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神‧第一戰 - 一代傳奇俠盜 萬箭一心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11月06日
Poster

箭神‧第一戰 Robin Hood

資料
發行:英皇電影(香港)有限公司 / 娛藝電影發行
導演:Otto Bathurst 奧圖巴瑟斯特
主演:​​Taron Egerton泰隆艾格頓、Jamie Foxx占美霍士、Ben Mendelsohn賓曼迪臣、Eve Hewson伊芙曉遜、Jamie Dornan占美杜倫
級數:IIB
片長:11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11月29日

電影介紹

ROBIN LOXLEY (泰隆艾格頓 飾) 隨十字軍征戰多年,智勇雙全令敵軍首領LITTLE JOHN (占美霍士 飾) 也深表佩服,義務護送他回到家鄉諾定咸。ROBIN發現家鄉莊園盡毀,民眾一貧如洗,罪魁禍首正是貪污瀆職的郡長(班曼德森 飾)。 青梅竹馬的MARIAN亦因誤信ROBIN戰死沙場的報信,轉投政客WILL TILLMAN (占美杜倫 飾) 懷抱。ROBIN與LITTLE JOHN決定成立地下軍,對抗統治者的暴政,拯救萬民!一代傳奇俠盜,正式打出革命性第一戰!

Robin Hood

打造全新經典的羅賓漢

羅賓漢的故事家傳戶曉,你可能認為這個永恆的傳說太熟口熟面,但在《箭神‧第一戰》之中, 觀眾會看到一個前所未見的羅賓漢。

「俠盜羅賓漢」是英國民間傳說中的人物,他貴為勳爵,卻在征戰回國後發現家鄉面目全非,自己也失去家人、愛人以及一切,因此他仇視腐敗的政府、弄權的官吏和貴族,還有助紂為虐的教士。羅賓漢落草為寇,藏身舍伍德森林 (Sherwood Forest),以劫富濟貧、鋤強扶弱、伸張正義為己任。他的故事自15世紀起傳誦了數百年,影響後世不少作家、藝術家、電影人,創作出不同形式的小說 、電影、動畫等作品。在荷里活,辛康納利、奇雲高士拿、羅素高爾等知名男星都扮演過不同形像的羅賓漢。

來到2018年,《箭神‧第一戰》把焦點集中在羅賓漢成為俠盜之前的故事,因此可說是羅賓漢前傳。在一個動盪黑暗的時代,反叛的貴族青年選擇站在雞蛋那一方,誓與當權者為敵,當中還加上兄弟情誼和浪漫愛情元素。此外,本片的動作場面流麗眩目,服裝、布景、美術設計及攝影風格一絲不苟,為古裝動作片打造出全新的視野。

這是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Leonardo Dicaprio) 繼《華爾街狼人》之後再次出任電影監製,他和其電影公司夥伴珍妮花大衛遜對《箭神‧第一戰》劇本的原創性充滿信心,指它為永恒的主題賦予全新看法,並描寫出一個內心複雜又有層次的羅賓漢,重新想像他叛逆的原因,以及他企圖對貪婪世界撥亂反正。兩位監製更把羅賓漢為了保護家鄉諾丁漢而被迫成為俠盜的心路歷程,比喻為Bruce Wayne為了守衛葛咸城而不得不化身蝙蝠俠一樣。

電影有齊復仇、動作、男人浪漫、愛情等元素,其中的俠盜搶劫情節看得人痛快淋漓。至於「羅賓漢崛起」的主題,完全貼合當下超級英雄片潮流。電影一方面滿足羅賓漢Fans長久以來的渴望,同時也吸引了那些在超級英雄片和電子遊戲中長大的新一代年輕人。

本片導演奧圖巴瑟斯特 (Otto Bathurst) 曾執導話題神劇《黑鏡》(BLACK MIRROR),「顛覆固有睇法」是他的專長,而他今次也有強烈的觀點:「羅賓漢這個人物和他的故事擁有現代的氣質,他是個充滿理想和激情的人,隨著他看到世界的腐敗和當權者的邪惡,這讓他非常失望,決定跟這種狀況作鬥爭。單是劫富濟貧不足以成為英雄,本片要探討的,是他內心燃燒的是什麼信念,以及是什麼東西激勵他去行動。羅賓漢之所以800多年來被擁護,是因為他代表了改變力量,對社會、政府、建制的一種反對聲音。」

