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終結 - 最親密的關係 最黑暗的秘密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6月15日
Poster

快樂終結 Happy End

資料
發行:First Distributors
導演:Michael Haneke 米高漢尼卡
主演:​​Jean-Louis Trintignant 尚路易杜迪昂、Isabelle Huppert 伊莎貝雨蓓、Mathieu Kassovitz 馬修卡素為茲、Fantine Harduin 芳婷哈莊、Franz Rogowski 法蘭茲羅戈斯基、Toby Jones 托比鍾斯
級數:IIB
片長:117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6月21日

故事大綱

按下手機錄影鍵,冷眼凝視殘酷現實;女孩Eve走進中產家庭的豪門大宅,成為見證這個家庭崩毀的記錄者。了無生趣的爺爺George只想有個了斷;接管建築公司的大女Anne為工地意外和失控兒子而惆悵;次子Thomas把前妻所生的女兒Eve接回家,又背著現任妻兒偷歡…… 在生活富裕的上流家庭裡,各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與難題,面對不斷來襲的「驚喜」,何時迎來快樂終結?

Happy End

關於電影

兩屆金棕櫚獎得主奧地利「挑釁大師」米高漢尼卡(Michael Haneke)最新作品,《快樂終結》(Happy End)入圍康城影展競賽片單元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奧地利代表,由柏林、康城影展影帝尚路易杜迪昂(Jean-Louis Trintignant)及康城、威尼斯影后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等主演,從一個法國北部的中產階級家庭出發,揭示人性陰暗面及現代社會問題。電影暗自延續《愛》(Amour)的故事,側錄概念讓人想起《偷拍》(Hidden)、童年的邪惡與《白色恐懼》(The White Ribbon)遙相呼應,極致黑色幽默,令人如坐針氈。

人性的扭曲 只是世界最真實一面

「我一點也不黑暗,如果《快樂終結》令你感到不安,那就是你的問題。」

  • 米高漢尼卡 “I’m not ‘dark’, but if ‘Happy End’ disturbs, that’s your problem.”
  • Michael Haneke

《快樂終結》是米高漢尼卡又一扭曲人性、同時引人入勝的作品,在一個失衡的中產家庭中,彌漫著自怨自艾、自毀輕生的氣氛,和諧的表象背後,是冷漠和分歧。

漢尼卡說︰「我不在意觀眾的期望,我覺得我的名譽不是太真確,因為我不自視為走黑暗風格的導演,我覺得我的作品是很寫實的,我只在意把作品變成社會的一面鏡子。」

這面鏡子近得令人看得不安。故事從一個法國北部的中產階級家庭出發,在歐洲難民潮導致大量難民湧入法國外圍城市時,這個家庭同時面臨了許多不同的意外,而家庭成員各自有自己的問題和駭人秘密。漢尼卡深入並從內瓦解這個變態家庭,諷刺富裕上流階級對俗世貧苦的視而不見,以及社交媒體令人麻木疏離的現象,是對現代社會最一針見血的控訴。

《快樂終結》既有漢尼卡過去一系列作品的影子,又以片首片末的手機直播、和夾雜於劇情之中的社交網絡等新型媒介,介入了電影的影像,成為傳遞信息的新工具。在碎片化、看似雜亂無章的敘事結構中,映射出一個歐洲中産階級家庭的暗湧與支離破碎,暗暗指向當下歐洲社會矛盾的隱藏危機。

這個中産家庭中地位最高的爺爺George(尚路易杜迪昂 飾),喪妻之後生無可戀,表面上對一切不聞不問,但其實世事都已被他看破,家中各人的假面具也給他看穿,只是他已毫不在乎,一心尋死。長女Anne(伊莎貝雨蓓 飾)負責打理家族的建築生意,一天地盤出了意外令一工人身受重傷,她要處理公事之餘也要應付頹廢失控的兒子Pierre,看似關心但其實也是想掌控一切,迫子成才的虎媽。

這兩個角色的名字跟《愛》呼應,爺爺在故事後段向孫女揭示喪妻的往事,也與《愛》一脈相承。漢尼卡說︰「《愛》以煽情的方式切入生命結束的過程,作為一種象徵,而《快樂終結》則是給故事一個更寫實的結局。」

