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男孩 - David Sheff, Nic Sheff父子暢銷真人真事回憶錄治癒改編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10月20日
Poster

美麗男孩 Beautiful Boy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Felix van Groeningen 菲力斯梵古寧根
主演:​​Steve Carell 史提夫加維 、Timothee Chalamet 添麥菲查洛美 、Maura Tierney 梅拉泰雅妮、 Amy Ryan 艾美賴恩
級數:IIB
片長:112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10月25日

電影介紹

金像監製畢彼特率領《月亮喜歡藍》奧斯卡班底最新撼動心弦之作,《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風靡影壇的添麥菲查洛美夥拍《陽光小小姐》史蒂夫加維真摯演繹兩父子。柏林影展得獎導演《傷失的情歌》菲力斯梵古寧根執導,《漫漫回家路》編劇路克戴維斯執筆劇本,《紐約時報》暢銷作家父子回憶錄感動改編。

健康俊美的兒子在大好前程之際染上了毒癮,而父親面對這衝擊,經歷了反反覆覆的心碎,但始終不肯放棄,堅持幫助兒子重獲新生,到底他心中的美麗男孩,會不會再回來?

Beautiful Boy

創作由來

「從電影中學習,學習面對人生,藉此更懂得欣賞生命。」

比利時導演菲力斯梵古寧根2012年憑《傷失的情歌》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提名並勇奪柏林影展最佳導演,蜚聲國際電影舞台。他一直以母語創作,但之後希望拍一部英語電影,眾多找他開拍首部英語電影的邀請令他應接不暇,雖然他很有興趣與仰慕已久的國際影星合作,能接觸全球觀眾的機會也難以抗拒,但他一直苦無合適的題材,去成為他首部進軍荷里活的電影。直到遇上薛夫一家面對戒毒的故事,那種打動人心的題材,才開始自己的第一部英語電影。他回想說:「我看了一些很出色的劇本,但每次我都會反問自己是否最合適的導演人選,要找真正觸動我的題材十分困難,直到遇上《美麗男孩》,我感到是適合我的電影。」導演一直拍電影都是因為電影驅使他思考自己的過去,即使是令人難受的經歷也必須正視。他認為:「從電影中學習,學習面對人生,藉此更懂得欣賞生命。」

導演坦言:「薛夫一家當中家庭的動力、主宰的迷思、時間的歷程,這些都是我一向關心的主題。」雖然他過去的電影探討過濫用藥物的主題,但無一像薛夫一家的故事中擁有赤裸的情感,亦無如斯令人動容的情節。因為他們相信無條件的愛,但同時他們接受世事未必一定有簡單的解決方法,面對著毒癮更是沒有情理可言。從大衛(David Sheff)和尼克(Nic Sheff)的書,導演更明白到自己和家人一直對吸毒者存有偏見,局外人對於處理和幫助方法只是一知半解,他們的故事啟發到導演想拍出他們的故事,希望能略盡綿力,為吸毒者發聲,以簡單、誠實和真切的方式,呈現這種「病」的複雜性。

薛夫家的故事除了令導演非常感動之餘,更因為他的個人經歷。他26歲喪父,但他認為透過拍電影,父親依然活在他的心中,所以因此鍾情於父子故事,他說:「我想透過電影歌頌生命,我嘗試了解每個角色的感受,並希望觀眾也能跟我有同感。」他更說這個故事的長度和複雜性,一度令他卻步,但始終覺得有迫切性和必要性說這故事,他說:「我很樂意投放多年時間和心血去把這故事拍出來,我沒有想過這會是趟如此非凡的旅程。不過說到底,都是因為這故事的普世意義,令我覺得值得花三、四年時間去把它拍成電影。」再加上導演菲力斯拍完這電影後,回到比利時初嘗為人父親的滋味,更加感受到能夠深愛著自己的孩子,那種喜悅是難以言喻的。他非常希望:「這電影幫助人們感受和了解到吸毒者與其家人的觀點,開放大家的心靈和思想,如同我被大衛和尼克的故事打動一樣。」

