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後:重拳復仇 - 洛奇再現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1月02日
Poster

王者之後:重拳復仇 Creed II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Steven Caple Jr. 史提芬卡普
主演:​​Tessa Thompson 泰莎湯遜、Sylvester Stallone 史泰龍、Michael B. Jordan 米高B.佐敦
級數:待定
片長:13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月10日

電影介紹

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及Metro Goldwyn Mayer Pictures聯合呈獻的《王者之後:重拳復仇》,由米高B.佐敦(Michael B. Jordan)以及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領銜主演。《王者之後:重拳復仇》是《洛奇》系列電影的延續,亦是2015年叫好叫座的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洛奇外傳—王者之後》的續集。《洛奇外傳—王者之後》在全球締造了高達1億7千元美元的驚人票房成績。《黑豹》導演賴恩古格勒(Ryan Coogler)將回歸此電影系列,擔任執行監製。

今集講述艾冬尼斯克里德(米高B.佐敦 飾演)必須努力維持生活的平衡,去面對人生最大的挑戰。除了要對家庭盡責外,還要接受最嚴苛的訓練來應付他下一場艱巨的拳賽。艾冬尼斯必須跟一個與他家族過去有密切關聯的對手踏上擂台決一勝負,令這場拳賽的榮辱之爭更白熱化。洛奇(史泰龍 飾演)一直陪在他身邊,共同擁抱分享過的傳奇時刻,再問自己是為何而戰,最後還是發現世上沒有事情比家庭更重要。《王者之後:重拳復仇》是關於回歸初衷,重新發掘一開始到底是什麼讓自己成為王者,並記住一個人不論有何成就,都不能逃避自己的過去。

Creed II

電影的主要角色還包括《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泰莎湯遜(Tessa Thompson)飾演碧昂卡(Bianca);《蟻俠》活哈里斯(Wood Harris)飾演東尼布頓(Tony “Little Duke” Burton);美劇《金裝律師》羅素賀斯比(Russell Hornsby)飾演畢迪馬素(Buddy Marcelle);羅馬尼亞拳手科里安蒙特亞魯(Florian Munteanu)飾演費托積高(Viktor Drago);艾美獎提名女星菲莉西亞拉沙德(Phylicia Rashad)飾演瑪莉安(Mary Anne);以及《水行俠》杜夫朗格林(Dolph Lundgren)飾演艾雲積高(Ivan Drago)。

這部全新的續集電影則由曾執導美劇《成長不容易》的史提芬卡普(Steven Caple Jr.)出任導演,史泰龍根據《洛奇》系列電影角色親自編寫原創劇本兼監製,祖奧泰勒(Juel Taylor)合編。另有《轟天猛將》系列奇雲京坦普頓(Kevin King-Templeton)、《洛奇:拳王再臨》查爾斯溫克勒(Charles Winkler)和《洛奇外傳—王者之後》威廉查托夫(William Chartoff)、《不忠之劫》大衛溫克勒(David Winkler)及《洛奇》系列艾雲溫克勒(Irwin Winkler)共同監製。賴恩古格勒、米高B.佐敦和《末世凶煞》佳韋德(Guy Riedel)則是執行監製。

其他創意團隊包括大熱美劇《權力遊戲》Kramer Morgenthau當攝影指導;《轟天猛將》Franco-Giacomocarbone擔任美術指導;Dana E. Glauberman、Saira Haider和Paul Harb負責剪接;服裝設計師找來《夢幻女郎》Lizz Wolf;藝術總監則由《黑豹》Jesse Rosenthal出任;《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狂野時速8》Daniel Hernandez為動作指導;技術拳擊顧問是《拳王阿里》羅拔沙奧(Robert Sale);《寶貝神車手》Patrick White任特效總監;以及視覺特效監製Crystal Dowd。全片主要在費城拍攝,額外的外景戲份則取景自新墨西哥州。

賴恩古格勒執導的《洛奇外傳—王者之後》由Metro Goldwyn Mayer Pictures、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及New Line Cinema於2015年11月發行,該片令史泰龍入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並贏得多個獎項,當中包括金球獎最佳男配角。

家庭、父親以及生命中的最終一戰

艾冬尼斯和碧昂卡的關係逐步升溫,一同平衡事業、名利及彼此的關係。他們訂婚及組織自己的家庭,而兩人需要面對的難關,就成為這部電影的關鍵。導演史提芬卡普說:「家庭是這部電影的核心,也是《洛奇》系列電影的中心。洛奇教曉艾冬尼斯最重要的一堂課,就是在拳擊中,你最大的敵人並不是擂台上的對手,而是鏡子中的自己。儘管已經贏得不少成就,艾冬尼斯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裡仍然為此掙扎。」

