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1984 - 女英雄回歸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0年12月24日
Poster

神奇女俠1984 Wonder Woman 1984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Patty Jenkins 派蒂珍金斯
主演:​​Gal Gadot 姬嘉鐸、Chris Pine 基斯派恩、Kristen Wiig 姬絲汀慧、Pedro Pascal 貝哲羅柏斯卡、Connie Nielsen 歌妮尼辛
級數:IIA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1年待定

電影介紹

神奇女俠的下一個大銀幕歷險轉移到1980年代,她將會迎戰兩大強敵:麥斯維羅德(Max Lord)及豹女(The Cheetah)。

導演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繼2017年大破紀錄、全球票房高達8億2千2百萬美元的《神奇女俠》再度領軍,姬嘉鐸(Gal Gadot)回歸扮演主角的《神奇女俠1984》。電影的演員陣容還包括:飾演史汀崔佛(Steve Trevor)的基斯派恩(Chris Pine)、飾演豹女的姬絲汀慧(Kristen Wiig)、飾演麥斯維羅德的貝哲羅柏斯卡(Pedro Pascal)、飾演安提奥普(Antiope)的羅冰活麗(Robin Wright),及飾演希波呂忒(Hippolyta)的歌妮尼辛(Connie Nielsen)。

電影由查爾斯路雲(Charles Roven)、黛芭薛達(Deborah Snyder)、薩克薛達(Zack Snyder)、派蒂珍金斯、姬嘉鐸及史提芬鍾斯(Stephen Jones)擔任監製;Rebecca Steel Roven Oakley、Richard Suckle、Marianne Jenkins、佐夫莊斯(Geoff Johns)、Walter Hamada、Chantal Nong Vo及Wesley Coller擔任執行監製。 電影由派蒂珍金斯導演,她與佐夫莊斯及大衛哥拿咸(David Callaham)根據DC漫畫角色編劇,導演及佐夫莊斯原創故事。幕後製作班底包括:《神奇女俠》攝影師Matthew Jensen,《天使愛美麗》奧斯卡提名美術總監Aline Bonetto,《Topsy-Turvy》金像戲服設計師Lindy Hemming,《聯合93》奧斯卡提名剪接Richard Pearson,《鄧寇克大行動》《獅子王》金像得主Hans Zimmer配樂。 《神奇女俠1984》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呈獻,Atlas Entertainment/Stone Quarry出品,華納兄弟影片公司發行。

Wonder Woman 1984

神奇女俠再度回歸大銀幕

神奇女俠再度以動作鉅製回歸大銀幕,帶領觀眾回到不久以前的世界一同歷險,見證她拯救世界的過程。

1984年的美國正處於權力和驕傲的頂峰,帶出了人類最好和最壞的一面。商業主義、財富、藝術、科技、繁華……全都伸手可及,加上「佔盡一切」的心態令人想得到更多。跟2017年的《神奇女俠》一戰後的世界截然不同,這是個最好的時代去測試她的憐憫、正義感、正直和無私,與及她對人類堅定不移的愛。雖然她已經在人類社會生活和工作多年,但對於黛安娜普斯來說「我」和「更多」一如66年前離開亞馬遜拯救地球時一樣是個陌生的概念。現在,她要再一次從地球手上拯救人類。

導演、監製兼編劇派蒂珍金斯決心為今集營造更大型的動作場面,並為神奇女俠帶來更嚴峻的危機。她表示:「在第一集,黛安娜迎上了世界第一次機械化浪潮,這次,她遇到了人類成功,準確來說是過度發展的高峰。一如以往,電影有所有觀眾都能夠享受其中的元素,更具備很多粉絲會喜愛的元素。因為故事的中心是不要遺忘神奇女俠的本質:樂觀、正面、勇敢,是我們的榜樣。她是我心目中對超級英雄的完美定義,向我們展示了如何成為更好的自己,提醒我們這樣做的話,就能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姬嘉鐸再度扮演黛安娜普斯和神奇女俠,更為今集擔任監製。她說:「黛安娜在《神奇女俠》第一次學習與人類共處。今次,她在人性方面會有兩方面發展,隨著時間過去,她已學會人類的感受,某程度上她想擁有她缺少的東西,她願意為了得到它而奮不顧身,不惜為保住它而作出重大犧牲。」她憶述這個構思如何在導演心中發芽:「當時派蒂和我在製作第一集,我們還未知道觀眾對電影的反應。不過我們兩個都是大夢想家,我們想如果能夠再製作神奇女俠電影,故事一定要發生於她人生另一個階段。」

多年來監製過多齣DC超級英雄電影的監製查爾斯路雲補充:「我們希望這部神奇女俠電影發生於她已經改變和成熟了的未來。1980年代是個適合黛安娜的有趣時代,因為那是個無敵的年代,抱負無限。但隨著數十年時間過去,她要面對年輕時作為長生不老的亞馬遜人沒有面對過的事:她愛的人相繼離開。」

黛安娜感受到人類思念的痛苦,有一個人從來沒有在她的心中消逝,那就是史汀崔佛。雖然導演對史汀會怎樣回歸故事守口如瓶,但她表示從一開始已決定他會出現於新一集。她說:「他的出現在我們編寫的劇本中完全合理。事實上,姬和基斯在第一集拍攝中段已知道如果要拍第二集會是怎麼樣。」再次扮演的基斯派恩表示:「導演對史汀崔佛如何回歸有清晰的構思,她是個出色的作家。我很興奮能夠重回她創作的世界,當然也很期待與姬再度合作。」

第一集黛安娜首次體會到愛情,至於今次姬嘉鐸表示角色將會探討另一個價值觀。她說:「這部電影關於真相,聽起來簡單,但實情卻複雜得多。我們學會明白情況的真相,但有時也會為了自己的想要的事物、沒法擁有的事物而將真相置之不理。當然我們可以嘗試去擁有一切,但我們可能做到嗎?」

