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鬼回魂:魅來世界 - 《娃鬼》經典系列「回魂」 殺人娃娃卓奇再登大銀幕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7月05日
Poster

娃鬼回魂:魅來世界 Child's Play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Lars Klevberg
主演:​​Aubrey Plaza、Mark Hamill 馬克漢米爾、Brian Tyree Henry
級數:III
片長:9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7月11日

電影介紹

經典「回魂」,《娃鬼》系列新作《娃鬼回魂:魅來世界》(Child’s Play) 將於7月香港上映。《星戰》系列男星馬克漢米爾同時宣佈加盟聲演殺人娃娃卓奇!

《娃鬼》系列(Child’s Play)中的經典娃鬼卓奇(Chucky)自1988於電影首度亮相後大受歡迎,《星戰》系列男星馬克漢米爾(Mark Hamill)早前發放影片,親自宣佈將會為新作《娃鬼回魂:魅來世界》聲演此深入民心的角色,他將聯同影星Aubrey Plaza、Brian Tyree Henry 及童星Gabriel Bateman 一同帶觀眾投入現代版的《娃鬼》世界。

Child's Play

馬克漢米爾除了因飾演《星球大戰》(Star Wars)系列電影中的天行者(Luke Skywalker)而聞名之外,為 《蝙蝠俠》相關作品中的反派角色「小丑」(Joker)配音也是他相當知名的標誌性演出,難怪監製Katzenberg也開聲大讚﹕「能夠邀請到他為如此經典的角色獻聲實在太幸運了。他是個極具天賦的演員,會傾盡精力接受這個挑戰。」

《娃鬼回魂:魅來世界》由《Polaroid》導演Lars Klevberg執導,《小丑回魂》監製David Katzenberg 及Seth Grahame-Smith傾力打造。電影講述單親媽媽Karen(Aubrey Plaza 飾) 送了一隻玩具人偶給她的兒子Andy(Gabriel Bateman 飾)當禮物,卻沒想到玩偶竟然有著極邪惡的本性。電影將於7月在港上映。

《娃鬼回魂》元祖經典再次殺入大銀幕!《小丑回魂》監製暑假「懼」獻,三級血腥恐怖,直逼感官極限!單親媽媽送了一隻智能公仔卓奇給兒子安仔,沒想到卓奇竟然是邪靈化身。內置高科技識別系統及WiFi等功能,令卓奇成為完美殺人機器,可以連接智能網絡向人類大開殺戒。安仔決定與朋友聯手奮戰,誓要擊退升級版娃鬼卓奇……

《小丑回魂》監製又一經典回歸作

《詭娃安娜貝爾》《死神來了》《死亡無限loop》等幕後班底傾力打造

《小丑回魂》監製於今個暑假延續經典之作《娃鬼回魂》!由電影《Safety Not Guaranteed》《IG喪女取西經》電視劇《變種軍團》經驗女星柯布莉柏莎擔任單親媽媽嘉倫;《詭娃安娜貝爾》《切勿關燈》才智童星加百利比得曼擔任卓奇主人安仔;《星球大戰》系列男星麥咸美聲演卓奇;以及電視劇《Atlanta》《愛在無聲的街角》電影《剋·寡婦》男星布莱恩泰里亨利擔任警探米克探員,在嘉倫和安仔的住所調查一系列的謀殺案。

《娃鬼回魂:魅來世界》的製作團隊有拉斯克夫伯格(Klevberg)擔任導演、《小丑回魂》凱森史密斯製作公司 (KatzSmith Production)的Seth Grahame-Smith 和David Katzenberg擔任監製、電影《Kung Fury》電子遊戲《量子裂痕》Tyler Burton Smith擔任編劇改編Don Mancini的原創作品《娃鬼回魂》、Aaron Schmidt、Chris Ferguson擔任執行製作人;創作部門則有Netflix原創電視劇《莎賓娜的驚慄奇遇》《河谷鎮》Brendan Uegama擔任攝影師、Netflix原創電視劇《尼蒙利斯連環不幸事件》、《狙魔人》Dan Hermansen擔任美術指導、電影《魔詭怪胎》《詭娃安娜貝爾》Tom Elkins擔任剪輯員、電影《The boy》《死神來了》Jori Woodman擔任服裝設計師、電影《死亡無限loop》《末世街10號》電視劇《行屍》Bear McCreary擔任配樂員、電影《國定殺戮日:屠亡前傳》《葛咸城》Hit The Ground Running擔任調樂組。

