銃夢:戰鬥天使 - 創意展開 自我探索、愛與希望 科幻奇程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1月24日
Poster

銃夢:戰鬥天使 Alita: Battle Angel

資料
發行:二十世紀福斯影片
導演:Robert Rodriguez 羅拔洛迪格斯
主演:​​Christoph Waltz 基斯杜化華茲、Jennifer Connelly 珍妮花康納莉、 Mahershala Ali 馬許沙拉艾利、Rosa Salazar 羅莎沙拉撒
級數:IIA
片長:122分鐘
院線:待定 (2D / 3D / 4DX / D-BOX / IMAX / MX4D / ScreenX)
上映日期:2019年2月5日

電影介紹

世紀票房神話之王占士金馬倫,繼《阿凡達》和《鐵達尼號》後,今年賀歲再度挑戰自我紀錄,聯同監製好拍檔尊蘭度及《罪惡城》技驚國際大導演羅拔洛迪格斯,聯手炮製「二十世紀福斯影片」榮譽發行的新作《銃夢:戰鬥天使》(ALITA: BATTLE ANGEL) !改編日本同名漫畫神作,打造一段天價科幻動作大歷險;奧斯卡得主《007:鬼影帝國》基斯杜化華茲、《綠簿旅友》出爐金球得主馬許沙拉艾利、奧斯卡得主《有你終生美麗》珍妮花康納莉、《移動迷宮:焦土試煉》上位新星羅莎沙拉撒主演,舉世期待。

幾個世紀後的未來世界裡,合成人艾莉達 (Alita) 躺在Iron City廢鐵區中不省人事,幸得心地善良的機械醫師伊度,將她帶回工作室修理。艾莉達醒來時發現記憶全失,對身處世界一無所知,但一切簇新生活令她充滿好奇,到處探索。伊度極力隱藏艾莉達的神秘過去,而她好友曉高卻試圖勾起她失落記憶,兩人更漸生情愫;同時各方惡勢力逐漸叩上門,危及艾莉達至親,從而啟動她潛藏的逆天戰鬥力!為了解破身世之謎,艾莉達獨力踏上征途,對抗這個黑暗腐朽的世界!新世紀,需要新英雄!

Alita: Battle Angel

改編日本漫畫神作 前所未見的末日後世界

在23世紀,地球經驗了「大墜落」(The Fall),一場導致生靈塗炭的戰爭,令所有科技發展停頓,剩下來的科技都被改變了本身的用途,社會倒退成弱肉強食的原始世界。

300年後,「鐵城」(Iron City)成為了地球的核心,所有生還者都聚居於此,當中包括了普通的人類和被改造了的生化人。在鐵城之上,是漂浮於半空的最後一座天空城市「薩林」(Zalem),那是一片只容納「優等人類」的人間樂土,永遠隔絕底層世界的窮人,並以壓倒性力量支配地面的一切;鐵城是為薩林服務的工廠城鎮,為安居在天空城市、遙不可及的優等人類進貢食物和各種製成品。

但鐵城也擁有其獨特的色彩和能量;渴求與抱負,現在還有一個令人難以想像的英雄人物將要誕生,一個被發現於廢鐵堆中的年輕生化人,她將會發現自己的真正身分,並成為代表抗爭的希望。

《銃夢:戰鬥天使》(下稱《銃夢》),為觀眾帶來一個全面的官能體驗,融入一個集刺激動作特效和動人情感於一身的天馬行空世界,並當今電影界上兩位不斷突破界限的頂尖創作人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和羅拔洛迪格斯(Robert Rodriguez)聯手打造,結合他們對建構科幻世界和女英雄人物的熱誠,把科幻視覺與故事推向另一層次。

現在他們邀請全球觀眾進入一個令人震撼的未來都市,並加入艾莉達尋找自我使命的驚險任務,投入於這個集合出色演繹、創意設計、尖端動態捕捉(motion capture)科技、CG影像、電腦特效和3D拍攝技術炮製出來的奇幻觀影體驗。

這個奇幻冒險歷程是始於機械醫師伊杜(Dr. Dyson Ido)在廢墟中找到一個女孩的「生化核心」(cyber-core),她的肢體部分已毀爛了,但她的人類腦部尚存一息,他不能見死不救,於是開始修理這個來歷不明的生化人,這讓他重拾當父親的機會,看著她學習、成長,經歷很多令她大開眼界的第一次。但這個被伊杜取名艾莉達的好奇少女,原來背後埋藏著很多秘密,當她發現了自己是擁有驚人的戰鬥能力時,她知道自己是與別不同的,必須要尋回記憶與身分。雖然她的戰鬥能力是植根已久,是她的本能,但她仍需尋找戰鬥的原因。

《銃夢》故事及製作要點

⦁ 艾莉達(Alita)尋找她的使命和戰士力量,跟占士金馬倫創作過的兩個極具代表性的女主角Sarah Connor(《未來戰士》)和Ripley(《異形》)非常相似。

⦁ 導演羅拔洛迪格斯曾表示初步造型出來時,很多工作人員認為女主角的眼睛太大,有點奇怪,但他希望能夠完全還原原著漫畫造型,「眼睛是靈魂之窗,我們想運用特效,展現一個強大的生化人,但又擁有純真靈魂。」

⦁ 「Alita」在西班牙文意思是「小翅膀」,代表她雖然個子小,卻擁有能夠展翅高飛的強大能力。

⦁ 飾演艾莉達的羅莎沙拉撒(Rosa Salazar)表示,艾莉達雖然擁有強大的能力,但她絕不是超級英雄,她渴望成為人類,她只是個單純的女孩,只想保護自己心愛的人。

