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空間 - 經典驚慄片延續作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7年09月25日
Poster

靈異空間 Flatliners

資料
發行:Sony Pictures Releasing International
導演:Niels Arden Oplev 尼爾斯艾頓奧柏
主演:Diego Luna 狄亞哥盧納、Nina Dobrev 蓮娜杜波芙、James Norton 占士諾頓、Kiersey Clemons 琪絲克拉蒙斯
級數:IIB
片長:11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7年11月2日

電影簡介

《靈異空間》是1990年的同名經典驚慄片之延續作,相隔27年再闖陰陽界!由瑞典版《龍紋身的女孩》導演尼爾斯艾頓奧柏(Niels Arden Oplev)執導,《潛行凶間》金像影后提名女星愛倫比芝(Ellen Page)、《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狄亞哥盧納(Diego Luna)、《吸血新世代》蓮娜杜波芙(Nina Dobrev)、《一級雙雄》占士諾頓(James Norton)等主演,舊版主角之一基夫修打蘭(Kiefer Sutherland)更回歸演出當年角色。

Flatliners

五名醫科生因好奇探索死後世界,進行極度危險的實驗,用醫療儀器令心臟短暫停頓,達至死亡狀態,誘發瀕死體驗!跨越生死讓他們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但隨著他們折返人間的卻是一連串靈異現象!這群擅闖鬼門關的年輕人,將會面對接踵而來的恐怖後果!玩命死亡遊戲,你玩唔玩得起?

《龍紋身的女孩》導演再次大玩心理驚慄

「我們都想知道死後會怎樣,但有些東西還是不知道最好。」監製羅雲斯麥克(Laurence Mark)說。但在《靈異空間》裡,五名醫科生卻對死後世界著迷,沒有理會警告,闖進不應跨越的領域。

《靈異空間》延續1990年的同名心理驚慄片,舊作由 祖舒密查(Joel Schumacher)執導,基夫修打蘭(Kiefer Sutherland)、 茱莉亞羅拔絲(Julia Roberts)、奇雲貝根(Kevin Bacon)等主演,於當年以 瀕死體驗(Near-death Experience)作主題是相當前衛,加上驚嚇及懸疑元素,令電影成為經典心理驚慄電影。

新作由擅長玩心理及懸疑的瑞典版《龍紋身的女孩》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導演尼爾斯艾頓奧柏(Niels Arden Oplev) 執導,他說:「《靈異空間》是通往未知的旅程,這是個可怕的題材, 由你的朋友幫助你跨越陰間再折返人間,去探索死後世界。」

《靈異空間》的故事由一位醫科生葛妮(Courtney)開始,她隱瞞著自己真正的 動機,說服四個同學與她一起進行危險實驗。她要求同學用醫療儀器令她心臟短暫停頓,讓她經歷死亡,同時監察她的腦部活動,看看能否發現死後世界的證據, 之後,她需要同學及時幫她恢復心跳,把她救活。

甚麼能說服他們以身犯險?當然是突破性的醫學發現,這創舉甚至會令他們 一舉成名。尼爾斯說:「試想像如果他們找到死後世界的證據,這可以是本世紀 最偉大的醫學發現。」

而這班醫科生發現的,遠遠超出了預期,瀕死經驗不但令他們經歷死後世界,回到人間後更獲得「異能」。尼爾斯說:「他們回來後發現能力提升了,因此這實驗 成為了他們成功的捷徑,但凡事都有代價。」

而這個代價真的很高,經歷瀕死經驗後,各人被迫面對過去做過而令他們 後悔的事。監製米高德格拉斯(Michael Douglas)說:「每個人都會在人生中 做過令自己羞愧或後悔的事,片中的醫科生面對死亡後,也面對過去的罪孽。 過去的錯誤如鬼魅般纏繞不散,如影隨形,但最後他們發現要彌補過失,只要有心其實為時未晚。」尼爾斯補充說:「他們要面對以前做過的一些錯事,到最後 重新認識自己是誰。」

《危機解密》編劇著重寫實 100%醫學根據

1990年的原作憑其獨特風格和令人不安的氣氛,令觀眾驚心動魄;27年後, 《靈異空間》在現代背景下回歸大銀幕,原作監製米高德格拉斯與另外兩位監製 羅雲斯麥克和彼德沙弗朗(Peter Safran)合作,重新演繹這個故事,並找來 尼爾斯來執導。

