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誕黑巫后 - 童言巫忌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0年10月24日
Poster

怪誕黑巫后 Roald Dahl’s The Witches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Robert Zemeckis 羅拔湛米基斯
主演:Anne Hathaway 安夏菲慧、Octavia Spencer 奧緹華史賓莎、Stanley Tucci 史丹利杜斯、Kristin Chenoweth 姬絲汀錢諾維、Chris Rock 基斯洛克
級數:IIA
片長:104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0年10月29日

電影介紹

《回到未來》《北極快車》金像導演羅拔湛米基斯(Robert Zemeckis)再展魔法,帶來奇幻歷險新作《怪誕黑巫后》(Roald Dahl’s The Witches)。電影由《盜海豪情:8美千嬌》金像女星安夏菲慧(Anne Hathaway)、《NASA無名英雌》金像女星奧緹華史賓莎(Octavia Spencer)、《穿PRADA的惡魔》金像級男星史丹利杜斯(Stanley Tucci)、電視劇《吉列合唱團》姬絲汀錢諾維(Kristin Chenoweth)、及傳奇喜劇笑匠基斯洛克(Chris Rock)主演。新晉童星澤西卡蒧布魯(Jahzir Kadeem Bruno)及高迪利艾斯迪(Codie-Lei Eastick)參與演出。

電影重新塑造羅爾德達爾(Roald Dahl)筆下深受愛戴的故事,導演羅拔湛米基斯以創新的影像設計呈現這個窩心的怪誕喜劇。1967年,孤苦伶仃的男孩(澤西卡蒧布魯 飾)去到阿拉巴馬州的迪莫波利斯投靠外婆(奧緹華史賓莎 飾)。婆孫兩人遇上一群花姿招展又極之邪惡的女巫,機智的外婆帶著男孩迅速逃到海邊渡假村。可惜,他們與高階女巫(安夏菲慧 飾)及她從世界各地召集來的女巫同時抵達渡假村,並捲入她的惡毒大計。

Roald Dahl’s The Witches

電影根據羅爾德達爾的兒童文學名著改編,並由羅拔湛米基斯及肯雅巴里斯(Kenya Barris),和《忘形水》金像得主哥連慕迪多奴(Guillermo del Toro)編劇。羅拔湛米基斯與積拉普克(Jack Rapke)、哥連慕迪多奴、《引力邊緣》金像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及路克加利(Luke Kelly)監製本片,Jacqueline Levine、Marianne Jenkins、Michael Siegel、Gideon Simeloff 及Cate Adams擔任執行監製。

導演邀請了多位長期合作夥伴擔任電影的幕後工作團隊,包括《阿甘正傳》金像提名攝影師Don Burgess、美術總監Gary Freeman、剪接師Jeremiah O’Driscoll及Ryan Chan、《伴諜同盟》金像提名服裝設計師Joanna Johnston、及《北極快車》金像提名作曲家Alan Silvestri。

《回到未來》《北極快車》金像導演再展魔法

你對女巫有多少認識:她們不論天氣有多熱也會戴上手套;她們的鼻孔比正常人大;還會戴上假髮去遮掩光頭;她們沒有腳趾,她們的口狹長,裂到耳邊。最重要的是,她們都邪惡無比。

羅爾德達爾的名著《女巫》是個窩心的怪誕喜劇,一個男孩偶然發現了一個秘密的女巫組織,在深愛他的外婆幫助下,決心去阻止女巫要將全世界的細路變成老鼠的奸計。這個故事在金像導演羅拔湛米基斯手上,這個故事被塑造成一個驚險又精緻的視覺體驗。

身兼電影的導演、編劇及監製的羅拔湛米基斯很高興有機會將這部深受歡迎的小說搬上銀幕。他說:「羅爾德達爾的著作都是出色的兒童文學,它們不是只給兒童看的故事。他筆下的故事都是自小孩為主角,因此小朋友能夠理解,可是,不同年齡的讀者都喜歡他的著作,而這齣電影也適合所有影迷。雖然羅爾德達爾有大量著作可以拍成電影,我認為《女巫》是他數一數二最精彩的小說,因此我特別有興趣將這個故事拍成電影。故事中的女巫極之邪惡,又死不悔改。她們要消滅地球上所有細路。我認為這是兒童故事中一個出色的顛覆性主題。」

