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局謊情 - 窺探圈套背後!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11月02日
Poster

騙局謊情 Good Liar, The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Bill Condon 比爾干頓
主演:​​Helen Mirren 海倫美蘭、 Ian McKellen 伊恩麥基倫、 Russell Tovey 羅素托維、 Jim Carter 占卡特
級數:IIB
片長:11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1月28日

電影介紹

New Line Cinema呈獻年度壓軸劇情片《騙局謊情》(The Good Liar),促成《英女皇》金像影后海倫美蘭(Helen Mirren),與曾憑《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及《魂斷夢工場》兩度獲提名奧斯卡的伊恩麥基倫(Ian McKellen)在大銀幕上首度演技交鋒。

《魂斷夢工場》金像得主比爾干頓(Bill Condon)執導及監製,《褔爾摩斯的最後奇案》謝菲克查(Jeffrey Hatcher)根據尼古拉斯西亞力(Nicholas Searle)暢銷小說改編劇本。

職業老千Roy Courtnay(伊恩麥基倫 飾)在網上認識到富婆Betty McLeish (海倫美蘭 飾)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好運氣。Betty向他打開了自己的心房和家裡的大門,然而Roy驚覺自己對女方越來越上心,令這個早已預謀好的騙局變質成他人生中最危險的決定。

《騙局謊情》其他主演演員包括電視劇《無間諜戰》羅素托維(Russell Tovey)及《唐頓莊園》占卡特(Jim Carter)。

Good Liar, The

《美女與野獸》格友倫(Greg Yolen)與比爾干頓同任本片監製,Richard Brener、Andrea Johnston、Aaron L. Gilbert、Jason Cloth、Anjay Nagpal、Jack Morrissey及Nick O’Hagan擔任執行監製。

電影的幕後團隊包括:《美女與野獸》攝影師Tobias Schliessler、BAFTA提名美術總監John Stevenson、《美女與野獸》剪接Virginia Katz、《褔爾摩斯的最後奇案》戲服設計師Keith Madden、兩度獲奧斯卡提名的Carter Burwell配樂。

《騙局謊情》全片於倫敦及柏林拍攝,由New Line Cinema及BRON Creative聯合呈獻,1000 Eyes製作,華納兄弟影片公司發行,香港將於11月28日獻映。

騙藏陷阱 耆逢敵手

「《騙局謊情》探討了人性本質的黑暗面,間中加入黑色幽默。」身兼導演和監製的比爾干頓這樣形容電影:「這是齣希治閣風格的懸疑片,結合了懸疑、犯罪和人性的劇情。而故事中心是兩位影壇泰斗扮演的複雜角色,處於巔峰狀態的兩人演繹出一個猶如經典犯罪小說的故事,令你不斷猜測直到結局。電影狡猾又抵死。」

除此之外,他知道觀眾一定會期待有互扯後腿的劇情,補充說:「最令我興奮的是,觀眾如何將戲中的曲折串連起來。不只是那些曲折的劇情會令人大吃一驚,驅使他們作出這些舉動的動機和原因也使你驚訝。」

飾演Betty McLeish的海倫美蘭:「我希望可以飾演一個有內涵又複雜的角色。Betty是個溫柔的人,沒有裝作強勢硬朗。她跟很多人一樣,覺得人生有所缺失。她渴望有個伴,有個可以一起外出晚膳、一起看齣戲的人,而Roy這個男人就在此時出現,他幽默又迷人,正是她心儀的類型。」

事實上,兩人更快就建立起更深的關係,他們都在尋找那個特別的人,決定在對方身上冒一次險。《騙局謊情》不單探討欺騙的藝術,也著眼於維持一段關係的藝術。電影提及心照不宣、甚至可以說是自私自利的共識是,一個騙局或一段關係要成功,通常都要找能夠匹敵的對手參與。

