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伐洛堤:歌劇人生 - 唱好 每一粒高音 活好 每一秒人生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10月14日
Poster

巴伐洛堤:歌劇人生 Pavarotti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有限公司
導演:Ron Howard 朗侯活
主演:​​Luciano Pavarotti 巴伐洛堤
級數:IIA
片長:104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0月17日

電影介紹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已故歌神巴伐洛堤(Pavarotti)繞樑一生撼動大銀幕﹗《有你終生美麗》金像導演朗侯活繼《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 走過披頭歲月》後又一真情紀錄。由小鎮老師到高音C之王,由傳統歌劇到流行樂曲,由窮小子到慈善家…

巴伐洛堤將娓娓道出心路歷程。另外,歌神與至親好友的私密片段更首度曝光,除了戴安娜王妃、曼德拉總統、鋼琴家郎朗…等逐一亮相之外, U2的Bono及兩大男高音杜明高、卡里拉斯更親述與歌神的友情歲月。離世12年, 巴伐洛堤動聽依然﹗

Pavarotti

創作由來

「有些人演繹歌劇,但巴伐洛堤的一生就是一部歌劇。」- Bono

《巴伐洛堤:歌劇人生》是朗侯活的第三部紀錄片,他先後執導過關於披頭四的《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走過披頭歲月》及關於Jay-Z的《Made In America》。朗侯活很早以前就認識巴伐洛堤,並很著迷他的歌劇,甚至為他的創造力、他的歌劇天賦卻能昇華至搖滾明星般的殿堂級魅力而傾心。

雖然朗侯活不是一位歌劇專家,但這正是朗侯活對巴伐洛堤(Luciano Pavarotti)感興趣的原因。曾與朗侯活於《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走過披頭歲月》及《一級雙雄》(Rush)中合作過的監制Nigel Sinclair,向朗侯活提到巴伐洛堤的唱片公司Decca Records正在尋找能夠將巴伐洛堤的生活和音樂精髓,全面展現於人前的紀錄片導演,這令朗侯活更加好奇,並開始潛心作資料搜集,他發現在接觸歌劇的新手眼中,進入巴伐洛堤的世界絕對是一種新刺激,而巴伐洛堤亦非常喜歡與歌劇新手交流。這些好奇心很快就變成了朗侯活的靈感,因為他發現了一個他無法抗拒的故事:一個來自窮鄉小鎮的男孩飛黄騰達,成為世界級歌唱家後,努力平衡於人生中各種思緒、煩惱、夢想和愛慾。他。

巴伐洛堤如何獲得他神奇的聲線,可能終究是個謎,但他擁有人類歷史上最令人難忘的聲音和靈魂!朗侯活在這部電影中沒有特別介紹他「被天使吻過」的聲音,反而是以不同的角度,發掘了他的多重性格面向 —— 他不單像孩子般單純,同時又具備深沉的靈魂,又忠於他頗為卑微的出身,同時亦擁有一種神秘的天賦,將人類藝術的精神推到極致。《巴伐洛堤:歌劇人生》揭露了巴伐洛堤鮮為人知的一面。在他的超凡魅力以外,同時見證了他個人掙扎、幽默和希望。這部電影呼應了21世紀與歌劇息息相關的普遍主題,如愛情、激情、歡樂、家庭、失落,冒險和對美的追求,這部電影編織了一個故事,講述了一個人的自我發現,憑藉巨大努力最終能盡顯其天賦的故事。

朗侯活將這位巨人把他個人的傳統藝術與流行文化聯繫在一起,把他打破了文化框框的一面完完全全表露出來!

《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走過披頭歲月》創作班底

「起初,我看到的只有他成功的歌唱事業,但當我更深入地觀察,我更佩服他對於藝術的冒險精神,過程充滿驚喜兼非常令人感動。」

當朗侯活瀏覽稀有的影片紀錄、表演片段、採訪檔案和數十項新採訪資料時,他深深被巴伐洛堤的魅力迷倒,這位音樂大師既樸實又快樂,謙卑地享受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但他同時也是一位偉大的超級明星,背負著大眾的期望,還要應付各種人際關係,他不會只追求名聲,而是做實事貢獻世界。為了令電影更富人性及實感,朗侯活邀請了與他在《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走過披頭歲月》合作過的班底坐陣,其中不僅包括監制Nigel Sinclair和Brian Grazer,以及Imagine的Michael Rosenberg和White Horse Pictures的Jeanne Elfant Festa,還有編劇Mark Monroe,剪接師Paul Crowder和混音師Chris Jenkins,與朗侯活一起創造了一部聲畫俱佳的紀錄片。

