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醫生 - 閃靈再現!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10月31日
Poster

安眠醫生 Doctor Sleep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Mike Flanagan 米基法蘭根
主演:Ewan McGregor 伊雲麥葵格、Rebecca Ferguson 莉碧嘉費格遜、Kyliegh Curran 佳莉歌韻、Karl Lumbly 卡林比利
級數:IIB
片長:152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11月7日

電影介紹

《安眠醫生》改編自驚慄大師史提芬京(Stephen King)的同名小說,延續經典電影《閃靈》的情節。劇情講述40年前曾經在全景酒店有過可怕經歷的Danny Torrance成長後的故事。這部心理驚慄作品有《迷幻列車》系列伊雲麥葵格(Ewan McGregor)、《職業特工隊》系列莉碧嘉費格遜(Rebecca Ferguson)及天才童星佳莉歌韻(Kyliegh Curran)主演,並由廣獲好評之美劇《陰宅異事》導演米基法蘭根(Mike Flanagan)執導及編劇。

40年過後,Danny Torrance(伊雲麥葵格 飾)仍活在當年全景飯店可怕事件的陰霾下。他努力試著過平淡生活,直至遇上一位勇敢女孩Abra(佳莉歌韻 飾),她同樣擁有被稱為「閃靈」的強大力量,從此顛覆了他一切平靜。Abra憑著直覺感應到Danny有著與她相同的能力,並急切地尋找他,希望他可以一起對抗冷血無情的Rose the Head(莉碧嘉費格遜 飾)與她的追隨者們 —「The True Knot」。這群人會綁架具有閃靈力量的無辜者,用可怕的方式吸取他們的精氣,藉以獲得永生不死的能力。

Doctor Sleep

Danny和Abra決定結盟,意味著他們將與Rose及其黨羽展開一場殘酷的生死戰。看見Abra帶著純真和勇氣控制她的閃靈能力,令Danny再也無法退縮,施展他從未真正善用的力量,但他亦必須面對其心底最深層的恐懼及喚醒過去的鬼魂!

其他演容陣容還有《藥到命除》卡林比利(Karl Lumbly)、HBO大熱劇集《西部世界》沙恩麥卡隆林(Zahn McClarnon)、《切勿關燈》愛美莉艾蓮連特(Emily Alyn Lind)、《皇家特工:金圈子》布斯堅活(Bruce Greenwood)、《兒凶續集》祖絲蓮當娜曉(Jocelin Donahue)、《萬聖夜怪譚》亞莉絲艾素(Alex Essoe)、《極悍巨鯊》奇里夫柯蒂斯(Cliff Curtis)及《奇蹟男孩》雅各川伯尼(Jacob Tremblay)。

本片由《陰宅異事》卓法米斯(Trevor Macy)和《水行俠》莊伯格(Jon Berg)監製,Roy Lee、Scott Lumpkin、Akiva Goldsman及 Kevin McCormick擔任執行監製。

幕後製作團隊成員包括有《陰宅異事》攝影指導Michael Fimognari、《喪屍樂園》Maher Ahmad和《訪.嚇》Elizabeth Boller擔任美術指導、《賊鬥》服裝指導Terry Anderson及《陰宅異事》The Newton Brothers配樂。

閃靈異續 回歸禁地

關於家庭糾紛的故事罕有如史提芬京的第三本小說《閃靈》的主人翁托蘭士一家三口那樣以不安深入民心。小說於1977年出版,多年來賣了過百萬本。這個故事啟發自作者在科羅拉多州的Stanley Hotel 217號房的過夜時親身經驗。積克、溫蒂和丹尼托蘭士的故事是史提芬京根據個人經歷編寫的故事之一,故事恐怖不在於與我們生活在同一空間的惡魔,而是活在我們每人心裡的邪魔。

36年之後,史提芬京完成了續集《安眠醫生》,延續了丹尼托蘭士的故事。雖然兩本著作都是以恐怖懸疑為主題,《閃靈》帶讀書走進上癮的黑暗歷程,而《安眠醫生》以治療、自我犧牲和贖罪,帶領讀者走回光明一面。

史丹利寇比力克於1980年將《閃靈》搬上大銀幕,電影被廣泛傳頌為史上恐怖片王之一。同時,縱使寇比力克起用了大量故事的元素,例如:全景酒店的設定,積克托蘭士的人物發展,電影亦存在著眾所周知與小說之間的落差。但是不論史提芬京還是寇比力克,都因為描寫積克在沉迷下失去自我和理智的結局而贏得創作鬼才的美譽。

