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 - 小丑女的瘋狂世界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0年01月23日
Poster

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 Birds of Prey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閻羽茜
主演:Margot Robbie 瑪歌羅比、Mary Elizabeth Winstead 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Jurnee Smollett-Bell 朱妮絲慕莉貝、 Rosie Perez 露絲培慧斯
級數:IIB
片長:109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0年2月6日

電影介紹

你聽說過一個關於警探、猛禽、瘋婦、和黑幫公主的故事嗎?《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是一個只能由小丑女(Harley Quinn)親身演繹的曲折離奇故事。葛咸城最邪惡超越大反派羅曼薩奧勒(Roman Sionis),與他的得力助手薩斯(Zsasz)鎖定少女卡西(Cass)為目標,反轉葛咸城也誓要找到她。小丑女、女獵手(Huntress)、黑金絲雀(Black Canary)及雲妮蒙泰雅(Renee Montoya)因緣際會相交在一起,風格各異的四人幫在別無選擇下,要聯手擊退羅曼。電影由金像影后提名瑪歌羅比(Margot Robbie)繼《自殺特攻:超能暴隊》後再度飾演小丑女。

其他演員陣容包括《末世街10號》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Mary Elizabeth Winstead)飾演女獵手,《真愛如血》朱妮絲慕莉貝(Jurnee Smollett-Bell)飾演黑金絲雀,《完美巨聲幫》露絲培慧斯(Rosie Perez)飾演雲妮蒙泰雅;《安眠醫生》伊雲麥葵格(Ewan McGregor)飾演羅曼薩奧勒。電視劇《副人之仁》新晉演員艾娜積芭絲高(Ella Jay Basco)飾演卡西。

《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由《海上浮城》閻羽茜(Cathy Yan)執導,《大黃蜂》姬絲汀娜荷辛(Christina Hodson)編劇,電影根據DC漫畫人物編寫。瑪歌羅比、《飢餓遊戲》系列拜仁昂格利斯(Bryan Unkeless)及《星夢情深》素高露(Sue Kroll)監製,Walter Hamada、Galen Vaisman、Geoff Johns、Hans Ritter及David Ayer擔任執行監製。 電影的幕後製作團隊包括:《星夢情深》攝影師Matthew Libatique、《觸不到的她》美術總監K.K. Barrett、《騙海豪情》剪接Jay Cassidy、《殺神John Wick》系列剪接師Evan Schiff、《星夢情深》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及《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Daniel Pemberton配樂。

Birds of Prey

小丑女首部獨立電影

哈莉奎茵本已曲折離奇的人生,因為與真愛J先生(Joker)的分開而更加失控。她第一次沒有人保護,被葛咸城所有惡棍追殺,尤其是最邪惡的犯罪主腦羅曼薩奧勒。不過,她得到出乎意料的三個盟友 – 女獵手、黑金絲雀及雲妮蒙泰雅幫手。小丑女與她勉強湊合的猛禽暴隊(Birds of Prey)可能有力捱過這瘋狂、致命的日子。

瑪歌羅比再度扮演小丑女,並為電影擔任監製。她說:「作為演員最興奮的是角色具備多樣性,我扮演小丑女時可以隨意發揮。有些角色只容許你作一、兩種反應,但小丑女可以有多於20種,而且任何反應也切合角色性格。扮演這個角色既暢快也刺激了我的創作力。」因此,即使她還在拍攝《自殺特攻‬:超能暴隊》,首次扮演這位深受觀眾喜愛的女反派時,她就覺得自己還想繼續飾演這個角色,小丑女還有很多有待發現和探索的地方可以在銀幕展現出來。

這個未知的可能性令瑪歌羅比為角色深入研究了好幾個方向,當中包括將她與DC著名的猛禽暴隊結盟。她笑說:「我想知道哈莉在沒有人照顧的情況下是怎麼樣。而我人生中大部分時間都是與一班閨蜜齊上齊落。我們的性格各有不同,但縱使有著個性差異,我們都愛著彼此。這是令我想到哈莉與猛禽暴隊結盟的原因,組成一個獨一無二的團隊,能夠互相補足,特別是她們的戰鬥方式。她們聯手就無懈可擊。」

瑪歌找來編劇姬絲汀娜荷辛幫忙編寫角色及創造電影的世界觀。姬絲汀娜荷辛說:「瑪歌和我在2015年的夏天因為羽衣甘藍、薄餅及雞尾酒而結緣。她告訴我她夢想成為小丑女,拍攝一齣以女人幫為主導的電影,我當時1000%贊成。我們在電影的格調上意見一致,抵死過癮,在超級英雄電影的框架下作大膽嘗試。我們都喜歡之前的超級英雄電影,可是我們希望可以與眾不同,動作連場之餘,滿載笑料。」瑪歌補充:「姬絲汀娜和我一見如故,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友。她是個天才。我有好多不能串連起來的想法,例如她的戀情,漫畫中的設定,還有角色和劇情設計。她找到方法將所有元素串連起來,打造出一個以小丑女的角度出發,反映出小丑女性格的故事。」

