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將至 - 道出為人母親與家庭的意義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1年04月08日
Poster

晨曦將至 True Mothers

資料
發行:高先電影有限公司
導演:河瀨直美
主演:永作博美、井浦新、蒔田彩珠
級數:IIA
片長:140分鐘
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 / K11 Art House / 高先電影院 / 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上映日期:2021年4月8日

電影介紹

《晨曦將至》TRUE MOTHERS由《暗戀家族》《甜味人間》導演河瀨直美Naomi Kawase執導,改編自日本文學界大獎「直木賞」得主辻村深月 Mizuki Tsujimura 的同名暢銷小說,獲邀參展康城、多倫多、釜山、台北金馬等多個國際影展,被選為2020年角逐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的日本代表,由《海邊咖啡屋》永作博美 Hiromi Nagasaku 、《下一站,天國》井浦新 Arata Iura 及《小偷家族》蒔田彩珠 Aju Makita 主演。一對無法生育的夫婦,一個無法養育孩子的14歲未婚媽媽,各人的命運因領養而交織、糾纏,河瀨直美透過其細膩風格加入懸疑元素,道出為人母親與家庭的意義。

True Mothers

故事大綱

一個沒法擁有自己小孩的家庭,遇上了一個沒法撫養自己小孩的未成年媽媽。栗原夫婦(井浦新 及 永作博美 飾)結婚多年但求子不得,在經歷漫長且痛苦的不孕治療後,最終選擇了收養孩子,他們透過領養機構收養男嬰朝斗,與年僅14歲的生母片倉光(蒔田彩珠 飾)僅有一面之緣。至此,栗原夫婦對朝斗視如己出,一家三口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可是六年後,一通神祕電話顛覆了栗原家的命運,一名自稱為生母的女子希望接回自己的兒子,否則要他們作出賠償。然而當她現身時,卻與栗原夫婦當年有過一面之緣的片倉光判若兩人。真相未明,連警察也介入其中…… 究竟誰是真正的母親?

領養—日本難以接納的概念

日本名導演河瀨直美改編「直木賞」得獎作家辻村深月的同名小說,以母親為題,描寫了不孕、養子等敏感話題,探討家庭與為人母親的真正意義。河瀨直美說:「當我看原著時,我覺得要把它拍成電影是很難的事,小說一開始是敘述了養生栗原佐都子的人生,之後是從孩子朝斗的視角敘述生母片倉光的人生,再描寫兩位母親相遇。但如果我是按照這個結構去拍這電影,佐都子這人物就會比較黯然失色,所以我決定一改結構,我希望兩位母親都是焦點。」

「不同年代的人都背負著不同的包袱,在這個故事中,這邊廂是一對不育的夫婦,那邊廂卻是一個意外懷孕的未成年少女。我想大部分的觀眾未必親身認識這樣的人,所以我希望向大眾說這樣的一個故事。今時今日,傳媒都開始報導很多關於生育治療、人工受孕等等的資訊,即使是我這一代的人當中,也不乏年屆40多歲的人接受使用這些方法去受孕,可以卻沒有很多人知道『領養』這回事,善用這個制度可以改善未來。我希望用電影去呈現這個故事,讓觀眾認識這個議題,而要在全球爆發疫情這個特殊的社會環境下傳播這個信息絕對不是易事。」河瀨直美續說。

雖然「領養」這個題材在西方電影很常見,日本的觀眾也不會覺得陌生,但卻很少有以此為主題日本電影,日本人也不太認識當地的領養制度。河瀨直美續說:「日本基本上是一個思想傳統、單一的國家,很著重血緣和傳宗接代,領養別人的孩子這個概念是很難被接納的,而且人們都覺得這是禁忌,領養或被領養的都會刻意隱瞞。再者,對非傳統的東西避而不談是日本社會的常態,就如在《甜味人間》裡我也描寫了人們對痲瘋病的避逃和偏見,為何日本會有這樣的社會現象?我認為這是我們都應該探討的議題。」

本片非常詳情地描寫了日本的領養制度,河瀨直美續解釋說:「非營利機構的人會稱之為『真相告白』,制度規定了養父母要在養子養女升讀小學之前告知他們是被領養回來的,而他們的生母是另有其人,原意是要讓孩子知道,他們是多了一位母親,而非失去了一位母親。如果你對孩子說:『你不是由你的生母養大的』,這會令他們覺得自己缺少了一些東西,但如果你對他們說:『你還有另一位母親,多好啊』,他們就會覺得自己額外得到了一些東西。如果社會能明白和捕捉這些細微之處,就可以拯救很多小小的心靈。我覺得這是美好的事。」