電影背景

一代人的童年惡夢

《小丑回魂》監製Seth Grahame-Smith憶述自己首次看《娃鬼回魂》的經歷—只有十二歲的他雖然被電影的情節嚇壞,但他還是抵抗不住電影情節帶來的刺激感,一次又一次不斷地重看這部電影。「從那時開始,我便成為了它的忠實粉絲。」

於是在MGM 和Orion Pictures提出翻拍《娃鬼回魂》時,兩位監製(Grahame-Smith和David Katzenberg) 都不禁感到擔憂。「我們不想只是重拍《娃鬼回魂》,一套創造了驚慄電影界中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奸角的經典作品。我們想為『經典』注入一些新元素,加入能讓現代觀眾產生共鳴的情節。」

娃鬼卓奇進化 恐懼來自無孔不入的科技

為了決定要加入哪些現代化的新元素,製作團隊有過不少討論,亦懊惱了很久。我們身處的二十一世紀是一個科技發達的世界—不但到處都佈滿鏡頭和錄音裝置,人們甚至會過份依賴應用程式進行溝通,是一個不論大小事情都是互相聯繫的世界。「於是我們便開始思考,若然卓奇生活在這個時代,它會怎樣看待這個世界?若然卓奇不僅是一個能為小孩提供趣味的玩偶,而是一個被蘋果公司、亞馬遜公司或是谷歌公司研發出來的高級人工智能玩伴,它會作出怎樣的行為?若然一個擁有如此多操作能力和網絡連繫的程式出了問題,對現實又會帶來甚麼影響?」經過幾番討論後,兩位監製便得出了共識,下定決心不會白費粉絲們多年來的等待。

提起監製們喜歡《娃鬼回魂》的原因時,David Katzenberg說:「《娃鬼回魂》使我如此印象深刻,是因為它從平凡的日常入手,以每個小孩都擁有、都喜歡、看似毫無殺傷力的玩偶為反派主角,敍述了它們背叛甚至攻擊人類的故事。一想到此我便心有餘悸,對睡房的感覺亦從此變得不一樣,那股恐懼感至今仍然不能消除。」然而,卓奇這次的回歸將會把恐懼感提升到一個更深的層次。「一想到我們身邊的日常用品都能夠為我們帶來如此傷害,我的心便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次回歸的卓奇相比過去的它更加先進。若要以一句說話去總括它的進化史,另一監製Grahame-Smith會說:「它有更多的殺人方法。」卓奇2.0能透過聯繫其他裝置進入它們的視覺,甚至能控制恆溫器、車輛、自動吸塵機等不同電器用品。「它能隨心控制任何裝置,把各種日常用品轉化成用來恐嚇或殺害你的武器。」

監製、導演一拍即合

在MGM 和Orion Pictures開會後的短短六週內,Tyler Burton Smith已經完成撰寫《娃鬼回魂:魅來世界》的劇本。監製Grahame-Smith感嘆道:「看完《娃鬼回魂》的整個系列後,他以很快的速度完成了一份無懈可擊的劇本。」

劇本完成後的下一個步驟,便是要尋找一名合適的導演。Grahame-Smith說:「我們需要一名能為劇本提出適當意見、懂得尋找參考對象、有精力幹勁而且與我們看法一致的人。」

獲得《娃鬼回魂》即將翻拍的消息後,導演拉斯克夫伯格的經理人立刻問他對這項工作是否有興趣。在拉斯克夫伯格不知情的情況下,他的經理人已經把他的前作《Polaroid》寄給監製們看,而兩位監製亦十分喜歡他的拍攝風格,一早視他為合適的導演人選。

提到他們第一次進行會議時,Katzenberg形容那場景仍然歷歷在目:「離開工作室後,我把車子泊在路邊與克夫伯格進行電話會議。怎料,原本只是十五分鐘的對話最終變成了長達兩小時的會議!」在討論某些場景時,克夫伯格甚至開始尋找不同配樂和原聲帶以決定它的拍攝基調,從通話中能夠充分體驗到他對此製作的認真和熱情。「從那時開始,我們便知道他是這套電影導演的最佳人選。」