為了設計小丑女與一眾新角色聯手而從不同漫畫中取得靈感,當中包括小丑女已經獨立,身邊再沒有小丑的《新52》系列。她們認為這個狀態是合理發展劇情的開端,因為要拍小丑女的獨立電影,讓她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翁不是最好的嗎?至於黑金絲雀,她們選擇了同名超級英雄的女兒,但她仍然未敢運用「雀吼功」。她們屬意警探雲妮蒙泰雅過於強硬的版本,有時會一意孤行,另外她們又認為女獵手的悲慘過去,令她成為人際關係中難以捉摸的邊緣人。這幾個人組成最難以想像的聯盟,最適合與靠男友上位,如今被男友狠飛的著名女罪犯合作。

當她們決定好戲裡的拍檔,瑪歌與拜仁昂格利斯及素高露組成監製三人組,他們一起鎖定了從辛丹斯電影節發掘到的後起之秀閻羽茜執導。閻羽茜說:「他們對我十分支持,他們都很了不起。我知道這是瑪歌多年來的個人歷程,所以我很榮幸可以成為一份子。她以演員和監製身份積極參與電影,也很出色。我自己對小丑女和猛禽暴隊也很有共鳴。我自小已經喜歡葛咸城,當我看了姬絲汀娜的劇本,我很喜歡她的描述,她敍事的精神,與及角色的風格和態度。她們都是厲害的鬥士,加上由小丑女領軍,粗口爛舌,經常作出壞決定,她的不完美,令她逼真也非常過癮。」

監製素高露說:「瑪歌喜歡扮演小丑女,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機去設計角色的怪癖。她和姬絲汀娜捕捉了角色的每一方面,所以當導演講解她對電影的構思,她對角色、電影的世界和脈絡的想法時,我們明白到她的見解和感受與我們的構思有多相近。導演提出了一個完整的構思,從頭到尾都配合我們的想法。即使她對配樂的提議也非常符合電影的風格。」瑪歌羅比同意說:「導演讓角色通過自己的行動完整展現出每個角色的能力,是我喜歡她執導的《海上浮城》的主要原因,也是我認為她是導演這部戲最佳人選的原因。她一埋位已很清楚故事和角色,並加入了很多精彩的想法。素、拜仁和我聽到她的想法時,望著彼此都認為我們做對了選擇。」

電影開首,小丑女被小丑狠飛,她告訴觀眾(當然有些少誇大),她終於過上美好的生活,當中包括與新朋友 – 以布斯韋恩為靈感、命名為布斯的土狼同居。同一時間,她遇上了幾個女人,她們各自以自己的風格生活:調查大屠殺案、參與大屠殺,及在殺人犯和朋友光顧的夜店表演。他們分別是由露絲培慧斯飾演的葛咸城警探雲妮蒙泰雅、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飾演的女獵手及朱妮絲慕莉貝飾演的黑金絲雀。

露絲培慧斯說:「我喜歡動作電影。如果你邀請我參演一齣關於女人幫還以顏色的電影,我一定應承。」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同意說:「我喜歡這個故事是關於女強人嘗試自立,她們團結起來在團隊內和各自身上找到獨立。」至於朱妮絲慕莉貝,她在戲中身負兩項重任,既要演戲又要唱歌,她喜歡小丑女與猛禽暴隊聯手抗敵這一方面。她說:「在角色團結起來,與及小丑女的笑料之間,我認為我們在做一件與別不同的事。我可以在黑金絲雀和小丑女那個瘋狂的世界裡找到自己。」

為了令她們因著同一個原因而團結起來,電影安排了無間斷、令人血脈沸騰的動作場面,讓她們為了營救女孩卡珊娜瓊恩(又名卡西)與兩位共同敵人對戰,他們就是伊雲麥葵格飾演的黑幫頭目羅曼薩奧勒,及他的得力助手薩斯。卡珊娜是個擅於偷竊的街童,但她卻錯偷了碰不得的東西,角色由新人艾娜積芭絲高飾演。

製作和設計團隊從小丑女身上找出靈感去設計電影的風格,打造出小丑女化的葛咸城。監製拜仁昂格利斯說:「電影發生於葛咸城的窮街陋巷,並非曼克頓風格的版本,而是城外黑暗的區域。電影主要反映小丑女的態度,以她的角度:不顧別人感受的想法,無禮的意氣風發,難以預料的荒唐、尖酸和極強破壞力敍事。她與這群不拘一格的女強人被迫到盡頭,因而結成聯盟,雖然是不太緊密,但只為了能夠在這一天生存下去。」 無錯!所有事情只是在24小時內發生,對小丑女而言又打發了一日日辰。

