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暴 - 「講個笑話… 好笑的話, 留你一命!」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1年06月03日
Poster

除暴 Caught in Time

資料
發行:英皇電影
導演:劉浩良
主演:吳彥祖、王千源、春夏、衛詩雅、大力、 于笑
級數:IIB
片長:94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1年6月24日

電影介紹

屢破大案的刑警鍾誠 (王千源 飾) 來到常普市,遇到猖狂犯下多宗搶劫殺人案的「老鷹」集團。鍾誠臨危受命負責追捕,但「老鷹」集團不但訓練有素,而且紀律嚴明,偵破及追捕過程給鍾誠帶來巨大挑戰。首領張隼 (吳彥祖 飾) 更刻意挑釁,矛頭直指鍾誠。數年間,一次次的案發,一次次的鬧市火拼,「老鷹」集團卻一次次從鍾誠手中脫逃。偵查、追剿、破案變成了與時間的競賽,正邪較量,究竟誰可取勝?

Caught in Time

《除暴》(CAUGHT IN TIME) 是劉浩良第二部導演作品。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以導演身份面對中國市場。上一部《衝鋒車》(TWO THUMBS UP) 屬於港產片,主要面對香港觀眾。但今次是第一次以導演身份面對這個龐大市場,觀眾究竟會怎樣看?我很好奇。」

上一部作品《衝鋒車》在2015年上映。在這六年之間,劉浩良先後寫了兩個劇本,但基於種種原因,都未能成功開拍。後來,一次跟監製韓三平 (三爺) 聊天時,問他有沒有興趣做一個90年代內地的警匪片,這個建議讓劉浩良眼前一亮:「我個人對於沒有做過的事情都是很興奮的… 那一刻幾乎沒有猶豫:來吧!」

確定方向後,劉浩良隨即開始資料搜集,幾乎看遍了當年內地的所有重案資料和紀錄片:「難以想像的是,居然有這麼多資料,特別是那些相關片段。其中有一個很出名的重犯,有一部長達三小時的紀錄片,從搶劫,到被捕,再受審,最後是槍斃之前的遺言,全部都有,看完令人很震驚。」

監製韓三平曾說過:「國產犯罪片不緊張,香港警匪片太誇張。」如何讓觀眾信服,同時還要有商業片的娛樂性,當中的平衡,是今次創作最困難的地方。導演劉浩良舉例:「在現實生活中,劫匪可能笠個絲襪就進入金舖;但在電影中,若果要吳彥祖笠絲襪打劫,那就變成綜藝節目了。1991年的美國電影《終極豪情》(POINT BREAK),片中的的劫匪就是戴著歷任美國總統的頭套,看起來好有型,但這完全是戲劇性的誇張創作。」

他再補充:「所以最重要的問題是,兩者之間的平衡。既要好看,又要真實,所有的美術、服裝、道具,包括演員的演出,其實都是在找這當中的平衡感。」

《除暴》的拍攝地是在廣東江門市,市內仍保留了不少上世紀90年代的古舊建築風貌,在拍攝上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即便如此,美術組、道具組仍然做了大量查證,確保片中出現的所有場景,由唐樓外牆到路邊的小標語,都是屬於90年代的情懷。導演劉浩良打趣說,「我們是在做一部古裝片!好在今次拍攝團隊好有經驗,一直都是拍商業電影,所以好清楚應該怎麼做。整個過程最難是花時間,需要慢慢打磨——不過這也是好玩的地方。」

電影《除暴》的一大亮點,自然落在吳彥祖身上。吳彥祖近年主力在荷里活發展,拍了不少大製作如《魔獸爭霸:戰雄崛起》(WARCRAFT: THE BEGINNING)、《人造天劫》(GEOSTORM)、《盜墓者羅拉》(TOMB RAIDER)等等;今次回歸華語電影,卻飾演一位窮兇極惡的悍匪。在劉浩良看來,選擇吳彥祖演反派,完全是下意識的決定。

Caught in Time

「劇本完成後,我拿給遊乃海看。他看完後跟我說,你個賊要好型喎!當時腦海中,第一個跳出來的就是吳彥祖。幾年前Daniel拍過《滾蛋吧!腫瘤君》,內地觀眾都很受落,評價也不錯。再加上他自己對這個故事也很有興趣,於是一拍即合了。」

拍攝時,導演不斷告訴吳彥祖,不要覺得自己演的是個壞人。對於這個角色而言,導演需要的不是他作為劫匪十惡不赦的一面,而是要更多地展現出他人性中複雜的一面:例如他對於打劫這件事的「遊戲」態度,還有展現他作為兒子和丈夫時真情流露的一面。

吳彥祖的對手是公認的演技派王千源。近幾年經常出現在大銀幕,自《解救吾先生》後貢獻了不少經典角色,有正派也有反派。拍攝時,他和導演在現場也不斷溝通。因為電影是按照「先打劫,再捉賊」順序拍攝,有些場面,導演覺得王千源的表演稍為平淡,缺乏了一點緊張感,但最後導演還是被說服了:「王千源是對的。你想,一個對賊咬死不放的探員,這麼多年來只做這一件事,他不可能太過心急,因為一急就捉不到。」

劉浩良坦言,美國資深導演米高曼(Michael Mann)1995年的作品《盜火線》(HEAT),給予了不少靈感。他希望《除暴》兩位主角既冷靜、又專業。悍匪把打劫當作遊戲,而探員也把捉賊這件事視作唯一執念。兩人之間除了對立關係,某種程度上也是惺惺相惜。「如果一個人的一生沒有遇到水準相若的對手,這樣的人生是不值得活。所以我一定要找兩個有份量的演員,最強悍的賊,就要配最厲害的兵,反過來也是如此。這兩個演員,即使角色對調,觀眾也不會覺得違和。」

「其實這種嘗試不是第一次,早在爾冬升的《槍王之王》裡就出現過。古天樂和吳彥祖誰演探員誰演罪犯,當時大家就爭論不休,這也是有意思的地方。」導演還特別安排了一場倆人分別看電影的場口,當時放映的正是吳宇森作品《喋血雙雄》。

Caught in Time

「對我們這一代香港導演來說,吳宇森就像精神導師。當年就是因為看他的片子看到熱血沸騰,所以才想做電影的。如果說,從他的作品中學到什麼的話,我覺得那就是他把男人的浪漫描繪得很透徹。這種關係無關善惡正邪,也無關愛情,就是一種惺惺相惜的感情,這是非常可貴。」

劉浩良從事編劇二十多年,擔任導演七年,從「金牌編劇」到「新人導演」,劉浩良坦言,直到現在仍然不習慣「導演」這個身份。

「很多和我一樣,擔任了多年編劇然後轉去做導演的,都有同樣的感覺,就是大家都不習慣導演這個身份。因為在香港做編劇,我們都認為這是一個服務導演的工作。像我合作過的那些大導演,爾冬陞、陳嘉上、杜琪峰、莊文強等等,在我心目中,這些人才是導演,我們還要再努力很久才能成為像他們一樣的導演。」

這種「不習慣」,亦意味肩負的責任更多,不斷學習努力。「當編劇的時候,經常寫到零晨兩、三點,離開時發現爾冬陞導演還在工作。我就在想,人家已經拿了多少個金像獎,早已名利雙收,還是這麼努力。那時我就覺得,不要談什麼才華,自己連努力都還夠不上呢。」

資料提供:英皇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