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花 - 亞洲冰毒製造業傳奇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0年03月25日
Poster

墮落花 Fallen, The

資料
出品:本地製作有限公司 / 電影夢工作室 / 英皇娛樂(香港)有限公司 / 英皇影業有限公司 / 富麗達有限公司
導演:李卓斌
主演:温碧霞、關智斌、陳漢娜、艾迪、陳煒、沈卓盈、郭奕芯、陳穎欣、李任燊、莊端兒、黄錦燊、關寶慧
級數:III
片長:9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0年4月30日

電影介紹

作為亞洲冰毒製造業傳奇人物「先生」的長女,傅餘雨(溫碧霞 飾)離家失踪多年,偏偏在家族最動盪的時期,回到這個充滿權鬥與罪孽的城市。 集團的元老火叔(艾迪 飾)、名義上的繼承人傅餘浪(關智斌 飾)、素未謀面的妹妹傅餘雪(陳漢娜 飾)還有一直暗中調查的警方… 各方人馬各懷鬼胎,傅餘雨趁機不斷穿插逢迎,不同陣營的衝突愈加劇烈!

Fallen, The

創作意念

源於監製伍健雄希望拍攝一個關於毒品的題材,像是一部女版的《門徒》;導演李卓斌得以開始構思這個故事,突顯人性之間的角力,拍出一個關於香港的故事。為一己私慾如何置他人於不顧,或許人性本惡,如在毫無道德規範的環境下,總會不自覺的走向無法無天;當權者手執權力的日子一旦久了,便再也記不起弱勢的難處,漸漸將原有的人性步向魔化。毒品或許是帶領靈魂走向滅亡的第一步,而人性的陰暗面才是電影希望探討的地方。

故事中的女主角本來是一個「扯線公仔」,沒有意識周遭環境在發生甚麼事,可算與世無爭。只是威權代表的父親將她本來可以擁有的人生盡毀,將她踐踏得毫無尊嚴,才令她知道即使親如父親亦不可盡信,不是說生父就一定事事為你好。經過二十多年的失蹤、迷惘、跌盪後,她重回舊地,再次跟威權角力之時,又能否得勝?箇中的上一代與下一代分野距離如此遙遠,女主角擔當了一個中庸之位,又如何平衡雙方的角力?

角色簡介

傅餘雨(溫碧霞 飾) /(年輕版 陳穎欣 飾) 阿雨作為冰毒大亨「先生」的長女,本應一力承擔所有業務,然而阿雨卻失蹤多年,將家族業務遺留給「先生」的得力助手火叔與養子傅餘浪。「先生」過身後,變成火叔與阿浪的明爭暗鬥,此時阿雨又再重臨這個城市,無人知道她想奪回業務還是另有企圖。阿雨需要周璇在火叔與阿浪的爭奪戰之間,同時間又與自稱是「先生」私生女的阿雪過從甚密,一切在她身邊出現的人和事都藏著滿滿的疑團。

傅餘浪 (關智斌 飾) 阿浪是冰毒大亨「先生」的養子,自小缺乏安全感,有種技不如人的感覺,因此一直爭氣做人,希望能夠憑自己的實力得到「先生」的賞識。「先生」離世後,將業務交給他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還要面對火叔這個老江湖,同時間阿雨又在此時出現,阿浪的地位亦受到威脅,岌岌可危。阿浪對阿雨是有愛又恨,恨她當年突然消失離開了他,同時又對她有著一種依戀,令二人關係更加撲索迷離。

阿雪 (陳漢娜 飾) 阿雪的出現就像一個謎,對阿雨來說,阿雪的身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二人之間交流時所產生的感覺。二人一拍即合,像是認識很久的故人,彼此之間的默契與互相鍾愛亦令雙方連自己都感到驚訝。或許同父異母也會有種血緣默契,又或許阿雪的背景並非如此簡單…

火叔(艾迪 飾) 與「先生」一起打拼江山多年,對買賣客源等脈絡均瞭如指掌。坐擁江湖地位,不少老行尊也會聽他的指令。在他眼中阿浪只是一個入世未深的小子,絕對是食鹽多過阿浪食米,但「先生」卻把全部業務交托給阿浪,令火叔有點看不過眼,亦睇死阿浪不會好好經營此業務。

洪君涵 (陳煒 飾) 毒品調查科督察,在「先生」死後,當然視阿雨為最大目標。跟阿雨碰面時,為了迫供,有時三番四次將她毒打。性格剛烈的女子,一心只想查案破案,手段狠辣,無所不用其極。