同樣地,拉斯克夫伯格亦視Grahame-Smith和Katzenberg為這套電影監製的最佳人選。

「為賺錢而工作的監製、和真心投入創作並且能給予導演充分支持的監製,兩者之間是有很大的分別。兩位監製在給予我充分支持和創作自由的同時,亦會提醒我不要脫離現實、使劇情與現實脫節;對於我這種容易過分投入創作的人來說,實在是一次非凡的合作體驗。我十分敬佩他們。兩位監製不但給予了我許多創作靈感,他們亦能認清現實,清楚了解他們做每件事的目的和作每個決定的背後意義;在出現狀況的時侯—也就是大部分的時間,他們亦能保持冷靜地處理問題;對於提供指引和幫助,他們從來都不會遲疑;我想,大概不會有比他們更好的監製了。」

卓奇如何踏上殺人之路

對導演拉斯克夫伯格而言,除了驚嚇部份,這電影在情感方面,也必需有與人類的真實交流以使觀眾產生共鳴,甚至在劇終時帶出一個更深層的訊息。「老實說,第一次看劇本的時候,我真是十分驚喜。故事裡隱藏的訊息,完全把驚慄電影提升到另一境界。尤其電影中對卓奇內心世界的刻劃、描繪它如何從一個普通玩偶扭曲成一名心理變態的殺人犯,這些情感方面的內容都與卓奇和安仔的關係、彼此之間的感情有很大關連。」

與過去的《娃鬼回魂》不同,在是次電影中,卓奇2.0從善變惡的心路歷程是有清楚交代的。觀眾不但能明白它思想扭曲的原因,也能理解它的行為動機—也就是導演認為這部電影比起過去的任何一部令人更加心寒的原因。

「在這部電影中,觀眾能夠真實認識這名反派角色,並且了解他的行為動機,使這奸角更加真實、情節更加寫實。也許,正因為電影對卓奇的轉變描繪得如此細膩,所以故事才更加恐怖駭人。這電影就像一部經典的古希臘悲劇。」

雖然這部作品是以卓奇和安仔的對峙為中心,但由於觀眾得以從兩者的角度平等地看待故事發展,某些觀眾甚至會因為理解卓奇的內心世界,而開始同情它的遭遇。「卓奇從善變惡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它能透過與人類交流,學會人類的行為。當它對世界沒有足夠的認知,只是隨直覺而行,它便開始盲目地作出各種自以為是正確的行為。」卓奇就這樣墜落了。

不約而同地,導演與監製們害怕《娃鬼回魂》的原因是相同的—諷刺地,故事中的奸角是一名玩偶,一件理應用來安慰小孩的物品。「小孩總愛賦予玩偶生命,把它們當作能夠與自己對話並且保護自己的小伙伴。《娃鬼回魂》便為這種邏輯帶來了一個反轉,所以這部電影才這麼駭人。」

翻拍經典 要為觀眾負上責任

與兩位監製一樣,導演也明白翻拍《娃鬼回魂》時要對卓奇,對一直在等待的粉絲負上一份責任。「在保持原作的特色時,我既要兼顧獨創性,又要把劇本裡的精彩場面原汁原味地搬上大螢幕。在創造一個新故事的同時,保留使原作風靡全球的特點,這就是我作為導演的責任。」他以電影《E.T.外星人》、《血色童話》以及《木偶奇遇記》為例,說明了這些經典作品都成為了他是次作品的參考對象。

確保這部電影能塑造足夠的恐怖氣氛,固然是這次製作中最重要的部分。然而,要決定哪些場景需要加強緊張的效果、哪些不需要,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在拍攝的過程中,導演不會順序拍攝,而是要把一個又一個沒有連貫性的場面組合成一個完整的故事。所以,能有遠見,對於能清楚地執行腦袋中的構思是非常重要的。

