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的總和 - 愛慾噬約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2年11月24日
Poster

骨肉的總和 Bones and All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Luca Guadagnino 魯卡加達連奴
主演:Timothée Chalamet 麥菲查洛美、Taylor Russell 泰勒羅素
級數:III
片長:132分鐘
上映日期:2022年11月24日

電影介紹

米高梅獻禮、破格暗黑唯美愛慾鉅獻《骨肉的總和》(Bones and All),改編自炙手可熱同名小說,在剛過去的「威尼斯影展」大放異彩,《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意大利導演魯卡加達連奴,憑此片勇奪最佳導演銀獅獎,全球影迷哄動!他跟奧斯卡提名型男添麥菲查洛美再度合作,搭上同時以本片榮獲「威尼斯影展」最佳新進女演員、早前因《密室逃殺》一片而爆紅的泰勒羅素;當唯美浪漫初戀遇上血腥駭人暴力,心理與視覺上的衝突,立定出毛骨悚然之愛慾噬約,成為超人氣話題之選。

在邊緣掙扎求存的少女梅倫(泰勒羅素),與及被社會摒棄的憤青里(添麥菲查洛美),他倆初戀故事會怎樣發生?二人相遇於列根時代的美國,一起踏上千山萬水,探索旅程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看盡人生百態,儘管他們盡了最大努力,還是逃不了各自可怕的過去。愛情和慾望,能否戰勝彼此的對立與分歧?


這次旅行改變了魯卡加達連奴的觀點——他的目標是在電影中保留旅者新鮮和為之著迷的觀點:「我以更純粹角度看這國家,令我質疑我對美國的所有偏見。我看到一個矛盾得來又很迷人的地方、我看到美國是一個讓人可以重塑自我的地方,但卻有很多人被遺忘。這是一個非常開放、好客和慷慨的地方,但也充滿隔閡。」他想在視覺上呈現這些矛盾,所以決定這部電影必須跟隨著里和梅倫的公路旅行路線拍攝:「我們整個拍攝團隊都像角色一樣,穿越美國。我們在五個州拍攝,從馬里蘭州開始,向西移動到俄亥俄州、內布拉斯加州、印第安納州和肯塔基州。我們一直在移動,100%實景拍攝。」

要令觀眾沉浸在梅倫和里驚險的公路之旅,令人回味的音樂也要重要元素。電影配樂包括了80 年代風靡萬千少年的Duran Duran名曲,還有 80 年代獨立樂隊如 Joy Division 和 New Order。 但主理配樂的,是一對來自80年代之後的音樂家、工業搖滾樂隊Nine Inch Nails 的成員Trent Reznor 和 Atticus Ross,他們受到這些80年代樂隊的影響,擅長以音樂表達孤獨和緊迫感,二人過往亦因為電影主理配樂而聞名,包括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和Pixer的《靈魂奇遇記》(Soul)。

導演的話

那些關於被剝奪權利或活於社會邊緣的人的故事,往往都能深深打動我。我所有電影都是關於這些邊緣人,《骨肉的總和》(Bones and All)的角色引起了我的共鳴。同時,我亦很有興趣嘗試拍出 80 年代美國中西部的獨特質感。在這種現代環境中的流浪者、漂泊者,對我來說很具美國特色,亦是我開始在美國製作電影最適合不過的起點。

這部電影是很柔情地看待它的角色,我對他們的心路歷程和將要面對的事情很感興趣——在這些人物充滿不可能的命運之中,會存在著可能性嗎?我不認為這部電影是越界的,但也許我們太受後現代主義影響,所以用經典的方式去講述這個故事時就讓人覺得越界。 我希望觀眾參與這個旅程;這是一趟發現之旅。這些是甚麼人?為何他們有如此的行為舉止?他們在尋找甚麼?那麼我們又從他們身上在找到甚麼?