⦁ 英文片名原本是《Battle Angel: Alita》,後來把「Alita」移到片名最前面,因為監製占士金馬倫認為片名必須是A或是T字頭,電影才會大賣。(《鐵達尼號》、《阿凡達》的英文片名都是A或T字頭)

⦁ 木城幸人原著漫畫中的艾莉達沒有國籍,而她其實是一個由生化軀體包著人腦的生化人,嚴格來說,她是來自火星。而原著故事設定的地理背景是在亞洲以外。

⦁ 本片以原生3D拍攝,並以最尖端的動態捕捉(performance capture)科技,拍出幾可亂真的CGI人物,由曾製作《阿凡達》的視覺特效先鋒Weta Digital包辦。

⦁ 鐵城(Iron City)跟過往科技片中冷冽灰沉的未來城市截然不同,是個位於南美某處的赤道城市,塵土飛揚,陽光充沛,世界各地的人湧入,形成一個雖然危機重重但卻充滿生命力的地方。

⦁ 緊張刺激的摩動球(Motorball)比賽是本片中動作場面密集、特效爆發的重點部分,而艾莉達是唯一一個精通已失傳的神秘武術「裝甲術」(Panzer Kunst)的生化人,艾莉達的動作設計定能令觀眾大開眼界,羅莎沙拉撒為此更苦練武術和泰拳多個月。

⦁ 片中有大量令人目瞪口呆的驚人武器,包括大馬士革刀(Damascus blade)、伊杜(Ido)的火箭鎚(Rocket Hammer)、古維卡(Grewishka)的鋸刃(Grindcutter)、曉高(Hugo)的陀輪車(Gyrobike),及其他生化人的肢體武器。

人物介紹

艾莉達 Alita
(羅莎沙拉撒 Rosa Salazar 飾) 流落廢料場的生化人,被機械醫師伊杜拾回並重新組裝。她在尋找過去的同時,發現了自己的天命。

戴臣伊杜 Dr. Dyson Ido
(基斯杜化華茲 Christoph Waltz 飾) 心地善良的機械醫師,不惜一切保護艾莉達。

曉高 Hugo
(基恩約翰遜 Keean Johnson 飾)
艾莉達新結識的好友,夢想前往天空城市薩林。他指導她摩動球的技術,並試圖幫助她喚醒失落的記憶,兩人日久生情。

韋達 Vector
(馬許沙拉艾利 Mahershala Ali飾) 摩動球比賽的幕後操縱者,他會不擇手段毀滅艾莉達。

占士金馬倫十年「銃夢」終成真

占士金馬倫是科幻與動作片的先驅,他為我們帶來了《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異形》(Aliens),當然還有《阿凡達》(Avatar),全部都創下票房紀錄,風魔全球。金馬倫向來擅長創作以嶄新、獨特的世界為背景的故事;他突破電影製作科技,務求令觀眾獲得震撼的官能刺激,並塑造出引人入勝、令人一看難忘的人物。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打破和超越我們的想像。

早在20年前,即在製作2009年的《阿凡達》之前,金馬倫已經被木城幸人(Yukito Kishiro)的《銃夢》漫畫系列深深吸引,當時導演吉拿域戴拖路(Guillermo del Toro)向他推介改編自《銃夢》漫畫系列的動漫版,金馬倫立刻就知道這是他創作一個全新觀影體驗的題材。在26世紀的末日後世界,一名科學家發現了一個年輕的女生化人,將她重新組裝,更自此擔起有如她父親的角色。這是一個支配者及被支配者兩立懸殊的獨特未來世界,讓金馬倫有機會探索他最喜歡的主題:一個複雜、引人共鳴的女角色,帶領觀眾透過她的心路歷程,探索一個奇異世界。

金馬倫說:「這故事深深打動我,當時我的大女還很年幼,而我看到一個女性自強的故事,於是我也找原著漫畫來看,發現木城幸人創作了一個很豐富、細緻,充滿電影潛質的世界。」

於是他開始著手寫劇本,還找來《不赦島》(Shutter Island)的女編劇萊塔卡洛格里迪斯(Laeta Kalogridis)合作;此外,他更製作了一本600頁的筆記,內有各個人物的設計概念、背景,甚至是鐵城的物理特性,並與一班觀念畫家一起製作早期設計草圖。

鐵城的歷史背景,以及在它之上、近在咫尺卻遙不可及的天空之城薩林,是帶有深刻的寓言,金馬倫解釋說:「這故事發生於一場毀滅世界的大戰後300年,生化瘟疫武器令全球只剩下少量生還者,大部分都紛紛湧往僅存的一個天空城市薩林,但鐵城仍然是一個重大的難民營,那裡的人都渴望前往薩林,一個代表著機會和夢想的地方。」

鐵城的生活也吸引著金馬倫,在這裡,人類把身體和腦部與生化軀體結合,製造出不到形狀、大小和能力的生化人是等閒事(生化人不是機械人,而是把生化科技組件與人體結合的改良人種)。今時今日,醫學假肢研究的科技日新月異,已發展出不同的方法,使人腦能直接控制和感覺到人工肢體。但如果思想與機械結合的科技躍進大一步,讓人不但可以復原,還可以再被創造,又會如何?

