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 - 登上彩虹彼端,延續聲夢傳奇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0年01月07日
Poster

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 Judy

資料
發行:Edko Films
導演:Rupert Goold
主演:​​Renée Zellweger 雲妮絲惠嘉、Rufus Sewell、Jessie Buckley
級數:IIA
片長:118分鐘
院線:AMC Pacific Place、百老匯電影中心、百老匯數碼港、百老匯The ONE、MOViE MOViE Cityplaza、MY CINEMA YOHO MALL、PALACE ifc、PREMIERE ELEMENTS、皇室戲院、Star Cinema、Movie Town、MCL德福、MCL康怡、the sky、Cinema City Victoria、星影匯、英皇戲院中環娛樂行、K11 Art House、UA Galaxy、澳門大會堂
上映日期:2020年1月16日

電影介紹

2020年金球獎提名名單昨晚揭曉,《BJ單身日記》《芝加哥》金像金球女星雲妮絲惠嘉 (Renée Zellweger) 相隔13年,憑《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JUDY) 再度獲得金球影后提名。電影中的她唯肖唯妙地飾演了因主演經典電影《綠野仙蹤》及主唱名曲《Over the Rainbow》而一炮而紅的傳奇女星茱地嘉蘭 (Judy Garland)。

榮獲金球奬最佳女主角提名,《BJ單身日記》《芝加哥》金像女星雲妮絲惠嘉強勢衝擊奧斯卡!被譽為百年10大最偉大女演員的茱地嘉蘭 (雲妮絲惠嘉 飾)兩歲出道,是演唱俱皆的天才童星。16歲時,因主演經典電影《綠野仙蹤》及主唱名曲《Over the Rainbow》而攀上事業巔峰,卻換來片商的箝制及家人的疏離。長大後的她一度陷於抑鬱,終導致婚姻失敗及事業低潮。茱地痛定思痛,為了一對子女,她不惜放下身段,遠赴英倫演唱。在久違的歡呼聲激勵下,茱地以超水準的表演征服歌迷,她能否再次登上彩虹彼端,延續聲夢傳奇?

Judy

榮獲本屆金球獎戲劇組最佳女主角提名

茱地嘉蘭生於1922年,童星出道,以16歲之齡被選為《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女主角Dorothy,1954年電影《A Star is Born》囊括金球金像BAFTA影后提名,事業遍及電影電視劇歌手主持人等,離世後的1999年更獲頒Grammy終生成就獎。在最新預告中的一首Over the Rainbow是茱地其中一首傳唱度最高的歌曲。雲妮覺得這部電影會令我們看到這位一代傳奇女星的另一面:「多數藝人在鏡頭前會戴上了面具,但一旦回歸作品,就像這首Over the Rainbow,你就能看到真正的她。而看完電影你也會感受到茱地嘉蘭為了這一切的榮譽付出了多少。」

茱地嘉蘭:眾人焦點

茱地嘉蘭(Judy Garland),童星出身的演員及歌手,共有五段婚姻,育有三個子女。一生出演過33部電影,發行過8張專輯,也曾經演出電視劇集,並主持電視節目。在職業生涯中,共獲得一次奧斯卡金像獎、兩次金球獎、一次舞台劇東尼獎(Tony Awards)和兩次格林美獎(Grammy Awards)殊榮;並另外獲得兩次奧斯卡金像獎、三次金球獎、兩次格林美獎和三次艾美獎提名。逝世後,格林美獎頒給她終生成就獎,以及名人堂特殊獎。直到1969年為止,茱地嘉蘭(Judy Garland)已在劇場界及影視界發光發熱逾四十年,以她的幽默風趣、熱情活潑,和令人驚豔的歌聲,俘擄全世界的心。

在《星夢女神:茱地嘉蘭》中飾演茱地嘉蘭的雲妮絲惠嘉(Renée Zellweger)說到:「她備受世人愛戴與尊敬,幾乎可以說是史上最偉大的表演者。我就是在那個時代、千百萬人之中愛上她的其中一人。」

但相較於1930年代的童星形象,以及1940、50年代荷里活巨星的盛名,在1969年時,世人卻看見了茱地嘉蘭非常不同的一面。她不再被電影公司所重用,而當工作量逐漸減少後,茱地嘉蘭陷入債務危機,最終失去了她的房子。為了要賺錢養活她的小孩,茱地接受了伯納德戴弗特(Bernard Delfont)在倫敦的〈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為期五週的歌唱表演工作。倫敦是茱地嘉蘭最後的希望,《星夢女神:茱地嘉蘭》的編劇湯艾知(Tom Edge)說:「倫敦是僅剩幾個還對茱地嘉蘭保有良好印象的地方」。對茱地而言,倫敦除了是她當時的一線生機之外,更是向那些看輕她的人證明,自己仍然有實力站在舞台上的機會。