我來自一個天主教國家,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有同類相食的比喻——聖餐薄餅就是基督的身體的比喻。同時,我們仍然是動物——一部分是理性,一部分是本能;而我們的行為一部分是社會性的,一部分是祖傳的,因此一個人可以毀滅另一個人,但這不是本片的主題。對我來說,這部電影是思考我是誰,以及我如何戰勝我無法控制的感受。還有就是,我何時才能在別人的凝視中找到自己?

-—導演 魯卡加達連奴(Luca Guadagnino)

Bones and All

顛覆類型的愛情故事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導演魯卡加達連奴的又一個愛情故事,《骨肉的總和》中的愛情既溫婉柔情又黑暗奇情,這是兩個美國邊緣人的一次發現之旅,非一般的癖好使他們為世不容,二人要不斷逃跑,流離失所,但他們渴望找到一個屬於他們的家。

他們的叛逆之旅始於 1980 年代,年輕的梅倫(Maren)生來就背負著一個秘密,並受到超出常人的莫名饑渴驅使,使她無法像其他人一樣,只好不斷從一個城鎮搬到另一個城鎮,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被社會遺棄的人。當傷心欲絕的父親無法再幫助她時,梅倫別無選擇,只能獨自出走。然後她發現,原來她並不孤單,原來還有其他跟她一樣擁有同樣強烈需求的人,就像里(Lee)這個小鎮流氓,他幫助她生存下去,他與她越來越親近,即使他們在對方面前會變得越來越脆弱,甚至到了危險的地步。

雖然他們的狀況是駭人得令人毛骨悚然,但魯卡加達連奴對梅倫和里的故事的處理手法,打破了類型的界限。魯卡加達連奴沒有扎他們描繪成噬血野獸,也沒有暗黑的哥德風格,他們難以抑制的渴望,只是他們不可避免的命運。隨著旅程的展開,他們的故事也發展成了另一種東西,變成兩個年輕人的自我解放之路,在一個無法接納他們的世界裡,尋找自我與美好的事情。

對於魯卡加達連奴來說,描寫兩位主角對血肉的饑渴,絕不是為了嘩眾取寵,而是恰恰相反:是同情那些迷失的人,那些無法融入、必須在邊緣徘徊的人,那些被社會摒棄但又從同類身上得到接納的人。他認為《骨肉的總和》是「關於不可能的愛情,關於被剝奪權利的人,以及尋找家園的夢想」。

他說:「這個故事是關於兩個年輕人,知道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家』這樣的東西,所以他們必須重新發明它。 梅倫和里在極端情況下尋找自我,但他們提出的問題是普世的:我是誰?我想要甚麼?我怎樣才能擺脫我這種命運的枷鎖?我怎樣才能找與其他人的連繫?」

Bones and All

《骨肉的總和》的源起

《骨肉的總和》是魯卡加達連奴首部在美國拍攝的電影,並以美國傳統的公路旅行作背景,但踏上這趟公路旅行的主人翁,卻是兩個「異類」,他們看不見將來,只能在絕望的掙扎裡尋找能被世界接納的一絲曙光。

魯卡加達連奴最初是從編劇大衛凱加尼奇(David Kajganich)的一個改編劇本中接觸到這個故事,並被這個截然不同的故事所吸引。大衛凱加尼奇之前曾為魯卡加達連奴的愛情喜劇《危情後樂園》(A Bigger Splash),以及他翻拍的恐怖經典《陰風陣陣》(Suspiria)編劇。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Camille DeAngelis的 2015 年同名小說,講述一個天生有食人慾望的年輕人,顛覆了一般的成長故事。大衛凱加尼奇則專注於梅倫如何跟所有的渴望尋找力量的女孩一樣,與內心深處的焦慮抗爭,這些焦慮是來自愛情和道德的不確定性,來自身體的奧秘和負擔,來自叛逆的誘惑和代價,並且要克服一切的困難去建立一種自我意識,更要有勇氣去接納自己。但在梅倫的情況來說,這一切都與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連在一起——她是否能夠抗衡吃掉摯愛的駭人本能,與任何人建立親密關係。

