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瞳行 - 無法割捨這個家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2年09月05日
Poster

一路瞳行 Sunshine of My Life

資料
發行:東方影業出品有限公司、本地製作有限公司、香港電影發展基金
導演:朱鳳嫻
主演:惠英紅、吳岱融、吳千語、楊天宇、陳貝兒
級數:IIA
片長:9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2年9月15日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電影故事改編自導演朱鳳嫻的原生故事,劇本曾以舞台劇《發育.不良》及同名網絡短片呈現,網絡短片更入圍第20 屆ifva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以及多倫多亞洲國際電影節。劇本經多年蘊釀,導演當中不斷修改劇本,務求將故事搬上大銀幕,跟更多人分享自己的經歷。電影邀得三屆金像獎影后紅姐飾演失明母親一角,搭檔實力演員吳岱融飾失明爸爸及吳千語出演戲中女兒,動人的演出於今日發放的預告中表露無遺,難怪於早前包場及年初明星優先場中,不少人看得感動落淚。當中《一路瞳行》七成以上內容,是導演Judy的親身經歷,因為導演Judy最希望以今次電影,讓觀眾多了解盲人世界,學會嘗試擁抱、面對不幸,導演Judy說:「人總係會放大自己和問題,回望就發覺其實好渺小,自己無咩大不了,期望拍自己嘅故事,俾大家認識盲人社會,盲人世界一樣有愛情、有色彩。」

電影講述擁有一雙明眸的朱芷欣(吳千語飾),卻有一對失明父母:甘笑紅(惠英紅飾)、朱國強(吳岱融飾)。朱芷欣小時候未識人間疾苦,與父母相處一直融洽溫馨。但日漸長大,芷欣意識到自己的家庭與一般有異,亦開始感受到旁人異樣的目光,令她盡量避免和父母一起出現人前。她亦發覺父母對她越來越依賴,照顧父母的擔子日漸讓她窒息。她有繪畫的天賦,一直渴望能到外國攻讀藝術,從此擺脫父母,離開這個家,過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

一天,這個機會真的到來,她才發覺自己無法割捨這個家⋯⋯


導演的話

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我一直在問:「什麼題材的作品最能觸動自己內心?」

我很想創作以「家」為主題的故事,因為自己生於一個有缺陷的家庭──雙親失明,原生家庭對個人成長實在有深遠的影響。

自懂事後,我一直祈求奇蹟:有一天我的父母能復明,看自己一眼,但漸漸長大,我明白奇蹟是不會發生的。於是,我轉而嘗試用最大努力擺脫他們,甚至不去承認他們!話雖如此,我體內卻同時流着他們的血,從小受着他們看事物的價值觀教導,甚至生活上也創造出我們獨有的相處模式⋯⋯這些都揮不去、抺不掉。

最後,我把這矛盾的心情,愛與痛都轉化成這部電影。創作過程中,我終於明白,不一定要有完美的家,憑着愛與信念,即使咒詛也能變成祝福。

惠英紅為弱勢發聲

影后惠英紅向來身體力行支持弱勢社群,有感香港的失明人士也有不同勵志故事,因而接拍電影為他們發聲,紅姐說:「他們會自力更生,也有殘而不廢的精神,還有一些被社會忽視的,我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讓多點人認識,香港社會裏其實還有一撮勵志、堅毅、有正能量的小人物。」

除了支持弱勢社群外,紅姐同時力撐香港新導演,覺得新導演也需要自己這類前輩演員支持,說:「朱導演是一個很積極的人,是一心想做好一件事,或是做好她的興趣、工作,這些通常我都會全力支持,加上這個故事我是有信心,是她的真人真事、拍自己的家庭,亦是她自己寫劇本,不會離開她的範籌。」

第24屆意大利烏甸尼遠東電影節參展

《一路瞳行》,以新晉導演朱鳳嫻的原生家庭故事為藍本,講述父母失明,誕下視力健全的女兒,女兒長大後深覺只是父母的盲公竹,對家人又愛又恨。電影由影后惠英紅(紅姐) 夥拍吳岱融飾演失明夫妻,並由吳千語飾演女兒,打造出一部感動人心的電影。《一路瞳行》於去年已有過百場的包場,真摯動人的故事感動不少觀眾,今日更迎來好消息,意大利烏甸利遠東電影節剛宣佈《一路瞳行》獲邀為今屆參展電影之一及將舉行世界首映,這好消息讓一眾台前幕後都興奮不已!

