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默 - 聖戰少年 是宗教狂熱還是逼近惡的距離?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11月16日
Poster

少年阿默 Young Ahmed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 Jean-Pierre、Luc Dardenne 戴丹兄弟
主演:Idir Ben Addi、Olivier Bonnaud、Myriem Akheddiou
級數:IIA
片長:85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1月28日

電影介紹

榮獲本屆康城影展最佳導演,兩奪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導演戴丹兄弟繼《公投飯票》後又一矚目話題作!住在比利時小鎮的13歲穆斯林少年阿默對信仰追求熱切,加上受到言行激進的表哥教條式培育,令他對聖戰越來越嚮往,最後他下定決心付諸行動,刺殺一直善待他的「異端」女教師,以殺戮彰顯他心目中的最高教義……

一個少年的聖戰,究竟是因主之名,還是逼近惡的距離?

Young Ahmed

導演的話

我們完成這個劇本時就意識到,我們寫了一個講述各人阻止年輕宗教狂熱者阿默謀殺他人,最後卻徒勞無功的故事。

無論這些人是誰 —— 包括他的老師伊妮、母親、兄弟、姐妹、社工、法官、拘留所的心理學家、律師、牧場主人以及他們的女兒露意絲,最後就是無人能了解這個男孩內心深處,準備以其宗教信仰之名殺死他認為是異端的老師。

當我們開始創作時,我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們會創造出一個如此難以理解的角色,能夠在某種程度上完全隱瞞一切,令其他人沒法解開他的殺人狂想。縱使原教旨主義清真寺的宗教領袖伊瑪目,一位具有魅力的人物,他利用青春少年對理想的渴望,鼓勵他追求純潔,仇恨不純正的思想,但他如時卻對門徒阿默的決心深感驚訝。而結局可以改寫嗎?當一個只是孩子的宗教狂熱者,他的超凡領袖鼓勵他尊敬一位為聖戰犧牲的表哥......阿默還有選擇餘地嗎?

要制止這個狂熱男孩去殺人的任務絕不簡單,他毫不理會老師對他的仁慈、母親對他的愛和年輕女孩對他伸出的友愛之手,如果他對天真樂觀和幸福結局非常排斥,同時只是非常討厭世界上不純潔的雜質時,誰人能夠制止他?什麼場景和什麼鏡頭,會能夠讓觀眾進入阿默內心的黑暗世界?

導演 戴丹兄弟

創作因由

戴丹兄弟一直以拍攝有關打工仔階級的電影而聞名,《少年阿默》是一個非常大的突破,以宗教極端主義的少年為題材,一切全因為他們身處的地方以及歐洲開始出現宗教狂熱的青少年。

他們對於一個激進的小男孩的命運開始感興趣,尚·皮亞·戴丹解釋說:「在法國和比利時發生的襲擊對我們來說是真正的啟發點,相近的地理位置令我們感到很不安,我們開始問自己如何通過電影表達這些想法。」因為這些襲擊,有些年輕人決定參加聖戰,而戴丹兄弟一直是以寫實,紀錄當下的事件為作品的題材,正正是他們身邊發生著這樣的事,所以尚·皮亞·戴丹說:「我們總是說,我們嘗試製作當下的電影。我們應該嘗試面對這件事情。那些出生於民主社會,但在某一時刻迷上宗教狂熱並開始轉變的男孩。」而盧克·戴丹補充說:「我們的目標不是譴責這種虔誠的角色,事實上我們很愛阿默。我們感興趣的是甚麼使他擺脫激進主義。」

因此,戴丹兄弟一如以往,嘗試製作當下的電影,再次擲下人性的震撼燃燒彈,力圖探討人性黑暗的現實,而這次成功為他們摘下康城影展最佳導演。

少年的狂熱

《少年阿默》一開始就是阿默已經成為了宗教狂熱分子,有不少觀眾感覺故事好像由事件的中間部分開始,而如果是另一部電影的話,卻可能會由頭開始,展現出他如何成為激進主義者,戴丹兄弟被問到是什麼吸引他們以這種方式由事情的中間部分開展電影,他們表示因為已經有很多其他人拍過開頭的部分,他們最好奇的是與大家相反的故事,希望探討少年如何擺脫激進主義,到底人性能否戰勝教條,而阿默能否被「治癒」?

戴丹兄弟表示一開始是以一個年紀比較大的青少年作為主角,他們最初的劇本,是一個18歲的角色,盧克·戴丹表示:「但我們發現將這個角色從狂熱的精神監獄中解救出來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太像一個虛構的故事,太簡單得來並不可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最終想到了一個年輕的角色,因為這個角色還很年輕,他仍然處在小孩子和青少年之間,我們覺得也許有可能使他擺脫激進主義。」而尚·皮亞·戴丹補充:「狂熱者不聽外界的聲音,他們在自己和世界之間築起了一道牆,他們的唯一目標是無論付出多少代價,其他人都要變得像他們一樣。這部電影的故事是試圖幫助這個男孩回到他『不純潔』的狀態。在某種程度上,只有真的因為身體倒下,面對死亡,他才能回到地面。」當他遇到自己無能為力的問題時,這時身體可以擺脫思維的控制,而生命反而可以戰勝死亡,盧克·戴丹形容阿默當下的心情是:「他的理想蕩然無存。他不呼喚真主或宗教領袖,卻像每個孩子一樣,他呼喚母親。」

阿默等於所有穆斯林?