彼德說:「尼爾斯把歐洲作家的觸覺帶入美國商業驚慄片,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角色有說服力,他確保在每個角色身上發生的事都建基於現實,他們過去的錯誤和救贖的行動,都是可信的。」

導演尼爾斯希望電影可以自成一格,並且令現今的觀眾有共鳴。他說:「當然這是有娛樂性的驚慄片,但主題也要深刻、可信和真實,這也是吸引我參與的原因。」

監製羅雲斯同意用一個寫實的手法去處理本片:「科學和科技在這去廿多年已經有重大的轉變,因此拍本片時我們要建基於現今的醫學實況。」導演尼爾斯說:「《靈異空間》有一些超自然元素,有好玩和可怕的東西,但在這些東西當中,我希望做到完全可信。當他們首次嘗試瀕死時,我希望你能100%相信這是真的在 發生。」

更重要的是,尼爾斯著重角色的刻畫,監製彼德說:「我們希望一開始就很鮮明地建立每個角色,所以當他們經歷瀕死後的超自然現象時,你可以代入他們,你知道他們在經歷甚麼、做過甚麼,你會替他們感到害怕。」

前作有《危機解密》(Source Code)的編劇班李普利(Ben Ripley),根據 彼德費勒迪(Peter Filardi)所寫的故事編寫劇本,他說:「原作上映時,我在 讀大學,我還記得那時就覺得這電影有一個很聰明的故事前設,所以我對於重拍 這故事很感興趣。探索死後世界是所有人都感興趣的題目,還有贖罪和救贖的 主旨,我已經有一個很扎實的故事架構,而我要做的是把當中的科學和科技更新,以及令人物更加多樣化,彼此間更有競爭性,更切合現今醫學院的激烈競爭。」

班在編劇過程中更廣泛地諮詢醫學專家的意見,他說:「主角們對瀕死感興趣是 源於對神經學的興趣,對於腦部是如何運作,我們還有很多未知,這是個非常複雜的機器,不是常人能理解。我開始猜想:腦部的其中一部分是否負責產生 瀕死體驗?就如某些部分是讓我們感到憤怒,或像產生味覺那樣。」

班更有機會跟隨一位神經科醫生朋友上班,旁聽他們的會議,並訪問醫科生, 他說:「這些見聞有很多都寫進劇本裡,我們都追求可信性和真實感,所以在片中看到的一些醫學狀況,都是根據現實去編寫和拍出來的。」

愛倫比芝與心魔角力

下一步就是要物色五位演員,演繹故事中五個好勝好競爭的年輕醫科生,監製 羅雲斯說:「我們要找到能否互相補足的演員,而每個人都要有其獨特性。」曾憑《JUNO少女孕記》(Juno)獲金像提名的愛倫比芝,飾演遊說同學參與瀕死體驗的葛妮(Courtney)。監製彼德說:「葛妮是個飽受困擾的人,十年前因不小心駕駛 而害死了妹妹,令她悔疚不已,一直背負著這個包袱,而這也是令她對死後世界 著迷的原因,她想知道妹妹是否已安息,因此以身犯險,拿自己來做實驗。愛倫 演繹出角色的才智,也刻畫出她如何被妹妹的死的陰影所困擾。」

導演尼爾斯說:「愛倫為角色注入了情感上的可信性和深度,她把角色帶到黑暗的角落,以她的影響力誘導其他人跟她一起犯險。」

愛倫表示這電影在很多層面上都觸動了她:「這電影說的是我們對於一些無可避免的事情最內在、最原始的好奇、恐懼和拒絕接受。我從未演過像葛妮這樣的角色,她有點神秘,而我被她的神秘所吸引。她有一段極之慘痛的過去,一直與罪疚 角力,令她變成現在那樣。要演繹一個經歷了那麼多的人,去探索這個人物,令我很興奮。」

