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 - 最尊貴的女王,最卑微的侍從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7年10月11日
Poster

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 Victoria & Abdul

資料
發行:環球影片
導演:Stephen Frears 史提芬費雅斯
主演:Judi Dench 茱迪丹慈、Ali Fazal 阿里費薩、Eddie Izzard 艾迪伊澤德 、Adeel Akhtar阿迪阿拉特
級數:IIA
片長:112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7年10月19日

Victoria & Abdul

英國王室不為人知的故事

大家對傳奇領袖維多利亞女王的故事耳熟能詳,但誰是阿都?「她是英女王,而他只是印度來的小秘書」作者斯班妮巴殊(Shrabani Basu)描述:「他們的友誼震驚全王宮,幾乎為女王帶來倒台的危機。」

有關他們友誼的故事被隱藏逾一世紀,現在才以《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娓娓道來。2001年,巴殊為一本關於咖哩的歷史書做資料搜集,她發現維多利亞女王很喜歡吃咖哩。其後,巴殊到訪了維多利亞在懷特島的別墅奧斯本宮,對兩幅畫像和一個半身青銅像中紳士般的印度人感到好奇;更在維多利亞的衣帽間裡,看到那個印度人的另一幅畫像,就在維多利亞喜歡的的蘇格蘭侍從布朗(John Brown)畫像的下面。而奧斯本宮裡的杜爾巴室(Durbar Room)攻充滿著印度來的小寶藏。作為印度女皇,維多利亞雖然沒有去過當地,而這個房間卻證明了她對這個稱為大英帝國「皇冠上的明珠」的熱愛。巴殊補充:「基於安全問題,她不能去印度,所以印度會派人拜訪她。」

2006年,巴殊到訪了巴摩拉城堡──女王在蘇格蘭高地的城堡,在這裡有維多利亞為阿都建的屋──Karim Cottage,可見這位稱為「蒙師」(意指老師)的印度男人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所以巴殊決定要找出當中的原因。

女王的兒子伯蒂,即繼任君主愛德華七世,把有關他母親和蒙師的一切都銷毀掉,卻意外地沒有碰到她的日記。巴殊在日記中發現維多利亞女王和她的蒙師阿都卡林關係深厚。維多利亞親筆以烏爾都語(Urdu)書寫,日記放在王室檔案裡被整個維多利亞歷史排除在外,因為根本沒有歷史學家會烏爾都語。巴殊說:「我能明白烏爾都語,而阿都用羅馬語寫給維多利亞這些我都能看懂。烏爾都語的部分我翻譯了一共13部。」從日記那一頁一頁的內容,維多利亞和阿都的關係開始清晰了。

巴殊的調查讓她遠走到了巴基斯坦的卡拉奇。阿都沒有任何小朋友,但他的曾兒甥帶她找到了一本在皮箱裡塵封的日記。阿都從1887年開始記錄,那時是他從印度被召去為紀念女王在位50年的金禧紀念服務。他的日記給了巴殊第一手資料,也肯定了女王親筆的烏爾都語手帳裡所記載的!

此時每一個細節都迷住了作者,她說:「阿都當年從印度去英國時只有24歲。他的與眾不同引起了維多利亞的注意,因此被升職了。同時被安排去上英文課,好讓他們能更順暢的交談。每天黃昏他都教維多利亞烏爾都語,唸印度詩人Ghalib的詩。憑藉日記和手帳,《Victoria & Abdul: The True Story of the Queen’s Closest Confidant》就誕生了。

電影以全新的角度去看維多利亞的世界

BAFTA得獎製片商Cross Streets Films ──碧芭潔倫(Beeban Kidron)看報紙知道了這本書,立刻被故事所吸引。她說:「迷住我的是這個被歷史遺忘的故事,整個世紀的滄海遺珠。這揭露了維多利亞女王和一個侍從的親密關係,他還是個伊斯蘭教徒侍從。從她的王室幕僚的反應,跟現在的社會很有呼應。」

