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行俠 - 獨闖危途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1月02日
Poster

毒行俠 Mule, The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Clint Eastwood 奇連伊士活
主演:​​Clint Eastwood 奇連伊士活、Bradley Cooper 畢列谷巴、Laurence Fishburne 羅蘭士費斯賓、Michael Peña 米高皮拿、Dianne Wiest 黛安韋斯特
級數:IIB
片長:11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月17日

電影介紹

華納兄弟影片公司,Imperative Entertainment及BRON Creative聯合呈獻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新作《毒行俠》(The Mule)。這位老戲骨兼四項奧斯卡得主除了為電影擔任導演外,也再次走進鏡頭前,與《星夢情深》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繼《美國狙擊手》後二度合作。

奇連伊士活飾演八旬的窮困孤獨老人Earl Stone。面對物業即將被拍賣,他接到一份簡單的駕駛工作,不知情地簽下合同,為墨西哥販毒集團運毒。他做得如魚得水,出貨量節節上升,直屬於一個大毒梟。這不只令毒梟緊盯著Earl的一舉一動,他亦成為了由畢列谷巴飾演的強硬美國緝毒局(DEA)探員Colin Bates之頭號目標。雖然Earl的財政問題得以解決,但他開始為犯下的過錯後悔,試圖希望改正。然而Colin矢志不移,要對Earl窮追不捨……

《毒行俠》是奇連伊士活繼2009年贏盡口碑的《驅.逐》,相隔10年後再度自導自演之作。

Mule, The

畢列谷巴今次再與奇連伊士活合作,飾演Colin Bates;《殺神John Wick 2》奧斯卡提名男星羅蘭士費斯賓(Laurence Fishburne)飾演DEA調查專員;《蟻俠2:黃蜂女現身》米高皮拿(Michael Peña)飾演DEA探員;《子彈橫飛百老匯》奧斯卡得主黛安韋斯特(Dianne Wiest)飾演Earl Stone的前妻;《人造天劫》安迪加西亞(Andy Garcia)飾演販毒集團主腦;《命運交叉點》愛麗遜伊士活(Alison Eastwood)飾演Earl的女兒;《詭修女》泰莎法米加(Taissa Farmiga)飾演Earl的外孫女;Netflix《太空迷航》伊納西奧塞利齊奧(Ignacio Serricchio)飾演Earl的直屬毒販;《高度反擊》洛雲甸(Loren Dean)飾演DEA探員;及《金剛:骷髏島》裕茲哥迪奴(Eugene Cordero)飾演販毒集團成員。

電影由《薩利機長:迫降奇蹟》《美國狙擊手》奇連伊士活執導,《驅.逐》尼克申克(Nick Schenk)編劇,改編自《美國時代周刊》Sam Dolnick執筆的報導《The Sinaloa Cartels’ 90-Year-Old Drug Mule》,奇連伊士活、《擊情》添摩亞(Tim Moore)、《薩利機長:迫降奇蹟》姬絲汀娜維花(Kristina Rivera)及謝西嘉美雅(Jessica Meier)、《萬惡金錢》丹菲特堅(Dan Friedkin)及《方寸見人心》畢列湯瑪士(Bradley Thomas)監製,Dave Bernad、Ruben Fleischer、Todd Hoffman及Aaron Gilbert擔任執行監製,Jillian Apfelbaum及David M. Bernstein聯合監製。

幕後製作團隊包括:《續命梟雄》攝影師Yves Bélanger、《The 15:17 to Paris》美術總監Kevin Ishioka、戲服設計師Deborah Hopper及金像剪接Joel Cox。

奇連伊士活自導自演毒騾真人真事

《毒行俠》的導演兼監製奇連伊士活飾演的老人,一直捨棄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終於年近90歲才開始明白這方是他最值得珍惜的。奇連說:「厄爾史東的家庭生活並不如意,但他卻荒謬地教別人如何與家人融洽共處。他現在想浪子回頭,並不容易。」

