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未來 - 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家鄉,看不見的未來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5月14日
Poster

路過未來 Walking Past The Future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李睿珺
主演:楊子姍、尹昉
級數:I
片長:127分鐘
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 / PALACE ifc
上映日期:2018年5月31日

故事大網

第70屆康城影展唯一入圍華語片,《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導演李睿珺聚焦深圳社會底層,看盡人世間的滄桑悲涼。甘肅女孩楊耀婷 (楊子姍 飾)廿多年前跟隨父母搬到深圳這個大城市,長大後必須面對搵工、租樓甚至置業等等生活問題的壓力,她為了買樓每天拼命工作,甚至以身試藥賺外快。可惜無論她如何努力,也追趕不上急速變遷的時代,未來可能永遠也不屬於她……

Walking Past The Future

導演自述

「作為電影創作者,我覺得生活在當下,看到社會的問題,無法視而不見。其實我可以選擇逃避,這些事情與我有什麼關係?我拍喜劇可以買別墅開寶馬,生活過得遠比現在好。但我覺得這些處處對我而言根本沒意義。」

擅長探討社會議題的導演李睿珺,前作《老驢頭》、《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到《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講的都是農村留守老人和兒童,今回以兩代中間的農民工為題材,聚焦深圳描繪社會底層悲歌。甘肅姑娘楊耀婷跟隨父母到深圳生活已廿多年,這裡搵工難、看病難、租房難、上樓更難,為了兩老回鄉後可以安享晚年,她不得不在深圳繼續打拼。滄海桑田,回到家鄉已面目全非,耀婷這一家有鄉回不去,有家歸不得。同是北漂的李睿珺導演,與很多離鄉背井在外打拼的異鄉遊子一樣,對家鄉思念之情感同身受,同時寫實拍下當下民工嘗試在殘酷的現實世界中掙扎,如何自救及頑強生存。

李睿珺的電影在不經意間探討到現實的社會問題,出道十二年來他一直默默努力獨立製作,關注自己的故鄉與生活。《路過未來》是他第一部真正意義上按正規電影製作模式生產的電影,有明星經紀人陪同,每天固定的工作時間,這與他之前獨立製作自由的拍攝方式有很大不同,但也是他的一個突破和嘗試。

故事背景發生在深圳的原因是…………

李睿珺是北漂* (指從其他地方到北京謀生卻沒有北京戶口的人群,他們少有固定的住處,搬來搬去,給人飄忽不定的感覺),他解釋為何不把故事放在更熟悉的北京而是深圳:「當討論過去、未來和當下,討論中國的現實和農民工,就一定得在深圳。」深圳80年代前只是個農村,發展經濟的改革開放從這開始,它也是一個再造的全新城市,因為靠近蛇口,就在香港對岸,商業貿易很方便,所以這個小漁村後枇變成了中國的「世界之窗」和製造業之都。而深圳這個地方完全代表中國近幾十年的發展,這種獨有的反差和貧富差距,沒有其他城市能代表。

深圳生活的四大困難

搵工難 在深圳工廠打工,漸漸變得困難,因為當工廠接收到的訂單減少,工廠女工便會被通知取消加班或強迫無薪休假。而現在深圳有多間大型工廠倒閉,令工人失業,部份工廠更會拖欠員工薪金。在街上派傳單一天可以賺80元,但做一晚藥性測試便可以賺4000元,足足是做工廠的一個月薪金。只是,做試藥賺錢賠上了生命值得嗎?

看病難 中國內地醫院門診看醫生,會有普通號和專家號分別,職位愈高、數量稀少,診金費就愈高,專家號就是這一種了。一般病人的疑難雜症,看過普通號的醫生也不能確診後,他們大多數會選擇專家號。這正正是一種商機讓黃牛橫行,專家號被黃牛炒作,炒到幾百至幾千元都有。讓真正需要看病的人只能向黃牛、以黃牛價錢才能看到專門醫生。

上樓難 為了父母可以過好日子而買一個單位,但面對天天飆升的房價,大部份人連首期都付不到,為了支付首期不少人鋌而走險,加入為醫院試新藥的工作,以犧牲自己健康的方式掙快錢,透支未來。

整容難 有些人辛苦賺錢只為花錢在整容上,希望自己能變得更美,可以快點釣上金龜婿或可以到香港結識有錢人,改變自己的命運。而她們沒想到在中國內地整容的保障或手術風險,以有限的金錢去做整容手術,總有機會意外會發生….. 在城裡當不成工人,回老家做不成農民,到哪都是異鄉人。