金馬倫解釋說:「生化人的源起,是因為人類被全球瘟疫影響,人類需要移植假肢,久而久之,擁有生化肢體成為平常事,變成了人們的生存方式,而且成為生化人沒有壞處,甚至是財富的象徵。最高端的生化人被稱為『完全置換生化人』(TRs/Total Replacements),即是全身除了腦部之外,全都換上了更強、更快,或是任何你想要的生化軀體。」

木城幸人在創作《銃夢》漫畫之前,已經相信人類已身處一個依賴機器的生化人社會雛型,他說:「即使是在有互聯網之前,我們都已依賴電力或科技而活,而我們亦欣然接受這樣生活,所以我們跟故事中鐵城的生化人很相似,而重點是我們如何令自己更有人性。」

曾與金馬倫合作《鐵達尼號》、《阿凡達》等鉅作的監製好拍檔尊蘭度(Jon Landau),今次也是從一開始已參與其中,他回想金馬倫的劇本初稿說:「劇本很動人,中心是兩個愛情故事:一個是艾莉達和伊杜之間的父女情;另一個是艾莉達和曉高之間的男女愛情。」

即使生化人的軀體已損壞得無法再修理,人腦的部分仍可以繼續存活下去,連接到新的軀體,因此伊杜才能拯救艾莉達。而燃起金馬倫的想像和熱情的部分,是艾莉達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和過去。

「當伊杜重新組裝艾莉達時,她是沒有記憶的,她是一張白紙,對世界充滿好奇。但當她發現更多關於自己的秘密後,就變成一個更複雜的人物,她不只要尋找自己是誰,更必須決定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金馬倫說。

艾莉達與生俱來的無畏性格,是很久之前她在人類太空殖民地「火聯國」(火星聯合共和國;URM/United Republic of Mars)被製造時已編製在內的特質,金馬倫說:「艾莉達是不會感到恐懼的,無論敵人有多強大或奸險,她都會正面迎擊,這也是寫這個角色的難處,因為你需要找她的弱點。我覺得即使她不會為自己而感到恐懼,但卻會為她愛的人而感到恐懼,所以這故事是要刻畫她與別人的關係、當中的背叛和她對人性的認知。」

鬼才導演羅拔洛迪格斯 打造科技新經典

《銃夢》漫畫迷都急不及待想看金馬倫拍的電影版,而金馬倫也同樣期待,自1999年開始已經籌備《銃夢》;但到了2005年,他必須要在《銃夢》和《阿凡達》之間作出選擇,他決定全力製作《阿凡達》,因為當時已有成熟的科技讓他實現《阿凡達》,而他相信往後的科技以幾何級數發展,也很快能讓《銃夢》成真。

金馬倫一直沒有放棄《銃夢》這個夢,但全球觀眾對《阿凡達》續集的渴求,令他有更迫切需要繼續發展該故事,沒有時間和空間投放於執導《銃夢》。後來有一天,他與好友羅拔洛迪格斯傾談時,感到可以放心把《銃夢》交到對方手上。二人向來都會時常討論電影拍攝技術,而今次金馬倫決定邀請這位好友成為他的工作夥伴,協力令《銃夢》成真。

鬼才導演羅拔洛迪格斯,過往一直憑著個人獨有風格,無論製作任何類型的電影都游刃有餘。在1992年,當洛迪格斯仍是23歲的大學生時,就以僅僅7000美元成本拍攝了他的首部電影《世事無絕對》(El Mariachi),執導、剪接和錄音都由他包辦,就此他開創了電影事業,以大膽的拍攝風格見稱,而且經常以低成本製作,迫使他爆發創意。他又創立Troublemaker Studio,製作了《三步殺人曲》(Desperado)、《殺手攻略》(Once Upon A Time In Mexico)、《非常小特務》系列(Spy Kids series)、《攞命.彎刀.罪惡城》(Machete)、《索女.重炮.神經刀》(Machete Kills) 、《罪惡城》(Sin City)及續集《殺出個黎明》(Dust Till Dawn)。

洛迪格斯回想金馬倫交棒給他時,他有機會看到金馬倫早已準備好的動畫影像分鏡(animatics)和概念圖,而一如金馬倫向來的處事風格,他向洛迪格斯展示的不是一般的簡報,而是一個完整的動態劇本(story reel),包含了各個設計部門的視覺設計元素,這些都給予洛迪格斯一個很穩健的基礎去發展這電影,他說:「金馬倫已經從工程學的角度構思了鐵城裡每一部分是如何運作,並確保最科幻的元素也可執行出來,所以由一開始,一切已不單純是想像,而是已準備好呈現眼前。」

有機會使用金馬倫、Lightstorm和Weta為《阿凡達》發明的科技,包括臉部表情動態捕捉(facial performance capture)、能夠把CG製作出的人物實時合成到真實演員上的Simulcam、3D Fusion Camera等,也是吸引洛迪格斯的因素之一。洛迪格斯自己也喜愛突破傳統界限,而且是個3D科技的先鋒,他的2003年電影《非常小特務3D》就是史上首部全數碼電影,現在他就像一個走進電影糖果屋的小孩那樣,他說:「科技一向是我工作中的重大部分,但拍這部電影,我是有機會以幾何級數地躍進,因為占士已經發明了很多不同的科技去製作3D電影,我視這為一個學習的機會。」

洛迪格斯被故事以無限的創作可能性深深吸引著,而他接手執導後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把內容極之豐富的劇本濃縮。他說:「我要把故事濃縮至電影的長度,把劇本縮短和重編了某些部分,但當然是以忠於金馬倫的風格去寫。他已有一個很豐富的故事,人物鮮明立體、動作畫面龐大,這個壯闊的世界是前所未見的,但也有細膩的人物與故事刻畫,深深打動觀眾,當中有一個偉大的愛情故事,一段動人的父女關係,我也已為人父,因此感受很深,必定會確保這些元素都被包含在電影中。」