碧芭潔倫的合夥人是李賀(Lee Hall),亦即是《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的金像提名編劇,他從電台得知巴殊的書同樣被吸引了。二人於是決定約見她。然而Cross Streets不是唯一一家對巴殊的著作感興趣的製作公司,但是他們對故事的反應跟作者最有共鳴。潔倫回想:「巴殊最感興趣的是我們把自己當成局外人去看這個故事,裡面有階級和文化的衝突,從一個由印度阿格拉來的平民,一直走到整個英國王朝的核心,以全新的角度去看維多利亞的世界。再者,我們覺得這個電影可以吸引不同的觀眾,好玩且富娛樂性,這是一個關於王室不為人知的故事。」

巴殊於是把電影版權給了Cross Streets,碧芭潔倫和李賀便找來了他們一直合作開的好朋友監製艾力費拿(Eric Fellner),艾力和添貝雲(Tim Bevan)主理業界數一數二的製作公司Working Title Films。這位金像提名監製補充:「我也知道李賀會改編巴殊的書。他用故事去探討階級,然後嘗試用局外人的角度去欣賞。」

監製們就落實計劃製作一部歷史劇情片,該有的如豪華的裝潢、史詩式山水景色和華麗的戲服,但同時講述一個觀眾沒有預料到,關於友誼和忠誠的故事。潔倫說:「我們是要製作一部結合無數臨時演員出現的作品,他們全部都要在凌晨5點開始化妝,直到8點才能開拍的大場面。而維多利亞和阿都的關係,是關於跨代的關係──她的黃昏和他的年青,這經驗使他們都變得不一樣,對他們來說是新鮮的,對觀眾亦然。」

跟許多兩小時的電影的歷史故事一樣,為了戲劇的安排,有些人和事都會合併在一起。潔倫說:「我們討論劇本時,一直堅持要充分利用巴殊的豐富內容。書和電影的中心思想是一樣,但電影需要更戲劇化;李賀所寫的故事很輕鬆陽光,但核心講的是一段深刻動人的關係,這是他擅長的:逗觀眾笑,再令他們哭。巴殊的書的內容大量來自於維多利亞和阿都的日記,李賀也挪用了這裡面許許多多的真實資料,有時候看起來很滑稽,但的確是來自於維多利亞女王的!」巴殊亦對劇本大讚:「李賀將書中重要的部分選取,再發展了一些情節和人物性格。他確實保留了當中的情懷。」

史提芬費雅斯精心執導

金像提名導演史提芬費雅斯(Stephen Frears)擅長把歷史用睿智的角度表達。潔倫一直希望他可以參與「由他來執導《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是最好的,因為他會適當的幽默,但又不失分串。」監製們等李賀的劇本改了幾稿後,才正式把計劃帶給費雅斯。費雅斯很踴躍要去參與其中,他認為:「這是個很好的劇本,文字充滿了生命力。李賀的寫作很高明,我特別喜歡這種成熟複雜的手法。」

費雅斯找來了長期合作的監製翠西絲華 (Tracey Seaward《英女皇》),她強烈感覺到這電影可以探討他們以往不同的命題:「像種族這個點上,這個超過100年的故事找到了切入點:年輕的伊斯蘭教徒成為大英帝國在位最久的君主的忠心伴侶。」而過程中,大家都會徵求巴殊的意見,當電影的團隊開始成形,巴殊意識到:「這是一個夢幻的團隊,我不能要求更多了,演員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茱迪丹慈再度出演維多利亞女王

當大家去物識女演員,要有那種體態、傲氣、智慧、機靈,還有「歐洲祖母」的軟弱,就只能想到她。費雅斯和茱迪丹慈女爵士(Dame Judi Dench)多次合作,知道她是「很出色的女演員,還長得像維多利亞!」,但在導演心中有個最大疑慮:「但她在《皇室別戀》(Mrs. Brown)裡已演過維多利亞,我懷疑她還有沒有興趣再演一遍。」

非常幸運的是這位金像獎得主,對於再去演出同一個角色的晚年仍感興趣。丹慈透露:「我很高興接到這部戲。當我拍《皇室別戀》時全情投入,也做了很多功課,所以為什麼要拒絕這個角色呢?我很欣賞維多利亞,她是了不起的人,而這個最近才公諸於世的故事令人難以抗拒。」