大衛凱加尼奇表示,他在寫劇本時花了不少時間閱讀年輕女性與自我身體不協和的經歷,包括飲食失調、身體改造等等。「我和很多女性朋友談論了她們的青春期,也花了很多時間和朋友一起思考初戀給我們的感覺。由於劇本中的很多見解都是來自我的朋友——我有責任不以批評的眼光去看他們——這也幫助我把梅倫當作朋友,寫劇本時我感覺和這個角色很親近,我希望能夠讓這部電影的年輕女性觀眾從中看到對她們有意義的部分。」

對魯卡加達連奴來說,大衛凱加尼奇對這些角色作為流浪者、漂泊者,以及為世不容的孤獨靈魂的刻畫,是最有啟發性和吸引力。他從中看到了對差異、孤獨和看不見的美國的廣泛探索,尤其是在隔閡重重的世界裡,是甚麼將人連聯起來。

「《骨肉的總和》關於兩個必須活在社會邊緣的人的故事,我不覺得這很可怕,我希望觀眾會愛上這些角色,感受他們,支持他們,而不是批判他們。我希望觀眾在梅倫和里身上,看到我以電影方法反映我們作為人的所有可能性。」

食人癖的主題對魯卡加達連奴來說並不是一種挑釁,而是一種氛圍。他指出,吃肉飲血長期以來都是一種宗教和文學隱喻,他決定將角色令人不安的食慾簡單地視為他們生活中的一個事實,像睡眠一樣真實和迫切的需求。更重要的是,這是一種引致恐懼、羞恥、強迫和偏見的疾病,使他們被排斥在外,並迫使他們不斷地、赤裸地面對人性最原始的一面,以及我們所能夠造成的傷害。魯卡加達連奴強調,當他們進食的時候,對他們來說是「既困難又悲痛」,即使是必須並令他們飽足,但總是會令他們感到悔疚。

魯卡加達連奴說:「這是關於人們受制於某種他們無法控制的情況,而這樣的情況其實有很多種。但從一開始,我就純粹是相信這些人的存在,我希望觀眾也相信他們的存在,而不必覺得有任何奇幻的成份。」大衛凱加尼奇正是希望這樣呈現這個故事,這不是一個虛幻的神話,而是確切地反映我們的現實生活,談到食人的情節,他說:「電影是一種表達同理心的語言,所以我總是把賭注押在觀眾的情商上。我不認為這是一部恐怖片,但如果我們不從視覺上赤裸地呈現出為何這些角色會被視為『異類』,觀眾的同理心曲線就會微弱得多。我希望觀眾有機會感到厭惡,同時也希望隨著故事發展,他們會對這些角色產生關愛的情感。」

魯卡加達連奴總是被堅強的女性角色所吸引,因此他努力地呈現還未成年的梅倫如何面對非她所願的命運,她是一個層次豐富和複雜的人物,她一直在抗衡著自己的衝動,每次面對必須透過傷害他人來滿足一己慾望的道德難題時,都會奮力地掙扎,希望能擺脫這種生活。令魯卡加達連奴感興趣的是,她不僅試圖接受自己,更是想進一步地推翻這個限制著她的現實。

此外,魯卡加達連奴也很高興可以再次跟添麥菲查洛美(Timothée Chalamet)合作,他知道添麥菲查洛美有能力演繹出里的純真爛漫與躁動不安,同時讓這個故事有現代感。他說:「我們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有過如此美妙的經驗,從那時起,我看著添麥菲不但在電影中發熱發亮,他的個性也綻放光芒。所以我說,只要添麥菲願意演出這部電影,我就會拍這部電影。」

魯卡加達連奴亦很有興趣以外人的身分在美國拍電影,並重塑80 年代的美國,他說:「80 年代是一個充滿矛盾的時代,當時美國有些豐衣足食,但有些人卻一貧如洗;有些人意氣風發,有些人卻被遺忘忽視。我覺得這個時期與這些人物的內心矛盾、他們尋求安定但卻尋而不得的情況,有著微妙的相似之處。」