黛安娜相信自己不可能。直至她突然遇到她唯一的渴望,她想相信的渴望令她拋開一切疑慮。可是,黛安娜和史汀的重聚,立刻就惹來兩位神奇女俠故事的超級反派:麥斯維羅德及豹女。

姬絲汀慧飾演古怪的科學家芭芭拉邁娜,豹女的化身。這個角色是DC粉絲其中一個受歡迎角色,也是神奇女俠的死敵。姬絲汀慧說:「當導演打給我,邀請我參演,我立刻就答應了,因為我很喜歡第一集。這是這麼簡單。之後我看劇本時,就被我角色的轉變,變得極之邪惡所吸引住。我一直都希望可以扮演這種角色,所以能夠扮演她猶如做夢一樣。」

麥斯維羅德是誕生於1980年代的反派角色,角色由貝哲羅柏斯卡扮演。貝哲羅仰慕導演已久,他因為導演和扮演的角色而決定參演。他笑說:「這個年代直到現在都對我影響深遠。這份懷舊情懷,再加上能夠深入導演創作的電影世界,誰會不想參與關於神奇女俠的電影?大家都沒意識到我們如此需要這位超級英雄,直到派蒂及姬將她帶到我們面前,以極富娛樂性的方式喚起我們的人性。」

電影除了加強動作和全球危機的嚴峻性,80年代的時代背景也讓劇組能在電影的風格上有更多設計空間,由取景到服裝,當然還有復古風格的配樂。對導演來說,這個時代背景的設定更是因為個人,也出於專業角度。她解釋:「最開始決定將故事設於1984年是我個人希望看到神奇女俠在我成長的年代,而這個年代也是漫畫角色的全盛時期。然後最有趣又最棘手的地方是,嘗試拍一套有時代背景的電影卻不指明那個年代,而是創造一個在80年代觀看電影的感覺。」

監製史提芬鍾斯表示:「即使我們拍攝的是史詩式超級英雄電影,滿載大規模動作場面,橫距多個國家實地取景;但與派蒂合作,明白到她的意念,我們知道電影也會令觀眾覺得真實。她喜歡實景拍攝,盡可能令畫面看起來真實可信。」

製作團隊於多地取景,包括美國、英國、威爾斯、西班牙及加那利群島。監製查爾斯路雲說:「這齣電影去了多地取景,是我參與過的電影中最大規模的。我們又運用了35mm菲林及65mm IMAX攝影機拍攝,營造出狀觀的真實感,也是現今電影拍攝最令觀眾置身其境的技術之一。」

出色的拍攝格式,再加上細緻的設定,令製作團隊及演員能夠投入角色和劇情,透過全球其中一位最令人景仰的超級英雄的視角,帶領觀眾深入這個不太遙遠的過去。 導演說:「這是現在我們記憶中的神奇女俠,她可以隨時介入罪惡,並輕易平定。這對她來說輕而易舉,她從來都如此厲害,或者將會如此厲害…或是起碼看起來是這樣。」

超級英雄 決戰 超級大反派

黛安娜英明又看透世事的母親 – 亞馬遜女皇希波呂忒,早在黛安娜小時候已告訴她有先見的忠告,遠早於她遇上人類,或是1984年。

在電影開首,少女時期的黛安娜一心只想向母親和姨姨 – 亞馬遜最強戰士安提奧普,與及天堂島人證明自己。縱使她年輕,有宏大抱負,在亞馬遜比試中名列前茅,展現出眾的運動神經。雖然她有無懼的勇氣和令人驚嘆的能力,她仍要發掘勝利的真意,與及向她的前輩學習。

在另一個世界,另一個人生,已經長大的黛安娜將會學會真正的勝利是怎麼一回事,而她是那個要肩負重任的人。

1984年的華盛頓:黛安娜普斯在凡人當中低調生活,以人類學家和考古學家作為職業,在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策劃古代文物展。她已適應擔當超級英雄,低調地對罪行火力全開。

姬嘉鐸說:「我認為我們成功在第一集建立出角色,交代了她的成長故事,黛安娜成為神奇女俠的經過,現在是時候更深入了解角色,看她在第一集之後有何改變。黛安娜現在已於這個世界生活了一段很長時間,她不再天真,卻孤單。她對過去未能釋懷,她的工作關於歷史,她心裡面也很在意過去。縱使她活躍於社交,但她卻不投入。即使以神奇女俠的身份出動,但也是暗中行動。對我來說這個設定很有趣,我非常期待再次扮演這個角色,因為角色層次豐富又複雜,同時也鼓舞人心。我們將會在今集見證她一段深刻又動人的經歷。」

導演不只執導姬嘉鐸的演出,今次還與她一起擔任監製。她說:「由一開始,我們對電影和角色已有一樣的看法,我們有很多交流。但今次,她成為我們的拍檔一起負責後期製作,一直到整個製作完成,她對電影的大小事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構思。作為監製,她對整個製作有如她擔當演員對每個故事細節一樣清晰。」

姬嘉鐸強調神奇女俠的情感線與影迷期待的超級英雄電影大場面並行發展。她說:「動作場面是她經歷的一部分,對故事也十分重要,並非純粹因為我們喜歡看她擊敗惡人。我們看到黛安娜在顛峰狀態,這位亞馬遜女戰神能人所不能,打擊罪惡,拯救民眾,還有我不能透露、令人驚嘆的事情…我不想劇透。但她的內心的力量也是今集的焦點所在,所以今集更加精彩。」