羅莎琳維德(Rosalyn Wilder),受雇在〈The Talk of the Town〉期間照顧茱地嘉蘭的人,仍然記得幾十年前席捲倫敦的那股風潮,讓這裡成為了眾人爭相前往的地方。「曾經那邊什麼都沒有,沒有美食,沒有娛樂,沒有衣服,而突然之間,所有東西都出現了。人們開始有錢,想要被娛樂,也想要做一些事情娛樂別人。」

2005年,劇作家Peter Quilter以茱地嘉蘭為題材創作的舞台劇〈End of the Rainbow〉(註:劇情著重在茱地嘉蘭逝世前幾個月的生活),成功吸引了電影製片大衛利文斯通(David Livingstone)的注意,啟發他想更深入地發掘這位風靡全球的明星背後的故事。在取得Quilter劇作的版權後,利文斯通招攬艾知進行劇本翻譯工作。「大衛請我看一看這個劇本,他覺得裡面有值得拍成電影的題材,也就是一個關於茱地嘉蘭職業生涯末期在倫敦的故事。我當時對茱地這個人了解不多,極盡其量就是那些大家都知道的陳腔濫調而已。但當我開始去看那些她在1960年代末的電視訪談時,我才發現她是一個熱情、幽默,而且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的人。她熟悉世人希望看到的茱地嘉蘭,而她自己也不排斥去迎合這樣一個期望,因此當我開始著手創作劇本、試圖用自己的觀點去描寫茱地這個人物,並深入她的內在、內心時,就發現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艾知創作劇本時,擴大了故事橫跨的時間範圍,將茱地的過去也寫進劇本中,幫助觀眾更加了解我們現在在螢幕上所熟知的茱地。但艾知也決定,不讓故事中的茱地表現得像是飽受過去摧殘的受害者。她成功生存下來,從不曾放棄,這一點不但對世人有所啟發,更是艾知希望能夠在這個劇本中強調的人格特質。「大衛跟我提這個電影好幾年了」,本片的其中一個執行製片,也是《星夢女神:茱地嘉蘭》最主要的資金來源及發行商〈百代電影公司(Pathe)〉的執行董事卡麥隆麥卡根(Cameron McCracken)如此說道。「但我當初對這個題材抱有懷疑,因為茱地嘉蘭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一個很悲慘的人物,最後是大衛和湯寫的劇本改變了我的想法。他們在發展劇情時,並沒有刻意避開茱地人生中悲慘的一面,但他們也設法將故事焦點放在茱地永不屈服的精神,因此,在劇本中呈現出來的茱地嘉蘭,並不是悲劇人物,而是一個能夠鼓舞人心的精神指標,電影的結尾也非常令人振奮」。

導演胡柏高迪(Rupert Goold)說:「這個劇本最吸引我的一點,在於它明確地將敘事主軸放在茱地職業生涯的兩段日子--『開始』跟『結尾』,這讓我有機會去打破傳記電影一直以來的弊病,避免出現類似『於是接下來發生了...』的流水帳敘事。」

過去如何影響著未來?現實生活如何隱藏在作品中?這樣的連繫深深地令高迪著迷。「茱地嘉蘭是荷里活黃金時代的舊派明星,她距離這個年代太久遠,就像是那時候所有的電影明星之於我們一樣遙遠。但我對於如何在這樣的人物身上,取得『傳奇性』與『真實性』的平衡,感到非常有興趣;而最讓人感到真實的地方,莫過於故事中的茱地嘉蘭對家庭的需求,對被愛的渴望;最終,『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比得上一個家』(茱地嘉蘭在《綠野仙蹤》中演唱的歌曲〈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茱地跟所有人一樣,都只是想要一個平凡的生活。」

將這個故事從固有的傳記電影框架中抽離,即按照時間將人生中的重大事件一個個描述的順敘法;取而代之的是,聚焦在特定一段時期中發生的事情。雲妮絲惠嘉表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深入研究一般觀眾不會思考到的層面--她藉由她的工作講出了什麼,以及在過程中失去了什麼。在她的生命中,有這麼一段日子,因為必須工作而工作,但她的身體卻迫切需要適當的休息;而她的歌聲,雖然賦予了她價值,但卻也因為家庭而必須捨棄。」這部電影也令我們看見,茱地嘉蘭的演藝事業是如何導致使她失去人生中這麼多不同的東西。「多數人會在鏡頭前或觀眾前戴上一個虛假的面具」,雲妮絲惠嘉這麼說,「但當你看到茱地嘉蘭的作品時,在你面前的是真正的她。」