Bones and All

超新星泰勒羅素亮眼演出

梅倫是一個複雜的人物,她是一個獨自漂泊於世界的年輕女子,必須抗衡自己的慾望來保護自己,在走向極端的道路上面對最黑暗的危險,而魯卡加達連奴從一開始就有一位心水的演員,他看過泰勒羅素(Taylor Russell)在Trey Shults 執導的《Waves》裡的演出,覺得她有能力探索角色的深度,跟她面談過後,他便對她說:「只要你想,這個角色就是屬於你。」

泰勒羅素當然也很希望飾演梅倫,她回想說:「魯卡在我們見面後給我發了劇本,我被這劇本震撼了,因為這是我前所未見的。我喜歡這個關於希望的故事,即使在相異之中,你仍然可以找到一種深刻的聯繫。我喜歡梅倫的深不可測與難以捉摸,我對她的渴望感到共鳴。」

對於泰勒羅素來說,演繹梅倫的關鍵,是要將她視為一個渴望擺脫批判、同時正在體驗初戀的夢幻與自由的人。她說:「她仍然是個少女,而作為一個青少年,大部分事情都是在你掌控之外,而梅倫比大多數人更強烈地體驗到這一點。當她的父親離開她的時候,那是一個危險不穩的時刻,而她正處於一個對一切都非常敏感的年齡。她的一生都是註定無法與他人親近,但她卻擁有渴望表達的自我意識和敏感度。」

在魯卡加達連奴的引領下,泰勒羅素視梅倫的食人慾望為她無從選擇的一個事實,而非甚麼超自然的事情,她只能像面對人生中所有的挑戰一樣去看待這件事情。泰勒羅素說:「這只是她為了生存而必需要做的事,她必須屈服於饑餓,即使她沒有選擇這種生活。但對我來說,電影中描寫的食人癖,只是盛載著這個故事所說的其他東西的一個載體,她還有很多有趣的地方值得探索。」

遇見里之後,梅倫相信眼前有一種不一樣的人生,一種與人共享的生活,他們可以放下拘束,踏上無邊際的旅途,讓她得到了她從前以為自己無法擁有的一切,泰勒羅素說:「這趟狂野的旅程,還有她在路上遇到的人,讓她可以放開束縛,展示真我。」

梅倫和里互相影響著對方,泰勒羅素說:「他們是被命運詛咒的戀人,但在某程度上,他們就像雙胞胎,有著同樣的心和靈魂。在遇見里之前,沒有人會對梅倫坦白,這造成了很大的羞恥感。但與里在一起,她第一次感到被理解,甚至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驕傲。他們就像一凹一凸的拼圖,一個外向一個內向,互補不足。」

泰勒羅素和添麥菲查洛美會參考經典電影中的亡命之徒,例如《窮山惡水》(Badlands)和《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也會參考 80 年代的影片,幫助他們揣摩角色。此外,泰勒羅素也從Dolly Parton的名曲《Wildflowers》 獲取靈感,她說:「我在拍攝時經常聽那首歌,我覺得它就像是梅倫的主題曲,她是一個不受約束、無法追蹤或被任何人定義的人。」

添麥菲查洛美再以破格演繹打動觀眾

魯卡加達連奴自從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後,一直都希望跟添麥菲查洛美(Timothée Chalamet)再次合作,他說:「添麥菲不但從角色的角度思考,也會從更廣泛的電影角度思考。他是個非常好奇、非常開放、非常人性化的演員,他演繹出里的不安感,同時也呈現出一種令人心碎的柔情。」