史汀崔佛

在《神奇女俠1984》,黛安娜與她想念了近70年的一生最愛史汀崔佛重聚。史汀還未經歷過世界在他消失時的轉變,當他重現在黛安娜眼前,他被眼前的所見所聞吸引住,而他也對自己如何能時隔近70年後再次出現毫不知情。不過,他對黛安娜的愛意仍是一樣強烈,猶如她對他也一樣,而伴隨著她的憂傷也在重聚那刻消失。

基斯派恩表示:「我很高興能夠回歸,今次他就像黛安娜在第一集一樣,對身邊的世界格格不入。現在是史汀要去認識這個新世界。演繹這個設定很有趣,他像個內心住著一個懵懂男孩的男人,他從前可是個因為見盡權力腐敗,和隨之而來的權力鬥爭和暴力衝突的厭世事實主義者。今次輪到我因為新事物,例如微波爐而驚奇。」

監製查爾斯路雲說:「當你想到世界從1918 年到1984年之間的轉變,再想想我們現今的科技,確實會令人覺得難以置信。所以,史汀崔佛的視角就是觀眾的視角。基斯是個優秀的演員,有出色的幽默感,將對事物感到新奇的場面演得很有娛樂性。」

基斯派恩很高興與製作團隊和姬嘉鐸再度合作。他說:「再次與喜歡的人工作就似回家一樣。 從經驗我知道拍檔之間的默契是裝不來的,所以今次再合作發現默契依然,真是好極了。姬很坦率,散發著溫暖,她的笑容能照亮整個房間。最好的地方是我們都樂在其中,一起歡笑,這是我喜歡與派蒂和姬合作的原因。」他也欣賞姬嘉鐸角色內外兼備,說:「如果單計智慧和體能,黛安娜根本不需要一個男人或一個情人。所以,對她來說這是她個人的選擇。戀愛是生命其中一份禮物,能在生命中遇上愛的人不是件美事嗎?」

可惜的是,他們愉快的重聚因為世界正陷入嚴峻的危機而暫且放下。對派恩來說,即是他要拍攝很多打鬥和動作場面,雖然,事實上是神奇女俠應付了絕大部分動作場面。他說:「我負責滾來滾去,抵擋一下敵人,非常有趣。通常拍攝這類型電影都要接受連串訓練,事前有很多準備工作。可是,這部戲卻是可憐的姬要應付連場動作戲,要吊威也,被飛到不同地方。而我只需要扮演我版本的印第安納•鍾斯。」

姬嘉鐸笑說:「除了拍攝過程令我筋疲力盡,要艱苦鍛鍊,足足拍了七個半月,要應付大量之外,總的來說我很享受扮演這個角色。我很榮幸能夠扮演這個深受全球愛戴的人物,再加上能夠與好拍檔基斯合作。這部電影不能沒有他!我們都認為不能放走他,我很高興編劇能夠想出如此有創意的方法令他回歸故事。跟神奇女俠在第一集幫助他以另一個眼界看世界一樣,今次他也幫黛安娜以另一角度看待事物。」

導演說:「我喜歡他們兩人在一起,不單只以史汀和黛安娜的角色,還有基斯和姬本人。我喜歡他們的工作方式,因為他們之間有非常好的默契,他們在一起就令人高興。他們在銀幕上的默契完全是自然流露,他們都聰明又幽默,一起合作得非常愉快。」

基斯派恩表示:「導演和姬都很優秀。我最喜歡導演的是,她能夠令演員完全相信她。她是個真心為演員的導演。有些演員喜歡埋位前準備好角色,但我卻喜歡與導演一起創作角色。而派蒂也喜歡這樣,她對燈光、佈景,還有演員的演繹都有明確的想法,我很欣賞這點。拍攝電影的過程很辛苦,但派蒂能做到一直努力不懈。」

電影中,雖然史汀重回黛安娜的生命中,但她卻要鼓起十足的力量、勇氣及憐憫去對付她的由朋友變成敵人的豹女。

芭芭拉邁娜

雖然黛安娜一般都獨來獨往,她在博物館與新同事芭芭拉邁娜成為了朋友。這個人物Len Wein及George Perez創作。戲中,芭芭拉是個不擅社交的地質學家、寶石學家(還精於很多專業),有自嘲的幽默感。她似乎也正研究她那世故的新同事,因為她是個對未知的事物敏感的人,雖然她是個擁有很多頭銜的聰明科學家,但她卻神秘地進行研究。沒有人會特別關注她,她認為是因為她與耀眼的黛安娜共事,才被搶去注目。

姬絲汀慧飾演芭芭拉及粉絲最愛、由威廉莫爾頓馬斯頓創作的DC大反派豹女。這是角色首次於大銀幕登場。她說:「芭芭拉邁娜是個你會忽略的女人,但她一直希望受到關注,交到朋友,感受到愛。雖然她很聰明,但也缺乏信心,不喜歡自己,她努力去改善現狀,反而令情況更差。當她認識到黛安娜,黛安娜的美貌、造型打扮、自信和剛強,她統統都想擁有。她想成為這樣的人。」起初是互相吸引。她續說:「我認為黛安娜在芭芭拉身上看到自己生命缺少的東西。芭芭拉對事物很坦率,渴望成為社會的一部分,而且黛安娜也很孤獨。我想她們因此一見如故。」

現實中,姬絲汀慧和姬嘉鐸也一見如故。姬絲汀慧笑說:「我們很合得來,雖然這是製作團隊不樂見的。我們經常作歌亂唱,有說有笑。我們有共通的笑點,一拍即合。姬是個不可多得的螢幕對手和朋友,我喜歡跟她合作。」姬嘉鐸也有同感,說:「我愛姬絲汀慧!她是個很有天賦的演員、笑匠。她為芭芭拉及豹女帶來豐富的色彩和層次。跟她合作最令人讚嘆的是她幻變的演技,她可以是超級脆弱和害羞的芭芭拉,當她是豹女時,你在她的眼內找不到姬絲汀的蹤影,她是另一個人。她真的很出色。」