製作人米基法蘭根自稱從5年級起第一次讀過史提芬京的小說後,已經是他的書迷。米基法蘭根說:「我那時候年紀還小,但我已經喜歡他的著作。那些小說帶給我從未體驗過的驚慄,也完全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史提芬京的著作令膽怯的我學會了在短時間爆發出勇氣。閱讀他的作品變成了我的品格訓練。我成為他的長期讀者,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嘗試,終於投身到一個別人投資讓我製作電影的職業,對我來說很夢幻。」他還記得多年之後,在《安眠醫生》發行第一天就跑到書店搶購。他續說:「以史提芬京的角度追看新發展,又要忘卻寇比力克對於托蘭士一家作出的改動,對讀者來說猶如一個拔河比賽。寇比力克的作品已成經典,深入流行文化跟我和電影迷的腦海,在閱讀《安眠醫生》時要努力忘掉電影,投入一個全新方向很令人期待。《安眠醫生》重溫了很多在小說版《閃靈》提到過,卻沒有出現於電影版的主題,特別是上癮和贖罪。我的第一個讀後感是我喜歡這個故事。我喜歡丹、艾柏拉和高帽蘿絲這三個角色。我喜歡《閃靈》和《安眠醫生》之間的對比:上癮與治癒,大雪與火。史提芬京加入了很多第一集的元素,並將它們演化出新的主題。」

米基法蘭根強調:「我一方面堅持要忠於史提芬京的著作,另一方面又很崇拜寇比力克的作品。我開始籌備這個電影計劃時,這兩方面在交戰。我希望可以平衡到兩者,我想如果我滿意作品的話,相信也能滿足到觀眾。要融合這兩個迥異的源頭,最重要是學會平衡寇比力克和史提芬京的風格。我由一開始就清楚,尊重兩者,拍出一套獨立電影最為重要。」

米基法蘭根明白拍攝計劃成功進行與否取決於史提芬京。這位恐怖大師本來持懷疑態度,但當米基向他展示了大膽的計劃,將小說的世界與電影經典結合,更重要的是他補充了寇比力克缺失的元素,終於令作者樂意簽約。史提芬京說:「我一直告訴大家史丹利寇比力克的電影和我的小說之間的分別是他在冰天雪地下完結,我的作品在猛火下結束。丹托蘭士的故事發生於他成年後,而米基以他的眼界過濾了題材,比寇比力克的作品更進一步。米基的電影做了兩件事,一是完美改編了《安眠醫生》,同時也是寇比力克掌鏡的《閃靈》的續集。米基創造的電影世界裡,成功連接起有些於《閃靈》電影版發生了,卻沒有在原著發生的事。」

伊雲麥葵格飾演成年版丹尼

監製卓法米斯是米基法蘭根的多年拍檔,他承認《安眠醫生》起初需要點遊說工作。他憶述:「我開頭想我們可否拍攝《閃靈》續集?但我之後又想到史提芬京已經寫了續集,即是電影已經有藍圖在手。但棘手之處在於《閃靈》小說版和電影版有所不同。米基對兩個版本都尊敬有加,我亦一樣。我們要做的是將兩者結合,令小說和電影的粉絲都滿意。」

監製莊伯格與導演的第一次會面並不如雙方預期。導演本來想與他傾另一個合作,之後轉而討論起史提芬京。他說:「我們講起大家同樣仰慕史提芬京,之後就討論起《安眠醫生》。我問他覺得這本小說如何,他會如何將《閃靈》小說版、電影版及《安眠醫生》連繫起來。原來他已經對此有很多想法,有一個完美的大計。米基是個出色的導演、編劇和電影製作人。他很尊敬史提芬京和史丹利寇比力克,他以獨特的方法串連起兩者。」

這樣經典的誘因成為了本來不願接拍驚慄片的演員接拍《安眠醫生》的原動力。伊雲麥葵格說:「《閃靈》是史上最恐怖電影。因此,我直到差不多20歲時才看,而且只看了一次,因為我被嚇壞了。我不太喜歡恐怖片,不喜歡經歷這種恐懼。可是,我在讀過劇本後,很喜歡《安眠醫生》這本小說。我又看了《閃靈》小說版,也覺得不錯。比起恐怖橋段,我對丹尼這個角色更感興趣。演員能夠得到背景這樣豐富的角色非常難得。」

