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海豪情:8美千嬌 - 《盜海豪情》浪潮即將回歸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5月31日
Poster

盜海豪情:8美千嬌 Ocean's 8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Gary Ross 加利羅斯
主演:Sandra Bullock 珊迪娜布洛、Cate Blanchett 姬蒂白蘭芝、Anne Hathaway 安夏菲慧、Mindy Kaling 文迪嘉蓮、Sarah Paulson 莎拉寶森
級數:待定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6月14日

電影介紹

風靡全球的《盜海豪情》浪潮即將回歸!新一章講述以金像影后珊迪娜布洛(Sandra Bullock)為首的一群女盜賊聯手計劃在紐約執行一場終極搶劫行動。電影雲集兩大金像影后—《引力邊緣》珊迪娜布洛、《情迷藍茉莉》姬蒂白蘭芝(Cate Blanchett),帶領《孤星淚》金像女星安夏菲慧(Anne Hathaway)、《玩轉腦朋友》文迪嘉蓮(Mindy Kaling)、《卡露的情人》莎拉寶森(Sarah Paulson)、《賤鄰2》艾桂菲娜(Awkwafina)、國際樂壇天后蕾哈娜(Rihanna)及《皇上無話兒》金像提名女星海倫娜寶咸卡達(Helena Bonham Carter),配上《哈比人》系列李察亞密提治(Richard Armitage)和《一切從音樂再開始》占士高登(James Corden)聯合主演。

故事講述Debbie Ocean(珊迪娜布洛 飾)日復日在計劃一場她人生中最大的搶劫行動。Debbie知道要集結盜賊界最精英的團隊:她的最佳拍檔Lou Miller(姬蒂白蘭芝 飾)、珠寶匠Amita(文迪嘉蓮 飾)、街頭騙子Constance(Awkwafina 飾)、贓物買賣專家Tammy(莎拉寶森 飾)、黑客Nine Ball(Rihanna 飾)及時裝設計師Rose(海倫娜寶咸卡達 飾)。今次的目標是價值1.5億美元的鑽石,這些鑽石將掛在全球知名女星Daphne Kluger(安夏菲慧 飾)的頸上。而她,將會成為年度盛事 — 藝博晚宴的焦點。這計劃堅如磐石,但明顯地如果團隊要走在冰上並拿走冰塊的話,所有事情都必須是完美無缺……

Ocean's 8

《盜海豪情:8美千嬌》由《飢餓遊戲》導演加利羅斯(Gary Ross)執導及編劇,聯合執筆的有Olivia Milch。《盜海豪情》系列金像大導演史提芬蘇德堡(Steven Soderbergh)、《復仇者聯盟》蘇珊伊堅絲(Susan Ekins)監製,Michael Tadross、珊迪娜布洛、Diana Alvarez及Bruce Berman擔任執行監製。

其他幕後功臣的包括艾美獎得主《紙牌屋》、《慾望鬱金香》Eigil Bryld出任攝影指導,《南荒的童話》Alex DiGerlando當美術總監,剪接則由《潛水鐘與蝴蝶》金像提名Juliette Welfling包辦,《發夢王大歷險》服裝設計師Sarah Edwards,及《月亮喜歡藍》金像提名Nicholas Britell配樂。

《盜海豪情》新一章

《盜海豪情》系列闊別10年,以全新陣容偷天換日。今次由黛比奧申領軍,帶領8位千術高明的全女班執行大計。

導演兼編劇加利羅斯表示:「犯罪題材一直是美國電影的重心,但絕大部分的罪犯都是男性。我很好奇一班厲害的女生如何在這有如禁止內進的電影類型上橫行無忌。另外,老千電影一直是我喜愛的電影類型。」

珊迪娜布洛說:「這是一齣老千電影,老千電影一向非常有趣。他們會怎樣甩身,在過程中會發生甚麼笑料?而這齣電影的中心是這8位極之複雜、聰明、幽默的女性,帶領觀眾走入自己的歷程,一起經歷當中的轉折。」她飾演黛比奧申,角色用了5年多時間精心炮製一個精密的計劃去盜取杜桑(Toussaint),卡地亞(Cartier)獨一無二、價值1億5千萬美元的鑽石頸鏈。她計劃於年度盛事 – 藝博慈善晚宴中下手。