導演河瀨直美生於被領養家庭 從自身經歷出發創作《晨曦將至》

本身也是被領養的河瀨直美,在她1992年的首部紀錄片《爸爸出走了/擁抱》EMBRACING中,就拿起攝影機尋找生父,拍攝一些自己不能逃避要面對的事情。一路走來,到現在的新作《晨曦將至》,對河瀨直美又是否有特別意義?她說:「由於我是被領養的,所以從小都會想生父母究竟在哪兒,也有一種尋根的渴望,這些感覺促使我拍了《爸爸出走了/擁抱》,而這些思想和主題在我過往的作品中有跡可尋。原著小說很真實地描寫了很多我一直在探索的主題,而透過加入養子朝斗的視角,我找到了很多希望。而在改編電影時,我知道是否保留朝斗的視角會有很大的分別,所以我很早就跟辻村深月說明了朝斗的視角的重要性和意義。」

「當我思索我最希望誰會看這部電影,我立即想到的就是我的養父母,雖然他們已不在人世,但我是因為他們才能走到這裡,所以,《晨曦將至》對我來說是一部很個人的電影,我希望透過養子朝斗的角度去說這個故事,我跟製作團隊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如何加入朝斗的視角,我希望觀眾看這電影時,能勾起他們的回憶。例如在廣島市飛往似島那一幕,我拍攝了閃爍飄動的海浪前後流湧,這個影像是代表了朝斗的一段記憶,就像是當他來到這個世界那一刻的感覺甚至是看到的畫面。在電影中,這些畫面會刻在觀眾的腦海裡,即使是跟故事主線沒有直接關係,我看的時間也有這種感覺,一些跟劇情沒有直接關聯的東西都能夠吸引你的注意,讓你猜想:『這是甚麼?』,然後一直在你腦海中揮之不去。而電影結構的鋪陳,是要讓所有東西在最後能連繫起來,這是兩個母親的故事,但我希望觀眾不會忘記養子朝斗,我希望朝斗把兩位母親連繫起來。」

True Mothers

井浦新與永作博美演不育夫婦 真情流露

在片中飾演不育夫婦栗原清和及栗原的佐都子井浦新 Arata Iura 和永作博美 Hiromi Nagasaku 也有不少火花,河瀨直美表示,永作博美的年齡比原著中的養母佐都子大一點,而原著中的佐都子是一個事業女性,但永作博美有一張娃娃臉,所以在外型上是不太相似:「但永作博美說話的語調是比較男性化,而且她有一種強悍的特質,而佐都子在危機中也不會崩潰和哭的,所以我覺得永作博美是適合演這個角色。」

至於飾演丈夫清和的井浦新,河瀨直美形容說:「他是外表很剛強,但說起話來卻有一種可愛的特質,眾所周知他經常都是演歹角,可以他其實是個很友善的人。我覺得由井浦新和永作博美飾演這對夫婦會是很有趣好看,而在開拍之前他們也跟我們一起進行了多次訪談和交流,展現了他們的真性情。」

永作博美大談她對角色與故事的感覺:「他們都很關顧對方的感受,是在難關中會互相扶持的那種夫婦。在開拍前,導演叫我以佐都子的身份買一份禮物給丈夫清和,這驅使我思考這個角色。故事中,佐都子處於一個面臨抉擇壓力的位置,甚麼才是正確的決定?沒有人有一個確切的答案,每個人的腦海和心靈都在交戰,很想作出最好的決定,但卻無能為力。我相信觀眾會感同身受,會感覺到做這個決定有多難。其實佐都子很欣賞孩子的生母片倉光,但她知道彼此之間存在著很多衝突和隔閡,但到最後她重讀那封信並明白真相後,好終於看清了片倉光,也看到了光,看到晨曦的來臨。」

井浦新說:「我必須要與永作博美飾演的佐都子建立親厚互信的關係,才能演繹好這個丈夫的角色,我要演繹他對於自己不育的憤懣,繼而是與妻子一起面對和克服這個問題的喜悅,他們真的是一對共同進退的夫婦,所以我和永作博美的合拍度和默契是非常重要。演繹一個男人面對自己不育的打擊並不容易,他要跟妻子道出這個消息也是很難處理的一幕,是角色很軟弱赤裸的一刻,因為他原本家庭事業兩得意,一向都順風順水,但這個突如其來的壞消息是他人生中一個很大的打擊。拍這一幕時,導演對我說:『跟你太太說出你的感受吧』,然後讓我們自由發揮,並捕捉我們哪一刻最即時和真實的反應和情緒,這對我和永作博美都是很大的挑戰,真的感謝導演對我們的信任及細膩地捕捉了我們最真的演繹。」