她還補充:「如果演莎士比亞的劇,你每一次演出都希望可以再揣摩多一點,這是個人的成長歷程。我收到約翰麥登(John Madden,《皇室別戀》的導演)貼心的信,說他很高興我再度認識維多利亞這個人。」

兩個故事分別講述維多利亞生命中所遇到不同的人,但丹慈覺得是有關連的。她解釋說:「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她老公)在一起時是幸福的,然後布朗(蘇格蘭侍從),最後是阿都。故事有連貫性,她可以很從容,完全放鬆,享受跟他一起的時光。」 當她遇上阿都,維多利亞已經在位幾十年,她在位時間長達到63年之久。「維多利亞就如被困在常規的牢籠。」費雅斯說。

絲華再補充:「你可以想像18歲登基,這樣就一輩子了?但在她70多歲時,卻變得很反叛,去學烏爾都語,去讀可蘭經。她就是引人入勝的女人,在她最後幾年的光陰更甚。她是印度女皇,她覺得有需要更認識印度這個地方。」而丹慈幾年來被印度深深吸引著,是從她拍《黃金花大酒店》(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開始培養。她指出「它是我心靈的歸宿,我很想再回去。」

在拍攝中,另外一個吸引丹慈的是可以和她喜歡的導演史提芬再度合作。她說:「他很有品味,我很喜歡他這個人,你會很放心把自己交給他。同時他很神秘,但都是為了電影好,你會想滿足他。我們中間有暗號,因為我太了解他,拍完一個鏡頭如果他問我要再來一個嗎?通常是他想再來一個。除此之外,我和史提芬的幽默是一樣的,我們都常常逗對方笑。」

《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突出維多利亞女王反叛的一面,她觸碰了傳統、她的家人和當時的文化,費雅斯知道這個角色會走進丹慈的體內會出現調皮和顛覆特質:「沒有人可以那麼氣定神閒飾演維多利亞。」潔倫亦讚嘆的說:「茱迪非常幽默,但她其實是個認真嚴肅的人。所以她可以表達意思又結合好玩和戲劇化去演繹。她對整個故事的貢獻是無法衡量的。她能維持面無表情的走過搞笑的埸面,然後突然爆發去撐起一場充滿戲劇張力的表演。」提到她的表演,絲華說:「茱迪也許是最帶感情的演員,她的真實感讓她閃閃發光。」

其後第一次試映反應非常好,看到觀眾明白電影的幽默和故事中心思想,潔倫補充:「我們沒有預料到的是,它和現今社會有著的共鳴,超越了我們最初開始做這電影時的想法。不同的人對印度和英國有不一樣的想法,還有對維多利亞和她的管治,這只是其中一面的故事。但我們會讓你看到從未看過的維多利亞女王。」丹慈也這樣說:「當你看到那些偉大的維多利亞人像,她確實很頑強。從這個故事,我們知道的是維多利亞的軟弱。我從來不去想我喜不喜歡這個角色,我只會盡量演得人性化,忠於角色,讓觀眾可以理解我所扮演的。」

為阿都找出新臉孔

要與國寶級演員同框演出,劇組決定到世界各地選角。潔倫說:「我們在找新臉孔,其實我們不知道誰是阿里費薩(Ali Fazal),雖然他在印度很有名。當我們和選角導演Nandini Shrikent去孟買時就見了幾個人,他是其中一個。」史提芬說:「當費薩離開房間時,我可以看到維多利亞女王如何被他迷倒。」之後來自印度的費薩第一次踏足英國到倫敦試鏡。他的旅程和阿都當日的非常相似,不論地域上,還是所帶來的震撼。

費雅斯闡述這次選角:「費薩很有魅力,更特別吸引人。我很清楚飾演阿都的演員必須具備一種令人大開眼戒的感覺,我們不大可能在英國土生土長的演員裡找到。另一位演員阿迪阿拉特(Addel Akhtar)最先試鏡(和阿都一樣來自印度的穆罕默德),他給我們更不一樣的眼神,但是他在英國長大。要飾演阿都必須更無知和驚異,這對角色很重要,所以費薩非常適合。」