導演5年前已開始構思《盜海豪情》系列的新一章,並將構思交到《盜海豪情》三部曲的導演史提芬蘇德堡手上。他說:「我和史提芬是老友,多年來『非正式』地合作過無數作品。如果他不答應參與這齣電影,我想我也不會執導。能夠一起合作太好了。」

史提芬蘇德堡對於全新的概念,與及導演的選角陣容非常雀躍。他說:「加利跟我說,由珊迪娜扮演丹尼的妹妹怎麼樣?我認為這個設定有趣極了,於是我們將計劃交到《盜海豪情》系列監製Jerry Weintraub,得到同樣熱烈的反應。」Jerry Weintraub更立刻聯絡了珊迪娜布洛。珊迪娜布洛憶述:「那時候還未有劇本,但Jerry對系列充滿魄力和熱誠。」

縱使導演從來都是獨自編劇,他明白到這齣電影與別不同,於是找來Olivia Milch一起編寫劇本。他說:「我們後來變成了好拍檔。」Olivia Milch說:「加利明白製作過程要加入女性的意見,我很高興能夠成為電影的一份子。電影的千后既幽默又有型,她們之間流暢的應對交流,就有如我和導演在編寫劇本時的交流一樣。」史提芬蘇德堡說:「我認為加利和Olivia懂得如何平衡《盜海豪情》系列的DNA之餘,創新風格。」

可惜的是,傳奇監製Jerry Weintraub在電影完成之前離世。史提芬蘇德堡說:「很難想像《盜海豪情》系列沒有Jerry的領導。他不只是個監製,更是個出色的榜樣。」Jerry Weintraub的拍檔、《盜海豪情》系列的執行監製蘇珊伊堅絲,為電影擔任監製。蘇珊伊堅絲很高興可以回歸系列拍攝新作,這個跨越近20年的系列是她從影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她說:「我很榮幸透過《盜海豪情》與兩位優秀的電影人 – Jerry Weintraub及史提芬蘇德堡合作。我認為電影之所以能夠大受歡迎,全因犯罪後能夠甩身,並樂在其中這個構思。」

根據《盜海豪情》系列的傳統,每位成員都要獻出自己的絕技。珊迪娜布洛的千后聯盟成員有姬蒂白蘭芝、安夏菲慧、文迪嘉蓮、莎拉寶森、Awkwafina、Rihanna及海倫娜寶咸卡達。導演說:「我不是逐個角色選角,是以整個團隊的角度選角,所以從一開始就很興奮。」

女演員們都受能夠與彼此合作所吸引,而決定參演。姬蒂白蘭芝說:「導演和史提芬向我提及他們正在招攬的陣容時,我立即就想到為何會選我。這是一群出色的女演員,都是好對手。」安夏菲慧說:「拍攝電影是個共同經驗,但當對手是7位女性,由一開始已經有很多共通之處,令我們毫不費勁就拍出趣味。」

導演說:「整個拍攝都充滿著團結精神。這是8位充滿創作力的女演員合力的魔力。有時候,我會退下火線,讓她們自由發揮。」安夏菲慧說:「有時候,編劇不喜歡爆肚,但加利卻無任歡迎。作為導演,他希望每人都全力以赴演出。他做到非常稱職。」姬蒂白蘭芝補充:「加利在拍攝時表露出編劇的敏感,Olivia Milch也擅於隨機應變。他們會因應情況作出改動,令拍攝充滿彈性。這齣電影會不停扭橋再扭橋,導演再用上非常機智的方法去顛覆觀眾的預料。」

《盜海豪情:8美千嬌》有別於系列前作,從拉斯維加斯賭場移師到紐約,目標是全城焦點 – 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舉行的藝博慈善晚宴 (The Met Gala)。製作團隊史無前例得到許可,在慈善晚宴拍攝了10天。導演說:「如果我們不能在晚宴中取景拍攝,我認為電影幾乎不能成事。我們能夠進入會場拍攝為電影提供一大優勢。」

卡地亞是電影不可多得的伙伴,特別打造了一條度身訂造版的杜桑頸鏈,這條頸鏈在片中扮演重要角色,是盜竊計劃的目標。執行監製Diana Alvarez說:「杜桑是卡地亞系列其中一件最昂貴和大型的鑽飾。這件道具的像真度非常重要,卡地亞是我們的顧問,他們的專業大大幫助了我們。卡地亞更讓我們深入紐約旗艦店(Cartier Mansion )拍攝,是大銀幕上難能可貴的一幕。」

