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和誰共母 - 天下母親治療傷痛的熱情與勇氣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2年05月05日
Poster

誰和誰共母 Parallel Mothers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Pedro Almodóvar 艾慕杜華
主演:Penélope Cruz 彭妮露古絲
級數:IIB
片長:122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2年5月19日

電影介紹

譽滿全球的西班牙國寶級鬼才大導演艾慕杜華(Pedro Almodóvar),繼2019年的自傳式電影《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And Glory)後,今年又再帶來全新作品《誰和誰共母》(Parallel Mothers),重拾探討女性的拿手好戲,刻劃兩位截然不同的母親之間的一段奇緣,譜寫了一首母性的讚歌。港版海報與預告片今日曝光。由國際巨星、艾慕杜華御用女主角彭妮露古絲(Penélope Cruz)擔綱主演,7度合作的黃金組合再次聯手叱吒影壇,憑《誰和誰共母》橫掃全球90項電影大獎與提名,既是第78屆威尼斯影展開幕電影,並為彭妮露古絲首度摘下威尼斯影后,同時亦成為第59屆紐約影展的閉幕電影,更成功入圍今年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榮獲最佳女主角與最佳配樂兩項提名。不但獲得提名與獎項嘉許,影評更是高度讚賞:〈The Guardian〉、〈Little White Lies〉及〈Time Out〉一致五星推薦;〈The Hollywood Reporter〉表揚:「巧奪天工,令人迷醉!」〈Variety〉譽為:「艾慕杜華繼《論盡我阿媽》以來最佳作品!」〈Time Magazine〉讚嘆:「洋溢無限柔情!」〈The Wrap〉指:「艾慕杜華一邊滿足影迷卻一邊顛覆大家對他的期望,巔峰傑作!」〈RogerEbert.com〉亦捧為:「令人振奮,又撫慰心靈!」台灣資深影評人聞天祥更點出:「兩個真相,令人意外的艾慕杜華!」各地好評洶湧澎湃,讚不絕口。

艾慕杜華這樣解說自編自導的《誰和誰共母》:「這部電影談及祖先和後代,探討歷史的真相和人物之間的親密關係,更通過仰妮絲、安娜和德勒莎三位截然不同的母親,述說身份認同和母愛。作為講故事的人,我就是被這幾位母親的不完美所深深吸引。她們也成為我眾多電影中歷來最特殊的母親。」多產的艾慕杜華,芸芸作品中寫到女性內心複雜多面的情感糾結,總是特別能夠觸動觀眾,尤其是在處理家庭關係、母親與子女之間的愛恨情仇,更是他最得心應手的強項。艾慕杜華卻承認,《誰和誰共母》女主角仰妮絲是他寫過最困難的角色,而早在20年前已開始醞釀這故事的劇本,甚至當時他就鎖定由愛將彭妮露古絲主演。這個原創的角色,內心戲層次豐富,不管是矛盾、壓抑還是陰暗面,都是彭妮露古絲表演生涯中的一大挑戰。艾慕杜華相信:「仰妮絲是彭妮露古絲從演以來,無論是跟我或其他導演合作的電影來說,都是最難演也可能是最痛苦的一個角色。但結果她的表演非常精彩,彭妮露古絲一如既往地付出了一切。」

Parallel Mothers

「真的是艾慕杜華促使我成為一個演員!」作為全球最知名的西班牙首席女星,彭妮露古絲不但是艾慕杜華的愛將,更是他的繆斯女神。認識了30年,兩人過去已合作過6部電影,除了2009年的《情婦的情夫》(Broken Embraces)與2013年的《HIGH爆雲霄》(I'm So Excited!),其餘4部彭妮露古絲都是扮演母親:1997年《活色生香》(Live Flesh)堅持在公車上臨盆以為孩子換來終身免費乘車優惠;1999年《論盡我阿媽》(All About My Mother)是被傳染了愛滋病又懷孕的修女,無法看到孩子長大;2006年《浮花》(Volver)就為了保護女兒而殺夫,卻沒有被繩之於法;前作《萬千痛愛在一身》則是導演記憶中堅強的媽媽,無論如何都要把洞穴蝸居打造成五星級的家。

《誰和誰共母》是這對最佳拍檔第7度合作,再一次深入探討母親的幸與不幸。到底是甚麼讓彭妮露古絲想一再和艾慕杜華合作呢?「我覺得他懂女人。因為他和他母親的關係,他尊重、甚至是崇拜女人。當我見到他母親時,我便理解了一切,因為她是個非常出眾、有趣、獨一無二的人。艾慕杜華從小就這樣觀察女人、偷聽她們的秘密,並且對於那些沒被說出來的話感到驚艷著迷。他為了電影創造出許多很厲害的女性角色;而我可以詮釋這麼多他筆下的女性角色,我感到很幸運。」