「這不是關於歷史上的準確或忠實於先前的版本,而是將觀眾帶入一個全新的世界,令羅賓漢的傳奇重生。」導演奧圖巴瑟斯特說。

新世代的羅賓漢

28歲的泰隆艾格頓(Taron Egerton),在《皇家特工》電影系列中展現出非比尋常的活力、機智與叛逆,大受觀眾歡迎,是目前電影界火速上位的英國男星,最近則有《華爾街狼群》的精彩演出。他一下子就被《箭神‧第一戰》的劇本所吸引,「羅賓漢是一個內心火熱、與未來搏鬥的男人,這是從來沒想到的,對我而言,這已不是一本靜態的故事書。今次的新世代羅賓漢很有現代感,與當下世界相關,我覺得這個劇本非常動人又有趣。」艾格頓又說,他小時候會在家裡穿上長袍「扮演」羅賓漢,在客廳梳化跳跳來跳去!

羅賓原本是一位洛士利的貴族 (Lord of Loxley),後來被徵召為十字軍,遠征至敘利亞,在戰場上九死一生。他回到家中希望尋求慰藉,可是他意識到他的鬥爭並沒有結束,反而是剛剛開始,因為他發現了一個他不再認識的諾丁漢,它變成了一個充滿不平等和不公義的地方,他的良知令他不能無視周圍的情況。導演盛讚艾格頓所演釋的羅賓,令人感覺到真實和具有人性:「一個戰士發現他的內心勇氣,艾格頓有這樣的魅力和智慧,而你絕對會跟著他投入抗爭。」

最初羅賓戴上面巾以「帽賊」(The Hood) 的身份採取劫富濟貧行動,後來他發覺,在「帽賊」這個偽裝背後,是他所隱藏的真我,通過掩飾自己行使天賦力量,他意識到「帽賊」是他自己存在的一部分。至於羅賓之所以成為英雄好漢,就不得不提約翰這個舉足輕重的人物。

前所未見的約翰

在昔日的神話故事之中,約翰或小約翰 (John / Little John) 一角是羅賓的忠誠副手,但《箭神‧第一戰》大膽改編,把他設定為一名敵人。這位約翰是撒拉森戰士 (Saracen),一個回教徒,即是十字軍的天敵。但在雙方戰爭期間,因羅賓試圖拯救約翰的兒子,約翰發現了羅賓充滿同情心和人道精神,識英雄重英雄,約翰冒著生命危險,保護年輕的羅賓回到英格蘭。之後約翰教導羅賓成為神射手,傳授他一種隱密戰鬥風格,射箭的方式靈巧、快速又輕盈,是摩爾人掌握的技能,但在諾丁漢 (Nottingham) 前所未見,這讓羅賓成為神出鬼沒的幽靈。

約翰改變了羅賓的一些想法,二人發展出一段亦師亦友、既似父子又似兄弟的情誼,而這段友誼在電影也帶有搞笑的作用,兩位演員也很享受他們的對手戲。艾格頓曾表示與資深的占美霍士 (Jamie Foxx) 合作是其夢想,二人在拍攝現場喜歡即興創作,鬥講廢話 (thrash-talking),以及在應付動作場面之時,大鬥體能。

約翰是一個精明機智的對手,也是對羅賓的靈感。這就是電影製作人邀請占美霍士演出這角色的原因,作為一名音樂家、藝術家、作家和導演,占美霍士表現出了驚人的能量,2004年憑音樂傳記片《RAY》奪得奧斯卡金像獎及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影帝,他近年在《黑殺令 》、《寶貝神車手》、《奪命西》等片中也表現搶眼,戲路縱橫。

至於占美霍士本人就分析,約翰原本是一位國王,但後來他只想為兒子而戰、為信念而戰;他尋找羅賓,喚起他的反抗精神。「當約翰和羅賓到達諾丁漢時,羅賓被誤以為已經死了,而約翰在陌生的土地上也是一個異類,兩人都絕望又失去一切,有相同的處境,互相幫助,慢慢建立起忠誠的友誼。」 占美霍士特別喜歡約翰訓練羅賓速度射擊的情節:「約翰知道『效率』會成為羅賓與治安官及其手下士兵戰鬥的關鍵。他把羅賓的長弓扔掉,指出他需要一個街頭武器。請觀眾在看電影時期待非一般的東西,這電影建構了一個原創的世界。此外,飛車一般的馬匹追逐場面,也令人看得興奮。」