莉碧嘉費格遜說:「我本來並不是太喜歡恐怖片。我不能接受令我害怕的事物。我討厭小丑、恐怖片的邪惡小孩。那兩個小女孩站在走廊,同聲說著簡短的對白,氣氛詭異,真的很嚇人。但我一直都樂於接拍任何電影類型。而今次是恐怖大師史提芬京及如此經典的角色,這是我參與過最出色的作品。我們在現實和虛幻世界爭戰,最有趣的是當這兩個世界合併起來。能夠參演真的好極了。」

新晉童星佳莉歌韻說:「我知道史提芬京。拍攝之前,媽媽准許我看恐怖片,於是我看了《閃靈》。電影既恐怖又懸疑。有了這齣作參考,幫助準備角色,明白丹尼面對的創傷,理解他的感受。」

這正是史提芬京所希望的。他說:「我最喜歡勾起讀者的情緒。我其中一樣在意的是,我想引起你的關心。我要牽動到你的情緒。可怕只是其中一環。我希望讀者將角色以人看待,令他們共嗚。有人是朋友,有人是看護者,有人是守護者。而這正是令恐怖的情節更恐怖的原因。」

Doctor Sleep

閃靈與真結族的命運對決

丹尼托蘭士毋庸置疑是影迷和書迷最關心的角色。他在小時候因為父親積克而經歷了難以形容的創傷。為了逃避傷痛,他走了父親酗酒吸毒的舊路,差點為了抹去回憶和閃靈異能而摧毀了自己。他跌入谷底後,利用僅有的錢遠走他方。他的真正旅程由新罕布什爾的弗雷澤展開。

導演說:「丹與父親一樣有同樣的問題,深度酗酒和毒癮,還有暴力傾向。這些特性促使積克成為全景酒店的頭號獵物,而丹遺傳了這些特質,也確定了他的命運。」

伊雲麥葵格說:「丹尼在遭遇了這可怕的經歷,會如何渡過餘生?他會如何面對自己擁有閃靈,與眾不同?他跟父親一樣,以酒精去麻煩自己,喝到不能再喝為止。扮演一個靈魂處於低谷的人物,對我來說很有趣。丹尼也如父親到全景酒店上班前一樣有清醒的時候。」導演補充:「他是個觀眾能夠理解的角色。他是個不完美的人,要與自己的心魔、異能和弱點鬥爭,牽扯進一個自己能力不及的事件中。因此我們需要一個自然可信的演員去飾演。伊雲為丹加添了受創的人性。我最喜歡他拍攝在療養院與病人相處時展露的仁慈和謙遜。我認為是伊雲展露的人性令我與他產生共鳴。」

丹尼在戒酒機構找到一個安逸的社區生活,並得到一份非常適合他的工作。伊雲麥葵格說:「丹尼一定在醫院和老人院工作。以他安無定所、酗酒的生活方式,這類工作不會束縛到他,而且他也很在行。當他戒酒後,他開始於一間療養院工作,他發現自己幫助到彌留的病人。他在病人氣絕的過程中,與他們交談,告訴他們只是深入安眠,幫助他們過渡。這是他容許自己運用閃靈的限度。這份工作令他得到安眠醫生的綽號。」監製莊伯格補充:「他試過各種方法去麻木閃靈。他在全景酒店看到鬼魂,也可以聽到別人的心聲。他之後透露在母親受癌症折磨時,他在她的臉上看到死亡蒼蠅。蒼蠅變得越來越多,到她臨近去死的時候,他已經看不到她的眼睛。他背負著無盡的痛苦。」

導演說:「丹一直被閃靈折磨,令他看到血和殺人。這些異像令他變得易受攻擊,成為了邪靈的目標。現在,他因為閃靈可以看出哪些是臨終的人,知道他們需要怎樣的安慰。他這樣做重新定義了閃靈,讓他的人生和閃靈有了意義。對我來說,小說中丹成為英雄最讓我感動。」史提芬京也承認丹的故事令他感同身受,說:「我寫《安眠醫生》的時候,已經戒酒一段時間。我希望以這個角度去寫丹的故事,我不會說我跟過去完全不同,因為這樣誇大了情況。但相比起我寫《閃靈》的時候,我確實有所改變,也處於人生不同位置。這是我寫這本小說背後的原動力之一,我覺得自己對這個角色有更全面的了解。但我不希望這個故事變成了酗酒的道德批判。我的見的是告訴這個角色、讀者和觀眾在逆境下他們作出有利的抉擇。」