米高說:「儘管贏得冠軍,艾冬尼斯仍然覺得自己處於劣勢。我認為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贏家,從來不認為自己會穩贏,這對演員來說是很有趣的。他還是覺得自己要證明甚麼,他疑惑著,到底那空虛的感覺從何而來、為甚麼自己還是感到不完整?在獲得答案並向前走之前,他必須往回看。他與已去世的父親的聯繫就像是在練習空氣拳擊(shadow-boxing)一樣,永遠沒辦法知道自己和阿波羅相似或不一樣的地方,艾冬尼斯只能透過別人口中或傳聞作比較。即使是洛奇或瑪莉安,在幫助艾冬尼斯了解自己複雜身世的時候,也顯得束手無策。」

米高說:「突然間,過去衝擊著現在,逼使艾冬尼斯走上一條艱辛的路,深刻反省及思考自己為何而戰、是否真的可以成為傑出的拳手。這部電影告訴我們,有時必須經歷過黑暗及試煉,才能明白甚麼是最重要的。我們必須面對恐懼,並克服痛楚。」泰莎湯遜很高興能回歸此系列,繼續飾演唱作人碧昂卡。米高跟她都沒有參演過別的續集,特別期待能繼續發展他們各自的角色。

泰莎說:「米高和我都很享受飾演這些角色,在首集已建立良好的默契。之後,我們都有保持聯絡,並見證彼此重要的里程碑。完全不覺得隔了很長時間,反而更像我們一同成長了。」佐敦補充道:「泰莎和我常常說,艾冬尼斯和碧昂卡在這部電影真的是『成人』了。當然,他們之前也已成年,但三年過後,他們都更成熟了,肩負著成年人的責任。」

米高和泰莎發現很多角色在面對的問題,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也正面對著。泰莎說:「在這部電影中,你會看到艾冬尼斯和碧昂卡因為名利及成就掙扎著,而自從《洛奇外傳—王者之後》,米高和我自己的生活中也起了很多變化,我們都在探索如何平衡,在鎂光燈下的我們和私下的自己。在電影裡也能夠探討這些議題,相當有趣。」

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裡,艾冬尼斯和碧昂卡發現即使對彼此作出承諾,也沒有令平衡事業及私生活變得更容易,尤其當他們發現碧昂卡懷孕了。泰莎說:「兩個人要開始組織家庭,憂慮立刻變多了,他們必須要達成共識。」

音樂仍然是碧昂卡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在這部電影中,她在費城建立了一群穩定的聽眾,並吸引到唱片公司的注意。一家唱片公司向她招手,邀請她到洛杉磯製作唱片,艾冬尼斯卻感到非常掙扎。一方面,他不想離開教練及導師洛奇,尤其當他正處於要保衛重量級拳擊冠軍名銜的階段;另一方面,他亦想支持碧昂卡。她正逐步喪失聽力,因此更需要加快腳步。

泰莎說:「她需要下抉擇,決定她在音樂路上的下一步。她想要把握自己還可以創作音樂的時間。」泰莎表示,當碧昂卡逐漸接受自己的聽力喪失,她開始想學習美國手語(ASL)。製作第一部電影時,泰莎曾跟隨Zinzi Evan學習手語 ,Zinzi Evan是上集導演賴恩古格勒當時的未婚妻、現在已是妻子,她曾研究溝通障礙,也是美國手語傳譯員。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裡,碧昂卡和艾冬尼斯私底下開始用手語交談,作為一種私密的溝通方式。泰莎說:「我們想好好利用這個元素,很適合兩個角色。」泰莎也再一次參與歌曲創作,與作曲家及監製Ludwig Göransson合作,Ludwig更邀請了頂級的作曲家及藝術家,包括Bibi Bourelly、James Fauntleroy等,發掘碧昂卡逐步演變的音樂。

泰莎說:「我們很希望碧昂卡的風格及聲音能有所成長,接觸更多的觀眾。我最喜歡碧昂卡的地方,是她對自己的人生十分自主,生活也很豐富。她的音樂更成熟,她也很努力在音樂上挖掘不一樣的聲音,而她創作的音樂很真實地反映她自己。我很喜歡音樂,如果我是個音樂人,這大概也是我會想寫的音樂。我很高興能夠躲藏在碧昂卡後面,發掘自己這一面。」