現在已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彭妮露古絲坦言完全可以感受《誰和誰共母》的女主角面對孩子時的愛和恐懼:「仰妮絲這個角色承受極大痛苦,更面臨巨大威脅。命運好像作弄她,不想她有一個家庭。她從來都沒有這個機會,亦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兒。所以她不顧一切地建立自己的家庭,可是當她幾乎做到時,就會冒出其他極具挑戰性的威脅。我作為一個女人和一個母親,我把自己代入了她身上……那不是理性思考,而是切身感受。」結果彭妮露古絲也不負所托,交出被譽為從影以來最優秀的演出,成功繼《浮花》奪得康城影后之後,今次憑《誰和誰共母》首次獲封威尼斯影后,更入圍今屆奧斯卡金像獎,提名最佳女主角。

故事大網

劇本醞釀20年,《萬千痛愛在一身》西班牙國寶級導演艾慕杜華與繆斯女神、巨星彭妮露古絲第七度合體黃金組合,讓她憑從影以來最佳演出,首度於威尼斯影展封后!兩位意外懷孕的單親媽媽分娩在即,在同一病房偶遇,感受卻截然不同:邁入中年的仰妮絲(彭妮露古絲 飾)無悔不婚生產,滿懷希望地迎接新生命;背負心靈創傷的少女安娜(米妮娜絲密 飾)卻對未來感到焦慮與不安。萍水相逢的兩人,因同時誕下女嬰而交心,竟成為了她們糾纏著彼此人生的起點……一對本來平行獨立卻命運相連的單身母親,通過宣洩、揭密與理解,導演再次大膽探索了天下母親治療傷痛的熱情與勇氣。在敍述西班牙動蕩歷史的同時,亦歌頌過去幾代女性堅強自立、守護家庭的決心。

劇本醞釀20年 再度探討女性議題

《誰和誰共母》的起始是主角仰妮絲設法挖掘她太公於西班牙內戰時被殺害並埋葬的亂葬崗,結束於那片集體埋葬的公墓最後被挖開,電影劇情橫跨三年。電影亦刻劃了這段時間內三位女性從醫院偶遇而展開的關係:其中兩位是分娩在即的準媽媽,中年的仰妮絲以興奮的心情迎接新生命,少女安娜卻懷著恐懼與創傷。第三位是安娜的母親德勒莎。艾慕杜華這樣解說自編自導的《誰和誰共母》:「這部電影談及祖先和後代,探討歷史的真相和人物之間血肉相連的真相,更通過仰妮絲、安娜和德勒莎三位截然不同的母親,述說身份認同和母愛。作為講故事的人,我就是被這幾位母親的不完美所深深吸引。她們也成為我眾多電影中歷來最特殊的母親。」

同一個待產的病房中,兩個同樣意外懷孕的單親媽媽,同時誕下女嬰,而兩個女嬰都因為輕微的健康問題,同時被送進氧氣箱作觀察。一切的不幸,由此而生。艾慕杜華表示,儘管錯綜複雜的劇情是煽情通俗劇的必備元素,但他早已設定:「《誰和誰共母》會是一部強烈緊湊,又含蓄節制的劇情片,而且挑戰演技,主角甚至不是有著模範行為的完美人物,卻又令我更著迷。」

多產的艾慕杜華,芸芸作品中寫到女性內心複雜多面的情感糾結,總是特別能夠觸動觀眾,尤其是在處理家庭關係、母親與子女之間的愛恨情仇,更是他最得心應手的強項。從《論盡我阿媽》(All About My Mother)、《浮花》(Volver)、《胡莉糊濤》(Julieta)到《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and Glory)都是艾慕杜華深入探討女性議題的作品,而《誰和誰共母》不僅跟他之前的作品互相呼應,彭妮露古絲所飾演的仰妮絲對於艾慕杜華來說更是相當重要的角色。其實艾慕杜華早在20年前就開始醞釀《誰和誰共母》的故事劇本,甚至當時他就鎖定彭妮露古絲,只是角色從當年屬意她演年輕單親媽媽,轉換為現在擔正演成熟單親媽媽,而內心戲也有許多不同的層面,相當具有挑戰性!

翻開內戰黑歷史 對未來凝視

因為不尋常的原因,主角仰妮絲被逼活在兩個真相之間:太公被埋於亂葬崗的歷史真相和關於她女兒的私密真相。她一方面希望查明歷史真相還祖先公道,另一方面卻又背負著不能對任何人說出口的骨肉秘密,令她陷入兩難。她內心的道德掙扎正是故事的核心,使仰妮絲成為一個複雜、慷慨,又充滿矛盾,甚至帶著陰暗面的人物。所以仰妮絲是一個很難演的角色,因為她永遠不止有一面,直至她的謊言引起的羞愧與罪惡感,終於引爆她的情緒。艾慕杜華談到《誰和誰共母》這部他和彭妮露古絲第七度合作的電影,跟他許多作品一樣,依然是關於女性、母親的命題,配搭他鮮明的招牌設計、音樂和攝影。不同的是,《誰和誰共母》的故事中牽涉到1930年代西班牙內戰時期,那些數以萬計被埋在亂葬崗裡身分不明、「被消失的生命」。這樣的政治視角在以往艾慕杜華的電影中相當少見。

