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痛愛在一生 - 哀榮與共的光影大道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9月21日
Poster

萬千痛愛在一生 Pain and Glory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Pedro Almodóvar 艾慕杜華
主演:​​ Antonio Banderas 安東尼奧班達拉斯、Penélope Cruz 彭妮露古絲 、Asier Etxeandia 艾斯雅依薩迪亞 、Leonardo Sbaraglia 里安納度沙巴華利亞 、Nora Navas 羅拉娜維絲
級數:IIB
片長:113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9月26日

電影介紹

西班牙電影大師艾慕杜華自傳式作品,把六十載人生獻給大銀幕!西班牙型男安東尼奧班達拉斯憑此片首奪康城影帝!英雄遲暮的電影導演沙化多(安東尼奧班達拉斯 飾)自感江郎才盡,同時亦飽受病魔折磨,終日與藥物為伴。

在這人生低谷,沙化多回想起那些年:他與家人移居到西班牙窮鄉小鎮,母親(彭妮露古絲 飾)努力工作為他打拼未來,後來他嚐過初戀的甜美,捱過失戀的煎熬。最終寫作和電影成為他的避難所,令他意外地踏上哀榮與共的光影大道……

Pain and Glory

導演的話

現在正困擾我的是──如果不拍戲就無法生活。

我經歷過無法製作另一部電影的恐懼。它不僅與體力和準備有關。當然,拍攝一部電影需要很好的體力,而這就是我所害怕失去的。但是,在製作一部電影之前,你還需要有一種對故事的渴望和熱情。我總是害怕失去這種熱情。這就像你愛上某人一樣,你害怕失去那種感覺。

現今最令我上癮的是電影,不論是作為觀眾或創作者。

我依賴電影,我要說故事。我已經到達一個地步,就是唯有電影可以令我感到完整。

電影是我的唯一所有。

艾慕杜華三部曲

《萬千痛愛在一身》無意中成為了「艾慕杜華三部曲」的最終章,這三部曲花了32年時間去完成。首二部是《慾望之規條》與《聖‧教‧慾》。這三套電影中的主角都是電影男導演,面對著的三樣不同的慾望和虛構的故事就串連了這三部曲,但在現實往往與不同。就像硬幣的兩面,現實生活中總有痛苦和慾望。

《萬千痛愛在一身》揭示了兩段為主角留下深刻的愛情,這兩段事跡被時間和命運所影響,最後在另一個故事中得到解脫。第一段是主角沙化多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愛情,但55年之後,他知道當時是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慾望這回事。沙化多當時9歲,他印象非常深刻,因為他激動得昏倒在地上,猶如被閃電擊中。第二段發生於80年代,當時國家正在慶祝民主帶來的自由。沙化多為了忘記這段愛情,最後把它寫成了一個獨腳戲,由合作過的演員艾拔圖演出及冠名創作,但沙化多不想任何人認出自己,決定把自己作家的身分讓給艾拔圖。

這套獨腳戲名為《癮》(The Addiction),沙化多堅持艾拔圖只能在在空白的白幕前演出。因為白幕其實代表著所有東西:年幼時看電影的戲院、成年的記憶、與費德力高一起逃離馬德里和海洛英的經歷以及他如何成為一個作家和電影工作者。白幕作是見證、同伴和他的命運。

《癮》這回事

《癮》這個獨腳戲的故事暗示了年輕時沙化多和費德力高 年輕時在80年代對生活的熱情,也解釋了他們深愛著彼此,但最終也分開的原因,這個獨腳戲透過對白,和白幕前的影像,成為了這對前度戀人三十年後的傳話筒。

費德力高離開馬德里30年後再次回來,他本來想走進劇院去打發時間,卻驚訝地發現了他與沙化多的故事。即使角色的名字有所改變,但當中的苦與樂,他離開沙化多的成就了這個劇目。即使艾拔圖表面上是這個獨腳戲的創作者,但費德力高仍然能從每一個字中認出了沙化多。這套獨腳戲牽引著這對前度戀人,使他們有可能重新遇上。而導演艾慕杜華表演,這一段戲的演員表現好得令人眼花撩亂有艾斯雅依薩迪亞飾演演員,里安納度沙巴華利亞飾演前度情人和飾演沙化多的安東尼奧班達拉斯,他說:「我認為這段是最能夠推動到我。」

艾慕杜華自傳的?