先生 (黄錦燊 飾) 幾乎控制全港冰毒市場的大毒梟,亦有供應東南亞市場,生意之大難以想像。即使坐擁無數毒品生意,依然難以停止其超強控制慾,一切也要在他掌握之中才能心息。在他眼中,只有物慾與金錢,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只是一種買賣關係,即使對待親生女亦難有溫馨之情,看待女兒尤如死物一般,做事心狠手辣,對所有人亦冷酷無情。

阿峰 (李任燊 飾) 永遠年輕的阿峰,與阿雨愛得轟烈,願意放棄事業、背棄上司,也要與阿雨雙宿雙棲。明知以下犯上的他,為了阿雨亦可以不惜一切,成就出一段轟烈的愛情。

MAY (沈卓盈 飾) 一名警察,同時是卧底。混進這個毒品世家內,只求早日破案。

JUNE (郭奕芯 飾) 阿浪的得力助手,會盡力為阿浪辦妥所有事情。她暗地裡亦對阿浪迷戀著,帶點曖昧的關係,因此阿浪要她做甚麼似乎都可以。

阿浪手下 (莊端兒 飾) 同樣是阿浪的得力助手,寡言,打鬥起來有板有眼。

關於冰毒

冰毒的正式學名為「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是一種強力興奮劑,由於無色無臭,並呈半透明晶體狀而以此命名。近年青少年吸食冰毒的求助個案亦有上升趨勢,漸漸冰毒已成為主流毒品,在市場內的需求量大增。吸食冰毒之時會感到極度興奮,即使你的反應行為變得相當慢,但腦內反應卻有感時間像以光速運行,比起其他軟性毒品更易帶來興奮感覺,且其效用持續性強,令吸食過的人難以戒掉毒癮,是相當危險的毒品。

有些論述表示吸食冰毒能夠令人性興奮,其實男性在吸食冰毒後很多時也是無法有正常生理反應的。因此心理上慾望旺盛,然而生理上卻無從發洩。冰毒會令人喪失食慾,因此有青少年借減肥之名來吸食冰毒,但冰毒同時會令人變得極度憔悴、雙目無神,嚴重者更會生「冰瘡」,得不償失。

長期吸食會嚴重傷害大腦神經,導致失眠、中毒性精神病、食慾不振、甚至心臟和腎臟功能衰竭,心理方面亦會令人變得反應遲緩、抑鬱及情緒波動極大,難以與社會接軌。

「僕冰」是一般吸食冰毒者用來形容此行逕的術語。吸食過程猶如吸水煙,只需將半隻指甲大小的冰毒放進玻璃器皿內,將其點燃,煙霧會由另一邊通過壺底的水,發出「僕僕」聲,因此又名「僕冰」。

要數說全球最受觀眾歡迎的冰毒影視作品,必然是美劇《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當中男主角由一位化學教師,受命運牽引而變成一位製造冰毒的技師,而且還製作出最純最優質的冰毒,令他成為炙手可熱的製毒師,當中剖析的道德與慾望角力,令故事大受歡迎,世界各地均給予非常高的評價。

溫碧霞打破框框 將藝術進行到底

向來溫婉柔弱的溫碧霞(Irene),今次飾演女主角阿雨對她來說可謂極大挑戰。這個角色擁有相當複雜的思緒,令她在演繹方面需要有極多層次。這是她從影以來首次演繹一個如此複雜的角色人物,在她身上結集了剛強與脆弱、仁慈與殘忍、貞潔與墮落的一面。她的出現像個謎,同時亦令原本已經紛亂的環境更加風起雲湧。

談到角色的內心世界,Irene對此角色亦相當鍾情:「阿雨這個角色相當特別,因為在她童年的時候,她只是活在她爸爸為她設計的世界之內生活,每一步也在她爸爸的計算之中。其實她很可憐,因為她根本像是一隻棋子般無法操控自己的人生,在她的世界內亦從來沒有對與錯的概念,反正爸爸給她的,她跟著做就對了。亦因此令她成為了一個悲劇人物,有誰會想到她爸爸竟然能自私到將女兒犧牲的地步?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她內心其實很單純很簡單,她只是渴望組織一個小家庭,無奈卻被她父親破壞。」

從影以來首次演這類癮君子毒癮角色的Irene,《墮落花》對她來說是一大挑戰,同時亦令她感到非常興奮,因為難度甚高。拍攝時經常需要演繹出迷幻狀態,對她來說是史無前例,縱使過往她曾參與一些與毒品有關的製作,但卻未有像今次赤裸裸地將吸毒的整個過程呈現出來。這是比《門徒》更為墮落的吸毒情節,當中她需要演繹出受毒品牽制著的人生會有多痛苦與無奈,即使她是大毒梟的女兒又如何?當一個人受毒品控制之時,也是殊途同歸。