千后聯盟

黛比奧申善用了在獄中的五年多時間。珊迪娜布洛說:「她有大量時間去計劃和完善大計,令她一出獄就可以實行。她跟大佬丹尼一樣,是計劃的主腦。她發掘人才,懂得組織最好的團隊,讓他們發揮自己的強項。她來自盜賊世家,盜竊已經深入她的骨髓。這是她最喜歡做的事,也是她擅長的事。黛比享受盜竊和能否全身而退帶來的刺激感。今次,她決定在數百賓客和無數鏡頭下的大庭廣眾作案。令觀眾不其言會好奇剛出獄的她為何選擇這樣做,無疑是等於自投羅網。」

導演說:「珊迪娜自帶氣場,是個非常出色的女演員,有豐富的演藝閱歷。」編劇 Olivia Milch認同說:「她的演出壓場感十足,非常自信。角色是個話事人,珊迪娜是最佳人選。」

黛比第一個聯絡的人,是她的老拍檔露兒。珊迪娜布洛說:「黛比要哄露兒重操故業。她一刻也沒浪費,立刻實行自己的大計,並成功說服Lou她在獄中構思的計劃值得冒險一試。」飾演露兒的姬蒂白蘭芝說:「黛比需要一個信得過的左右手,她們已經合作多年。露兒算是回歸正途,正經營一間夜店。她的生活不過不失,卻不刺激。我認為這正是她重投黛比懷抱的原因,為了重過瘋狂又危機重重的生活。」

監製史提芬蘇德堡說:「沒有任何事可以難倒姬蒂,她的靈活度很高。她一個眼神就勝過一整頁的對白,是露兒的不二人選。」導演補充:「姬蒂是個與別不同的演員。她將角色打造得很細緻,創作出一個活生生的角色。能夠見證著她的演出,令我很興奮。」

她們的目標是藝博慈善晚宴,現金並非她們的目標,她們要下手的是,鎖於卡地亞金庫,獨一無二、價值連城的杜桑頸鏈。關鍵是要卡地亞首肯讓它離開金庫。而唯一的方法是要今年的晚宴主席,炙手可熱的女星達芬妮古格佩戴。

飾演角色的安夏菲慧透露她從特別的途徑得悉此電影。她說:「一位餐廳經理告訴我,珊迪娜布洛正在籌備一套全女班的全新《盜海豪情》電影,我記得我當時就想,這是我聽過最好的工作,因為我很喜歡這個電影系列。然後,我收到導演的電話,說有一個天后角色給我演。扮演來自自己非常熟悉的世界的角色非常有趣,但我希望自己跟角色沒有一點相同之處。達芬妮有點瘋狂和不可一世……她還比別人想像中聰明得多。」

導演說:「安妮用盡全力去演繹角色,為了交出誇張大膽的演出去到最盡。她是個完美的人,也是個有才華的演員。我們有難忘的合作經歷。」安夏菲慧說:「導演和我合作了很長時間,能夠與他一起創造這個角色,非常美好。」

為了得到達芬妮佩戴的頸鏈,黛比和露兒要招攬一位知名的服裝設計師,然後操縱這位大明星揀選這位時裝設計師為她設計晚禮服。海倫娜寶咸卡達飾演露絲。露絲曾經風光一時,但最近卻深陷低潮。她說:「露絲完全崩潰了。她的事業在走下坡,欠下數百萬債。她極度需要錢,而千后們則需要時裝設計師,正好互惠互利。」海倫娜寶咸卡達被劇本所吸引。她續說:「我一直想挑戰從未做過的事,我從未拍過盜賊電影。我也從未拍過以8位女性為主角的電影,正好是時候。我認為這是個指標讓這麼多女性主演傳統以男性當道的電影。這是個額外的好處,我那時就認為拍攝過程一定很好玩。」

珊迪娜布洛說:「海倫娜是個天后,是我遇過最獨特又甜美的人。你預料不到她會如何演出每一幕,她可以完全根據劇本,也會突然以自己的方式演出。她令我們放手去演。」事實上,海倫娜寶咸卡達為角色加上了愛爾蘭口音,她說:「其實她沒有可能是愛爾蘭人,但我認為加上口音能令她更似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對我的演出有幫助。」