「透過歌聲,茱地嘉蘭將她的想法、情感、人生經歷以及夢想,毫無保留地傳達給觀眾」,在片中飾演羅羅莎琳維德的潔絲柏克萊(Jessie Buckley)補充。而飾演薜尼盧夫(Sidney Luft)的路佛斯西維(Rufus Sewell)也同意潔絲柏克萊說的話。「她可以掌握任何歌曲,並融入自己的詮釋與故事,讓這首歌曲閃爍出微微的光芒,並隱約透露出歌曲底下還有更多的故事等著聽眾、觀眾去發掘。看她的表演,就像是看著冰山一角,你知道還有更多東西沒有講出口。」

茱地嘉蘭靠著令人筋疲力盡的生活撐過了大半輩子,也是艾知想要在劇本中呈現出來的事。「我發覺我對茱地嘉蘭的印象非常集中在歌唱這件事情上,當我想起她的時候,我真的可以同時聽到她的歌聲。」對於胡柏高迪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捕捉人物之中微小的細節和連結,以及在茱地身上那份從來不曾消失過的快樂。「我非常熱衷於試圖重新連結她性感、幽默、具威脅、情感豐富的這些不同面貌。」

最後的知己 - 羅莎琳的故事

將故事聚焦在茱地嘉蘭特定的一個人生階段,需要對人物做大量的研究及調查,但大衛利文斯通和湯艾知,卻無法在任何一本關於茱地嘉蘭的傳記中找到足夠的資訊。幸好,他們有管道接觸到當時的見證者,而且還不是隨便的一位目擊證人。

電影中潔絲柏克萊(Jessie Buckley)飾演的羅莎琳懷爾德,是茱地嘉蘭居於倫敦時,代表伯納德戴弗特照顧她的人。茱地嘉蘭在〈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工作的那段期間,羅莎琳花了大量的時間陪伴在茱地身旁。利文斯通和艾知循著一則關於茱地嘉蘭的雜誌採訪,追蹤到了羅莎琳的下落;她以顧問的身分,給予這個劇本一盞明燈,對於電影的劇本、製作功不可沒。「羅莎琳揭開了我們對於茱地嘉蘭所有未知的一切,整部電影因為她而大大改變」,利文斯通解釋,「她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女人,有趣、大方,並且非常熟悉1960年代倫敦的夜總會文化,以及當時的茱地嘉蘭。」

「我對茱地嘉蘭的第一印象是,她非常嬌小、柔弱和沉默,是一個會讓人想要保護的人。她希望能夠跟你講話,然後信任你」,羅莎琳說道,「人如果不是巨星,就是一般人;一個人走進一個房間,然後就自然地成為全場焦點,茱地嘉蘭就是那一個特別的人。」然而,雖然表演工作進行得很順利,「那幾週對我來說,仍然一個非常艱難的任務」,羅莎琳回憶當時,她試圖管理茱地嘉蘭糟糕的時間觀念。「在電影中,羅莎琳跟茱地之間的關係非常有趣」,胡柏高迪表示,「一個非常平凡、對那些針對公眾人物的批評不感興趣的女孩,遇到了一個當紅的女歌手。」

潔絲表示,「我認為她們兩人建立了一段特別的友誼,有一刻,當兩人都對彼此卸下心防後,才發現大家只不過都是試著想要過好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需要刻意討好任何人。羅莎琳將工作的專業精神置於私人情感之上,而茱地和羅莎琳則找到方法打破了這樣的高牆,我第一次看劇本時感受到羅莎琳對茱地又愛又怕的感情,到後來慢慢變得想要信任她、幫助她,是很動容的一段關係。」

Judy

成為茱地嘉蘭

雲妮絲惠嘉當初收到茱地嘉蘭這個角色時,感到非常興奮。身為茱地嘉蘭長久以來的粉絲,這對雲妮來說無疑是一個不可輕易放過的機會與挑戰。而對於大衛和胡柏來說,雲妮很明顯也是飾演茱地嘉蘭的不二人選。

「沒有其他人像她一樣,能夠同時唱歌、演戲,還保有喜感。更幸運的是,目前的雲妮絲惠嘉,跟當時在倫敦的茱地嘉蘭,剛好是同年紀。」大衛說道。 「我們需要一個稍微帶有喜劇特質的演員,因為茱地嘉蘭是一個很風趣幽默的人,而她也以此聞名」,胡柏補充,「我想由於雲妮演出過一些非常知名的喜劇,人們就忘記了如《Cold Mountain》這部讓她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電影,或是其他幾部她出演的劇情片。雖然她外表非常出眾且極具才華,但某種程度上,她卻還是能夠跟真實人物產生很大的連結與共鳴。」

