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 - 十年極權 重建家園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4月01日
Poster

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 Captive State

資料
發行:Panorama Films / Golden Scene Co. Ltd.
導演:Rupert Wyatt 羅柏韋特
主演:​​John Goodman 約翰古德曼、Ashton Sanders 艾斯頓桑德斯、Vera Farmiga 維娜法米嘉
級數:待定
片長:109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4月11日

電影介紹

全新科幻驚慄電影《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Captive State) 由《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導演羅柏韋特 (Rupert Wyatt) 執導,《原子殺姬》(Atomic Blonde) 約翰古德曼 (John Goodman)、《追命列車》(The Commuter) 金像提名女星維娜法米嘉 (Vera Farmiga) 及《月亮喜歡藍》(Moonlight) 艾斯頓桑德斯 (Ashton Sanders) 等實力派巨星主演。

2011年的《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70年代經典猿人電影系列的前傳首部曲),電影發出強烈的末日示警、民族衝突及文明革命訊號,劇本深度令人震驚。《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的主題相近,背景為外星人已佔領地球十年,建立了獨裁政權,人類地下組織「鳳凰」雖身處艱難,也憤而起義,誓要重奪家園!

電影劇本紮實,瀰漫著「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的抗命氣味。「鳳凰」再生,令人期待!

Captive State

故事大綱

2025年,地球淪陷,外星領導人掌權。

外星領導層一邊提出「和諧,和平」的口號,一邊卻實行極權統治,在世界各地建立殖民封鎖區,人類被圍牆隔離勞役,生活受嚴密監控。 在隔離區生活的嘉比 (艾斯頓桑德斯 飾),一日突然重遇四年前已遇害的哥哥威菲 (莊尼芬美積斯 飾),知悉威菲一直隱姓埋名,更是地下革命組織「鳳凰」成員之一,組織由神秘人—一號 (維娜法米嘉 飾) 帶領。此外,現任特種部隊指揮官比爾 (約翰古德曼 飾) 負責監控人類生活,暗中發現「鳳凰」正透過秘密渠道與成員互通訊息,密謀策動大型襲擊。外星領導層旋即派出軍中最凶殘的獵獸,追殺「鳳凰」核心成員。與此同時,比爾奉命調查「鳳凰」底細,更發現主腦人物一號背後藏有驚人秘密。

「鳳凰」最後訊息︰「擦亮火柴,燃點戰火。只有反擊,才有希望。」人類命運自決,革命戰火一觸即發。

外星人侵佔地球 芝加哥淪為俘虜國度

《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是羅柏韋特與妻子艾莉嘉貝尼 (Erica Beeney) 合作編寫的原創劇本,描寫地球被外星人佔領近十年後面目全非的芝加哥,以科幻背景設定,探討現代天羅地網下的監控世界和公民自由所受到的威脅。故事透過一對兄弟,描寫在極權社會下的異見分子如何抗爭,兩兄弟在外星人入侵後失別多年,重逢時發現原來哥哥參與一班革命分子密謀起義,他們的目標是要廢除外星人裝置在西爾斯大廈 (Sears Tower) 樓頂的追蹤監測器,倘若成功,即標誌著外星人的滅亡,以及人類自由的重生。

全片於2017年冬天在芝加哥實景拍攝,為期九星期。電影大部分都是在芝加哥西南邊有多元種族聚居、有「小墨西哥」之稱的皮爾森 (Pilsen) 拍攝,韋特之前曾在這裡拍攝FOX-TV 2016年劇集《驅魔人》(The Exorcist) 的試播集。

韋特說:「這個故事是講外星人佔領地球,而非入侵地球。成功的科幻故事常反照出我們現今的社會。在我心目中,菲利普狄克 (Philip K. Dick) 是史上最偉大的科幻作家之一,他寫的故事往往都有令社會大眾感到共鳴。」

「本片作為科幻故事,又或者是復古科幻故事 (retro sci-fi),我希望能創造一個世界,一個虛幻的國度。故事發生在外星人佔領地球的九年後,這九年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以當今世界的社會、政治、環境等層面上發生的事情作為參考,並把各種問題強化,去建構一個人類自由被奪去、科技發展倒退的社會,但仍能令觀眾能產生共鳴的一個科幻故事世界。」