他永遠兌現不到向家人的承諾,例如資助外孫女即將舉行的婚禮,厄爾認為金錢能夠買回家人對他的感情。如果他有錢的話,他數十年只顧自己種植的一日百合上,置妻女於不理,可惜的是,現在他的生意也出現危機,他正陷於失去一切的邊緣。監製添摩亞說:「厄爾是那種在外面更自在的人,他一回家就家無寧日。於是,他專注於種植和推銷一日百合的事業上。但他的生意也逐漸被淘汰。」

直到一個不尋常的機會降臨到他身上。他多年來穿州過省參加花卉展,駕車對他來說駕輕就熟。而且,以厄爾的年紀,誰會懷疑他從事不法活動?這個啟發自真人真事的角色,令《驅.逐》的編劇尼克申克動容,決定再度為伊士活創作新角色。他說:「錫納羅亞販毒集團(Sinaloa cartel)史上最成功的毒騾是最不顯眼,經常為工作奔走的90歲老人。他們明顯很看重他,請他吃喝,給他自主權。我由此開始編寫劇本。我察覺到厄爾是《驅.逐》主角Walt Kowalski的相反。我為電影做資料搜集,接觸過很多退伍軍人,他們大致分為兩種性格:有的像Walt,對世界懷有怨恨;有的已經放低過去,很有人格魅力,平易近人。我根據這個發現設計了厄爾喜歡交際的性格,幽默感和瀟灑的氣派。當然,這只是朋友和同僚面前的他,其他人都可以欣賞到厄爾的風趣一面。可是,在他的前妻眼中,她和家人都不想與他共處。」

身兼導演和演員的奇連伊士活欣賞編劇對厄爾作出的描寫。他說:「尼克很擅長描述不斷學習的人物,即使他是個老人。厄爾保持著開放態度,對身邊的世界仍然好奇,即使會讓他惹上麻煩。」他認為厄爾最大的負擔不是來自毒品,或是他正在知法犯法。他續說:「他的經濟拮据,急需要錢,否則即將失去自己的家和畢生事業。他嘗過金錢的滋味後,就想繼續當羅賓漢,以為別人做好事,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可是,他所做的是違法,對他和別人都構成危險,令他開始擔心。我喜歡這個人物實際上和心理上都要面對重重障礙這個設定。」

奇連伊士活近來已少有亮相於幕前,但厄爾這個角色吸引到他再度走到幕前。他說:「我看過《美國時代周刊》關於那件真人真事的報導,我覺得以我這個年紀去演繹很有趣。我也跟厄爾一樣,喜歡觀察和學習。因為你活得越久,越會發現自己無知,令你不斷繼續學習。」

監製姬絲汀娜維花說:「我讀劇本的時候,就看出來尼克想著奇連去寫厄爾,我也想像到奇連會如何演繹這個角色。我也喜歡故事以後悔、原諒和補償,這些能引起人深刻共鳴的主題。這個故事講述了第二次機會,與家人重修舊好永遠不會太遲,即使你過去有多過份。」

販毒集團金牌毒騾

奇連伊士活解釋厄爾如何為自己過去和現在的所作所為開脫,說:「你只要不斷想著一件事,或是索性不去想,就能令一切合符自己原則。他就是這樣不斷合理化所有事情。」厄爾以為如果他不能回報一直以來對家人的忽視,他可以用現有的金錢去買回他們的感情。他的慷慨不只對自己的家人,還向退伍朋友提供金錢上的幫助。伊士活補充:「他越貢獻得多錢,就越覺得自己運毒是件義事。他很快就過上瘋狂的生活。」

厄爾的作為是他同齡人都不會做的事。角色有部分行為是根據真實,奇連說:「我們不知道他運毒過程的細節,但有說他會在路上停下來幫助人,還有他用賺來的錢贖回自己的花田。我們的電影集中於好事背後的陰暗面。他幫助路人,資助重建退伍軍人協會,令自己的一日百合生意起死回生。所有事都令他覺得自己是個救世者,但同一時間,道德觀卻在崩潰。他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錯的,總有一天要承擔後果。」