解構猛禽暴隊成員

瑪歌羅比很興趣能夠再度扮演小丑女。今次,小丑女剛被小丑狠飛,隨即被葛咸城所有惡棍追殺。她身邊最親密的人只剩下她新養的土狼。她說:「電影開首,小丑女和小丑分手,雖然她會告訴你是她提出,並且處之泰然。但觀眾一眼說能看出真相,這是她慣常的口是心非,編劇和我都很享受以她這種性格創作。」編劇姬絲汀娜荷辛補充:「小丑女的性格很矛盾,但她主要以玩樂行先。於是,我們的故事以這種格調描寫,探索一下一個樂於不守規矩,難以預測的角色會如何引導故事的走向。以小丑女作為旁白,她會說謊,會誇大其事,會為了滿足自己而歪曲事實,她又不能集中,於是,將故事說得顛三倒四。我喜歡以她為中心編寫劇情,因為她可以說出不該說的話,做不該做的事。」

導演表示:「我認為小丑女能夠成為DC經典人物,因為她的複雜的個性很引人入勝。她本來是心理醫生,但她的內心已變成小丑女。究竟她是正是邪?她很有趣,可是她也有黑暗面,既脆弱又強大,她會做壞事,但又有善心。這種雙面性更反映在她又粉又藍的髮色上,她連在顏色上也做不了抉擇。」

小丑女失去了小丑的保護,要獨自與黑幫頭目羅曼薩奧勒周旋以保平安,她答應了從少女小偷卡珊娜手上奪回加密了的鑽石。但要小丑女守信用似乎並不可能。不過,瑪歌羅比卻不是這樣的人。導演說:「瑪歌對工作很投入。不論擔任監製還是演員都全力以赴,她不害怕作出任何嘗試。她也擅長爆肚,很醒目,比任何人都了解小丑女。」

瑪歌羅比在DC漫畫浩瀚的漫畫宇宙中做資料搜集時,認識到女獵手,立法就對角色和她的歷史感興趣。她說:「我喜歡精彩的復仇故事。女獵手的一舉一動也因復仇而驅使。」

女獵手的真身是葛咸城曾經最富有的黑幫頭目女兒。可是,這都是她父親和整個家族被對頭人殺害之前的事。她現在已長大成人,這件事令她腦裡只有為家人復仇。她由殺人撫養長大,使她成為一個不會放棄的固執戰士。」

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飾演這位能準確以弓箭殺人,獨來獨往的神秘殺手,她一直只為了一個目標而活。她說:「女獵手是那種背負著痛苦的出色漫畫角色。她小時候親眼看著家人在自己面前被殺,長久以來一直被訓練為殺手,一直專注於剷除那些殺死了家人的惡棍,有系統地逐一消滅他們。她現在已是個殺人機器。她從沒想過要迎合社會,對結交朋友也沒興趣。這不是她的戰略。當她在戲中遇上這班女人,她沒興趣加入她們,或是與她們組隊。但她發現她們身處的形勢需要她這樣做。所以,她卑鄙地與她們結盟,我認為這樣令她開啟了更多可能性。這個設定對我來說很有趣,因為我要想像以她的個性會怎樣反應。」

與她角色相反,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很享受與她的戲中對手合作。她讚揚瑪歌說:「瑪歌很優秀,她真的照顧了電影的每一方面。她能同時保持清醒的頭腦,真的很了不起。她在整個拍攝過程也泰然自若。導演也很出色,一直自信滿滿,準備充足,尊重拍攝的題材。我們合作很愉快。」 導演也對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讚不絕口:「我們詳細討論了一個在西西里長大,由殺手撫養的女人,她從沒上過學,也沒有交過朋友,錯失了很多正常的生活經驗會是怎麼樣。瑪莉為角色加添了深度和幽默感,由女獵手一開始置身事外,到成為團隊真正的夥伴。」

猛禽暴隊另一個骨幹,也是唯一有禽類外號的成員是黑金絲雀。這位神秘的女子夜晚是羅曼薩奧勒在他旗下的夜店黑面具(Black Mask)最喜歡的駐場歌手,日間則是他的司機。她還在摸索如何運用她的超能力,但可以肯定的是,這隻金絲雀有一把殺人聲線 – 她的招牌雀吼(Canary Cry),也是猛禽暴隊中唯一有真正超能力的人。飾演角色的朱妮絲慕莉貝說:「我希望能夠展現出角色的精髓,而我最喜歡這角色的其中一個地方是她的內心。她心地善良,富同情心。她也身手了得,是個出色的街頭鬥士,不過,觀眾在戲中見到的她還未成為大家認識的那個強悍黑金絲雀,她還沒有掌握到自己的長處或是能力。她正處於沒興趣為葛咸城撲滅罪案的階段。她不希罕做葛咸城的守護者,她只想低調生活,做好夜店歌手的工作。」 跟女獵手一樣,黑金絲雀也有令人心碎的過去。她說:「她因為打擊罪犯而失去了母親,這事令她感到厭倦,認為葛咸城為她帶來過甚麼好處?他們殺死了母親,為何我仍要著緊為葛咸城撲滅罪案?可是,這樣做違背了她的天性,對我來說,探索一個如此厲害的女人,卻自己阻擋著自己;有強大的能力,卻選擇不去運用很有趣。」