之後費薩用了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去做資料搜集,還包括全面的書寫和聲音的練習。跟導演多聊幾次後,他更明白如何去塑造角色。費薩說:「史提芬是我其中一位喜歡的導演,我希望自己的演出能滿足他。」他思考著說:「阿都是個既來之則安之的人,所有情緒都寫在臉上。這導致了發生好幾次滑稽的時刻,他說的確實是他所想,所以女王很喜歡他,想進一步認識他。而阿都來自一個單純的地方,我想保留這種感覺。當然他還是有不同的面向,李賀的劇本有表達出這些細微的地方。而史提芬提議我看Peter Sellers在《富貴逼人來》(Being There)以作參考,這真是部美好的電影!」

費薩更為了角色留鬍子,他說:「我決心演得最好,幸好Daniel Phillips的造型團隊一直在協助我。對我來說,服裝很重要,是我的角色的骨幹。他們弄對了造型,我會比較入戲。李賀的劇本也讓你隨著角色衣服的改變,去看角色的成長。阿都從印度探親回到英國,你能看到他變了,他對自己在宮裡的地位更有自信了,而且還增磅了。」

戲裡戲外的友誼

丹慈大讚這位男主角為「一個年輕美男子。他挺浪漫,又很風趣,那是非常好的結合,我們相處十分融洽!」費薩就回應:「茱迪實在是個優秀的演員,她就是一個演員應該有的樣子,我很開心有這樣一個朋友陪我完成這部電影。」

意料不到的連結和深厚的友誼,讓兩位演員考慮到兩個角色的互相影響,年老且體衰的君主從一個陽光且青春的靈魂看到自身改變的可能。費雅斯同意說:「他們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所以去說這個故事是多麼的滿足。深厚的情誼影響著兩人,所以《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肯定是個充滿愛的故事。」

丹慈提出:「很容易聯想到,當時又疲累又苦惱的維多利亞,突然間找到一個終於可以聊天,可以愉悅對望的人。他為了她的金禧登基紀念獻上一個金幣,但看到他之後,她對金幣就沒怎麼興趣……阿都像是為維多利亞注入了青春和活力。她很喜歡跟他聊天,他也讓她學到新的東西,語言和文化。就好像一次換血的機會,所以她喜歡他,想為他做點甚麼。」

但是,跟維多利亞其他的親密關係一樣,後世的討論集中在親密的程度。潔倫沉思著:「我相信這是個以心交流的關係,我相信這也是《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帶給觀眾的想法:兩個人可以互相尊重,彼此關愛,看起來是愛情,卻和性扯不上關係。我們每個人都試過愛一個人卻沒有性愛關係,雖然如果客觀環境改變了,我們或許可以有性有愛。這是大家共有的經驗,但在今天的電影裡不常看到,我為我們的電影能帶出這一點而感到自豪。」費薩也感覺得到,「他們的關係是發自心靈上的,閱讀他們的書信,通過學習烏爾都語,女王開始從不同方面去思考上帝。」

兩個不同種族

當阿都和一位與他民族不喜愛的君主親近時,電影也試著從他的同行者穆罕默德帶出另外的觀點。阿拉特評論說:「有些人說阿都太樂觀,然後有個角色是持絕對相反思想的,穆罕默德有點過份敏感、疑心重。他們是兩個極端,我們都試過這樣而其實我們應該找到中間點。」費雅斯說:「維多利亞從未去過印度,因為那裡有追殺令,頒布的宗教法令對她不利。在一次兵變後,1858年她成為了印度女皇,而當地印度人稱之為起義。然而阿都正面一點看這事,他嘗試擁抱這個冒險,在他眼裡是沒有問題的。」

直到,維多利亞的朋友、家人、侍從和賓客都激烈地否定阿都和反對他和女王的關係。費雅斯說:「最初是種族歧視,而他們的干預更多是因為他們想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阿都無疑是個威脅。印度本身對大英帝國也是存在威脅。這變得很有趣,不是因為那些可怕的態度,而是我有著很會以幽默去給意見和反應的英國性格演員們。」