朗侯活說:「我不是這個主題的權威。我是發現者,我只是想與觀眾分享我所學到的東西。我喜歡有性格的角色,尤其對名成利就的人如何面對各種人性挑戰特別著迷,對於這電影,我的第一想法是 —— 這些偉大的藝術才華從何而來?它不僅來自非凡的聲音,它必須發自內心,只有這樣,他的表演才可以如此有血有肉,讓觀眾永恆地產生共鳴。因此,我想知道有關巴伐洛堤如何培養他的內涵,去應付成為舉世著名藝術家這個重擔。」

朗侯活本質上想把電影以三幕劇建構,去探討巴伐洛堤的生活除了歌劇,還有什麼。朗侯活與剪接師Paul Crowder緊密合作,Paul Crowder指出巴伐洛堤的現實生活,已經擁有三幕劇結構,正正與朗侯活所希望表達的方式不謀而合,他說:「他一生的第一幕就是從Modena一位鄉村老師,搖身變成歌劇明星;第二幕是他身為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時代,他經歷了難以置信的名聲和自我懷疑;最後一幕是巴伐洛堤和朋友合作的時期,在那裡他為兒童慈善事業籌集資金,並擴展為與各種藝術家合作,將歌劇帶到新的地方,實現了他的夢想。我們的工作就是塑造它,並將故事與巴伐洛堤的音樂融合在一起,以增強故事的情感。」

而在整個籌備的過程,朗侯活與慣常合作的編劇Mark Monroe合作,他曾撰寫過獲得奧斯卡得獎紀錄片《海豚灣》(The Cove) 和《Icarus》,並憑《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走過披頭歲月》榮獲艾美獎提名。像朗侯活一樣,他非常欣賞巴伐洛堤的歌劇魅力,巴伐洛堤活在一個複雜而苛刻的世界,總是努力地發掘自己最溫柔的情感,他觀察道:「我認為使巴伐洛堤的聲音如此永恆而持久的原因在於,它象徵著我們所有人性中的脆弱。我希望通過這部電影,能讓觀眾看到他完整的面貌,一個美麗而慷慨的男人,既有缺點,又有巨大的天賦。」

對於監制而言,故事以這個方式建構,Sinclair說:「有時候,你發現自己感動到在哭泣,因為你覺得自己與這個男人,一起渡過他的一生。我認為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情感,是因為導演非常著迷於人類的成長、人們之間的相互關係以及他們如何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等。他最偉大的故事全都被那些事情所驅動。他決心要了解是什麼在驅使巴伐洛堤,並將他發現的一切編織起這部電影。」朗侯活補充:「我越花精神考究,就發現巴伐洛堤是一位充滿激情,又肯為別人付出的男人。起初,我看到的只有他成功的歌唱事業,但當我更深入地觀察,我更佩服他對於藝術的冒險精神,過程充滿驚喜兼非常令人感動。」 而另一位監制Festa指出,這部電影讓人們想起巴伐洛堤拒絕所謂藝術有高低之分的說法,預示了當今更加開放的文化世界,她說:「我認為今天巴伐洛堤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一位了不起的搖滾明星,因為他一直在破舊立新,他對人的影響是強烈而個人化的,我喜歡朗侯活的電影反映了這一點。」

朗侯活希望這部電影有條不紊:對巴伐洛堤愛好者來說要夠真實,亦很歡迎那些對他和他的音樂完全陌生的人。他強調對於巴伐洛堤來說,音樂是永遠都不應有排他性或精英化,在他看來,歌劇是屬於大家的,音樂是屬於所有人的,完全能融入日常生活中的美麗。