這次世紀合作就此啟動,金馬倫在洛杉磯的Lightstorm團隊與洛迪格斯在德州的Troublemarker Studio製作團隊亦攜手合作,還有著名的Weta Digital把他們在《阿凡達》開創的動態捕捉技術在本片推向更高層次。蘭度說:「我和占士視監製的作用為協助塑造一個導演,而不是支配他,在《銃夢》上,我們為洛迪格斯提供正反意見,但決定權是在他手中。」

金馬倫很高興看到洛迪格斯以無比的熱情和膽色去應付這個挑戰,他說:「我看到洛迪格斯很熱愛這製作過程,他熱愛本片的科技和設計元素,也十分通力合作。他亦很忠於木城幸人創造的世界以及我所寫的劇本,但同時又能注入他的視野和風格。我希望給予他最大的創作空間,我由一開始已很強調這一點。」

為了創造故事中的「鐵城」(Iron City),洛迪格斯把他的Troublemaker Studio的大部分空間改造成露天片場,並以巴拿馬城等世界各地的密集城鎮為參考,打造一個大型的鐵城場景。鐵城的頭兩層都是實際建搭出來,Weta Digital再以CGI建構更多層次,製造出天空城市「薩林」(Zalem),由一部大型升降塔與地面連接,把物資運上去,把廢物輸下來。

他說:「我們設計了一個能充當整個鐵城的場景,只要把一些街道連接起來,和巧妙地運用運用角度,看起來就會大很多。我拍《世事無絕對》時就只有兩條街道,所有人都是在原地兜圈!當然《銃夢》的規模大得多,我從未想過在德州這邊可以造到如此龐大和仔細的場景,我確定是我們造過最大的場景。」

當木城幸人去到拍攝現場,看到他在漫畫中所畫的一一活現眼前時,感到非常難以置信,他說:「就像發夢一樣,我對占士和羅拔所創造出來的感到很光榮。」

電影大部分鏡頭都包含特效元素,因為艾莉達以及很多住在鐵城的人都是生化人,意味著會運用大量動態捕捉和替換肢體的效果。跟金馬倫一樣,洛迪格斯也很喜歡探索新的拍攝科技,因此很享受於製作過程中,他說:「整個製作團隊很龐大,人才濟濟,各有專門負責的部分,迅速應對,所以我們從沒有因為任何一個技術問題而停滯。」

監製尊蘭度很高興《銃夢》終於成真,而且仍有金馬倫的參與,他說:「我想占士對於大眾終於能看到《銃夢》電影版會感到很興奮,沒有甚麼比一個大好題材未能拍成電影更令人可惜。而能把兩位當今最受尊崇的大導演聚在一起,合力製作出一部動作和特效強勁,而又有感性動人的巨片,是很難能可貴的事。」

洛迪格斯說:「這是艾莉達的成長脫變故事,她找尋到真我,發現自己的力量,並成為一個謙遜但卻有能力改變世界的人。這是個出色的故事,充滿驚喜、幽默、愛和好看的人物關係。」

Alita: Battle Angel

千挑萬選 羅莎沙拉撒苦訓武功做女主角

故事一開始,艾莉達醒來,在鐵城展開新生,經歷了一連串的脫變。她一開始有如一張白紙,完全沒有記憶,所以即使是橙的酸味也令她的味道感應器產生很大的刺激。由於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便懷疑自己只是個無關痛癢的人,沒有生存目的,沒有真正的家人,即使她在嘗試與別人建立關係。之後,她發現她原本是擁有「狂戰士」(Berserker)的身體,強大的機能是鐵城裡前所未見的,她便感到一種尋找使命的迫切需要,她繼而發現自己絕不是個無關痛癢的人,但她拒絕成為如「狂戰士」般的毀滅性武器,相反地,她要成為一個熱切追求公義的使者。

龐大的選角過程隨即展開,但要扮演艾莉達並沒有特定的標準,如木城幸人在漫畫中所寫,鐵城算不上是一個國家,只是人類在地上的最後一個基地,而艾莉達是在人類的火星殖民地出生的,扮演艾莉達最重要的是說服力,畢竟身形嬌小的艾莉達要對抗13尺高的生化狂人,因此不但要令觀眾相信她的強大戰鬥力,更要了解她不斷增強的自信和決心。

經過大規模選角後,製作人千挑萬選了曾演出《移動迷宮》系列(Maze Runner series)、《分歧者2:叛亂者》(Insurgent)和《蒙上你的眼》(Bird Box)的古巴裔美國演員羅莎沙拉撒(Rosa Salazar)擔任主角,洛迪格斯說:「我看了她的試鏡片段,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我對占士說:『這個真的令我震驚。』而他也有同感,看了又看。之後我們做了一次現場試鏡,她簡直是一支獨秀,令我們驚呆。」

對於沙拉撒來說,能跟洛迪格斯合作是夢想成真,也很符合她的期望:「跟他拍這電影,即使是這樣大規模的科幻巨片,但卻有以打游擊方式拍獨立片的感覺,每個工作人員都是落手落腳去做每一件事,同一時間有很多事情在發生,但他不慌不亂,思路很清晰,也很有創意。」

雖然洛迪格斯要一眼關七,但仍然會花時間與演員溝通,沙拉撒續說:「他樂於聆聽,對一個電影業中的拉丁裔女性來說,這真是很難得,平時你會很怕別人覺得你難相與,但今次我不曾感到自己問得太多問題,或者阻礙著大家,這令我感到自己的聲音被重視,同時當你有發言權時,你也會開始負起應有的責任,你會覺得:「噢,我的說話有重量,那我也要肩負起責任。』他教曉我很多。」