今次《墮落花》內的性愛場面與過往Irene所參與的截然不同,對她來說極具新鮮感。在攝影指導譚家豪的監督底下,整部電影的鏡頭運用均有獨特風格,令所有情慾鏡頭表現出來之時也是充滿藝術氣息,拍得出激情之餘,同時亦能將當下的愛慾氛圍呈現出來,令人感到如夢似煙的醉意,Irene亦對於這種藝術成份極高的性愛場面感到十分滿意。

Irene表示:「Kenny 在戲中不是我的親生弟弟,角色內我對他的感覺是姐弟般的疼愛我,但他卻對我有種幻想存在,當二人走下去之時,到某個地步連我亦把持不住,情不自禁了。」

拍攝之時,導演李卓斌表示 Irene 與 Kenny 的性愛場面,二人配合得相當精準,默契甚高。導演希望能夠拍攝出夢幻的感覺,而不是實感亦不要下流,因此二人的默契更加要配合,才能捉緊當刻的感覺。而在資源有限、時間局限之下,他們兩人基本上是一埋位便立即入戲,相當敬業。更意想不到的是 Kenny 在這場性愛場面當中,竟然表現得相當進取,完全投入角色的那種因為缺乏安全感而要操控對象的感覺,令與他對戲的 Irene 喜出望外。

Irene 從影以來拍攝的感情戲當然多不勝數,但今次也是首次與女孩子有種曖昧的感覺。她與陳漢娜 (Hanna) 之間的關係,縱使已設定在首次遇上 Hanna 之時已知悉 Hanna 是自己同父異母之妹妹,但她依然對 Hanna 有種離奇的鍾愛,是那種一見如故的情感。

首次演繹與女孩子撲朔迷離的情感,Irene也感到充滿挑戰性:「我跟她之間的火花很有趣,跟她做對手戲感覺很好、很舒服,因為她很率真。我演戲的方式也是會把自己放入戲內投入角色,很生活化,而她跟我的演繹方式很相似,她完全不造作,跟她演對手戲感覺相當良好。

可能在一開始時會帶給觀眾一種錯覺,覺得這兩位女子有曖昧,其實二人在看到對方時也感覺像看到自己,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或許也是有曖昧的,因為是有一種女孩彼此喜歡的感覺。其實很自然會有這種情感的,同性為何就不能對同性有鍾愛呢?人是有感情的動物,不論男女只要感覺良好就可以互生情愫,不足為奇。」

Hanna 則認為今次對她來說是很大突破:「第一次拍攝跟女孩子親熱戲,今次要跟 Irene 姐姐做對手戲,在床上為對方吹頭,其實不是同性戀,但關係更微妙,感覺更難以形容。如果直接地是同性戀的感情,我反而懂得如何演繹,但這次不是同性戀,感覺更微妙,讀劇本時已經想了很多,自己該如何去演繹。」

導演李卓斌認為 Irene 與 Hanna 做對手戲之時,有種相當奇特的化學作用:「兩人像對調了年齡似的。Irene 對著 Hanna 之時,是很自然有種少女氣息散發出來的,像少女對著她的初戀情人般含羞答答,那種感覺很神奇。反而 Hanna 則投入角色,表現出灑脫與獨立,像是比 Irene 更世故,這種化學作用很是奇特。」

戲中亦有不少硬橋硬馬的動作場面,Irene 亦是首次參與如此激烈的動作,對她來說當然有難度,不過她亦相當敬業,在現場虛心跟劇組及工作人員請教,希望能夠呈現出最佳效果。

為求呈現出實感動作場面,全片採用了真槍作為道具,不少女演員在戲中亦需要拿真槍演出。全部演員也是首次用真槍上陣,當然緊張,Irene 亦不例外。不過喜歡接受新嘗試的她,對此亦感到相當興奮,她亦很欣賞劇組有此決定,能夠令電影更具實感,動作場面加倍有威力。

而真槍的彈頭與道具槍是不一樣的,加上有真火花,在現場亦有實感開槍聲,臨場感迫真更多。戲中女演員大部分未試過開真槍實彈,在現場亦需要認真指導。拍攝完畢,不止Irene,是幾乎所有女演員均表示真槍的後座力很強,令她們拍攝時更認真投入。

Irene 在戲中經常被人追捕,很多時行蹤敗露之時,會被人毒打,這是她首次被硬生生打得遍體鱗傷。拍攝之前 Irene 也有叫對手陳煒不用留手,就狠狠地打下來吧,讓觀眾能夠感受到那份真實感。