縱使她們有許多超乎常人的身體特徵,戲中的女巫大部分時間都以優雅的貴婦形象示人。安夏菲慧飾演她們高貴的首領 – 黑巫后。她說:「羅爾德達爾描寫可怕的角色很在行,他將邪惡的元素融入現實的事物中,令讀者感到熟悉有趣之餘,也更感恐怖。」她又很興奮能與傳奇導演湛米基斯合作,續說:「羅拔明白電影要如何去描述一個卡通化的人物,令角色有真實的情感深度。他甚至更奠下了現今的電影製作技術。當他的創意加上他的技術,與羅爾德達爾的故事結合起來,是個叫人期盼的作品。」

故事有趣魔幻的元素,例如將優雅的女巫黑化,可愛的小朋友變成老鼠,是吸引導演製作這部電影的一大原因,但他同時對羅爾德達爾故事中蘊含對人性的描寫感興趣。他說:「我認為故事的主旨是關於接受,每個人的獨特性,與及坦然面對自己。尋找並接受真我是個歷程,我想也是如此才令這個故事不過時,深受多代讀者喜愛。」

羅爾德達爾的《女巫》以一個無名的小英雄為主角,並以他的角度展開故事。他在故事開頭孤苦伶仃,之後與同樣沒有交代姓名的外婆同住。導演說:「被遺棄或是失去雙親是每個人的恐懼,這不是局限於小朋友的恐懼,是大家都會惶恐的事,藉著對主角的同情,觀眾由一開始就會投入故事。」

奧緹華史賓莎扮演外婆,是個對乖孫充滿愛,又為他未來籌謀的角色,更教會他如何找出女巫。她說:「我參演這部電影有多個原因。我是羅拔湛米基斯的影迷,我認為他是業界的人才。我也看過這本小說,故事提及了許多有趣的設定,我想扮演外婆一定很有趣,她不是一般的外婆。我認為這是個有趣可怕又極富娛樂性的作品,我希望可以成為一份子,並與安合作。」

故事大部分發生於一間渡假村酒店,外婆和男孩在那裡向入侵他們家鄉的女巫展開復仇。隨著故事發展,男孩和外婆遇到越來越多女巫,導演藉此展現羅爾德達爾暗藏的警世故事:不要被事物的外表蒙蔽,警醒人們不要單憑別人的外表去判斷別人。

史丹利杜斯飾演酒店經理,他要一邊應付女巫的要求,一邊對付傳聞中的鼠患。杜斯和兩位女演員一樣很高興與湛米基斯導演合作,特別是一起拍攝羅爾德達爾的名著。他說:「羅拔湛米基斯是電影的巨匠。他改變了我們看電影的方式。他拍攝的《夢城兔福星》令人眼前一亮。他是個多產的出色導演,多才多藝,有豐富的製作經驗,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也是羅爾德達爾的書迷,我喜歡他的故事描繪了其他兒童文學避免的陰暗面。他並不怕提出黑暗面,小孩都喜歡這一面,有時候反而是成人更害怕,我認為他意識到這一點。他也很有趣,很多時候幽默都源自黑暗面。」

電影的小英雄由新晉童星澤西卡蒧布魯飾演,與他共同對付女巫詭計的同伴是一隻可愛又大膽的老鼠女黛絲,並由姬絲汀錢諾維聲演。錢諾維表示:「我一開始受電影的根源,即是羅爾德達爾的小說所吸引。同時也欣賞這個細小但重要的角色不服輸的性格。我認為她是個領袖。」

故事由已經上了年紀的小英雄口述,基斯洛克為他獻聲。他說:「我一直都想與羅拔湛米基斯合作,而他給了我參演的機會。我在這行30年,一直都未有機會跟他共事,所以我答應了。再加上安夏菲慧、奧緹華史賓莎及史丹利杜斯這些演技派,這些集齊好故事,好導演及好演員的機會非常難得。」