「我一直都想在電影中注入更多政治觀點。其實我所有的電影都有政治性,像是以前就曾提到自由的概念。只是這次《誰和誰共母》變得更直接了。我並沒有親人在內戰中消失,但這一直是我很關注的議題。在電影前期研究時,我遇到許多有此經歷的人,他們其實並不想要復仇。對他們來說,這並不是政治,而是非常貼身的私事。他們想要緬懷自己的親人,然而亂葬崗的存在,就像宣告這些人並不存在。將人性和身份還給他們的過程,非常重要。」

艾慕杜華指佛朗哥獨裁統治下的亂葬崗是一個重要的主題,在電影初稿中,它的存在感較大,卻因為太強烈,無法與其他事情融合,好像掩蓋了所有。「我的初心是想講述仰妮絲的困境,還有她與安娜以及她們女兒們的故事,所以我決定把挖掘墳墓的鋪排放在電影的結尾,輕輕帶過。」即使以簡略的篇幅出現,他也希望能透過電影提高觀眾對當今西班牙逼切社會問題的認識。「我非常謹慎地處理這個議題,因為我不是要在歷史簿上算賬。我的要求就與被犠牲者的家人一樣:掘開亂葬崗,希望可以將他們的名字,好好刻在一塊墓碑上,能夠將他們重新埋葬在一個有尊嚴的地方,讓後人可以向他們致敬。這是西班牙社會今天欠他們的,是一筆急需要還清的債,因為現在已是拖延到曾孫輩呼籲挖掘公墓。」

艾慕杜華更剖析電影最後的一場戲,是在亂葬崗被清空後,挖掘它的非政府組織成員和一些親屬就躺在挖開了的墳墓裡面,躺於被犧牲者遺體的位置,是生者對死者的致敬:「站於墳墓外的親屬有仰妮絲、安娜和女兒西西莉亞。電影以這一個小女孩望向墓地的鏡頭作結束,那是對未來的凝視,而小女孩會永遠記住那一刻。」

最後一場戲演小女孩西西莉亞的是兩歲的露娜,艾慕杜華分享了當時拍攝的情況:「當一切準備就緒,露娜卻一直在亂動與大聲尖叫,直到突然有什麼東西吸引到她的注意,她才默默地看著前面的墓地。那眼神正是我所想要的。後來我才意識到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第二副導演在拍攝過程中懷孕,後來卻流產了。當時是她走進了墓地,並開始唱著她為逝去孩子而唱的歌。露娜被她的歌聲吸引,忘記了憤怒,平靜下來,以一種悠長、專注又神秘的目光看著我們,才順利地完成了最後的拍攝。」

Parallel Mothers

用人物去闡述西班牙的故事

艾慕杜華電影裡的人物,總是性格鮮明,多采多姿。「如果我能透過一個人去闡述西班牙的故事,那一定會是彭妮露古絲。她身上總是帶有最美好的母性特質,即使當她還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已經能展現出那樣的才能、慷慨與天賦。」

仰妮絲 (彭妮露古絲Penélope Cruz 飾) 仰妮絲出生不久,生父從此缺席,單親媽媽因為濫藥而早逝,她便成為孤兒,自小由婆婆養育,一直背負著外婆的遺願,要把內戰期間被埋於亂葬崗的太公和其他被犧牲者的遺體發掘出來。長大後成為了一名攝影師,因一次拍攝工作搭上了一名法醫人類學家,並意外懷孕。在待產的醫院病房中,遇上了另一位年輕單親媽媽安娜,二人結下不解之緣。

導演很清楚,對於彭妮露古絲來說,扮演仰妮絲是一場真正的身心磨練之旅。在電影的大部分時間裡,她的角色都是帶著雙重意圖,矛盾和恐懼推動著她的一切行為。這種矛盾很難演,尤其是當可人的安娜重新出現而完美地融入了她與女兒的生活,更增加了她因為隱藏著秘密而生的內疚感。

艾慕杜華坦承對新片主角的偏愛,並分享了他如何指導愛將彭妮露古絲演繹仰妮絲:「我承認對仰妮絲的人物複雜性和執迷不悟的決心感到著迷。劇本寫到一半時,角色會開始有了生命,他們有時會脫離作者的想法,我只能像中介人一樣為角色服務。這是劇本醞釀的一部分,總是在第二或第三稿中發生,並征服了我。這部分的寫作過程非常神秘,且難以解釋。我和仰妮絲就是發生了這種情況。迄今為止,我認為她的處境是我編寫過的任何角色中最難堪的處境……當然還有《我的華麗皮囊 (The Skin I Live In)中的伊蓮娜安娜雅!仰妮絲角色的獨特性和黑暗,令我很難向彭妮露古絲提供任何現實生活中可參考的對象。指導她是一個很細緻的過程,我需要她處於一個如同被催眠的狀態,降服於我。我需要控制住她的淚水,因為她非常情緒化,她會從頭哭到尾。但我讓她知道如何用適當的愧疚情感代替眼淚,並處於一個不停警惕的心理狀況。」