海倫娜寶咸卡達真正需要幫助的是如何像個專業裁縫。她花了一段時間在服裝部,上縫紉班和學習如何打版。她說:「雖然露絲已不是當紅設計師,但她是個經驗豐富的設計師。所以我希望自己看上去非常專業稱職。我的工作令我能夠透過角色,以另一角度看世界。扮演露絲令我可以得知設計師的角度,是我一個非常獨特的體驗。」

這是一個珠寶騙局,千后聯盟需要一個珠寶工匠,黛比心中早有人選。文迪嘉蓮飾演艾美達,說:「她與母親同住,正處於反叛階段。她曾經與黛比合作過不法勾當,黛比再次出現,她還以為是為了低檔次的騙局,但原來是這樣的大茶飯。我認為艾美達很想變壞,她一直是個乖乖女,很渴望可以釋放惡魔那一面。」

導演說:「我是文迪的粉絲。如果你有看過她的演出,就知道她是個完美的藝人。她的演出非常細膩。」文迪嘉蓮同樣欣賞導演,說:「加利編寫了多個我很喜歡的劇本,也是個出色的導演。作為一個多棲藝人,我很高興他是個導演兼編劇,他編寫了這個劇本,再親自將他的故事放到大銀幕上。」

將鑽石化作現金需要專業拆家代為辦事,黛比專程去到郊區找出她另一個舊拍檔譚美,她表面上是個逛超市的平凡師奶,但實質活躍於地下市場,只要你看看她的車庫說會發現大量賊贓。飾演角色的莎拉寶森說:「譚美已經差不多金盤洗手,但她的老友黛比奧申出現,讓她重操故業,進行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我認為對譚美是非常刺激的,一個媽媽擁有這樣秘密的身份。」

導演說:「莎拉寶森的演技非常出眾。她每一場戲都有不同演繹,每一幕都充滿想像和自己的見解,所以我要小心處理,否則我可以花上一天不停重拍。我的助手經常提醒我,已經拍夠莎拉的戲份,要拍下一幕。」

露兒負責找來團隊最後兩名成員。第一個是東岸最厲害黑客,幫助她們入侵慈善晚會的保安系統。超級巨星Rihanna飾演這個叫9號波(Nine Ball)的電腦奇才。導演說:「我在瑞典一場演唱會上遇到Rihanna,我們討論了這個角色的可能性,能否利用她的出身,將她打造成完全的巴巴多斯人。我們都很期待。我愛她在片場的每一刻。她是個極之善良、可愛、熱情的人,也交出精彩的演出,燃亮了整個氣氛。我們合作得非常愉快。」

露兒帶黛比到皇后區,讓她親眼見識街頭騙子康堤絲。康堤絲是個敏捷的扒手,她的手比眼還要快,角色由Awkwafina飾演。編劇 Olivia Milch因Awkwafina參演她的導演作品《Dude》早已認識。導演說:「我看了Olivia的電影,覺得Awkwafina非常獨特。我立刻就想她加入《盜海豪情:8美千嬌》,她在戲中的表現很亮眼。」

Awkwafina說:「她們在Elmhurst找到康堤絲,那裡就近我成長的社區。她擅於賭徒三張牌這個典型紐約騙局。她是典型的紐約人,我也是。這是我覺得與她聯繫得上的原因之一,除去所有扒手和盜竊行為,我就是康堤絲。為了角色,我學了不少花招,非常過癮。但最正的還是能夠與我一直崇拜的女演員合作,我極之幸運。」

其他女演員也有同樣的想法。珊迪娜布洛說:「我們共有8個女演員,每一個都有獨特個性。但我們的差異並不構成問題,因為我們有共同目標,互相支持,確保拍出最好的成果。我非常欣賞這樣友誼。」姬蒂白蘭芝補充:「很難指出特別難忘的回憶。片場充滿笑聲,很難可以跟一班懂得自嘲的女性共事。」