講到飾演茱地嘉蘭這個人物,雲妮也存在著私人動機,「身為一個創作者,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比被帶離自己的comfort zone更加令人興奮。我自己也很期待,在詮釋一個我自認為很了解的人物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而當雲妮確定出演後,下一步,就是去塑造茱地嘉蘭的樣貌。

大衛解釋,「當雲妮接下這個角色時,她希望能夠確保呈現出來的樣子忠於真實人物,而不淪為拙劣的模仿。」在電影開始正式排練的一年前,雲妮與美國一位歌唱老師展開訓練,然後接著才是與《星夢女神:茱地嘉蘭》的音樂指導麥特鄧克利(Matt Dunkley)進行為期四個月的電影排練。

「這次製作之所以吸引我,在於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機會,去重新改編、詮釋這些在歷史上如此經典的歌曲」,麥特鄧克利說道。

即使在之前的電影如《芝加哥》(Chicago)中,雲妮已經有過歌唱經驗,但針對《星夢女神:茱地嘉蘭》這部電影的訓練過程,對她而言仍舊是踏進一個未知領域。雲妮詮釋茱地嘉蘭的關鍵,是讓自己完全沉浸在關於茱地嘉蘭的一切當中。雲妮說:「整整一年的時間,茱地嘉蘭就像是坐在我的副駕駛座一樣,我聽著她的歌、她的訪談;我研究她的故事,她的一切。」

當在描繪茱地嘉蘭這個人物時,不是只將注意力放在歌聲這一件事情上,她的口音,她講話的抑揚頓挫,甚至是她在舞台上移動的方式跟身體的姿態,都是必須掌握的元素。麥特一直都對雲妮充滿信心,「比起一個會演戲的歌手,她更是一個會唱歌的演員,所以,我知道她的演出一定會非常令人驚豔。她的聲音指導老師訓練她揣摩茱地嘉蘭說話的聲音、發音,而雲妮也與編舞老師一起工作,去學習茱地嘉蘭在外表上的每一個習慣動作;茱地嘉蘭的肢體語言表現出來的緊張與不安,雲妮也捕捉得淋漓盡致。」

而雲妮在外表上的轉變,也讓胡柏印象深刻。「在她的表演中,我最喜歡的部份是她雙手環抱著她的肩膀的時候。茱地的脊椎側彎,使她在晚年看起來比實際上年老許多,當開拍第一天時,我心想:『哇!這真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演員,她是真的成為了這個人物,而不只是披上了一層外表而已。』」

對雲妮來說,外表上的轉變,歸功於這部電影的化妝及髮型設計師Jeremy Woodhead,和服裝設計Jany Temime。

Jeremy Woodhead接受了這部電影的挑戰,而這也成為了他最享受的作品之一。「我們每天近距離與這些演員接觸,所以我們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建立到良好的關係,但跟雲妮則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我喜歡與她工作的感覺,她非常容易相處,但又不失專業;她的幽默感,她的正面能量,她對生活的熱愛、對一切的熱忱,都非常真實,而且幾乎可以說是跟茱地嘉蘭的特質如出一轍。」

前期準備時,對於茱地嘉蘭的外表進行深入研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茱地嘉蘭的好處在於,有一堆把她拍得很清楚的照片,但要將茱地嘉蘭的化妝、髮型、造型,轉化成符合雲妮的風格,卻是一件浩大的工程。事實上,茱地嘉蘭和雲妮絲惠嘉的臉型有極大的差異。因此,我們必須捨棄一些部份,然後填補新的元素進去。另外,我們也研究了茱地嘉蘭當時的幾種不同的髮型,再決定哪一種最適合雲妮絲惠嘉。」

讓雲妮絲惠嘉印象深刻的是,隨著電影的拍攝進行,Jeremy也不斷更新茱地嘉蘭的髮型。「洛杉磯有一個做假髮的專家,替我們做了一頂非常像真的假髮,然後Jeremy每天就不斷地修修改改,放手去嘗試各種不同的可能。」

除了妝髮之外,讓雲妮絲惠嘉穿著符合茱地嘉蘭那個時代的服裝,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所有的服裝全都由Jany Temime一手包辦,而且靈感也是來自於茱地嘉蘭各個時期的造型,不同風格也反映出了她在不同時期的性格轉變」,大衛說道。 「當Jany有一個想法時,她絕不輕易妥協,她從不讓自己的作品趨於平庸」,雲妮說道,「Jany特別按照茱地嘉蘭的習慣動作與姿勢去精心設計服裝,因此,如果我仍然保留雲妮的身體的話,衣服就不會合適。」