電影的劇本由哥連慕迪多奴寫下初稿,導演與編劇肯雅巴里斯再一起完善。巴里斯說:「我是羅爾德達爾的超級書迷。他的故事總有些曲折,帶點黑暗、魔幻和不明確,非法異想天開。這樣的故事加上羅拔湛米基斯的拍攝技巧,我認為這是個令人驚嘆的機會。我還可以與他一起編劇,簡直是夢想成真。」

製作團隊忠於原著曲折離奇又異想天開的人物和場景設定,不過他們將故事的背景由歐洲搬到美國的阿拉巴馬州。此外,編劇也沒有將故事設定發生於現在,而是將時光倒流至1960年代。導演解釋:「在這個手提電話、閉路電視和24小時監控面世前的時代,我們能以更吸引的方式交代故事。最重要的還是保持原著的風格,我認為這是重點。」

監製積拉普克說:「羅爾德達爾毫無疑問是偉大的作家之一。他的故事能引起小孩的共鳴,因為他以他們的角度去寫故事,他帶諷刺性的幽默感也深受成人喜愛。所以,他的著作適合所有人閱讀,結合導演獨特的拍攝風格,我們肯定這會是個所有年齡層都會享受的觀影體驗。」

導演揀選了於華納兄弟利維斯登片廠拍攝新片,並聯合他合作多時的幕後團隊將故事搬上銀幕,包括攝影師Don Burgess、美術總監Gary Freeman、剪接師Jeremiah O’Driscoll及Ryan Chan、服裝設計師Joanna Johnston、及作曲家Alan Silvestri。戲中角色由小朋友到充滿童心的外婆,這是部所有人都能共鳴的電影。導演很高興能夠集結一眾風格各異的演員參演電影。

他表示:「我很期待演員的演出。我們有安夏菲慧扮演黑巫后,她的演出很精彩,展現了角色的邪惡本性。我們又有奧緹華史賓莎扮演外婆,她是個出色的演員,演技精湛又有喜劇感。我悖喜歡與史丹利杜斯合作,我是他的影迷,他演甚麼也維妙維肖。我們又發掘了新星澤西卡蒧布魯,這是他第一齣電影,他是個天生的演員。」

金像級班底傾力演出

黑巫后

安夏菲慧自小已喜歡羅爾德達爾的故事。她說:「我喜歡他的著作其中一個原因是故事的親切感,故事的情感能引起小朋友的共鳴,但又不煽情。我認為這是個可取之處,因為很多兒童文學都很隱瞞,可是羅爾德達爾的故事,特別是《女巫》,所有細節都很清晰,很有新鮮感。」

羅爾德達爾的《女巫》這樣形容黑巫后:非常漂亮,有著晶瑩剔透的皮膚,標緻的顴骨,彎彎的黑眉毛,血紅的雙唇。可惜,即使她擁有如此美麗的外表,她的內心卻極之醜惡。這可能是作者其中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經常被人形容為他舉下最可怕的人物,最黑暗的奸角之一。這也是安夏菲慧樂於探索的角色。談到角色的邪惡本性,她說:「黑巫后是個可怕的惡夢,也娛樂性十足。她討厭一切,世上沒有事物能令她高興。她沒有快樂。」

電影中,黑巫后領導著一個憎恨細路的女巫協會,以防止虐待兒童國際學會的名義,去到奧爾良島大酒店開會。實情是她研製了一種毒藥能夠將細路變成老鼠,從而消滅世上的細路。安夏菲慧補充:「她認為活在世上很痛苦,於是盡自己所能施以更多痛苦,好讓自己感覺良好。」

監製積拉普克說:「安夏菲慧展現出黑巫后的多面性。她表現出角色的華麗之餘,添加了豐富的幽默感,交出了具個人風格又精彩的演出。黑巫后也平易近人,在誘惑孩子時流露出真誠,安不費吹灰之力就演得出來。她平衡了黑巫后多個特點,她的演出很過癮,戲劇性十足,非常有趣。」

雖然故事背景改到美國,但黑巫后的出身忠於原著來自挪威的設定,所以夏菲慧要以挪威口音演繹。她表示演出有一定難度:「劇本上說她有奇怪的北歐口音,於是我查了一下北歐口音,發現原來很悅耳。他們通常較高音,有特別的韻律,我想還是不要這樣說話,以免嚇壞人。」安夏菲慧和她的方言老師最後決定使用老北歐口音。她說:「我找到一個研究詩歌學者的短片,當他使用老北歐口音時,R的捲音很奇妙,有點邪惡,我被吸引住了。他好像講述了羊群在草地,但發音令人以為他在說一個可怕又戲劇性的事。於是我開始以這樣口音說話。我去見導演,他給我看了書中脆皮煙肉的形容。於是,我將老北歐口音融入其中,發現非常適合角色。」