監製大衛克羅克特 (David Crockett) 補充說:「《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的故事背景不是來自一個異域或另一個星球,而是設定在不久將來的地球。故事的主人翁是芝加哥裡一小群來自不同環境和背景的反抗者,我不會視之為反烏托邦或歐威爾式 (Orwellian) 故事,雖然劇本中的確是揉合了這些元素。我認為故事中的世界與現實最相似的例子,就是納粹德國,或史太林政權下的蘇聯,是一個極權主義、控制基本人類自由和生活的國度。」在片中飾演反抗軍的新演員莊尼芬美積斯 (Jonathan Majors) 說:「這不是《星空奇遇記》,也不是《星球大戰》,而是很貼近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

電影開場是一段動作密集的概述片段,導演韋特以2016年外星人侵略地球作故事引旨,集中敘述芝加哥受襲情況,並追蹤一個非裔美國家庭,包括任職警察的父親、他的教師妻子和兩個分別11及15歲的兒子,如何在襲擊中逃生。

這場襲擊很快進入白熱化階段,施襲者令地球上所有電子及數碼工具失去效用,包括汽車、手提電話、電腦等這些人類賴以溝通甚至生存的一切,人類嘗試逃生的過程中死傷枕藉。這個黑人家庭沒法逃離人形外星生物的襲擊,但外星人卻放過了兩名兒子威菲 (Rafe) 和嘉比 (Gabriel),兩兄弟倖存下來。

襲擊過後,一個神秘組織發出撲朔迷離的信息︰芝加哥和人類能存活下來,但將會成為俘虜國度 (captive state)。十年過去,來到2025年,芝加哥的地標摩天大廈西爾斯大廈 (Sears Tower),現在位於被圍牆隔開的「封鎖區」,跟伊拉克的綠區 (Green Zone) 或德國已倒下的柏林圍牆相似。規模龐大的「封鎖區」是極權統治者建立在市中心的要塞,他們藏身於底,與城中民眾隔絕,很多人民都從未有機會看見外星人的真面目,而這個護城堡壘也起了保護大廈被襲擊的作用。

西爾斯大廈樓頂的信號燈不斷閃爍,從不間斷,它的作用是監視著人類的一舉一動,每個人頸部都被裝上晶片,便於監控;同時,所有電子和通訊工具依然被切斷,人類無法與外界聯繫。芝加哥現在是個荒廢城市,被軍事政府統治,外星人分為兩個階級,分別是執政的領導人 (Legislator),和凶殘無比、負責執法的獵獸 (Hunters)。

韋特透過一對生還的兄弟說故事,現年20歲的弟弟嘉比 (Gabriel) 平日在工廠裏做著千篇一律的工作,但在晚上他則與朋友從事黑市晶片交易活動,非法偷取和販賣各種外星人佔領前的數碼檔案 (包括相片、音樂)。他的哥哥威菲 (Rafe) 24歲,與嘉比已四年沒有相見,更被謠傳已經不在人世。父母死後,哥哥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直至有更重大的任務降臨,他便遺下了弟弟,加入反抗軍,以推翻外星人為己任。

後來,兩兄弟終於重遇,嘉比發現威菲是人類地下組織「鳳凰」(Phoenix) 的成員,密謀炸毀西爾斯大廈,毀滅樓頂的監控系統,倘若成功,他們便能再次與外界溝通聯繫。除了剷除外星勢力,革命軍也要應付臣服於外星統治者的人類執法人員,其中一個是警察比爾 (William Mulligan),他在效忠警隊和忠於他的前拍檔 (亦即是威菲和嘉比兩兄弟被外星人殺死的父親) 之間進退兩難,既想保護故友的兩個兒子,但同時又奉命剿滅反抗軍,於是他緊密地監察嘉比的一舉一動,希望藉著他找到威菲,接觸革命組織—生存就是要反抗!

科幻故事反映社會實況

羅柏韋特與妻子艾莉嘉貝尼合作編寫的這個原創故事,靈感是來自兩位著名歐洲導演的作品,分別是法國導演梅維爾 (Jean-Pierre Melville) 的1967年電影《獨行殺手》(Le Samouraï / The Godson) 和1969年《鐵膽英雄地下軍》(L'Armée des l'ombres / Army of Shadows),以及意大利導演吉洛彭特克沃 (Gillo Pontecorvo) 的1967年奧斯卡提名作品《阿爾及爾之戰》(Battle of Algiers)。