沙拉撒亦表示她的角色令她有共鳴:「艾莉達是個普通的女孩,只是她是生化人,且有一段瘋狂、悲慘的過去。對於我來說,除了人工合成這部分外,艾莉達是跟我很相似的,她有很豐富的情感,她缺乏安全感,她勇敢、強悍、好奇、愛反抗;她很強,但也很脆弱,她擁有靈魂和一顆赤子之心。」

在開拍前數個月,羅莎沙拉撒已經開始接受密集式的訓練,學習武術、泰拳和功夫,並加以磨練她的滾軸溜冰本領,她說:「這些訓練差點要了我的命,我要磨練出更強的耐力和體能,並要有精銳戰士的思維。」

雖然沙拉撒親自演出了一些動作特技場面,但以動作設計和拍攝的複雜程度,團隊必須起用了九個不同的艾莉達替身,當中有世界級的體操運動員和柔體雜技演員,沙拉撒說:「艾莉達跟很多敵人打架,有些更是身形龐大的生化人。我喜歡她的狠勁,我覺得這可讓女孩知情她們可以剛柔並重,你可以感性,但同時也可堅決令邪不勝正。」

當艾莉達找到她的狂戰士身體後,劇情就更白熱化,這可算是一個流線亮麗的生物力學美的藝術品,內有複雜的神經元網絡,與她的潛意識結合。沙拉撒說:「艾莉達的身體帶有喻意,她最初是個格格不入的少女,慢慢變成擁有狂戰士身體的強悍女性,就像終於找到自己真正的皮膚那樣。」 要透過動態捕捉來演活一個角色,看似是很大的挑戰,但沙拉撒早已準備就緒,做足功課,參考了如《猿人爭霸戰:猩凶巨戰》(War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中安迪瑟克斯(Andy Serkis)的演出。她說:「動態捕捉是很有趣的,你與其他演員一起演出,但你戴著一個五磅重的頭盔,你必須要很專注和忘我,忘記自己戴著這些儀器去演出。」

基斯杜化華茲一改戲路演慈父

伊杜(Dr. Ido)運用自己的醫學知識來幫助鐵城裡的人,而為了緩解自己的喪女之痛,他給予艾莉達一個溫暖和安全的家。已為人父的羅拔洛迪格斯很能理解伊杜,他說:「我明白伊杜想某程度上嘗試管束艾莉達,但同時也學習相信她和放開手,相信她會作出正確的選擇。」

兩度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基斯杜化華茲(Christoph Waltz)是洛迪格斯心目中的唯一人選,雖然華茲向來擅長演繹邪惡的角色,但今次的角色卻是很正派的。洛迪格斯亦很喜歡讓華茲飾演一個科學家,他說:「當基斯杜化說一些很專業的用語時,會吸引你逐隻字去聽,會令你覺得聽起來不是很難明。我們真的很幸運能請到他來演這角色,我想像不到由別人來演。」

華茲是被金馬倫說服參演的,金馬倫說:「我們談到這故事是關於一個父親慢慢接受自己的女兒獨立,明白到自己不能永遠保護她。我認為這是最吸引他擔演這角色的原因。」

其實華茲也對鐵城著迷,他說:「我覺得這是一個沒有空間去客套的社會,每個人都只顧自己,這是個對社會很仔細觀察。」此外,本片不是華茲向來會參演我片種,角色也一反他過往戲路,令人意想不到,也是吸引他的重要因素,他說:「我亦很欣賞羅拔的電影製作方向,跟我作為傳統主義者所認識的完全相反,他擅長數碼拍攝,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思考模式,但這也是一個不同的藝術模式。」

華茲和羅莎沙拉撒也建立了很深的聯繫,這也是整個製作的關鍵,沙拉撒說:「伊杜和艾莉達的關係必須要很真實,他們一起走過很多父女會經歷的過程:有矛盾、有愛,最後小鳥長大了要拍翼離開,而這一切都是以父女情作基礎。這是個很美麗的故事,艾莉達填補了伊杜碎了的心,而伊杜則賜予她生命。我很幸運有華茲作為對手,我們有很多真誠精彩的對話,他一直給予我很多啟發。不知為何,但在他面前我沒有感到畏懼,只是感到很興奮。第一次跟他見面時,他在鏡頭前試戲,而我就在旁偷偷看他,他是個很優雅大方和專注的人,才華洋溢而且為人風趣,有他在身邊是一件樂事,我覺得我有一項人生成就成功解鎖。」

新星基恩約翰遜 與艾莉達擦出愛火花

對艾莉達同樣重要的還有她的初戀曉高(Hugo),他跟艾莉達不同的是,他對鐵城的生活已經非常熟悉,而且是個沒有改造的人類,他向來都是靠自己,建立了一種只為自己而活的價值觀。尋找合適的演員並非易事,製作人為此非常傷腦筋,直至電影界新人基恩約翰遜(Keean Johnson)出現,監製蘭度說:「基恩在脆弱和堅強間取得完美平衡,看著這年輕人在拍攝過程中慢慢脫變成一個成熟的演員,真是很令人鼓舞。」

洛迪格斯補充說:「要找一個可以跟羅莎做對手的演員很難,而基恩給人的感覺跟漫畫中的那個小子很相似,是個充滿夢想又帶點神秘感的人。此外,他更激發了羅莎的潛質,而羅莎也激發了他的潛能,他們之間很有化學作用。」

約翰遜回想經過了多輪試鏡,過關斬將,當他收到洛迪格斯傳來一張艾莉達與曉高親吻的照片後,便知道自己終於成功了,而首次演出電影就獲得如此重要的角色,實在令他驚喜萬分,同時他也做好準備,知道自己要如何演繹這角色:「我覺得曉高是個強頑、醒目的街頭小子,不需要任何人幫忙的那種人,但其實他心底裡是有脆弱一面,而我希望能展示著他埋藏的這份脆弱。」

