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不得回家 - 無法回家的巴勒斯坦小女孩 為幾代人重拾散失的希望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10月17日
Poster

巴不得回家 Tower, The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有限公司
導演:Mats Grorud 麥斯告魯
級數:IIA
片長:76分鐘
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
上映日期:2019年 10月24日

電影介紹

巴勒斯坦女孩華蒂的太爺,在烽火中被驅離家園,逃到黎巴嫩,一留就是70年,三代子孫都走不出難民營。太爺望穿秋水,仍看不見自己回家之日。他自知命不久矣,將家鄉的門匙傳了給感情要好的曾孫女,交託最後的希望。華蒂為了令太爺振作,在難民營四出尋找希望,一路從傷痛的歷史中,拾遺幾代人的回憶,也尋回自己的根。曾住難民營的挪威導演,糅合2D、3D定格動畫及現實,訴說難民人生故事,在黑暗中為他們燃點一線光明。

Tower, The

巴勒斯坦人七十年離散

本片發生在現今的黎巴嫩難民營,透過巴勒斯坦小女孩的家族故事,交織出過去七十年中東的戰火,以及巴勒斯坦人的離散(diaspora)。

1948年︰浩劫日
1948年5月15日,以色列建國,大約三分二巴勒斯坦人口被驅離祖鄉加利利(Galilee),亦即是現今以色列的北部。在某些城鎮,更開展對巴勒斯坦人的大屠殺。巴勒斯坦人稱這日為「浩劫日」(Nakba Day),超過十萬巴勒斯坦人逃亡至黎巴嫩,之後邊境關閉,他們和下一代從此回不了家鄉,大部分人都變成難民,滯留難民營。難民營由聯合國管理,由於黎巴嫩政府禁止將建材運入難民營,營內設施非常簡陋。

1960年代︰武裝力量崛起
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成立,巴勒斯坦難民終於有他們的政治代表,而這個民軍組織也獲得黎巴嫩左派的支持。黎巴嫩政府在政治壓力下,1969年授權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接管難民營,並容許他們從黎巴嫩南部,向以色列發動襲擊。自此開始,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在營內建立學校、醫院,甚至警隊、革命理事會,難民營儼然自成一國,享有一段相對繁榮的時光。

1980年代起︰無主孤魂
1982年,以色列軍隊入侵並佔領黎巴嫩,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遭到驅逐,巴勒斯坦難民失去了領導組織,政府亦對他們置之不理,使難民營成為「三不管」地帶,又變回舊日的貧民窟。直到今日,巴勒斯坦人已在黎巴嫩的難民營內開枝散葉,現今約有一百五十萬巴勒斯坦人住在難民營。難民營不勝負荷,建築物唯有越建越高,成為電影英文片名所指的高塔。難民沒有公民權利,不能合法工作,無法真正落地生根;而巴勒斯坦不同勢力的鬥爭永無休止,沒有人能真正代表這些難民發聲。

黎巴嫩貝魯特南部的布魯阿爾巴拉尼難民營(Burji el Barjaneh),面積為一平方公里,本來只預計容納一萬人,現今約住了二萬一千名巴勒斯坦難民,當中約一半是兒童。(這個數字,還未計算最近湧進的近二萬名敘利亞難民。)巴勒斯坦難民兒童心知自己不會找到工作,所以多數人讀到初中就會輟學。很多兒童都夢想移民外國,又或是盼望終有一日能回鄉。

糅合2D、3D定格動畫及現實

導演以三種形式講述故事︰
⦁ 以3D定格動畫,呈現現代難民營生活
⦁ 以2D動畫,呈現老一輩巴勒斯坦人的記憶
⦁ 在場景裡加入真實照片及片段,如實反映歷史面貌

導演和動畫團隊用2D和3D動畫,清晰表達出回憶和現代的分野,但又保持兩者的美術風格相似,將老一輩難民的口述歷史,和年輕一代的經歷連接起來。 導演指,1948年時的難民營只有帳幕,後來越建越高。為了令場景忠於真實,他花了很多工夫尋找過去七十年的難民營舊照片,而部分照片則來自他母親在黎巴嫩難民營任職護士時,所拍下的照片。

導演 麥斯告魯介紹

1976年出生,挪威導演及動畫師,曾為多部電影及音樂錄像製作動畫。麥斯告魯年幼時,他的母親曾在黎巴嫩的難民營擔任護士,所以他小時候聽母親講過難民營內兒童的生活情況。

他在大學修讀動畫製作期間,參加挪威巴勒斯坦人機構舉辦遊學團,首次踏足黎巴嫩。畢業後,他報名參加同一機構的計劃,去黎巴嫩貝魯特南部的布魯阿爾巴拉尼難民營(Burji el Barjaneh)居住一年,和那裡的非牟利組織合作,在幼稚園教英文。這段時間,他在營中和難民交談,了解到他們的家鄉、故事、生活和對未來的願景。在親身經歷及難民口述歷史的啟發下,麥斯告魯完成了他第一部動畫長片《巴不得回家》。此片獲選用為聯合國挪威協會的教材,教育挪威學生關注難民議題。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