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後的夜晚 - 60分鐘3D一鏡到底 最夢幻體驗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1月09日
Poster

地球最後的夜晚 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有限公司
導演:畢贛
主演:​​黃覺、湯唯、張艾嘉、李鴻其
級數:IIA
片長:138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月24日

電影介紹

《路邊野餐》金馬奬及羅迦諾電影節最佳新導演畢贛新作。當中那超過60分鐘的「一鏡到底」3D長鏡頭,於今年康城首映時被譽為最瘋狂最夢幻的體驗。電影由湯唯、張艾嘉、黃覺及李鴻其等主演。當黃覺回到貴州,偶然發現了神秘女子湯唯,原來兩人十二年前曾共度夏天,回憶重新浮現… 夢幻如詩的漂流影像,由2D 走進男主角的3D立體夢幻世界,把觀眾輕輕的推入深淵,慢慢地在記憶遊走。電影創造了一個畢贛式的魔幻時空,擁有它獨特的語言、時間、空間和記憶,宣示了中國第八代導演的崛起。康城「一種關注」單元入圍作,榮獲今屆金馬獎3項大獎。

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

角色簡介

黃覺 飾 (羅紘武)

他因父親去世,回到家鄉貴州凱里奔喪,想起往日情人。十二年前,他為報仇尋上黑幫老大的情婦萬綺雯,卻無可救藥地愛上她,和她共度了一個夏天。他嘗試尋回她,卻跌入夢幻深淵。名字來自80年代台灣樂團「紅螞蟻合唱團」主唱羅紘武。

黃覺看完導演前作《路邊野餐》後十分喜歡,主動聯絡導演希望日後能合作,畢贛就請他出演第二部作品的男主角。黃覺為了拍攝,在凱里住了11個月,更提前兩個月學習凱里話。

湯唯 飾 萬綺雯 (陳慧嫻) / (凱珍)

神秘的蛇蠍美人,利用她遇上的每個男人,卻對愛情故事有種憧憬。她被賣到貴州凱里,成為黑幫老大左宏元的情婦,後來又背著左宏元和羅紘武相愛。離開凱里後,她化名陳慧嫻。她的樣子與羅紘武母親非常相似。名字來自亞視紅極一時的劇集《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的女主角萬綺雯。

本片是湯唯產子後復出參演的第一部電影。畢贛說,他構思劇本時,腦海已浮現出湯唯的樣子。

張艾嘉 飾 白貓母親 / (紅髮女人)

在凱里經營理髮店。

李鴻其 飾 (白貓 )

羅紘武的故友,十二年前在礦洞中被黑幫老大左宏元殺害。

陳永忠 飾 (左宏元)

黑幫老大,名字來自台灣音樂人左宏元。(左宏元是〈今天不回家〉、〈千言萬語〉作曲人)

陳永忠是畢贛姑丈,在導演首作《路邊野餐》擔任男主角陳升。在此之前,他任職保安,並非專業演員。

關於《地球最後的夜晚》

在《地球上最後的夜晚》創作初期,畢贛就有個簡單直接的概念︰「一個男人,和一個神秘的女人。到此為止。」在編劇上,畢贛說他先借用黑色電影的框架,包括懸疑、蛇蠍美人(femme fatale)元素,「先把它寫成一個類型片的劇本,再開始用電影語言、結構去破壞它」。他打破類型敘事,再加入現實與過去、真實與夢境互相交織的意念。

他的靈感來自著名畫家夏加爾(Marc Chagall)的超現實畫作「The Promenade」,以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迪亞諾(Patrick Modiano)的小說。導演認為,兩者都與記憶有關,他希望可以拍出與它們有著同樣感覺的電影。

另外,導演與本片文學顧問張大春多番討論後,決定在結構上參考德語詩人保羅策蘭(Paul Celan)詩集《罌粟與記憶》(Mohn und Gedächtnis)。畢贛說︰「這部電影是分成兩部分,一半一半的結構,前面一半是記憶,後面一半是罌粟,就像保羅策蘭的詩一樣。」(罌粟是鴉片原料,借喻電影後半的夢幻情節)