約翰遜又表示,跟沙拉撒擦出火花不是太難,尤其因為他們在漫長的試鏡階段時已經建立了感情,他說:「我們初次見面時她已經很熱情,我們對過一次戲後就很快成為朋友,而當我們被選中後,都覺得需要在片場外花時間相處,互相了解。我們除了同是演員外,也同樣是超級電影迷和影評人,我們會一起討論電影、談論對電影和對將來的希望,在很多方面都很投契。」

曉高是個非常嚮往薩林的少年,他到場拾荒、偷竊和欺詐,都是為了賺到足夠的錢,買到通往天空城市的入場券,但當他遇見並愛上艾莉達後,他的人生出現了很多的變化。約翰遜說:「曉高要招搖撞騙才能在這個艱難的世界生存,他不可以跟隨爸爸的路做個工廠工人,因為他渴望前往薩林,為此他做了很多自己也覺得不光彩的事。即使如此,曉高仍有很多優點,他充滿熱情、思想開明,而他決定要做的事,必定會完成。」

隨著故事發展,我們知道曉高也是個「拆匪」(Jacker),即是強行奪取生化軀體組件的罪犯,這是他嘗試隱瞞艾莉達的黑暗秘密,約翰遜說:「曉高相信當拆匪是他前往薩林的途徑,但當他愛上艾莉達後,他不再確定前往薩林是否值得。」

曉高沒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生化人,但艾莉達對世界的熱情令他陶醉,當他教她玩「摩動球」時,單單看著她超凡的身手和技術,就已令他心如鹿撞。約翰遜說:「摩動球是曉高熟悉的遊戲,所以當他看到她的過人天份,真的震撼了他,同時他也看到艾莉達純潔的靈魂。」

曉高或許沒有生化人的改良身軀和機能,但他有自己的絕技,對鐵城裡的每條秘道和捷徑都瞭如指掌。他還有一部「陀輪車」(Gyrobike),是一部加強馬力、具侵略性的單輪電單車,約翰遜說:「這是最酷的東西!我以為駕駛陀輪車的戲份會在綠幕前拍攝,但他們製造了一個會隨著我身體擺動來搖控的裝置,讓我可以真正融入那個世界,亦令這角色好玩得多。」

約翰遜很高興很跟羅拔洛迪格斯合作,他說:「羅拔很樂意回答我任何問題,是個很有趣的傾談對象,他談起自己早期的作品時還是很雀躍。我也很欣賞他的導演風格,跟我向來拍電視劇所習慣的模式很不一樣,我拍了頭幾個take後,他都不會立刻走過來跟我說甚麼,我最初以為是自己演得太差,但原來他是之後才會走過來,給我一些很重要的意見,不但改變了那一幕的演法,更是改變了整個角色。我覺得這是很多人喜歡跟他合作的原因,他在旁觀察,讓你自己揣摩發揮,只在必須時才會開聲給你一些指引。」

約翰遜也有機會跟來探班的金馬倫學習,他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時,花了30至40分鐘時間談《深淵》(The Abyss)和他是如何拍出了多部經典電影,他給我的感覺是個很隨和、很愛電影的人。我覺得與君一席話,勝過在大學讀幾年書,他根本就是活生生的人形電影學院,他和羅拔都是!」

艾莉達的敵人

艾莉達越發現更多自己的身世,在鐵城裡的敵人就越多,其中一個是伊杜的前妻雪穎(Chiren),她跟伊杜一樣也是個出色的生化人醫師,但她把悲痛化為對金錢和權力的追求,她對於伊杜把他們為亡女設計的身軀用在艾莉達身上感到非常驚駭。

飾演雪穎的金像女星珍妮花康納莉(Jennifer Connelly)認為她是在渴望一條返回昔日歡樂時光的道路,她說:「雪穎是在薩林出生的,所以她認為回去薩林就會快樂,這是她逃避在鐵城的傷心回憶的方法,推動著她的是絕望和痛苦。」

雪穎看見艾莉達的第一眼時,她冰封的心差點就裂開,康納莉說:「她看到那副精緻美麗的生化軀體,是伊杜造給他們的女兒的......只是在她眼前的卻不是他們的女兒。雪穎立即就視艾莉達為威脅,因為她勾起了所有她不想面對的痛苦,而她也開始發現艾莉達將會擾亂鐵城、挑戰這裡已建立了的一切。」

可是,雪穎不能完全否定她對艾莉達的感覺,康納莉說:「當她發現自己在嘗試殺死一個很像她死去的女兒的人時,她的心就軟化了,那刻她發現自己成為了自己憎惡的人,之後事情的發展就不一樣的。」

雪穎與鐵城中最黑暗的勢力之一結盟,這個人是韋達(Vector),他是鐵城中最頂尖的生化組件商人,因此擁有很大的影響力。馬許沙拉艾利(Mahershala Ali)在憑《月亮喜歡藍》(Moonlight)成為金像男配角前,已經被選為飾演韋達的人選。洛迪格斯說:「我一直覺得需要一個很有魅力的人去飾演韋達,因為所有街頭小子都敬仰他。馬許沙拉在2010年《鐵血戰士S》(Predators)的表現已經令我留下深刻印象,之後更越演越出色。」