角色不論唱歌還是使用超能力的聲音都是由朱妮親自上陣。她說:「要應付黑金絲雀歌喉和雀吼功的不同聲線需要很過癮。這次演繹讓我作出新嘗試,雖然令我緊張因為我一向尊重職業歌手,但拍攝過程還是很有趣。而且演唱〈It’s A Man’s Man’s Man’s World〉,不是很諷刺嗎?」導演說:「朱妮是個優秀的歌手,她在戲中演唱的〈It’s A Man’s Man’s Man’s World〉很動聽。不過,與她一起研究雀吼功就更有趣,我們要構思如何以她的獨特的方式將這個超能力首次展現於大銀幕。」其實,朱妮的超音波不只是從漫畫中得到靈感,讓取材自令她認識到黑金絲雀的電視遊戲。她說:「我從格鬥遊戲《超級英雄:武力對決2》(Injustice 2)認識到她,所以在我心目中,她經常咆哮。」

或許最令人意外的成員是葛咸城警局最能幹的警探雲妮蒙泰雅。她早知小丑女惡名昭彰,但兩人從未交手。雲妮不意外地是第一個洞悉到羅曼薩奧勒正在鞏固他的勢力。不幸的是,她不受警局高層重用。她風行雷厲的辦案手法,加上身為女性,令她得不到同袍的尊重。儘管如此也阻擋不了她用一切方法捉拿羅曼薩奧勒,即使要她與正被葛咸城全城追殺的瘋婦合作。

露絲培慧斯飾演這個鐵腕但心腸軟的警探。她很高興能夠為角色帶來新元素,說:「我從漫畫研究雲妮蒙泰雅,我知道她比我年輕很多。她決心要將世界變得更美好,但一直不受重用。我要做的是,不是嘗試去扮後生,而是在角色身上展現我成熟的智慧。」導演說:「露絲表現出色。與她合作很愉快,她為雲妮加添了果敢和智慧。角色很強勢,露絲的氣場同樣強大,她給了雲妮不好惹的氣場。」露絲培慧斯形容角色:「雲妮腦海中只有正義。但她要拋開自己的偏見和判斷,才能與其他成員合作去完成大事。戲中的大事就是打敗一個厲害的反派,及保護一個細路女。」

其中一個要作出抉擇的時刻是雲妮驚覺她讓自己陷入甚麼困難。她笑說:「小丑女問其他三人『誰會加入?』,雲妮回應『跟你?』我的角色一直獨斷獨行,因為她長期被同袍輕視,但可幸她夠聰明知道自己與會不惜一切去達到目的瘋婦結盟,總好過與不盡忠職守的人合作。而且,她眼看還有黑金絲雀和女獵手在,所以她覺得可以放手一搏。我認為這是個女性的好榜樣,因為我們一直被人要求挺身而進,但只有自己單打獨鬥。沒有人告訴我們可以以一個團隊挺身而進。而我們做到了。」露絲培慧斯也期望她於戲中的表現能啟發某個年紀女性走出來做運動,展現自己厲害一面,明白自己還沒有玩完。

如果雲妮蒙泰雅因為工作而變得硬朗,12歲的卡珊娜瓊恩則因為生存於葛咸城街頭而被環境逼成。牙尖咀利的卡西靠自己扒手的本領生存。但當她偷了一件無價之寶後,她成為了頭號目標,令小丑女及整個猛禽暴隊都要拯救她。首次參演電影的新晉艾娜積芭絲高扮演暴隊第五位也是最後一位成員,她同時是促成她們團結的催化劑。艾娜說:「當我看劇本時就很喜歡卡西。她是個街童,沒有家人和一個家,所以她早已走上歧途,極之獨立。她為了在這個世界生存要拼盡全力,直到她遇上小丑女。我知道得到角色後,買了一大埋《猛禽暴隊》及卡珊娜瓊恩的漫畫,漫畫確實幫助我去了解她,同時建構出電影中的她。」

事實上,漫畫一條故事線啟發了瑪歌羅比加上小丑女與卡西的關係。她說:「我做資料搜集時,我看了《Harley Quinn: Behind Blue Eyes》,我想加入這段師傳徒弟關係。漫畫讓我知道了很多關於小丑女的背景,她的能力去到哪裡。我們沒有用上漫畫系列一樣的橋段,只是從中了解了她與及她與卡西的關係。」

