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比煞 - Marvel宇宙中最具爭議性且複雜無比的角色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22年05月10日
Poster

魔比煞 Morbius

資料
發行:Sony Pictures Releasing International
導演:Daniel Espinosa 丹尼爾伊斯皮諾薩
主演:Jared Leto 謝拉力圖、Matt Smith 麥史密夫、Adria Arjona 阿德里亞阿祖娜、Jared Harris 謝勒哈里斯、Al Madrigal 阿爾馬茲高、Tyrese Gibson 泰列斯吉遜
級數:IIB
片長:104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22年5月19日

電影介紹

Marvel宇宙中最具爭議性且複雜無比的角色,2022年將在大銀幕與全球觀眾見面!奧斯卡®得主謝拉力圖飾演像謎一般的故事主人翁魔比煞。為治療自身的罕見惡疾,並決心拯救其他遭受相同命運的人,魔比煞試圖進行一場絕望的豪賭!起初看似成功,漸漸卻發現這一切可能為他帶來比疾病更可怕的後果⋯⋯

惡疾治癒得異能 「兄弟」舐血對決

「我一向對可塑性高兼會經歷極端轉變的角色情有獨鍾。不只是肉體之上,還有在精神和情緒層面上的變化–米高魔比煞醫生(Michael Morbius),才華洋溢卻不幸患有不治之血液惡疾,於是立心要找到治療的方法,卻最終成魔……這個只在幾集《蜘蛛俠》動畫裡出現過的Marvel角色搬上大銀幕,我認為是極具挑戰性的演出,這種機會真的可遇不可求。」憑《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勇奪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謝拉力圖如是說。

據聞,謝拉力圖凡答允演出一個作品,就馬上全力以赴去準備角色,「他一到片場已經做足準備,完全入戲。」自言在瑞典「敢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的漫畫迷」、《魔比煞》的導演丹尼爾伊斯皮諾薩說,「他一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米高魔比煞醫生。謝拉的演出力度貫徹,直到煞科為止都絕不放鬆。」導演表示,一般超級英雄電影,主人翁必定有某些情節讓他們去「領會」剛得到的超能力,「魔比煞就不同了,由於醫病逼在眉睫,魔比煞把人類DNA跟吸血鬼的DNA混合之後,一切轉變來得太快,更害怕新的能力治好病但吞噬了原本的他……他算是Marvel宇宙裡其中真正相信人類真善美的人。」

「我很想跟觀眾一起走過魔比煞的成魔之路,讓他們見證我如何駕馭這角色『不尋常』的改變–因為,魔比煞是個有崇高理想的人,可是怪病卻令他曾經脆弱不堪……而當他找到解救方法的時候,又變成如此強大,但這能力卻又引發連串錯誤和難以估計的後果。我覺得,這角色實在很有趣,有很多東西可以發掘,例如,如何揣摩和表演出他得到超人力量之後的轉變,特別是他得到了回聲定位的能力,我該如何表達呢?我覺得,魔比煞最終的命運,關鍵在於他的決定!」謝拉力圖說。

Morbius

相對於米高魔比煞,將來變成超級有錢人的弟弟、跟米高同樣患著血液怪病的 (Milo)(麥史密夫 飾),兩人的關係實在血濃於水,甚至,連「」這個名字也是米高魔比煞給他起的(的原名為,他們在兒時相遇時米高替他改的)。米高一直致力研究治療他古怪血液病的方法,希望可以救濟更多同樣患有血液病的人;但卻是個用盡每一口氣來享受玩樂的人,就算陷於病痛之苦亦貫徹將生命燃燒到最盡,「米高鍾情科學,而則熱愛藝術和憑感覺做人;當米高在鑽研原子結構的時候,卻在喝最極品的威士忌和看英瑪褒曼的電影,活在當下啊!」

可是,當魔比煞研究出治療他們怪病的血清之時,卻不明白為何「摯友」拒絕給他這血清,還要出手盜取這救藥,結果卻變成跟魔比煞一樣的怪物……

魔比煞對得到的異能感到徨恐,卻全力擁抱它,「他倆得到同樣的力量,處理方法卻南轅北轍。但試問,一個大半生也受怪病纏身的人,突然得到力量和自由,感到渾身是勁,又真的能獨善其身嗎?」導演補充,這突如其來的異能釋放了他們內心蟄伏已久的猛獸,揭露他們二人的本性,「他倆對待這新力量的方式完全不同。選擇照單全收這股舐血衝動,不作隱藏,用這力量來復仇。而魔比煞卻不同,立馬就極力控制這股力量對血的渴求,不給本能反應操控,他希望更了解這異能的真正功用和能力,能夠利用這力量來做什麼。」話雖如此,某程度上,魔比煞和都希望成為對方:魔比煞想更能活在當下,想擁有更崇高目標和道德標準。

「麥史密夫是位受過正統劇場訓練的演員,他有傳統英國人優雅的氣度,也有如搖滾巨星Iggy Pop的態度,但演反派要突出的話,就得放鬆去流露一點霸氣。」導演說,「從來,成功的反派個性就是鮮明又具爆炸性。」

