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 - 無畏誣罪!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12月17日
Poster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 Richard Jewell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Clint Eastwood 奇連伊士活
主演:​​Sam Rockwell 森洛維、Kathy Bates 嘉菲比絲、 Jon Hamm 尊咸姆、 Olivia Wilde 奧莉菲亞維特、 Paul Walter Hauser 保羅華特豪澤
級數:IIB
片長:13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0年1月1日

電影介紹

金像大導演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最新作品,金像影帝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監製,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Richard Jewell),揭示了當權者將不實的奉為事實,卻模糊了真相的可怕後果。

1996年,警衛李察朱維爾因為在亞特蘭大恐襲案現場發現炸彈而一夜成名。他迅速的反應及時拯救了無數性命,此舉亦令他成為人民英雄。可是幾天後,這位受人崇拜的罪惡剋星竟變為FBI頭號嫌疑犯,更被傳媒及公眾鋪天蓋地詆毀,大力打擊他的人生。李察請來獨立反建制律師Watson Bryant,誓要還自己一個公道!而Bryant一邊努力為李察洗脫污名,同時希望阻止李察誤信那些嘗試誣陷及摧毀他的警察。可惜Bryant漸漸發現單憑自己根本不足以對抗群起指控李察的勢力……

電影由《廣告牌殺人事件》金像男星森洛維(Sam Rockwell)飾演律師Watson Bryant,金像影后嘉菲比絲(Kathy Bates)飾演李察的母親Bobi,《寶貝神車手》尊咸姆(Jon Hamm)飾演FBI首席調查員,《觸不到的她》奧莉菲亞維特(Olivia Wilde)飾演《亞特蘭大憲法日報》記者Kathy Scruggs;及《冰之驕女》(Paul Walter Hauser)飾演李察朱維爾。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由奧斯卡得主奇連伊士活執導,《盜海狙擊》奧斯卡提名比利韋(Billy Ray)根據Marie Brenner於《Vanity Fair》的報導《American Nightmare—The Ballad of Richard Jewell》改編成劇本。奇連伊士活、《華爾街狼人》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囧探出更》祖納希爾(Jonah Hill)與《美國狙擊手》添摩亞(Tim Moore)、《毒行俠》謝西嘉美雅(Jessica Meier)、《大犯罪家》奇雲米沙(Kevin Misher)及《復仇勇者》珍妮花戴衛遜(Jennifer Davisson)擔任監製。 電影的幕後製作團隊包括《續命梟雄》Yves Bélanger出任攝影師、《鄧寇克大行動》美術總監Kevin Ishioka,及與導演拍檔多年的戲服設計師Deborah Hopper、《豪情蓋天》金像剪接Joel Cox;並由《毒行俠》Arturo Sandoval配樂。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呈獻,Malpaso,Appian Way/Misher Films/75 Year Plan出品,華納兄弟影片公司發行,將於2020年1月2日在香港獻映。

Richard Jewell

驚人恐襲事件搬上銀幕

1996年7月27日,亞特蘭大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行期間,警衛李察朱維爾發現在一張長凳下藏了一個可疑的背囊,其後在裡面找出爆炸裝置。他只有極短時間作出反應,他協助人群撤離,拯救了無數生命,大大減少了潛在的傷亡。他被追捧為英雄。可是,短短3天之後,這個不起眼的救人英雄人生大逆轉 — 全世界得知他是FBI鎖定的爆炸案頭號嫌疑犯。

這件看似一齣懸疑片的事件,並非出自幻想的情節,事實是,這都是李察朱維爾的真實經歷。諷刺的是,他無私的舉動令他足足有88天活在FBI尖銳的調查,傳媒無間斷的報導被大眾評頭品足,更因能否還自己清白,人生會否因此改寫而不安。

監製兼導演奇連伊士活對這件事大感興趣,決定將這個可靠的警衛因為被他仰慕已久的警察栽贓及媒體渲染,而使人生大逆轉的悲慘故事搬上銀幕。他說:「我們經常看到有權有勢的人被誣告,可是他們有錢,請得起律師,可以避過起訴。我對李察朱維爾的故事感興趣因為他只是個平凡人。他從未被正式起訴,卻受盡各種形式的檢控。人人都莽下定論去指控他,他沒有能力逃過這樣的指責,很長時間都天真理想化的認為可以自救。我因此想拍這齣電影,去還李察一個清白。他是個普通人,夢想成為警察,投身為人民服務,他作出了偉大的決定,卻因此而付上沉重代價,變成了代罪羔羊。」