當葛妮嘗試了瀕死體驗後,角色的心理變化就更見明顯。愛倫說:「在瀕死體驗 之前,她一直都保護自己,避免觸及過去慘痛事件所帶來的感覺;在瀕死體驗之後,她有一種極樂狂喜的感覺,之後她完全打開了內心,開始感受到力量和自由,但也開始接觸到最內在、一直被埋藏的感受,她的真面目開始浮現。」

演員鏡頭前後擦火花

曾演出《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的墨西哥演員狄亞哥盧納(Diego Luna),飾演五個醫科生當中最理智的利爾 (Ray),他是眾人當中較年長和擁有人生歷練的人,他不是「富二代」,不是常春藤聯盟出身,在 讀醫之前,他是個消防員,目睹過很多苦難。最初他無法理解為何其他人會進行他認為是傲慢和魯莽的實驗,但最後他還是參與其中,因為他要幫助他們甦醒。

導演尼爾斯說:「利爾比其他人年長,有更多人生經驗和可靠性,狄亞哥令人有這種感覺,他一出場就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狄亞哥說:「利爾是個務實的人,他讀醫是有原因和使命感的,不會隨便拿這個機會來冒險;但同時,他是個醫生,他抵不住好奇心,參與其中的風險吸引著他。他對瀕死沒有興趣,但他想把同學從死亡中救回來,這令他感到有能力,所以對此入迷。這電影說的是一班人在玩火,在玩一些你無法控制的東西。」

《吸血新世代》(The Vampire Diaries)的蓮娜杜波芙(Nina Dobrev)飾演瑪露 (Marlo),她是那個令人妒忌的女生,因為她美麗、聰明,而且出身富裕,不過她做甚麼也有一種幽默感,令人無法討厭她。可能因為蓮娜也是這樣的女生,她很有魅力,而她把她的魅力帶到瑪露這角色身上。

瑪露是個好勝的人,她想成為最出色的學生,成功的醫生,而這令她沖昏了頭腦,為了明哲保身而搬弄是非黑白,不願面對自己的過失。而在瀕死經驗後,她打開了那扇門,罪疚感如鬼魅般相隨,迫她面對曾犯下的過錯。

英國演員占士諾頓(James Norton)飾演貪玩又有魅力的大男孩傑美(Jamie), 他不是個認真求學的學生,他喜歡派對和女生,喜歡逞強,自信爆棚,但其實他 真正追求的是別人的認同,他想成為明星醫生。導演尼爾斯說:「這也是葛妮選擇找他參與瀕死實驗的原因,因為她知道以他的性格,他絕對會按下那個按鈕,展開這個危險的實驗。」

曾演出《賤鄰2》(Bad Neighbours 2)、《心跳紐約》 (The Only Living Boy in New York)的琪絲克拉蒙斯(Kiersey Clemons), 飾演蘇菲亞(Sophia)一角。以蘇菲亞的努力和才智,絕對有資格入讀醫學院, 但她活在虎媽的壓力之下,令她喘不過氣來,她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想令 獨力撫養她的媽媽失望,還是不想令自己失望,還是她根本不想讀醫。這是個很 複雜的角色,而琪絲完美地演繹出來。

琪絲說:「我覺得蘇菲亞一直都想做班中最傑出的學生,因為這是她媽媽對她的 期望,所以她決定嘗試瀕死,認為可以激發潛能,同時也是一種自我解放,做一些媽媽一定不希望她做的事,從而奪回自主權。」

由一開始,五位演員間無論是在銀幕前後都充滿火花,蓮娜說:「我們由初次見面那刻就相處得很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性格,走在一起就像一幅拼圖,互補不足,並擦出新的火花。」

占士補充說:「在任何電影,任何表演,演員間的信任都是很重要的,你要在 數天內打開自己,把靈魂和脆弱一面都展露於這些陌生人前,這是需要很大的 信任,所以我們變得非常親密也不是出奇的事。而這些角色本著是把自己的生命 交托於對方手上,所以我們在鏡頭後能夠互信並建立深厚感情,便能更容易在 鏡頭前演繹出各人之間的友情。」

學顧問把關 演員參加「醫學訓練營」

導演與監製都追求真實與準確地呈現各種醫學程序,因此找來醫學顧問蘭西森瑪絲(Lindsay Somers),以及一班護士、放射學家、神經科醫生及神經外科醫生,合力確保片中所有診斷和藥物都是正確無誤,演員如真正的醫生那樣正確地使用各種 醫療儀器、進行注射和插喉等。