韋特說:「法國導演梅維爾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人之一,他也曾是大戰時法國抵抗運動的成員,所以他整個電影生涯都是說一些對抗入侵勢力的故事。《鐵膽英雄地下軍》是震撼人心的作品,既是經典、典型的法式電影,但又拍得像黑色電影,與《阿爾及爾之戰》對本片有很大啟發,我嘗試把兩者的元素放入一個科幻故事中,並把背景設於美國。」

跟韋特在2014年《玩命賭徒》(The Gambler) 合作過的約翰古德曼飾演亦正亦邪的警官比爾,他說:「我喜歡導演把這故事與二戰中的法國抵抗運動作比對,我一向很敬重那些為了自由而冒死一戰的人,這故事說出我們為了自己心目中的和平和自由願意作出甚麼犧牲。」

莊尼芬美積斯是耶魯大學戲劇系畢業生,曾演出Scott Cooper執導的西部電影 《Hostiles》,今次飾演哥哥威菲,他說:「美國是世上少數從未被侵佔的國家。電影中,美國被比人類強大的外星人侵佔,我們處於脆弱無援的狀態,他們奪去了我們的政府,更奪去了我們的生活及所知的一切,數碼手錶、智能汽車、所有智能工具都沒有了。我們活於備受監控的地方,被獨裁政權統治,人民與當權者之間沒有溝通,人民之間也沒有溝通,我們只僅僅存在著,並被監視,我們不能以自己希望的方式存在,我們再沒有互聯網,傳媒被廢,旅遊被禁,只有部分人有權旅行。」

監製克羅克特說:「假若你的人權被這個強大的侵佔者奪去,你會怎樣?你會坐以待斃,苟且偷生,還是堅守立場?我認為這故事很中立地探討這個問題,我認為沒有人能真正知道要如何應對,直至事情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這故事發生在未來,但由於外星人在開採和劫掠地球資源,地球也開始受到影響。故事發生在夏天,但你看到猶如冬天的景貌,這是氣候變化的結果。這電影有一種社會良知,提出問題如:『我們對人類和地球存亡有何責任?』。」

艾斯頓桑德斯的前作《月亮喜歡藍》在奧斯卡鋒芒畢露,他接著便接拍了本片,飾演弟弟嘉比。他說:「我初次看劇本時不但被嘉比這角色吸引,更被韋特寫的故事吸引,我覺得這探視了我們現在社會的未來,在新政權下變成專制社會。作為藝人,我喜歡參演一些反映社會實況的電影,所以我答應演出。」

飾演哥哥的美積斯補充說:「我很幸運地在奧巴馬執政時獲得這角色,我和導演初次見面時是2016年,我們已感覺到有些事情在迫近,但劇本是在這些事情發生前已寫好,故事中的俘虜國度,跟我們在2017年開拍時的現實世界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片中有一幕是我和兩個同伴企圖逃離芝加哥,而我們要通過巴士站的素描器,因為當時只有某些特定的人有權旅遊。我敢打賭導演在開拍時其不知道現在的伊斯蘭入境禁令,也不會知道傳媒會被禁進入白宮採訪。在俘虜國度裡沒有藝術、沒有典故,甚麼都沒有,巧合地,我們現在有可能失去國家藝術基金會和公共廣播電視公司。所以你可以說我們現在的處境跟故事描述的不謀而合。」

韋特則說:「這故事是關於我們所做的選擇,當你面對影響生活、個人與家人安全的道德選擇時,你會如何取捨。故事中的人物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人︰選擇臣服侵佔者,或選擇反抗。這是硬幣的兩面。但我們並非要將臣服侵佔者的人加上負面標籤,而是描寫他們為何這樣選擇,如同我們也描寫反抗者透過暴力抗爭的理據。在今時今日,這故事概念也許很敏感,但當你回顧歷史,看阿爾及利亞人如何對抗法國佔領,就像彭特克沃在《阿爾及爾之戰》中所描繪的,又看看納粹如何佔領法國,你也許會為反抗軍戴上英雄光環,但在很多人眼中,他們也是恐怖分子。所以,從說故事的角度看,這是一個值得探索的灰色地帶。」

多元敘事 跟隨人物解開故事脈絡

約翰古德曼飾演的警官比爾亦正亦邪,是處於灰色地帶的人物。古德曼說:「這是科幻片,我和導演討論電影格調時,都覺得有很多灰色色調,正如在我們的生活中也有很多灰色地帶。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是為了在被侵佔了的可怕世界中生存,而如果外星人真的離我們而去,我們也要面對令人憂慮的未知之數。」