不管大眾是否關心李察朱維爾無辜惹上嫌疑,時至今日,很多人都認為他是亞特蘭大爆炸案的兇手,縱使他已經洗脫嫌疑。導演補充:「他們沒有理會6年後查出的真正兇手,他承認了罪行,並被繩之於法。我希望觀眾能夠從電影中得悉事實,同時也領會到作為社會一份子,我們應該做得更好。如果這是李察給我們上的一課,我認為很好,他是個英雄。」

奇連伊士活旗下的製作公司Malpaso內部已經傳閱了這個故事多年。監製添摩亞表示:「我們去了夏威夷籌備另一個拍攝計劃,回來的時候,奇連說:『你可能要脫下身上的夏威夷恤,因為我們要去亞特蘭大拍攝李察朱維爾的故事。現在就是拍攝這個故事的時機,這個故事一定要拍出來。』突然之間,我們就身在亞特蘭大準備拍攝。」監製謝西嘉美雅補充:「奇連認為這是個極之重要的故事,即使事件已經過去20多年,但同類型的事件仍可能於今日發生。任何人都可以因為一句說話在兩秒之間被摧毀,不管內容是真是假。」

製作團隊做了大量資料搜集,以決定他們能夠在一齣電影的時間交代的細節。監製謝西嘉美雅說:「我們得到海量的資料,但我們想集中於李察的心路歷程,以及他與辯護律師華森拜仁(Watson Bryant)的拍檔關係 — 除了母親之外,李察第一個相信的人。我們認為這是最引人入勝的部分。」

編劇比利韋說:「我一直希望可以為奇連的作品編劇,我認為這也是很多編劇的夢想,但特別是這種奇連擅長拍攝的電影題材:公義,美國執法機關的權力鬥爭,一個平凡人陷入意想不到的狀況。這套電影簡直是導演與題材的完美結合。」他根據1997年Marie Brenner於《Vanity Fair》撰寫的文章編寫劇本。這位記者在事件發酵時一直跟進報導,並與李察、他的母親芭比及華森拜仁相處過一段時間。她憶述:「1996年,警察沉迷以罪犯特徵分析查案。所以,在爆炸案發生後的一片混亂中,他們將矛頭指向這個找到炸彈,既善良又有點怪異的男人身上,認為這正好符合獨行爆炸狂徒的特質。事件變成『獵巫』性的政治迫害,這個詞經常被我們濫用,但這正正是李察的經歷。他和芭比承受著巨大壓力,對一切變得失望。無論從前還是今日,我們的社會都傾向以外表和事態的表徵對人作出武斷,從沒想過去了解人的真心。我在亞特蘭大的期間,與及李察的經歷,大大影響了我作為記者的態度。這宗報導能帶來如此影響是很罕有的,會與受訪者一直保持聯繫就更罕見。為這個男人申冤成為了我的使命,將他們的故事交由才華洋溢的導演,以劇力十足的方式展示給觀眾。」

當Brenner得知奇連伊士活有興趣將事件拍成電影,她想:「我既驚訝又高興。對我來說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在爆炸案23年之後,一位傳奇導演居然如此關心一個無名英雄的權利,運用他的天賦去講述這位英雄的故事,還芭比和李察一個遲來的公道。」

雖然沒有證人證明李察朱維爾犯法,但他仍大受打擊,因為他符合FBI的罪犯特徵分析,並且是他發現爆炸裝置。警察將他與近期類似案件的犯人對比,又得知他曾經在之前的工作出過錯,因此鎖定了他。導演說:「每個人都想破案,不同部門和調查員之間亦存在競爭,爭取成為第一。很多出色的機構都因為出現爭第一的情況而不能圓滿運作,而且這件事棘手的地方是如果他們不能及時找到兇手破案,整個奧運會都會受牽連,損失事前準備工作投入的數百萬美金。」

因為李察朱維爾曾被懷疑是嫌犯,大眾已經將他定罪,無論他已經洗脫嫌疑多年,真兇亦已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也改變不了大眾對他的印象。導演說:「這個故事是真人真事,同時也緊湊懸疑,角色也值得觀眾支持。」

製作團隊請來森洛維扮演華森拜仁,嘉菲比絲扮演芭比,尊咸姆扮演虛構的FBI首席調查員湯姆蕭爾(Tom Shaw),奧莉菲亞懷特扮演記者嘉菲斯古(Kathy Scruggs),保羅華特豪澤扮演李察朱維爾。