雙回憶錄真人真事改編

「這電影是關於一個家庭如何走過這磨難,這是個沉重的題材,但黑暗會被對生命的熱愛克服。」 《美麗男孩》最特別的地方莫過於由兩部真人真事的回憶錄改編而成──《Beautiful Boy》和《Tweak》。 著名記者大衛薛夫最開始在〈紐約時報雜誌〉寫了「My Addicted Son」一文,坦誠地親述了他的兒子尼克對抗包括「冰」毒等毒癮的歷程,以及在這持續了近十年的磨難中,他透露其實當初沒想過這些文章會出版成書《Beautiful Boy》,因為寫作是他用來整理那段日子的混沌和變幻的其中一個方法,他回想:「當我失眠時,就會坐下來寫作,之後我會重看那些在半夜寫下來的筆記,清晰地記起有多痛苦和艱澀。」而尼克則是在再一次戒毒失敗後開始寫作《Tweak》,那時他離開了在新墨西哥州的戒毒中心,他的家人有近18個月之久沒有他的音訊,他說:「那時我和爸爸很久沒有談話,而我沒有找他們,是因為我不想再令任何人失望。後來當我成功戒毒半年,我們才開始再談話。那時他也開始了寫回憶錄,他更說要交換來看。」 《Beautiful Boy》和《Tweak》兩本書涵蓋了差不多八年的抗毒之路,當中包括了尼克進出七間戒毒所和13次重染毒癮。這兩本書不但描繪出吸毒者和家人承受的痛苦,也展現出一對父子如何憑著愛戰勝困難。大衛說:「我們都沒有這個心理準備,讀者都被我們的書觸動,我們在說一個沒有人說過的故事,從來沒有像尼克那麼年輕的作者撰寫過關於毒癮問題的回憶錄,內容由心而發,非常新鮮;而我寫的版本就是關於一個家庭承受著怎樣的壓力。」

電影公司Plan B Entertainment的監製謝洛米克萊納(Jeremy Kleiner)得知這兩本書,立即分享給他的監製拍檔迪蒂嘉納(Dede Gardner)和畢彼特(Brad Pitt),並作出一個大膽的建議──把兩本書的內容結合並拍成電影。薛夫父子都贊成把他們的故事拍成電影,主要是因為電影公司答應了他倆的書會被一起改編,大衛說:「我知道要把兩本書融合是很大的挑戰,如果他們選擇只從一個角度去說這故事,就會簡單直接得多,但我喜歡他們的意念,因為這故事本應如此,是同一事件中的兩種非常不同的經驗。」《美麗男孩》沒有嘗試把尼克的毒癮歸咎於誰,而是著眼看一個家庭如何在這情況下掙扎、自救,導演梵古寧根說:「在過去,甚至到現在,毒癮都被視為個人的失敗,或者是被人不當對待的後果,吸毒者都被拒諸千里,但我們希望人們能明白,這是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其實有更多研究指出,毒癮是隱藏的一種病,病人通常都很抗拒分享他們的經歷,故事的主人翁大衛希望電影《美麗男孩》可以解開這個誤會,他說:「我們批判吸毒者的壞選擇,批判他們的家人;而我們批判自己,我們覺得毒癮是恥辱,這些批判非常殘忍,令我們想躲起來,並覺得很孤獨。我們都希望這些事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但事實上,要找一個完全沒有接觸過毒癮問題的家庭是很難。」監製克萊納說:「這就像前所未見的一扇窗,讓我們看清楚毒癮這種病,毒癮是平等的,我們以往把它與收入家境、道德標準等掛勾,事實上,毒癮是一種與道德無關、誰都可能患上的病,只是社會文化禁忌不容許我們這樣說。如果你承認它是一種病,就不會覺得是恥辱。」