韋達是100%人類,自視為精英,鄙視鐵城中的蟻民。艾利解釋說:「韋達相信要在鐵城裡成為大贏家,就是要向弱者埋手。他寧可在地獄作王,也不願在天堂被壓在圖騰柱底下。」渴望至高無上的他,自然視艾莉達為敵人,艾利說:「韋達會盡一切能力保住自己的地位,他渴求控制權,而艾莉達實在是太難以控制。」雖然韋達比鐵城裡大部分人活得好,但真相是他以自由作為代價,讓神秘的諾華(Nova)操控他,佔據他的身體。艾利說:「韋達是個壞人,但事實是他只是跟命令做事,最後大佬是諾華,韋達只是隻卒。」

艾莉達很快就發現她不是鐵城中唯一的生化人,事實上,鐵城大部分居民都經過生化改造,連狗也有生化狗,但她不知道的是她將會成為一眾城中最可怕的生化人的目標,包括身形龐大的的古維卡(Grewishka)。

古維卡在鐵城的下水道長大,他的世界盡是黑暗,為了得到所需他會拼死一戰,憑著他的身形和戰鬥力,他成為了韋達的終極武器。他的身體經過多次改造,變得越來越龐大,變成一隻鐵造的猛獸,但依然保留著一副合成的人臉,讓他記住自己內裡仍是一個人。古維卡的選角絕對出人意表,積奇厄爾哈利(Jackie Earle Haley)身形瘦削,卻擔起了這個角色,洛迪格斯說:「古維卡是個龐大、笨重的粗人,但積奇為他注入了很多色彩和層次,人們不能相信這大舊衰是積奇,但在細微處你會看到積奇。」

哈利很同情古維卡,他說:「他的人生充滿磨難,他獲得快樂的唯一方法就是擁有這樣龐大有力的身體,而他找到自尊的唯一方法是欺負人,他就是被這種心理影響著。」

艾莉達的另一大威脅是完全置換生化人桑彭(Zapan),擁有高科技的軀體和合成皮膚,由曾演出《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和《死侍》(Deadpool)的艾德斯克林(Ed Skrein)飾演。洛迪格斯形容桑彭是他最喜歡的設計之一,因為他就像一部Porsche,冠冕堂皇,而桑彭更擁有大馬士革刀(Damascus Blade),是火聯國出產的古劍,削鐵如泥。斯克林也被這個打扮光鮮的「獵兇戰士」(Hunter-Warrior)吸引,他說:「桑彭是個愛炫耀得有點浮誇的人,大多數的獵兇戰士都是又髒又生鏽,但桑彭以他華美的身體為傲,他是個自我又缺乏安全感的危險人物。」

原生3D拍攝 人臉捕捉技術大躍進

Weta Digital曾製作《阿凡達》的潘朵拉星(Pandora)、《魔戒》(Lord of the Rings)的咕嚕(Gollum)、《猿人爭霸戰》(Planet of the Apes)的智慧猿人,推進了過去二十年的動態捕捉技術發展,而在金馬倫領導的《阿凡達》中,Weta更革命性地開創了實時數碼捕捉臉部動態,把演員自然的表情與CG動畫天衣無縫地結合,絕對是行業的領導者。

在《阿凡達》後,Weta繼續改良各種技術,包括更多變的數碼燈光和模擬肌肉和皮膚,這些都大大幫助他們把羅莎沙拉撒的演繹與艾莉達的CG身體結合,無論是動作場面還是感情戲,效果都非常真實。

Weta對人臉的熟悉和控制度,也隨著每部電影有更深的發展,在《銃夢》裡更是爐火純青,已達到能控制肌肉組織的細緻度,不再只是表皮的活動,而是去到底層肌肉,艾莉達的臉部表情跟沙拉撒是一模一樣,單單是她的嘴部,製作團隊都花了數百小時去製作。

他們的動態捕捉系統也不斷推進,在《銃夢》看到的很多細節,都是之前在《阿凡達》和《猿人爭霸戰》中不曾看到的,而以原生3D拍攝更是不在話下,金馬倫說:「 最好的3D就是原生3D,不可以拍完才轉成3D,幸好羅拔都有原生3D拍攝經驗,所以他很清楚所有器材是如何操作。」

雖然洛迪格斯對原生3D拍攝有一定認識,但看到這些技術的大躍進,他仍感到很驚喜:「這些技術在過去幾年間進步了不少,拍攝時我甚至忘記了正在用3D攝影機,因為它們不會再拖慢進度。」不過金馬倫和洛迪格斯都認為3D只是電影製片人的其中一樣說故事的工具,正如金馬倫一直都堅持,3D是故事的元素,而不是故事的主角。

打造鐵城龐大場景

阿凡達占士金馬倫在構思《銃夢》的早期,已經想像出一個引人入勝的鐵城(Iron City),一個26世紀的繁喧城鎮,雖然仍有300年前大戰遺留下的滿目瘡痍,但卻是充滿著生命力。在他的想像中,這個地方擁有很多層次和強烈對比,它可以是個充斥著生化人的蠻荒之地,罪惡與賞金獵人四處肆虐;但也是艾莉達經歷發現自我、愛、喜悅、街頭生活和夢想改變世界的地方,無論生活有多艱難,人類對於喜樂、藝術、成就的追求依然沒有減退。

由於薩林(Zalem)如魔法般漂浮在鐵城上空,基於技術理由,金馬倫選擇把鐵城設定為一個位於南美某處的赤道城市,但它是一個熔爐多於是單一國家,洛迪格斯也很認同這意念:「木城幸人不是把故事設定於亞洲,他創作時是以堪薩斯州(Kansas)為靈感,但數年前金馬倫發現基於科學工程理由,在現實中鐵城應該會是很接近赤道,我很喜歡這想法,因為立刻這地方就多了很多色彩,有別於一般科幻片中的未來城市,鐵城不是陰沉灰暗的,而是充滿生機和多元化的。」