首次披露最真實的巴伐洛堤

「電影不單是歌唱家的傳奇,還講述了一個平凡的人生,如何高低起跌的故事。」

除了巴伐洛堤的表演之外,朗侯活和他的團隊還整理了很多資料,包括巴伐洛堤上電視和新聞雜誌而進行的數十次採訪,以尋找精彩片段。因為巴伐洛堤的基金會全力支持他,這給了他通行證,可以暢通無阻地搜集資料。所以他和他的團隊從2017年4月至2018年6月在紐約、洛杉磯、蒙特利爾、倫敦、摩德納和維也納中,進行了53次新的採訪,這次不僅訪問了他的妻子和家人,朗侯活說:「透過前所未見過的片段,還有一些關於他本人以及他的親朋的採訪,我們好好把握了探索巴伐洛堤生命的機會。」訪問還包括他的學生以及來自歌劇和搖滾樂界的其他巨星,名單上還有經理人、演唱會搞手和宣導發行的高手等等。他們幫助他攀上事業高峰,並將歌劇帶到了前所未到過的地方。每個細節都打開了巴伐洛堤最隱私的情感和困難,他對歌唱事業的野心和渴望,還有他如何讓平凡的愛情和生活好好調和。朗侯活說:「我發現與家人作的採訪特別出色,他們是不容易談得深入,但是我很感激他們幫我發掘了他故事人性的一面,而這亦令電影不單是歌唱家的傳奇,還講述了一個平凡的人生,如何高低起跌的故事。」

另外,電影中最令人驚訝的發現:從未曝光的巴伐洛堤個人片段!這段由家人和朋友保存的家庭電影片段,讓電影製片人嘆為觀止,把巴伐洛堤的真實一面表露無遺。

電影一開始,已經是一段令人震驚的蒙太奇:那時是1995年,地點是巴西亞馬遜叢林,在Caruso曾經歌唱過的神秘壯觀的小歌劇院亞馬遜劇院(Teatro Amazonas)中,巴伐洛堤以一身便服現身,在一小撮觀眾面前全力以赴表演。該神秘片段由當時與巴伐洛堤一起旅行的吹奏家Andrea Griminelli拍攝,一直並未公開展示過。White Horse Pictures的監制Jeanne Elfant Festa說:「這是我的最愛,因為這是你唯一一次看到巴伐洛堤自己唱歌。你看到他試圖捕捉他的偶像Caruso在那兒唱歌時的感覺。我們花費了很長時間才能獲得這些未曝光的片段,但這是值得的。它動人,令人著迷並且非常美麗。」

而這批從未曝光的稀有個人片段,大部分都來自巴伐洛堤的遺孀Nicoletta Mantovani的私人收藏,他們二人育有一女──愛麗絲,而Nicoletta同時是Modena的巴伐洛堤博物館館長。所以從一開始,Nicoletta Mantovani就為電影提供了慷慨的幫助,她認為:「我覺得向世界講述他的故事很重要,因為巴伐洛堤是有史以來最好的藝術家之一!他也有一顆偉大的心,我認為分享這一點很重要。」朗侯活指出:「Nicoletta成為了她丈夫的私人攝影師,而恰恰在那個時代出現了優質攝像機。她不時會訪問他,這對我們來說非常幸運,因為Nicoletta可以抓住時機訪問他。當然,他更樂於以親密的方式與她交談,這些影片對電影非常重要,讓你能真正看到他頑皮的一面,他可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認識巴伐洛堤的每個人都想讓我理解,他其實是個謙遜的人,恰好同時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他沒忘記自己的出身,他竭盡所能地獻出了他靈魂中與及 生命中的一切。我認為這些家庭電影片段,確實有助於反映這一點。」

對《巴伐洛堤:歌劇人生》中,Nicoletta的角色實在十分關鍵,監制Nigel Sinclair說:「Nicoletta是一位了不起的人,他幫助我們採訪了杜明高Plácido Domingo和JoséCarreras等歌劇鉅星,她亦讓我們接觸巴伐洛堤博物館中的所有檔案,還向我們介紹了他的首任妻子Adua Veroni和他們的三位女兒Cristina、Lorenza和Giuliana,這是他們第一次接受訪問,亦是一次非常緊張而感人的交流。在採訪中,他的女兒有時都流下眼淚,再一次回想她們與父親經歷過的人生。無論父親是流行歌星、電影明星還是歌劇演唱家,作為一個名人的兒女絕不容易。」