奇連與角色只有年紀相若這個共通點,於是,他要向外界取材。他說:「我也活了這麼久,所以我大致上也能理解他。我不明白他對一日百合的熱愛,但我可以參考我祖父經營的養雞場生意。另外,我也以祖父為藍本,設計了角色的神態,例如上年紀的人行路的姿態。」與奇連演對手戲的畢列谷巴笑說:「最厲害的是奇連已年屆88,但他卻要裝出老態去演這個角色,因為他是個真正的男子漢。奇連從座位站起來有如袋鼠般敏捷,但厄爾卻不能,所以看他扮演一個老態龍鍾的角色很有趣,他本人更似個運動員。」

DEA探員

與厄爾對立的是衛護法紀,想要抓拿販毒集團毒騾的探員,特別是新到任的探員柯林貝茲。畢列谷巴飾演這個固執的DEA探員,決心要捉到這個還沒有被發現的神秘毒騾。柯林剛剛被調派到這個小組,不單只想破案,還想向上司證明自己的實力。他跟厄爾一樣,重視工作多於家人。畢列谷巴說:「柯林剛搬到芝加哥,想在事業取得成就,令他可以上位,得到更高的職銜。他長時間在外工作,家人並不滿意他這個選擇。當他獲安排追查這個在全國運送了大量可卡因的毒騾時,他落足力查案。他認為這是立功的好機會。」諷刺的是,當這兩個角色相遇時,畢列續說:「他們在彼此身上找到共鳴,他們犯下了同樣的錯誤,沒有將家庭放於首位。厄爾勸說柯林一定要將自己的時間花在家人身上。」

能夠跟奇連再度合作是畢列谷巴參與電影的原因。他說:「我很榮幸能夠在《美國狙擊手》與他合作,但他卻只負責導演該片。今次能夠與他在戲中合演是我立刻答應的原因。」

他不只享受與奇連做對手戲,只是在旁邊看他演出已經很有趣。他憶述:「我有兩次在片場看他的演出時忍不住落淚。其中一次甚至是我在跟他演對手戲時,我的角色不應該哭,我要轉身掩飾。他的演出讓我非常感動,他是非常出色的演員,但不常作幕前演出,所以我們都很珍惜這個與他共演的機會。」

柯林的上司是由羅蘭士費斯賓飾演的DEA調查專員。他說:「我是調查組的頭目。畢列谷巴的角色要向我匯報追查這個毒騾的進展。我很欣賞畢列的作品,所以令跟他合演令我很興奮,而且,能夠與奇連繼《懸河殺機》15年後再度合作,也使我很期待。」

跟畢列谷巴一樣,羅蘭士費斯賓也很珍惜能夠參演奇連自導自演作品的機會。他說:「我很幸運有跟他合演的機會,我非常感激。奇連伊士活這樣傳奇的演員不多,作為看著他的電影長大的演員,跟他在銀幕上交手非常難能可貴。」

柯林的拍檔探員崔惟諾(Treviño)由米高皮拿飾演,參演過奇連執導的《擊情》的他很雀躍能跟導演再次合作。米高皮拿大讚奇連說:「西洋棋手大師馬格努斯卡爾森(Magnus Carlsen)曾經講過:『縱使棋盤上有萬千可能,但只有兩、三個走法,那也是唯一正確的走法』奇連的手法正是這樣。他不會花時間拍攝有可能用到的鏡頭,他只拍他需要的鏡頭。他是個出色的說書人,有很厲害的記性,只要拍兩三次就能得到他想要的畫面。我認為拍攝的次數越少,越能表現出力量。演員在拍攝每一場戲時也會準備周全,保證演出一步到位。」

也曾與羅蘭士費斯賓和畢列谷巴合作的他,扮演崔惟諾前已做足準備。他說:「我幾個月前才飾演過DEA探員,事前已做過很多研究,我的角色真正需要的資料全在劇本。我飾演的探員要向主持大局的羅蘭士和特別調查員畢列匯報,一起追捕一個代號叫塔塔(Tata)的金牌毒騾。我們全天候收集情報和資料,誓要找到那個毒騾,而目標是我們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厄爾的家人

