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春天 - 成功帶貨過關,就是過了春天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5月07日
Poster

過春天 Crossing, The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白雪
主演:​​黃堯、孫陽、湯加文、陳健朗、江美儀、廖啟智
級數:待定
片長:100分鐘
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PREMIERE ELEMENTS
上映日期:2019年5月9日

電影介紹

16歲的佩佩(黃堯 飾)每天跨境由深圳到香港上學,命運就夾在兩座城市之間。她為了實現與好友(湯加文 飾)到日本賞雪的約定,四出打工努力儲錢,後來因一次意外,發現跨境之路竟可成為賺錢捷徑,她開始冒險走私水貨手機,慢慢沉溺在虛榮的快樂、朦朧的好感與歸屬的溫暖。她拼命想越過成長的關卡,卻像困在魚缸裡的小鯊魚,看不到未來……田壯壯監製、新銳導演白雪首部作品,入選柏林影展「新生代」單元。

Crossing, The

鮮有電影觸及水貨議題

電影是導演白雪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後十年才面世,契機是因為她意外認識了一群住在深圳卻是跨境到港讀書的學生,她在和他們交談期間,問及他們覺得自己是哪裡的人,那群學生遲疑了一陣子後回答:「我有香港身份。」白雪覺得這個回答和身份歸屬的感覺很奇怪亦很有趣,所以決定要將他們的故事寫下來。

「我決心要寫這個故事時就開始計劃調研 (調查及研究),我用了兩年時間不斷來回深圳、香港兩地,採訪了各個年齡層的跨境學童,甚至包括他們的父母、親人,希望更深入地了解這種穿梭兩地的情感。我甚至裝扮成想走水貨的樣子,去深圳不同的貨倉去試探真實的情況,也訪問了海關人員,問及走水貨和處理跨境學童的情況。最後做了大約兩萬字的筆記,再著手寫這份劇本。」白雪的劇本原名是《分隔線》,希望聚焦在深港分隔的感覺上。但後來得以和水貨客接觸,得知了「過春天」這個暗語,和朋友討論下覺得這個名字很貼切:「本來這個詞語是水貨客間的暗語,成功帶貨過關,就是過了春天。而且每個人的成長或是人生總需要『過』一個什麼東西或事件,然後只要過去了便是春天。」

亮相各大國際影展口碑瘋傳

新導演、新演員、鮮有觸及的題材令《過春天》得到各大國際影展關注,電影首先亮相於2018年多倫多國際電影節「新發現」單元,並作世界首映。在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節中斬獲最佳影片(第一屆得獎作品為文晏導演的《嘉年華》)以及最佳女演員獎項,之後更入選指標性的柏林影展「新生代」單元以及大阪亞洲電影節競賽單元,導演白雪更奪得最具前途新人獎。大阪亞洲電影節評審有極高評價:「電影對地理、政治以及內心、外在的個人邊界進行了精彩的描述,白雪以傳統的敘述結構展現一個嶄新的視角。」

電影於香港國際電影節作香港首映,原定兩場放映火速爆滿,而首次現身大銀幕的黃堯亦榮獲火鳥大獎新秀電影競賽(華語)單元最佳女演員殊榮,評審團代表梁家輝在頒獎禮上讀出評語:「一個出生在佛山、生長在北京的女孩,竟然可以將一個深港跨境女中學生演得這麼出彩。」電影亦獲得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導演及最佳新演員提名。

導演白雪 的話

「這是一部現實的片子(電影),雙城、迷茫、衝動、水客(水貨客)。這部電影說的是一群很『尷尬』的人。就像佩佩這個特殊的女孩子,每天在深圳和香港之間往返,她代表的是那群單非或是雙非的跨境學童,這群孩子在深圳有家庭但是沒有朋友,在香港有學業可是沒有家。其實我覺得這種身份和地域的『尷尬』是有普遍性的,不論在哪個城市,每個移民的人都會有這種關於『歸屬』的疑惑,雖然這看似是一個青春故事,但它不只是說青春、成長。佩佩代表了這群有特殊身份和背景的人,我希望觀眾可以視她為切入點和這個雙城故事、這個世代的縮影。」

監製田壯壯的話

「對於電影導演來說,對生活、對經歷的獨特感知,加上好的環境,就是鑄就一部好作品的關鍵,《過春天》的導演白雪正正就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故事主人公的經歷是她通過大量的採訪、調研編織出來的,雖然她在北京電影學院畢業了十年才有這部作品,但在這段時間裡,她對生活和環境有更深的體會,而且她先天對電影有很好的直覺。這些條件再加上創作拍攝期間和整個團隊一起的努力,得以完成這部有誠意的影片。」