電影中,記錄了導演沙化多人生的三個階段:60年代中的童年、80年代中在馬德里的成年,也看到現今的他。被孤立、痛苦、飽受各種疾病折磨、斷絕了與世界和電影的連結。有不少影評都表示這是艾慕杜華的自傳,但他由一開始就否認:「我能夠感受那個年代裡,角色所經歷的事和感受,但我從未住過洞穴內,童年時也從未愛過工人,儘管兩件事都是有可能發生。」而他又表示如果在寫一個導演的故事,而且是自己執導的話,根本不可能不把自己的親身經歷作為參考,因為這是最真實且實在的。他說:「首先,我把自己當作一個參考,但是當開始寫作時,故事就會引領著我走,之後就會有別於我開頭所設立的形像,這是我以真實故事作參考時一直發生的事。現實故事為我開了頭,而往後我需要創作餘下的部分。這是我喜歡玩的遊戲。」

安東尼奧班達拉斯飾演的沙化多所住的房子就是艾慕杜華的房子,而當中的廚房用具和其餘所有的家具都是艾慕杜華的,當然也有些其他為了配合場景而重新製作的傢俱和在牆上的畫作。當他們嘗試根據艾慕杜華的型像來打造主角沙化多的造型,由其是髮型。艾慕杜華表示:「許多的鞋和服裝都是屬於我的,他衣服的顏色也是我常穿的顏色。當有某些角落需要被裝飾時,藝術總監就會派他的助手到我家中拿取更多我的物品去作擺設。而我認為這是電影中最自傳的。」

而燈光師José Luis Alcaine多次去到艾慕杜華的家,觀察不同時段的光線,以便在拍攝埸景中重現艾慕杜華的家。艾慕杜華記得在排練中曾對安東尼奧說過:「如果你覺得模仿我,能夠幫助你的話,你可以嘗試的。」但他稱沒有這個必要。因為安東尼奧表示:「電影是非常『艾慕杜華』,因為充滿了他想說的事以及從未說過的事,他從未做過的事情以及他對事物的態度,而且非常非常情緒化。但我很確定電影中的很多東西都沒有發生。」最後,導演同意他是正確的,因為:「這個的角色並不是我,但它卻在我身體內。」

慾望之初

當沙化多在放射科醫生的辦公室等待時,馬絲狄向他展示了一個匿名流行藝術展覽的邀請,而這個邀請函上有一幅水彩畫,是一個男孩坐在一個粉刷過的露台,在周圍有馬賽斯式設計的瓷磚地板和花盆之間,正在讀書。沙化多對這幅水彩畫感到震驚,但是在那一刻,他準備為脖子進行CAT掃描。當他滑入CAT機器,就像進入了時光隧道。他獨自回憶起他剛剛看到的水彩畫完成的那一刻。那時,他九歲,和他的媽媽剛移居到帕特爾納,一起住在一個山洞裡,他記得當時60年代,所有西班牙人為了尋求繁榮,都在國內各處流動。

這水彩畫完成在一個星期天,媽媽為了不用花錢裝修,派了沙化多去義教一個目不識丁工人讀書,換取免費的維修。當日,她去了鄰居的房子,而爸爸在酒吧,他和一個剛完成廚房水槽工作的年輕工人獨自在家。沙化多坐在天窗下,這是洞穴之中裡唯一的通風設施,他沐浴在柔和的光線中,所以在喜歡畫畫的年輕工人眼中形成了一個非常美麗,非常印象派的形象。他簡直對這個場景著迷,決定把它畫在隨手得來的空的水泥袋上,並決定把草圖帶回家完成著色。