艾娜認為瑪歌、整個演員陣容和導演都是出色的導師。她說:「老實說能夠與他們合作真的很興奮,他們令人敬佩。每天都是全面的學習體驗,樂趣無窮。每個人都很友善,拍攝過程像做夢一樣。」因為劇情,她與瑪歌羅比有很多對手戲。她續說:「瑪歌像我的姐姐,我們彼此渡過了一段愉快的時間。她教會了我如何與台前幕後合作,真的很好。」導演很欣賞這位年輕演員的努力,說:「艾娜令人驚豔。這是她的出道作,我想像不到她每天要頂著多大壓力來到片場與瑪歌羅比做對手戲,但她卻勝任有餘,她比她的年紀成熟。她很了解卡西,為角色 – 一個真實並不光彩完美的少女加添實感。」

伊雲麥葵格飾演戲中大反派

電影中,因為卡珊娜瓊恩和她偷來的鑽石推動了劇情發展。她從羅曼薩奧勒其中一個隨從身上得手的,並非普通鑽石,鑽石內藏加密了的重要財務資料,足以令他奪得他渴望的所有權力,全面接管葛咸城的黑社會。羅曼要奪回鑽石,並向小丑女保證,如果她能幫他重奪鑽石就不殺她……是小丑女也不能拒絕的條件。

伊雲麥葵格扮演這個要剷除競爭,鞏固餘下勢力的黑幫頭目。他在自己的夜店黑面具裡進行審判,扮演著紳士、判官和陪審團。伊雲說:「我希望與瑪歌合作,然後我看了閻羽茜的電影《海上浮城》,我很喜歡。電影令我想起《迷幻列車》,既創新又有趣,於是我也期待與她合作。但最主要的還是我喜歡這個劇本。對白很機智,寫得很到位,而我也很高興能扮演反派之首,一個喜歡控制和權力,自以為出色又厲害的人。但當然,事實上他是個糟糕又卑鄙的人。」

羅曼也有他的過去幫助伊雲麥葵格理解他的邪惡動機。他說:「演員明白角色很重要。演員不能演一個『壞人』或『好人』,你要演活那個人,明白他為何會有那樣的舉動。羅曼很自戀,令他以為自己可以迷倒所有人,而且他也很火爆,無時無刻都大發雷霆。演繹這兩種個性很有趣。」導演說:「我喜歡羅曼。我認為他很惹笑,因為伊雲為角色加添了魅力、幽默感和脆弱。伊雲用上了編劇在劇本加入的花花公子元素,羅曼出身自葛咸城一個強大的上流家庭,坐擁整個大集團,他是個害群之馬多於精英貴族。每當他被有如小丑女般的人物搶鏡就會失控。他和小丑女都喜歡成為焦點,因此令他們成為歡喜冤家。」瑪歌羅比表示:「伊雲是個出色的反派,他為羅曼加添了出乎意料又勇敢的演繹方式。扮演羅曼的時候,他能夠由剛強危險轉變成自戀,強調出角色的飄忽和不理智。我喜歡他作為反派,因為他的反應完全不合邏輯。」

與對待小丑女的針鋒相對不同,羅曼向黑金絲雀灌輸了要對他忠心。朱妮解釋:「黑金絲雀與羅曼的關係很複雜,因為他幫過她,給她工作,不只幫她生存,還讓從沒被人在意的她被人留意得到。不過,我認為她在卡西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於是當他動員了整個葛咸城誓要捉到卡西,她不能視若無睹。」伊雲麥葵格以羅曼的角度形容兩人的關係。他說:「她是他的新私有物,這樣可以解讀成他想與她戀愛,或是只滿足性需要,但以上都不是。他喜歡聽她唱歌,以活在他的鳥籠中的金絲雀般看待她。」

當羅曼負責為所有事情作決定,他的得力助手薩斯負責執行。伊雲麥葵格解釋:「羅曼不可以沒有薩斯。在生意上,他負責執行大小事務,特別是那些不能見光的勾當。」

薩斯特別擅長用彈簧刀,對老闆和工作都很忠心,事實上他過於享受他的工作。飾演角色的基斯麥冼拿(Chris Messina)說:「劇本很出色,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但因為我不太愛漫畫而對角色不是很了解,於是我去看了所有漫畫和關於薩斯的故事,與及我的頭髮顏色。我為角色剪了一頭白金色的超短髮。漫畫中,他多以光頭示人,我很高興我們決定了金髮造型。薩斯為羅曼工作,但也有自己的詭計。他的態度很簡單。他眼中人人都是喪屍,他只是釋放了他們,令他們得到解脫。他也不只在受害者身上練習自己的刀功,他身上也佈滿傷痕,他在身上刻下記號記錄殺人的數量。」基斯麥冼拿希望將角色演得逼真,說:「我請教了懂刀的朋友,他教我認識不同種類的刀和用法。我學了揮刀的特技,但因為我做得不太好,所以沒有在戲中獻醜。」