而導演指出兩本書的獨特之處,就是它們如何各自刻畫出兩父子之間牢不可破的關係,他說:「這段關係很美麗,我很希望呈現出這份獨特的感情、他們共同擁有的東西和有可能失去的東西,這是個令人揪心的故事,尤其是當這個家庭是如此充滿著愛,但他們不能徹底看透在他們身上究竟在發生什麼事。而且這不是一個人的故事,尼克和大衛都是主角,很多時這類電影都會把焦點放在吸毒者如何戒毒和展開新生,或者是著眼於戒毒的過程,但這電影是關於一個家庭如何走過這磨難,這是個沉重的題材,但黑暗會被對生命的熱愛克服。」 不論是《美麗男孩》的創作團隊,還是故事的真正主角,他們都希望讓觀眾全面了解毒癮這一件事,尼克說「這電影真的是很真實和準確,你不會看到有人只為求好玩而吸毒,背後都是有他們的痛,這是需要被呈現出來的。我希望大家會明白吸毒者背後的故事,亦希望現正吸毒的人會明白他們並不孤單,而且盡有方法解決。」而父親大衛也致力於教育大眾關於毒癮這種病,以及治療及復康方法,他說:「每天都有150人死於過量服藥,解決這問題的唯一方法是我們承認這是一種病,很多人仍然覺得這是個人選擇,但沒有人會選擇染上毒癮的。」 史提夫加維x添麥菲查洛美 演出活生生的角色

「史提夫在情感上的演繹非常豐富,演出非同凡響; 添麥菲把他的情感豁出去,非常真誠,令人難以不關懷他。」

《美麗男孩》找來了兩位金像提名演員擔演薛夫父子這兩個重要角色,尼克由憑《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成為炙手新星的添麥菲查洛美飾演,大衛則由史提夫加維飾演。 導演菲力斯覺得這個角色就要史提夫加維來演,並希望與他在《沽注一擲》合作過的監製克萊納和嘉納來說服對方,當然監製們都十分同意,克萊納更說:「大衛這角色很適合史提夫,大衛是個住家男人,這是史提夫能夠代表的形象,他在片中沒有太多對白,但他在情感上的演繹非常豐富,演出非同凡響。」雖然劇組覺得史提夫非常適合這個角色,但其實史提夫最初曾猶豫是否接拍,他說:「我對於毒癮主題的電影有保留,擔心會以荷里活公式手法說故事,而未能呈現真實面貌。但《美麗男孩》的劇本非常坦誠赤裸,故事中沒有英雄或壞蛋,只有我們都在經歷的人生。」 在開拍前,導演特別邀請史提夫加維與大衛見面,他又很擔心會很尷尬,他解釋說:「我不想當他是個研究對象般,但我很想了解他是個怎樣的人、經歷了甚麼事情。從表面看,薛夫一家即使不是完美,也堪稱是個快樂家庭,每個人都心地善良,包括尼克。」他又留意到本片提出了很多問題,但並沒有嘗試一一解答,他說:「這故事是關於一對父子一起經歷一段瘋狂又可怕的歷程,大衛深愛他的家人,因為感到很焦急,他只希望能好好照顧他們,而添麥菲演繹出角色身心的脆弱,都大大幫助突出那種急切性。」 而對於兒子的角色,導演梵古寧根認為添麥菲是不二之選:「他與史提夫圍讀時已經很完美,他能夠演繹出一個與父親關係緊密的兒子,但同時也是個瘋狂的吸毒者。添麥菲把他的情感豁出去,非常真誠,令人難以不關懷他。」添麥菲演繹出大衛所愛護的「美麗男孩」,同時也是個失控的年輕人,但又不會失去觀眾的同情心,導演說:「他捕捉了尼克的精髓,他演繹出一個令大家非常疼愛的人,令我們會為他而緊張和擔心,他被毒品所困,最痛苦的是他仍然神智清醒,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就如尼克在書中所寫,這是個羞恥的循環:你故態復萌;你很內疚,於是你吸更多毒;你沒有錢,於是你去偷;之後你又吸更多的毒,令自己忘記做過的壞事。這一切,添麥菲都準確地演繹出來。」 添麥菲表示,在拍攝期間,他視《Tweak》為他的「聖經」,他說:「這本書是令人心痛、赤裸裸的第一身的寫照,每一句文字、每一個時刻,都刻畫出尼克正在經歷甚麼事,以及染上毒癮是怎樣一回事。我的理解是,當你癮癖很深時,你會失去自我,就像有兩個尼克一樣。」而且,添麥菲表示雙回憶錄改編幫助他了解整個故事:「尼克的《Tweak》沒有寫在電影中會看到的家庭部分,他寫的是很個人的經歷,他專注在他眼前的東西,詳細地寫出下一次吸毒的時間地點,而不會想到自己如何破壞了家庭。」對於與導演合作,他笑指導演有「超能力」,對人類行為的細微之處瞭如指掌:「導演精於這方面,他給我的指引非常清晰明確,他很清楚故事中信任、愛與背叛之間的角力及錯綜複雜的關係。」 添麥菲與史提夫一樣,在開拍前也與回憶錄的主角尼克見面,尼克表示:「添麥菲是個可愛、感性的人,他很尊重這故事並希望忠實地呈現出來,他問了很多很好的問題,尤其是關於吸毒。」不論演員和劇組都非常擔心薛夫父子會質疑電影的真實性,但根據大衛的說法,電影是拍得很真實,他說:「添麥菲真的很似當年的尼克,似得令人毛管戙。他的動態跟尼克很似,他根本就是尼克。」