導演補充:「我是姬絲汀的忠實影迷。她很獨特。她演的每一個角色都很紮實,即使是搞笑的角色。我對她以演員而非喜劇演員出道一點也不驚訝,因為我一直都看到她的實力。」

多得她需要檢驗一個非常神秘的神器,令芭芭拉的豹爪得以伸展,她慢慢由一個新交的好友變成一個強大的敵人。芭芭拉的轉變除了內心之外,外表的改變也不遑多讓。她由本來的老套打扮變成前衛,也因為長期積壓內心的怒氣和憤恨,她變得極之敏捷和強壯。簡單來說,她由受害者變成生還者,終極成為掠食者。 姬絲汀慧說:「芭芭拉內外都有巨大的轉變。她一開始穿著過時不起眼,之後開始穿著更貼身的衣服,她的髮型也有所改變,也開始化妝。她開始察覺到別人開始留意自己,她享受其中。她的態度也隨之改變,她慢慢成為另一個她以為會令自己活得更開心的人格。」

當芭芭拉開始適應新生活,她的自信急遽上升,成為一個對稀有寶石有興趣的迷人博物館員工。

麥斯維羅德

另一個變成黛安娜強勁對手的人是麥斯維羅德。這個人物由Keith Giffen、J.M. DeMatteis及Kevin Maguire創作,在戲中是Black Gold International的老闆,但事實上是披著羊皮的邪惡騙子。他不斷在電視廣告告訴觀眾「你想要的都可實現」,但其實只有他能得到所有,而且一直想得到更多。

飾演這個推銷員的貝哲羅柏斯卡說:「在1980年代生活過的人對這種人一定不陌生。麥斯維就像《華爾街》的Gordon Gekko一樣,只是不加以修飾的版本。當我和導演討論角色時,我們認為他就是這個形象,只是他沒有那麼有型,對我來說最好不過!他以一個典型又笨拙的廣告出場,向觀眾販賣致富的美國夢,遊說你致電,將你的金錢交到他手上,投資於燃油。但問題是,他還在鑽取燃油。當然,他不會宣之於口。」

跟從前的知名金融騙局的欺詐師不一樣,貝哲羅形容麥斯維羅德:「他不是有意設局詐騙,只是他還未能從他投資的地方鑽取到石油。現在,他變得心急如焚。麥斯維有趣的是,他是個大家都熟悉的那種男人:離了婚,有一個兒子,不想兒子視他為一個失敗的人,相信向兒子證明自己成功的最佳方法是變得有財有勢,供給他想要的一切。這是個奢侈的生活方式,但我想我們大概都能理解他。他為了向自己、這個世界及兒子證明自己而不惜一切,最終成為了我們都熟識的DC大反派。」

雖然絕大部分大反派都有出眾的身手,可是貝哲羅說:「我最喜歡麥斯維羅德的地方是他不是個戰士,他不會爆衫,他不會動手動腳。所以,我可以盡情飲食,而且理直氣壯,因為我的角色沒有健碩身形,也不懂打鬥。」這不代表麥斯維在戲中完全不用動武。貝哲羅憶述:「戲中有一場戲,我們在白宮的走廊,我嘗試用力踩基斯派恩的腳,同時另一間房裡,姬絲汀慧正將姬嘉鐸拋向石柱,並撞毀石柱。」

貝哲羅柏斯卡與兩位女演員有多場對手戲,特別是姬絲汀慧。他說:「我喜歡麥斯維羅德和芭芭拉邁娜之間的關係。戲中沒有將他塑造成一個操縱狂,一個渴望權力固執的人,反而他與芭芭拉惺惺相惜,建立出互惠互利的關係,一起共患難。」姬絲汀慧說:「我們比想像更合拍。他太好了,我們很投契。與貝哲羅合作很輕鬆,我們經常大笑,我們也有很多激烈的場面,他的演出很精彩。」

導演說:「貝哲羅柏斯卡是出色的演員。我很喜歡由一開始他就演出一個不一樣的反派,一個能夠理解他為何作惡的壞人。他在片場的演出震撼到我,他的演出複雜又令人形象深刻。」

集合近250名女演員拍攝大型亞馬遜比試

單單電影開場的亞馬遜比試,導演就挑選了242名女演員、武師、運動員及騎師參與。扮演亞馬遜選手的演員試鏡成功後都要接受嚴格的訓練。另外,整部電影總共有38名女武師參與了多場打鬥及動作場面。

羅冰活麗及歌妮尼辛參與了亞馬遜比試的拍攝,再度扮演安提奧普及希波呂忒,Lilly Aspell也回歸扮演少女黛安娜。Lilly Aspell是出色的競賽跳傘運動員,也擅於馬術,親身上陣了多場動作場面。為了拍攝比試場面,她接受了威也訓練,加強了游泳跑及競技跑的技巧,她每次接受訓練不消20分鐘就喜歡上那項運動。

由天真但下定決心的少女亞馬遜公主,長大後成為迎戰反派的光榮戰士,到作惡的大反派,導演說:「我同情戲中每一個角色,理解他們因為生命缺失而做的事,因為我認為我們都有類似的經驗。超級英雄通常都不需經歷道德的掙扎,但我喜歡接受這個挑戰,令觀眾可以看到神奇女俠、姬,所有演員 – 基斯、貝哲羅、姬絲汀等,每一位演員真誠地演繹戲中所有不完美的角色。我們都可以感受和理解每個人的處境,即使他們一邊做著超現實的事情。」

Wonder Woman 1984

傳奇戰衣 – 黃金戰甲及黃金飛翼 首現銀幕

為了重現1980年代美好璀璨的風格,製作團隊找來可靠的幕後班底:攝影師Matthew Jensen,美術總監Aline Bonetto,戲服設計師Lindy Hemming,及剪接師Richard Pearson。