美術設計師Dylan Cole充:「鐵城有別於大家看過的雨水絲濕、滿街霓虹燈的未來城市,在這方面,你沒可能超越《銀翼殺手》(Blade Runner),所以我們想要完全不同的風格,鐵城是塵土紛飛、陽光充沛的城市,意味著即使人們受盡壓迫,但依然繼續活著。」

鐵城的設計概念令人驚嘆,而要在Troublemaker Studio的露天片場搭建這個龐大場景,當然也是一項大工程,因此洛迪格斯請來自《殺出個黎明》已合作無間的美術指導Steve Joyner和他的拍檔Caylah Eddleblute,洛迪格斯說:「Steve和Caylah知道如何把Troublemaker的露天片場變成這個層次豐富的城市,以他們的秘技把八條街看起來看整個世界。」

二人很了解洛迪格斯想要甚麼,Joyner說:「他想要一個延綿不斷的城市,所以我們設計了錯綜複雜、互相連貫的街道和橫街窄巷,這個場景複雜到連我和Caylah都會蕩失路!」而他們對未來世界的想像,Eddleblute以幾句說話來形容:「未來世界就像在過去的世界鋪上一層未來的薄紗,時移世易,但很多東西還是依舊不變的。這電影是設定在數百年後的未來,但當你回看400年前,人們還是坐在椅子上食早餐,跟今天的我們一樣。所以我們利用了很多現今的日常用品,令《銃夢》的世界跟我們更接近和有共鳴。」

Joyner和Eddleblute以巴拿馬和古巴作靈感,把當地的殖民建築、都市氣息、移民區和古今交匯的特色融入創作,他們又想像如果全球的人突然湧入一個南美城市會怎樣。Joyner說:「因為戰後四方八面的人都湧入鐵城,這裡要有文化溶爐的感覺。」

搭建這座城動用了超過200個木匠、油漆匠、泥水匠和工藝師,監製蘭度回想木城幸人第一次看到這場景時的反應:「木城幸人是個沉默內歛的人,但當他來到鐵城場景時,他臉上的笑容說明了一切。」

觀眾看到的首個場景是伊杜發現艾莉達的廢料場,是整個故事的開始的地方,所以要帶點神話般的感覺,Joyner和Eddleblute是用從聖安東尼奧市(San Antonio)的軍事廢物場找來的金屬和機械碎屑來建造這個廢料場。

當然不少得簡斯酒吧(Kansas Bar),以70年代的經典前衛搖滾樂隊命名,是漫畫中獵兇戰士的聚腳地,在電影中經過重新想像,以配合一場令人拍案叫絕的生化人打鬥戲。Joyner說:「簡斯酒吧是根據原著呈現,在漫畫中酒吧是在地底的,我們只是修改了這部分,變成是建於一所舊修道院之內,這讓我們展示出新舊融和的意念。」

Alita: Battle Angel

摩動球眩目特效 動作風格令人眼前一亮

阿凡達占士金馬倫在構思《銃夢》全鐵城的人民都為一個活動而著迷,這就是「摩動球」(Motorball),一個時尚但殘酷的角鬥士式運動,勝者都會成為人民英雄。參賽者配備各式的致命武器,腳踏以火箭推進的輪,以時速100英里高速在滿佈陷阱的賽道上飛馳,這個比賽不是要把摩動球射入龍門或投入籃,而是要搶佔摩動球,控球時間越長,得分就越多,賽制中有七人組對決或更激烈的單人賽,勝出者不但會成為鐵城的超級巨星,更有機會前往薩林定居。

鐵城裡每個人都會看摩動球,小孩子會在街上玩摩動球,艾莉達也是這樣認識這種運動,當她後來回復狂戰士的身軀後,便參加了初階版的二級聯賽(2nd League),羅莎沙拉撒說:「這對艾莉達來說很新奇,但她繼而成為了摩動球比賽中的LeBron James,令一眾輕視她的男生化人大跌眼鏡。」 艾莉達以為的運動比賽,結果變成了生死存亡的追捕戰,洛迪格斯和製作團隊都以賽車電影為靈感,他說:「摩動球追逐戲是我最喜歡的部分之一,當摩動球只是一場比賽時已經很緊張刺激,但當比賽變成了追殺,所有生化人都想殲滅艾莉達時,情況就更瘋狂了!」

由為零重力搏擊而設計的裝甲術(Panzer Kunst),到挑戰極速的摩動球追擊,動作設計滲透於整部電影的每個細節,由與金馬倫和洛迪格斯合作過的動作特技指導Garrett Warren主理,洛迪格斯說:「你跟Garrett說想要甚麼,他做出來的會再勁四倍,這就是我們所需的。」

真實感是Warren的原則,所以觀眾在大銀幕上看到的一切,都是先由真人演出拍攝,而不是純粹數碼效果,他說:「即使在電影裡,艾莉達和其他生化人的身體都是經過電影效果後製,但拍的時候全都是真人上陣,因為由真人去踢、去跳和被打到飛起,是有很大分別的,而把真實的動作特技與動態捕捉技術融合,更能讓觀眾看到前所未見的動作場面。我們這樣拍電影,是把想像力的潘多拉盒子打開。」

與Warren緊密合作的《神奇女俠》(Wonder Woman)動作指導Steve Brown,為艾莉達設計了非常獨特、甚至在零重狀態下也揮灑自如的打鬥風格,他說:「艾莉達打鬥時,她的整個身體都是武器,不只是她的手或腳,以她的整個身體為一體,發揮更強大的攻擊力。她的風格和技術也隨著她發現自己的身分而演進,越來越有自信,而當她回復狂戰士身軀後,更是能超越局限。」

資料提供:二十世紀福斯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