每個父親心中的Beautiful Boy

由於大衛的書中寫了有很多有關兩父子聽的歌,由經典搖滾到Punk和Grunge都有,導演最初請了作曲家為電影創作音樂,但在剪接師力高勞南(Nico Leunen)的提議下,他決定再重新配樂,只以現有音樂來配合畫面,因為當中包括一些對薛夫父子有特別意義的歌。

大衛的回憶錄書名特別引用了John Lennon寫給兒子Sean Lennon的歌的〈Beautiful Boy〉,並以歌詞:「當你過馬路時,牽著我的手」呼應作父親的自我期許與對兒子的愛。所以導演說:「我一直都想在電影中包括尼克和大衛在書中提到的歌,片名〈Beautiful Boy〉也是John Lennon的歌,對大衛有特別意義,因為他曾訪問過John Lennon。」而大衛承認自己有點沉迷音樂,尤其是電影中的音樂,他表示對《美麗男孩》的配樂十分滿意:「配樂非常出色,他們很微妙地用了John Lennon的歌,史提夫向兒子唱歌,然後突然接到由John Lennon唱的版本,很美妙。」 另一個大衛最喜歡的時刻,是兩父子在車裡播放Nirvana的《Territorial Pissing》,他回想說:「尼克是在Nirvana的時代長大,而那刻是他首次向我作音樂教育。那一幕,添麥菲在猛搖頭,而史提夫深情地望著他,享受那時刻,真的很美,而這隻歌也很有力量,說出了尼克那時經歷的憤怒和力量。」導演認為從大衛與尼克的經歷中尋到合適的歌、獲得版權許可,再把它們剪接並融入故事中,是很困難的工程,但卻是必要的,因為這些歌令觀眾更能投入在他們的世界,導演說:「大衛列出了一些他不能再聽的歌,在他的書中,他也提議吸毒者的家長小心某些歌,因為這些歌會令他們哭。」 除了John Lennon、Neil Young的歌外,配樂中還有一些另類音樂,包括冰島avant rock歌手Sigur Rós的《Svefn-g-englar》,導演說:「這是很憂鬱、夢幻的獨立音樂,在尼克注射毒品時響起,你知道他又再次被毒魔擊倒。這音樂令你出其不意,因此你也會有更深的衝擊。」