史提芬京為儘管有缺陷但善良的丹托蘭士準備了一個對手,導演形容:「她就是史提芬京筆下其中一個狠角色 – 高帽蘿絲。她不如丹般惹人共鳴。她長生不老,作惡不斷,觀眾不可能理解她的行為。她在每一方面都心狠手辣。」

高帽蘿絲帶領一班名為真結族的不死人,以吞噬擁有閃靈的無辜小孩釋出的「精氣」得到力量。真結族隱身於世界,存在多個世紀,扮成人類去捕捉獵物。可惜,現今社會的成長環境變得複雜,減輕了小孩的閃靈,真結族少了持續的獵物來源。千古以來,真結族首次迎來飢荒,他們的未來也是未知之數。監製卓法米斯解釋:「他們與人類共生,身懷閃靈的小孩存在之時,他們已經出現。他們是遠古生物,組織嚴密,扮作人類混入其中。他們無處不在,窮凶極惡,是極之危險人物。」

這個設定複雜的角色為選角增加一定難度。導演說:「高帽蘿絲邪惡無比,史提芬京筆下的其他奸角也比不上好。這個角色亦有她獨有的吸引力和自信,富有個人魅力。她不需要為自己作惡而負上後果,而活得愜意。到底她會是個怎樣的存在?」製作團隊在討論期間提到莉碧嘉費格遜,導演和監製卓法米斯於是與她視像見面。導演說:「莉碧嘉是我遇過最有魅力的人。她知道如何營造一個出色的奸角,關鍵是要令角色受人喜愛。你要令觀眾懼怕之餘,也要令他們喜歡你。我們就是看中了莉碧嘉具備了高帽蘿絲的特質。蘿絲美麗誘人,使人迷惑,這正是她的機心,令人上釣。」

莉碧嘉費格遜說:「看完劇本之後,我認為這是我演過最具挑戰性的角色。我喜歡她的殘酷,還有令她成魔的原因。我要讓她威脅著身邊的人類的同時,盡量令她看似人類。」監製莊伯格補充:「當觀眾察覺到蘿絲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危險人物,會覺得完全與她的外表相反。這個角色極具魅力,設定也很有型。莉碧嘉氣場十足,演活了角色。」 莉碧嘉費格遜以人類最能共鳴的心理建立角色。她說:「蘿絲、整個真結族,和根本上所有人的精神支柱都是愛。成為一份子,是最原始的情感。真結族的分別是他們以吞噬小孩維生。對蘿絲來說,是出於真心供應小孩給我的族群。」

小孩是《安眠醫生》的關鍵,有天賦的小孩、處於危險的小孩,正在尋找路向的小孩。一個叫艾柏拉的少女完全附合以上三點。導演說:「以編劇的角度,這個故事最吸引的地方是,故事有三條各自發展的主線,慢慢相互交疊。艾柏拉不知道自己的閃靈異能有多特別。兩位主角唯一的共通點是出於對家人的愛,他們要向家人隱瞞異能。」伊雲麥葵格解釋:「丹尼很早就明白要隱藏起自己和閃靈。全景酒店的鬼魂一直纏繞著他。這種壓抑令他酗酒。所以,艾柏拉的出現勾起了所有他想要忘記的事。」

導演說:「電影最困難的一環是要為艾柏拉選角。這個角色承傳了《閃靈》。她比丹更厲害,與蘿絲旗鼓相當。但她的異能還很粗糙,她也不懂得有多厲害。」最終,在近1000名參加試鏡的小演員中,參與過百老匯音樂劇《獅子王》的佳莉歌韻脫穎而出。監製卓法米斯說:「艾柏拉大膽果敢得來,仍有點天真。我們的挑戰是要如何找出具備以上特質,並且能夠不被伊雲和莉碧嘉比下去的演員。佳莉就是那個人選。」

佳莉歌韻形容角色說:「艾柏拉是個堅強又純真的少女。我認為她是個好人。她坦率,也不願意隱藏閃靈。她與丹尼相反,會表露出來。她並不覺得這種能力是負擔,反而覺得是種法力。她就像個有獨門把戲的魔術師。她不介意用這異能去救人,會為了她不認識的人捨命。」縱有異能,她的家庭生活並不完美。佳莉歌韻續說:「艾柏拉的父母害怕閃靈,當她運用異能時也害怕她。她嘗試收起異能,但閃靈是她的一大部分。隱藏起閃靈令她與家人的關係產生裂痕。她害怕父母露出那種表情,令她心碎。我認為她找到丹,他填補了自己內心的空虛,艾柏拉甚至叫他做丹尼叔叔,因為她感覺很親切。」