兩位主角以外,另一重要角色,就是魔比煞身邊最重要的女人–女醫生Martine Bancroft),由阿德里亞阿祖娜飾演。「她跟魔比煞醫生一樣,無私地日以繼夜地工作,為病人找尋可治癒惡疾的方法。我估,最初愛上的,是純粹科學家的才情:愛上這位惡疾纏身的天才腦筋!然後,就是仰慕他的價值觀,再加上長時間一起研究和工作,自然產生其他化學作用。而魔比煞的頑疾更是兩人關係的主要障礙,因為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離去,兩人都不想面對失去。」阿德里亞阿祖娜揚言,這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女人,跟自己本身性格大相徑庭,「我參照了美國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我覺得她是最貼合的人選,集美貌、強悍與才幹於一身。」

飾演魔比煞和「父親形象」 (Nicholas) 的謝勒哈里斯,跟麥史密夫其實早有「父子」淵緣–他倆早就在Netflix電視劇《王冠》(The Crown)裡共演過,當時謝勒飾演佐治六世,而麥史密夫則飾演菲臘親王,「米高和身患血液相關的惡疾,慢慢侵蝕他們的身體……而我就營運著一家照顧類似患有不治之症者的機構。」對於首次演出漫畫人物,謝勒哈里斯揚言他是個漫畫迷,「我小時候住過一間沒有電視的屋,但裡面有大量漫畫,偏鋒和主流也有,我就是經歷那段時候才開始接觸漫畫。」

最後令這演出陣容更圓滿的,就是兩位 (Stroud)(泰列斯吉遜 飾)和 (Ramirez) (Al Madrigal 飾),他倆隸屬局內的「超能個體部門」(Department of Enhanced Individuals)負責處理和追蹤擁有「超人」能力的人,不論他們是好人與否,「我們處理不尋常、古怪、超自然的個案,而魔比煞博士正正符合這部門追查的資格。」Al Madrigal說。泰列斯吉遜補充說,「對,每當我倆現身,不是有外星人,就是有吸血鬼。若他們不懷好意的話,我們追到天腳底也不會放過他們。」而導演、加上阿祖娜和Madrigal在電影中佔有重要位置,還有另一種意義,「我們仨都是拉丁美洲裔,我們在同一個作品中出現卻不是拍關於自己族裔的故事,證明我們夠資格執導、夠資格擔當主要演員!」丹尼爾伊斯皮諾薩說。

Morbius

參考蝙蝠攻擊 細節表現成魔之路

動作指導Gary Powell原來是《蜘蛛俠》漫畫的粉絲,早就認識魔比煞這角色,「以大眾對超級英雄的了解來說,他是個黑暗的反英雄…⋯跟其他超級英雄不同,魔比煞本身因病而虛弱,所以,我在設計他『成魔』後打鬥場面的強度,就要以他從來都沒有進行過任何格鬥特訓為設定的大前提。魔比煞剛得到其異能時,比較像一頭失去控制的野獸,完全失控。故事發展下去,他才懂得利用他的憤怒作為動力,團隊亦參考了很多蝙蝠的攻擊動作。」

於是,Gary Powell就直接向漫畫版取材,「特技場面的設計,以魔比煞的特殊能力為基本。在漫畫裡他成魔後非常強壯,甚至強過蜘蛛俠,動作設計團隊要在電影中展現出這樣的感覺,要做到觀眾也相信這個超能力的設定。到要表現出魔比煞超乎常人的反應和敏捷身手時,我們就找來全球其中最好身手的人之一–Greg Townley來做謝拉力圖的替身。」

當魔比煞把自己的DNA與吸血蝙蝠的DNA混合之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異能以及身體能力強化(力量強化、敏捷度提升和得到如同能在漆黑中『看見』的回聲定位能力)–同時間,卻成為了一個舐血的怪物,連臉容也有所改變,鼻子如蝙蝠般下塌、兩腮凹陷、滿口尖牙!以上所有「轉變」,就交由電影的視覺特效組來負責,這次領軍的就是Matthew E. Butler。「我首次跟導演見面時,他跟我說,想利用特效來呈現魔比煞的異能,特別是他那回聲定位能力,就如蝙蝠一樣,我覺得是個很大的挑戰,我要讓觀眾感到魔比煞對風和空氣流動的敏感度是非常高的。」

另一個挑戰,就是謝拉力圖跟導演同時表示,希望用數碼特效來處理魔比煞肉體上的轉變(這同時也是的處理方法),「因為魔比煞是首次於大銀幕登場,我覺得創作空間非常的大,我不希望要在臉上裝一堆特技化妝,我認為可以靠科技來處理,我可以更自如地讀對白和投入情緒,不必擔心那些特技化妝影響我的演出。」謝拉力圖說。但視覺特效也不是所有問題的答案,只需要正確投放資源就是了,「作為《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的特效團隊 Digital Domain的一員,我有足夠的經驗去處理《魔比煞》的視覺特效。不論是謝拉還是麥史密夫,他倆在吸血鬼形態時,觀眾一樣能辨別出來,一樣瀟灑有型……但在恐怖的吸血鬼形態,哈哈。」Matthew E. Butler笑說,他補充,故事和演員的表現還是最重要,「始終,怎樣變都好,演技和故事才是最重要一環。」