今次劇組聚集到一群非常優秀的演員可以豐富這場角力。潔倫說:「誰不想跟茱迪丹慈演對手戲?史提芬給演員很多空間去創造角色,所以他們都愛死他。演員們都有回應劇本,更去探討裡面的政治角力。」保羅希金斯(Paul Higgins)飾演里德醫生(Dr. Reid)反映:「故事的前設是女王必須受人愛戴的,她看起來是個理智的人,所以他們才恐懼新的改變會改變故有的安定,幕僚和家族都沒法視阿都平等。」

潔倫補充說:「劇情有責任去探討當時的文化,就是公開的種族歧視。我最喜歡他們弄權爭寵的對白。當然我們不可能知道150年前門裡面發生的事……但我們肯定的是阿都改變了原有的秩序,這是明顯易見的。」

女演員法蘭妮伍爾加(Fenella Woolgar)看過她角色的真實照片,發現:「她比劇本描寫的更堅強,雖然她被宮裡的人欺負著。可以夢想成真的跟茱迪丹慈對戲,我就照著劇本走,飾演非常害怕維多利亞的侍女也蠻好玩。」

另外一位維多利亞宮裡的男侍從Alick Yorke由朱利安華漢(Julian Wadham)飾演,他說:「我查過Alick是名非常張揚的同性戀者,維多利亞女王的名句「我們不感興趣」就是對Alick說的。他曾因一國外高官不恰當的故事令人大笑。維多利亞女王走上前問他們笑甚麼,Alick唯有複述一遍,然後她就說了那句。」

英國獨立電影獎得主奧莉花威廉士(Olivia Williams)飾演邱吉爾夫人(Lady Churchill) 。她透露:「這個角色是兩個真實人物的結合,其中一位就是邱吉爾的媽媽。我把角色交替著演挺有滋味。角色骨子裡是個偽君子,她的生活與眾不同,卻又不許亦嚴禁別人和她一樣。在一個非常封閉的傳統世界,因為一段美麗熱情的友誼而感到非常不滿。」

最不接受女王和阿都越來越親近的關係是即將繼位成為愛德華七世,威爾斯親王伯蒂。飾演此角色的艾迪伊澤德(Eddie Izzard)說:「伯蒂有著階級的優越感,但維多利亞不讓他攝政,所以他擺出各種姿態,他們人生的大部份時間都不喜歡彼此。而且他的胃口很大,無論對食物或女人,所以他不快樂。我嘗試了解他的悲哀,但不會想阻止他。」 跟茱迪丹慈合演的還有BAFTA得主添皮哥史密夫(Tim Pigott-Sith,The Jewel in the Crown)飾演的是亨利龐森比爵士(Sir Henry Ponsonby),維多利亞長期以來的私人秘書,這將是他退休之作。

羅賓森繼《英女皇》後再度與費雅斯合作王室主題的電影,這次飾演也是女王宮裡真實的人物:「他的特點是忠誠、正直和效率,因為他是軍人。在船上和阿都和穆罕默德在一起時,他想表達的是強烈的階級觀念,他們要聽我的,但明顯事與願違,然後我們就有一部電影了!」

英、印實景拍攝

2016年9月開始正式拍攝。潔倫說:「史提芬費雅斯一直在領導大家。在現場你可以感覺得到他把快樂的能量放到每個鏡頭裡。我們需要幽默感和他賦予這個故事的情感,你會知道這不是一部空洞的宮廷戲。我感覺當觀眾在看電影時,他們不太能看出細節,但會感受到裡面的真實感,他們就不會質疑他們所看到的,他們會相信。」

以增加故事的張力,李賀特別寫了不同的地方作為背景。首先,我們在印度開始,然後是溫莎城堡(Windsor Castle),接著就去蘇格蘭。中間短暫的去了佛羅倫斯,大部分的故事還是發生在奧斯本宮,那裡是維多利亞的家和海邊別墅。每個地方的建築都有不一樣的感覺。

潔倫再說:「能將四幕戲都帶去不同的實景拍攝是很大的禮物。我喜歡先去充滿暗黑歌德式的溫莎,然後再去地中海風的奧斯本宮這個反差。這記錄了維多利亞的心路歷程,都反映在地方上。」