蘭西說:「從一開始,導演已一再重申要追求醫學上的真實度,所以我首先是看了劇本一次,跟他和編劇指出不準確的地方。例如在很多電影或電視劇,都會見到 用電擊令瀕死的人恢復心跳的情節,這是不準確的,所以編劇加了一幕,由琪絲 飾演的蘇菲亞去解釋心臟電擊器在沒有心跳的情況下是起不了作用的。」

另一樣要研究的東西,就是瀕死體驗可以維持多久,導演尼爾斯說:「我們做資料搜查,究竟一個人可以瀕死多久,即是說腦部可以在沒有氧氣的情況下存活多久。很多醫生都會說是三至四分鐘,但這真是因人而異,有些例子是超過三至四 分鐘的。」

而為了幫助演員演繹三年級醫科生,蘭西特意安排演員參加一個速成補習班, 她稱之為「醫學訓練營」。她解釋說:「我們以理論開始,讓他們了解為何在瀕死實驗時他們要進行那些特定的步驟,例如心肺復甦法是如何運作?壓擠對心臟和 人體有何作用?給予氧氣有何作用?之後他們便要學習技巧,我請來一個急救護士來教他們如何做心肺復甦法,如何用氧氣罩等。之後,我們就專注於排練瀕死實驗的部分,這對導演和演員來說都是最具挑戰和最重要的部分。」

演員們都認同這些醫學訓練,對他們的演出有很大幫助,愛倫比芝說:「那些醫學名詞、理論和儀器的運用,都是需要慢慢學習和編排,但的確令拍攝變得更加 有趣。而我們幾個演員有機會一起受訓,亦令我們感情更加深厚,在拍攝瀕死 那幾幕時,也更加自在。」狄亞哥盧納說:「希望當醫生看這電影時 也會說:『呀,看得出他們真的有做資料搜集。』我們真的花了不少功夫, 而我也很自豪我們那麼認真地對待這些細節。」 解構「靈異空間」 何謂「瀕死體驗」?

瀕死體驗(Near-death Experience或簡稱NDE)是一種「人在接近死亡時所經歷」的現象,這些現象包括靈魂出竅、看著自己的軀殼、看見天堂或地獄、看見已故或在生的親人、看見宗教人物、回顧一生、極度的恐懼或平靜、溫暖和被愛的感覺、看見一道亮光,甚至其他超自然的現象。

「瀕死體驗」一詞是於1975年由美國著名心理學家、內華達大學教授雷蒙德穆迪博士(Raymond Moody)提出的,他在研究過150個瀕死體驗者(經歷過「臨床 死亡」後復生的人)的案例之後,寫成了《Life After Life》一書,試圖為人們揭開 死亡真相。此後對「瀕死體驗」進行研究的科學家越來越多,1978年, 國際瀕死體驗研究聯合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Near-Death Studies) 成立,成為瀕死體驗研究者交流和支持的平台。

瀕死經驗的現象可能包括生理、心理及超自然因素,生物學、心理學、超心理學 和宗教界均對瀕死經驗有不同的觀點看法和解釋。近年以瀕死經驗作主題的 故事/電影有《如果我留下》(If I Stay)、《真的有天堂》(Heaven Is for Real)等。《靈異空間》一片則是針對心理學中的「心理陰影」(shadow),五個主角透過 自行誘發的「瀕死經驗」去探索死後世界,而他們所進入的所謂「靈異空間」, 以及其後遇見的「靈異現象」,其實都是源於他們一直逃避的心理陰影。

一次「瀕死經驗」為他們打開了一扇門,把一些埋藏於心底、他們曾犯過的錯以及感到罪疚的心魔翻了出來。從心理學角度來看,人的潛意識會把我們未能面對、 希望忘記的事情埋藏,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機制;一旦把這些我們未準備好面對 的「陰影」翻出來,後果可以非常嚴重,就如片中主角被一連串的「靈異事件」 和「鬼魂」纏身,招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殘局。

「瀕死體驗」激發「特異功能」?