伊恩麥基倫是第四次與比爾干頓合作,說:「謎團和複雜性構成娛樂性十足的故事。我判斷一個劇本最首要的是我會否喜歡觀看,我喜歡那些預料不到的故事。這個劇本有好幾次令我因為不可預計的劇情而屏住呼吸。」為了幫劇情保持神秘,他慎重地不再多加談論劇情發展。他說:「這樣說好了,故事講述兩個有趣的人約會,」再小心翼翼補充:「他們可能各自心懷鬼胎。」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兩人相遇的時候,Roy專業地打量了Betty。在他無懈可擊的舉止和閃閃發亮的藍眼睛下,是個無恥的大計去誘惑她,利用她的脆弱,揸乾她的身家。他已經覺得自己成功了一半。Betty自丈夫死後生活雖然無憂,但卻百無聊賴。溫柔熱情,又孤獨的她,比起理性處事應該歡迎接受新機會。可是,縱使Roy對自己高超的騙術和將要扮演的角色信心十足,但可能這個女人並非只如他的想像。他的一生可能大話連篇,但誰又可以肯定Betty如表面般單純?她也可能有自己的秘密。

Betty似乎也留了一線保險,她叫孫兒Stephen駕車到附近守候,如果約會出了問題了能安全送她回家。她解釋:「這只是預防措施。」而Stephen也是真心擔心她。當然,Roy完全理解這個安排,縱使他不希望有個保護欲強的後生仔在場。

Stephen 由羅素托維飾演,而占卡特則扮演Roy的好拍檔Vincent。

Roy的私生活引起Stephen的懷疑,但和善的Betty從不介意。Roy在中午外出?去醫院探朋友?也不會過問。海倫美蘭說:「他的生活也有部分很神秘,連與他親近的人也不清楚,因此,一直有種陰謀正在進行中的感覺。」雖然Betty沒有因此冷卻了對這位追求者的興趣,她對Roy的不了解一直是那些沒講明的事。這樣令一切都加添了不確定性,也增加了讓她無辜被扯進他正在進行的其他勾當的風險。

真相是,對一個以食腦維生、不能控制對虛榮的渴望的老練騙局高手來說,詐騙富婆只是Roy的副業。他通常同時操縱著多個騙局。導演說:「電影某程度上揭示了職業騙徒的病態。」雖然電影改編自Nicholas Searle的原著小說以Roy為主線,但導演認為Betty及Roy(亦即是海倫美蘭和伊恩麥基倫)的對手戲更有睇頭。他補充:「女角和她的觀點同樣重要。故事由兩人的這段關係開始,也隨之結束。」監製格友倫同意道:「我們由一開始都清楚知道我們想拍一場對決。這齣電影一大賣點就是這兩位影壇巨人難得交手,為角色注入細節深度和風格。這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天作之合。」

製作這齣電影由格友倫發現到這本小說開始,之後在多年拍檔比爾干頓出發搭長途機前將小說交給他。格友倫憶述:「在比爾著陸的6小時後,我收到電郵。他說:『這是一套電影!』我認為比爾作為導演的卓越能力是,他能夠深刻描寫複雜的角色和故事,引起觀眾疑問,拍出精緻又富娛樂性的作品。《騙局謊情》是齣情感豐富的懸疑片,局中有局。」 比爾干頓和格友倫找來他們之前在《褔爾摩斯的最後奇案》合作過的謝菲克查將小說改編成劇本。謝菲克查憶說:「我偶然也會遇到一些很想盡快破解疑團的作品。這正是其中一個。在故事中有個騙局,騙局中有一條疑似感情線,感情戲入面又有其他元素。故事就好像俄羅斯娃娃,每一次你揭開一層,就會發現到有另一面。」

改編Searle的小說成為電影即是將故事帶到現今社會,科技成為了不可劃缺的一環,而角色的過去仍然保持神秘。謝菲克查解釋:「小說很早已揭開真相,懸疑感來自主角何時發現讀者已經知道的真相。至於電影則以客觀角度出發,讓觀眾投入到不同角色的觀點。」作者Nicholas Searle認同這個做法,說:「我喜歡這個劇本,謝菲改編得很好。故事有所不同,但沒有偏離小說的精神,我完全不介意作出改動。比爾是執導這套電影的絕佳人選。他有描繪角色的觸覺,拍過不同類型的電影,所有作品都富有內涵,我喜歡他專注於建立角色的同時,也能顧全到整個故事的發展。」

