當我走進場景,我都以為自己在做夢。我是歷險電影的超級粉絲,從來未想過能參與其中。他們打造的那個空間,那個石棺,場景內的一切,都太夢幻了。」她很喜歡這個場景,每次有朋友探班都叫他們帶上子女同行。她笑說:「我想給他們感受一下,因為我可以從他們身上間接地完成小時候的夢想,我想如果我是個孩子也會跟他們一樣興奮。」

戲中其中一件突出的道具是由道具專家Paul Purdy設計的日本迷箱。日本迷箱是卡芙特父女愛玩的遊戲,也是戲中的關鍵。他還為羅拉設計了標誌性的斧頭、弓箭,還有理察的筆記及邪馬台的地圖。

作曲家Tom Holkenborg,亦即Junkie XL,為電影創作了與遊戲一樣充滿力量的強勁配樂,大大加強了動作場面的危機感,同時也呈現了羅拉的心路歷程。

艾莉西亞菲瑾德說:「這齣電影如同我喜歡的經典動作電影一樣,有大型的場景,謎團環環相扣,是場會令觀眾投入的歷險。同時,我喜歡羅拉在這場冒險表現出的好奇、固執和熱誠,她敢於開放自己,相信奇蹟。我希望觀眾能了解這個羅拉卡芙特,與她一起感受她的掙扎和痛苦,像我一樣為她打氣。」

監製格咸京治同意並補充:「這齣電影適合所有人觀看,不論年齡和性別,因為在這齣大型動作英雄電影的中心,是一段深刻感人的父女情。」

導演總結說:「羅拉卡芙特展開歷險,她還未準備好將會發生的一切。她要迎難而上,經過多重嚴峻考驗,探索自己是否適合成為盜墓者,準備好衝著她以來的危機。我認為觀眾一定會享受與羅拉一起經歷自我發現。」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