推動著羅賓漢的情人

在羅賓漢故事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瑪莉安 (Marian),她是羅賓心愛的女人,在今次的電影版本中,她可能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她有堅定的態度,而且非常勇敢。瑪莉安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女性角色,與羅賓的關係平等,甚至比他聰明。毫無疑問,如果沒有她,就不會有羅賓漢。扮演瑪莉安的伊芙曉遜 (Eve Hewson) 是愛爾蘭年輕女演員,曾演出劇集《杏林先鋒》(The Knick),以及在電影《換諜者》中扮演湯漢斯的女兒 最初由於瑪莉安誤信羅賓已死的消息,野心勃勃的政客威爾 (Will Scarlet) 乘虛而入,但後來她成為「帽賊」(The Hood)的追隨者,而羅賓展開鬥爭部分原因是為了奪回她的芳心,這成了《箭神‧第一戰》的浪漫元素。

其他角色

占美杜倫 飾 威爾 (Will Scarlet) 對政治野心勃勃、視羅賓是最大威脅的威爾,由占美杜倫 (Jamie Dornan) 扮演,他曾演出美劇《童話小鎮》(Once Upon A Time) 及電影《格雷的五十道色戒》(50 Shades of Grey) 系列。對於杜倫來說,參演《箭神‧第一戰》實在刺激:「我從來沒有參與過具有這種規模的電影,有如此多的特技、爆炸和視覺效果。」在電影中,威爾是一個橫刀奪愛的人,其野心勃勃,絕不安於出任一個平平小政客;在結局中,他更有驚人的轉折。

賓曼迪臣 飾 治安官 (Sheriff of Nottingham) 諾丁漢治安官,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獨裁者,用無情的手段掌管著這座城市,成為了羅賓漢的目標。他是一個內心複雜、黑暗且令人生畏的壞人,渴望無限的權力和財富,他也是個憤世嫉俗的人。由於他曾是個孤兒,長期受虐,所以也試圖讓別人受一樣的苦。電影製作人希望這個奸角像一個大家在CNN新聞看到的政棍,有一套引人注目的說話方式、說話內容沒有真相、永遠存在於灰色地帶,因此需要一個細緻入微的演員。而今次扮演治安官的賓曼迪臣 (Ben Mendelsohn),是一位擅長發掘人物內心的演員,他曾憑Netflix劇集《Bloodline》獲提名金球獎和艾美獎。他在《蝙蝠俠:夜神起義》中扮演布斯韋恩 (Bruce Wayne) 的商業競爭對手,也是《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的Orson Krennic和《黑暗對峙》裡的英皇佐治六世。 賓曼迪臣形容治安官是個精明的政治動物,完全相信權力,一直在忙於建立自己的威權,不關心人民:「他在成長過程中見識到教會和貴族的殘酷。其實他像羅賓一樣,看到當權者滿口謊言,但他卻擠身權力階層,並加以利用和操控。」

添明欽 飾 德克 (Friar Tuck) 一向以來,修士德克都是羅賓忠誠的伙伴、好友,也為故事帶來幽默感。今次扮演此角的是澳洲楝篤笑演員添明欽 (Tim Minchin),《箭神‧第一戰》是其第一次大銀幕演出。以音樂感、喜劇節奏出名的添明欽,帶來嶄新形象的德克,首先是不要那個經典的又肥又圓身形,也不要禿頭。對於這個故事的重要性是,德克是唯一一個游走政界、宗教界、羅賓及治安官等不同階層的人物 。

最強動作場面

在《箭神‧第一戰》開始製作之前,台前幕後都知道片中的動作設計及編排,包括搶劫、射箭、馬術 ,是非常艱鉅及具有挑戰性的,整個概念的大前提是優雅流麗、明快清晰,加上演員的雜耍式動作和特技,得到有型又有趣的視覺效果。