因為這次CAT掃描,令他重新回到當時,再一次感受當時的感覺,然後相隔五十年,才驀然驚覺自己第一次性慾望。在水彩畫由草圖至完成已經相距幾個月,他們兩個都已經不在柏坦拿(Paterna),工人把完成了的畫作寄回山洞,但沙化多當時為了讀到高中,正處於一所神學院就讀高中,而他媽媽從來沒有告訴他水彩畫的到來,她讀了年輕的工人背面寫著給沙化多溫柔的話,所以她是唯一一個注意到這兩個男孩之間彼此產生慾望火花的人,並且在愛成型之前,攔截了他們之間的溝通。水彩畫最終出現在巴塞羅那的跳蚤市場,一位匿名收藏家買下,並在馬德里的一個小畫廊展出,五十年後,重回沙化多手中。

他終於意識到當時互相牽引的慾望,而這種感受到像過去的衝動一樣強大,重想起這水彩畫的起源,山洞裡的生活,他是如何在母親的警惕下,教導工人閱讀和寫作,以及那個被天窗連接的洞穴和在光線下沐浴的環境。就這樣,他回到家時,沙化多奔向電腦,並再次感受到創作的興奮,陷入電影創作的「癮」,就像準備踏入70歲的艾慕杜華一樣,正如他所說:「現在正困擾我的是──如果不拍戲就無法生活。」

有關媽媽的一切

艾慕杜華講述她母親去世前幾年,曾向他姐姐提及她想如何被安葬。當他們談及她的死亡時,都表現十分平淡。而他自己則對於死亡的看法十分幼稚和不成熟,所以他非常欣賞媽媽所灌輸給姐姐對於死亡的觀念及其儀式的平淡。艾慕杜華:「在我的故鄉有一個很深厚的死亡習俗,可以人性化地進行儀式,同時亦保留其靈性。然而,我並沒有繼承到這個文化,但我的電影裡也是充滿了它。」他表示每次重寫媽媽與沙化多的一幕:「如果他們在埋葬時綁起了我的雙腳(他們經常都會這樣做防止雙腳跌向兩旁),幫我解開它,並說是我要求的。因為死後要去的地方,我希望能盡快去到。」他每一次都會不禁地在電腦前流淚。

艾慕杜華表示有好多幕都會令他回想起當年同齡的母親,他有一幕特別播了可愛版本的The Flower of My Secret,他認為如果母子之間在最後的對話變得苦澀,會很有趣。艾慕杜華一開始就覺得茱莉雅塔莎雲露 (Julieta Serrano)的表現非常精彩和真實,令他非常驚訝,他說:「我希望她能在戲中有更多的戲份。因此在拍攝期間,我即興地為她多寫了幾個新的場口,非常樂見到她可以演出來。當然也有些場口某程度上是我潛意識的一部分。完成寫作和拍攝後,這些場口對於我來說實在太真實了,令我像沙化多般困惑。使我不禁回想起我和母親之間是否也曾存在過這種關你的暗湧和張力。在我印象中,那些即興的場口大多都是關於我,關於我和父母的關係,也有我和卡斯蒂利亞-拉曼恰(La Mancha)的關係,以及我童年和少年時期居住的地方。」

真實與虛構之間

《萬千痛愛在一身》以導演沙化多為主角,有不少人都認為這是艾慕杜華描述自己半真半假的故事,所以看到電影當中有兩個角色──沙化多和媽媽,特別由2個不同的演員呈現出這個角色的不同面貌,穿插著真實與虛構之間。