《盜海豪情:8美千嬌》的主要演員還包括兩位襯托8位女主角的男演員。

李察亞密提治飾演的格德貝格,是一位畫廊主人,不知情地捲入騙局。他說:「黛比和格德有段過去。當她在美術館出現時,他非常震驚,有如晴天霹靂。黛比從以前開始就很出位,令他的人生留下遺憾。但他仍然被她吸引住。」

占士高登飾演保險調查員莊費沙,他與奧申家族交過無數次手。他說:「他與奧申家族早有淵源,每次遇到他們總有棘手難題。他知道這條價值連城的頸鏈在黛比露過面的晚宴上被偷走,他立刻就得出結論。問題是他沒有實質證據在手,他也不是警察,沒興趣查案。他只關心他的公司要否賠償。」對於他為何參演電影,他笑說:「電影公司打給我說,他們正在拍攝這部電影,擔心演員不夠叫座力。他們需要知名演員……我是《盜海豪情》的影迷,當我看過劇本,並知悉導演是誰後,我認為能夠參演是件好事。我很高興能夠與多位我非常欣賞的女演員共事。」

千局目標:杜桑

《盜海豪情:8美千嬌》中,騙局的目標是由卡地亞設計的杜桑頸鏈,於是製作團隊聯絡上這個享譽國際的知名法國珠寶品牌,為電影設計一條值得黛比奧申花上5年多時間計劃去盜取的頸鏈。卡地亞馬上就答應。

卡地亞總監Pierre Rainero透露製作團隊一開始就要求一條雙排頸鏈。他說:「電影需要一條有份量的頸鏈,不論是鑽石的卡數,還是它的歷史價值。我們立刻就想到我們歷史上其中一條舉足輕重的鑽石頸鏈。」

這條鑽石頸鏈是創辦人Jacques Cartier在1931年為印度納瓦納嘉土邦主設計,被譽為「世界上最好的彩色鑽石」。雖然該鑽鏈已不復存在,但卡地亞保存了設計草圖和鑽鏈的相片。設計草圖是復刻這條名為杜桑的頸鏈藍本,珍杜桑(Jeanne Toussaint)在 1933至1970 年為卡地亞擔任創作總監,項鍊正是向她致敬之作。監製蘇珊伊堅絲說:「珍在奠定當時珠寶設計的風格上舉足輕重。她是個值得尊敬的女強人,我認為電影中的杜桑頸鏈是向她最好的致敬。」

卡地亞沒有完全複製頸鏈,而是用作設計靈感。為了這次合作,卡地亞動用了位於巴黎的 rue de la Paix 高級珠寶工作坊的一切資源。品牌最頂尖的珠寶工匠為了配合拍攝進度,而密鑼緊鼓趕工。Pierre Rainero說:「一般來說,這樣重要的特別訂製最少要8個月時間。但我們用了8星期就完成。」

要在 8 星期內、除了處理他們各自的日常工作之餘,同時完成這接近不可能的任務。也因如此,將自己最好的一切傾囊相授,最終成功地把項鍊由巴黎送達紐約拍攝。

在電影中,杜桑由無瑕的白鑽石組成,現實中,珠寶工匠用上氧化鋯鑲嵌在白金上。工匠花了很多心思,令頸鏈符合卡地亞出品的高水準。原本的設計是為男性佩戴,為了方便飾演達芬妮古格的安夏菲慧佩戴,頸鏈的尺寸減少至原型的20 %。當安夏菲慧在紐約試帶時,杜桑完全合身。她說:「他們打造了完美的成品。坦白說,我一直不認為設計有多特別,直到我看到自己走上樓梯,頸鏈閃閃生輝那一幕才明白過來。我終於明白這有多了不起,這就是電影的魔力。」

紐約實景拍攝

整齣電影都在紐約取景拍攝。珊迪娜布洛說:「如果要拍攝關於紐約的電影,一定要在紐約取景。紐約有自己的生命力,一直吸引著你的注意力。我們對這個城市都非常熟悉,我在那裡住過一段長時間,就像老朋友一樣,但仍然找到新鮮又意想不到的新事物。」

電影與卡地亞的合作,延伸至一個重要的拍攝場地 – 卡地亞紐約旗艦店。座落於紐約第 52 街的旗艦店,整整兩天禁止任何人進入只為電影順利拍攝,拍攝包括重要一幕,露絲和她的「助手」亞美達堅持要檢驗價值連城的杜桑。這次閉店難得之處在於拍攝在12月進行,是節日購物的黃金時間。美術總監Alex DiGerlando說:「他們准許我們進入他們的寶庫。所以出現在銀幕上的珠寶都是真的,沒有一件是道具。」