高速射箭

兩位男主角艾格頓和占美霍士一同接受射擊弓箭手Steve Ralphs和Lars Andersen的訓練,目標是要達到過往電影中從未見過的水平。Andersen是一位以驚人速度和轉彎技巧而聞名的射手, 作為本片的箭術顧問,他知道快速射擊的弓箭,可以為羅賓漢電影帶來全新的感覺。

「羅賓漢是弓箭的化身,通過這部電影,我們終於有機會使箭藝更接近現實,射箭是充滿動感和非常令人興奮的。」他的訓練運用了很多遊戲和演習,令兩位演員掌握「只需快速移動而不用停下來思考」的能力。戲中的羅賓漢在以任何情況和位置下拉弓射箭,艾格頓也把射箭技術練得十分嫻熟,能夠在兩秒鐘內射出三支箭。

此外,導演希望把一般古裝片的靜態弓箭戰鬥,變成了箭弦密佈的偉大場面,一種萬箭在弦、舉弓齊發猶如水銀瀉地的刺激感,「我們創造一種新的電影式弓箭戰鬥,既是真實,觀眾也從未見過,感覺就像是一場現代槍戰。」

武器設計

另一邊廂,荷里活著名武器設計師Tim Wildgoose,為《地球末日戰》、《刺客教條》、《神劍亞瑟王》)設計了不同款色的弓箭,當中有包括諸如重複弩之類的創新設計,可以像機關槍一樣連續發射;還有一種被Wildgoose稱為「箭頭射擊RPG」的,是一種可以同時射出30個箭頭的肩上裝置,「使用時,需要三至四個人才能抓住它,然後一個人搖晃並拉緊弓臂,到準備開火,他們會在後面拉一根扳機繩子,發射出數十個箭頭。」

其他特別設計的武器包括一個大型格林式 (Gatling-style) 機械弩,並裝有金屬螺栓的旋轉彈匣;另外有治安官用來控制人群的「氣體手榴彈弩」,還有強化了的仿金屬警棍,這些設計不僅看起來危險,而且都是真的可用!

電影中,每把弓都是根據不同角色製作,每位士兵會為自己的弓箭加上塗鴉、徽章、經文和小飾物。至於羅賓,他最初使用傳統的英國長弓,是十字軍的裝備武器。後來他開始接受約翰的訓練,改用一個「反曲弓」(recurve bow):一種兩端微微向前彎曲的弓箭,當弓箭射出箭頭時會遠離弓箭手,為箭頭提供更強的力量和速度。

馬匹追逐

電影有一場重頭動作戲,講述羅賓試圖襲擊諾丁漢庫房,這場面充滿了現代俠盜電影的快感,但涉及追逐的是馬匹、馬車而不是飛車。

庫房的佈景是個三層式設計,在中間有一個大型木製圓柱體,可以降低到地下室的洞穴,馬匹和馬車進出,運送大量的金錢。而在這個場景之中,會有25人在打鬥,因此幕後團隊設計出360度的建築,讓觀眾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移動,而動作編排也要很精密準確。

劫庫房之後就緊接長達8分鐘的追逐,第二組動作導演Simon Crane處理過許多令人難忘的汽車追逐,但今次馬匹追逐便需要重新思考,他嘗試捕捉汽車追逐場面般的驚險刺激元素,人和馬穿越 建築物、拐角處滑行、逃避火焰,就好像《賓虛》crossover《狂野時速》。

不得不提的,本片帶一個馬匹團隊,馬術教練監督著70多匹駿馬。被選為羅賓愛駒的「Castano」,是一隻13歲的安達盧西亞馬匹,該品種以優雅、聰明和漂亮鬃毛而聞名。

拍攝場地

《箭神‧第一戰》的主要場景諾丁漢,是一座充滿莊嚴氣質的城市,但也被油煙擁塞的礦場、龐大的貧民窟所淹沒,貧富差距極大。導演沒有被故事的時代背景所限,他想到一種混合式美術風格的建築景觀,由中世紀歐洲、18世紀時歐洲興起的美學風潮到20世紀野獸派共冶一爐,而本片的攝影、場景、服裝都應記一功。