1988年的卓奇未必能殺害你 但2019年的卓奇可以

監製Grahame-Smith特別強調道:「這部電影能夠塑造恐怖氣氛的地方實在不少—驚嚇場面、變態殺人犯、甚至相同事件發生在現實的可能性,全都提升了這部作品的恐怖性。當觀眾回到家時,他們會發現家中的所有物品都脫離不了『科技』兩字;而當這些日常用品變成了殺人兇器時,後果也不用多想⋯⋯這就是是次作品最特別的地方,劇情與觀眾的生活可算是息息相關。而且,我們可以向你保證一件事—1988年的卓奇未必能殺害你,但2019的卓奇可以。」

Grahame-Smith希望觀眾看過電影後能心有餘悸:「我們想把這部電影營造得有趣、富有黑色幽默、恐怖、噁心、驚慄,甚至煽情;我們想把它營造成能讓觀眾一起經歷、一起分享、一次緊湊駭人的戲院經驗。」

選角

為了卓奇 女星破例接拍恐怖片

提及電影選角的時候,Grahame-Smith提到:「我們都想完成一件能給大家驚喜的作品,這是出於對原作的尊敬。」然而,在達成這個目標之前,他們必需先找到一眾既有才能又能出乎觀眾預料的演員;同時,這些演員也必需有足夠的能力,既能代入角色又能完美演譯那些使觀眾產生共鳴的情節。

對一向走諧星路線的柯布莉柏莎而言,《娃鬼回魂》既是她第一次拍攝的恐怖電影,又是她小時被姐姐強逼她看的電影。雖然她對恐怖電影甚有興趣,但能吸引她看的電影卻少之又少—大部份劇情都不外乎暴力、折磨和殺人,十分普通。她曾經拒絕過不少恐怖電影的角色:「如果只是一些普遍的劇情例如被殺人犯追殺,我並不感興趣;但如果那名殺人犯是玩偶的話,就讓我參與這項拍攝工作吧!」雖然柏莎是第一次演出恐怖電影,但她很快便熟習了它的拍攝和演繹模式。在她的首個拍攝場面,她已經被困在一所詭異的倉庫。不但周遭滿佈了血和污泥,她的手腳皆被綁起,頸部亦被一個圈套束縛著。她形容道:「就是詭異的惡夢中會出現的場面。」

這次拍攝工作,亦讓她首次演繹了一種她從來未接觸過的角色。她回想道:「看完劇本以後,我既興奮又期待。嘉倫就像我從來未發掘過的另一面。我從未演繹過母親的角色,所以這個單親媽媽的角色很能吸引我。」柏莎的母親在很年輕的時候便生下了她,這項特別的經歷亦令柏莎對這部戲的人物關係有種深層的連繫。「這套電影給予了我一個機會去掘深一點,嘗試在我想像的世界中創造一個屬於我的角色—一個出生低微但又不失幽默感,對所有事情都不會輕易放棄的人。」

當監製們知悉柏莎有意參與這項拍攝工作時,他們都出乎預料地嚇了一跳。Grahame-Smith想道:「我們都十分激動十分興奮。我不認為我們選了柯布莉柏莎,而是她選了我們。」這是一項眾人都沒有預料到的選角。雖然這個角色與她過去演繹的角色截然不同,但她卻能把這角色演繹得出神入化。「這也是我喜歡這套電影的其中一個原因—看著她演繹並為這名角色賦予生命。作為她一直以來的粉絲,我認為她為這部戲注入了不少精力和情感深度。」

在這件作品中,柏莎演繹了嘉倫的角色—一個竭盡所能,奉獻所有心機和精力給自己兒子的單親媽媽。雖然這樣的生活並不容易,但她仍然為了兒子努力工作,用心陪伴和照料他。她想給予兒子體驗生活、認識朋友、甚至是享受物質生活的機會。可惜天意弄人,在她終於賺取了足夠的金錢,購買了最受歡迎的玩偶給兒子的時候,這幸福小事卻逆轉成一場惡夢。

《切勿關燈》《詭娃安娜貝爾》童星演卓奇主人

嘉倫的兒子安仔則是由加百利比得曼演出。神奇的是,加百利和柏莎很快便熟絡起來。兩人是在飛往溫哥華的客機上首次見面的,當時柯布莉就坐在柏莎的後座,而碰巧當天是他的生日。於是柯布莉讀完她手上的書籍後,她便在書面貼上了一張記事錄,傳給了坐在她後面的小壽星。兩人在拍攝時間以外,也花了不少時間以加深對彼此的認識,他們不但去了登山和打桌球,更去了攀石、看電影、參觀舊教堂和打保齡球。柏莎笑說:「他大概跟你說過我的保齡球技術很差吧,但這是不正確的。因為他的保齡球技術才糟透了!」