Birds of Prey

艱苦動作訓練

訓練在開拍前已展開。瑪歌羅比的角色要應付大量動作場面,她打鬥的方式結合了體操。她親身上陣演出了大部分動作場面,並有幸得到知名武師Renae Moneymaker教導體操動作。另外,她又與武師Jonathan Eusebio和他的團隊合作,Eusebio也負責了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朱妮絲慕莉貝及露絲培慧斯的訓練。Eusebio表示:「導演希望動作場面刺激緊湊得來有趣,畢竟是小丑女和猛禽暴隊,所以激烈的動作中要帶點輕率。」

團隊在數月前已開始排練某幾場動作場面,好讓演員的身體能適應。Eusebio說:「我們訓練演員時,最重要是令他們看來已經身經百戰,並根據角色的性格去設計打鬥風格。漫畫中,黑金絲雀是個武術家,但戲中她還未成為超級英雄,於是我們選擇了跆拳道和踢拳道,主要用腳為主。朱妮每天都來訓練幾小時,非常落力。露絲扮演警察,而她本身喜歡拳擊,於是我們以拳擊去訓練她。女獵手是個受過訓練的殺手,我們教了瑪莉伊莉莎白柔道、柔術和空手道,非常敏捷和粗暴,切合角色性格。」

啟發自《新52》系列其中一期,激烈的動作場面包括小丑女在一個高架軌道上的滾軸溜冰對決,在葛咸城各處追逐。瑪歌羅比多得之前拍攝《冰之驕女》,已是個溜冰好手,但她仍然有兩位溜冰替身。瑪歌坦言:「滾軸溜冰沒有溜冰那麼痛苦,但也難度十足。我們幸運的得到職業滾軸溜冰團隊幫助,令我們的演出盡量逼真自然。」

對於溜冰和動作場面的要求,瑪歌說:「Jonathan Eusebio的團隊會跟我們研究故事和角色,和如何將動作場面與劇情結合,不會為了有動作場面而拍攝。所以,訓練顯得更重要。我們都享受訓練過程,但也筋疲力盡。」

土狼布斯

此布斯不同彼布斯。

瑪歌羅比說:「小丑女中漫畫中有兩隻土狼,牠們是她的寶貝。當電影中只有一隻,叫做布斯。」她記不起布斯是如何加入劇本中,說:「我記不起當時我和姬絲汀娜在討論甚麼,不過我們一定在想不合常理的事!幾年前,當我們還在籌備時,這突然成為了我們最大的難題。我們要怎樣與一隻土狼拍攝?我們問了專家,一個在加州訓練土狼的人,我們確定了土狼非常危險,牠觸摸到任何物件都會視之為自己所有。我們問他:『他會坐在沙發上?』他答:『當然會,但牠會當成自己的沙發,然後吃了它,牠也會吃了你,如果你想從牠手上搶回沙發。』這樣一來,土狼就好像片場的死神!」

雖然,電影大部分動作和特技場面都是實景拍攝,但製作團隊認為真土狼則太過危險。於是,他們找來了瑪歌口中無比大的狗在現場拍攝,再在後期以視效將大狗變成小丑女可愛的寵物布斯。

創新的角色造型

電影是由小丑女去訴說一個關於自己和其他幾位女強人的故事,而小丑女是個破格的角色,因此製作團隊希望戲服能夠直接表現出她的性格,與及猛禽暴隊成員的品味和需要。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為每位演員設計戲服著眼於表現出角色的風格,並以舒適、能應付動作場面為主。

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和瑪歌羅比自然地由主人翁小丑女開始設計造型,她的外型會有所改變去反映出獨立。但作出改變並不能阻止她繼續魯莽下決定。瑪歌說:「一開始,小丑女還未接受到現實,醉醺醺的替自己剪頭髮。所以,剪出狗啃瀏海和參差不齊的孖辮,我非常喜歡這髮型。」

至於小丑女標奇立異的戲服,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與瑪歌及導演一起設計,並確定了13個不同造型。戲服設計師說:「我們看了漫畫而得出大概的形象,我認為從中作出改進很有趣。今次,我們設計出她從未嘗試過的造型,更貼近我們的世界,以街頭潮流為主。這是我一開始就跟瑪歌和導演溝通好了的,因為我要她們知道我沒興趣設計一系列性感造型,我想設計這班女人會喜歡的造型。當然,瑪歌曾經扮演過這個角色也幫助不少。她可以分享她之前的經驗,分析角色的性格,幫助故事更完善。而且,她也是監製,能夠解釋這齣電影的世界觀。她是個好拍檔,給予我們創作空間。」