泰莎來自音樂世家,曾在樂隊擔任主唱,在電影中演唱了三首歌曲,包括主題曲〈I Will Go to War〉。他們正步入莫斯科奧林匹克體育場,即將要面對費托積高,碧昂卡走在艾冬尼斯和洛奇前面,演唱著這首歌。泰莎說:「在這場戲裡,碧昂卡唱著〈I Will Go to War〉,這是她用自己的方式,告訴艾冬尼斯:『我明白你,並會一直在你身邊。』她為了支持艾冬尼斯和照顧小孩,決定在音樂上放慢腳步,其實她有懷疑,是否會因此永遠都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所以,當她演唱這首歌曲,造就了很窩心的一刻。」

艾冬尼斯身邊有父親般的角色洛奇,協助他跨過擂台上的起起落落,而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中,碧昂卡則在艾冬尼斯的養母瑪莉安身上找到啟發及指導。米高說:「瑪莉安在這部電影中出場更多,在表達這個家庭的成長上,非常重要。瑪莉安是艾冬尼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而碧昂卡和瑪莉安亦發展出更深的關係,這段關係很動人,那幾幕戲非常真摯。」

對於泰莎和米高而言,菲莉西亞拉沙德的回歸就像是真的家庭聚會般,那種親切感也有助他們的演出。泰莎說:「當環境變得更令人安心,就有更多空間去試驗。我很興奮菲莉西亞能回來,在開始成為演員之前,我就很仰慕她。有好幾天,我們都坐在擂台邊談天,好好認識對方。我們對彼此的關懷,在銀幕上也感受到,也是這部電影中,生活模仿藝術的一個例子。」

泰莎和米高均表示,與菲莉西亞拉沙德的一幕晚餐戲,是拍攝過程中最精彩的回憶之一。在那幕戲中,菲莉西亞在他們發現之前已經洞察出碧昂卡懷孕了。米高說:「這場戲很精彩,你能目擊瑪莉安作為母親的直覺,以及深入這個家庭的關係。母親就是有這個智慧,很多事情能夠一眼看穿。菲莉西亞在這一幕非常優雅,她立即就知道碧昂卡和艾冬尼斯即將迎接新生命。」

泰莎亦在現實中觀察過Tiffany Ward,她是真實拳手Andre Ward的伴侶,並在拳手和伴侶的關係上,為泰莎及製作團隊帶來寶貴的見解。(Tiffany更會與Andre及兩個小孩在電影中露面。)泰莎說:「Tiffany分享Andre應戰的經驗時,真的好像她也在擂台裡。她會跟導演說,『我們如何觀察對手、我們如何準備』,所有都是從『我們』出發。我們將這元素帶入了這部電影,碧昂卡跟艾冬尼斯融合了變成『我們』,在擂台裡,碧昂卡就在艾冬尼斯身邊。」

碧昂卡尋求瑪莉安的建議,該如何要求艾冬尼斯支持她的事業發展,尤其當他在體能及心理上也都在掙扎,瑪莉安即指出一段關係是雙向的。她說:「在他生命中每一個重要時刻,你都支持他。你要給他機會,在你重要的時刻支持你。你們倆是個團隊,永不忘記,這個關係是雙向的。」

背水一戰 父子復仇

艾冬尼斯面對他父親過去的同時,在世界的另一邊,一位極具野心的年輕拳手也需要每天與他父親的過去並存。自從奧林匹克拳擊冠軍艾雲積高被洛奇狠狠擊敗後,他的生活變得十分艱難,他輸得不只有拳賽,還有老婆、家庭、地位及名聲。曾被蘇聯捧為高等的象徵,他現在只能在烏克蘭苟且偷生,從代表著蘇聯無可匹敵的實力,墮落成一個破碎、充滿怨恨的男人。

艾雲唯一沒有失去的是他的兒子費托。看著兒子慢慢長大,艾雲在他身上看到翻身及復仇的機會。杜夫朗格林說:「艾雲曾經是不敗的奧林匹克冠軍,在蘇聯是個英雄,在與洛奇對決時,他的名氣遍佈全國。但他現在墮落不堪,在烏克蘭擔任夜店的保鏢,他將兒子視作令家族回歸榮耀的工具。」

杜夫表示艾雲的國家身份、自尊心及對洛奇的極度關注,33年來深深影響了他的世界觀。杜夫說:「這個角色很有趣,他充滿痛楚、怨恨,認為他的國民都誤解了他,並將一切怪罪於洛奇身上。這當然只是艾雲自己的定論,然而他真的對世界感到深切的仇恨。在飾演這個角色時,我想看看這個比任何人都憤怒、比任何人都想翻身的角色,最後能否醒覺,在與艾冬尼斯的對決中,最重要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兒子。這是故事最動人、最錯綜複雜的部分之一。」