美術總監Aline Bonetto憶述:「我在80年代正值20多歲,所以我記得那時流行的音樂、顏色和龐克。80年代的我風格頗龐克,導演給我看了她當時的照片,我們都是差不多風格,很有趣。」對導演和美術總監Aline Bonetto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要因為自己的記憶而誇大了那時代的一些特點,於是美術總監從資料庫中研究80年代的照片去獲取靈感。她說:「我們找到很多美麗的照片。這些照片不單為場景提供了參考,對戲服,還有當時的人喜歡做甚麼、他們儀態動靜的細節也給予了充足的資訊。我們需要這些細節,劇本寫下了角色和他們的行為,但場景和背景群眾的動靜也幫助觀眾感受到故事的真實性。」

戲中在商場發生的劇情尤其感受到這些細節的重要性。製作團隊為這場珠寶店盜竊租用了維珍尼亞州建於1965年的Landmark Mall,美術組要改造商場裡的燈具和路牌。監製查爾斯路雲說:「我們找到Landmark Mall時很高興,因為那裡接近丟空,但扶手梯、升降機及洗手間等仍然運作正常。但與美術組商量完後就發現場地並未如想像中理想。因為在那裡拍攝的動作場面橫跨三層樓,每層樓我們要添置商舖。這是個浩大的工程,我們之前未有設想到。」美術組佈置了65個舖頭,為它們添上了80年代的裝置和貨物。

雖然商場符合製作團隊心意,但對於要編排神奇女俠撞破中庭,撲去拯救小女孩,再在橋下盪過的動作特技組來說,商場的設計是個難題。武師Inch說:「一般要拍攝這種動作場面,我們都會於設有可以與繩索配套使用的鋼架的片廠拍攝。但今次我們要在這個被電梯包圍的中庭拍攝,而且沒有可勾繩索的地方,於是我們要自添置。為了這場戲我們拉了幾星期繩索,並用上了15位壯丁。繩索大概有6公里長,藏身於中庭各處。真是個大挑戰。」

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拍攝是另一個難題。監製史提芬鍾斯表示:「華盛頓是個有趣的取景地。要根據拍攝的地方,例如大廈、行人路、公園和公路,向不同部門申請。但我們的場景組成功令我們的拍攝順利進行。」

取得拍攝許可的過程非常複雜,以在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取景的一幕為例,先要取得美國公園警察的批准,為了黛安娜和史汀步向National Mall一段戲又要向警察局申請,當兩人踏上National Mall的草地,就變成國家公園管理局管轄的事。只是短短40呎的拍攝範圍就要得到3個部門的許可。

在維珍尼亞及華盛頓的拍攝完成後,演員和主要幕後團隊出發到華納兄弟於英國李維斯登的片廠。製作團隊在那裡搭建了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及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之後再到海德公園、達克斯福德的帝國戰爭博物館、倫敦皇家內科醫師學會等多個地方實地取景。

之後,製作團隊去到西班牙拍攝發生於開羅及酋長阿拜多斯皇宮,及於黛安娜故鄉天堂島舉行的大型亞馬遜比試的戲份。在《神奇女俠》意大利的阿瑪菲海岸扮作天堂島,但西班牙南部的摩爾人建築,及位於摩洛哥對出的加那利群島更適合扮作埃及。拍攝分別於加那利群島的兩大島嶼特內里費島及富埃特文圖拉島,與及西班牙南部阿爾梅里亞的阿爾卡薩瓦城堡進行。

阿爾卡薩瓦城堡建於11世紀,是個被城牆的重重包圍,具有伊斯蘭風格的細小麥地那。電影中,城堡扮作酋長的皇宮,並一覽「開羅」的風景。製作團隊在特內里費島拍攝黛安娜和亞馬遜同胞進行的越嶺賽。於是,150至200名工作人員,再加上競賽用的馬匹,與及為了拍攝出壯觀競賽場面的沉重65 mm IMAX攝影機要運到島上。至於亞馬遜比試的競技場則於富埃特文圖拉島取景。

因為拍攝過程很複雜,製作團隊在英國花了兩個月商議出拍攝方法,之後才將儀器和道具寄到富埃特文圖拉島作測試和排練。這場戲牽涉到車輛翻倒,神奇女俠要與高速行駛的車輛並行奔跑,再用她的套索升起自己。武師Inch說:「我拍過很多飛車追逐,但卻未試過拍真人跟著車輛奔跑。我們讓姬嘉鐸在駁上貨車的移動跑步機上跑,以拍出畫面。」至於車輛翻倒一幕全靠特效總監Mark Holt和他的50人團隊得以順利完成。Mark Holt說:「這場公路戲花了很長時間去計劃每個鏡頭如何拍攝,就如這部戲一樣,我們希望拍出觀眾從未見過的精彩畫面。因此我們決定將一架卡車360度翻滾,首先將它翻倒180度,之後再接著翻倒180度,令卡車車輪再次著地。我們用了6個月準備這個360度卡車翻滾。這是從未試過的場面,但我們做到了。」

公路拍攝是電影最困難的場面,而最被受台前幕後期待的一幕是神奇女俠和豹女的大戰。Mark Holt說:「導演給我的指引是希望拍出太陽劇團般的空中大戰。神奇女俠飛過幾名守衛,找到豹女,之後兩人在地上交手,大戰最終在空中完結。大戰恢有部分發生在水中。」姬絲汀慧憶述:「導演對我和姬如何打鬥有明確的要求。她不希望我們兩個只是拳來腳往,我們打鬥的方式要表現出角色性格,當我看超級英雄電影時,我最喜歡他們發現到自己的超能力的部分,能夠演出這種場面讓我很興奮。」

