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羅馬 - 順我者生 擋我者死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7年10月05日
Poster

血色羅馬 Suburra

資料
發行:First Distributors
導演:Stefano Sollima
主演: Pierfrancesco Favino、Greta Scarano、Alessandro Borghi
級數:III
片長:135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7年10月12日

故事大綱

黑手黨老江湖發號施令,聯合幾大幫派發展地產,食真正大茶飯,勾結政客通過改變土地 用途法案,捉實議員痛腳在國會買票,梵蒂岡係幕後大財主,暴力發展別人家園。黑道黑 吃黑,鬼打鬼有幾閒?殺弟之仇可以不報,但我要分一杯羹!官商黑道勾結,連教廷都參 一腳。你害我見財化水?上帝都無情講!道義大定銀紙大,你話呢?

Suburra

電影簡介

《血色羅馬》(SUBURRA)改編自Giancarlo De Cataldo及Carlo Bonini的同名原著小說(由 Giulio Einaudi Editore出版),榮獲「意大利電影金像獎」五大提名(最佳剪接、男配角、攝 影、美指、視效),導演史提芬奴蘇利馬(Stefano Sollima)憑本片獲「意大利電影新聞記者協 會銀絲帶獎」最佳導演提名,更憑著出色的表現獲荷里活重金禮聘,擔任《毒裁者》續集 《Soldado》的導演。

《血色羅馬》完美展現意大利電影游刃於浪漫與寫實之間的特色,電影配樂主要來自著名法 國電子樂團M83。隨著票房的成功,Netflix決定開拍一季十集的電視版,是Netflix首部投資 的意大利劇,將於2017年10月正式登陸。

Suburra是古羅馬時代著名的罪惡之地,而且高層人士經常在此密談,聲色交歡,利益交換 。以這個區域名作為電影的片名,是暗示盤根錯節的利害關係。 本片以古羅馬三山五嶽之地做片名定座標,史提芬奴蘇利馬是《我在娥摩拉的日子 》(Gomorrah)電視版導演,絕對明白地下定律,本片就是七日倒數的滅世預言:人人要操 控,結果越控越失控。

導演的話 - 史提芬奴蘇利馬 - 重新認識羅馬

《血色羅馬》是一部關於現實世界最真實一面的電影,故事的視角自由地游走於不同角色 ,透過仔細的研究,探索各人的行為和心理。本片精確又仔細地描繪我們周遭的世界,小 心翼翼地刻畫著當下的現實與危機。

英文片名Suburra在古羅馬時代是個三山五嶽之地,周圍都是貧民窟、妓寨、客棧,成為了 參議員等高層人士與罪犯進行檯底交易的地方。在2000年間,這古時的罪惡之城與現在的 現代城市,似乎被一條線連繫著,仍然被一些不可改變的機制、潛藏的勢力所操控,並繼 續維持著權力與金錢之間的微妙平衡。

這電影的起源是Giancarlo De Cataldo和Carlo Bonini的犯罪小說,我有幸能讀到小說的初 稿,立即就被吸引著,所以我在小說出版前已開始把它改編成電影。

《血色羅馬》有非常好的角色和緊湊的故事情節,但大部分都是難以置信地真實。我花了 兩年半時間在羅馬拍攝,正值司法風暴期間,故事中所描述的,都跟現實互相映照。羅馬 包括著很多不同的世界,由冠冕堂皇的梵蒂岡,到破爛不堪的貧民窟;由庸俗的大宅和吉 卜賽族,到豪宅的地產霸權和奧斯蒂亞(Ostia)的中央大道,不同的世界都秘密地互相連繫 在一起,千絲萬縷。

本片對我來說是部極之有吸引力的和影響力的電影,但更重要的是,它承繼了兩季的 《Romanzo Criminale》(意大利電視連續劇,同是改編自Giancarlo De Cataldo的小說), 給我機會去為「羅馬罪惡三部曲」作結。電影的結構沒有小說那麼複雜,人物也比較少, 為了專注於我認為的故事的靈魂,我專注於較少和較有代表性的角色。

在《血色羅馬》中,我稍微改變了拍攝風格,因為我們想展現故事中有多個不同的世界, 而每個都有其鮮明的特色,而且與其他世界是不一致的。我必須把每個人物和他/她們的世 界都帶到畫面上,因為每個人物都會帶觀眾前往不同的世界,每個世界都有其獨特色彩、 氣氛和人物。