作為全球最知名的西班牙首席女星,彭妮露古絲不但是艾慕杜華的愛將,更是他的繆斯女神。認識了30年,兩人過去已合作過6部電影,除了2009年的《情婦的情夫》(Broken Embraces)與2013年的《HIGH爆雲霄》(I'm So Excited!),其餘4部彭妮露古絲都是扮演母親:1997年《活色生香》(Live Flesh)堅持在公車上臨盆以為孩子換來終身免費乘車優惠;1999年《論盡我阿媽》(All About My Mother)是被傳染了愛滋病又懷孕的修女,無法看到孩子長大;2006年《浮花》(Volver)就為了保護女兒而殺夫,卻沒有被繩之於法;前作《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And Glory)則是導演記憶中堅強的媽媽,無論如何都要把洞穴蝸居打造成五星級的家。

《誰和誰共母》是這對最佳拍檔第7度合作,再一次深入探討母親的幸與不幸。彭妮露古絲的演技毋庸置疑,從2006年的《浮花》成為康城影后、再憑著2009年的《情迷巴塞隆拿》(Vicky Cristina Barcelona)摘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今次再下一城,憑此片奪得威尼斯影后兼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為《誰和誰共母》樹立不少的威望。但這次成功得來不易,就連演技爐火純青的彭妮露古絲都花了四個月時間去揣摩角色,今次的演出也令她心力交瘁。片中的仰妮絲因為要隱藏一個天大的秘密,內心沸騰卻要保持冷靜。現在已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彭妮露古絲坦言完全可以感受到仰妮絲面對孩子時的愛和恐懼:「仰妮絲這個角色承受極大痛苦,更面臨巨大威脅。命運好像作弄她,不想她有一個家庭。她從來都沒有這個機會,亦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兒。所以她不顧一切地建立自己的家庭,可是當她幾乎做到時,就會冒出其他極具挑戰性的威脅。我作為一個女人和一個母親,我把自己代入了她身上……那不是理性思考,而是切身感受。」

這個原創的角色,內心戲層次豐富,不管是矛盾、壓抑還是陰暗面,都是彭妮露古絲表演生涯中的一大挑戰。艾慕杜華相信:「仰妮絲是彭妮露古絲從演以來,無論是跟我或其他導演合作的電影來說,都是最難演也可能是最痛苦的一個角色。但結果她的表演非常精彩,彭妮露古絲一如既往地付出了一切。」

向來與艾慕杜華亦師​​亦友的彭妮露古絲,對於為何再度接拍他的電影有透徹的說法:「我覺得他懂女人。因為他和他母親的關係,他尊重、甚至是崇拜女人。當我見到他母親時,我便理解了一切,因為她是個非常出眾、有趣、獨一無二的人。艾慕杜華從小就這樣觀察女人、偷聽她們的秘密,並且對於那些沒被說出來的話感到驚艷著迷。他為了電影創造出許多很厲害的女性角色;而我可以詮釋這麼多他筆下的女性角色,我感到很幸運。」

艾慕杜華懂女人,更懂彭妮露古絲。她分享了她跟導演一個小故事:「有天我要排戲,但是前一天跟朋友發生不愉快的事,我其實不想讓低落的心情表現出來,只想如常的演出。沒想到艾慕杜華一看到我的眼神就知道不對勁,後來我只好抱著他痛哭一場。」單憑一個眼神便能交流的默契,大大加強了《誰和誰共母》的劇本張力。

「真的是艾慕杜華促使我成為一個演員!」彭妮露古絲坦言,是艾慕杜華啟發她當演員。小時候的她夢想成為一位芭蕾舞蹈員,直到青少年開始接觸到艾慕杜華的電影,才令演員的念頭開始萌芽。被問到如果沒有艾慕杜華,她會繼續跳舞嗎?她回應道:「我也不知道,畢竟他對我的影響太大了,他的每一部電影都不斷促使我成為一個演員。看了《女為悅己者狂》(Women on the Verge of a Nervous Breakdown)、《綑着我,困着我》(Tie Me Up! Tie Me Down!)和《情迷高跟鞋》(High Heels)就像是經歷一場又一場的革命,讓我必須去嘗試。於是我開始物色經紀人、入讀演藝學校並且參加試鏡。」她在完成首兩部電影後,便順利地接到了艾慕杜華的電話,正式展開與艾慕杜華持續三十年的長期合作。