費托在一個殘破的單位中長大,打兩份苦工,每天訓練多個小時,他的世界就只有艱苦。在艾雲的指導下,費托在14個重量級拳擊比賽中都把對手徹底擊倒,獲得勝利,但其實他只是為父親而戰。科里安蒙特亞魯說:「費托是因為想要過更好的生活而戰,但他最希望的是家庭和愛,卻從來未有得到過。他的母親Ludmilla早就不在了,而父親則活在過去,他從未嘗試過被愛的滋味,也從不覺得父親為自己感到驕傲,這是他內心最大的掙扎。」

導演很興奮能夠在艾雲這個舊有的反派角色中發掘新元素。他說:「將他以新穎的手法,重新帶入故事,真的很好玩。杜夫給了我很大的空間,並為飾演這個角色打開了心窗,捕捉在《洛奇4》並不需要的深刻情感,因為當時角色的作用並不一樣。」

在1985年飾演艾雲積高這一角,改寫了杜夫的人生及事業。來自瑞士的杜夫朗格林說:「我參加《洛奇4》首映時,沒有人知道我是誰。當我步出首映時,所有人都認識我!」儘管角色開啟了他的電影生涯,杜夫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會再度飾演這個角色。「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在70多套電影後,再次回來飾演艾雲積高!」

杜夫表示在新片中,和艾雲積高的聯繫依舊強烈。他說:「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裡,觀眾會看到我,作為一個演員,在33年後重新摸索這個角色,表露出在之前電影中沒有顯露過的一面。杜夫現在變成怎樣?觀眾會得到一些線索,就隱藏在艾雲積高這個面具背後。」

在拍攝《洛奇4》後的這麼多年來,杜夫表示每天都有人向他提起艾雲積高。他說:「無論去到世界的任何角落,這都會發生。這些年來,我想他真的慢慢成為了一個經典的角色。時間是很重要的因素,史泰龍能夠在電影中反映現實,例如他的人生和洛奇的人生、我的人生和艾雲積高的人生。我們一起演的第一場戲,已經是數世紀以前的事了,但對我還像是昨天一樣,仍然非常有共鳴。」

2010年起,杜夫朗格林與史泰龍共同參演了大熱的《轟天猛將》(The Expendables)系列,飾演Gunner Jensen,但就從未想過能再度飾演他最為人熟識的角色。一天,他收到史泰龍的短訊。他回想道:「那短訊很簡潔,寫道:『你會不會考慮再飾演艾雲積高?我有一個想法:父親的罪孽。』我立刻覺得,嘩,那很有意思!」

史泰龍說:「人們在長大的過程中,並不會遺棄他們的理想或才能,積高正正代表著未完成的夢想。很多人都經歷過名氣被摧毀,認為是被命運作弄。他們都有類似的體驗,一切突然急轉直下。艾雲把所有事情,包括妻子、家人、國家如何離棄他及貧苦的生活,統統怪罪於洛奇身上。他極度不快樂,並想狠狠地發洩出來,在電影中,他這麼做了。」

杜夫坦言是與導演見面後,才真正感到熱衷。他開始與導演一起,為角色加入更多層次及人性。杜夫說:「史提芬卡普是個非常有才華的導演。從見面的一刻起,我就很喜歡他,覺得他是執導這部電影的最佳人選。他對角色的理念,以及對在壓力下打拼的了解,令人驚詫。以他的年紀,能夠擁有這程度的智慧,令我欽佩不已。」

杜夫朗格林與自己父親的關係,與艾雲和費托之間的也有不少共同之處,令他有不少題材可以運用。他說:「我和父親不是很親密,他是在大蕭條年代長大的,孩童時期十分艱苦。在我小時候,我並沒有想過那如何影響他,也許是因為那才有今天的他。我只覺得很多時候受到虐待。我的父親是個軍官,對我特別嚴苛,這跟艾雲和費托的情況很相像,因此我有很多情感可以用上。這部電影動人的地方之一,是想要停止暴力的循環,並嘗試讓大家理解,尤其是父子之間。我決定原諒我的父親,但在我年輕的時候,那非常困難。類似主題的電影,常常讓我很感動。」

在幾幕戲中,艾雲需要講俄文,儘管杜夫會說幾種語言,對他來說,仍是很大的考驗。他笑道:「俄文的對白,有40句左右,大概因為我來自瑞典,就認為我會說俄文吧。但我並不會,劇組請來一位俄文教練,史提芬想要很真實的演出,但真的很難。」

在導演的協助下,杜夫改變他的容貌,並使自己顯得更蒼老,反映艾雲所經歷過的貧苦及難堪。他說:「我跟史提芬說,要把我的牙齒變得更黃,加多些白髮,並變得更蒼白和瘦弱,一開始,他還有點猶疑,但最後他卻想要更多。所以,除了以上之外,我的衣服非常寬鬆,大概大了三個碼。無論我為訓練科里安的戲份做了多少體能練習,我看起來還是比較瘦弱。」