布魯克林區的Bushwick United Methodist Church教會成為了露兒家的閣樓,亦即是千后聯盟的總部。布魯克林Red Hook區的一個倉庫用作閣樓外部,也用作拍攝Lou的酒吧內觀。

製作團隊又去到Vogue雜誌於曼克頓區的總部拍攝譚美應徵藝博慈善晚宴臨時工的戲份。

另一場重要的戲份是露絲打算以此重回時裝界的時裝表演。製作團隊為了這場時裝表演聯繫了知名時裝表演設計師Alexandre de Betak。在拍攝前,Alexandre de Betak帶導演看了三場騷,Vogue雜誌更幫忙邀請了紐約時裝騷的常客去填滿觀眾席的頭三行。露絲的新系列由戲服設計師Sarah Edwards負責,設計出50套新裝。

至於8位主角的戲服設計,Sarah Edwards說:「我們用心確保了每件戲服都切合角色性格。電影有8位主角,要保持各自的風格非常重要,過程既具挑戰性又有趣。」她指出珊迪娜布洛的戲服反映出角色有型又講究的性格。每件衣服都很簡潔和修長。黛比奧申要在不同場合悄然敏捷地走動,於是沉色和設計簡單的衣服幫助她的行動。至於姬蒂白蘭芝飾演的露兒,則有較多圖案和顏色。配合她有型的夜店老闆身份,她的戲服混合了新舊服飾,及不同質地,又加上動物紋路和皮革。姬蒂本身對時裝就有獨特觸覺,提升了角色造型。另一位潮流達人Rihanna,則為角色9號波穿上平常較少穿著的加大碼牛仔連身褲,大襯衫和軍靴。至於,荷里活天后達芬妮古格的造型,安夏菲慧希望是現代版伊莉莎伯泰萊加點芭比感覺。

藝博慈善晚宴

藝博慈善晚宴(The Met Gala)不只是個舞會,更是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年度籌款晚會,及春季展開鑼。因為時間和空間所限,電影中的時裝展覽不能安置在慈善晚宴,要在片場內搭建。

美術總監Alex DiGerlando與團隊花了9個月時間設計及搭建這個名為「The Scepter and the Orb: Five Centuries of Royal Dress」的時裝展覽。Vogue雜誌的總編Hamish Bowles為展覽命名,他說:「與其做古裝展覽,我們決定以宮廷服為主題,與及它對時裝設計師的影響。」Hamish Bowles同時亦幫忙遊說知名品牌借出他們的珍藏。最後,電影得到Alexander McQueen及 Valentino借出受到英國皇家影響的服飾;Dolce & Gabbana、Zac Posen、Jean Paul Gaultier、Christian Dior、Vivienne Westwood、Valentino及Alexander McQueen借出受到法國皇室影響的服飾。他更細心為每件晚裝寫上簡介,即使在銀幕上看不清,也盡力做到如同真正的展覽一樣。

電影的焦點一定是藝博慈善晚宴,縱使晚會賓客如雲,每人都穿上華麗晚裝,佩戴優雅珠寶,但杜桑一出場就奪去全場的注目。導演說:「我們計劃一個珠寶騙局,但卻想編排得比從首飾盒中奪去鑽飾更有趣。慈善晚宴本身已經星光熠熠又令人興奮期待,只是帶觀眾親歷其境就更好了。」製作團隊有幸能夠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內拍攝晚會的戲份,博物館CEO更特許團隊於館內拍攝兩星期,是有史以來最長的拍攝期限。

製作團隊每天都要等博物館在下午5:30關門後,才能入場拍攝,又要趕在每朝開館數小時前撤走,好讓博物館有時間準備開館。要在擺滿價值連城又珍貴的展品在拍攝也是一大難題,因為每場戲都牽涉數百位演員、臨時演員和工作人員,還有要預留位置給各種器材。導演說:「我們開了很多關於安全的會議,因為只要一次輕舉妄動就會破壞了我們賠不起的展品。所以,我們要極之極之小心。我們與慈善晚宴開了多次會,讓他們清楚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們事前就計劃好拍攝的鏡頭清單,跟足計劃行事。拍攝過程,我們都非常警惕,可幸拍攝順利完成。」