導演 李睿珺

1983年出生於甘肅高臺,是中國近年重要的新生代獨立電影創作者。14歲起學習繪畫和音樂,2003年畢業於與《路邊野餐》導演畢贛同校的山西傳媒學院,至今創作了五部劇情長片,並入圍許多國際電影節及獲獎。2006年獨立製片、編導電影處女作《夏至》,入圍第37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第二部長片《老驢頭》於第15屆釜山國際電影節新浪潮單元世界首映;2012年作品《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改編自蘇童同名小說,於第69屆威尼斯電影節世界首映,並得到巴西利亞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2014年,自編自導第四部劇情片《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收穫好評,於第27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世界首映及入圍競賽單元,以及有份角逐第65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新生代競賽單元的水晶熊獎;去年第五部長片《路過未來》入圍第70屆康城國際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而且成為2017年唯一入圍康城的華語片。

與江志強先生的「一碗粥時間」

今次《路過未來》製作成本1000萬元,這是李睿珺的作品之中成本最貴的一部戲。 2006年拍攝處女作《夏至》,沒有任何機會找到投資,李睿珺是四處向人借錢才拍完,結果欠了30萬的外債。拍第二部作品《老驢頭》時,30萬還沒有還清,他通過申請一些電影節的基金來完成拍攝。2011年拍攝《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這是李睿珺第一部真正獲得投資的影片;之後是《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有找到公司投資了400萬。

《路過未來》情況截然不同。李睿珺回憶,寫完劇本後,他應邀參加電影圈朋友的活動,遇到了安樂電影公司的員工,聊過天後對方邀請李睿珺跟安樂合作。李睿珺先是拒絕,他覺得自己的劇本商業屬性沒有那麼強,可能賺不到很多錢。安樂方面沒有放棄,向他要劇本。看完劇本後江志強先生很喜歡,與李睿珺約見面,二人在粥店裡吃著一碗粥談了20分鐘,江老闆便決定投資,問李睿珺預算多少,他說:「1000萬吧。」江老闆說:「沒問題。」

拍攝《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時,投資方的老闆出於商業上的考慮,給李睿珺一些建議,例如起用明星當主角。但在拍攝《路過未來》時,江老闆對李睿珺的拍攝卻是零干預。江老闆覺得作者電影跟商業電影不一樣,導演自己的感覺更重要。甚至李睿珺跟安樂一起開了幾次會,公司有人提出意見,江老闆特地向李睿珺強調:「這些意見你覺得有用就聽,沒用的就不需要聽,大家的意見不是一定你改修。」到後來康城世界首映後,李睿珺亦特別提到多謝製片公司和江老闆。

楊子姍

1986年11月6日出生於南京,中國內地影視女演員、歌手,畢業於南京藝術學院音樂表演專業。2013年因在趙薇導演作品青春愛情片《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飾演鄭微一角而獲得更多的關注,並憑藉該片獲得第29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第32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提名以及第15屆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新人女演員獎。

今次在《路過未來》,楊子姍首次挑戰打工妹角色,為了自己更貼近角色,第一件事就是加大運動量,積極減肥狂瘦20磅。為達到更真實的效果,主動以全素顏出鏡,甚至不惜扮醜,塗黑全臉,在臉上畫上難看的雀斑、法令紋,這種敬業精神讓劇組人員為之動容,希望這部電影能給觀眾帶來不一樣的楊子珊。

尹昉

幼年在長沙學習舞蹈,11歲考入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的中央芭蕾舞團代培班,專攻芭蕾,大學考入北京師範大學藝術學院。2012年,尹昉為追求獨立創作,離開舞蹈團,成為自由舞者與編舞一體的自由藝術家,從事更多的獨立創作和跨界合作。2014年,尹昉憑藉其獨特的氣質,擔任崔健導演的文藝電影《藍色骨頭》的鐘華一角,這也是尹昉的大銀幕處女作 。2016年出演由楊慶編劇及導演的劇情片《火鍋英雄》,在裡面扮演劫匪孫悟空 。

2017年主演由李睿珺執導的《路過未來》亮相第70屆康城國際電影節,獲得現場專家和觀眾的一致好評。2018年林超賢導演的作品《紅海行動》,尹昉在戲裡扮演蛟龍突擊隊的狙擊手觀察員李懂。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