片中主角嘗試「瀕死經驗」後都獲得「異能」,如超凡記憶力、 超敏銳感官、 激發自信等,對於瀕死經驗能否觸發超能力,或者誘發潛能,研究或曾經歷瀕死 經驗的專家都有其實證,如開啟第六感應力、解讀大自然兆象的能力、超感官 知覺、內在自癒力等。

香港實例一:鍾灼輝博士 2004年,鍾灼輝在紐西蘭自駕滑翔機失事,從50多層樓的高空摔落地面,在 瀕死體驗時有一把聲音問他想離開還是留下,當他猶豫之際,那把聲音便說既然他現在下不了決定,就下次再作選擇。之後他返回肉身,獲救並奇跡生還,年僅 30歲的他被醫生宣佈右腳必須截肢才能活下來。他以生存意志力克服劇痛與 憂鬱症,靠自己的心理催眠專業救回自己,從輪椅的傷殘命運中重新站了起來, 並已完全康復。

香港實例二:Anita Moorjani Anita Moorjani是一位生活在香港的印度女子,2006年2月因淋巴癌病情惡化而陷入深度昏迷,器官已失去正常功能,醫生稱她的壽命不會超過36個小時。 但期間Anita能看到和聽到她的丈夫和醫生之間的談話,感覺自己「靈魂出竅」 離開臥室,到達12米之外的走廊,還看到哥哥在飛機上聽到自己即將死亡的 消息,準備前來探望。之後這些事情經證實均屬事實。

據Anita描述,自己即將死亡之際進入到另一個「空間」,在她撰寫的 《當死亡來臨時》一書,她解釋在瀕死體驗歷程中,自己面臨著重要的選擇:是否回到正常生活,或者選擇死亡。當她選擇了繼續生活,身體似乎很快地康復,有一種「神秘能量」聚集在身體中;同時,醫生也發現她的病情正在奇跡地康復。

Flatliners

關於台前幕後

尼爾斯艾頓奧柏 Niels Arden Oplev (導演) 丹麥導演,1996年首部電影《Portland》入圍柏林影展競賽單元,曾執導2009年瑞典版《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愛倫比芝 Ellen Page (飾演 葛妮 Courtney) 加拿大演員,2007年主演《JUNO少女孕記》(Juno)嶄露頭角,獲得金像、金球等大獎的最佳女主角提名,其他演出有在2006年《變種特攻:兩極爭霸》 (X-Men: The Last Stand)和2014年《變種特攻:未來同盟戰》 (X-Men: Days of Future Past)中飾演Kitty Pryde/Shadowcat、2008年 《畸才家族》(Smart People)、2010年《潛行凶間》(Inception)、2012年 《情迷羅馬》(To Rome with Love)等。

狄亞哥盧納 Diego Luna (飾演利爾 Ray) 墨西哥演員、監製及導演,曾演出2004年《機場客運站》(The Terminal)、 2008年《夏菲米克的時代》(Milk)、2012年《黑金速遞》(Contraband)、2013年《極樂帝國2154》(Elysium)、2016年《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 (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等。

蓮娜杜波芙 Nina Dobrev (飾演瑪露 Marlo) 保加利亞裔加拿大演員,在劇集《吸血新世代》(The Vampire Diaries)中飾演Elena Gilbert而為人熟悉,曾演出電影如年《少年自讀日記》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2014年《我要做差佬》(Let's Be Cops)、2017年《3X反恐暴族:重火力回歸》(xXx: Return of Xander Cage)等。

占士諾頓 James Norton (飾演傑美Jamie) 英國演員,演出劇集如《Happy Valley》、《War & Peace》等為人熟悉,曾演出電影如2009年《少女失樂園》(An Education)、2013年《一級雙雄》(Rush)等。

琪絲克拉蒙斯 Kiersey Clemons (飾演蘇菲亞 Sophia) 美國演員及歌手,演出2015年獨立電影《散貨不離三兄弟》(Dope)而嶄露頭角,其作演出有2016年《賤鄰2》(Neighbors 2: Sorority Rising)、2017年《心跳紐約》(The Only Living Boy in New York)等,並將在DC超級英雄電影《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中飾演Iris West。

資料提供:Sony Pictures Releasing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