蘇格蘭高地是關鍵,編劇解釋說:「她第一次去蘇格蘭是艱巨的。天氣很壞,一切都很悲慘,但這也是《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的轉捩點,她的人生開始走向光明。阿里在那幾場戲的表現非常驚人,我們可以看到阿都第一次望著高地景色,他臉上所出現的喜悅和驚異。這是多難能可貴的旅程,還要有女王陪伴在側。」

維多利亞是在蘇格蘭和布朗結緣,也是在這裡和阿都變得更緊密。李賀解釋說:「Glassalt Shield是維多利亞偏遠且私人的小屋,有時候會單獨待在那裡,有時候和布朗一起去的,所以他離世後她避免再去那裡。從她的日記中,我們發現她帶過阿都去。那個地方是浪漫的,他們一同欣賞美麗的景色,彼此靠得更近。這是維多利亞發現他可以教會她很多東西的一剎那,包括關於可蘭經。她本身對人生絕望,是他給了她一點希望,她說他將會是她的蒙師。阿都以侍從的身份去了高地,下來以後他是女王的老師。那時候他們相識尚淺,但就已經可以預見未來的發展。」

美術指導Alan Macdonald敬佩的說:「這小茅屋在湖邊那樣壯麗的景色襯托下,是維多利亞女王需要的慰藉和靈感的泉源。我們想表達這些的同時,更要準確的按照比例去建造。」Macdonald和他的團隊於是到了蘇格蘭的Glen Affric工作,他說:「它有著高地最美的景色,也有19世紀蘇格蘭式小屋。我們再重新設計過,以它地理上的靠近和本土感,對溫莎城堡或巴摩拉城堡作出強烈的對比。這地方景色之美能讓維多利亞想起舊愛,這也是茱迪一場重要感情戲的催化劑。」

潔倫表示整個製作都不會違背印度的真實,說「我們希望給一個文化和一段歷史尊重,因為人們都小看它,在過去半世紀它被拒門外。在阿格拉拍攝是強調把阿都的故事拍出來,因為他真正來自這個地方。很多人會認同阿都的故事,書的發行就印證了這一點,我們的電影也尊重這一點。」

絲華補充:「能在泰姬陵拍攝是很幸運的。泰姬陵是我們去阿格拉取景的原因,它是印度象徵性的建築,也是世界奇景之一。這是用愛建造的紀念碑,對我們來說,恰恰說明維多利亞和阿都的關係。」

劇組獲更准到奧斯本宮進行拍攝。奧斯本宮是維多利亞女王在懷特島的別墅,是她和丈夫艾伯特親王1840年結婚後幾年買的,也是一個可以讓她喘息的地方,她每年都會去待幾個月。奧斯本宮整體華麗的意式建築都是在艾伯特監督下完成的。

奧斯本宮和它美麗的花園,還有鐘樓和庭園噴泉池,都是世界知名對且外開放的景點。但《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第一次把它的室內拍到大銀幕,這是宮裡第一次進行的大型拍攝,非常幸運英格蘭遺產委員會(English Heritage)讓劇組可以進去拍攝。這是史提芬很想做到的,因為奧斯本宮有自己的風格和真實感。費雅斯更形容:「比起要去製造場景和道具,應該能夠利用現有的。這可以啟發我們更專注在每一場戲,也充分的利用這偉大的空間。他們非常康慨地把所有地方開放配合我們的拍攝。」

丹慈也很高興能在奧斯本宮工作幾個星期。她記得:「能跟這麼多優秀的演員同在一個地方是多麼美好。有點像演舞台劇,我們都坐在外面的長桌。」關於奧斯本宮,丹慈更說:「上一次(拍《皇室別戀》時)我們只到了最近的那個私人海灘。所以能在維多利亞的書房裡拍攝,感受她從窗戶看到的樹木和周圍,那是最好的。」而拍攝完畢,丹慈被奧斯本宮之友(Friends of Osborne)邀請去成為資助人,而她很快就答應。