安夏菲慧為角色下的苦功不只如此,因為女巫都曉飛。監製積拉普克說:「安對於吊威也非常雀躍,親身上陣了所有吊威也場面。」安夏菲慧笑說:「每次我提出可否在一班光頭的女巫的上空跳舞時,他們都以我長了三個頭一樣的奇異目光看著我。但導演以他無窮的想像和創新的技術支持我的想法,並讓我的想法成真。真的很感激!」

外婆

小說形容外婆是個剛強又寬容的人,她會在你犯錯時毫不猶豫打你屁股,在你需要安慰時給你擁抱。外婆是個令奧緹華史賓莎拒絕不了的角色,而剛好《女巫》也是她其中一本最喜歡的小說,因為故事中奇幻的設定至今仍然惹人共鳴。史賓莎表示:「羅爾德達爾的著作很出色,羅拔湛米基斯拍出故事的精髓:幽默、刺激驚險、恐怖,還有最重要的警世忠告。」

戲中的小英雄在車禍中失去雙親,外婆成為了他的監護人,並帶他回到阿拉巴馬州生活。她希望幫助外孫振作起來,重過新生。史賓莎說:「她想令外孫明白新生活會如何不一樣,因為她知道他今後的人生不容易。因此,她給予他嚴格的教育,但在他需要時給他依靠。我喜歡她這兩種個性,編劇將她描繪得很細緻。她風趣,慈愛,要認真的時候也會很嚴厲。」

導演說:「奧緹華是個不可多得的演員,有出眾的演技和喜感。」監製積拉普克認同說:「能夠與奧緹華史賓莎合作是個榮幸。她每天一來到片場就已經準備充足。她有敏銳的觸覺,她對台前幕後所有人都很好,跟她合作愉快。」

隨著劇情發展,原來外婆早已知道女巫存在於這個世界。她知道關於女巫的一切,並將知識傳給外孫。監製積拉普克說:「奧緹華將角色演得和藹、有智慧、富有憐憫之心,還對我們看不到的自然世界有天賦的認識。她演活了角色,令角色真實可信,有親和力,是個精彩的演出。」

酒店經理Mr. Stringer

史丹利杜斯飾演奧爾良島大酒店的經理Mr. Stringer。杜斯這樣形容角色:「他非常一絲不苟,當他遇到他認為身份或種族不符合酒店的客人時,他會很反感。不過,他一直盡力為酒店和貴賓,即使女巫做事,最後落得承受應得的報應。」他續說:「女巫人模人樣的出現,以防止虐待兒童國際學會的名義入住酒店,但她們的行為卻完全相反。她們憎恨細路,想要殺死所有細路。這個故事的女巫都忍受不了細路的氣味,和關於他們的一切。她們的目標是將所有細路變成老鼠,再消滅他們。」

杜斯很高興與安夏菲慧再度合作,說:「安夏菲慧扮演黑巫后,我很多年前在《穿Prada的惡魔》與她合作過,當時她已經很厲害。今次她飾演的角色與前作完全不一樣,她也能勝任。能再見到她,與她共事,真的好極了。她說話的口音非常惹笑,而且也很難發音,但她卻演得自然,每場戲我都被她逗笑了。」

安夏菲慧也同樣與前拍檔再眾首。她說:「史丹利杜斯飾演Mr. Stringer,他的演出很精彩。他想到以溫和的南部口音演出,展現出角色對客人如何奉承,同時觀眾又會感覺到Mr. Stringer無時無刻都想辭職走人。我扮演來自地獄的無理客人,所以我認為由他遇到我那一秒起,他就想我快點離開。黑巫后絕不是受歡迎的客人。」