Anne的弟弟是任職醫生的Thomas(馬修卡素為茲 飾),因前妻中毒昏迷而把13歲女兒Eve接回家,重新擔當父親的角色,雖然他與現任妻子也育有一初生兒子,但他不但忙於公事而無暇照顧妻兒,更暗地搞婚外情,與情婦在網上互通情慾訊息。

Anne的兒子Pierre(法蘭茲羅戈斯基 飾)對這個金玉其外的家感到厭惡,除了酗酒來逃避之外,他更不時撩事生非來發洩,站在道德高地聲討家人,雖然他不留情面地道出真實,以真言向這家人狠狠地掌摑,但同時也突出了他的矛盾,因為他所控訴的,正正就是他與生俱來、並讓他衣食無憂的富人特權。

女孩Eve(芳婷哈莊 飾)一角絕對是神來之筆,也是漢尼卡近年作品中最耐人尋味的角色之一,小女孩嬌小可人,但人不可以貌相,她的心比任何人更冷。跟很多一出世就接觸網絡世界的新世代一樣,Eve是社交媒體孕肯出來的「新人類」,她更會以旁觀者的身分,用手機把她的病態家庭生常上載到網上。

片末一幕又是漢尼卡震撼人心之舉,一個人尋死的經過,成為了另一個人的網上日誌,看得令人如坐針氈,人性最黑暗的一面竟被簡化成網絡上一條直播短片而已。

「這是一場鬧劇,我想展現出第一世界國家的人是如何面對或逃避世界其他角落的問題。」漢尼卡說。因此,這位年屆75歲的導演,以這個女孩的角色作為最有力的喻指,對她來說,這個只掃門前雪的一家的存在意義,僅僅是她放上網給人觀看的沒養份的內容。

漢尼卡說︰「很多很多10至14歲的孩子,都會自拍錄像放上網。以前你去咖啡店,會見到人們在聊天,現在人們都低頭看手機…… 互聯網某程度上代替了傾訴與自白,我們只在網上自白。」

他也對特朗普現象作出了評論,認為如果沒有網絡跟媒體的幫助,特朗普無法如此得勢。他的觀察帶出了《快樂終結》的批判世界觀,對於造成特朗普現象的心理根基有著尖銳的探索。漢尼卡說︰「現在的世界是,民粹主義者透過操縱我們的恐懼而得勢,不幸地,有不少有權投票的人都是沒有教養的愚材,政客看中並利用了他們的恐懼,為所欲為。我覺得現在唯一還有點可信性的電視節目,就是天氣報告。」

很多人說《快樂終結》是《愛》的延續,也有人看到與《偷拍》(Hidden)、白色恐懼》(The White Ribbon)等前作呼應,漢尼卡提到了一件相當有趣的事情,原來《快樂終結》與過去他想製作卻沒有成功的電影《Flashmob》有關連,一個特定的橋段就是他從《Flashmob》移植過來的。

他說︰「電影裡,女孩毒殺自己的母親的橋段其實就是來自《Flashmob》,這個靈感是我過去在報紙上讀到的真實故事,有一個女孩試圖毒害媽媽,然後把這個經過發表在網路上。這個橋段是我好多年來都想要放進電影裡的,不過從《Flashmob》中移植到這部電影的情節就只有這個。」

導演簡介

有些導演才華洋溢,卻在拍完兩部電影後消聲匿跡;另一種不僅讓人讚嘆、甚至能在時間的洪流中屹立不搖,這樣的人我們稱之為「大師」,而米高漢尼卡無疑是這個時代裡最有資格冠上大師封號的導演。打從一鳴驚人的「冰川三部曲」以來,米高漢尼卡一貫冷靜犀利的風格,就不斷為影迷帶來觀影上的挑戰,他拍片的重點不在娛樂,而是藉由電影與現實的衝撞,激發出真實撼人的片段,並且不作任何解答地讓觀眾自行感受。米高漢尼卡曾說,「答案只是謊言,留給政客去處理就好」,電影之於他是種藝術,而這也是他的作品往往能撼動人心的最主要原因。
被譽為當今最後一位現代主義導演,米高漢尼卡的電影完全顯現出導演在掌握美學策略上的精準功力。7度入圍康城而5度獲獎,米高漢尼卡受影壇尊崇的程度可見一斑。

資料提供:First Dis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