《一路瞳行》為導演朱鳳嫻自身真人真事改編,劇本經多年蘊釀,亦是導演第一次自編自導的長片,如今獲得參展國際影展和舉行世界首映,導演感到非常興奮:「感恩《一路瞳行》可以衝出亞洲,跟地球另一端的觀眾分享及交流。《一路瞳行》是我首部編導作品,故事以『家庭』為題,希望透過主角的經歷,讓觀眾產生共嗚,認識和接受人生的種種不完美,但仍能保持希望!感謝我的演員們用心及努力的付出,感謝整個團隊的投入參與,感謝電影公司對我這個故事一直的支持及信任!最後,多謝烏甸尼電影節給予機會讓我的作品能參與其中!」

Sunshine of My Life

今次電影邀得紅姐演出盲人母親的角色,看過的觀眾都無不表示出對紅姐演技的讚賞,今次電影能進入國際影展,紅姐也非常感恩:「很開心可以跟這樣出色的導演合作,亦為這麼好的一部電影能夠參與今屆烏甸尼影展感到高興。故事是導演改編自她與爸媽的故事,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可以讓更多人認識殘障人士,其實他們都有一個獨立自主和善良的心去幫助他人,我覺得演出這個角色是自己一生的榮幸。」

而飾演戲中健全女兒的千語,對這好消息也是非常高興:「雖然電影因為疫情而要延期上映,但聽到這個消息實在很開心。很多朋友之前看畢優先場都表示會帶家人和小朋友再二刷三刷,大家都對這部電影有很好的評價,也覺得電影有很好的教育意義。希望更多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人都可以看到這部作品,也望更多人可以關注失明人士群體。」電影中飾演盲人父親的吳岳融也得知這好消息而替電影感到高興:「感恩遇到這個角色和參與這部電影」。

惠英紅吳岱融真人真事改編電影首演失明人士

縱橫影壇數十年的影后惠英紅在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一路瞳行》中首度飾演失明人士,電影以新晉導演朱鳳嫻(Judy)的原生家庭故事及成長經歷為藍本,講述父母失明,誕下視力健全的女兒,女兒長大後深覺只是父母的盲公竹,對家人又愛又恨。紅姐與吳岱融為失明夫妻,養育視力健全的女兒吳千語,在早前的優先場均口碑載道,今日電影公司發放第一條製作特輯,講出紅姐和吳岱融如何拍攝出盲人的狀態,神似度讓導演Judy讚嘆不已。

Judy的父母屬於兩種不同失明狀況,母親是眼睛變白、神經線壞了控制不到眼珠怎樣郁動,而父親則是神經線萎縮,睜不開眼睛。紅姐為了演好失明母親角色,在造型及事前準備都非常認真,除了素顏上陣、染白頭髮外,本身有乾眼症的紅姐更破例主動要求配戴特技隱形眼鏡,令眼睛變白,在外觀上更貼近失明人士,紅姐說:「過去幾十年拍戲都未試過戴隱形眼鏡,因為有一定危險性,但作為一個演員有時候也要犧牲試一試。」雖然戴隱形眼鏡有時會刮到眼睛變紅,但紅姐也毫無怨言,表示:「我一直滴著類固醇藥水,希望能支橕完這段時間。」

此外,在拍攝現場上,不時見到紅姐在roll機前於眼睛前方舉起手指像對焦一樣,紅姐解釋做資料搜集時知道有些視障人士因為從小到大都失明,所以不懂得去控制肌肉,導致眼睛「飄」得相當厲害,因此在開拍前一直訓練自己,令眼睛受控,說:「你會見到我一隻眼是斜視,同時又要有表情,這些表情不能影響我表達的情緒,所以這是唯一一套戲我每一組鏡頭都看回放。」

Sunshine of My Life

吳岱融同樣是首次飾演失明人士,在演繹上與紅姐有所不同,以睜不開眼睛方式來演,吳岱融透露拍攝前曾經到盲人按摩店取經,留意對方的細節,覺得失明人士在觸摸物件上十分純熟,並不是想像中的慌忙,所以在拍攝時特別加入這細節。