杜斯很欣賞導演的工作方式,說:「每次拍攝的時間都掌握得很好,片場氣氛很輕鬆。我很享受與他合作,我更請他讓我參與之後的所有作品。」導演對他同樣欣賞有嘉:「我是史丹利的影迷,和他合作很愉快。他很有才華,能夠扮演一切角色。」

老鼠

《怪誕黑巫后》是澤西卡蒧布魯的出道作,並飾演電影的小英雄主角。拍攝時,來自阿拉巴馬州的澤西卡蒧布魯年僅9歲。與他最多對手戲的奧緹華史賓莎很高興與他合作,說:「澤西是個天生的演員。他性格好得難以言喻,謙虛又有熱誠。」

高迪利艾斯迪扮演小主角在酒店認識的細路Bruno Jenkins,主角想從黑巫后的手上拯救他,卻讓自己也落入她的魔爪中。拍攝期間,澤西和艾斯迪在鏡頭前後也成為好友,在一天拍攝和學習完結後,在酒店一起玩耍。

而另一個重要角色,外婆買來逗外孫開心的白老鼠黛絲則由姬絲汀錢諾維聲演。黛絲原來是個叫Mary的女孩,她被女巫變成老鼠。雖然錢諾維只為角色獻聲,但也很擁護角色,表示:「我經常愛上自己的角色。黛絲身負任務,而我喜歡誓要完成重大任務的角色。」

錢諾維配音的時間剛好遇上紐約市封城,令她的錄音過程遇到些微阻滯。她說:「製作過程很有趣。我男友將我的衣櫃改裝成錄音室,我們設置了電腦螢幕,電話和平板電腦,好讓導演、監製和動畫師對我的角色有更多概念,如果我為角色加入了搞笑元素,他們也可以得知並加進動畫裡,我很喜歡這樣的互相補充。」

黑巫后進入酒店的時候,身後站著50位美豔的女巫。扮演女巫的演員包括:扮演黑巫后傲慢又搶眼的跟班Zelda的Josette Simon;扮演一頭紅髮、手持拐杖的愛爾蘭女巫Saoirse的Orla O’Rourke;飾演打扮時尚的法國女巫Samantha的Eurydice El-Etr;飾演頸後梳著髮髻,頭髮插上鮮花的西班牙女巫Esmerelda的Ana- Maria Maskell,還有扮演邪惡的意大利女巫Consuela的Eugenia Caruso。

Roald Dahl’s The Witches

還原小說魔幻大酒店

《怪誕黑巫后》全片於華納兄弟利維斯登片廠拍攝,導演找來攝影師Don Burgess和美術總監Gary Freeman,與他聯手將他的想像呈現於銀幕。

美術總監Gary Freeman很高興能與導演再度合作,並有機會設計1960年代的阿拉巴馬州場景。他樂於為電影搭建一個有趣又像真的背景,他解釋:「我喜歡美國60年代的事物,而南部有獨特的面貌和風格。導演是個技術高超的專家,他自己的追求有堅定的信念,這是個令人期待的拍攝計劃。」他運用了戰前的建築風格,大膽的結合了歐洲和北部的古典建築。電影的場景建築的比例較大,另外為了能夠近鏡拍攝,也在場景的細節上下了功夫,以離地2至3吋的老鼠眼界去塑造場景,這個設定在一般電影很罕見。因此,不論宏觀和微觀的場景設計都是少有的發揮機會。

場景的內籠橫跨兩間片廠,一個場景完成拍攝後會改頭換面成新場景。因為只要有一個片廠能做後備,因此拍攝和搭景的進度要同步。Freeman說:「導演是拍攝這部戲的不二人選,因為拍攝進度在有限的時間和預算下,一定要準確無誤。導演拍的每個鏡頭都要傳遞信息,每一幕都要與故事有關,他不會因為景觀優美而去拍個遠鏡。所以,作為設計師,我可以省卻很多裝飾,只要給他幫助他說明故事的場景就好了。」

電影大部份都是順著故事的時間線拍攝。外婆家的場景包括客廳、廚房、睡房、走廊、浴室和閣樓的睡房,這些都是第一組搭建的場景。美術總監Gary Freeman細說:「我們猶如搭建一個真實的家一樣去設計外婆家。在歐洲,牆身通常都是用石灰,而南方則是以木材去建造,再貼牆紙。因此,屋內的牆要有那樣獨特的風格,我要營造出這樣的設計,以求盡量逼真。」