雖說如此,柏莎補充道:「加百利是一名電影明星,他很有才華但也很喜歡作弄我。他經常吐糟我說我不善於各種事情,但內裡是因為他愛我而且知道我比他更善於一切事物。我們有種特別的相處模式:我們一直嘗試打敗對方,但由於我比他大塊頭,他總是落敗的一方。」 《娃鬼回魂》狂熱粉絲飾演搶眼警探

加入這班淘氣鬼的還有飾演米克探員的布莱恩泰里亨利,一名在安仔和嘉倫住處長大的警察。他是那種嚴格遵守規則的勞工階級。監製Katzenberg說:「在我們第一次看見布莱恩扮演米克探員的時候,我們對望了一下,感覺就是他了。他為電影注入了許多我們沒有想像到的元素,他與加百利和柯布莉之間的化學反應更加是巧妙得令人難以置信。能找到這眾演員,我們真的很幸運。」

另一監製Grahame-Smith同意道:「布莱恩就像一本行走的《娃鬼回魂》百科全書、一名徹底的狂熱粉絲。你知道的他固然知道,但你不知道的他也會知道。」

泰里亨利也十分同意:「我就是那種為恐怖電影而存在的人,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恐怖電影就是我最喜歡的電影類型。」

收到監製的合作通知後,他花了一會時間便讀完了整份劇本。他開心地感嘆道:「是卓奇啊!我對這部電影有很深刻的印象,在1988年《娃鬼回魂》剛上映的時候,我只有六歲。姐姐們本來打算用那些恐怖情節來折磨我,然而出乎她們所料,我十分喜歡這部電影。」他甚至要求姐姐們不斷租借光碟,每次播放的時候他都會跑到電視螢幕前觀賞這部經典之作。《娃鬼回魂》系列中的每一部電影他都有看過,作為一名狂熱粉絲,他很快便答應了參與這項拍攝工作。

Katzenberg說:「工作團隊裡的每個人都是恐怖電影、《娃鬼回魂》和卓奇的粉絲,這也讓眾人之間的合作更加和睦團結,因為大家都對這項工作充滿熱情。」

導演說:「對於能與這眾演員合作,我真是十分滿足。他們全都是我的首選,每位演員之間都有很強烈的化學效果。我相信他們會把這部戲演繹得更加好,甚至把它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層次—他們把劇本演出生命來。」

經典遇上經典 《星戰》系列男星聲演卓奇

至於電影中最重要的演員,也就是聲演卓奇的麥咸美,既是一名傳奇演員又是一位專業的配音員。Grahame-Smith說:「在我們向他發出邀請後,我們從沒想過他會答應我們的,但就在不久之後,他回覆了一句『好啊』。他是我們的首選,也使我們的作品如虎添翼。」當提及與麥咸美的合作情況,Grahame-Smith說:「讓一名受歡迎的演員為卓奇塑造一個全新的形象,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好的禮物。再加上麥咸美既是演員又是配音員,是一名有才華而且無人不曉的公眾人物,他的參與亦使這部作品更加完整。他的工作是非常消耗精力的,而他對於這份工作也持有絕對認真的態度。能夠坐在那裡,看著他創造一個全新的角色,用自己的聲調高低、語氣節奏呈現這名角色,感覺實在非同凡響。」

編劇Tyler Burton Smith提到:「當我在撰寫劇本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想過麥咸美會參演這部作品,也沒有想過卓奇的聲音會由誰來演繹。當他們告訴我會由鼎鼎大名的麥咸美聲演,我便知道他會是完美的人選,他完全符合卓奇2.0的要求—就是一種與原作不同但又與原作有連繫的感覺,真是令人十分期待。」