安娜 (米妮娜絲密Milena Smit 飾) 十七歲的少女安娜,於分娩的醫院病房中遇到了仰妮絲。她們都是單親媽媽,同樣意外懷孕,安娜卻對未來感到焦慮與不安。自小缺乏母愛的她,覺得自己比失去父母的仰妮絲更像孤兒。仰妮絲也對安娜產生憐惜,試圖以當媽媽的興奮和熱情感染她。二人同時誕下女嬰,兩位新手媽媽一同於病房傾吐心聲。這段經歷徹底改變了安娜,她抱住新生的孩子伏在自己胸前,感受著孩子的微小心跳與自己的心跳同步,消除了她在生產前所感到的惶惑恐懼,接受了媽媽的身份,更與仰妮絲展開各自平行的母親歲月。失聯一段時間後,安娜找到了仰妮絲,仰妮絲卻已懷著跟安娜有關的震撼秘密。

艾慕杜華親解兩位平行母親的交集:「兩個母親,本來是平行地承受痛苦煎熬。仰妮絲對安娜的關懷與同情,令安娜很感動,也深深吸引了安娜,令二人很自然發展成戀人,更與孩子組成了仰妮絲心目中的理想家庭。安娜愛上了仰妮絲,而仰妮絲讓自己被愛,也愛安娜,卻因為對安娜隱瞞事實,她的愛夾雜了內疚和自責。」

《誰和誰共母》的第二女主角由西班牙新晉影星米妮娜絲密擔任,飾演一位年輕單親媽媽。雖然這是她出道以來第二部電影,但她表現淡定,被導演大讚為本片最偉大的新發現:「她能在鏡頭面前真情流露,演出充滿真實感。面對彭妮露古絲和她演的強大角色,米妮娜絲密並沒有輕易被比下去,她反而是完美的對比,以她的天真純潔映襯出仰妮絲的陰暗面。我認為米妮娜絲密的前途無可限量。」新人與影后彭妮露古絲一起同場鬥演技,絕對是本片的另一亮點。

德勒莎 (艾塔娜莎哲希洪Aitana Sánchez Gijon 飾) 艾慕杜華將德勒莎設定為「自認是個自私的母親,因為欠缺母性。」她是安娜的親生媽媽,卻是一位不完美的母親,一直與女兒比較疏離。在與安娜的父親離婚時,毫不猶豫地將女兒交託給他。快要五十歲的她仍然在努力追求演員的夢想,就算拋下女兒與初生的孫女也沒有感到自責。

雅圖魯 (伊斯雷艾利贊迪Israel Elejalde 飾) 雅圖魯是一名法醫人類學家,也是納瓦拉一個基金會的成員,該基金會涉及為內戰時期遺留下來的亂葬崗進行挖掘工作,幾年後更負責監督挖掘仰妮絲太公所在的亂葬崗。雅圖魯是因為一次受訪而接觸了攝影師仰妮絲,後來兩人更相戀,但雅圖魯是個有婦之夫。當仰妮絲發現自己意外懷孕,雅圖魯卻因為妻子患上癌症並正在接受化療,他無法向她承認婚外情兼有私生子。仰妮絲便決斷地讓他抽身,獨力照顧孩子,並要求與雅圖魯分手,不要再見面。他無奈地接受仰妮絲的要求,卻在仰妮絲產女後再度出現,探望新生嬰兒卻挑起了一些疑慮。

導演對自己的選角非常滿意:「我很慶幸能有這個演員組合。伊斯雷艾利贊迪和艾塔娜莎哲希洪都是我很仰慕的舞台劇演員,他們今次為我的電影演出,精準度與效率都令我印象深刻,非常敬佩。加上茱麗葉塔莎莉露和羅茜狄龐馬,令這個演員班子更完美。他們的角色佔戲不多,卻令電影更精彩可觀。」

綺蓮娜 (羅茜狄龐馬Rossy de Palma 飾) 艾慕杜華的另一位愛將是長相奇特、曾有「馬面女星」外號的羅茜狄龐馬,參演過他多部電影包括《慾望之規條》(Law of Desire)、《蕩女Kika》(Kika)和《胡莉糊濤》等。今次在《誰和誰共母》中飾演時尚雜誌總編輯,是個女強人,也是主角仰妮絲的好朋友。羅茜狄龐馬剖白了自己的角色:「綺蓮娜喜歡女人,且偷偷愛著仰妮絲。她很情緒化但卻很堅強,是一個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的女人。」

57歲的羅茜狄龐馬不怕承認自己愛隨波逐流、探索人生,覺得自己像隻蝴蝶一樣。身兼多職的她,既是Jean Paul Gaultier時裝騷的模特兒、艾慕杜華的固定班底,同時亦是一位母親,她總能扮演好不同角色,就是無法循規蹈矩:「如果我定義自己,我就限制了自己。」出生於西班牙馬略卡島的她,自小便忠於自己,不想要融入身處的環境,一心只傾力於芭蕾舞與詩歌當中。她說:「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認可。這是我的一種態度,我擺出的一款姿態:『這就是我,不管你喜歡不喜歡,我都不在乎。』」