擁有閃靈的孩子,不懂得異能的底蘊,以及運用,最好有一個師傅教他們如何在這個世界運用這種接觸到靈異世界的能力。在《閃靈》中,丹尼有Dick Hallorann幫助他明白自己的天賦,艾柏拉幸運到找到丹。但另一個角色就沒有這麼幸運。導演說:「小說裡有另一對師徒,就是蘿絲在戲院遇到的Andi。大部分有閃靈的小朋友都成為了真結族的獵物,但有時,他們的力量足夠強大或是特別,使他們成為了真結族。Andi受過一個捕獵者的傷害,於是向捕獵者展開報復。蘿絲跟她說:『我懂你。我明白你的感受。我可以教你怎樣做。』這樣的說話絕對動搖到一直覺得自己孤單的人。當Andi加入了真結族,觀眾可以從我們同情的角色切身認識到這班惡靈。」

愛美莉艾蓮連特飾演後來被蘿絲改名為「Snakebite Andi」的Andi。她說:「她的人生被利用她的男人們搞得一團槽。扮演這個外表煞氣十足,但內心是個受了傷的純真孩子,我覺得很有趣。當真結族進食,他們再也不只是自己。當人類進食,他們吸引營養,化成自己身體一部分。吸取精氣也一樣,那些受害者成為了我們一部分。我認為這個設定很酷。」

破碎的人想重過新生也需要他人的指導他們回到正軌。丹尼到達弗雷澤就遇上Billy Freeman。導演說:「Billy是個仁慈的人,也是丹需要的父親般的人物。我想我們都會對幫助這個沉淪的人有猶豫。Billy由奇里夫柯蒂斯飾演,他完全化身為角色,為角色加添了真誠的溫暖和慈祥。他引領觀眾進入電影關於治療的主題。」奇里夫柯蒂斯說:「Billy是這個小鎮的不可缺少的人物。他與所有人都有交情,人們都放心交托小朋友給他照顧。我覺得挑戰去演一個友善、值得信賴的人物很有趣。他的過去一定不簡單,從他的外表就看得出來。我想觀眾和丹一開始對他都有所保留。他是穩重的人,表現出治癒得以痊癒的人的模樣。他的自在令其他人感到安心。」

丹尼在全景酒店被靈體纏擾的時候,偶然得到友善的Dick Hallorann向他解釋閃靈。卡林比利取代了前作的Scatman Crothers扮演角色。卡林比利說:「我看前作的時候,有兩個身為演員的啟發。第一是我希望忠於角色,第二是忠於Scatman的演繹,不改造角色。我以自己的理解去演繹Dick,同時向Scatman的演出致敬。他的異能和靈異的眼界,令他不易向人打開心窗,這也是他能夠與丹尼連繫上的原因。Dick是丹尼生命中唯一一個一直看顧著他的人。」

導演在電影每一部分也著眼於兩個世界的融合和可信性。他說:「我希望演員能敏銳地在這個有別於我們日常的電影世界裡找到人性的關連。我很驕傲他們為角色加添的深度。」

重建經典恐怖片場景

為了重現寇比力克執導的《閃靈》令人難忘的影像,導演要取得在全景酒店拍攝的許可。監製卓法米斯說:「寇比力克大宅很友善也歡迎我們,容許我們視察前作的拍攝場景,令我們能夠重回恐怖片經典的拍攝現場。」導演補充:「我們希望可以呈現同一間全景酒店,同一間237號房,可是這是不可能的。嘗試去完美還原那只是模仿,不是致敬。我們尊重寇比力克的作品之餘,也在我們的電影中拍出自己的風格,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美術組仔細剖析了前作,以達至導演要求的平衡。他們在片廠只用了6個星期就重建了《閃靈》花了兩年搭建的場景。為了能夠跟上拍攝進度,製作團隊運用了俄羅斯娃娃式手法,將場景藏於另一場景內,一個場景用完之後,新場景就會在原位出現。導演說:「除此之外,我們還搭建了三個不同的世界,去展現丹、艾柏拉和蘿絲身處的不同環境。蘿絲的世界是電影的場景設計中最有趣的。最令我驚嘆的是,當我和攝影師走進全景酒店的場景時,我們兩個書迷兼電影迷看到場景立刻如小孩般興奮。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監製卓法米斯身上。每天拍攝完畢後,我們都會流連於場景。」