由業餘到專業

「他知道自己擁有很大的力量,我認為在這部電影中可以看到他性格的兩面!」

巴伐洛堤的聲音打動了多少人?他的一生影響了多少人?朗侯活從他的一生道出他的影響力。

巴伐洛堤於1935年10月12日出生於意大利Modena,那時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父親是一位麵包師傅兼業餘男高音,他被父親和偶像Enrico Caruso的聲線所吸引,在整個童年時期都在唱歌,但是沒有人能預見到他會由小學教師搖身變成「高音C之王」(The King of High C's),令從未聽過歌劇的人們,會認識並迷上他。當初,巴伐洛堤的母親非常鼓勵及賞識他,她在兒子的歌聲中,聽出了不尋常的天賦,而他就在贏得地區歌唱比賽後,才開始認真學習音樂。 1961年,他在普契尼(La Puccini)的《波希米亞》(La Boheme)中以Rodolfo的角色首次登台,他的從容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整個60年代,巴伐洛堤慢慢地建立了自己的名聲,他與備受愛戴的女高音Joan Sutherland(又稱La Stupenda)的星級歌星合作,使他在全世界的演唱者中廣為人知。

1970年代,巴伐洛堤憑藉獨特的聲線和超凡的表演而脫穎而出,成為國際知名的超級巨星和媒體寵兒。在歌劇本身的影響力似乎正在下降的時候,他繼續迅速崛起,在世界舞台上進行了卓越的表演,同時以其風趣幽默、燦爛微笑甚至烹飪技巧,在深夜清談節目中粉墨登場。1973年的一個晚上,當他上台前的繃緊神經令他大汗淋漓,他帶上一塊白手帕走上舞台,從此就立即成為他的標誌。到80年代,他是歌劇史上收入最高的歌手。當他進入90年代時,巴伐洛堤的三大男高音的合作計劃,其演唱會大收旺場之餘,更造就了古典音樂史上最暢銷的專輯。

巴伐洛堤在職業生涯的早期,就看似輕鬆地震驚了歌劇界,一擊即中了Donizetti的La Fille Du Regiment的所有九個最高C音。大多數男高音將音符移到仍極具挑戰性的B調上,但巴伐洛堤毫不退讓,他憑藉那連串C音創造了歌劇歷史,並被譽為「高C音之王」(The King of High Cs) 。但是,除了技巧上之外,還有更多的東西去獲得了評論家的歡心,就是他的舉手投足,都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溫暖,一種內在的活力,像太陽一樣滲入聽眾的內心。到現在為止,人們仍無法真的理解他的魅力。但他最大的成功之處是,即使他一生人中已賣出了超過1億張唱片,但每個聽眾都相信他是在為他們和他們的人生而高歌。「人民的男高音」越來越受到大眾歡迎,就像他的聲音在精英圈子中已受到重視一樣,這就是為什麼他獻出生命的後半部分,以他們從未想過的方式將歌劇帶給當代觀眾,甚至是流行曲觀眾。

從1992年到2003年,他每年都在自己的家鄉舉辦Pavarotti and Friends音樂會,合作的人皆是一些流行音樂和搖滾樂鉅星,他的合作名單上包括:Sting、Queen、Elton John到James Brown、Lou Reed、Bob Geldof、Bryan Adams、Andrea Bocelli、Meat Loaf、Michael Bolton、Sheryl Crow、Liza Minnelli、Eric Clapton、Celine Dion、Stevie Wonder、The Spice Girls、Natalie Cole、B.B. King、Enrique Iglesias、Deep Purple和 Tom Jones等,甚至達賴喇嘛和演員米高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及嘉芙蓮薛達鍾絲 (Catherine Zeta-Jones)都試過粉墨出場,同時所得款項都捐贈慈善機構,以援助在戰亂國家和衝突地區的兒童。朗侯活說:「巴伐洛堤是個大好人,一個可愛的人,但他絕不是一個傻瓜!他知道自己擁有很大的力量,我認為在這部電影中可以看到他性格的兩面!電影中一些最有趣的場面,實際上是看著他操弄著權力,看到他迷住人心、引起哄動、清除障礙直至令他暢通無阻,整個過程真是太有趣了。」

他可以從突出自己的優勢中獲得樂趣,但是巴伐洛堤仍然希望保持自我,至少有一部分不受爭名逐利的影響,並忠於那位在音樂中找到簡單慰藉的男孩。 《巴伐洛堤:歌劇人生》的執行監製兼White Horse Pictures總裁Nicholas Ferrall說:「真正令人驚訝的是,他看到他一直試圖把他的意大利家鄉帶到所有地方,他將意大利粉和芝士帶到中國,他更隨身帶著煮食鍋去旅行,即使在旅途中,甚至在事業上最高峰的時候,他顯然也希望過著簡單的生活。」