為了準確地呈現出不同世界的複雜性,是需要很多的資料搜集和一絲不苟的記錄,這讓我 在自己的城市裡,以不一樣的角度來展開一趟旅程,發現了一些未知的面貌,加深了解。 導演能夠建構不同世界,並帶觀眾展開旅程,而今次《血色羅馬》,卻是這個旅程把我帶 回羅馬,我的羅馬。

監製的話 - Riccardo Tozzi

將近十年前,我們開始覺得意大利電影應該回歸動作片種。尤其是在70年代,除藝術電影 外,我們的動作片、驚險片、恐怖片、偵探片、西部片,全都很成功,特別是在國際影壇 上,通常都是這些意大利電影能令全球的觀眾記住。

因此,《Romanzo Criminale》便誕生了,我們製作出十分成功的電視片集,繼而創作了《 我在娥摩拉的日子》(Gomorrah)電視版,再引領我們發展了《迪亞戈》(Django)、《陰風 陣陣》(Suspiria)和《000》這些國際有名的電視片集。

在這個歷程中,能跟「藝術電影之子」史提芬奴蘇利馬和監製Gina Gardini合作,是令人高 興的部分。史提芬奴具備很多當代電影製作人的特質,運用他的直覺與本質去說一個全面 的故事,往往都夾雜著樂趣與嚴苛、雄辯與嘲諷、著重細節並有非凡故事的品味。他一直 貫徹其巧奪天工和獨樹一幟的風格。

製作像《血色羅馬》的電影並非易事,不只是在發展過程艱辛(編劇Sandro Petraglia和 Stefano Rulli,在原著作者Carlo Bonini和Giancarlo De Cataldo的協助下,共寫了11個版本 的劇本),在組織拍攝期間也遇到不少困難。

電影很大部分都是在黑夜和大雨下拍攝,這是本片的兩大元素。潛藏權力的沿海城市奧斯 蒂亞(Ostia)和邊陲地帶、聯建住宅、派對別墅、國會、梵蒂岡、渡假屋和勝地。在超過11 個星期的拍攝過程,大多都是在惡劣情況下進行,但有一個充滿熱誠的團隊。本片最後的 製作成本僅僅過七百萬歐羅(跟製作價值沒有直接關係),在意大利的電影市場裡,這算是很 多了。

關於導演 - 史提芬奴蘇利馬 STEFANO SOLLIMA

史提芬奴於1966年在羅馬出生,事業初期是任職CNN、NBC、CBS和其他外國電視台的攝 影記者,期間他曾多次在戰地進行採訪,包括利比亞、阿爾及利亞、羅馬尼亞、以色列、 海灣戰爭、前南斯拉夫戰爭等。1992年,他的首部短片《Thanks》在都靈影展(Festival of Turin)中獲得季軍;1993年他憑《Under the Nails》參賽康城影展的「國際影評人週 」(Semaine Internationale de la Critique Francaise);2003年《Zippo》參展第60屆威尼斯 影展和西班牙錫切斯奇幻電影節(Sectio Sitges Fantastic Film Festival)。

自從1998年,史提芬奴已開始製作電視劇,執導過不少廣獲好評的節目,如《La Squadra》和《Crimini》;2008年與SkyCinema合作,令事業更上一層樓。他的首部長片是 2012年的《ACAB - All Cops are Bastards》,收好收座;在2012年至2013年間,他創作和 執導了電視版的《我在娥摩拉的日子》(Gomorrah),在意大利以至海外都非常成功,在播 放權賣給了超過143個國家;在2015年7月,他開始執導《我在娥摩拉的日子2》。

《血色羅馬》(Suburra)是他的第二部長片,電影榮獲「意大利電影金像獎」(David di Donatello Award,或稱大衛迪多那太羅獎)五大提名(最佳剪接、男配角、攝影、美指、視 效),他亦憑本片獲「意大利電影新聞記者協會」(Italian National Syndicate of Film Journalists)的銀絲帶獎(Silver Ribbon)最佳導演提名,更憑著出色的表現獲荷里活重金禮聘 ,擔任《毒裁者》續集《Soldado》的導演。

資料提供:First Dis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