隨著Betty和Roy相處時間增加,《騙局謊情》帶觀眾跟Roy走過倫敦繁華的大街小巷,去到Betty優雅的近郊大宅,卻走不進兩人的內心。以旁觀者的角度,他們只是尋常情侶享受與對方的相處時間,Betty笑容充沛,Roy邊講自己的故事,邊散發魅力。導演說:「我們都知道壞人會利用智慧和魅力令觀眾轉而支持他們。要將角色的性格設計到足以令觀眾忽略了他們背後的詭計。」但《騙局謊情》的中心正是他們隱藏的秘密。

海倫美蘭、伊恩麥基倫 大銀幕首度交鋒

導演在數年前欣賞過海倫美蘭和伊恩麥基倫的舞台劇《The Dance of Death》,知道兩人是對出色的對手。但他在《騙局謊情》開拍時,驚喜的發現兩人以從未嘗試過的方法演繹角色。他說:「海倫的演繹來自她出於經驗的直覺,以及如何在當刻演得逼真;至於伊恩,他比較注重綵排和討論,他會以不同角度去檢視劇本,場景、戲服和道具也一一研究。可以見證他們的交手真的好夢幻。有時候,他們會各自向我表示對對方演技的讚嘆,與自己的風格有何不同,就好像以兩個不同角度去看同一個世界。」

兩位經驗老到的演員也同樣欣賞導演。伊恩麥基倫說:「我認為我們都喜歡舞台劇是我們如此合拍的其中一個原因。」海倫美蘭補充:「比爾知道舞台劇的操作,並反映於他的電影作品上。他的作品都直接實際,很快就進入主題。而且他亦有編劇經驗,懂得運用每一幕的對白是他的優勝之處,他明白甚麼是必要或多餘的對白。」

至於觀眾如何從兩位主角身上得到線索,導演說:「一開始觀眾會認識到Roy的生活和行為,Betty比較像個花瓶,觀眾只能從Roy的角度認識到她。海倫的演出難度很高,因為她要演繹一個詐騙目標,一個宅女,一個寂寞的寡婦,之後觀眾會發現她並非表裡如一。」海倫美蘭說:「她友善聰明,有點單純,大方得體。她也很坦率,我喜歡她這種性格。」

可是,智慧是主觀的特質。你可以對藝術、歷史或文學有深厚的知識,卻完全不懂財政和投資,因為之前有另一半負責處理。Betty這些不足正是Roy所依仗的。這些全靠海倫美蘭去演繹,導演說:「她要表現出對某些方面的不熟識,但又不能表現得過於無知。Betty是個聰明人,海倫只需要稍微收斂一下,她將角色的演繹得恰到好處。這部分正是這齣電影的細膩之處。這不是傳統的懸疑片,我們沒有隱瞞Betty也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觀眾會察覺得到,但卻想像不到那秘密是甚麼,以及她會如何利用這個秘密。」

至於Roy,他的詐騙大計和不同的生意交易一早就毫無保留地公開,更不用說他為了達到目的的決心。雖然他的身世背景仍然是個謎,伊恩麥基倫笑說有一個真相可以透露:「如果我要談論Roy,我可能會說出一些Roy不希望我透露的事情。他是騙子是個非常明顯的事實,但他的真正身份,他的出身,和他的動機還是留待劇情逐一交代比較有趣。他臉上的鬍子是真的,我只能劇透這麼多。」導演就是欣賞伊恩麥基倫這種冷笑匠,與及他的演技才華。他說:「伊恩是世上偉大的莎劇演員之一,也有豐富的奸角演出經驗。但我相信《魔戒》,以及他為甘道夫加添的夢幻魔法氣質,令他深受全球年輕一代觀眾的愛戴。他將之前所有角色的特質加添到Roy的演繹中。」

Betty和Roy經過幾個月交往後,慢慢變得親密,直到一件適時發生的意外令他們急速升溫。Roy跌倒受傷,扭傷了腳,不能走上他在三樓的家,於是Betty讓他暫住於她家裡的客房,直至完全康復。這個出於好心的舉動惹怒了她和善但固執的醫科生孫子Stephen。他一直勸告嫲嫲不要太投入於新戀情,至少等他調查到Roy的背景。飾演Stephen的羅素托維說:「Stephen是個有決心的人,他怕與人敵對。他關心Betty,是他的守護神,但他似乎做得過了火。他對這個男人起了疑心,對於Betty和Roy這麼快就如此親密,感到沮喪。他要保持警覺不要意氣用事,他是Roy詭計的一大阻礙。」於是,Stephen和Betty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因為Betty覺得她有自由讓誰人走進她的家,她的人生,這都是她自己的決定。 導演說:「羅素是我一直想合作的演員。Stephen可以被演繹成另一種風格。他可以是個傳統保守,一本正經的書呆子,緊張大師。我很喜歡羅素將他賦予他的另一種風格。」