就算像巴伐洛堤這麼慷慨和明白事理,他的人生都像任何人一樣複雜和矛盾。他曾捲入了一系列醜聞、婚姻問題和成為大眾議論對象,一些評論家和歌劇愛好者,對他失去了他的藝術尊嚴和博取大眾歡心的行為感到失望。許多純粹古典樂愛好者,永遠不能接受他把歌劇帶到巨型體育館,並放棄對音質的堅持。無論如何,似乎甚麼都沒有改變他對快樂人生的渴求,和要好好奉獻自己的願望。就正如White Horse Pictures的合夥人兼本片顧問Cassidy Hartmann補充說:「他一直是那位住在小鎮上的麵包師傅的兒子,他一生都忠於自己。這就是為什麼世人能與他建立感情聯繫 —— 因為他是如此的真實。我希望觀眾能在看過他的成功後,能勇敢地像他一樣忠於自己。」

巴伐洛堤的聲音

「我希望歌劇愛好者和新認識者都將有難忘和獨特的體驗。」

團隊的一個關鍵人物是三度榮獲奧斯卡金像獎的混音師Chris Jenkins,他將杜比全景聲(Dolby Atmos)的多維聲音技術與巴伐洛堤的人聲完美結合,他希望找到一種新的方式來捕捉人類聲音的現場力量,讓電影院的觀眾感受到音樂中的神韻和情感。他說:「人聲是我們電影的核心,這是音樂上最偉大的工具。沒有什麼能像人聲那樣連繄人心,巴伐洛堤的聲音是最精緻的樂器,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他的聲音超越了一切,而不只是被固定在歌劇中,他的聲音是關於我們在所有偉大的繪畫、音樂、食物、愛情和人性中,所尋求的普遍情感。」對於朗侯活來說,這種融合很能吸引觀眾,儘管歌劇愛好者最喜歡在劇院中迴盪的自然聲線,但這次是一個展示領先的錄音技術的機會。朗侯活說:「我希望歌劇愛好者和新認識者都將有難忘和獨特的體驗,我希望人們會被這部電影中的聲音所震撼,這項技術可以把你帶到情感中心。在Jenkins的付出下,我們能夠實現這一目標。」

Jenkins解釋使用杜比的Atmos技術,可以使音軌在一系列不同的環境中捕獲巴伐洛堤的聲音:「有時候,我們希望觀眾在巴伐洛堤的小型排練廳裡,感到他的孤獨感,借助這項技術,我們可以讓您彷彿置身於12x12的盒子裡,其他時候,無論我們在亞馬遜森林或音樂廳,或者在室外體育館與三個男高音在一起,若使用了杜比全景聲(Dolby Atmos),我們就能夠不斷更改聲音的範圍和大小,以反映每個場地的設置。」

Jenkins同時使用了另一種錄音技術 —— 對管弦樂隊進行調音 —— 使聲音盡可能有生命力,他解釋說:「我們同時把巴伐洛堤和管弦樂隊的聲音,放置在錄音室的Studio One中,並在房間周圍放置了12個麥克風以重新錄製它們,以模擬電影院中聲音的真實情況。這樣,音樂聽起來非常接近原音,卻創造了一個人們通常無法創建的空間。」在整個過程中,他們致力地忠於舊式的錄音和影像,Jenkins說:「你希望保留某些影像和聲音的粗糙感,因為我們認為這是真實的。我們從不想為了現代化而使事情聽起來很現代,我們希望他們仍然感到有點懷舊感,但當你進行簡單的單聲軌錄音後,Zubin Mehta指揮了一支80人的管弦樂隊時,你就必須在某種程度上進行動態演奏讓所有人習慣,這亦是最大的挑戰:將音軌從小放大到再放大-同時努力將情感保留在音樂中。」Jenkins承認,當他與朗侯活合作時,他們感到與巴伐洛堤的精神聯繫在一起。他總結說:「如果巴伐洛堤今天還活著並且可以看這部電影,我希望他會說我們尊重他的聲音,因為我們都保存了原音的本貌。」