姬絲汀慧從開拍前跟教練Jenny Pacey健身,一直維持了8個月。她說:「因為我要扮豹女,所以我們要加入掠食性貓科動物的動靜,例如膊頭的活動,貓爪掃行,捲起背脊等。我不希望將身形練得健碩,因為豹女的身段很修長,Jenny幫我塑造到這個體態。她與動作組緊密溝通,了解我要參與的動作場面,然後制定出明確的訓練計劃去鍛鍊我每一組肌肉。」

戲服設計師Lindy Hemming與導演一起研究電影的視覺元素。曾為《神奇女俠》設計戲服的Hemming已非常熟識神奇女俠的戰衣,可是為了配合80年代的色彩,導演要求她為戰衣塑造得更耀眼。Hemming說:「導演希望戰衣跟原著一樣加添紅、藍和金色,並為切合時代背景而更閃閃生輝。所以,今集的戰衣更有光澤,更鮮明立體。」

希波呂忒女皇和安提奧普將軍則沿用上一集的盔甲,不過,戲服組要為參與亞馬遜比試的觀眾和選手製作新戲服。Hemming續說:「我們要為觀察設計一個以白色和金色為主的喜慶造型去觀賞賽事。我們總共設計7款白裙和10款金色皮革,可以襯出不同配搭和變出不同個人風格。至於選手,我們設計出一款戲服既適用於策騎,又可以攀山涉水。我們在人造彈性纖維Lycra上印上皮革的質感,製作出打底緊身衣和連身衣,並帶有金色光澤配合比試金色的主調。選手穿上戲服後都很好看,看起來苗條健壯又不曝露。」

戲服設計師Lindy Hemming也要設計出符合1980年代主流的戲服,她在設計時也加入了80年代前的風格、朋克文化和西部打扮。她解釋:「因為戲中有很多平民角色,有些仍然維持70年代的打扮,有些更停留在50年代。有些則喜歡朋克風,在維珍尼亞商場會看到牛仔靴和牛仔帽。有人著上曼菲斯圖案短褲,夏威夷恤衫,珍芳達風格的健身緊身衣、頭帶。還有我最愛的80年代女士打扮:泡泡袖皮革西裝。為了能真實表現出那個年代的人群,我們要設計多元的服飾。」

戲服設計師唯一能完全以80年代風格創作的戲服是黛安娜出席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慈善晚會的賓客穿著晚裝。她說:「慈善晚會的服飾多以那時代流行的金屬風為主。我們在二手衫店找到很多金屬風晚裝,我們安排了年輕的演員穿上,而較年長的演員則穿上墊膊垂褶連衣裙。我們又參考了列根總統時代在白宮舉行派對的照片。」姬嘉鐸說:「與Lindy一起研究黛安娜的80年代造型很有趣,因為我們可以維持她獨有的風格。她很低調,所以不會穿著粉紅、橙、黃、綠和紅色。我們希望她有型又高貴,同時保持低調。我喜歡她在藝術博物館上班時穿的藍色套裝和三件頭西裝。還有空運風連身褲也很舒適。」

導演說:「我們與Lindy不單只要表現出80年代風格的趣味性和顏色,例如從芭芭拉的戲服,更想帶出當時華麗優雅的風格。黛安娜有無可挑剔的品味,姬穿上Lindy設計的戲服令人驚豔。我喜歡她設計的所有戲服,好像帶我回到當時美好的時光。」

Hemming也為芭芭拉邁娜設計了幾個戲服上的變化去反映角色的轉變。姬絲汀慧說:「Lindy是我合作過最好的戲服設計師之一,她和導演是最強拍檔。導演對戲服的每個細節和穿在演員身上的效果都很在意。芭芭拉戲服的微小細節也經過周詳思考,因為每套戲服都交代了她的轉變,即使她的第二套戲服只是將是將恤衫脫下換上裙子,她意外地穿得好看。至於我最愛的造型是側剃的朋克長髮加上深色系化妝,破洞衫褲。」

至於麥斯維羅德的戲服就參考了當時上流富商的打扮,史汀崔佛則有多個不同打扮,展示出那個時期男人的流行造型。導演說:「為史汀設計造型的過程很有樂趣,他最後常穿的戲服沿用了黛安娜的戲服忠旨:歷久不過時的風格。我們最後得出黑色的Members Only 風褸,單褶西褲和波鞋最適合史汀。這種打扮既符合他的軍人性格,講求功能性和行動方便。他還戴上腰包更配合他的個性,又突出了80年代的風格。」基斯派恩笑說:「腰包簡直無敵!導演為史汀設計的造型我相信是向電影的黃金時代致敬。Lindy是個出色的戲服設計師,她在其中一場戲讓我試穿了多個80年代經典造型,導演特地安排這一幕去回應第一集黛安娜初次來到人類的世界,試穿了不同衣服。今次的戲服比起上一集要穿重40磅的羊毛衫要舒服得多了。拍攝完畢之後,我發現腰包很方便,於是給自己買了一個在華盛頓騎單車時用。」

跟一般時代片一樣,臨時演員不能穿著自己的衣服拍攝,所以Hemming為商場和慈善晚會兩場戲設計了600套戲服。戲服組沒有向外租借戲服,全部都是自製或購自二手衫店。

化妝髮型師Jan Sewell和團隊也要處理大量臨時演員的造型。她說:「我們有大量假髮,因為現在的髮型與80年代的分別太大。我們要為假髮電髮,修剪,噴噴髮膠,吹造型,令茂利頭(mullet)翻生,一些假髮則噴上大量噴霧營造誇張髮型。化妝方面,我們用了那個年代流行的顏色,都是些濃烈的顏色,例如綠色和藍色,眼影要帶珠光。」