瑪歌表示:「小丑女做的一切都不切實際。她會穿上不合符情況的衣服,例如在打鬥時穿上浮誇的流蘇外套,或是穿溜冰鞋在移動平台上打鬥。她的一切都不合理,這很小丑女;她會帶上棒球棍去應付槍戰,因為她覺得這是最有趣的選擇。Erin非常出色的洞悉了小丑女,並配合她每個異想天開的念頭。」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這樣形容小丑女:「她喜歡混搭,特別是運動褲和珠片。一直以華麗拼舒適的穿著示人。小丑女是派對的焦點,非常率直,活在當下,隨時準備好去迎接挑戰。她不會穿斗零踭和裙,因為我們想小丑女可以隨便郁動,起飛腳和狂奔,所以她所有鞋子和衣服都有功能性,雖然從銀幕上看不出來。每年衣服都能拉伸,所有鞋踭都很堅固。我的所有設計都是來自瑪歌、導演和我覺得女人穿上會顯得強勢的。而且,小丑女很容易被閃爍的東西所吸引,再加上她見了喜歡的東西就會偷,所以我們的設計有無限的可能性。即使她的世界崩潰了,她仍然有型有款。她對外界不在乎的態度令她有吸引人的魅力。我認為這也是所有女人都渴望感受到的感覺。其中一個最佳例子是小丑女開段穿著的警示膠帶(caution tape)外套,除了閃閃生輝又過癮外,也包含了『我是小丑女,別惹我,否則不客氣』的感覺。」

小丑女治療情傷的方法與一般女人無異,不外乎出去狂歡一晚,獨自在家裡呆坐。戲服設計師續說:「我設計了一件印有哭泣心的粉紅色連身衣,因為小丑女與小丑分手後很傷心,又為了表現角色的童真。我們在戲服上展現她的童心,連身衣丹還穿了有耳朵的衛衣。」她們又設計了一條連身褲,上面印有光暗交錯的小丑女獨有的鑽石紋圖案,瑪歌穿上這件戲服拍攝了電影高潮的動作場面。

小丑女偏向虎山行的生活方式,總要有武器傍身以應付突如其來的需要。小丑女在《自殺特攻:超能暴隊》使用的武器中,只有一個木槌有得留低。道具組將原來的木槌縮小了30%去配合大量動作和特技場面。他們製作了一個重型的主木槌和三個輕巧的橡膠版,全都畫上了小丑女色彩繽紛的圖案。

可是,色彩繽紛不能用於女獵手身上。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說:「她的所有戲服都是度身訂造,非常高級。我們參照了漫畫的造型,用上了紫色、銀色和黑色。我們保留了斗篷,至於其他改動則完全考慮了女獵手的性格。」她的造型不能缺少了她隨身的弓箭。道具組製作了6副弓箭,其中三副為主要道具,另外三個橡膠版則是為了安全起見,於拍攝動作場面時使用。

戲服設計師形容黑金絲雀:「她是個終極生存者,是那種天生就懂得在古著店花小錢拼出一身得體的衣著,望落光鮮又有自己的風格的女人。」角色的經典造型啟發了Erin,但她不想複製這個造型。她說:「我們採用了主要元素:魚網絲襪、黑色皮衣,並用上黃色、藍色和黑色,為她設計了一件晚裝。她在日間會穿上藍色和金色為主,近似西裝的套裝。」黑金絲雀除了以雀吼功社武器外,也是唯一的成員使用小丑女經典的棒球棍。 至於葛咸城警探雲妮蒙泰雅,Erin說:「她只穿制服,所以我們為她設計了一般警察的裝束,深色的長褲,深色的恤衫。雲妮在戲中陷入一個低潮,她遇上『意外』,令她沒衣服穿,只好在警局的失物裡找來運動褲和印著『I shaved my balls for this?』的T恤。顯然雲妮不會覺得有趣,但我們希望觀眾看到會覺得好笑。」 猛禽暴隊最後一個成員,12歲的卡珊娜瓊恩的造型,Erin說:「卡西是個街童,男仔頭又叛逆,只關心自己。她鬼鬼祟祟,喜歡將偷來的賊贓塞在自己身上,所以我們給她穿上一件寬鬆的紅色外套,再加上一對應該是偷來的破爛Air Jordans。」卡西有一件非常重要的道具,她「受了傷」手腕上的石膏,是她做扒手時用來掩飾的工具。道具組用石膏上再加上粉紅色的紗布裝飾。

戲服設計師Erin Benach為大反派羅曼薩奧勒設計了多個造型。她說:「羅曼極之虛榮。他每次出場都執到正,對自己的打扮非常用心。他不論在家還是出門,去夜店玩樂或是大開殺戒,衣著都很講究。我們用上了在室內燈光昏暗下也很搶眼的顏色,例如在夜店,他會穿上反光的藍綠色絲絨西裝外套,在鏡頭下很搶眼。」羅曼的戲服和道具都有自己名字的縮寫,或是繡或印上面具的標誌,例如在外套的領上,皮手套上,刻有家徽的介指。即使他的睡衣也有自己的肖像。