另一位演員希金斯回想劇組也會聚在一起:「如果結束得很早,我會跟艾迪、添和奧莉花在茱迪的房間看英國受歡迎的益智節目《University Challenge》。」

演員超過300人的拍攝

印度風的奧斯本宮會客廳是由維多利亞女王安排印度建築師 Bhai Ram Singh負責的,條件是裡面可以舉辦國家宴會,而且天花會由英國插畫家Lockwood Kipling設計,兩個人一直合作多年。會客廳裡有很多來自印度的手作和禮物,讓這非凡的室內變得別具一格。

奧斯本宮裡維多利亞要求要有新的廚房,好讓有地方擺放她的午餐咖哩所需的香料。觀眾還可以看到黃色的客廳,奢華的裝潢和令人讚嘆的鋪滿裝飾瓷磚的大走廊。除了奧斯本宮,劇組也到了英國其他英格蘭遺產委員會地點進行拍攝,包括肯特郡漆咸造船廠(Chatham Dockyard) 的一艘復古船,超過200個臨演加上阿里費薩、阿迪阿拉特和羅賓森,去拍一場印度人登陸前先了解的王室指令的戲。

另外一個英格蘭遺產委員會的地點是倫敦格林威治的舊皇家海軍學院( Old Royal Naval College),到那裡拍攝了一場重要的戲:溫莎城堡的王室盛宴,這是維多利亞和阿都第一次見面的場口。300多位演員包括臨演,同聚在一個地方,潔倫表達說:「再次非常感謝為了準備維多利亞晚宴的廚師們,這樣我們才可以拍攝他們在吃東西的模樣。」食物設計師Katherin Tide表示:「有時候食物可以吃,有時候只是道具。有很多文獻記載維多利亞時期,所以我們可找到餐單。」

英國的拍攝點還包括奈柏華茲宮(Knebworth House),比溫莎城堡和巴摩拉城堡大兩倍,還有約克郡的大英鐵路博物館(National Railway Museum),那是在茱迪丹慈的家鄉。而無論在何地拍攝,咖哩永遠是演員和工作人員午餐的其中一個選項。

負責傳統英式穿著和印度華麗服飾的是榮獲兩次奧斯卡提名的服裝設計Consolata Boyle,和史提芬費雅斯緊密合作25年。導演說:「Consolata對細節很細心,我對這方面也有信心。電影裡她要有不同程度的發揮,而她做到了。」Boyle回應:「如果你要說一個歷史故事,你要滿足觀眾的要求,所以要做資料搜集,然後你就可以任意飛翔。在合理的框框裡,盡情的利用你的想像。我覺得服裝不應表達太多,但應該協助把故事說出來。電影是講求合作,這是最神奇和非同凡響的藝術形式。」

電影製造了過百套服裝,丹慈和費薩各有數十套。Boyle的團隊經常翻閱歷史紀錄去考證最細微的東西。Boyle評論說:「我們讓維多利亞開頭穿得比較暗沉,用了很多黑色和暗淡的材質。當她和阿都的關係越來越深厚,他讓她大開眼戒而,她的衣服也隨著變化,顏色都亮起來。高潮在他們去佛羅倫斯,那之後她宮裡的衝突就爆發了,疑心又重,她的衣服又變回暗沉了。」 阿都的服裝看起來怪怪的,Boyle解釋說:「它們都是仿照歐洲對亞洲風格的想像。當他們抵達英國,阿都和穆罕默德被帶去裁縫去做了王室侍從的制服。這參照了國家美術館所得的靈感,將不同造型的結合又有印度的感覺,但又不失歐洲王室的風格。像在加上紋理圖案,充滿了異國風情,其實是合不同文化於一身。」阿都隨著他的自信增加,服裝也越見華麗和細緻。」而來自英國的服裝指導甚至要參加包頭巾的訓練。