戲中豹女與神奇女俠的大戰是芭芭拉邁娜變成豹女的高潮戲份。她的改變不只在戲服上展現出來,她的身體也有變異。義肢專家Mark Coulier複製了姬絲汀慧的面形,再倒模製作不同形狀,與導演一起商討要如何改變芭芭拉的面形。最後完成的義肢由額頭覆蓋至鼻尖,再加添及至頸部的毛髮和紋身。化妝髮型師Jan Sewell和Mark Coulier以帝王獵豹為藍本一起設計假髮。Sewell說:「帝王獵豹特別之處是牠們的鬃毛有圓點和線條。我們的假髮加上了這種鬃毛,放到她的肩膀,以仿獵豹的圓點和線條點綴。成品效果很好,雖然每次都要用3小時變身,但完全值得。」

對粉絲來說,大戰的焦點是金鷹盔甲。金鷹盔甲首次於Mark Waid及Alex Ross創作的《天國降臨》(Kingdom Come)第三期登場。就如戲中黛安娜告訴史汀,這是一套極之厲害的戰衣,在亞馬遜族有悠久的歷史及非凡的地位。戲服設計師Lindy Hemming說:「金鷹盔甲是套神奇的戰甲包裹了亞馬遜的身軀,堅不可摧。」導演說:「我認為當我們要肩負起整個地球,而我們很大機會會失敗,加上作為對手的豹女,即使強如黛安娜也要先認清事實才可幫助到人類。因此,她要用盡她的武器去強化自己,以應付比自己更厲害的敵人,穿上金鷹盔甲意義重大,也是電影一個神聖時刻。」

為了將這有意義的戲服設計既具電影感又能穿符合拍攝實際需要,Hemming笑說:「導演和我希望這個盔甲是反光,而不是閃閃發光,當神奇女俠郁動的時候可以看到金屬的陰影。不過這個構思就難倒了攝影師Matthew Jensen。但他想出燈光設計造到看不見倒影,只有溫和的陰影在變幻。」

金鷹盔甲根據漫畫設計,但在漫畫行得通的設計在現實卻未必做得到。尤其是那對可以與鳥翼收起和展開的黃金飛翼。Hemming說:「金鷹盔甲是合理的,但如何做得到裝甲翅膀?導演看過羅馬士兵用盾牌圍起圓圈,要攻擊他們就要穿過盾牌。於是,她想到與其拍打翅膀,不如以滑行的形式取代,當她著地後翅膀就變成防衛盾牌。但我們確定這個構思,接下來說是將翅膀的造型結合盔甲設計。」

姬嘉鐸很期待見證角色如此強勢的進化,她也很欣賞新戰衣的設計。她說:「今集,黛安娜從一開始就很強勢,隨著劇情發展變得更厲害,這套戰衣和戰衣承傳的意義是她成長的關鍵。當我看到Lindy的設計就覺得驚為天人。他們的成品簡直是個藝術品,可以給博物館收藏。我不敢相信可以穿上它,發掘黛安娜的新一面。」

金鷹盔甲由戲服總監Dan Grace和道具組合力製作,由設計草圖到完成,總共由40人花了一年時間。Dan Grace說:「這是個大挑戰,因為這是件複雜的戲服。要令姬能穿得上,我們用了一級方程式的技術,每一塊翅膀都由碳纖維製造,再以專有程序上色。身軀部分用上聚氨酯令盔甲輕身,並由93塊組件造成,再加上翅膀264片獨立的『羽毛』。不同姿勢需要製造不同的翅膀,包括站立時收起的的翅膀,和戰鬥時展開的翅膀。我們最後製作了5對不同形狀和風格的翅膀。另外,我們製作了14副盔甲給姬和她的替身。」

Hans Zimmer編寫80年代配樂

電影以1984年命名,那是近代音樂史最輝煌的時期,因此導演認為配樂是重要的一環。她說:「我們希望營造出猶如在80年代觀看這部電影的感覺。電影參考了這個音樂全盛時期的作品,創作出新樂章,而沒有直接用很多80年代的歌曲。Hans Zimmer正好是那時期出道,所以他能編出有80年代感覺的原創樂曲。」Hans Zimmer說:「我和導演溝通後,認為配樂要反映出每個角色,盡量交代他們的經歷和轉變。這部電影是精彩的視覺盛宴,我們一開始配以80年代風音樂,之後集中於故事跨越時間的重心,我希望我的樂曲能觸動觀眾的心。」

整齣電影,黛安娜一直堅守她對人類的忠誠,與及公義不變的追求。但電影更深層的主題是真相,她的真相,究竟她能否成為世界需要的那位英雄,一個屬於所有人的英雄。

姬嘉鐸說:「導演對今集充滿野心。整個世界危在旦夕,當中有四條主線 – 神奇女俠、史汀崔佛、豹女和麥斯維羅德。每個故事都很人性化和動人,但同時也動作連場。電影觸動人心,也非常具娛樂性。它能給觀眾帶來超級英雄電影的刺激,也有讓觀察作出反思的地方,我喜歡這類型的電影。」

導演總結說:「現在有很多超級英雄,他們各有不同意義。我是超級英雄的粉絲,每個也都喜愛。但超級英雄的經典意義,也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他們是我們的夢想,滿足我們的願望。超級英雄解答了當我們有超能力,可以飛上天際,可以以我們的雙手對抗邪惡勢力時,我們會怎樣做。作為製作人,我們透過這些深受全球歡迎的人物,讓他們做出偉大的事情,面對最嚴峻的危機,令觀眾享受和共鳴,滿足他們的願望。這是超級英雄的存在意義,對我來說,神奇女俠是最傑出的超級英雄,是所有超級英雄的縮影。」