羅茜狄龐馬與艾慕杜華相識於80年代的「馬德里運動」,當時二十多歲的她剛搬到馬德里,便踏入了獨裁者佛朗哥離世後的藝術自由時代:「我們可以於完全自由的世界下表現自己,透過非常即興和實驗性的概念,去創造出有趣和有遠見的東西。」抱著這樣生活態度的她,在組成新樂團後遇上了艾慕杜華,他邀請她為電影《慾望之規條》擔任服裝指導,同時客串擔任演員。一次的合作竟成為了八部電影、三十多年友誼的起點,羅茜狄龐馬更兩次憑演出艾慕杜華的電影而獲提名西班牙哥雅獎。

羅茜狄龐馬認為近年社會的劇烈變動與女權的高漲,最能激勵她:「我發現許多女性的編劇、導演似乎都正在從噩夢中醒來。以前她們對於要同時兼顧工作、孩子和家庭都感到驚慌,但現在已經不再那麼內疚了。我們對未來保持著開放態度,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

歷盡浮華 沉澱簡化追求樸實? 艾慕杜華的電影由題材、劇情、演出以至美學設計,向來以誇張和大膽見稱。然而近年的作品卻開始發生變化,他對這些轉變也有自覺:「從2016年的《胡莉糊濤》開始,我看到自己的電影變得樸實了,《萬千痛愛在一身》也一樣。這並不代表我要放棄那些鮮豔的色彩和浮誇的裝飾,那是我作品中很重要的部分。我指的是,我逐漸減少了角色和場景的數量,而是把重點放在角色的對話和內心世界。當然你還是可以在我的電影中看到我的影子,我不可能放棄自我,也不應該放棄自我!」

Parallel Mothers

艾慕杜華的永恆美學:紅色

「紅色如此強烈的顏色,吞噬了它周遭所有一切。在西班牙文化裡,紅色代表了熱情、火焰、血液和死亡,全部都可用紅色。」對紅色的執迷與偏愛,艾慕杜華如是說。從1980年執導處女作《烈女傳》(Pepi, Luci, Bom and Other Girls Like Mom)起,他已經創立了屬於自己的電影世界,探討女性、母親、同志、性別以及西班牙文化等相關議題,已成為了他的標誌。人物角色鮮明突出,美術設計更是濃艷奪目,曾與他合作過11次的藝術指導安東哥曼茲(Antxón Gómez)說:「能與一位把場景設計當作成電影中另一個『演員』的導演合作,簡直是一種奢華的享受。」

他形容紅色就像是艾慕杜華的個人印記,他對紅色有一種執著。有時會運用到杏黃色、灰藍色、煙綠色,盡量避免白色,且禁用玫瑰色與蓮藕色。這一套鮮艷色彩的魔法亦準確地套用於《誰和誰共母》,在充滿設計感的場景中點綴適量的俗艷元素。

電影大部分的篇幅都是於主角仰妮絲的家中發生,而這住所的家居設計,當然完美地運用了艾慕杜華的美學公式:家居環景看來很現代化,同時又帶點浮誇庸俗,而你總能發現鮮豔的紅色在不同位置出現,為這個空間注入了熱情和戲劇性。另一邊廂,仰妮絲故鄉的祖屋就以藍色和白色的磚牆為主,襯托木製的傢俱,營造傳統復古的空間,與仰妮絲的家形成強烈的對比。

出動私伙珍藏 打造理想拍攝場地

主角仰妮絲的家,就像是個現代傢俱藝術展覽,不禁令人好奇背後的設計理念。原來很多擺設都是導演自己從家中帶來!艾慕杜華直言:「你在電影裡看到的東西,很多都是屬於我自己的用品。就跟《萬千痛愛在一身》一樣,安東尼奧的住所就是我家的複製版。傢俬是我的、畫作也是我的。其實每當我在購物的時候,除了我喜歡它之外,我必須肯定那東西一定有機會出現在我的電影中!我喜歡模仿重塑生活的樣貌,雖然好像有點奸狡,但我總是嘗試利用這種方式來反映角色的模樣。」

艾慕杜華甚至會為同一件傢俬改頭換面,再放進不同的電影中。頑皮的他曾經替一張1960年代的翠綠色沙發,不停更換布料與顏色,令它重複出現於六部電影中!他終於揭開這個小秘密,向影迷自首道:「它在《女為悅己者狂》裡是白色的、《綑着我,困着我》是深綠色、《情迷高跟鞋》是紅、黃、藍色『蒙德里安』格紋、《對她有話兒》(Talk to Her)裡則是淺綠色。這張沙發是我非常喜歡的義大利風格。如果想在電影裡不斷看見造型優美好看的沙發,重新更換布料也是一種比較經濟實惠的方法!」