導演李卓斌:「Irene 待人很親切,亦很容易接受意見。她有很多想法,但同時亦很信任我們整個團隊,因此默契亦很好。因為劇組要在最短時間、最小資源內,發揮到最大效用,因此很多時候我們也未必能夠給演員有不斷嘗試的機會,他們需要盡量以最少的次數,拍到我們需要的感覺。Irene 有看過我們團隊的上一部作品《G殺》,她覺得風格很獨特,而由於她很快便對我們的團隊相當信任,因此拍攝起來十分順利。很多時即使我需要她演繹一些比較大膽、或是不錫身的動作,她也會因為對我們的信任而省卻質疑的時間,一叫就會做好,能夠遇到這樣的演員我覺得相當幸運。」

Fallen, The

威權下的犧牲品

「先生」此角色,代表著絕對的權力。在權力制度之下,無人能夠敵得過他,亦似乎沒有人打算要與他為敵。其女兒阿雨,並沒有挑戰他的意思,只是想離開這個制度、離開他的管轄範圍之內,已經招致殺身之禍。在受到極大傷害之後,只能避世、逃避現實、沉淪毒海,基本上,得罪了「先生」,你便好像永無翻身之日。直至他倒下了、離世了,阿雨才有機會再次重臨舊地。

阿雪是在權力之下成功養育出來的育成品,然而她還是有自己的主張,她希望能夠尋找她的答案。這是否代表了「先生」真的成功養育了她成為「先生」希望她能夠成為的那類人?或許不。戲中每個角色也有著自己的慾望,埋藏了的個人慾望,並不代表就此消失,終有一日還是會爆發出來的。

不論阿雨、阿雪、甚至阿浪,其實都是絕對權力之下的犧牲品。火叔也是代表著老派的權力,因此經常認為阿浪只是一個小伙子,「先生」的業務不可能就這樣交給他處理。因此火叔也是威權下的角色,而阿雨則算是夾在威權與新生代之間的橋樑,擔當著緩衝的角色。

缺乏安全感的男人

關智斌過往參與的電影都是輕鬆小品居多,今次他對此角色相當投入,就連 Irene 也驚訝他入戲的程度是意料之外,沒想到平時溫柔斯文的 Kenny,入戲時竟能如此粗暴剛烈地對她。Kenny不認識冰毒,卻要飾演一個負責冰毒生意的接班人,他在拍攝之前亦有做過資料搜集,發覺原來有著極大的市場需求,生意額的龐大程度簡直難以想像,而令他感到驚訝的是原來作為冰毒的生意人,絕不會讓自己上癮,是要絕對遠離這些毒品的,他們只會賣給別人享用。所以 Kenny 認為製毒的人心思比較細密、有機心、聰明,他亦有將此類人格放進他的角色演繹當中:「我不會受冰毒控制,反而會想像如何利用冰毒去控制我身邊的人。」

而Kenny在戲中的角色是孤兒,從來也沒有得到過愛,只在小時候 Irene 的身上感受到,而這份愛亦在他年少時突然消失。向來倚賴的一個女性對象突然從自己人生當中無聲無息地消失,令角色自小缺乏安全感。失去依靠後,便強烈地自我保護,認為要在家族中爭取地位,才能令自己得到安全感,因此角色對權力、地位的慾望也很強。

談到情慾鏡頭,Kenny亦大方地暢所欲言:「此片在情慾上我要主宰很多,跟不同對手也有性愛場面,要從這些場面呈現到我心理扭曲的面貌,所以三場性愛場面的感覺也相當不一樣,對我來說是很大挑戰。拍此類場面我相當缺乏經驗,又要再用三種不同方法去應對,難度甚高,但很開心在導演與對手的輔助底下,還是可以順利完成。」

而情慾其實只是表面,Kenny 認為角色的內心世界其實很孤單:「讀劇本時,我有想過此角色到底一直在追求甚麼。成長至今,他一定是追求名利、情慾、權力,此時你叫他放棄這些是沒有可能的。但我感覺到佢最終追求的其實只是安全感,因為他是在缺乏安全感的環境下長大,他想在 Irene 身上得到的也只是安全感與認同。」

謎一樣的女子

陳漢娜飾演的阿雪,角色很特別,整個劇本之中她是最神秘的。從小並沒有接受過正式教育,跟一般女子性格迥異,她的想法、對世界的價值觀與準則亦跟常人不一樣。她自小只接受爸爸對她的教育,令她整體性格也非一般。而她的深度,則是從戲中結尾她拿著的一本書表現出來:《百年孤寂》。