縱使這部戲會有許多與卓奇有關、幽默和驚嚇的場面,但故事中心還是圍繞著角色之間的情感矛盾。導演拉斯克夫伯格說:「我們的演員陣容把這種情感矛盾演繹得淋漓盡致,是一種能超乎觀眾想像的演繹方式。作為導演,最美好的地方便是能看見他們在現場演繹自己的角色,尤其當他們都是專業演員。能看見演員們為角色注入創意的元素,並且相互合作投放默契,再加上我們少許的調節,把我們在腦海中的畫面在現實呈現出來,是我們作為導演最有滿足感的地方。」

現代科技

我們全都是科技的奴隸

柏莎飾演的嘉倫對安仔說:「我為你買了這個。」隨後她脫口而出:「這是一個想要殺死我們的邪惡玩偶。」雖然原版的卓奇是一個利用自身是玩偶作為特點的連環殺人犯,2019年的卓奇卻是一隻會玩弄我們恐懼情緒的恐佈玩偶。

泰里亨利形容道:「我們的生活與現今的科技產品是無法脫離的,我們的大小事務都被上載到雲端,我們已經被科技產品擁有了。新版《娃鬼回魂》最令人期待的地方便是卓奇不再是一個只能以小孩為目標的殺人犯,進化了的它連成人都可以盡情殺害……因為我們全都是科技的奴隸。」

他曾經聽說有對家長因為經常叫喚亞馬遜虛擬助手的名字「Alexa」,他們的小孩第一個學會的單字就變成了「Alexa」。泰里亨利解釋道:「那小孩大概把這個單字理解成『我愛你』。當我聽見小孩們總是在叫『谷歌請做這件事、谷歌請開這個儀器……』—彷彿比起自己的父母,這些小孩與不同裝置的關係更加深厚。」

劇本中一樣最能吸引泰里亨利的特點,便是劇終後,觀眾卻會情不自禁地把注意力落在卓奇身上。他說:「在這部戲中,我十分關注卓奇的角色。它最令人同情的地方是,雖然它只是一件商業產品,但他是被程式設計出來的。它是被刻意設計成玩家的好朋友—就像那種以單戀告終的愛情故事。卓奇能夠有複雜的情緒,亦能吸收不同的知識—然而,當它開始學習,那就是它開始產生變化的時候。」

不約而同地,柏莎對這部電影帶出的訊息亦有相同的見解:「我不認同人類應該如此依賴科技和科技產品。縱使過分依賴科技的後果在現今社會裡並不明顯,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總有一天我們會回望過去,嘆息到:『情況好像真的開始不受控了。』或許這部電影就是一個啟示。」

佈景場面

增添懷舊感 營造不祥的感覺

在導演拉斯克夫伯格剛開始拍攝此作時,他希望故事能從小孩的視野出發。Marvel電影《死侍2》、Netflix原創電視劇《尼蒙利斯連環不幸事件》美術指導Dan Hermansen說:「導演早期的指示是以80年代的安培林娛樂公司(Amblin movies)電影作參考對象,以小孩為目標觀眾。雖然電影中應用了許多現代的元素—甚至是比現有科技更先進的程式,但我們也希望為電影增添一些懷舊的感覺。」

Hermansen希望能為電影塑造一個既有現實成份、而又不失歷史價值的世界。「我們生活在一個人們容易對事物感到厭倦、而且所有東西都被浪漫化的世界。人們對各種事物都已有既定的標籤,它們都已經被銅銹蓋過,沒有甚麼東西會令人感到新奇。」

這部電影最大的難處,便是如何營造使我們溫暖的家,與駭人的驚嚇情節之間的強烈對比。Hermansen說:「要尋找合適的地方和道具以渲染情緒是很困難的,因此從電影開拍到結束的過程中,我一直在尋找能給予我想要的氣氛的各種事物和場景。」

以安仔和嘉倫住處的選址為例,那座建築雖然已隨年月逝去而變得殘舊破爛,但它大型的建設、高貴的格調自然也令人想像到這種建築物曾經有過一段輝煌的過去;不但牆紙到處剝落、地毯破舊熔爛,屋內的燈光亦時光時暗,使觀眾聯想到那裡的鄰居自然也脾氣不好。

嘉倫每日工作的商店Zed-Mart是一座充滿歲月痕跡、內有不少懷舊設計的60年代建築物。「它是一間見證和經歷過美國經濟起飛的店舖,固然不會是新的,它不是完美的。」