為了更準確塑造主角仰妮絲的家,導演艾慕杜華還做了很多準備功夫。他特意探訪了很多與主角年紀相若的女性藝術家,觀察她們的住所,當中有攝影師、畫家和珠寶設計師等。要打造仰妮絲完美的家,除了要仿效一眾藝術家住所中的格局,亦需要加上一些西班牙鄉村的攝影集,呼應著女主角攝影師的身份。最後再添上導演家中私藏寶物,讓一切鮮艷亮麗的元素互相撞擊又融合。

屏棄流行「失焦」拍攝手法 最豐富視覺訊息令人置身其中

「他跟一般的導演很不一樣,在現場拍攝時,他最在意的反而是美術設計和佈景。」荷西路易艾爾瑾(José Luis Alcaine)這樣形容他的長期合作伙伴艾慕杜華。每當有艾慕杜華執導作品面世,就必定會看見大攝影師荷西路易艾爾瑾這名字。在70年代,他是第一位使用螢光燈來進行拍攝的人,開創了先河。他後來更成為了艾慕杜華的御用攝影師。荷西路易艾爾瑾分享了拍攝《誰和誰共母》的關鍵——是他向導演建議,所有的東西都應該被對到焦:「我們使用非常高系數的光圈(幾乎所有鏡頭都在 f:16 和 f:22 之間拍攝),讓演員無論在前景、中景甚至背景時,始終保持對焦狀態,很清晰地出現在銀幕上。我同時希望可以完整地將場景呈現出來,不但讓我們的場面調度更有深度,觀眾也可以隨時將目光投向角色、佈景或是任何一個吸引他們的細節。所有環節都在與觀眾互動,視覺訊息變得豐富,觀眾也因此更如置身其中,如同融入在整個電影的場景之中,就像在現場看著那些演員一樣感受著他們的情緒,參與了故事的發展。這樣的攝影手法,大大不同於當代其他電影流行有一半或三分之二的畫面是失焦的,並且由導演引導觀眾去看特定的地方。我比較喜歡把所有的資訊都丟給觀眾,反而能夠帶觀眾進入艾慕杜華的世界,沉浸在視覺與情感的饗宴中。」

艾慕杜華解釋獨愛與荷西路易艾爾瑾合作的原因:「因為他最能抓住我覺得最正確的色彩——在《誰和誰共母》中可以看到陽光明顯的存在,就是透過窗戶看到戶外中庭的那片陽光。他讓這個陰鬱傷感的故事,處處變得明亮動人。」

配樂是主角的一面鏡 低調俐落精準烘托

導演艾慕杜華大讚音樂大師艾伯圖伊格萊西斯(Alberto Iglesias) 總能用配樂為故事增添光彩,令《誰和誰共母》充滿音樂感:「我一再驚訝懾服於他的天賦——以音樂來跟演員的種種沉默、說話、行動甚至眼神來對話。」

艾伯圖伊格萊西斯講述了他為《誰和誰共母》配樂,原來是從最複雜、最難處理的那場戲開始:​​「全片最複雜的一場戲,是當仰妮絲收到基因檢測結果的電郵,就是這一幕逼使音樂必須要介入,為電影擔當如同旁白般的敘述功能。我原來的想法是:配合女主角的特寫鏡頭,配樂可以不用太濃烈。然而,當我聽到彭妮露古絲不穩定的呼吸,看到她的痛苦、拒絕接受以至隨後的隱瞞,就激發了我用更濃烈、更複雜的聲音來作背景音樂。無論是甚麼情況下,音樂就好像是反映仰妮絲的遭遇的一面鏡子,像是鋼琴伴著歌手般的關係,時而等待她、時而啟發她,時而陪她一起沉默,任由她用眼神來交代,而配樂絕不洩露更多。這部電影的確是充滿了眼睛,除了演員的雙眼,連戲裡一些照片中的眼晴,彷彿都能透過鏡頭看著我們。」

艾伯圖伊格萊西斯進一步剖析,他選用近似大型弦樂中戲劇化的元素,來打造《誰和誰共母》配樂的質感:「分段與和聲等方面,會讓人聯想起三、四十年代的古典樂曲,是那些受過歐洲戲劇和歌劇訓練的作曲家來到荷里活,創立了電影配樂的大方向。隨著我的進步,也還出現了其他主題元素。它們逐漸交織在一起,不僅令人回憶起經典的電影配樂,也更接近我一直為艾慕杜華其他電影所做的那種音樂。」

談到何謂成功的配樂,他這樣總結:「電影配樂與剪接是密不可分、相輔相成的,總在一段對白開始前或結束後響起配樂,可謂非常務實而具功能性。但應該做到不明顯刻意同步,觀眾察覺不到,才是真正的自然和流暢。」

關於 導演/編劇 艾慕杜華(Pedro Almodóvar)