保羅華特豪澤模仿救人英雄

電影中,李察被公開為爆炸案疑犯那刻開始,傳媒和大眾都按捺不住加入偵探行列,即使只是情況推測出的證據對李察不利。一般人面對這樣情況都會立刻為自己辯護,李察卻出於單純,更重要是他對法治的盲目信任,錯信了他的原告 — 警察。飾演戲中主角的保羅華特豪澤說:「這是個弱者的故事。李察夢想成為警察,現職是警衛,為一名警長做事,但他從未受過自己想得到的尊重。當他拯救了百年奧林匹克公園裡數千名演唱會聽眾生命的那一刻,他終於嚐到榮耀的滋味。他認為自己終於贏得尊重,即使他仍然不喜歡出風頭。可惜,命運的逆轉令他的前景岌岌可危。事情很快就變得極其惡劣,因為他知道自己是無辜,所以拒絕相信警察不會還他清白。作為演員,我喜歡劇本交代了調查過程的細節,他受到的不合情理對待,那個毀了他一生的男人如何贖罪。」

保羅努力模仿李察朱維爾的舉止和談吐,希望忠於這個人物。他說:「製作團隊給我看了片段,加上Marie的報導和劇本,以及跟芭比和華森見面,資料非常充足。能夠向李察這樣的人物致敬是我的榮幸,但我要做的不是模仿,我要展現出他在當時當刻的氛圍。最終,我只是看著李察,盡量捕捉他的聲線、神情,他那『溫柔巨人』的特質,其實他有點像相信紀律的童軍。他心地很好,難以相信有這樣的人存在,有時我會想難怪人們會支持他,我希望觀眾看過我的演出都會支持他。」

保羅除了希望以李察的角度講述事件而接拍電影外,還有其他原因。他說:「我一直想與奇連伊士活合作,現在終於有機會,我理解到為何演員都喜歡他。他有魅力又有智慧,他清楚正在拍攝的題材,有自己的見解。他是主腦,你需要智慧去理解、想得到啟發時都會找他。但同時,他也給你自由度,希望由你去理解角色。他對演員非常信任,我覺得很榮幸。」奇連伊士活表示:「我很幸運拍過幾齣成功的電影,保羅是這個角色的不二人選。他是個出色的演員,放下自我,化身成胸無城府又勤力的李察。」

當李察了解到自己需要法律意見,他找來多年時任職辦公室助理時認識的唯一一個律師,獨立反建制律師華森拜仁。雖然兩人對上一次聯絡已是十年前,華森仍然記得這個經常送他朱古力的親切年輕人。演技派森洛維扮演擇善固執的華森,發現自己不足以抵抗合力指控李察的勢力。他說:「我接演這個角色的第一原因是奇連伊士活。之後,我得知保羅華特豪澤會扮演李察,我就很期待因為我知道他一定勝任。我很喜歡華森拜仁這個人物,有別我過去的作品,是個很有趣的角色,一個睿智的人。當然劇本也非常出色。」

森洛維很快就被華森和李察的關係所吸引。他說:「華森是李察辯護律師的最佳人選,因為他有父親或是大哥的風範。他們的友誼亦師亦友,我認為他們的關係也是戲中一個重點。」縱使現實中李察其後增聘了律師團隊,森洛維續說:「他一開始是與華森並肩作戰,他和華森有深厚的情義,華森也是李察和芭比一直信賴的人。」

華森拜仁仍在生,與芭比保持著密切關係。森洛維認為他像個田纳西威廉斯筆下的人物,容易激動又固執己見。他說:「觀眾會在戲中見到他穿著短褲,戴著帽,不是那種穿西裝的男人。我到亞特蘭大的第一天就與華森相處了7小時,與他交談,請他朗讀我的對白。對我建立角色幫助良多。」

出發到喬治亞州前,森洛維也抽時間與保羅相處,為拍攝作好準備。他說:「保羅和我在正式開拍前10天在紐約聚頭。我們一起緊密共處了3天,一起大聲朗讀劇本。我們又約了編劇比利韋出來喝咖啡,一起討論故事。之後,我們與方言老師學習方言。我和保羅一起完成這些事前準備令我們感情增進不少,我想觀眾一定感受得到。」

跟保羅一樣,森洛維很高興與奇連伊士活合作。他說:「每次與身兼演員的導演合作都會得到很多理解,因為他們明白在鏡頭前的感受。奇連是個極具同理心的導演,非常信任演員,讓你自由發揮。我也欣賞他對於拍攝不公義,被看低的人物的熱誠。」奇連伊士活說:「我一直很仰慕森洛維。他能夠投入到角色,以自己的風格演繹出來。我認為他非常適合扮演華森,他確實演活了角色。」