相信大家對此書均耳熟能詳,而阿雪拿著的小說,是西班牙原版小說。《百年孤寂》由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著作,故事發生在虛構的馬康多鎮,描述了布恩迪亞家族足足經歷七代之興衰。百年之間,整個家族的興衰、榮辱、愛恨、福禍均有時,其內容涉及社會和家庭成員之間複雜的關係。文字風格獨特,被公認為魔幻現實主義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故事背景雖然是遙遠的西班牙虛構背景,但其實似遠還近,關於百年之間家族的興衰,其實跟「先生」這兩代人的興衰亦有相映照。

演員簡介

溫碧霞 (飾 阿雨) 1981年溫碧霞被星探發掘,拍攝第一部電影《靚妹仔》,獲得第2屆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1984年與劉德華主演電影《停不了的愛》而成名。2000年10月1日嫁給香港富商何祖光,婚後放緩工作,主要在中國大陸發展。2011年憑藉《英雄喋血》獲得第三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最佳女配角。2012年接拍電影《紮職》。

關智斌 (飾 阿浪) 透過參與模特兒工作及拍攝香港電台電視劇《Y2K+01》而入行,得到英皇娛樂賞識,在2003年與張致恆共組男子組合Boy'z 而為人熟知。除歌唱事業外,亦有參與電影演出,多以年輕人為市場之電影作品。

陳漢娜 (飾 阿雪) 於理工大學廣告設計系畢業,就讀大學期間被攝影師發掘,成為了模特兒。其後在一次電影試鏡中得到了首次參演的機會,《殺破狼.貪狼》成為她首次拍攝的電影,亦有被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近兩年亦有參與不少電影作品,發展潛力甚高。

艾迪 (飾 火叔) 原名陳小明,是香港與菲律賓藉的混血兒,自七十年代已投身演藝界,並於1982年憑藉《邊緣人》獲得第19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曾參與不少邵氏電影以及無線、亞視的電視劇。但於1989年因在台灣拍攝劇集受傷後淡出演藝事業,其後二十多年均鮮有在香港公開露面。2013年因為再次出席金馬獎頒獎典禮而再次亮相於人前,2015年復出拍攝翁子光執導的《踏血尋梅》。

陳煒 (飾 洪君涵) 於1996年競選亞洲小姐而獲得冠軍寶座因而入行,其後一直拍攝亞洲電視的劇集。2008年與台商顏志行結婚而淡出演藝圈,但2012年決定復出並簽約加盟無綫電視後,人氣一直高企。

黄錦燊 (飾 先生) 前無綫電視藝員,執業大律師,當年憑藉《真情》內與薛家燕做對手戲的「貓屎」一角人氣爆燈,近日亦有復出參與無綫電視的劇集。

陳穎欣 (飾 年輕版阿雨) 女子組合 Super Girls 成員之一,其後有參與Viu TV劇集《仇老爺爺》與游學修及盧海鵬做對手戲。亦有參演過港台電視的不少劇集,包括《總有出頭天》、《證義搜查線》系列及《機電夢飛翔等》。

Fallen, The

幕後班底

監製:伍健雄- 在電影行業經驗豐富,早於《金枝玉葉》(1993) 時已成為副導演,亦有為超過二十部電影作品擔任製片,其後監製接近一百部作品,亦有為超過二十部電影擔任出品人。監製作品包括《黑白道》(2006》、《性工作者十日談》(2007)、《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2008)、《矮仔多情》(2009)、《同門》(2009)、《囡囡》(2010)、《出軌的女人》(2011)、《喜愛夜蒲》(2011)、《紮職》(2012)、《我老婆唔夠秤2:我老公唔生性》(2012)、《重口味》(2013)、《微交少女》(2014)、《巴黎假期》(2015)、《王家欣》(2015)、《女士復仇》(2017)、《黃金花》(2018)、《失蹤》(2019)等等。

導演:李卓斌- 香港新銳導演,2005年從事電影副導演入行,曾執導多個廣告、短片、MV等等,擁有十多年現場拍攝經驗。2010年更有份參與荷李活導演 史提芬.蘇德堡執導的電影《世紀戰疫》於香港拍攝的部份。2017年榮獲創意香港第3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專業組獎項,得到初次執導劇情片《G殺》的機會。憑著其大膽主題與偏鋒手法,一舉獲得第三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6項提名,包括新晉導演、最佳女配角、最佳新演員、最佳剪接、最佳攝影及最佳音效設計,並入圍了多個國際大型影展。

資料提供:英皇娛樂(香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