雖然拍攝難度十足,但台前幕後都珍惜這次難得的拍攝機會。珊迪娜布洛說:「我會在拍攝空檔,在博物館到處看看,仔細欣賞每件作品的細節。我們足足有兩星期細味,能夠在藝博慈善晚宴拍攝在各個方面都是個恩典。」

Ocean's 8

8 人8 款華麗晚裝

服裝造型是每年藝博慈善晚宴的焦點,戲服設計師Sarah Edwards與多位國際頂尖設計師合作打造8位女角的戰衣。首先,她逐一詢問了8位女角,她們覺得合適的設計師。對女演員來說品牌並非重點。如何突破常規,用服裝去表現自己才是最重要。

珊迪娜布洛說:「Alberta Ferretti設計了我的晚裝,手工一流。我不知道是否故意,我的角色姓Ocean(奧申),我晚裝的底部有以金銀線刺繡的海星、具殼和海浪圖案,襯上上半身的黑色海洋。簡直是件藝術品。」

海倫娜寶咸卡達的晚裝也喚起了角色的名字。她解釋:「他們為我找來Dolce & Gabbana,對我和角色來說也是件美事。我去到他們的工作室,看到放在角落的晚裝,50年代的設計,白裙上點綴滿玫瑰,更出色的是他們手繪上玫瑰,令設計更立體。我就好像一個會動的玫瑰園。」

文迪嘉蓮也很喜歡亞艾達的晚裝,說:「我的晚裝由Naeem Khan設計,我是他的多年粉絲。他是印度人,對我來說更有意思。這件閃閃生輝的晚裝,由人手釘上閃片和寶石。完全滿足了熱愛時裝的女性的要求。」

Awkwafina和戲服設計師Sarah Edwards都認同康堤絲穿上Jonathan Simkhai設計的晚裝後,尤如化身灰姑娘。Awkwafina說:「晚裝很優雅,是我穿過最漂亮的衣服。但我卻不懂穿高跟鞋走路,拍攝前我要先學習如何走路。」

莎拉寶森飾演的譚美穿上Prada寶藍色的絲絨裙。她說:「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我非常享受藝博慈善晚宴,是個難忘的晚上。我認為每個人,包括美術組、戲服組和髮型化妝都為盛況出了很大力,非常完美。」

有別於傳統晚裝,Givenchy為姬蒂白蘭芝的露兒打造了型格禮服。戲服設計師Sarah Edwards說:「那是充滿搖滾風格的翡翠綠釘珠連衣褲,非常切合角色。」

Rihanna 的9號波穿上Zac Posen的優雅晚裝。戲服設計師Sarah Edwards說:「晚裝簡潔的線條和顏色與她非常相配。」

達芬妮古格是晚宴的主角,穿上露絲的設計,晚裝實則由Valentino設計。這件亮粉紅色的晚裝配上25尺長的斗篷,令她尤如女神降臨,配合大會主題。安夏菲慧說:「我與Valentino合作多年,因此我知道他們的作品一定很精緻。我喜歡以前的電影,例如Grace Kelly和柯德莉夏萍穿上名設計師的衣服演出,知道自己都有這樣的機會,真的很棒。」這件晚裝的獨特之處是,為了突出頸鏈,所以設計非常簡單,顏色也與鑽飾相襯。

戲服設計師Sarah Edwards非常感激一眾設計師為了配合拍賣進度,極速完成製作晚裝。此外,多個品牌也為參演晚會的數百位臨時演員提供晚裝及踢死兔。

監製史提芬蘇德堡對於成果非常欣慰,說:「我們完成一場戲,就移師到另一個場景繼續拍攝,我看著幾位主角和近300位臨時演員在我身邊走過。拍攝一直這樣持續,每一套戲服都非常華麗。」

拍攝完成之後,導演回到洛杉磯進行後期製作,與剪接師Juliet Welfling及配樂Daniel Pemberton緊密合作。導演說:「這是一套多元化的電影。電影有趣得來不是一套純喜劇;是一個騙局,但並非劇情片。電影好玩,又娛樂性十足,最重要是非常有型。我認為觀眾一定會享受其中。」

資料提供: 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