重量級對手

《王者之後:重拳復仇》的製作團隊要為艾雲兒子費托一角物色一個高大威猛,能上擂台又能演戲的演員扮演。這個強勁的對手在擂台上能夠匹敵之餘,也是個尋求認可、帶著創傷的兒子。這次選角在全球進行了數月,製作團隊從演員到武術運動員、西洋拳運動員及足球員挑戰合適的演員。經過數月檢視了數百張照片、視頻和試鏡片段,史泰龍最終揀選了重235磅、6呎4寸高的德國拳手科里安蒙特亞魯。

史泰龍說:「我對科里安一見鍾情。這種角色很難找到一個有齊所有特質的演員。我們很容易就能找到好打得的大隻佬,但他卻沒有演技。或者找到有演技的演員卻不會打。科里安非常出眾。」業餘重量級拳擊手科里安蒙特亞魯被經理人告知《王者之後:重拳復仇》的監製看過他的照片和視頻,想知道他有否興趣試鏡。不久之後,這位看《洛奇》長大的拳手更與史泰龍以Skype通話。

科里安蒙特亞魯說:「與兒時偶像史泰龍透過Skype試鏡,這個經歷太夢幻了!特別是我從小不斷翻看著《洛奇》長大。我形容不了隔著螢幕見到史泰龍有多興奮,到那刻我才相信一切是真的。」那次面試成功之後,他再與導演見面,這次見面也得到好消息。他憶述:「我在洛杉磯進行了最後一次試鏡之後,我就回了慕尼黑老家過聖誕。我在12月23日晚收到經理人電話,當時父母已經入睡了。第二天我請了父母一頓豐富的聖誕大餐慶祝我得到角色。做戲也沒有我這樣幸運的橋段。」

史泰龍認為費托積高一角多月來的遴選,跟30多年前為艾雲積高一角進行了9個月的試鏡非常相似。他憶述:「艾雲一角用了9個月選角,我們看了數千張照片,錄影帶,舉行了多個試鏡會,最終找到杜夫朗格林。杜夫非常獨特,他外型俊朗、高大又束著一頭金髮,極之打得!他在瑞典和歐洲是多年空手道世界冠軍,所以他知道要怎樣應付動作場面。科里安也一樣,他知道如何真打實鬥。加上他很健碩又肌肉發達。我見到他就很嘩然,後來我們發現他演技也不錯。」

杜夫朗格林也認為自己與科里安蒙特亞魯有很多共通點,說:「我們很相似。他跟我一樣在27歲時接演角色。我和他也來自歐洲,從10歲開始習武。我學習空手道,他學習拳擊。我和他的高度也一樣,而米高和史泰龍的身形也差不多,所以對決時亦給人差不多的對照。」

監製威廉查托夫說:「如果史泰龍認為《洛奇》電影的情節,或是哪些演員和人物應該出現,我們應該相信,因為沒人比他更了解這個電影系列。因此,當他提起科里安,我們看了他的資料,知道他就是那個人選。」

杜夫朗格林在科里安蒙特亞魯落實參演後,與他相處了一段時間,令拍攝時更得心應手。他說:「我們真的像父子,他讓我融入他的世界。我們一起健身,一起晚飯,對角色和電影進行了很多討論。觀眾一定能夠感受到我們的父子情。」米高B.佐敦也與科里安一起為動作場面接受了數月訓練,他對對手的拳擊技術和演技讚不絕口。他說:「科里安很謙虛,樂於工作和學習,我們在擂台上很快就建立出默契。他為角色加添了很多情緒和深度,交出了富有層次的演出。」

科里安認為能夠與米高、兩位「師傅」杜夫和史泰龍合作,令他成為一個更好的演員,更好的自己。他說:「因為身邊都是我可以從中學習,比我更有經驗的前輩,令我變得更出色。我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他們也願意與我分享經驗。」他也大讚導演幫助他交出意思不到的演繹。他說:「導演在我的演出幫了很大忙,花了很多時間指導我。他經常鼓勵我在鏡頭前放鬆,在埋位前引導我進入狀態。我與米高的友誼也幫助了我適應。我和他年紀差不多,有一樣的價值觀。他是個住家男,喜歡與忠誠的人的相處。我們一見如故,幾個星期就做了兄弟。這是非常難能可貴,雖然我在片場是個新人,但我如情如家人的對手一起演戲。米高跟我說不管遇到任何難題,都可以找他解決,我非常感激。」