至於羅曼的助手薩斯,Erin說:「因為他是羅曼的助手,所以他的打扮也要有格調,但他的風格帶點街頭風,有點高級的龐克,也較嚇人。因為他始終是個殺手。」

Erin也設計了大部分角色的飾物。導演讚謂:「Erin是個出色的設計師。她知道時下的人,特別是女性,喜歡穿甚麼。我很高興她的作品既尊重原著,又配合電影,在視覺上幫助我們營造出我們心目中的世界。」

打造小丑女的瘋狂世界

《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動作連場,分別在洛杉磯,加州的市中心和唐人街與及華納兄弟的片廠拍攝。

美術總監K.K. Barrett根據角色和他們的世界觀設計場景。他說:「這齣電影走進了小丑女精彩又光怪陸離的腦袋。她以幽默和機智遊走於這個世界,隨意使用和丟棄物件,隨心所欲地生活。」那個世界當然是葛咸城,不過卻特意讓觀眾覺得那是一個從未接觸過的地方。美術總監續說:「導演和我決定我們版本的葛咸城近似紐約外圍,比如皇后區、布朗克斯和布魯克林區。凌亂又粗獷,是一個比較貼地的葛咸城。我們沒有選擇一個高高在上的版本,因為那是蝙蝠俠的世界觀。小丑女的世界觀比較街頭和市井,也比較嘈吵。每個角色都靠自己的小聰明生存。」

因為小丑女被掃出家門,因此美術總監可以為她設計一個新家。他說:「在我們的故事,她在一間中餐館上找到住處,那裡有上手留下來的傢私,混合了她受了失戀打擊的隨意佈置。例如牆上畫了一大個標靶,反映了她當刻的心情,而且她應該長期在沙發上睡覺。」他又在場景在加入了其他個人特式,例如小丑女暴飲暴食的證據:無數拉麵盒、芝士波、雪糕、朱古力、汽水、曲奇和各式各樣的糖;還有一隻穿上芭蕾舞裙的海狸公仔。

至於羅曼的家,美術總監放了24個不同大細的針灸雕像,羅曼的雕像,幾張絲絨椅,幾個黑膠碟機的雕塑。所有擺設都為了表現出角色貪得無厭的想要得到一切。K.K.說:「羅曼是個非常虛榮的人,喜歡事物的表象,和自己給人的印象,連他身邊人的形容也很介意。他的審美觀根據他的思維和表現自己的方法,非常大膽。他收藏傢俱和面具,連他的夜店也叫黑面具。放在他家裡和夜店的擺設都反映出他的性格和行為。」

戲中最大型和複雜的場景要數被稱為Booby Trap的荒廢遊樂場。戲中極之重要的動作場面就在這場景拍攝。遊樂場的入口是個巨型的尖叫女人。瑪歌羅比說:「這個場景很厲害。我們很幸運有K.K. Barrett擔任美術總監。他很有眼光,他以最美麗又意想不到的風格創作了一個荒唐的世界。電影色彩繽紛又充滿動感,他的設計令畫面更生動。」瑪莉伊莉莎白雲絲蒂德同意說:「場景好的令人難以置信,色彩豐富又夢幻,絕對是個藝術品。那是我從未見過的場景,特別是那個滑梯,完全喚起了我的童真。」

導演深受台前幕後每一位的努力所感動。她說:「演員們一直都全力以赴。製作組也很優秀,每一位都是天才,令我和整個劇組都不斷進步,發揮更多創意。對我來說,遊樂場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場景,我希望觀眾也與我們一樣樂在其中。」

Birds of Prey

貫徹小丑女風格

導演邀請了作曲家Daniel Pemberton為電影打造出小丑女風格的配樂。她又選用了SOFI TUKKER、Doja Cat、WHIPPED CREAM featuring Baby Goth、Jucee Froot 及Halsey的流行曲,與及經典金曲〈Hit Me With Your Best Shot〉、〈Barracuda〉、〈Love Rollercoaster〉,及女生的失戀飲歌〈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導演說:「電影的風格完全啟發自小丑女,她的幽默感、黑暗面和童真。編劇在劇本中呈現出她的每一面,我們確保電影的每個方面都稟承了這些特質,並成為電影的DNA。我希望觀眾投入到小丑女的世界,從而認識她和她的為人,同時享受這班狠角色的冒險。」

瑪歌羅比補充:「電影是個狂野的旅程,樂趣無窮,體會到小丑女的人生,既變幻莫測、失控,又有趣驚險和窩心……有著各種元素,猶如她本人一樣。」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