「我主動要求參與這次的製作,因為我是茱地嘉蘭的超級大粉絲」,Jany Temime說道,「而且這也讓我們有難得的機會,重現1968年倫敦的樣貌,以及在荷里活歷史上最具代表性的1930年代。那段時期的荷里活,象徵著許多人的希望與夢想,而我也採用這樣的精神去設計電影中1938年的服裝。荷里活電影史上最輝煌的時期,從他們的服裝即一覽無遺。」

《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並不是Jany Temime與雲妮合作的第一部電影,「很久以前,我跟雲妮合作過《BJ單身日記》,然後結束後我們持續保持聯繫。她真的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演員,而她在《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這部電影中的表現也同樣令人驚艷;在第一次鏡頭排練時,她的歌聲幾乎讓我落下淚來。」

就茱地嘉蘭的外表而言,台上和台下的她有非常明顯的差異。Jany說道,「電影中,雲妮在台上的服裝,是完全依照茱地嘉蘭當時穿著的表演服裝去做設計。」Jany最喜歡的服裝,是茱地嘉蘭與Mickey Deans結婚時,在婚禮上所穿的那件粉藍色的套裝。「有人告訴我,這件套裝是茱地親手設計的。她嫁給一個年紀比她小很多的男人,她在乎到她親手替她自己設計了一件淺藍色、滿是羽毛的服裝。這件衣服很漂亮,所以我們就以原版為靈感設計了電影中的這套衣服,最後,雲妮穿起來也不意外地非常氣派。」

Jeremy Woodhead和Jany Temime都希望能夠讓芮妮齊薇格看起來非常特別,讓她看起來像是那個時代的人,卻又不會顯得古板,Woodhead補充說:「因為我們不僅要呈現茱地嘉蘭的『盛世』,更要傳達荷里活的輝煌時代。」雲妮也補充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突破,我們嘗試在避免失去真實的精神下,打造出一個能夠讓人相信的世界。」

所有設計團隊在雲妮身上的集大成之作,也讓大衛嚇了一跳:「雲妮戴上變色隱形眼鏡,穿著非常不易被察覺的肢體輔助器(prosthetics),她的肢體動作是在她不斷研究茱地嘉蘭的成果,而她瘋狂地重複聽著茱地嘉蘭的影片,也讓她完全掌握了她的口頭禪和習慣用語。這一切都太驚人了。」 劇組的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也都被雲妮絲惠嘉所詮釋的茱地嘉蘭所震懾。

「一直到我喊『開拍』前,我自己也不知道雲妮會給出怎麼樣的演出。我還記得當開拍第一顆鏡頭時,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好,她真的是太厲害了!』」導演胡柏高迪回憶。

而曾經親眼見證過當時的茱地嘉蘭,羅莎琳德對雲妮在外表上的變化感到非常驚豔。「雲妮絲惠嘉能夠變成任何別人要求她成為的人,當我看到她的造型和服裝時,我真的完全被嚇到了,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人能在外表上做出這麼大的改變,而有好幾下我彷彿看到活生生的茱地再回到台上,非常不可思議!」潔絲也有同樣的感覺:「當你在片場看到鏡頭中的她時,茱地嘉蘭彷彿就在眼前。有些時候,雲妮幾乎抽離了她自己,完全變成了茱地嘉蘭本人;她的外表,她的聲音,她的個性,她的恐懼,全都以茱地嘉蘭的樣子活著。」

這也讓在片中飾演薜尼盧夫的路佛斯西維感到新奇。薜尼在片中的戲份不多,所以在來片場前,都沒有機會好好認識雲妮。「當初讀劇本的時候,知道飾演茱地嘉蘭的是雲妮絲惠嘉,我就已經感到很興奮。而當看見雲妮以茱地嘉蘭的造型出現在自己眼前時,一開始會有點奇怪的感覺,因為我在還不認識演員本人的狀況之下,先認識了在角色中的她,而你要調整,跟自己說:『這是茱地嘉蘭,而不是我想像中的雲妮絲惠嘉。』」

艾知也肯定雲妮賦予角色的一些額外的元素,「有一股脆弱和不安,悄悄地隱藏在茱地嘉蘭的身體中,而雲妮完全捕捉到了這樣的細節。在茱地嘉蘭的歌手生涯末期,她唱歌時常常會走音、破音,有時也會漏掉幾個音符,而雲妮在詮釋這部份時也令人驚豔。她總是會讓你突然在某一個時刻突然看見了茱地嘉蘭,感受到她的困惑與痛楚。」 雖然身為電影的女主角,雲妮卻認為自己只佔了這個團隊中的一部分而已。在將茱地嘉蘭搬上大螢幕的這條道路上,是因為有了團隊設計的服裝、Brett Tyne的聲音指導、Matt的音樂編排和胡柏高迪的指導,才讓茱地嘉蘭重新活了過來,讓這部電影愈趨真實。