韋特和應說:「比爾是個灰色地帶人物,他是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人,而這正是他的危險之處。他是特種部隊警官,為極權政府效力,負責監控、以詭計和手段達到目的。很多方面看來他都是個壞人,但你不會看到他的邪惡面貌,約翰古德曼以很細膩的方式演繹,也為角色注入人性,令你會同情這個人物。他背負著這個世界和政權壓迫的重擔,作出破壞人類生活的選擇。」

監製克羅克特補充:「約翰古德曼的角色是個相對簡單的人,他一輩子都服膺警隊,眼中的世界非黑即白。即使掌權者是外星人,也踏實地依法行事,而且堅信世界是需要有法律和規則。總之你需要跟從國家規則,社會需要秩序才能維持下去,不論統治者是誰。」

在外星人侵佔地球前,比爾跟嘉比和威菲的父親是多年拍檔。當外星人入侵並殺死了兩兄弟的父母後,比爾就像父親般照顧亡友的兒子;但多年後,兩兄弟長大了,而威菲更加入反抗軍,比爾就由父親的角色變回警察。古德曼說:「比爾盡他所能看守著舊拍檔的兩個兒子,因為他們都很反叛,在這環境下很容易惹禍。他們都是聰明人,希望在外星人侵佔的世界下獲得他們想要的人生。」

飾演威菲的美積斯說:「威菲和嘉比在小時候成為孤兒,比爾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亡友的遺孤,就代他們的亡父照顧他們。三人間有著家人般的關係,比爾也盡他所能看守著嘉比,幫他找到一份工廠工作。可是,現在他要追捕威菲,令他內心交戰。三個人的故事線互相交織,不止是家庭關係上,更是他們在社會與政治上的身份。比爾是警察,他代表政府;弟弟嘉比是每天營營役役、朝九晚五的年輕工人,代表社會的大眾;哥哥威菲是完全脫離監察網絡的人,代表著反抗軍。這個三人分別站於一個三角形的對角。」

金像提名女星維娜法米嘉也擔演一個關鍵角色,就是本身是教師,但現在假裝成妓女的Jane Doe,雖然法米嘉只是客串演出,並在兩天內拍完她的戲份,但她的角色與比爾、威菲和嘉比這三個人物有著非比尋常的連繫。

Jane Doe是服務高層人士的妓女,她以前是教師,在外星人入侵前已認識比爾,現在為了生活淪為妓女,但對和反抗軍來說,她是重要的線人,而且她為人英勇,願意為革命運動犧牲。

美積斯說:「Jane Doe之前是教師,我們兩兄弟的媽媽也是,她們是很要好的朋友。當她的好友留下了兩個遺孤,便盡力幫助威菲照顧嘉比,我們每個人都在掙扎求存,不是活得一日得一日,而是吸得一口氣得一口氣;久而久之,Jane Doe與威菲和反抗軍也建立起連繫。」 除了法米嘉外,故事中還有兩個重要的女角色,一位是由初登大銀幕的新演員姬蓮伊娃(Caitlin Ewald)飾演的Anita,是反抗軍中的機械技工;另一位是曾參演《勁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現正演出《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的瑪德琳布魯爾 (Madeline Brewer),飾演嘉比的女朋友。導演韋特說:「瑪德琳布魯爾的角色雖然戲份少,但卻很重要。她在拍攝初期時拍了兩天就完成她的部分,演得非常精彩,是個自律、聰明和有天賦的演員。」

本片有超過60個有對白的角色,韋特說:「我想拍一部多元敘事 (hyper-narrative) 的電影,意思是我們追隨一個人物,當另一個與他/她有關的人物出現,我們就追隨那個人物。因此電影結束時,你會發現整個故事就像個蜘蛛網,每一段關係都牽引著其他關係,整體演員非常重要。當中有跟我在劇集《驅魔人》合作過的亞倫盧克 (Alan Ruck) 和賓丹尼爾斯 (Ben Daniels),以及《監聽風雲》(The Wire) 的占士蘭森 (James Ransone),他們都有份飾演反抗軍成員;凱文鄧恩 (Kevin Dunn) 飾演芝加哥警察局長;還有饒舌歌手Machine Gun Kelly。」

Machine Gun Kelly (原名科爾森貝克 Colson Baker) 飾演嘉比的好友約吉斯 (Jurgis),韋特說:「Machine Gun Kelly是個重要的選角,我心目中早有約吉斯的形象,他是個身材瘦長,難以捉摸的人,是個立陶宛裔美國人。我在YouTube看到Machine Gun Kelly的片段,覺得他很有趣。他把試鏡片段傳給我後,我認為他很出色。」