美術黑魔法 英國變成暗黑紐約

故事中的場景由希臘開始,再到後來的紐約,以及魔比煞那貨櫃船上的研究設施…… 所有轉變,跟魔比煞的成長到「成魔」的轉變有著微妙關係。對某個年紀的電影發燒友來說,紐約是不少經典電影的重要地點,特別是80年代的紐約,彷彿她是個堅韌、苛刻、黑暗的城市,至少,這是導演丹尼爾伊斯皮諾薩以前讀著Marvel漫畫時的強烈感覺,「當時看過的畫面,刺激了我的創作,我不想把《魔比煞》設定在紐約亮麗的第五大街……」

參與過不少保羅索倫蒂諾(Paolo Sorrentino)作品和《極黑勢力》(Black Mass)的美術總監Stefania Cella表示,魔比煞該處於核心外圍的邊緣角色,不存在於華麗鎂光燈下,「我們可以把焦點偏離一點大家根深蒂固的紐約模樣。」導演強調,Stefania簡直有把歐陸味放進所有本片美術設計的鬼斧神功,「魔比煞是個首次改編成電影的角色,背景資料豐富,自由度較大,加上他人生路的轉變很大:由希臘一個孩子到在紐約打滾的諾貝爾獎得獎者、由陽光普照的環境到黑夜潛行的世界、那等同他內心世界兼遊樂園的研究所…… 都引證著魔比煞的改變,場景同時增益角色適深度。」

同樣,生活的環境亦代表他的內心世界和轉變:他過著極奢華的上流紐約人生活,瘋狂玩樂、活在當下。Stefania Cella就為他設定一個上東城的豪宅–極大睡房、一大堆藝術品、無敵天台、屋內大樓梯,「他要每一口氣、每一分鐘都去到盡,即使下一分鐘被這怪血病奪走他的生命,他也要活得不枉此生。」

製作時動用到鬼斧神功的並不只是Stefania Cella,還有整個製作組–原來電影主要的廠景拍攝地點為英國的Pinewood Studios。那裡搭建了魔比煞醫生的整個實驗室、巨大的由地面到天花高度的蝙蝠巢穴;次要一點的小規模場景則在溫布萊的Fountain Studios製作。其餘在英國「變」紐約的地方,有某些紐約街景則在曼徹斯特一幢19世紀紅磚大樓拍攝,在倫敦查令交匯處站(Charing Cross Station)「包裝」成紐約地下鐵隧道(註:電影中Milo就在那裡大開殺戒,更和魔比煞碰頭……),而上文提及到Milo的豪宅則取景自西敏寺,該地點拍過不少大作,包括Cult大導大衛連治的《象人》(The Elaphant)、奇幻系列《挑戰者》(Highlander)和湯告魯斯科幻時空大作《異空戰士》(Edge of Tomorrow)等等。電影中貨櫃船的場面,分別於六日在幾個不同地點拍攝,包括Science Park Dagenham、Old Horlicks Building等等。

Morbius

導演及主要演員簡介

導演 丹尼爾伊斯皮諾薩(Daniel Espinosa) 瑞典導演,2001年畢業於丹麥國家電影學院。電影作品有2010年的瑞典電影《Easy Money》、2012年的《滅口佈局》(Safe House)、2015年的《叛國追兇》(Child 44)以及2017年的《外星生命》(Life)。

謝拉力圖 飾演 米高魔比煞(Jared Leto)–美國演員、導演、監製以及歌手。曾於美國藝術大學學習繪畫,後轉學至紐約曼哈頓的視覺藝術學校學習電影與音像製作。首次正式演出為電視劇《My So-called Life》(1994年),及後的電影演出包括《狂林戰曲》(The Thin Red :Line)(1998年)、《搏擊會》(Fight Club)(1999年)及《美色殺人狂》(American Psycho)(2000年)等等。2000年在《迷上癮》(Requiem for a Dream)中飾演癮君子大獲好評。他憑《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一角,勇奪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謝拉力圖於1998年和哥哥Shannon Leto及友人組成搖滾樂隊30 Seconds to Mars,於2004年10月發行了首張同名專輯《30 Seconds To Mars》。他又以Bartholomew cubbins的名字執導了數個MV,包括《The Kill》(2006年)、《Kings and Queens》(2009年)和《Hurricane》(2010年)等等。

麥史密夫 飾演 (Matt Smith)–英國舞台和電視電影演員,他的知名力作是由2010年起在英國長壽科幻劇《超時空博士》(Doctor Who)中演出的第十一任博士,以及在Netflix劇集《王冠》(The Crown)中飾演年輕菲臘親王。麥史密夫最初想成為一名職業足球隊員;後來加入國家青年劇院(National Youth Theatre)和在東安格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學習戲劇,2003年他成為劇場演員,在倫敦各劇院演出。2009年,麥史密夫宣佈成為第十一任Doctor Who時,他是演出此角色的最年輕的演員及唯一以此角色獲得英國影視學院獎提名的演員。

資料提供:Sony Pictures Releasing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