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王子的快樂傳說 - 純真的快樂王子 能在醜惡的現實中生存嗎?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6月28日
Poster

睡王子的快樂傳說 Happy as Lazzaro

資料
發行:高先電影有限公司
導演:Alice Rohrwacher 艾莉絲諾宜娃查
主演:​​Adriano Tardiolo 阿德里安諾泰迪奧羅、Luca Chikovani 路加席高凡尼、Alba Rohrwacher 艾芭諾宜娃查
級數:IIA
片長:125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 7月18日

電影介紹

憑《蜂蜜仲夏夢》(2014)勇奪康城評審團大獎的才女導演艾莉絲諾宜娃查,新作再下一城榮獲最佳劇本獎。以純樸的義大利鄉村做為背景的寓言故事,從「幸福」找尋到「失落的幸福」,透過魔幻寫實手法及冷冽的社會觀察,以小人物的悲哀為基底,呈現出整個社會的悲劇樣貌。內心單純的年輕農民拉扎羅在一個與世隔絕的義大利小鎮內生活,與個性驕縱的莊園少爺從僱傭關係意外結為好友。某天,莊園少爺自導自演了一場無聊的綁架鬧劇,沒料到卻在這鬧劇中衍生出另一場意外,拉扎羅穿越時空到多年以後,他要如何面對他毫無所知的新世界呢?

Happy as Lazzaro

靈感來自真人真事 加入神話元素

導演艾莉絲諾宜娃查指,電影情節建基於一則令她震驚的真實事件︰一個女侯爵向與世隔絕的農民隱瞞佃農制度的終結,以便繼續剝削他們。導演以寓言故事框架作敘事實驗,加入具神話色彩的象徵。她將新聞提及的世外農村,轉化為片中的虛構之地恩維拉塔,意大利原名Inviolata有「未被侵犯」的意思。她以超現實情節營造神秘氣氛,但主題上卻劍指現實,反映意大利社會經歷的轉變。她指︰「片中的角色虛幻卻又真實,正如拍攝地點看似虛幻,卻全部是絲毫不加修飾的實境。」

導演以16米厘菲林拍攝,讚頌不合時宜的堅持,哀悼生命的靈性在資本和全球化的浪潮中急速消逝。 阿德里安諾泰迪奧羅是素人演員,他讀高中時被發掘,擊敗過千名年輕演員得到拉扎羅的角色。他拍攝時只有19歲。影評讚譽他擁有「天使般的容顏」,十分適合單純善良的拉扎羅。

馬田史高西斯任監製 導演獲蘇菲亞哥普拉賞識

馬田史高西斯看完《睡王子的快樂傳說》後十分欣賞,提出為電影出任監製,又協助計劃北美上映安排,身體力行支持具潛力的導演。導演艾莉絲諾宜娃查說︰「馬田史高西斯真的很想支持這部他深愛的電影。他是個偉大的藝術及電影大師,致力保護電影、保衛記憶。對我來說,能跟他合作,知道他這級數的大師都喜愛這部電影,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樂。」

導演蘇菲亞哥普拉也大力支持本片,更現身《睡王子的快樂傳說》於紐約電影節的北美首映。蘇菲亞哥普拉早就因2014年的《蜂蜜仲夏夢》而慧眼識導演,更曾親自訪問導演艾莉絲諾宜娃查和演員艾芭諾宜娃查兩姐妹(艾芭諾宜娃查在本片飾演成年安冬妮亞),在《紐約時報》刊登。

導演的話

《睡王子的快樂傳說》是一個不那麼神聖的故事,沒有奇蹟,沒有神聖力量或超能力,沒有電腦特效。它講的那種神聖,是生於世上而不去想任何人的不好,單純地相信別人。這種聖潔跟美好是有可能實現的,人們總是忽略這種美善,但它總會再次出現,令人反省。它就像是那些我們確切擁有過、卻從不稀罕的事物。

在意大利生活的這些年來,我遇過一些「快樂的拉扎羅」。我會說他們是好人,但他們不知道怎樣才叫做好事。他們一點也不起眼,因為他們總會把空間留給別人。別人所厭惡的粗重工作,由他們完成;別人馬虎做完的事情,他們會去重新做好,儘管沒有人注意到。不少小說和電影都講過英雄的故事,他們挺身而出、力抗不公、經歷蛻變、想要改變世界!但我們的拉扎羅改變不了世界,他的聖潔無人知曉。在我們想像中,聖人強大而富魅力,但我不相信神聖等同魅力。我反而相信,如果現代真的有聖人出現,去號召大家過另外一種生活,我們未必會讚許他,甚至還會不加思索避開他。我談的不是正式而有堂皇規矩的宗教,而是一種對人性的信仰。

透過拉扎羅的故事,我想盡量溫柔地,用愛和幽默去訴說那個摧毀我國家的悲劇、那段從物質中世紀過渡到人性中世紀的時期。農村文明終結後,無數不知「現代」為何物的人遷到城市,所得到的越來越少。一種剝削終結了,卻有另一種表面看上去更光鮮亮麗的剝削取代。

導演 艾莉絲諾宜娃查介紹

意大利導演、編劇,1981年生於意大利中部小鎮菲耶索萊(Fiesole),曾任劇場作曲家和剪接師。她首部長片《星體》(Corpo Celeste)在2011年的康城導演雙周首映,一鳴驚人。下一部作品《蜂蜜仲夏夢》(The Wonders)從家鄉取材,以意大利中部的封閉鄉村為背景,用魔幻現實筆觸探討自然主義與神秘力量,勇奪2014年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

資料提供:高先電影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