桑德斯大讚他的拍檔:「我和科爾森建立了如戲中的嘉比與約吉斯的友情,很自然和真摯,感情真實得不似是在演戲,他是個很有天份的演員。嘉比和約吉斯是截然不同的人,約吉斯很隨性即興,而嘉比則是會坐下來細想甚麼是對是錯。片中他們甚至幾乎因分歧而決裂,但兄弟始終是兄弟,嘉比失去了親生哥哥,所以約吉斯成為了他唯一的親人。」

貝克細說兩個角色在片中的關係:「約吉斯和嘉比在工廠裡偷取晶片,這是故事中很重要的一環,因為外星人在西爾斯大廈樓頂安裝了干擾器,沒有人能使用任何數碼信號,沒有串流歌曲、手提電話之類,一切都倒退回舊式的卡式帶、CD等。所以我們製作了雜錦歌曲卡式帶,因為人們仍需要音樂,要搞搞氣氛,而我們就提供這些音樂,在街上販賣。」

「約吉斯就像是個迷失絕望者,在街頭上渴望造反,這跟我本人也很相似。而我和桑德斯也真的很投契,成為了好友,就是兩個反叛青年吧。」貝克續說。

芝加哥取景 發掘未知面貌

芝加哥不但是電影的拍攝地點,也是本片的主角之一。導演韋特表示,芝加哥有很多摩天大廈,同時也有很多小社區和密集的住環境,很適合本片的拍攝。團隊走遍整個芝加哥取景,包括市中心、論壇報大廈 (Chicago Tribune building)、芝加哥河 (Chicago River)、密西根湖 (Lake Michigan)、軍人球場 (Soldier Field)、NFL足球場等,而草根階層聚居的皮爾森,更是特別重要的拍攝地點。

韋特說:「跟很多地區一樣,皮爾森也在進行中產階級化,電影中這是反抗軍潛伏並蓄勢待發的根據地。」皮爾森是芝加哥裡一個墨西哥人聚居的地區,而且鄰近市中心,住了很多第二和第三代墨西哥家庭。皮爾森在過去15年不斷被中產化,現有很多時尚的咖啡店和餐廳。雖然如此,皮爾森仍保存著歷史韻味和豐富質感,而且有四通八達、縱橫交錯的橫街小巷,正好切合電影所需。「俘虜國度」被嚴密監控,故事中的人物都要穿梭於後巷小徑,就像於迷宮中遊走,逃避監視。

本片找來《變形金剛:殲滅世紀》(Transformers: Age of Extinction)、《木昇戰紀》(Jupiter Ascending) 的選景導演Stefan Nikolov,在芝加哥尋找隱秘的拍攝場景。他說:「這電影裡呈現的東西都磨損不堪,有一種荒廢感,這些事物必須要反映出外星人侵佔地球後破敗的環境,所以越粗糙就越好。」韋特說:「以科幻故事來說,本片敘事較非主流,也沒有依賴很強勁的CGI,我們希望以實景拍攝,像拍紀錄片一般,再加上未來世界的味道。」

在Nikolov的協助下,韋特帶領團隊來到芝加哥的秘景進行拍攝,連出身於當地的工作人員也為之驚嘆。當中一個場景是位於芝加哥南部、芝加哥河邊的一個廢棄工業筒倉「Damen Silos」,這裡能清楚看到市中心的西爾斯大廈 (現名威利斯大廈 Willis Tower)。建於1906年的「Damen Silos」高15層,面積24英畝,它代表著芝加哥曾經是個農業和工業中心。1977年發生爆炸後就荒廢至今,由於太破舊無法復修,拆卸成本又太高,所以一直閒置於此。曾被多個荷里活導演用來拍電影或電視劇,包括《變形金剛:殲滅世紀》、美劇《芝加哥烈火群英》(Chicago Fire) 和《芝加哥警署》(Chicago P.D.) 等。

Nikolov說:「Damen Silos是芝加哥一個很有代表性的地標,很多導演都想在這裡取景。今次特別之處是我們能深入其中,而不是像一般人在外面拍攝,這是個獨一無二的場景。我們還在裡面加上了很多塗鴉,都是美術部親手加上,因為現有的塗鴉都屬於個別藝術家,如果要拍需要取得法律許可。」另一個Nikolov很喜歡的場景是芝加哥南部的一個貨櫃場,他說:「導演的指示是找出芝加哥裡最奇特的場景,我們會把它寫入劇本。我曾經駕車經過這貨櫃場,它很偏僻,從大路上看是看不到它的,但我覺得這會是個有趣的場景。」