奧爾良島大酒店是個大規模的場景,內部有一個酒吧、大堂、餐廳、廚房與及多間客房。美術總監以南方大宅的風格去設計酒店,是個堂皇的戰前建築,有巨柱、大露台、屋頂窗及三角牆,令場景看來帶點詭異的南部歌德風格。美術總監Gary Freeman說:「導演給我說了酒店的重點。他希望酒店有如一個角色,能夠向觀眾傳遞信息。所以,我們顛覆和混合了不同元素,給予這場景個性,去配合這個關於女巫的故事。」導演又要求美術總監將舞廳裝飾得可怕、詭異和嚇人,以拍攝戲中最凶險的一幕。設計團隊用盡了場景每一處去令這個原來已很壯觀的場景更廣闊,並以大型壁畫點綴。

黑巫后入住的666號客房,是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這個華麗的空間以帶灰的粉紅色為主色,總體給人嚇人又迷惑的感覺。房間以缎子作裝飾,配以金色和白色傢私,鍍金鏡子和復古茶几,巨大的壁燈,有著凡爾賽宮般的奢華感。

製作團隊於片廠的後園搭建了阿拉巴馬州的郊外城鎮,那是外婆家的所在地。導演形容:「一開始我們只搭了幾間屋和一個藍幕,之後越搭越多,最後我們搭建了一整個城鎮。」他們先要清理片廠一個未被使用的地方,最後整理出一個景觀不錯的空地。導演說:「這個地方真的棒極了,因為我們一直都想在場景中減少加入視覺效果。我們有一個270度的鄉郊景觀可以拍攝。」

這個場景需要拍攝兩個不同年代的阿拉巴馬州,一是1932年,亦要拍攝1967年的戲份,因此這個場景的設計要靈活。製作團隊動用了多棵35呎高的樹,並種了很多灌木。之後,他們又在場景內加上街燈、花園圍欄和路牌去呈現1960年代的街景,而30年代的場景則較鄉郊,在田裡有農業機械,到處都是木桶木箱,屋外掛著晾曬的衣服,屋外的門廊只放著樸素的殘舊花盆和搖椅。

製作團隊又去到兩個地方作實景拍攝: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及薩里郡的弗吉尼亞湖。建於1339年的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用作酒店的外觀,與及弗吉尼亞湖則扮作酒店旁邊的海灘。

安夏菲慧每日花4小時變身光頭女巫

女巫的造型需要戲服設計師Joanna Johnston和化妝髮型師Peter Swords King及Paula Price聯手設計。戲服設計師Joanna Johnston是導演的多年拍檔,很高興能夠與他再度合作,並拍攝羅爾德達爾的故事。她說:「女巫對我來說很新鮮,在設計時我能夠盡情探索。我自行決定了她們沒有特定的穿著風格。如書中描述,她們與我們活在同一個空間,她們有著華麗的外表,在戲中一出場就氣勢十足。可是,她們之後卻越來越古怪。」

幾位設計師研究了50位女巫各自的性格,以決定她們的造型,最後女巫以引人注目又不拘一格的1950/1960風格登場。每位女巫的造型都結合了幾個重要元素:電影的時代背景,女巫的性格,扮演她的演員的性格,與及適合所拍攝的場面。

化妝髮型師Peter Swords King以安夏菲慧的角色開始設計。他說:「她的造型根據1960年代初的經典造型設計,包括蜂窩頭,濃重的眼部化妝。」為了配合安夏菲慧角色的邪惡設定,他又參考了Jackie O 、 Marilyn Monroe、超模Nena von Schlebrugg及Carmen Dell’Orefice的造型。他續說:「黑巫后有多個假髮,隨著劇情發展而改變。一開始我們給她配上較正常的假髮,避免引起太多注目和懷疑。之後,她造型變得越來越誇張。她越瘋狂,她的造型也隨之瘋狂。」

安夏菲慧心目中也對造型有想法,她與戲服設計師Joanna Johnston和化妝髮型師Peter Swords King一起設計造型。Johnston說:「安夏菲慧不只是個出色的演員,與她合作也很有趣。」