蒔田彩珠重回中學上課 感受未成年母親情緒

生母片倉光由蒔田彩珠 Aju Makita 飾演,雖然她本身已為人熟悉及肯定,但她在本片的演出令人耳目一新,給人一種新星誕生的感覺。河瀨直美形容說:「她來試鏡的一刻我已經選定了她,她跟其他女生是不一樣的,我是從是枝裕和的作品認識她 (蒔田彩珠曾演出日劇《Going My Home》﹑電影《比海還深》﹑《第三度殺人》﹑《小偷家族》),但時隔幾年她又有點不同了,她與同齡的演員不同的地方是她會從自身經歷中創造她的風格,她的純真和內省的特質跟尾野真千子 Machiko Ono 很相似,當你看這電影中的她,你會覺得耳目一新。」

蒔田彩珠說:「故事開始時片倉光只有14歲,比我年輕,為了準備這個未成年學生的角色,導演安排我到中學上了幾星期學,大大幫助了我掌握角色。當片倉光感到困擾和憤怒時,我也會感到困擾和憤怒,她的轉變會影響著我。當她發現自己懷孕時,我覺得她是期望男友會支持她,但他只說了一句對不起。之後我會想,對不起是甚麼意思?我相信這是她所有煩惱的開端。在拍攝過程中我一直都是片倉光,我成為了片倉光,我不覺得自己是在演戲,我感到害怕和寂寞。」

「片倉光有很多痛苦的經歷,但我肯定她是沒有後悔的,她曾經說:『為什麼是我?』我知道這只是她那一刻的感受,但她絕對沒有後悔誕下朝斗,她是個善良的人,所以她也不會忘記朝斗,如果我是她也會是這樣想。導演給予我很大的自由度去演繹這角色,而她拍攝時也很著重陽光、光線的處理,故事開始時片倉光是個戀愛中的快樂少女,所以鏡頭下的她時常沐浴於陽光之中,但之後就越來越暗淡無光,直到最後一幕,她和栗木夫婦一起看日出,陽光再現。我覺得片名《晨曦將至》就是形容片倉光首次真正感受陽光,擁抱黎明的一刻。」蒔田彩珠續說。

True Mothers

關於台前幕後

河瀨直美Naomi Kawase (導演/編劇/攝影) 河瀨直美,1969 年生於奈良,畢業於大阪攝影專門學校電影科,當代日本導演名家之一。作品擅於補捉私密的情感與記憶,充滿對生命於死亡的思索。初期以紀錄片嶄露頭角,知名作品有《爸爸出走了/擁抱》、《親親婆婆》、《垂乳女》、《玄牝》等,亦經常將紀錄片手法融入劇情片的創作當中。1997 年首部劇情長片《暗戀家族》叩關康城影展,並以最年輕得主之姿榮獲金攝影機獎,2007 年再以《殯之森》勇奪評審團大獎,2009 年獲頒導演雙週金馬車獎,表彰其對電影藝術及創作之貢獻。長片作品有《朱花之月》、《第二扇窗》、《甜味人間》、《光》、《目》等。2010 年於家鄉創辦奈良國際影展並擔任總監,扶植青年導演。除編導創作之外,亦參與電視、電影演出。

永作博美Hiromi Nagasaku (飾演 栗木佐都子) 日本女演員,永作原為少女組合「ribbon」成員之一,其後轉型為演員,1994年首度演出電視劇,其後更參與電影及舞台演出,曾奪得多項電影獎,包括於2008年以電影《苦妹.喪姐.連環圖》獲得藍絲帶獎、電影旬報獎、橫濱電影節、報知電影獎和日本放送電影藝術大賞等各大電影獎的最佳女配角獎,演技備受肯定。2011年,她憑《第八日的蟬》中的出色演繹,再度獲得多項電影獎的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獎,並首次獲第35回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2014年,她首度和台灣女導演姜秀瓊合作,主演電影《海邊咖啡屋》,並獲得第17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井浦新Arata Iura (飾演 栗木清和) 日本男演員、模特兒、設計師。以模特兒身份出身嶄露頭角,曾登上了各大日本潮流雜誌的封面,其後更成為設計師創立個人品牌。他於1998年首次演出電影便是是枝裕和的《下一站,天國》,從此為他打開星途,2001年他又再度演出了是枝裕和的《這麼遠,那麼近》,2002年在松本大洋漫畫原作改編的電影《乒乓》中,與日本金像獎影帝最年輕得主窪塚洋介同場較勁。

蒔田彩珠Aju Makita (飾演 片倉光) 日本女演員,2012年以九歲之齡參演是枝裕和編導的日劇《Going My Home》,與阿部寬同台演出,之後接連演出是枝裕和的《比海還深》、《第三度殺人》、《小偷家族》,是當今當紅的日本年輕女演員。

資料提供:高先電影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