演員介紹

茱迪丹慈 Judi Dench 生於英國約克郡的茱迪丹慈是國際知名的女影星。除了無數影評人及觀眾的讚譽外,茱迪丹慈曾獲多項英國 BAFTA 電影大獎、金球獎及奧斯卡金像獎,於 1970 年被封為大英帝國勳章第四位軍官 (OBE ), 1988 被封為大英帝國女爵士。 2005 年英女王的壽辰封銜,她獲封 Companion of Honour 爵位。她的作品包括《情深一吻》 ( Tea with Mussolini) 、獲 BAFTA 獎和金球獎及奧斯卡提名的《皇室別戀》 ( Mrs. Brown) 、獲 BAFTA 獎的《翡冷翠之戀》 (A Room With A View) 、《Wetherby》、《84 Charing Cross Road》 、獲 BAFTA 獎的《A Handful of Dust》、 《Herny V》、《Hamlet》。 2001 年,她於《愛莉思的情書》(Iris) 中扮演著名英國女作家 Iris Murdoch ,憑精湛演技勇奪 BAFTA 及奧斯卡獎。

她憑《寫我深情》(Shakespeare In Love) 中伊利沙伯女王一角,贏得奧斯卡和 BAFTA 獎及英國國家影評學會的最佳女主角提名。《情迷朱古力》 (Chocolat) 亦為她帶來奧斯卡獎及金球獎提名。 1995 年,她在《鐵金剛之金眼睛》 ( Goldeneye ) 中扮演 007 的波士M,並繼續於最新一輯2006年《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2008年《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 (Quantum of Solace)和2012年《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Skyfall)中演出。

2011年,她參演了《黃金花大酒店》,與一眾殿堂級的資深演員鬥戲,電影口碑載道,成為票房驚喜,茱迪丹慈作為英國國寶級演員的演出更是絲絲入扣。2015年,她再度出演續集《黃金花第2大酒店》。

阿里費薩 Ali Fazal 在印度是知名的舞台劇演員和電影明星。費薩於舞台劇《A Guy Thing》中的表現得到了影評人的關注。這令他獲得在拉庫馬希拉尼(Rajkumar Hirani)的《作死不離三兄弟》裡的演出機會,飾演令人難忘的一角。《作死不離三兄弟》到目前為止,仍然是全球最賣座的印度電影。

他也在荷里活電影中嶄露頭角,2005年參演了溫子仁的《狂野時速7》,和雲迪素(Vin Diesel),米雪洛迪古絲(Michelle Rodriguez)和狄維莊遜(Dwayne Johnson)合演。

Victoria & Abdul

導演史提芬費雅斯 Stephen Frears介紹

被視為當今英國影壇最出色的導演之一,著作有1988年《危險關係》(Dangerous Liaisons),曾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等七項大獎,另外還有《致命賭局》(The Grifters),再接再勵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等四項大獎。在2006年,他執導的《英女皇》(The Queen),獲金像最佳導演提名,更為海倫米蘭(Helen Mirren)帶來奧斯卡影后殊榮,揚威全球影壇。其他作品如《非戀不可》(The Hi-Lo Country)、《失戀排行榜》(High Fidelity)、《美麗壞東西》(Dirty Pretty Things)、2013年《千里伴我尋》(Philomena)、2016年《禁藥謊言》(The Program)和走音歌后(Florence Foster Jenkins),均好評如潮,叫好叫座。

故事簡介

電影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取材自印度記者斯班妮巴殊(Shrabani Basu)所著的同名書籍,敘述維多利亞女王晚年時與一個印度侍從所發展的珍貴友誼。《黃金花大酒店》金像女星茱迪丹慈(Judi Dench)飾演維多利亞女王,與《英女皇》金像提名導演史提芬費雅斯(Stephen Frears)再度合作,並夥拍《作死不離三兄弟》上位男星阿里費薩(Ali Fazal)聯合主演。

年輕的阿都從印度前往英國參加女王登基金禧典禮,卻意想不到地得到了維多利亞女王的注意。在位逾半個世紀的女王,早對身邊人的阿諛奉承已經感到厭倦和質疑,突破常規的阿都令女王感到新奇有趣,彼此漸漸萌生出信任和依賴。女王的轉變令王室成員和幕僚都看不過眼,千方百計要阻撓兩人繼續相處。最尊貴的女王,最卑微的侍從,成就一段最不可思議的友誼。

資料提供: 安樂影片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