保羅是森洛維的多年影迷,說:「我之前是他的同事,現在是他的兄弟。能夠與自己尊敬的偶像共事是難得的機會,當然包括嘉菲比絲。像我這樣的演員都認為她是神級,所以能夠與她和森洛維合作令我很緊張,但因為他們都是好人,富有團隊精神,他們不會令你感覺未夠班,我自然就融入拍攝當中,不再擔心。」對於與飾演芭比的嘉菲比絲做對手戲,他憶述:「我讀劇本時,第一個念頭是角色根本是嘉菲比絲,她要扮演我的母親!我在她落實接拍時已經這樣認為。這簡直完美。她的演出無懈可擊,是只有她才能演繹的特別角色。」

嘉菲比絲很高興與保羅合作,說:「我從《冰之驕女》看過保羅華特豪澤的演出,非常精彩。他年輕又幽默,深得人心。拍這齣電影的時候,我完全愛上他。他是個好人,很容易就能代入成為他母親。」

雖然演藝資歷豐富,這是嘉菲比絲第一次參演奇連伊士活的作品。她說:「我承認電影最吸引我的地方是能夠與奇連合作,終於能夠有此機會實在太好了。我記得我第一條問導演的問題是,他為何想拍這個故事。他告訴我這是一個他想看的故事。他深深認為這個男人被警察誣告是個悲劇,誤導他令他不行使沉默權和要求得到律師協助的權利。他的遭遇令我震驚。我知道這宗爆炸案,卻完全不知道對李察朱維爾和他的母親造成如此毀滅性的傷害。從劇本中得悉他們的經歷,真的很可怕。」

與兩位對手一樣,嘉菲比絲有幸與芭比見面。她說:「我與芭比交談的時候,她認為李察的經歷是他早逝的原因。我們也有機會有同樣的經歷。這個人終其一生也想成為警察,希望可以照顧別人,幫助別人。他對別人認為這個夢想很奇怪而有警剔。他們將這個好意變成壞事,認定他懷有罪犯的特徵,有成為兇手的動機。」她形容芭比活力十足,說:「她已80多歲。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剛好是我的生日,她為我焗了蛋糕!」

現實中的芭比與戲中一樣,當兒子面對迫害的時候極之不安。嘉菲比絲解釋:「她與我坐在沙發上逐頁看劇本,告訴我當時的心情,15至20個FBI入屋搜証,翻查她的私人信件、帳簿和日記,甚至她放內衣的櫃子的感受。」

監製添摩亞說:「我認為所有人都能夠理解不單只一個人的生命被摧毀,他的母親芭比也因眼看著值得自豪的兒子被全美國所討厭而受苦。每個人都憎恨他,可是卻沒有原因。」在籌備初期,添摩亞是第一個親自接觸芭比及華森拜仁的人。他說:「當我告訴他們電影可能由奇連伊士活執導,他們都很興奮,因為他們認為奇連一定會還原真相,證明李察是個值得尊敬的英雄。」

對於奇連伊士活,安排演員與真人見面非常重要。他說:「這樣可以幫助森洛維和嘉菲比絲更深入了解他們將要扮演的人物。同時也可令芭比及華森放心將故事交給我們,並得到他們的意見。」導演憶述芭比看到將會扮演她兒子的演員的場面:「華森和朱維爾太太身在片場,我們的選角導演帶保羅出來。她有點驚訝,因為保羅和李察的外型很相似。她冷靜之後,知道保羅可以勝任角色。」

芭比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景,表示:「華森和我大概在5月1日飛到加州,他們帶我們參觀了奇連伊士活的辦公室,有間房貼了李察的照片,旁邊也放了保羅的照片。我拍了華森一下,他望向我說:『天啊,他很像保羅。』之後,我見到了保羅,我有點坐立不安。他肯定看了很多資料片段,因為他走路的姿勢也與李察一樣。」