至於千語首度與兩位前輩做對手戲亦獲益良多,除了覺得造型神似外,紅姐的對白更帶動自己入戲,千語說:「我和紅姐有幾場吵架戲,紅姐講對白好能夠擊中我難過、傷心的一個點,所以場戲比我想像中激動好多;而戲中爸爸岱融哥就是和事佬角色,所以我和爸爸的戲是比較開心,多一些溫馨鏡頭。」

Judy與父母相處多年已經非常熟悉失明人士的生活細節,大讚紅姐捨易取難用一個較難的方式去演繹,說話時很多面部表情都演得非常傳神,而岱融哥就演繹到想睜大雙眼但睜不大開的感覺,因此非常感謝每一位演員。

角色介紹

甘笑紅(惠英紅 飾演) 兒時因一場大病而導致失明,為人細心敏感,由於曾接受盲人認路訓練,加上天生記性又特別強,所以能經常獨自出門。自女兒芷欣出生後,一直以手代眼盡心照顧,但當女兒逐漸成長,卻因愛女心切不懂得放手,而不時與女兒吵架,貌似嚴母但其實比誰也更憂心女兒的成長。

朱國強 (吳岱融 飾演) 跟甘笑紅甘苦與共的失明丈夫,性格樂觀積極,在家中擔當妻子和女兒溝通的橋樑。朱國強從不以失明為缺陷,為人自信有骨氣,不畏強權追求公義,多年來抗拒申請綜援,堅持以一手按摩技藝自食其力,獨自撐起一頭家。

Sunshine of My Life

朱芷欣(吳千語 飾演) 擁有一雙父母缺乏的明眸,從小性格精靈活潑,樂意做爸媽的小眼睛,把看見的事物喋喋不休告訴父母。踏入青春期後,芷欣開始意識到自己家庭非一般,既羞於讓同學朋友知道父母失明,又自覺每天都活在「盲人vs 常人」的夾縫中,只能把無法宣之於口的情感寄情畫布。

志健(楊天宇 飾演) 朱芷欣的男朋友,外表高大英俊而受到校內眾女生喜愛,是校內的一大風頭人物。為人貼心細膩,尤其能在芷欣失落時悉心陪伴,加以鼓勵;個性貪玩好動,為芷欣沉悶的校園生活中帶來新鮮感。

Miss Chan(陳貝兒 飾演) 朱芷欣的美術老師,欣賞芷欣過人的藝術天賦並寄予厚望,多番鼓勵芷欣到外國進修美術,追尋夢想。為人樂於助人,視學生的整體發展大於學業成績,總是在芷欣遇上困境時給予幫助。

吳千語學生造型零違和 拒認母親惠英紅感揪心

吳千語榮幸能與影后惠英紅及吳岱融合作拍攝新戲,一起支持新晉女導演朱鳳嫻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一路瞳行》,電影講述紅姐與吳岱融飾演失明夫妻,養育健全女兒千語,描述盲人與常人的家庭矛盾,電影由伍健雄、黃子桓監製,東方影業、本地製作、電影發展基金聯合出品,將於9月15日全港戲院上映。今日發放第二條預告以吳千語飾演的女兒角度出發,看到成長的女兒開始獨立成熟、同時渴望生活上的自由、並希望有自己的朋友,而她背後的原生家庭卻成了她生活與追夢路途中的羈絆。

戲中千語童年開始便要照顧失明父母,步入青春期兩母女不時爭執,千語還有不少校園情節,需要穿上校服扮中學生,她笑說雖然離開校園一段時間,但拍攝當日得到很多人稱讚自己像學生妹,因此大感開心。

預告一開首只見千語在學校門口見到紅姐等候自己,但因為先前跟紅姐吵架所以自己對此視而不見、直行直過,千語說:「場戲講我不認媽媽,經過媽媽時也沒有跟她相認,因為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家中的情況;我拍這場戲之前也跟導演傾過很多次,亦看過很多紀錄片關於一個家庭內有一些弱視或失明的父母,會怎樣跟小朋友相處,自己做了一些資料搜集,而今日真正拍攝時也十分感動。」千語坦言拍攝時非常不忍心,加上紅姐演戲時自己也很感動,千語稱:「紅姐一隻眼帶了特製隱形眼鏡,另一隻眼就練到有點鬥雞,好真實還原了失明人士隻眼不一定是白色,令我好投入作為一個生活在失明家庭小孩的心情。」

資料提供:Spotlight Promotion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