電影由記憶碎片與奇幻夢境組成,與前作《路邊野餐》一樣如詩般非線性連續。導演認為,為電影營造氣氛絕對是他優先考慮的事情。他說︰「在開始拍攝前,即使某場戲已經百分之百地寫好了,現場也許仍還會有改動,甚至後來演員們都習慣了。我覺得大家在現場一起尋找空間中的那個狀態,是更迷人的。」

電影中文片名來自智利作家羅貝托波拉尼奧(Roberto Bolaño)短篇小說集《地球上最後的夜晚》(Last Evenings on Earth),但電影與小說的情節沒有關係。畢贛認為這名稱很美,又說︰「我覺得『地球最後的夜晚』是一個很絕望的名字,在那麼絕望的情況下,會產生什麼呢?這就是片名產生的緣由。」

英文片名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則取自美國劇作家尤金奧尼爾(Eugene O'Neill)的同名經典劇作。

艱鉅的長鏡頭拍攝

電影後段的一鏡到底長鏡頭,時間背景是夜晚,長約60分鐘,由三個攝影師接力拍攝,又需要航拍。拍攝一有任何差錯,就必須重頭拍攝。計算上技術準備、道具復原所需的時間,每次拍攝約需時2小時。從入夜到黎明,每晚最多只有三次拍攝機會。而導演心目中最理想的時間點,是臨近黎明的那次拍攝機會,因為可以將破曉時分作為電影的完結。

由於演員檔期有限,劇組只有兩晚時間拍攝那個長鏡頭,若不能如期完成,電影可能會胎死腹中。第一晚,三次拍攝全數失敗。最後一晚的第一次拍攝仍然失敗了,第二次終於拍到可以使用的鏡頭,最後一次再拍到導演心中最想要的黎明鏡頭。

幕後班底

台灣著名音樂人、侯孝賢御用配樂師林強,繼《路邊野餐》後再次與畢贛合作,主理《地球最後的夜晚》配樂。林強和許志遠憑本片在第55屆金馬獎榮獲「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地球最後的夜晚》從法國請來《青春禁不住》(Mustang)的攝影師David Chizallet擔任長鏡頭拍攝的攝影指導。David Chizallet、姚宏易及董勁松憑本片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攝影」。

李丹楓及司中林憑本片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音效」。

本片的燈光指導是王家衛御用燈光師黃志明,場景在他的光影襯托下,展現浪漫和迷幻感覺。

導演畢贛介紹

導演、編劇、詩人,貴州凱里苗族人,生於1989年,現年29歲。他十五歲左右開始寫詩。在山西傳媒學院編導系畢業後,從事過婚慶主持、考過爆破員證,後來才決定以拍電影為事業。

2015年編導首部商業長片《路邊野餐》,鏡頭跟著醫生兼詩人陳升(陳永忠 飾),徘徊在似幻似真的夢境空間。陳升朗讀的24首詩貫穿全片,它們都是畢贛自己的創作。此片全部起用素人演員,以20萬資金在貴州凱里拍攝。電影以一段40分鐘的長鏡頭展現夢空間,法國影評人甚至讚譽「這將是電影史一個著名的長鏡頭」。畢贛憑《路邊野餐》,獲得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及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第37屆法國南特影展最佳電影金熱氣球獎,第68屆羅迦諾電影節最佳首部劇情片特別表揚及「當代影人」競賽單元最佳導演銀豹獎。

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用60分鐘3D長鏡頭講述男人深藏的記憶世界。與《路邊野餐》對照來看,相似之中更見不同,十分有趣。畢贛喜歡在作品中加插舊日流行歌曲,例如《路邊野餐》用了台灣歌手伍佰的歌曲〈世界第一等〉、〈浪人情歌〉和〈突然的自我〉、李泰祥的〈告別〉;《地球最後的夜晚》出現了伍佰和莫文蔚的〈堅強的理由〉、台灣民謠歌手邰肇玫的〈墨綠的夜〉、陳慧琳的〈花花世界〉、中島美雪的〈薊花姑娘的搖籃曲〉等。另外,導演的詩作再次見於《地球最後的夜晚》。舊日流行文化元素、導演個人詩作、對出生地凱里的情意結、詩般的影像、非線性敘事和對時間、夢與記憶的探討,是畢贛作品中反復出現的簽名式風格。

資料提供:Edko Films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