保羅透露:「與芭比見面比與奇連伊士活見面更令人緊張,因為她正是主角的母親,她可能會對我格外留神,或是對我有點抗拒。她是我最需要的認可,而她也樂意由我扮演她的兒子。」華森拜仁也給予保羅同樣的支持,說:「李察只是個想做警察的普通人。他想做的不是哥倫布探長,或是《緊急追捕令》的骯髒哈利,也不是調查謀殺案的警探,他只想做個在公路截查酒駕,幫助意外受害者的普通散仔。他是個正派的人,絕對不是那種會在公園放置炸彈的人。保羅做得很好,他抓住了李察的神韻,我看著他的時候,他與李察很相似。他的演出也震撼了芭比。他和森洛維都很出色,他們都是好人,我們相處很融洽。有這兩位專業演員,再加上我鍾情已久的奇連伊士活執導,簡直是超乎想像。要李察重生是不可能,但我希望李察以英雄的身份被人懷念,他絕對值得。有這一齣電影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黑權操縱 英雄驟變嫌兇

FBI調查的過程中,華森極力阻止他的當事人幫助警察挖出對他不利的證據。李察告訴華森他自小被教導要服從權威,但華森回應他:「權威正在伺機將你吞噬。」

尊咸姆飾演FBI探員湯姆蕭爾,是根據幾位負責案件的真實探員創作出來的虛構人物,編劇以此去展現探員在高壓環境下不惜一切的狙擊。尊咸姆說:「這個故事最讓我激動的是,事件雖然已經過去了20多年,但仍然與現今日社會息息相關。1996年,這些事件發生時,24小時新聞直播還是新興起,業界還未熟習搶佔新聞故事,搶閘放發消息。現在,我們生活於極速的世代,只要駁上互聯網,不消數秒全世界就會知道你的感受,並得到回應。這樣的環境下很難令人冷靜下來。在電影中,我就是扮演那些錯誤接收資訊的人。」

雖然要演一個對於自己極度錯誤的推斷非常有信心的角色,但尊咸姆認為:「我認識很多執法人員,他們經常都要在茫無頭緒的情況下工作,要頂著來自大眾、傳媒和其他部門的壓力,盡力去縮窄嫌疑人的範圍。我扮演的角色湯姆蕭爾受到多方的壓力,上頭要求他要盡快給案,因為奧運會正在舉行,不能取消賽事。面對著外來的壓力,再加上時間無多,人人都問他兇手的下落。所以,當他發現了這個符合了85%兇手特徵的男人,湯姆蕭爾心想這就是我們要抓的人,但其實這只是他的揣測。」

雖然FBI,特別是湯姆蕭爾,不惜一切要找到有力的證據將李察入罪,華森的出現令他們徒勞無功,因華森說服了李察不要再幫助他們,要為自己著想。縱使李察從未被成功入罪,但尊咸姆認為他已經在大眾的心中接受了審判。

電影中,我們可以預見公審的出現,湯姆蕭爾違反了保密條例,向記者嘉菲斯古披露了他調查中的資料。嘉菲以那位渴望搶到頭條,爆出案件內幕的真記者為原形。當她知道李察朱維爾符合獨行爆炸狂徒的特質,一個失意、夢想成為警察的白人男人,希望成為英雄,她爭著要執筆這篇執導。

飾演嘉菲斯古的奧莉菲亞懷特說:「我被電影作為樣板,反映社會何其快速定奪結論,因為渴望答案而不斷對人作出假設,深深吸引住。當出乎意料的事發生,例如發生在慕尼黑慘案之後的爆炸案,我們作為凡人都希望第一時間得到確切的答案。這不是個好現象,特別當我們要討論的是刑事司法體系。我接演這個角色因為我出身自記者世界。我的祖父母、雙親、親戚和表兄弟都是記者。我非常尊敬記者敢於揭露真相,他們也是我們社會自由的第一道把關。」

為了演好這個奧莉菲亞形容為自以為是,無畏無懼的角色,她代入了記者認為大眾有知情權的觀點,她有權根據自己認為有力的證據去報導調查進展。保羅對於他銀幕上兩位敵人尊咸姆和奧莉菲亞懷特表示:「跟他們合作簡直好極了。他們的演技出色,也很樂意分享,沒有架子,他們在片場尤如我的哥哥和姐姐。」 導演說:「我認為所有演員都發揮得恰如其分,即使是小角色也表現到位。他們對電影都很用心,除了閱讀我們給的資料外,自己也作了深入研究,我對此很高興,因為我整個團隊由上至下都盡力還原真相。」

如實反映當年真相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於事件發生的地方 – 亞特蘭大拍攝。導演說:「拍攝真人真事,我們要如實展現實況。」為了如實反映真相,製作團隊申請了許可於多個真實事發地拍攝,包括爆炸案現場的百年公園。