「雲妮從內到外都充滿著善解人意的性格」艾知補充,「每次當要長時間拍攝的時候,她總是那個在片場走來走去、鼓舞大家的人。我想整個劇組都為了她而更加賣力,因為她總是非常投入在工作中,而且也不忘在過程中展現她善良與和藹的一面。」

茱地嘉蘭的音樂

要為《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做出對而能夠配合情緒的音樂,對這部電影的真實佔有很大的重要性,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沒有其他方法,必須依賴事前完善的準備工作、不斷重複的練習、雲妮絲惠嘉的熱情,以及她的歌唱團隊。

「我從來沒有被要求要連續唱歌唱這麼久,或是直接做個人的現場表演」,雲妮解釋,「我們在電影開拍的前一年,就開始進行每日訓練,想試試看聲帶是不是真的如人們所說的,經由訓練後,也能像身體其他部位的肌肉一樣慢慢增強。不過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並不是在模仿一個人,或在跟一個指標性的人物作競爭。」 「我們可以請一個人來做聲音上的模仿,但我並不想要太執著在聲音的部分」,胡柏高迪補充,「雲妮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歌手,也是個厲害的音樂家,但茱地嘉蘭則是專業的表演者,她的人生是每天重複不斷地上台演出,這樣的生活很難被另一個人完全體會。我不斷地告訴雲妮:『我不想要一個像是模仿或複製的表演,妳去創造屬於妳的東西,我想要看到的是雲妮絲惠嘉本人,看到她對飾演這個人物而感到的緊張與不安,這才是妳的表演。』」

雲妮在洛杉磯開啟了這部電影的旅程。「我開始與歌唱老師Eric Vetro進行訓練,他是一個很可愛的大叔,我很喜歡他,所以任何能夠站在他和他的鋼琴旁邊,以及跟他的貴賓狗一起出去玩的理由,都是好理由!當我到了倫敦之後,我持續透過視訊跟Eric上課,然後也到Mark Meylan的工作室。Mark Meylan來了片場很多次,只為確保我不會毀了自己的聲帶,因為真的有很多事情可以傷到聲帶,而確實也發生了。在拍攝的過程中,我的喉嚨發炎、聲帶受損、疲勞過度,但自始至終,我都持續地與我們的音樂指導Matt進行訓練。」

「我們並不想試圖模仿茱地嘉蘭,因為她有著獨一無二的聲音」,Matt解釋,「雲妮的音域天生較高,而相對的,茱地嘉蘭有一個較低沉的聲線。所以幫我們合作時,我就讓雲妮在她舒適的音域範圍內發揮,她做的非常好!」儘管芮妮齊薇格在實際演唱的經驗並不多,但她的唱功還是讓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讚嘆不已。 雲妮能夠不依賴管弦樂團的表演襯底而現場演唱,讓大衛非常驚豔。「她跟著從她耳機播出的樂團伴奏唱歌,非常大膽而且有勇氣。她不只是在唱歌,她是在沒有現場樂音替她掩蓋一些不完美的部分之下,將自己的歌聲中的每一個細節,完全暴露出來。」

為了要精準地傳達給觀眾某一些特別的感受,劇本中的每一段現場表演的歌曲,都經過精心挑選。艾知解釋,「像是〈By Myself〉,我們希望看電影的觀眾會感到懷疑和躊躇不前,今晚站在舞台上的,會是什麼樣的茱地嘉蘭?故事會怎麼發展?她還擁有她那不可思議的歌聲嗎?這首歌曲以非常小聲和低調的方式開始,然後不斷地堆疊、攀升,最後則變得非常強烈、高昂。」

而故事的高潮則一直保留到電影結尾,艾知繼續解釋,「茱地通常以〈Over the Rainbow〉這首歌曲,作為每晚〈The Talk of the Town〉表演的結尾;自從第一次在《綠野仙蹤》中演唱之後,這首歌曲成為了她的代表作品,幾乎是一段伴隨她一生的音樂。」