攝影師George Steel拍攝本片時,是首個使用Panavision DXL 65mm的數碼攝影機,以8K的高解像度,配合Primo 70 prime鏡頭,精確地控制相當深度的場景,提高了電影的情感;攝影機的鏡頭也緊跟隨每個動作場面,凌麗而緊張刺激,節奏明快,猶如古裝版《黑鷹十五小時》。Steel又在每個場景放置多個攝像機,並使用不同的顏色組合,得出的畫面充滿質感,視覺效果令人目眩。

本片在三個歐洲國家取景,歷時四個多月。克羅地亞的杜布羅夫尼克 (Dubrovnik)是歷史名城,其中的古城牆,曾為劇集《權力的遊戲》提供許多宏大場面。 《箭神‧第一戰》把當地一棟廢棄的三層高糧倉,變成了洛士利莊園 (Loxley Manor),後來它在戰爭中遭到了破壞和焚燒,留下了一個與羅賓破碎的心態相呼應的結構。但當地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受保護古蹟,拍電影時必須小心翼翼。另一個用來取景的杜布羅夫尼克地標,是一座13世紀的聖多米尼克教堂,它如堡壘般壯觀,用作了諾丁漢皇宮的正面,羅賓和瑪麗安在那裡參與上盛會。

另外,製作團隊在匈牙利布達佩斯 (Budapest) 的Korda 片場,重塑敘利亞沙漠六英尺深的戰壕,十字軍營地裡面標亦有旗幟、帳篷和宗教圖像。導演致力於以嶄新的方式展示十字軍東征情況,呈現戰爭殘酷。在同一片場內,還搭建用諾丁漢皇宮的內部,裝飾著金屬藝術品、絲綢、掛毯、鏡子、彩色玻璃,陶瓷、吊燈、鴉片管和紅燈籠等華麗的裝飾,彷彿2018年拉斯維加斯合拼湊12世紀英格蘭。

布達佩斯在郊外的一家廢棄鋁廠,在電影中則是被戰火蹂躪的敘利亞城市,裡面有巨大而多彩的鄂圖曼式的結構,狹窄的小巷和隱蔽的市場。電影藝術總監參考了從12這世紀到現在的中東市集而設計出來,有非常多的細節。這個巨大的布景需要六個星期搭建,電影公司僱用了兩名專業的攀石專家,在150呎高的牆壁和天花板上做裝嵌工序。

此外,布達佩斯一個有83年歷史的酒窖,其地下室被借用為德克的家居和圖書館,整個空間的設計靈感,來自戰後德國藝術家Anselm Kiefer,他擅長以廢棄建築物料創作。

至於諾丁漢的貧民窟布景,則以自巴西貧民窟的棚戶作為參考。搖搖欲墜的外觀,由繩索通道連接,形成了三層木框架結構,有300呎長的弧形外圍,建造時間超過3個月。與貧民窟相鄰的是煉鐵廠,羅賓和威爾將在那裡決鬥,以贏得人民的支持,那裡應是羅賓揭開身份之謎的關鍵場景。

型格服裝

《箭神‧第一戰》的服裝設計師Julian Day,也不被時代背景或古裝片的規則所限制,相反,他設計創作出一種獨特風格,他稱之為「現代中世紀」,具有未來主義的特色,而Day和他的團隊,更以手工縫製了近95%的戲服。

首先是羅賓和「帽賊」的服裝設計,Day看了幾百種不同風格的面具、夜行衣,然後開始研究Biker皮褸,然後得出一種結合了馬龍白蘭度Feel皮褸和武士戰士長袍的戲服。同樣,今次瑪莉安的服飾也不只是少女味,角色性格活躍、堅強,並且參與了反抗行動,所以服裝設計師為她創造漂亮而又粗獷的衣服。

除了羅賓和瑪莉安之外,治安官所穿的長皮大衣則用灰調,線條簡潔而有個性。Day還有各種各樣的服裝,包括:阿拉伯戰士的藍色制服,以北非民族服為靈感;礦工的制服,仿照1945年皇家空軍的飛行服製作;上流社會則喜歡天鵝絨和金屬色彩;治安官的士兵,戴著銀色頭盔和黑色制服,類似於台灣特警的穿戴;還有在皇宮舉行舞會時的高級服飾。

資料提供:英皇電影(香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