要將百年公園重新佈置成1996年的面貌,需要3至4周時間,拍攝時正值人流最多的夏天,他們一定要按計劃完成拍攝,不能延遲。幸運地,製作團隊得到批准在1996年奧運會差不多時間拍攝。美術組重塑了李察朱維爾任職警衛期間舉行的Kenny Rogers and Jack Mack & the Heart Attack演唱會。Kenny Rogers真人參加了拍攝,而Jack Mack & the Heart Attack則透過當時的錄像,加上模仿他們的演員完成這一幕。

保羅說:「在爆炸案發生的週年身在百年公園對我來說很震撼。身處現場感覺很不可思議,感受到在同一個地方講述同一件事件的沉重。我看了事件發生當晚的照片,與場景是一樣的。美術組成功還原了那時那地。」

另一個實景是芭比和李察於1996年居住的公寓。製作團隊在拍攝的3天期間佔用了大樓的所有泊車位,他們為居民提供了另外的泊車位和往返住處的交通。至於公寓內部則由美術組根據資料圖片於片場內搭建。

最後一個實景是華森拜仁於1996年上班的律師樓。森洛維飾演的華森拜仁在那裡接到李察的求助電話。

導演說:「所有場景都與現實一樣。美術組真的很細心,籌備期間,美術組不斷傳他們工作的片段給我,我得以邊看著進度邊準備故事細節。當我到達亞特蘭大,場景都佈置得很美觀。」

電影為了逼真參考了李察朱維爾被FBI盤問的錄影帶。監製添摩亞說:「我們仿效了錄像的鏡頭角度和對白。奇連要這幕如實拍攝,好讓那些看了電影這一幕認為事件沒有發生過,或質疑事件真確性的觀眾,清楚知道探員真有這樣對待他。我們講述的這個故事是關於一個平凡人遇到不公義的執法,所以我們要絕對準確。如果你看過那段錄像,奇連差不多跟到足。」

與奇連伊士活合作多年的戲服設計師Deborah Hopper為電影做了90年代衣著潮流的研究。幸好奇連旗下製作公司Malpaso的戲服部仍保留著大量90年代的戲服,讓她可以從中挑選了部分演員的戲服。奧莉菲亞懷特有一套戲服更是Deborah於90年代著用的私伙衫。戲服組更得到批准,可以重做李察的制服,於是保羅華特豪澤可以穿上和李察幾乎一樣的制服,只是比原來的少了一個標誌。

戲服設計師也要負責拍攝公園一幕的數百名臨時演員的衣著。她說:「每天大概600名臨時演員。還有Kenny Rogers的樂隊與及模仿Jack Mack & the Heart Attack的演員。當中只有一班核心演員可能會因爆炸而弄髒,需要準備多套戲服。大部分都跟當時的群眾一樣打扮隨意,穿上T恤短褲。至於那些沒有戲服的臨時演員,我們事前通知他們帶上沒有標誌的衣服。在拍攝前,我們逐個檢查,如果有人穿上太新潮的衣服,我們會給他們衣服替換,或是加他們加衣。」

Richard Jewell

電影盼向救人英雄致以遲來的敬意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旨在揭開一個尋常男人遭遇不公的真相,一個男人經歷了煎熬的88天,雖然沒有一天身陷牢獄,卻親嘗了有罪推定的可怕。 驅使製作團隊將李察朱維爾的事件搬上大銀幕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母親芭比。芭比在那88天一直在李察身邊並肩作戰,她希望兒子的故事得以廣傳,藉此還兒子一個清白,並使世人記得他所作的英雄事蹟。當她得悉奇連伊士活會執導電影,並由保羅華特豪澤主演,她確定李察的故事已託付給高手,她的夢想終於成真。

保羅華特豪澤表示:「我認為這個故事很有影響力,因為我們生活於一個在真相浮現前,人人都會當判官的社會。李察受到傳媒的公審,亦由此他之前努力生活的證據,例如上警察學堂、做棒球助教、奉公守法,都被扭曲成新聞標題。我認為電影有助人們看清現實,因為至今我們也沒有矯正過來。任何人都仍有可能面對同樣的不公。我希望這齣電影能令人們不要輕易斷定別人,同時希望電影可以向李察的良好品德和英雄事蹟致敬。

導演奇連伊士活總結:「只是少量的假消息就可以令一個人的人生跌入谷底,當真相大白的時候,卻無人願意面對事實,令人非常遺憾。向英雄致敬永遠不會太遲,如果這部電影讓李察得到他應得的表揚,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