「我們希望能夠重現關於這首歌曲的一個真實事件(即便這並非發生在〈The Talk of the Town〉期間)。當她的歌聲發生了問題、無法再繼續演唱下去時,台下的觀眾接上她殘破的歌聲,齊聲唱完了這首歌曲。在茱地嘉蘭為台下的觀眾奉獻了她的一生後,這是少數幾個短暫的時刻,茱地感受到了觀眾的回饋。」這首歌也給了雲妮絲惠嘉機會,為茱地嘉蘭在〈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的告別演出,創造一個特別的時刻,一個無論是演員、劇組或其他在場人員都不會忘記的回憶。

「當一個歌手唱出好的歌曲時,你會感受到觀眾的呼吸是在一起的」,胡柏高迪說道,「當雲妮開始演唱〈Over the Rainbow〉時,她的歌聲很動人;她將她的情緒連同歌聲傳到觀眾席,讓觀眾延續著她的聲音,一同完成這首歌曲。我們非常榮幸能夠擁有一群非常厲害的群眾演員,這300位演員穿著1960年代的服裝,出現在我們創造出來的世界中;如果你仔細觀察觀眾席的話,你會發現台下的演員是真的在流眼淚,而且還是在已經拍了三、四個鏡頭之後。他們真的愛上了雲妮,真的被她的歌聲感染了。」 經過了一年的訓練後,雲妮已經不再對這個角色有任何的恐懼,「這些跟我一起工作的人,已經把我的恐懼通通趕走,我完全沒有時間去思考其他人的評價,我只能在我的腦海中自動把這些對表演無益的東西關成靜音。」

與胡柏高迪的合作

在舞台劇上擁有長久及傑出生涯的胡柏高迪,在2015年的《True Story》中,初次嘗試擔任電影導演。利文斯通相信,《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這部天生帶有舞台元素的電影,一定會吸引到魯胡柏高迪的目光。「這是一部以舞台表演為敘事重點的電影,我知道這樣的故事會讓胡柏著迷。他總時擁有源源不絕的靈感,甚至在我們拍攝的期間,他都會不斷想出各種不同的點子,來幫助這部電影。」

雲妮絲惠嘉也對與胡柏高迪的合作表達想法:「他從劇場而來,他知道舞台的力量可以有多麼強大。我想我最喜歡他的一點,是他的耐心,而我指的不只是電影拍攝的過程,更是他願意花時間去摸索和尋找他未知的事情。」

另外一個對胡柏高迪的導演方法充滿敬佩的演員,則是路佛斯西維。對路佛斯這樣一個只在片場待幾天的演員來說,胡柏高迪建立出來的片場氣氛,讓他在初來報到時能夠很迅速、很輕鬆地融入大家。「胡柏高迪天生有一種能讓大家都放輕鬆的能力,不知道為什麼,但眼看拍攝進度落後時,你也不會感到現場有壓力在蔓延。」

他的團隊也有同樣的感受,被胡柏與人的合作方式所吸引的湯艾知說,「胡柏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導演,也是一個很和善的人。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合作夥伴,而我想你可以從他的作品中看出這一點。他會用開玩笑的方式挑釁你,激發出你最好的表現,或是引發你用不同的方式或角度去思考事情。」

重建茱地嘉蘭的世界

如果要重現一個歷史上最偉大的表演者的「生活」,對雲妮是一大挑戰的話,那麼要在電影中重建出一個歷史上最偉大的表演者「生活的世界」,對其背後的團隊更是一大艱鉅的任務。

「這是一個既悲傷但又同時具有啟發性的美麗故事,一個在歷史上非常具有色彩的時期」,電影的美術設計Kave Quinn說道。「在柯達公司的彩色沖洗技術之下,我們能夠透過當時的電影,看見彩色的1930年代荷里活世界,然後再透過更多的電影認識1960年代。」

團隊認為Pinewood studio(英國最重要的製片廠之一)是作為重製當時MGM Studio(荷里活黃金時期的五大製片廠之一)的最佳地點。「我們決定要在Pinewood studio的室內棚搭景,親手打造出所有關於茱地嘉蘭人生的一切」Kave Quinn說道。「原本只是一個空無一物的大攝影棚,但幾週後再次踏進來時,他們已經創造出一個世界。這是一件讓我永遠都會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胡柏高迪補充。而現場滿滿的懷舊感,也觸發了路佛斯西維的兒時回憶。「我第一次在Pinewood Studio遇到雲妮的時候,我覺得我就像走進《綠野仙蹤》的場景中;我走進了我的童年回憶裡。」