此外,域卡公園 (Wicker Park) 是片中一個重要場景。公園現已被改造成城中最貴族化的地區之一,但在片中被外星人入侵後,只遺下頹垣敗瓦,嘉比就是在這裡與哥哥威菲重逢。這場戲確實的拍攝位置是Morgan Streets藍領地區上一個仍在運作的貨櫃場,毗鄰著名的Bronzeville,曾被視為芝加哥的「哈林區」。這個貨櫃場放滿了七彩繽紛的貨櫃,就像Lego積木一層層疊起來一樣。

最大型的場景是在芝加哥的CineSpace片場製造,之後逐個組件運到麥考密克廣場 (McCormick Place) 搭建。廣場是全北美最大的會議中心,團隊在足足有兩個足球場大的Hall D展覽廳,建造「封鎖區」。威菲與兩位同伴企圖坐巴士逃出芝加哥的一幕,也是在麥考密克廣場拍攝,引來獵獸出動追捕違反出境禁令的人類。美術指導Keith Cunningham 說:「領導人和獵獸是外星人,我們當然會用到CG。而最大的挑戰是要設計一個前所未見的外星生物,有《天煞異降》(Arrival) 這些珠玉在前,我們必須要創造出獨特和創新的外星人。」

但他指出外星人不是本片重點,而是其中一個與人類有關連人物。他說:「我們要設計一個背景故事,根據他們來自的星球去決定他們的外貌,還有衣著、裝甲、體態等。韋特在這方面只輕描淡寫,觀眾只會看到他們的模糊影像。」電影中,觀眾很少看到外星人現身,卻會感覺到他們無處不在,緊密監視著人類生活。太空船更是由曾製作《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 和《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的 Jellyfish Pictures 以 CG 構造,雖然只是曇花一現,但定能令觀眾一看難忘。

曾製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的視覺特效總監Eric Pascarelli說:「這電影跟其他很多科幻電影不同,沒有天馬行空的飛天汽車或充滿未來感的單軌鐵路,而是走很踏實、粗獷的風格,有多元和美麗的芝加哥景貌,不用加添花巧的東西已能表達到這個故事。」韋特說:「我希望拍一部能反映出我們現今生活和世界的電影,但同時有科幻設定和娛樂性,我希望能給予觀眾一個宣洩的出口,同時也給予他們啟發和思考空間。」

關於台前幕後

羅柏韋特 Rupert Wyatt (導演/聯合編劇/監製) 英國導演、編劇及監製。首部導演作品是2008年於辛丹斯電影節首映的《The Escapist》,2011年執導熱爆全球的商業大片《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和2014年《玩命賭徒》(The Gambler)。

約翰古德曼 John Goodman (飾演 比爾 William Mulligan) 美國演員,1988年憑《Roseanne》成為金球視帝,曾獲得多個金球獎和艾美獎提名,其他演出有《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金剛:骷髏島》(Kong: Skull Island)、《原子殺姬》等。

艾斯頓桑德斯 Ashton Sanders (飾演 嘉比 Gabriel) 美國演員,演出2016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月亮喜歡藍》為人熟悉,其他演出有《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叛諜裁判 2》(The Equalizer 2) 等。

莊尼芬美積斯 Jonathan Majors (飾演 威菲 Rafe) 美國演員,耶魯大學戲劇系畢業生。曾演出Scott Cooper執導、基斯頓比爾 (Christian Bale) 主演的西部電影《Hostiles》;Yann Demange執導、馬修麥康納希 (Matthew McConaughey) 主演的《White Boy Rick》、辛丹斯獲獎電影《The Last Black Man in San Francisco》等。

維娜法米嘉 Vera Farmiga (飾演 Jane Doe / 一號 Number One) 美國演員,演百老匯舞台劇出身,其後進軍電視及電影,曾憑2009年《寡佬飛行日記》(Up in the Air) 獲金像、金球等大獎的最佳女配角提名。其他作品包括《孤疑》(Orphan)、《危機解密》(Source Code)、《滅口佈局》(Safe House)、《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及《詭屋驚凶實錄2》(The Conjuring 2)、《追命列車》(The Commuter) 等。

資料提供:Golden Sce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