受尊崇的黛安韋斯特飾演厄爾史東的前妻瑪麗(Mary)。相比起厄爾一直令她失落的女兒和外孫女,瑪麗對前夫的失望最為強烈。瑪麗認為厄爾不可靠的性格,是使他經常令人失望的原因。他作出承諾,卻一直信守不了。

黛安韋斯特很高興能夠與奇連伊士活合作,說:「跟奇連合作就像在一個旋律中工作,因為他是個音樂家。這個旋律非常豐富,你加入了之後,會發現自己比想像中更出色。我相信他的才智和洞察力。」

監製姬絲汀娜維花說:「我們很幸運有黛安飾演厄爾的前妻。她為瑪麗帶來溫婉的感覺,在她對厄爾感到灰心之餘,你能感受到她對厄爾仍有感情,仍然找到他吸引人的一面。也因此,他的出現和離開還是會讓瑪麗心傷。」戲裡戲外都是奇連伊士活女兒,扮演與厄爾疏離的女兒艾莉森(Alison)的愛麗遜伊士活說:「黛安韋斯特是我遇過最友善的人之一。她很迷人,我一直是她的戲迷,所以我很興奮能跟她合作。她演活了瑪麗,對厄爾甜美和藹並充滿愛意,又經常對他惡言相向的前妻。」

瑪麗會對厄爾當頭棒喝,但女兒艾莉森則少有與他交流。愛麗遜伊士活說:「電影的頭一個鐘,每次厄爾走進屋裡,艾莉森都會走開。她非常不滿和怨恨父親重視工作多於家庭。當他開始改過,在重要時刻出現,她明白到如果要原諒父親,自己要放下不滿。」

她近年專注於監製和導演工作,對於父親邀請她一起共演,感到驚喜。她說:「我自11歲拍完《黑色手銬》後,就再沒有與他合演。長大成人後,我拍過他執導的電影,但這是我成熟後第一次與他合演,感覺很神奇。這是與爸爸一起分享的美妙經歷。」

與艾莉森相反,她的女兒珍妮(Ginny)看到厄爾的另一面。泰莎法米加飾演這個即將結婚的外孫女。她說:「我喜歡珍妮這個角色。她愛護自己的家人和外祖父。沒有人忍受得了他,我欣賞她胸襟和率直,即使他不完美,但她仍然想維繫跟他的關係。我喜歡關於有缺陷的家庭的故事。我也很欣賞電影關於回憶的描寫。回憶是短暫的,就好像厄爾栽種的一日百合,只會開一天,人也只有一次機會去創造回憶。如果你缺席,或是人在心不在,你就會失去這個機會。這齣電影想向觀眾展示要活在當下,關心你眼前的一切,特別是你愛的人。珍妮知道厄爾在努力,她欣賞他的付出,即使他還未全心投入。」

販毒集團

在厄爾眼中,關心家人就是提供金錢資助,例如珍妮即將舉行的婚禮。因此,他再次離開需要他的家人。

厄爾一直都覺得與陌生人交朋友比與家人和平共處容易。他與負責操控他運毒的Emilio (Robert LaSardo 飾演)、Andres (Saul Huezo 飾演)、Assault Rifle Guy (Lee Coc 飾演) 及Bald Rob (Noel G 飾演)混熟起來。但直到他被召見集團主腦後,才真正成為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

安迪加西亞飾演的拉頓(Laton),是聘請厄爾的主腦。他說:「我認識了奇連多年,一直都很希望與他合作。這是一個特別的經驗。他非常信任自己的演員,我們都熟讀了自己的角色,清楚劇情和每一場戲。奇連給予你自由發揮的空間,相信你會演繹出每場戲的重點。」

監製添摩亞說:「販毒集團揀選厄爾做他們的毒騾,因為他是個即使坐在運毒車上,DEA也不會懷疑的長者。可是,他們很快就留意到自己也估計不到這個年近90的老人的行為。他會走捷徑,會突然停下來,或是偏離路線。他是很出色,但同時,他們也認為要緊盯著他。」