至於安夏菲慧的面部重塑則由化妝髮型師Paula Price與義肢設計師Kristyan Mallet負責,兩人每天為安夏菲慧化妝,總共6款不同妝容,直到黑巫后徹底黑化,化上非常濃重、以黑色和深紫色為主的化妝。她的假髮也變成向後梳得高高的髮型,因為安夏菲慧想髮型側面看似觸角。

安夏菲慧最普通的造型也要花2小時裝扮,如果要加上假體,就要用花上4小時。經過幾星期練習,裝扮過程縮短至3.5小時,就可以令演員面上有清晰的疤痕。要完成黑巫后的造型,還要延長她的姆指、食指和手指尾,而中指和無名指則套上藍色指襪,以數碼技術去除。她的手背也加上了假體,讓她看似只有3個指關節。黑巫后有一個佈滿青筋和疤痕叢生的光頭頭套。最後,安夏菲慧要在腳上戴上假體,去營造只有一對長中指的腳板。

安夏菲慧總共有17個光頭頭套,22對手背,198隻手指假體和8對腳板,全都在拍攝期間用上了。其他女巫的裝扮都大同小異,只有長腳趾是黑巫后獨有。化妝髮型團隊製作了62個光頭頭套,20對腳板,80對手背,350隻手指假體。化妝髮型團隊更要求了場地組為他們設一個「手指帳篷」,讓他們可以為演員重新裝上整天滑落的假手指,並有地方儲存總會跌落在奇怪地方的手指假體。

化妝髮型團隊每日的努力大大幫助了視效團隊的後期製作。透過CG,女巫上的疤痕變成了由咀角延伸到耳邊的裂咀笑。他們用運用了VFX去加強女巫的外觀,深化了她們的裂咀笑、三指手、長爪抓、沒有腳趾的腳板,還有黑巫后誇張的腳中指。

戲服設計師Joanna Johnston也為外婆設計了配合時代背景的造型。奧緹華史賓莎大讚她,說:「Joanna Johnson是個出色的戲服設計師,她不僅打造了配合該時代的設計,她對每個角色也有充分的了解。她幫助了角色的呈現。」

Roald Dahl’s The Witches

精心製作適合所有觀眾的故事

羅拔湛米基斯每一齣電影都完美融合最先進的拍攝技術及細膩的劇情描繪。VFX團隊在《怪誕黑巫后》的後期製作中面對兩大挑戰:製作場景及設計、創新動畫。製作團隊傾向以後期製作場景多於現場搭景,在拍攝初期已分別好哪些場景會是實景,哪些需要數碼製作。視效顧問Kevin Baillie解釋:「戲中有些事物絕對要用數碼技術完成,例如現實的場景會有高度限制,所以要拍攝20呎以上的效果就需要後期製作。同樣地,如果空間少得連攝影機也容不下,例如通風管裡面,也要靠後期特效。但可以的話,我們都盡量以實景拍攝,我們希望畫面像真,例如宴會廳、餐廳和廚房這些場景。」

導演要求數碼製作的老鼠角色要保持牠們人類角色的特徵,令觀眾容易認出牠們。他說:「戲中的小英雄被變成老鼠,牠們都可以說話,令牠們保持人類的特徵,只是牠們的外表是隻老鼠。我們創作的老鼠角色有特別的眼形或眉形,令觀眾感受到原本的人類角色,這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作為導演的老拍檔Baillie補充:「導演是視效的魔術師。我認為他製作每一部作品時也會被新技術所吸引,但他不是熱衷於技術本身,而是希望透過新技術去幫助更好的描寫故事,拍出更好的畫面。他參與了整個後期製作,並更了解製作過程,這讓我能夠得到更資訊他想我們造出甚麼效果。這樣我們可以更大程度的發揮創意,幫助故事發展,這是其他電影少有的機會。」

動人的故事加上令人驚嘆的創意是羅拔湛米基斯作品的標誌,特別是拍攝適合任何年齡觀眾的故事。導演總結說:「最出色的兒童電影一定是成人也喜歡的作品。羅爾德達爾也有類似的見解,我認為要拍小朋友喜歡的故事,最重要是不要輕視他們。只管專心拍好一個8到80歲都喜歡的電影。」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