添麥菲查洛美把里作為一個食人魔的焦躁不安人生,視為一種象徵性的隱喻:「我把里和梅倫的情況看作為一個隱喻,代表著格格不入、童年創傷、恥辱、癮癖,以及人們在生活中無法擺脫的所有心魔。而里最吸引我的是,他在自己周圍建造了一座精緻的玻璃城堡來應對這一切,他染了頭髮,以特定的衣服打扮去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很酷的局外人,並試圖操縱玩弄體制——然而,事實是這一切都是非常不穩定的。」

梅倫的出現打破了里在他心靈周圍築起的脆弱圍牆:「里最大的弱點是他感到非常孤獨,梅倫令他再次拿出了他曾經收起來的關懷和善意,她向他敞開了大門,讓他接觸到這個世界裡他從未體驗過的繽紛色彩。這改變了他,但這令他恐懼。我覺得當你第一次遇上真愛的時候,你就像看到一個倒影,而里看到的倒影讓他感到不安。」

梅倫會對里的道德準則提出質疑,令里不得不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面對自己行為的後果。 添麥菲查洛美說:「里會以一些隨意無章的理由,去合理化他選擇誰作為大開食戒的目標,但 梅倫仍在尋找她的道德羅盤,因此她在各方面都在挑戰著他。」不過,梅倫和里一起努力擺脫世俗眼光,令添麥菲查洛美深受感動:「他們兩個不安的人,最終都能發現在彼此身上可以找到安全感,找到能夠減輕負擔的那種安慰。」

添麥菲查洛美很喜歡與泰勒羅素合作,表示她會不斷令他有所驚喜:「她是一位非凡的女演員,有著非一般的活力。她對任何事情都持開放態度,願意嘗試新事物,並且會帶來情感上的熱度。看著她,我覺得她就像一塊海綿,樂於接受和汲收,我希望我們有機會再合作。」

穿越美國中西部100%實景拍攝 80年代配樂讓觀眾投入其中 魯卡加達連奴早期的作品,經常都是從心愛的電影中汲取風格靈感。但現在,他表示景觀本身更直接地塑造視覺風格,因此,為了拍攝《骨肉的總和》,他花了一個月時間踏遍美國中西部,徒步翻山越嶺,吸收廣闊的視野、認識善良的人,成為了本片的感官體驗的基礎。

這次旅行改變了魯卡加達連奴的觀點——他的目標是在電影中保留旅者新鮮和為之著迷的觀點:「我以更純粹角度看這國家,令我質疑我對美國的所有偏見。我看到一個矛盾得來又很迷人的地方、我看到美國是一個讓人可以重塑自我的地方,但卻有很多人被遺忘。這是一個非常開放、好客和慷慨的地方,但也充滿隔閡。」他想在視覺上呈現這些矛盾,所以決定這部電影必須跟隨著里和梅倫的公路旅行路線拍攝:「我們整個拍攝團隊都像角色一樣,穿越美國。我們在五個州拍攝,從馬里蘭州開始,向西移動到俄亥俄州、內布拉斯加州、印第安納州和肯塔基州。我們一直在移動,100%實景拍攝。」

魯卡加達連奴向來的視覺語言以及這部電影在風格上的關鍵詞,就是令人有如身臨其境的沉浸感。為了確保這些影像能夠讓觀眾很快地代入梅倫的世界,感受她與里的愛情故事,並投入龐克搖滾和列根總統的時代,他起用了一位相對不為人知但已嶄露頭角的電影攝影師,就是出生於白俄羅斯、曾與Rati Oneli和Dea Kulumbegashvili合作的 Arseni Khachaturan,他說:「我喜歡那些非常大膽並涉足光影藝術的電影攝影師,Arseni這麼年輕,但對光的掌握和塑造影像的能力卻非常強。」