成長中缺少了家長的參與對小朋友的情緒會造成巨大的打擊,而親子之間的疏離和缺少至親的愛,是這齣電影潛藏的主題。艾冬尼斯莊臣一生承受著缺少了父親的空虛。同樣地,失去至親也影響了費托的一生。費托的母親Ludmilla在艾雲敗給洛奇後,離開了兩父子。費托由他心懷怨恨和怒氣的父親撫養成人。杜夫朗格林說:「艾雲和費托一直相依為命。他們過著潦倒的生活,艱苦過活。艾雲在費托年幼時發現他有潛質成為出色的拳手。費托的技術越加出色,艾雲認為兒子可以令他們脫貧,可以讓他們再次受到別人的重視和讚譽。」

當克里德和積高(Creed vs. Drago)第二次於擂台史上較量,費托極度渴望這場比試,這是他揚名的好機會,是他成名的捷徑。科里安蒙特亞魯說:「他並不是為了艾冬尼斯而戰,他只是自己成功的阻礙。艾冬尼斯現時已貴為拳王,他有地位,有錢,受盡萬人景仰。費托卻一無所有,他比艾冬尼斯更渴望得勝。電影中,兩人都有各有情感掙扎,觀眾會見證著他們的心路歷程。」

米高B.佐敦接受職業級拳手訓練

拍攝講述拳擊的電影,演員需要數月時間準備才能踏上擂台。鍛鍊體型和學習拳法是每日都要堅持和專注的艱苦紀律,即使拍攝期間也要抽出時間繼續訓練。米高B.佐敦身為電影的主角兼監製,非常投入於電影的製作之中,亦盡全力拍攝令觀眾血脈沸騰的動作場面。

武師Danny Hernandez為電影打造更刺激厲害動作場面。這次艾冬尼斯要面對費托積高這樣的強敵,觀眾一定會期望更精彩的對戰。米高B.佐敦經過《洛奇外傳—王者之後》的拍攝後,知道要應付怎樣艱辛的訓練和準備,也認同今次要更上一層樓,鍛鍊出人生中的最佳狀態。他笑說:「第一集我已經受盡苦頭,今次更加痛苦。」

於兩集飾演重量級拳手Danny “Stuntman” Wheeler的Andre Ward本身也是個職業拳手,他在拍攝第一集時,幫助佐敦為角色作準備,但今次佐敦已經熟習了擂台。Andre Ward說:「他明白拳賽是怎樣一回事,真的太好了。這樣令拍攝更加流暢,因為他已經明白了遊戲規則。他除了用心演繹出角色之外,在擂台上也全情投入,拍出逼真拳賽。」米高B.佐敦認為場面逼真至關重要。他說:「我一踏上擂台,就要相信自己是個拳手。我每日都會鍛煉至筋疲力盡為止,有時甚至一天訓練兩次,帶著腫起的關節和一身酸痛回家。訓練令我對自己有信心,讓我在鏡頭前更揮灑自如。」

他透過認識了Instagram專業拳擊教練Patrice “Boogie” Harris,並接受了他的訓練。Patrice “Boogie” Harris說:「我在Instagram上載了很多視頻,有天我兒子告訴我米高B.佐敦追蹤了我的帳戶,於是我也追蹤了他。大概兩星期之後,有人私訊問我有否興趣參與一個電影計劃。之後,我接到電話問我有否興趣參與《王者之後:重拳復仇》,米高B.佐敦想跟我合作。」

米高B.佐敦說:「準備拍攝期間有Boogie負責訓練非常重要。他加入了很多細節,還有我們之前沒想到的動作,還有專業拳手一定會有的招牌動作。Boogie幫助我們力求逼真。」攻擊手靶訓練有提升拳手心肺功能,是訓練的例行公事,打砂包、對打和跳繩也是固定的練習項目,他們每天都要做多組訓練。佐敦希望Harris 幫助提升他的速度,加快他的身體協調和出拳時機。他續說:「如果艾冬尼斯能夠更靈活快捷、更有力量,就可以以策略和力量制勝巨人費托,因此Harris的訓練是關鍵。」

Patrice “Boogie” Harris對米高B.佐敦讚不絕口,說:「他一開始就叫我當他是職業拳手操練。他非常專注,只要一聽到『action』就立刻像個專業拳手一樣意志堅決、充滿忍耐力,集中於比賽,拳拳到肉。米高和科里安認真應付每一場動作場面,演出非常逼真。」

職業拳手蒙特亞魯忘我投入角色 誤傷米高B.佐敦

米高B.佐敦回憶第一次見到戲中對手科里安蒙特亞魯時,不禁好奇他們是打哪一個重量级别,因為科里安身形太過健碩。電影設定於重量級的最低門檻,所以重190磅的米高要增磅至最少200磅,而比米高重50磅的科里安則要減磅去縮小兩人之間的差距。