伊雲麥葵格說:「我們用上了整個酒店大堂拍攝,這是個夢幻的場景。但對我來說,角色才是最重要。我不能演一齣恐怖片,我演的是一個人物。我的工作是要利用自己的經驗,發揮想像,令這個人物真實可信。創造角色以外的世界去加以說明故事是導演的工作,而他亦做得出色。」

監製莊伯格說:「只是坐在全景酒店的場景已經感受到那個氣場,未必是因為鬼怪的存在,但肯定是來自前作的製作人。場景令人不寒而慄,既有一點寇比力克和史提芬京的風格,更富有米基法蘭根的感覺,一切結合得很完美。」

Terry Anderson負責電影的戲服,他要重新製作《閃靈》部分戲服,及為新角色設計衣裝。而導演米基法蘭根也遵循自己慣例,為《安眠醫生》擔任剪接。

有部分情節需要格外謹慎處理。導演解釋:「小說中Bradley Trevor那一幕非常震撼,電影版由雅各川伯尼扮演。這一幕是整個故事的關鍵,他遭受到真結族的毒手改變了一切。這是我看過最可怕的小說情節,也肯定是最難以拍攝的一幕。」雅各川伯尼獨自完成那一場戲。第一次拍攝就令在場所有人也不安。製作團隊都被從監控器上看到的畫面嚇了一跳,部分演員和工作人員更要暫時離場冷靜一下。但只得12歲的雅各川伯尼非常專業,他自行站起來與父親興奮擊掌。導演憶述:「他的演出打擊到我們,我們知道那一幕成功了。由他去飾演角色太好了。他在片場神態自若,笑容滿面,令我們拍攝完這場戲後能釋懷。」

莉碧嘉費格遜說:「有人問過我覺得這場戲會怎樣拍。我不在乎,因為我是專業演員,演好電影是我的工作。拍攝時,我見證著雅各進入瘋狂的狀態。他不斷換氣、尖叫。我感到自己咀唇抖顫,忍不住哽咽落淚。我抹掉眼淚才進入拍攝,從未有一場戲如此震撼到我。我後來跟那個人說,我錯了。那一刻,令我成為方法演員。」

Doctor Sleep

無所畏懼 展現不同

導演找來The Newton Brothers為電影配樂,說:「寇比力克在《閃靈》中做得最出色的一環是配樂和音效的運用,營造出令人喘不過氣的恐懼。即使銀幕沒有可怕的畫面,聲效也令人不安。《安眠醫生》要有自己的風格,同時,我們也運用上寇比力克設計的部分聲效。」

The Newton Brothers以非傳統的手法著手,例如加入大自然的聲音,和另類的樂器演奏方法,去創作配樂。他們以低沉流動的聲音作為真結族的獨有配樂,以配合他們來自遠古旅人的身份。另外,因為史提芬京著作經常出現風,他們利用了北加州一座世上最大的風鳴琴。他們在一日前得知三藩市會有罕見的風季氣象,立即帶上器材去錄下空氣的流動聲。他們也用了不同國家的罕有的敲擊樂器。

史提芬京筆下描述人生的錯綜複雜,顛覆了類型的小說吸引了米基法蘭根。導演說:「史提芬京擅於講述生而不同的人,與及他們因為與別不同而感到孤單的故事。他們只想被關注和理解。不論你展現特質與否,這些都是定義你的特質,要展示於眾人面前是可怕的。這種恐懼我們小時候就學會了,只是史提芬京以大膽手法去描述。」

史提芬京加以解釋:「如果你喜歡畫畫,你不需要隱藏,你可以展示自己的畫作。如果你喜歡寫作,你可以讓別人看你的作品。你可以無畏地展現。最差的情況只是有人說不喜歡你的作品而已,這又不是世上最壞的事,又不是用尖棒刺你的眼睛。」

米基法蘭根總結:「我希望這個主題能貫穿整齣電影,因為這是丹給予艾柏拉的寶貴忠告,他也從Dick Hallorann得到過類似的忠告。丹說:『我初見你的時候,我告訴你應該低調,躲藏起來,令你的閃靈不為人知。我錯了。』即是世界有多可怕,有多不公平,有多駭人,你也要表現出自我。盡情去展現,因為一定有人跟你一樣;這也是我們能做的,令世界變得不再可怕。要概括史提芬京寫這個故事的目的,就是『去發光發亮』。」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