被派去看守著厄爾的胡拉歐(Julio) ,並不想接手這個任務,畢竟誰想跟著一個老伯?扮演胡拉歐的伊納西奧塞利齊奧說:「我認為胡拉歐視拉頓為父。他對拉頓和這份工作都很感激和忠心。」

在拍攝之前,安迪加西亞邀請了伊納西奧塞利齊奧一起晚飯。伊納西奧說:「我們初次見面時,他見到我就說,不如一起晚飯,討論一下角色之間的關係。我演舞台劇的時候,演員之間都會盡量認識彼此,建立出友誼,好讓在演出中展現出默契。我很高興他有這樣的想法。」安迪加西亞說:「伊納西奧是個很聰明的演員。跟他相處了一段短時間,令我們建立出默契,使我們的演出更合拍。跟他討論過角色後,演出出奇地容易。」

胡拉歐在「護送」了厄爾一段時間後,開始欣賞這位爺爺的能力。伊納西奧說:「胡拉歐極之一絲不茍,不喜歡一點細微的改變,也因此原本以為看守這個老人是一件小差使,卻變得如此棘手。他一開始被厄爾搞得很激氣,但漸漸開始欣賞他。他討厭自己欣賞厄爾。」原本打算到俄羅斯看世界盃的伊納西奧,因為愛隊阿根廷表現不理想,而接演了這齣電影。足球這個話題更幫助他演繹胡拉歐和厄爾的關係,他笑說:「奇連舉了個例提醒我。有場戲開拍之前,他走近我說,你怎可能以3比0輸給克羅地亞,之後走開。他知道怎樣能令我生氣。」

奇連伊士活對於他的演員班底非常滿意,笑說:「他們很優秀,揀選了他們我應記一功。有時要靠運氣才能遇上超乎你期望的演員,這齣戲的演員輕易就做到了。」

Mule, The

難以駕馭的人生

《毒行俠》呈現了厄爾史東參照原型穿州過省的運毒經過,也交代了厄爾非常重視的一日百合生意,他如何運送這些脆弱的花卉到各地。

電影主要於喬治亞州取景。美術總監Kevin Ishioka說:「雖然電影根據真人真事,但我有空間去創造符合劇情和角色的場景。我們為厄爾營造了反映出財困的環境,還有當他金錢在手時的羅賓漢式設定。」

厄爾非常重視的一日百合田對美術總監來說極具挑戰。他說:「我不是園藝師,我只知道一日百合的花期只有一天。為了電影能夠實景拍攝,我們只能挑選一年中的全盛期,希望拍攝的日程能配合得到。拍攝一開始並不如想像中順利。拍攝前的一星期,差不多每天都下雨,奇連來到之後卻出奇地放晴。然後,拍攝前一晚所有花都凋謝了,你完全能想像到我有多大壓力。但第二朝,花又全開了。這是奇連伊士活效應。」

厄爾穿梭多個省份走貨,電影一路跟隨著他的足跡。為了拍攝外景,在拍攝臨近尾聲時,奇連伊士活和團隊駕著兩架新舊農夫車,展開了三天的公路旅行。監製添摩亞說:「我們去了新墨西哥州、科羅拉多州、芝加哥、和伊利諾州,以拍攝出鄉郊的景色。這三天都由奇連扮演著厄爾,一邊唱歌,一邊開車。」奇連伊士活說:「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人事,我也試過穿州過省作公路旅行,但為了拍攝還是第一次。」

對厄爾史東來說,駕駛是件易事,但人生卻難以駕馭,他對過去所犯的過錯深感內疚;對正在做的錯事則希望在未來不會感到懊悔。他的故事帶出人生兩件最基本的事也是最難以駕馭,就是家庭和寬恕。

奇連伊士活說:「每一部製作的電影,每一個演出,你都會從中有所得著。向觀眾訴說故事,演出不同角色,經歷他們的冒險,解決角色的困難,都令我對自己作出反思,讓我想現實中我會怎樣做。這就是為何演員是個充滿吸引力的職業。厄爾知道自己從來沒為家人設想,現在他明白到家人可能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令他醒悟起來。我們常以為自己還有時間,但其實不然。但可能我們還有機會重來,厄爾也可能有這個機會。」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