米高B.佐敦說:「這應該是我人生最高體重,比拍《洛奇外傳—王者之後》或是《黑豹》時還要重。為了達至這個體態,我們加強了心肺訓練,一天兩次,連續每天持續了6星期。」科里安蒙特亞魯形容米高說:「他一開始就來勢洶洶,渴望要操練成真正的拳手,他也真的做到了。他非常投入,亦很努力,非常自律。我跟他一起訓練和拍攝時,有時會叫他休息一下,他會走開,然後開始打砂包。米高從不停歇練習。」

跟米高一樣,科里安事前鍛鍊的目標是加強力量和耐力,以應付長時間拍攝擂台的戲份。他說:「我是艾雲積高的兒子,要有孔武有力的身材之餘,也要比艾冬尼斯高和健碩。我完全達到了這些目標,體態從未如此健美。而身為運動員,我的專注和職業道德,是飾演這個角色的優勢。職業運動從來都講求意志和投入,是你自己去決定要有多少進步,要投入到何種程度。拍攝這種電影亦一樣,你需要專心一致,我從未試過如此專注,既要記出拳招數,又要演出感情。」職業拳手為電影學習出拳打鬥,與他們一向的訓練有所違背。他續說:「電影中,不能擊中人,也不能被擊中。這跟拳賽規則有很多出入。另外,拍攝電影出拳時,手會伸得更出,令出拳角度更闊更長,這與真實擂台上幅度小,動作輕微的出拳相反。而且,拍攝時我們也跟對手保持更遠的距離,以免擊中對方。我要調整自己的風格去適應。」

武師Danny Hernandez認為科里安貴為職業拳手,隨時為上擂台作好準備,他要做的是幫他收歛,令他的拳頭不會造成傷害。他說:「科里安很快就上手,是個虛心的聆聽者,又勤力。他對於拳手的身分不感到自負,他很大方,願意接受指導。」他又與科里安和導演一起設計了費托的打鬥風格。

電影一共有16場賽事,導演希望每一場在拳頭始起彼落之間,都有自己的故事。武師Danny Hernandez和團隊根據每位演員的能力和力量,又參考了前作已經出現的角色,逐一設計打鬥的風格。之後,他們又為米高和科里安單獨設計了他們動作場面的節奏,他們最後建立出一個6拍節奏去得出流暢自然的動作配合。設計好每個角色的態度和性格後,演員之間要建立起默契和信任,以應付擂台危險的埋身肉搏。演員一起經歷了為時三個月的準備,去建立出彼此的信任。他們要熟習招數之餘,要學會出拳逼真的同時不可擊中對手

科里安蒙特亞魯拍攝過程中一直都做得很好,直到艾冬尼斯和費托在俄羅斯比賽的最後一輪。那一幕,科里安的角色正處於情緒的高峰,他本應打空氣的左勾拳,卻正中米高B.佐敦的右邊臉。米高憶述:「我看著科里安的眼睛,我就知道他完全進入了費托的狀態。我在腦裡大叫:『科里安,是我呀,我是米高!』但他的拳頭還是擊向了我,我擋住了。但就算我擋住了,因為他出拳很重,我的臉還是受到重擊。我明白這場戲對科里安來說,感情起伏很大,作為新演員,他會被這些從未經過的情緒牽引到。我了解這樣感受,我以他為榮,因為他全心投入到角色。」

米高B.佐敦很高興能夠跟科里安蒙特亞魯一同經歷了艱苦的訓練,拍攝期間每天一起長時間應付動作場面。這個難得的經歷,令兩人如今情同手足。

史泰龍見證洛奇傳奇延續

史泰龍透露他和杜夫朗格林看到米高B.佐敦和科里安蒙特亞魯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扮演拳王的下一代,勾起了他們拍攝《洛奇》第四集的回憶。他說:「我們為了拍攝電影的大戰,接受了長達6個月;每天兩次的特訓。我已經忘了,是數學天才杜夫提醒我的。他提醒了我那時每朝要做一小時舉重,一小時拳擊;之後在下午再重覆一次。這些訓練極具挑戰。我在想那時候我們怎樣做得到。艾冬尼斯和費托積高的對決同樣精彩,可能比我們的更可觀。」

《洛奇》第四集的大戰確實厲害,史泰龍被空手道冠軍杜夫朗格林打腫了保護心臟的胸骨,拍攝完這一幕後受傷被送進深切治療部。

在《王者之後:重拳復仇》,這兩位著名對手卻只在擂台邊出謀獻策。武師Danny Hernandez說:「不是說年屆72的史泰龍和61的杜夫朗格林太老去踏上擂台。他們一直保持著狀態,又有專業道德,要他們大戰12回合也絕不是問題。」