對於1960年代的倫敦,Kave和他的美術團隊必須尋找兩個重要的場景:〈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的舞台內景與建築外景。先前位居於倫敦西部的這個夜總會,現在已經改建成賭場London Hippodrome,因此團隊必須尋找新的合適地點進行拍攝。很幸運的,在他們的團隊其中,就有一個人擁有豐富的劇場知識,也就是導演胡柏高迪。「胡柏高迪對劇院有豐富而且廣泛的了解,他認為Noel Coward Theatre是最適合的場地,因為這跟Hippodrome Theatre非常相似」。Kave說道,「〈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的招牌,是眾人對其印象最深刻的代表物品,因此我們在製作道具時,也拍攝了這個招牌,再利用後製放大到建築物上。」至於建築物內部,Kave則需要一個非常完整、且在細節上非常符合時代的室內空間。

「The Hackney Empire算是當年舞台的縮細版,所以不需要特別重新裝潢,就有〈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的味道。Frank Matcham設計了倫敦幾個重要的劇場,其中就包括The Hackney Empire」,Kave解釋。

而最後Kave和他的團隊正式決定要選用這個場地,也是因為得到了仍然記得〈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樣貌的羅莎琳的認可。「當我在跟利文斯通談論劇場樣貌時,團隊中有幾個人非常有禮貌地來不斷詢問我許多細節;我說,『我知道你會認為這很瘋狂,但最重要的事情是,舞台要是黑色的』。當我走進片場、看到這個黑色的舞台時,我心想,『這就是〈The Talk of the Town〉夜總會!』」利文斯通對於Kave的成品感到非常開心,「我敢保證,沒有人能不被他所創造出來的世界所著迷。」 對於胡柏高迪而言,Kave設計和打造出來的The Hackney Empire,使他在鏡位上能夠採用更廣的角度,來拍攝雲妮絲惠嘉的演出段落。「我希望片中這些歌曲,能夠用一鏡到底,或越少鏡頭越好去拍攝越好,而這不僅對雲妮來說是一個挑戰,對攝影師、推軌師來說也都非常困難。我認為整個劇組的工作人員,幾乎就像是在一個真正的演奏會或劇院表演中工作。」

在拍攝現場,雲妮總是能夠讓演員和劇組人員都充滿能量和熱情。「片場的氣氛真的非常像是在慶祝什麼重大的事情,這很難想像,但場務組、攝影組、所有設計團隊、現場的每一個人,每天來到片場,都像是在為茱地嘉蘭歡呼。就像在她離世後的五十年,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為茱地嘉蘭的人生喝采。」

Judy

新的傳奇

世人對於茱地嘉蘭這個人物,存在著許多不同的看法與見解,而參與這部電影的所有人,則是希望能夠透過《星夢女神 : 茱地嘉蘭》,讓大家對這個充滿才華,但卻常常被誤解、錯誤詮釋的人物,產生新的觀點。

導演胡柏高迪:「什麼是最重要的?我想在她的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是,大家能夠非常容易地感受到她的情感;她從來不會偽裝自己,你看到的她就是她。」

女主角雲妮絲惠嘉:「她設法在生活各方面做好她應該做的事情,她的聰明才智和她與生俱來的特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禮物。」

對潔絲柏克萊來說,茱地嘉蘭在音樂劇界締造的傳奇,是這部電影核心頌揚的事情。「茱地嘉蘭將自己所擁有的,全部都在她的表演中貢獻出來。當她唱歌時,她希望能夠感動觀眾、給予人們希望,這也是來看表演的觀眾所期望得到的。當有一個人可以像茱地嘉蘭一樣做到這件事,這就是奇蹟。」

對編劇艾知而言,他希望能夠透過電影,呈現出茱地嘉蘭不為人知的那一面。「你沒有辦法保證你對她的詮釋完全正確,但你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地去了解她,然後透過敘事手法,將你想講的真實傳遞給觀眾。電影中描繪的她,是我們慎重地透過各種方法,去捕捉茱地嘉蘭的溫暖、慷慨、精神。我希望我們有成功為她發聲。」

2019年是茱地嘉蘭逝世50週年的紀念,也是讓她一夜成名的《綠野仙蹤》上映80週年紀念。但即便過了這麼久,茱地嘉蘭的故事依舊跟這個世界緊密相連。

關於茱地嘉蘭

茱地嘉蘭(Judy Garland),童星出身的演員及歌手,共有五段婚姻,育有三個子女。一生出演過33部電影,發行過8張專輯,也曾經演出電視劇集,並主持電視節目。在職業生涯中,共獲得一次奧斯卡金像獎、兩次金球獎、一次舞台劇東尼獎 (Tony Awards) 和兩次格林美獎(Grammy Awards)殊榮;並另外獲得兩次奧斯卡金像獎、三次金球獎、兩次格林美獎和三次電視劇艾美獎(Emmy Awards)提名。逝世後,格林美獎頒給她終生成就獎,以及名人堂特殊獎。

資料提供:Edko Fil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