首先是兩個沙化多,一個是貫穿整部電影的主角,由安東尼奧班達拉斯飾演的沙化多,另一個是由艾斯雅依薩迪亞飾演的艾拔圖,他在在小劇場表演表面由自己親自創作的《癮》,但實際上是沙化多的親身經歷,沙化多當時並不想揭露自己的個人經歷,一直不想艾拔圖演出《癮》,他直言寫出來只是為了忘記,並不是為拍攝或賣錢而創作,直至他讓艾拔圖以「創作者」身份才可以演出。整件事就是像艾慕杜華所說,《萬》是他潛意識的一部分。而艾慕杜華表示電影中所有演只都非常出色,說:「如果沒有他們,電影就不會成立。」而他非常滿意出爐康城影帝安東尼奧·班德拉斯的表現:「我認為這是安東尼奧自《綑住我、困住我》以來最好的作品!」 因為這個角色的精神與他迄今為止所扮演有其他角色相反,深刻,微妙,每分鐘都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姿勢。

另外是兩個媽媽,一個是彭妮露古絲飾演60年代的年輕母親;另一個是茱莉雅塔莎雲露飾演現代年老媽媽。艾慕杜華常常表示彭妮露古絲是西班牙母親的典範,所以在《浮花》時已經找她飾演母親,他認為她演活了那一代的所有女性:「有一種安靜的苦澀。」而年老的母親因過去多年變成了一個堅強、不苟言笑的女人,她的語氣變得殘酷,但絕對不是一個壞人。而直至電影最後,才知道有再有一段戲中戲,到底這個年輕媽媽是否沙化多的母親?而《萬千痛愛在一身》又是否艾慕杜華的一生回顧?

角色及演員介紹

沙化多(安東尼奧班達拉斯 飾) 踏入暮年、聲名顯赫的電影導演,但他已經很久沒有拍攝電影了,大部分時間都身處位於馬德里的豪宅裡。隨著年齡他深受耳鳴、頭痛、背痛、抑鬱等多種疾病的困擾,只能借助藥物來減輕痛苦,卻因此回憶起童年的美好記憶。

安東尼奧班達拉斯,西班牙著名男演員,1987年拍攝艾慕杜華的《慾望之規條》而備受關注,之後拍攝的2部電影也是艾慕杜華所執導。後來與麥當娜合作,進而被介紹進軍荷里活,並於1993年參演《費城故事》成功打響名堂。其主演的電影票房成績一直都十分出色。2018年,憑本片榮獲康城影展「最佳男主角」。

年輕媽媽 (彭妮露古絲 飾) 沙化多的媽媽,堅韌年輕的母親,竭盡全力地撫養沙化多長大成人,即便住在洞穴,也想方設法讓兒子讀書寫字。她用柔弱卻堅強的肩膀支撐起了生活的所有重量,即使現實是如此殘酷,她依然綻放著正能量與生命力。

彭妮露古絲,西班牙著名女演員,2007年,電影《浮花》奪得康城影展以及歐洲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並憑此片入圍奧斯卡、金球獎及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女主角」。2009年,她憑電影《情迷巴塞隆拿》奪得奧斯卡金像獎以及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女配角獎」,並憑此片入圍金球獎最佳女配角。2011年4月,入主荷里活星光大道。

導演 艾慕杜華

國際著名的西班牙導演, 其作品着重表現欲望、暴力、宗教等議題,並通過鮮艷的色彩,是極具爭議性的導演之一。

1980年執導處女作《佩比、露西、朋》,Cult片迷愛戴,就在第一部作品已經成功建立個人風格。1987年,以《慾望的規條》獲柏林影展的「泰迪熊獎」1988年,以《女為悅己者狂》贏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劇本」以及歐洲影展「最佳青年電影」。1999年,以《論盡我阿媽》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康城影展「最佳導演」、法國凱撒獎「最佳外語片」,哥雅獎「最佳影片」。三年後, 2002年的《對她有話兒》再奪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英國影藝學院獎、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2006年的《浮花》更達至事業高峰,獲得第59屆康城影展「最佳劇本」、並助女主角彭妮露古絲勇奪康城易展「最佳女演員」、哥雅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創音樂」以及國家評論協會「最佳外語片」。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