《少年阿默》是描寫一位宗教狂熱者,戴丹兄弟在這個過程當中都受到不少指控:對宗教的麻木批判,對穆斯林刻板印象的描寫,和他們不是穆斯林,他們沒有資格去說這個故事等等。但他們卻以輕鬆的態度去回應這一切,就如盧克·戴丹所說:「我們並沒有讓阿默這個角色去代表所有穆斯林。」

戴丹兄弟透過多樣的資料搜集,最終才完成到《少年阿默》。他們除了最正當的讀有關宗教領袖的書之外,他們拍攝的地方是一間真正的少年拘留所,所以他們和那裡的宗教領袖交談過幾次,而在整個拍攝中,還有一位伊斯蘭教的前教授指導他們。盧克·戴丹說:「我們必須學習可蘭經的文字,還有激進人士的思想。我們不想以道德主義的方式來評判他,但社會常態卻是,如果大家看到一個像阿默那樣做的暴力男孩,大家一早已排斥他。因此,我們必須花時間去理解是什麼使這樣的男孩想殺死他認為不純潔的事物?是誰植入這種追求純潔的觀念讓人失去人性,甚至走上謀殺之路?」

而尚·皮亞·戴丹說他們二人都非常認真對待宗教,正確地展示阿默如何祈禱,然後去嘗試殺死某人,他們深信這不是伊斯蘭教徒所的獨有的,是所有宗教狂熱者的特質。他表示:「我們兄弟都有個默契,我們必須要這樣拍,才能顯示什麼是宗教狂熱。這不是伊斯蘭教特有的,拉賓(Yitzhak Rabin)被激進的猶太人謀殺。基督徒在一定時期內,也殺死了許多異教徒。所以這不是某一宗教的特點,而是所有宗教都會有的事件。我們不想說:『這是因為人抱持種族主義,或經歷著經濟不景的狀況下發生的。』其實大家都知道,所有這些問題宗教是個大誘因。」

穆斯林社區在戴丹電影的社會邊緣紀錄中是獨一無二的。而這部電影道出了很多新移民的心聲,那些離鄉別井的人們,必須融入一個新社會而又不犧牲其文化和宗教信仰。所以他們拍攝前亦都跟很多穆斯林聊天,從而知道有很多穆斯林女性很能從母親的角度去理解這部電影,盧克·戴丹說因為這是:「講一個男孩擺脫愛、教育和公民權的故事。我認為我們拍電影時需要忘掉所有大家所談論的事情,我們的電影單純地是關於阿默這個角色的,這不是關於贊成或反對穆斯林的言論,我們不在乎那些東西。在歐洲,大多數恐怖主義都是由有穆斯林背景的人發動的,而在美國情況可能有所不同,那裡有白人至上的團體。如果您感覺到自己創作的角色並且愛他,那麼在這一點上,觀眾必須負責自己去理解電影。有人說過:「又是另一部穆斯林殺害某人的電影。」那又如何呢?我們並沒有讓這個角色阿默,去代表所有穆斯林。」尚·皮亞·戴丹又說:「這部電影不是法庭,也不是在指責任何行為。從一開始,我們的任務就是看這位年輕的阿默,如何或能不能重獲新生。」

阿默的節奏

《少年阿默》節奏非常明快,而整部電影也只有84分鐘,比起他們的前作《無名女孩》更短了近半小時,他們採用這樣的簡約風格去表現這種深層次的主題全因為這是一個少年的故事。

戴丹兄弟表示他們把這部電影看成一場比賽和一次跌倒,故此沒有特別太多的描述,令這變成簡潔的電影。盧克·戴丹說:「他一直在奔跑,一直奔跑,直到爬上屋頂,然後跌倒。即使直到不久之後我們才發現結局,但這確實是我們對這部電影的構想。狂熱使他試圖殺人一次,兩次,三次,然後他跌倒,它需要繼續以這種速度前進。他對此很執迷,需要以這種速度繼續前進。我們想要這樣的速度,非常適合該主題。」而尚·皮亞·戴丹表示:「有時候我們有些後悔沒有拍一些特寫,但我們告訴自己,也許當他在少年拘留所時,我們可以再待幾秒鐘,再拍近一點。無論如何,後悔的事並不總是正確的。」

他們表示大約見過123位男孩去為阿默這個角色試鏡,最終選擇了一個實際上恰恰也是穆斯林的演員,而他個人也實際上也在研究阿默這個角色,再加上每位演員都全身投入,使之成為節奏明快?簡潔如少年的電影。

Young Ahmed

導演 戴丹兄弟

比利時資深導演拍檔,一直活躍於歐洲影壇,以獨到寫實電影手法關注社會被忽略人士而備受讚譽,並先後於1999年憑《露茜妲》(Rosetta) 及2006年憑《半熟爸爸》(L'enfant) ,兩度榮獲康城最高榮譽「金棕櫚獎」(Palme d'Or),其他知名作品包括:《公投飯票》(Two Days, One Night)及《無名女孩》(The Unknown Girl) 等。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