拍攝一部以80年代為背景的電影,美術和服裝設計當然亦非常重要, 魯卡加達連奴請來了曾為他自編自導的HBO劇集《We Are Who We Are》擔任美術指導的Elliot Hostetter,他說:「我與 Elliot 合作多年,他真的幫助我塑造出一個非常真實的美國。」在服裝方面,他第五次與服裝指導 Giulia Piersanti合作,不但有濃厚的80年代味道,更切實地反映出人物性格和心理。添麥菲查洛美說:「里 的服裝造型背後的概念,是他會收集從路上的人搶走的各種物品,而且他把頭髮染成紅色並有紋身,是想給人一種冷漠和叛逆的感覺,他其實仍在努力地把自己塑造他想成為的人。我覺得里是會對著鏡子,嘗試不同『面具』、不同的風格和表情,看看甚麼適合他。」

要令觀眾沉浸在梅倫和里驚險的公路之旅,令人回味的音樂也要重要元素。電影配樂包括了80 年代風靡萬千少年的Duran Duran名曲,還有 80 年代獨立樂隊如 Joy Division 和 New Order。 但主理配樂的,是一對來自80年代之後的音樂家、工業搖滾樂隊Nine Inch Nails 的成員Trent Reznor 和 Atticus Ross,他們受到這些80年代樂隊的影響,擅長以音樂表達孤獨和緊迫感,二人過往亦因為電影主理配樂而聞名,包括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和Pixer的《靈魂奇遇記》(Soul)。

魯卡加達連奴說:「我們談到要尋找一種反映美國風景的聲音,我腦海中浮現出你在曠野的火堆旁用結他彈奏的簡單旋律。Trent 和 Atticus接受了這個想法,以這些華麗的旋律表達出深刻而充滿力量的感覺。和他們一起工作很有趣,因為他們願意嘗試與突破常規,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例如當里揭示內心一些黑暗面時,音樂卻並不深沉,而是甜蜜而充滿愛,令你會以開放的態度接受他。於我看來,這部電影的道德位置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們所選擇的音樂。」

梅倫和里以開放的態度接納彼此——抗衡著他們奔跑、不信任和吞噬摯愛的本能——為了對抗孤獨而作出最後一搏。魯卡加達連奴相信很多人都對這種渴望感到共鳴,即使梅倫和里的故事帶有一絲超現實的寓言色彩。 他說:「我希望這部電影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我們為何會感到疏離,又為何仍然想成為彼此的一部分。」

Bones and All

關於台前幕後

魯卡加達連奴Luca Guadagnino (導演) 意大利導演、監製、編劇,曾多次與蒂達史雲頓(Tilda Swinton)合作多部電影,包括《倫敦謎案》(The Protagonists)、《私情狂》(I Am Love)、《危情後樂園》(A Bigger Splash)、翻拍版《陰風陣陣》(Suspiria)等。他憑2017年《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廣獲殊榮,包括獲提名奧斯卡金像獎及金球獎最佳電影、BAFTA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等。 2022年再度與添麥菲查洛美(Timothée Chalamet)合作《骨肉的總和》(Bones and All),於威尼斯影展勇奪最佳導演銀獅獎。

添麥菲查洛美Timothée Chalamet (飾 里Lee) 美國演員,2012年演出電視劇《Homeland》,兩年後首登大銀幕參演《雲端男女》(Men, Women & Children),其後參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2017年,他憑《不得鳥小姐》(Lady Bird)、《敵對分子》(Hostiles)和《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的演出獲得肯定,更憑後者獲金像影帝提名。2018年他在《美麗男孩》(Beautiful Boy)飾演道友,獲得BAFTA最佳男配角提名。其他作品有《情迷紐約下雨天》(A Rainy Day in New York)、《骨肉的總和》(Bones and All)等。

泰勒羅素Taylor Russell (飾 梅倫Maren) 加拿大演員,2018至2021年間參演Netflix科幻劇《Lost in Space》,而在2019年電影《Waves》、2020年《Bathroom Walls》,以及《密室逃殺》系列(Escape Room)的演出,令她嶄露頭角,其後與添麥菲查洛美(Timothée Chalame)合演由魯卡加達連奴(Luca Guadagnino)執導的《骨肉的總和》(Bones and All),獲得威尼斯影展最佳新進女演員獎。

資料提供:Light Hub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