巴伐洛堤的最佳拍檔

「沒有Decca的支持,巴伐洛堤根本不會成為巴伐洛堤。」

Universal Music Classics and Jazz 的首席執行官Stainer表示:「沒有人擁有那種純正而輕鬆的聲音!你可以瞬間識別出他的標誌性聲音,這與他的性格與嗓音之美有關。他從不妥協,他著重每個短語,每個音符,它就從他的內心發出,就像每個美麗而細長的表情。」作為長期支持巴伐洛堤的唱片公司Decca Records的古典音樂集團總裁,Stainer成為了電影的另一重要人物。朗侯活指出,他的協助至關重要,導演說:「沒有Decca的支持,巴伐洛堤根本不會成為巴伐洛堤,這對整個故事很重要,而他們的支持和紀錄亦非常寶貴。」

巴伐洛堤於1964年開始為Decca錄製唱片,他錄製了約11部歌劇,以及《威爾第安魂曲》(the Verdi Requiem),這些仍然是他的主要作品。後來,Decca成為了90年代最炙手可熱的超級樂團的家:三位著名男高音,包括巴伐洛堤、杜明高與JoséCarreras攜手合作,組成的標誌性的男高音三重奏。而這三重奏將歌劇與大眾文化偉大地融合。

每個人都喜歡將歌劇《杜蘭朵》中充滿抒情色彩的Puccini普契尼詠嘆調Nessun Dorma,用來抒發自己被反複壓抑的情感,它不僅是巴伐洛堤的代表作,亦是當今最受歡迎的經典歌曲之一。朗侯活說:「Nessun Dorma非常強而有力,我希望電影能突顯出,這些詠嘆調不僅是優美的歌曲,它們亦可以打動您的情感。」在1990年羅馬世界盃舞台上前所未有地表演——每個男高音似乎都將其他男高音帶到了一個新的層次,最終完成一首令人嘆為觀止的Nessun Dorma - 完全將一切帶上另一個高峰。Stainer指出:「對我個人而言,三位男高音的合作是獨一無異的。也許現在,人們還沒有意識到『三大男高音』有多偉大,他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樂隊』,他們突如其來,完全真實,以前所未見過的方式演唱。他們在羅馬的表演在世界上前所未聞,亦將後無來者,它改變了整個行業。」突然之間,甚至連體育迷們都在哼著歌劇,而三位男高音也成為了Springsteen或滾石樂隊的競爭對手。

對於Stainer而言重要的是,電影不僅要保留巴伐洛堤的聲音,還要努力探索他的全部才能,他說:「他是麵包師傅的兒子,後來成為世界上最著名的人,而他還是個努力奉獻自己的慈善家。他有能力做很多其他人無法做的事情。他具有神奇的能力,可以為全人類創造一種新的世界。」

用專業影響世界

「他不僅能努力事業,還可以努力奉獻自己,去尋求更大的滿足感,這改變他的一生。」

當朗侯活觀看巴伐洛堤一連串激動人心的音樂會時,他對巴伐洛堤的深度感到震驚,這是他以前在偉大演員身上見証過的那種深度。朗侯活說:「巴伐洛堤表演時,眼前的景象讓我震驚。他就像是運用方法演技,從與之相關的個人痛苦中獲得靈感。不管你是誰,表演都會一定打動你。」朗侯活表示巴伐洛堤不單止用音樂打動觀眾,同時他利用自己的名氣去宣揚歌劇,朗侯活說:「我也知道,巴伐洛堤最具野心的目標,其實是擴大他的藝術影響力,讓更多人愛上歌劇。無論是通過教學還是前往美國鄉郊甚至中國表演,他都一次又一次向人們展示歌劇的力量。因此,我個人也希望這部紀錄片有這種作用。巴伐洛堤非常喜歡音樂,他亦是位很有愛的人,他將音樂之美帶給世界各地的人。」

就像世上任何得志的人一樣,巴伐洛堤有時也為之掙扎,最後他利用自己的名氣,用於比自己更偉大的事情上,電影中最好看的時刻之一,就是巴伐洛堤在1991年與戴安娜王妃會面的鏡頭,這是他一生的轉捩點,他們不僅快速地成為好朋友,而且她也很明顯地啟發了他,如何去把世界變得更好。朗侯活補充說:「他與戴安娜王妃的關係非常重要,隨著我們開始搜集片段,你可以看到他完全被她迷住了,但那並非慾望,而是相互的欽佩!我認為她以個人的一種方式啟發他,他不僅能努力事業,還可以努力奉獻自己,去尋求更大的滿足感,這改變他的一生。」這隨後更促成了1992年的Pavarotti and Friends音樂會系列。