Zed-Mart作為拉斯克夫伯格最喜歡的場景之一,Hermansen故意利用店舖內到處被拆裝「肢解」的玩偶、影子和煙霧渲染弔詭的氣氛。他形容道:「由小孩的角度觀察這所店舖,其實是頗恐怖和嚇人的—那是一個佈滿破損玩偶的破爛場景。」

要為場景營造不祥的感覺,我們絕不可以忽視細節—就像安仔的房間,各種細節都為那場景製造了令人不安的感覺。「導演十分注重細節,對大小事務都非常上心。他腦海中有一個清晰的目標,所以較能給予準確的指示,以把他想像中的場面在現實世界中呈現出來。」

場面拍攝

從《E.T.外星人》中取得靈感

Netflix原創電視劇《莎賓娜的驚慄奇遇》、《河谷鎮》攝影師Brendan Uegama一向對於利用暗黑的燈光營造神秘、詭異的氣氛十分熟悉。在這部戲中,克利夫貝格Klevberg和他都希望以大自然的黑暗作背景,在適當的時候加上一點色彩作點綴。

兩人參考了數千張照片,最終從史匹柏的80年代電影《E.T.外星人》中得到靈感。

Uegama解釋道:「我們在安仔的房間運用了許多顏色,利用窗戶散發的光為房間加添了一點安全感和魔幻的元素;相反,在街道或其他外景拍攝時,顏色的運用會比較單調和灰暗,為場景添上少許殘舊的感覺。」

在成長的過程中,小孩的房間一直是他最喜歡的其中一個地方。「就我而言,我總愛在房間裡加上一些我喜歡的東西。那些東西就像我的一部份,身處在這樣的地方會令我感到安穩和踏實一點。在電影的早期場景,有一個地方是經常出現的。這是因為該處正是卓奇和安仔互相結識並成為朋友的主要地方,是能讓安仔感到安心的房間。所以每當安仔要與嘉倫的男朋友相處或感到不安的時候,他便會回到那所房間尋求安慰。」

電影中的關鍵之處是由卓奇開始融入自己作為安仔玩伴的身分、過上乏味單調的生活開始。Uegama說:「這個玩偶就是從這所房間中活過來、成為安仔的朋友。透過兩人在房間的互動、友誼的發展,這所房間也有了自己的特色。」

電影中絕對不缺煙霧場景。導演說:「我是古代的意大利畫家和黑色電影的狂熱粉絲,我喜歡在電影中運用對比的手法。這部電影固然會有黑暗的一面,但也有大家預料之外的另一面。」

運用煙霧能使電影更加現實和立體:「它令某些場景更加真實,也令畫面更加複雜、有深度和層次感。」

要拍攝華麗的場面,我們必需為畫面加上層次—例如添加雜物、利用較舊的牆壁、利用燈光效果製造影子,以為場景加上緊湊的氣氛。 影子的背後總是隱藏著某些事物。美術指導Dan Hermansen解釋道:「有時候,我們僅會利用場內的幾顆燈作場面的光源。這部電影運用了許多光線和黑暗、也運用了許多影子。」

同樣地,對於營造懸疑氣氛,鏡頭的使用也起了很大的作用。Uegama說:「傳統的恐怖電影元素是主角,而鏡頭的角度和演員的節奏則是配角。導演會示意他們把動作放慢、把台詞讀得慢一點……」而在拍攝一些普通的場面例如小孩們一同玩耍,鏡頭則會移動得快一點、靈敏一點,移動的幅度和自由度都會比較高。

參考《木偶奇遇記》 卓奇蛻變成人

由於電影中的其中一名主角是卓奇,一個玩偶,與它進行拍攝工作也是在製作這部電影中最常遇上的獨特難題。其中一個問題便是,製作團隊該如何在分秒必爭的片場內完成耗時的拍攝。Uegama說:「它不是一個活生生的演員,它不能走又不能動。它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工作人員的協助,於是一出錯的話,整個拍攝工作便要重新開始。因此拍攝過程會比較耗時。」拍攝的時候,鏡頭下總需要數名人員負責操控卓奇的不同部位,他們之間的默契和互動都會影響到拍攝效果。