嚴苛礦野備戰

艾冬尼斯因為克里德和積高一戰而深受壓力,洛奇認為他是時候回歸起步點,遠離一切干擾,返回自己的舒適區,先打敗自己的心魔。洛奇帶艾冬尼斯去到讓人「死而復生」的Purgatoria El Box,一個位於加州死亡谷嚴峻沙漠環境的簡陋訓練場,有利於拳手重新發現自我,好讓艾冬尼斯準備好狀態迎戰費托。他脫下拳套,艱苦訓練而找出自己的潛藏實力。他拳擊車軚和砂包至拳破血流,又翻動車軚,以大鎚猛擊地面,頂著酷熱長跑。電影在費城完成了10個星期的拍攝後,導演、米高和史泰龍及幕後團隊去到新墨西哥的Deming拍攝死亡谷的戲份。

拍攝的場景由壓迫的拳館和市區變成遼闊的西部郊區,是《王者之後:重拳復仇》在畫面構圖上的一大轉變。導演說:「訓練場面是《洛奇》和《王者之後》系列的標誌,這兩個電影系列也有自己的拍攝風格。在擂台上是你和對手之間的對決,但事實是,要戰勝對手更重要是戰勝自己。我們在電影中各種訓練場面交代了這個主題。」

場景的差異和艾冬尼斯獨自經歷的艱辛訓練不只強調了拳手的孤注一擲,也延續了洛奇的經典傳奇。艾冬尼斯必需先吃盡苦頭,才明白自己最想要得到甚麼,比別人更渴望才能守得住勝利。

Creed II

費城取景  一脈相承

《洛奇外傳—王者之後》奠下了系列的風格,導演希望這一次延續粗糙、復古的風格外,加入鮮艷明快的格調。

電影發生於多個地方,包括費城、紐約、洛杉磯、拉斯維加斯、莫斯科、烏克蘭及加州死亡谷。要在這麼多城市拍攝非常棘手,幸好兩個電影系列的主要場景,洛奇的故鄉費城,有不同場地可讓團隊拍攝發生於不同國家和城市的場景。影迷也會在電影中必定會留意到很多熟悉的家、大廈和地標。電影去到多個《洛奇》經典場景拍攝,包括The Victor Café、洛奇於南費城的家、Italian Market和費城美術博物館,當然少不了洛奇的銅像。

攝影師Kramer Morgenthau說:「我們用了剪影去呈現洛奇的孤獨和艾冬尼斯與人的隔膜。我們希望觀眾感受到艾冬尼斯的脆弱,與及活在知名父親的陰影下的壓力。我們在他出現的場景中,加入了阿波羅的壁畫作背景,透過視覺表現出他背負著的家族包袱,為了要符合別人對傳奇拳手的兒子的期望所承受到的壓力。」監製威廉查托夫說:「每次我看到拍出來的畫面都不禁驚嘆團隊的用心,每一幕的含意都比畫面所見的深刻。例如有一幕艾冬尼斯駕車去到Little Duke的拳館,這一幕想表現出艾冬尼斯承受著的壓力:艾冬尼斯打敗了Little Duke的徒弟Wheeler,贏得了重量級冠軍;他之後沒有成為父親生前教練Duke的兒子Little Duke的徒弟,反而去了費城跟隨洛奇訓練;如今卻因為洛奇拒絕幫他訓練,而轉移尋求Little Duke的幫忙。」

在拍攝擂台場面上,導演也有一套要求。他用了不同種類的攝影機,包括手提攝影機以主觀鏡頭去拍攝,好讓觀眾能夠更投入於拳賽中。導演又在拳賽的高潮部分用上慢鏡,去突出角色的狀態和情緒。而為了拍出緊湊刺激的比賽場面,團隊用上可以每秒拍1000格的高速攝影機。

監製威廉查托夫說:「拳擊是兩個對手最直接原始,又充滿藝術性的互動。這是個非常引人入勝的運動。兩個踏上擂台就像重回羅馬時代,走進鬥獸場。拳擊呈現了人類為了生存的角力,我們人人都可以理解為了生存,為了力爭上游而戰。拳擊是生存的縮影。」

米高B.佐敦認為《王者之後:重拳復仇》不只包括了這一主題,也呈現了洛奇、艾冬尼斯、碧昂卡和瑪莉安等人的個人心路歷程,引起觀眾共鳴。他說:「電影包含了愛情故事,對家庭的描寫,有動作場面,有刺激的拳賽,有被人輕視的感受。艾冬尼斯還在學習和成長中,這齣電影是這個角色的關鍵時刻,因此非常刺激可觀。」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