「我一直都想包括尼克和大衛在書中提到的歌,片名《Beautiful Boy》也是John Lennon的歌,對大衛有特別意義。」

菲力斯梵古寧根式的說故事技巧

「電影開始時有玩時序,吸引觀眾的注意,再帶他們進入故事。我們也用了一些記憶回溯去呈現這家庭失去了甚麼,或將會失去甚麼。」 監製們看過一部由導演菲力斯梵古寧根的電影都被他的風格深深吸引,克萊納說:「《傷失的情歌》呈現的世界,正正就是我們心目中《美麗男孩》應有的感覺,這是個偉大的故事,同時也非常細膩,它指出人生在世,生命中的美好和困難是無何分割的。菲力斯的電影有一種創新、近乎難以形容的結構,超出了電影的規範,感覺更像人生。」而嘉納指,《傷失的情歌》把觀眾拉進一個極之悲傷的故事之中,她說:「他的手法就是明知這令人不舒服,但他會帶著你走過去,這正是我們想要的。」

交錯時序的非線性敘事一向是菲力斯的作品的招牌敘事手法,《美麗男孩》雖然有不少記憶回溯,展現尼克染上毒癮前的快樂時光,但跟過往的作品對比,敘事手法比較直接,導演解釋:「我們在電影開始時有玩時序,吸引觀眾的注意,再帶他們進入故事。我們也用了一些記憶回溯去呈現這家庭失去了甚麼,或將會失去甚麼。」而他特別喜歡薛夫父子的書有很多富電影感的畫面和情節,因為很適合改編成電影,例如他們去滑浪,突然煙霧瀰漫、天色昏暗,大衛與兒子失散了,這場面象徵了整部電影。而《美麗男孩》中有很多導演過往作品曾探討的主題,包括家庭衝突、失控局面、深刻情感、時間歷程和視覺敘事。嘉納說:「菲力斯推崇誠實的表達手法,不喜歡賣弄花巧,亦因此,對於演員、對於文字、對於時間與記憶如何游走於故事間,他都是非常細心和有耐性。」

除了剪接與故事結構方面,導演在拍攝地點與美術都花了很多時間。他們在洛杉磯找一個跟大衛一家的居住環境相似的地點,他們住在馬林縣(Marin County)的海灣小鎮延文禮士(Inverness),美術指導托布曼說:「他們有很強的設計觸覺,在電影中我們也盡量呈現出來,那是一個小孩子不會想逃離的環境。」而當中充滿「波希米亞學院風格」,而且有很多光亮舒適的元素,例如:在石屎櫃臺旁有舊木地板,有非常寬大的窗戶,可以把大自然美景框裱起來,有很多綠色植物、彩色玻璃和半透明的顏色物料,導演抓住這些東西與他們面對的黑暗時刻作出對比。而特別反襯尼克房間的黑暗,因為很多吸毒者都想隱居在黑暗中,所以尼克的房間跟家中其他部分相反,窗戶被厚厚的窗簾掩蓋,牆身也是深色的。另外,由於尼克是個出色的插畫家,他製作了一些拼貼畫和原子筆插畫,風格都是很黑暗的。

Beautiful Boy

角色及導演介紹

大衛薛夫 (史提夫加維 飾) 〈紐約時報雜誌〉的作家,一向以家庭為先,一直以為自己與兒子的關係比其他人的父子關係更親密,但卻不知兒子已經有嚴重的毒癮,後悔自己沒有細心觀察兒子的一舉一動,才導致這個沒法挽回的境況,希望以愛令他重回正軌,卻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心碎……

尼克薛夫 (添麥菲查洛美 飾) 原本是個喜歡看書、寫作,而且是水球隊隊員的有為少年,多間大學爭相招收,但內心一直有被疏遠和孤立的感覺,沉迷厭世及嚴重抑鬱作家的作品,而開始了吸毒的不歸路,反反覆覆也未能戒掉,直至再一次的過量吸毒…….

導演 菲力斯梵古寧根 (Felix Van Groeningen) 比利時導演及編劇,2012年憑《傷失的情歌》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提名,勇奪柏林影展最佳導演。其他作品有2004年《Steve + Sky》、2010年《廢男家族》(The Misfortunates)和2016年《醉迷比利時》(Belgica)。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