雖然如此,Uegama卻認為能看見栩栩如生的卓奇,是一種獨特的體驗。與導演的參考作品《木偶奇遇記》無異,卓奇是隨時間過去慢慢開始進化、開始成長的。Uegama解釋道:「在電影的初期,它的動作會比較僵硬;但隨著劇情發展,它會由外到內進化—學會流暢地做出不同動作、開始獨立思考、甚至建立自己的性格,最終完整地蛻變成人。」

惡作劇大戰

戲裡戲外母子關係親密

在一開始的時候,這純粹是一個一次性的玩笑。在清晨時份,柯布莉柏莎故意調早了她的鬧鐘並躲藏在「兒子」的廂形車,等待適當的時機嚇他一跳。可惜,她的玩笑最終以失敗告終。她從藏匿處跳出來後,加百利比得曼只是淡淡地回應一句:「我不害怕呢,絲毫也沒有。」他更加開玩笑道,下次請柏莎預早通知自己,讓他準備被嚇的反應。既然戰書已被寄出,兩人之間的惡作劇大戰自然也開始了。

不久之後,布莱恩泰里亨利也加入了這場戰爭。在拍攝其中一個場景的時候,他偷偷地藏在暗角,耐心等待著合適的時機以嚇升降機裡的童星一跳。最終,不但童星們被嚇倒,就連製作團隊和導演都被嚇得尖叫起來,這次惡作劇可以算是大成功。

於是,片場內的惡作劇氣氛持續升溫—詭異的東西和紙條不但四處散落,演員們也會偷偷躲藏在衣櫥裡面。萬聖節當天,柏莎穿上了一套詭異的服裝,邊播放著電影《觸目驚心》的原聲帶,邊拿著刀在片場內四處遊蕩;比得曼甚至與化妝師合作,由他們的精英團隊把比得曼打造成卓奇的真人版。

導演說:「一直以來作為製片助理和第三副導演,我都想在一個輕鬆歡樂、充滿玩笑的片場內工作。這眾演員需要彼此合作以吸引觀眾,透過與觀眾連繫以讓他們進入劇情,所以確保演員之間能透過惡作劇來促進彼此的交流、製造愉快的時光、建立更緊密的關係,皆是十分重要的。」

監製Katzenberg補充道:「不管是戲內戲外,這眾演員之間都有著一段很深厚的友誼。縱使他們的惡作劇大戰會一直持續下去,但只要他們能開心相處、維繫親密關係,對這部戲的拍攝無疑能帶來很多好處。」

Child's Play

演員介紹

柯布莉柏莎 Aubrey Plaza (飾演 嘉倫) 柯布莉柏莎曾因《Safety Not Guaranteed》《IG喪女取西經》《變種軍團》等作品多次提名競逐及獲選「我最喜愛的女演員」、「最佳女演員」等獎項;她亦在電影《IG喪女取西經》《修女姊妹團》中兼任演員和監製的角色;充滿幽默感的她亦有參與不同團隊表演脫口秀。

加百利比得曼 Gabriel Bateman (飾演 安仔) 加百利比得曼曾參與電影《切勿關燈》《詭娃安娜貝爾》、電視劇《小狗班吉》等作品,獲得外界好評,是矚目的童星演員。

布莱恩泰里亨利 Brian Tyree Henry (飾演 米克探員) 布莱恩泰里亨利縱橫電視劇、電影和戲劇各界。曾因電視劇《Atlanta》獲得艾美獎提名;亦因電影《剋·寡婦》和舞台劇《摩門之書》獲得外界好評及競爭多項獎項。

麥咸美 Mark Hamill (聲演 卓奇) 麥咸美以飾演電影《星球大戰》的Luke Skywalker聞名,但同時他亦是一名資深配音員,曾為《蝙蝠俠》動畫系列裡的小丑配音。

導演介紹

拉斯克夫伯格(Lars Klevberg) 拉斯克夫伯格從小便對電影和攝影十分感興趣,他不但在大學選讀了電影製作的學科,亦在空餘時間經常閱讀不同的書籍,因此對電影製作有不少了解。透過屢次成為不同電影的製片助理和第三副導演,他從中吸取了經驗並開始了自己的製作工作,例如短片《Polaroid》和《The Wall》皆是他的獲獎作品。他以視覺效果、畫面呈現的方法以及對細節的刻劃聞名。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