Wonder Woman 1984

電影冷知識

  1. 跟神奇女俠一樣,豹女也是由威廉莫爾頓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創作。她於1943年以普里西拉里奇(Priscilla Rich)– 一個人格分裂的名媛的身份首次現身,這個角色由馬斯頓與H.G. Peter一起創作。在其後的時代,她的真身分別是黛博拉多曼 (Deborah Domaine) (由Gerry Conway及José Delbo創作)、芭芭拉邁娜 (由Len Wein及George Pérez創作),及在2001年她以男性身份塞巴斯蒂安巴列斯特羅斯(Sebastian Ballesteros) (由Joe Kelly及Phil Jimenez創作) 現身。

  2. 《神奇女俠1984》在維珍尼亞州及華盛頓附近拍攝時,戲中扮作Southfields Mall的Landmark Mall是劇組的製作辦公室,戲服、化妝髮型及場地部門也設於那裡。

  3. 《神奇女俠1984》的浩大拍攝除了由一班主要團隊負責外,在洛杉磯、維珍尼亞州及華盛頓拍攝時也加入了當地的工作人員作外援;另外,英國當地的工作人員也在英國及西班牙的外景協助拍攝工作。

  4. 在《神奇女俠1984》中扮作Black Gold International總部的薩里郡Legal and General House是二級登錄建築。英格蘭遺產委員會形容這建築物是前衛的後現代主義設計,結合抽象的古典風格,用上傳統物料配合高科技元素。這座建築由Arup Associates於1986至1991年間建造。於戲中飾演麥斯維羅德的貝哲羅柏斯卡則認為它似是個建於1930年代的歐威爾式建築。

  5. 為了《神奇女俠1984》亞馬遜健兒角色的試鏡,女演員們要完成一個小規模的障礙賽,展示自己的身手,並接受了游泳測試。

  6. 出演《神奇女俠1984》開場的亞馬遜三項鐵人賽的演員包括:Doutzen Kroes、Brontë Lavine、Dayna Grant、Jessie Graff、Miranda Chambers、Jade Johnson、Moe Sasegbon、Briony Scarlet及Gwendolyn Osborne。參與戲中運動場競技的選手包括:Christiaan Schodel (swing event)、Scarlet (水項目)、Jenny Pacey (水項目)、Saskia Neville (牆跑及後空翻)、Donna Forbes (飛躍道)、Katie McDonnell (飛躍道)、及Hayley Warnes (騎馬)。其他騎師包括Camilla Naprous、Katherine Pickering、Mikayla Jade、Karis McCabe及Stephanie Haymes-Roven。Graff、Kroes、Sasegbon、Schodel、Warnes、Naprous、Haymes-Roven及Pacey 已是第二度參演《神奇女俠》,扮演Trigona的 Hari James及飾演年幼黛安娜的Lilly Aspell 也再度回歸劇組。

  7. 《神奇女俠1984》的拍攝需要的15匹馬,是專程由英國坐飛機到西班牙特內里費島,因為動物不能承受多於36至48小時的船程。到達後,馬匹再坐船到富埃特文圖拉島的取景現場。馬匹混合了弗里斯蘭、安達盧西亞及盧西塔諾斯血統。Lilly Aspell是優秀的騎師,策騎了一匹叫「王子」的馬。

  8. 在《神奇女俠1984》飾演史汀崔佛的基斯派恩穿著了由Lindy Hemming設計的戲服。史汀在戲中穿復古Nike波鞋和簡單白T裇,因為拍攝期長的關係,Hemming為他準備了100件白T裇。

  9. 《神奇女俠1984》的戲服組由Lindy Hemming領導,要為在華盛頓參與拍攝的大概1100名臨時演員、在英國參與拍攝的大概1350名臨時演員、及西班牙的400名臨時演員,總共2850名臨時演員。整個過程由設計造型到拍攝超過18個月,戲服組100多名工作人員,與及48名髮型師及化妝師需要隨時候命。

  10. 有一幕黛安娜穿上她在史汀家中衣櫃找到的男裝,她選擇了Brooks Brothers的經典白裇衫,Ralph Lauren背心,麻布夾克及長褲,這些衣服當然對她來說很寬鬆,於是她束上腰帶。在華盛頓一間博物館拍攝時,有人給導演派蒂珍金斯看了一張蓮達卡特穿上差不多一樣衣著的舊照,這個巧合正好向這位1970年代的神奇女俠致敬。

  11. 芭芭拉邁娜在戲中穿著的貓圖案睡衣是向1980年代著名的時裝插畫家Antonio Pérez致敬。

  12. 漫畫中,神奇女俠的金鷹盔甲在Mark Waid編寫、Alex Ross繪圖的《天國降臨》(Kingdom Come)第三期首次登場。金鷹戰甲由亞馬遜的傳奇工匠Pallas打造並贈送給神奇女俠,神奇女俠每逢面臨強大敵人時,都會穿上這套戰甲迎戰。

  13. 神奇女俠的金鷹盔甲及黃金飛翼是「成村人」合作出來的成為,包括戲服設計師Lindy Hemming,插畫師Geo Pavlov,戲服總監Daniel Grace、Pierre Bohanna和他的戲服特效團隊,特別是Andrew Hodgson、Conor Breen及Sam Williams運用了多個3D模型程式,還有電影的視效組、特效組及特技組。

  14. 黛安娜在《神奇女俠1984》戴上的黃金飛翼由140至180塊「羽毛」,更準確來說是刀片所組成,是最多組件的一個道具。黃金飛翼極之輕功,重量的三分一來自金色顏料,每塊「羽毛」由0.4 mm厚的碳纖維造成,有80個由1至7呎的不同尺寸。

  15. 《神奇女俠1984》的金鷹盔甲由110個組件組成,加上黃金飛翼後,總共有280個組件,還有另外加上的布料和功能組件。

  16. 《神奇女俠1984》的金鷹盔甲是第一件戲服用上最新的鍍鉻效果噴漆 (chroming effect paint),也是首次應用於活動性的聚氨酯材質達至高光潔度。整個製作過程包括將碳模以80˚ C烘烤8小時。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