近年頂著一頭招牌的白髮,72歲的西班牙國寶級鬼才大導演,亦是西班牙新電影運動的靈魂人物。他的作品經常以大膽與露骨的人物、題材與拍攝手法,探討人生議題,包括愛慾、生死與性別等,作品總是挑起爭議。1980年執導處女作《烈女傳》(Pepi, Luci, Bom and Other Girls Like Mom),得到不少Cult片迷的寵愛,自此便建立了個人的電影風格。1987年,以《慾望之規條》獲柏林影展的「泰迪熊獎」。1988年,以年度西班牙國內最賣座電影《女為悅己者狂》,贏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劇本」以及歐洲影展「最佳青年電影」。1999年,以《論盡我阿媽》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康城影展「最佳導演」、法國凱撒獎「最佳外語片」,哥雅獎「最佳影片」。三年後,憑2002年的《對她有話兒》再奪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英國影藝學院獎、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2006年的《浮花》更達至事業高峰,獲得第59屆康城影展「最佳劇本」並助女主角彭妮露古絲勇奪康城影展「最佳女演員」,還有哥雅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創音樂」以及國家評論協會「最佳外語片」等等。2013年獲歐洲電影學院頒發最高榮譽「歐洲電影世界成就獎」。今年再憑《誰和誰共母》橫掃全球100項電影大獎與提名,並為彭妮露古絲首度摘下威尼斯影后。

Parallel Mothers

關於演員

彭妮露古絲 (Penelope Cruz) 全球最知名的西班牙首席女星,更是艾慕杜華的繆斯女神。兩人過去已合作過6部電影,包括2006年《浮花》,憑著為了保護女兒而殺夫的母親一角,奪得康城影展以及歐洲電影獎「最佳女主角」,其後更憑此片入圍奧斯卡、金球獎及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女主角」。2009年,她憑電影《情迷巴塞隆拿》奪得奧斯卡金像獎以及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女配角」殊榮。十年後再藉著《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and Glory)入圍金球獎「最佳女配角」。今年更憑《誰和誰共母》首度摘下威尼斯影后,同時成功入圍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榮獲「最佳女主角」提名。

米妮娜絲密 (Milena Smit) 西班牙新晉女星,15歲時在西班牙埃爾切擔任模特兒,後來搬到馬德里,於克莉絲汀羅塔(Cristina Rota)表演學校接受演員培訓,師從著名的演技教練貝爾納希勒(Bernard Hiller),連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和金美倫戴雅絲(Cameron Diaz)都曾是他的學生。米妮娜絲密2020年於西班牙驚悚片《Cross the Line》搶當女主角開始備受關注,《誰和誰共母》是她演藝生涯中第二部電影作品。

艾塔娜莎哲希洪 (Aitana Sánchez Gijón) 出生於羅馬,父親是位從佛朗哥主義流放的歷史講師,1歲時搬到了馬德里。16歲時於一套高中連續劇《Segunda Enseñanza》,扮演女同性戀少年出道。1989年憑著喜劇《Bajarse al Moro》突破性的角色正式開展了她的職業生涯。1995年與奇諾李維斯合演《真愛的風采》(A Walk in the Clouds),以一位懷孕和被遺棄的墨西哥裔美國葡萄種植者的女兒一角而聞名於世。她演出過不少著名作品,早年有包括1997年《春情花花鐵達尼》(The Chambermaid on the Titanic)及2004年《迷魂殺陣》(The Machinist)等。今年憑《誰和誰共母》嬴得第九屆西班牙費羅茲獎「最佳女配角」,同時獲得第三十六屆西班牙哥雅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伊斯雷艾利贊迪 (Israel Elejalde) 西班牙演員和劇場導演,活躍於電視及電影。於 2014 年的西班牙驚慄片《通往黑暗的瞬間》(Magical Girl)中,憑著突破性的演出,獲得了西班牙哥雅獎「最佳新演員」提名。

茱麗葉塔莎莉露 (Julieta Serrano) 著名多產的西班牙戲劇和電影演員。自 1960 年代開始演戲,經常與導演艾慕杜華合作,其作品包括《女為悅己者狂》、《萬千痛愛在一身》以及《修女愛瘋狂》(Dark Habits)。

羅茜狄龐馬 (Rossy de Palma) 時尚、音樂、攝影無一不曉,會說四種語言,在2013年被法國文化部授予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2019年更獲家鄉西班牙頒發藝術價值金獎。博學多才的她除了擁有藝術家的身份外,同時亦是西班牙電影界的代表人物。1986年在馬德里一間咖啡廳,被導演艾慕杜華發掘後,開始了她的演藝生涯。二人於三十多年來合作無間,她以1987年的《慾望之規條》出道,隨即又演出《女為悅己者狂》,接著憑藉1993年的《蕩女Kika》及1995年的《愛.火.花》(The Flower of My Secret),獲得兩次西班牙哥雅獎「最佳女配角」提名。2016年客串演出《胡莉糊濤》;2018年於康城影展閉幕電影《殺了堂吉訶德的男人》(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中亦再次看見她的身影。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