這一切始於巴伐洛堤在波斯尼亞戰爭最激烈的時候,他開始為波斯尼亞的孩子們籌辦音樂會。戰爭對無辜年輕人的影響,一直是他最關注的事情,因為這在二戰時期他曾親身經歷過。他決心召集盡可能多能發揮作用的人,他的遺孀Nicoletta Mantovani解釋說:「他希望給波斯尼亞兒童帶來未來的希望,因為他就身同感受。」朗侯活說:「巴伐洛堤在一種流行的娛樂文化中長大,他一直想讓歌劇回歸現代世界。巴伐洛堤的謙卑是他最可愛之處,儘管他對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他亦知道自己擁有強大的影響力,但伴隨著音樂的是他的一顆謙卑的心,讓他有機會跟不同的人接觸。」

這也是他與U2的Bono —— 另一位全球慈善家兼搖滾巨星,能成為朋友的原因。在電影中,Bono講述了巴伐洛堤是如何開始給他在都柏林的家打電話,哄騙他的管家,並不懈地壓迫他為音樂會寫歌,Bono說:「他很懂得打動人,因此,我們當然到了Modena。」Bono在電影中很開心地回憶道,同時講述了他跟巴伐洛堤的有趣故事。最終這場會面成就了一段友誼,這友誼更一直延續下去,這也導致Bono創作了熱爆歌曲《Miss Sarajevo》,其中更有巴伐洛堤主唱的部分。朗侯活說:「Bono非常喜歡巴伐洛堤,在採訪中可以明顯看出,他非常懷念巴伐洛堤,這對我們的電影來說更是個驚喜,因為他對巴伐洛堤如何將自己的音樂甚至事業,奉獻給世界的做法有深刻的了解,他們的理念很一致!」

Pavarotti and Friends音樂會如此成功,以至十年來收益持續增長,為波斯尼亞、危地馬拉、科索沃、貝魯特和伊拉克等戰區的受害者籌集了數百萬美元,1998年,巴伐洛堤被任命為聯合國和平大使,並於2001年因其無與倫比的籌款和志願者工作,而被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授予Nansen獎。

朗侯活說:「許多藝術家都有參與慈善工作,但巴伐洛堤的行動方式以及在他職業生涯後期所激發的奉獻精神,確實使他與眾不同。有時他會因為演唱會而受到批評,因為他將流行音樂與歌劇融合在一起,但是他們籌集了如此多的錢,更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就像音樂一樣,慈善工作成為了巴伐洛堤熱衷的事業,Mantovani希望觀眾能從朗侯活的電影中,享受丈夫為大家帶來的一切。儘管影片展示了他的光輝燦爛歌唱事業的同時,亦跟存在的焦慮艱苦戰鬥,但她仍然喜歡電影中,他為大家帶來的歡樂。她說:「巴伐洛堤希望向每個人傳遞積極性,他總是表明生活應該每一分鐘都充實,他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但他認為他總是不夠好,紀律是必要的。奉獻是必要的。他認為他舉辦的每場音樂會都應該比上一場更好。他認為生活的秘訣是享受工作,同時也要回饋社會。那就是他所做的。」

Pavarotti

導演 朗侯活

國際著名的美國導演, 2002年憑《有你終生美麗》勇奪奧斯卡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獎。

朗侯活最近開始拍紀錄片,但他對真實的故事並不陌生,他曾根據現實事件改編成一系列得獎電影,包括金像最佳電影《有你終生美麗》(A Beautiful Mind) 、《太陽神13號》(Apollo 13) 和《一級雙雄》(Rush),分別講述了一位天才數學家、一位英勇的太空人和兩位一級方程式賽車手,朗侯活將普世情感,注入傑出人物的內心世界,讓大眾電影迷如痴如醉。

其他知名作品包括:《達文西密碼》(2006)、《驚世真言》(2008)、《地獄解碼》(2016)、《The Beatles: Eight Days A Week 走過披頭歲月》(2016)及《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2018)等。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