新演員驚豔亮相

女主角黃堯在廣東長大,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她收到劇本後非常喜歡這個角色:「這個角色有一種兩面不是人的感覺,在家得不到愛,以為能在水貨集團中得到一點家的感覺,誰知又是利益為先,以為能從朋友身上得到溫暖,誰知又因為誤會而失去了關係。她的人生就是很多以為的幸福,慢慢地消失,造就了她脆弱的一面。」她更表示因為自己的廣東話不夠純正,所以反覆練習每一個字:「我的粵語是有口音的,所以我的經紀人是手把手地跟我重覆對戲、練習,在場也幸好有很多香港的工作人員幫忙,跟我比較多對手戲的孫陽也幫了我很多,所以大家在看電影的時候才不會因為我的口音而出戲。」

男主角孫陽在香港出生,長大後到台灣讀書,有參與過「進念 · 二十面體」的演出。他當初也是帶著「試一試」的心態去試鏡,而意外得到角色:「我爸爸是香港人,媽媽是台灣人,在深水埗長大。所以得到這個角色後,我特地去流連機鋪、大排檔以及年青人聚集的地方,去感受一下年輕的感覺。」

恰巧兩位主角以及導演都是在「多元身份」下長大的人,他們在真實生活中經歷的不同語言、生活習慣、成長地方等的感受,都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在電影當中。

好戲之人廖啟智、江美儀容串

在電影中飾演黃堯父親的是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得主廖啟智。智叔是公認的戲骨,一舉手一投足都十分入戲。黃堯憶述她與智叔的一場對手戲時說道:「我只看過他在電視、電影上的演出,他是一個連眼神都懂戲的演員。我和他的一場對手戲是在餐廳裡吃飯,我埋頭吃他就坐在我對面看著我,開機前的他都很有笑容,然後一開機他就十分迅速地進入狀態。他的眼神變得很凌厲,完全沒有一點父親對女兒的溫柔。一個眼神帶我入戲,他真的很厲害。」

至於特地為電影柒了紫藍髮的江美儀大讚導演對演員極之信任:「這是我第一次與內地導演合作,很有新鮮感。雖然我的部分全程在深圳的棚內拍攝,但我只需要講廣東話。而且導演也會聽我的意見去更改一些對白,令整個電影的感覺更香港。」而對於一班新演員,她更是讚賞有加:「很久沒有和新演員合作,我在他們身上看到那團火。」男主角孫陽與江美儀飾演的花姐有最多對手戲:「她生來就有一種霸氣,很自然就會令你有一種敬畏的感覺。而她在我們那班男仔當中真的很有『大家姐』的感覺,很安心。」導演補充說這個角色是緣自於她一次調研:「我那次在深圳口岸附近假扮想走水貨的人,想看看水貨集團裡是怎樣操作,意外地讓我看見一個像花姐一樣有著一頭藍頭髮的大姐,她身邊跟著幾個小伙子。然後這個角色就成型了,而且江美儀很有那個大姐的感覺,做事又狠又爽快。」

《一念無明》金像級美指張兆康 實力打造港產味道

導演白雪雖然在寫劇本時有長時間、仔細地做調研,但始終沒有在香港生活過,在磡探場景上有一定的障礙,所以她找來了《一念無明》的金像級美術指導張兆康(阿康)幫忙。因為電影很著重香港味道,而且室外景點和拍攝時間不多,所以阿康找了很多有標誌性的香港街景去拍攝,務求可以令觀眾一看就明顯地知道這是香港獨有的景象:「學校是特地選了在屋村中較低的建築,這樣拍攝上就能以密密麻麻的屋村外牆作背景。然後就到香港北面最標誌性就必然是輕鐵,因為一看到輕鐵,就能立刻聯想到接近口岸邊境的北面。」白雪導演很放心阿康的選擇:「他是香港人,對香港的了解一定比我深、比我更貼近地道的狀況。我唯一不放心的是關口的拍攝。我們事前拿著劇本向海關人員申請拍攝,非常害怕會不被批准,因為如果沒有了過關的鏡頭,整個電影就不成立了。幸好,等了一段時間,海關方面終於批准了我們在皇崗口岸拍攝。他們批准了,電影已經完成了一半。」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