雖然Stephen並不歡迎Roy的出現,但羅素托維就很興奮能夠與伊恩麥基倫再度合作。他說:「伊恩真的太有型。他完全不似他的年紀,有如一個年青人。我喜歡與他相處。海倫也好得不得了。有一刻,我驚覺自己就站在甘道夫和伊莉莎白女皇身邊,他們都是受人尊敬的演員,他們有實力又親民。與他們一起拍對手戲,他們完全投入到角色中,是個難能可貴的經驗。」

Betty有Stephen提醒她要提防Roy,Roy則由手下Vincent,角色由占卡特飾演。但他是因為利益才與Roy親近,兩人是騙局老拍檔,機靈的他會化身為各種Roy編造出來的人物。觀眾第一次見到他時,他偽裝成跨國銀行的匯款員,正在詐騙一班俄羅斯黑幫。之後,Vincent化身為Roy介紹給Betty認識的穩重財務策劃師,教她將儲蓄作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占卡特說:「我們不知道兩人怎麼認識,但他們肯定合作已久,因為他們默契十足。他們有一套慣常手法,他們已行騙多年。他們是兩個想賺快錢的人,隨著劇情發展,這次可能是他們的終局。」

占卡特與伊恩麥基倫在90年代合作過,說:「和他合作得很愉快。我們一見如故,他很易相處,是個很好的經驗。」

幾位演員將戲中的騙局活靈活現地演出來。導演說:「起初我以為有很多這樣年紀的英國演員適合演出Vincent這個角色,當我再深入了解角色的性格、參與的劇情,我發現為數不大的演員適合,而占卡特排在首位。這個故事角色沒有很多情感交流,當然觀眾可以認為Roy感受到的溫情都是來自Vincent。」

Good Liar, The

倫敦鬧市實景拍攝

導演第三次於倫敦取景拍攝電影。他說:「只要你一提出,就會有人告訴你在倫敦取景拍攝有多不容易,那裡有多繁忙,不能暫停交通。這都是真的。可是,我和格友倫都喜歡在倫敦取景,特別是這樣的電影,不需要搭建很多場景,在倫敦就有集合了具歷史和特式的場地。」

電影的拍攝場地包括:貝爾塞斯公園附近的一所公寓,被用作Roy的家、著名的皮卡迪利購物區內的Hatchards書店;Fortnum & Mason百貨公司;Betty在聖詹姆斯街的Lock & Co. Hatters 幫Roy買禮帽。他們在皮卡迪利拍攝逛街的場面時,沒有封閉街道,於是製作團隊要盡量隱身,好讓行人仍可以在拍攝期間通過,拍攝要快速進行。

拍攝最困難的是在查令十字火車站取景一幕。車站內有大批群眾,再加上要營造的視覺效果和特技場面,在月台完成拍攝非常複雜。每次要重拍都需要等待火車埋站的適合時機。這一幕,Roy在月台遇到強敵。在這個年輕很多的對手有進一步的行動之前,Roy用雨傘刺他,令他失平衡跌入路軌。這一幕表現了Roy冷血的一面,他會不惜一切去保護自己的利益。這一幕要配合好火車埋站的時間,我們將月台的動作場面和武師跌入路軌兩幕分開拍攝,用後期將兩幕合二為一。伊恩麥基倫親身上陣拍攝這個動作場面。

導演總結說:「當故事的所有謎團揭開,觀眾回想之前的劇情就會發現他們在同一時間進行了多少計謀。我認為這樣的設定豐富了電影,希望可以令觀眾感到驚訝和有趣。觀賞這樣一個充滿秘密和謊言的故事,最有趣的地方是你永遠不知道將會發生何事,或者為何劇情會如此發展。這就是樂趣所在。」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